我的名字叫做丁筱柔,目前16歲,是個剛上高中的少女,而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因病去世了,自從我有印象以來,都是父親一手把我帶大的。

我的父親叫做丁聖傑,長得不是很帥,但高高壯壯的。

在父親一個人的照顧之下,我也順利地長大了,父親身兼母職給了我雙份的愛,可以說父親對我的愛可以到寵愛的地步了,不過雖然集寵愛於一生我並沒有因此而學壞,反而為了不讓父親擔心,學業、品行都可以說是學校的佼佼者,但在我漸漸成熟後,我卻因此對父親有著特殊的感情。

而這份感情是不可以出現在父女之中的,我只能埋藏在心裡,靠著在網路上寫文章來抒發這份感情。

這篇文章的名字就叫《父親的女奴》,在這文中我將父親變成了一個對自己女兒有強烈的佔有慾望,原本溫和的父親在我的文章中卻變成了一個大變態調教著自己的女兒。

或許文章所形容的是我內心深處的希望,而時間一久,網路上也出現了不少支持者,甚至還開了討論區來討論我的文章,一直到有一天的晚上。

爸,你碗放著就好,我來洗。

父親每天辛苦的上班,我自然地也盡量去分擔家務。

小柔妳真乖,爸爸要準備明天開會用的東西,妳如果沒事情的話就盡量不要來打擾我。

爸爸從小就叫著我的小名小柔,其實小名跟我的真實名字可以說唸起來都一樣。

別太累了,要注意身體喔!我看爸爸每天都很忙。

單親家庭都是一樣,早上要幫我弄到學校去,然後又要趕到公司去上班,原本上班完可以休息卻是要接小孩放學,回家後還得打理家務和晚餐。

把碗洗好後,我切了盤水果讓爸爸吃,我打開門時爸爸全神貫注的沒注意到我,但我卻被爸爸的舉動感到驚訝。

啊啊……啊~~爸爸只穿著上半身的衣服,下面什麼都沒穿,手不斷搓著那可怕的陽具。

我雖然常常在網路上寫文章時提到男性的陰莖,但自己卻從來沒有看過。

我趕緊躲到門後把門帶上,只留下一個門縫,深怕被父親發現。

明明知道不能偷看,但對於性的好奇又讓我偷看了下去,我看到父親的陰莖非常雄偉,上面還浮現一條一條的青筋。

回想到國中有上過健康教育課,知道男女性愛的方式就是把男性的陰莖插入女性的陰道內,我看了看父親的陰莖,我很懷疑那麼巨大的東西怎麼可能放進我的小穴裡?我也有自己自慰過不少次,但頂多只是用一隻手指伸進去就覺得很緊了,我竟然有種期待父親將他陰莖塞入我下體的想法。

我仔細地看著父親面前電腦螢幕的畫面,上面竟然是我所寫的文章,我不敢相信父親竟然用我所幻想的文章來自慰,說不定父親現在滿腦子都是我的身影。

我突然一陣興奮,趕快回到房裡打開了電腦開始撰寫著我的幻想,而我進入到我的討論區看到了有很多人回應著我,突然發現其中有一篇X先生回應讓我特別注意。

我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兒,我也好想像文中般調教她。

X先生寫著。

那就去調教她啊!加油喔!我回覆著他。

一個想法從我腦中閃過,如果可以用這篇文章好好引導父親的話,說不定父親會因為受不了而來襲擊我。

我開始慢慢地在文中加上女兒很願意配合父親的劇情,希望父親能夠感受到如果做了跟文中一樣的事情,也不會有任何懲罰。

久而久之父親對我的感覺漸漸改變了,開始常常抱我、親我,雖然說這對父親來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也太過頻繁了點。

隨著一天天的過去,原本從親吻臉頰到耳朵,再從耳朵一直到脖子,慢慢地超越了父女禁忌的那條線。

每天在我洗澡時,我都會期待著父親會不會進來襲擊我?而終於這一天也到來了。

我像平常一樣把洗澡水放好,衣服脫下來後,我發現洗髮精沒有了,我大聲的喊著父親,而父親也幫我拿了洗髮精,就在那一瞬間父親的眼睛看到了我的身體,壓抑了數十年的慾望一口氣爆發了出來。

爸,等等!我驚呼著。

父親直接把我推到浴缸裡,嘩啦一聲我跌進了浴缸中,爸爸這時也開始脫起自己的衣服。

我原本以為父親會很溫柔地對待我,但幻想跟現實的差別非常巨大,我輕忽了男性激素將理智吞沒後,女人在他的眼中就只是個洩慾的工具而已。

不要……跟預期不同的反差,讓我反抗著父親的獸性。

但一切都跟小說中一樣,父親用著巨大的力氣取得了主控權,女兒完全無力反抗,只能接受這一切。

父親開始舔弄我的胸部,乳頭初次被舌頭觸碰著,讓我不禁一陣顫抖,接著父親的嘴也跟著吸了上來,用牙齒咬住了奶頭。

好痛……不可以……我感到我的乳頭漸漸地硬了起來,父親的玩弄使我感到非常疼痛。

我雖然不斷地想推開父親,但父親巨大的身軀壓著我,讓我根本無處可逃。

父親一手用力捏著我的胸部揉來揉去,而大腿傳來硬物頂住的感覺,我眼睛往下一看,正是父親那雄偉的陰莖!求求你放開我啦……我哭了出來以前只要我一哭,父親一定會凡事都讓著我,但現在我的哭泣只是讓他增加侵犯我的快感。

原本希望父親侵犯我,但當父親真的如我希望時,我卻是無法承受。

妳忍忍,等等就會舒服了。

父親對我說著。

父親拉開了我的雙腿,因為在水裡,所以也不需要任何濕潤,爸爸用巨大的龜頭頂著我的細得像個小縫的小穴,未經開發的粉紅色陰唇正是處女的證明。

我馬上瞭解了爸爸的想法,我搖動著我的下半身不讓父親輕易地把我的處女奪走,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父親很快地就看準了我的小穴,用力地把龜頭擠了進去。

不要啊!我大聲哭喊著。

我感到我的下體漸漸被分開,原本緊合的肉壁被龜頭穿出了一個縫,再來下體傳來一陣劇痛,我的處女終於被父親給奪走了。

好痛!不可以……心裡五味雜陳的我,不知道究竟是因為被父親奪走處女而開心或是感到難過,但確定的是疼痛令我開始恐懼眼前的這男人。

再怎麼說父親也是過來人,插入之後不馬上開始動,而是靜下來讓我的小穴開始習慣陰莖在裡面的感覺。

而裡面的肉壁也自然地又合攏了回去,緊緊地吸住陰莖,我兩個眼睛都哭紅了,眼淚不停地流著。

只見水中浮出了幾道血絲,然後又化了開來。

父親雖然不馬上幹我,但上半身也沒閒著,父親強吻了我,我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了,原本以為會是美好的第一次卻是如此可怕。

嗚……我感到難以呼吸。

接著父親的舌頭想伸進來,我緊閉著牙齒,深怕一放鬆就被父親突破。

但這一切早就在父親的預料之中,父親輕輕的把腰更往裡面推進,龜頭緊緊地被我從未觸碰過任何東西的花心給緊緊吸住。

啊!花心初次被觸碰到的感覺,使我叫了出來。

這時父親也抓準時機把舌頭伸了進來,我不斷地想用我的舌頭把它推出去,但反而被父親纏繞住,兩個人的舌頭不停交互纏繞著。

突然我開始有種奇怪的感覺,慢慢地我的陰道習慣了父親陰莖,開始分泌出準備初次性交的潤滑液,雖然我心理還沒有準備,但我的身體卻已經準備好了要被父親侵犯。

而陰莖泡在我的淫水之下,父親也知道我已經作好了準備,身體開始動了起來,原本消失的疼痛也開始在父親粗魯的動作之下又痛了起來。

爸,不要動……好痛……好痛……我兩手用力搥著父親的背。

隨著每一次的抽插,處女血又一次次的被帶了出來,性器官的交合處附近的水被染成紅色的。

父親每一次抽插都很大力,只留下龜頭在我的身體裡,然後再用力地用龜頭去親吻著我的花心,我的花心每次都緊緊地吸著父親的龜頭,父親感受到無比的快感,也就更用力地往我體內深入。

我感到我整個人都快要裂成兩半了,原本反抗的雙手因為疼痛只能緊緊地抓住父親的背,而我的胸部一次次地被父親的胸膛擠壓著。

慢慢地我卻開始愛上了這感覺,雖然下體感到強烈的痛楚,但心裡慢慢地平復,想著以後父親就只會愛我一個人,我不禁高興了起來。

突然父親原本壓在我身上幹著,現在卻把我拉上去自己躺了下來,變成我騎在父親身體上。

我一絲不掛地全部都暴露在父親的眼前,我害羞的遮住自己的胸部,父親也開始往上頂著。

因為是在水中交合,所以一切的動作都會變慢,卻也因為這樣讓我感覺到父親的大陰莖慢慢穿過了我的身體,到達我最羞恥的內心。

不要看……我害羞的叫著。

小柔真漂亮,讓爸爸看個夠吧?爸爸把我的手給撥了開來,乳房隨著父親的動作晃啊晃的。

開始習慣父親的抽插後,身體開始湧出快感,一陣陣的舒爽感不斷地向我襲來,與疼痛結合在一起,讓我想反抗但卻又捨不得離開。

我被父親插得無力地往父親身上趴,這時一雙手貼到我的胸部上撐住我,並且開始揉著我的胸部,我的兩顆奶子都被捏到變形了。

父親開始加快了抽插速度,我不斷地感覺到我的花心快速重覆吸住父親的馬眼親吻著,而拔開的那一瞬間所產生的刺激讓我毫無招架之力。

好奇怪,好痛但又好舒服……想停又不能停下來啊~~我快瘋掉了……我瘋狂地淫叫著。

啊……好舒服……再來,再來……啊……好痛!輕點……再用力點……我不停地在疼痛和快感之間徘迴著。

父親也被我那初嚐肉棒的小穴弄得爽翻天,肉壁裡每個皺摺都是如此完美,多一個或少一個都是不行的。

父親感到我的小穴就像個精液吸引器一樣,不停地想把父親睪丸內的精子吸走。

而在亂倫的心理刺激下,再厲害的男人也會撐不住的,小柔,我要射了!要射了……啊~~父親大喊著。

不行在裡面,會有小孩的,不要啊!我意識到我有可能會懷上父親的小孩,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龜頭緊緊被花心給吸住,精液一滴也不少的直接射入我子宮深處。

我雖然知道今天不是危險期,但卻也不是安全期,也就是說都有可能。

第一次的受精非常持久,從第一發到現在完全沒有停止的跡像,每一發都是那麼的強而有力,我彷彿能感受到我的子宮被強力的水柱噴射著。

嗚……不知為何,我雖然心裡頭有點高興,但還是為了我的處女喪失而流下了眼淚。

而父親則是摸摸我的頭想安慰我,但卻說不出話來。

漸漸地我終於感到父親的射精慢慢地停止,父親將陰莖給拔出來,瞬間子宮內的精液倒流了出來,流經陰道時,和我的淫水與處女血結合在一起,全部流到了浴缸的水上。

父親把我抱出了浴缸,把水放掉之後清洗了一下,之後父親竟然直接把我抱到客廳,繼續想姦淫我。

而這時候的我早已沒有任何力氣了,唯一能做的只能將所有的快感和痛苦由嘴裡解放出來。

姦淫不斷持續著,父親在家裡每個角落都幹了我數次,客廳、玄關、廚房、客房、父親的房間、我的房間、儲藏室……每個地方都曾經留有我痛哭的叫聲。

我這時才意識到,這些劇情不都是我在文章中寫的嗎?父親只是照著我的幻想、我的希望做著而已。

從我回家吃飽飯去洗澡也不過才六點半而已,而現在我聽到客廳裡的鐘聲響起半夜兩點的聲音,這時我還在陽台上一隻腳被父親扛在肩膀上用力地操著。

而一個處女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如此瘋狂的姦淫,我的小穴早已麻痺,原本傳來的快感也早已消失,有的只有過度性愛的痛楚而已。

父親則是早就幹到瘋狂了,絲毫不裡會我到底怎麼樣了。

我看到我的下體不時地被父親帶出一點血,早已分不清究竟是處女血還是陰道被操破。

經過了多次的射精,父親絲毫沒有受影響,肉棒還是如此堅挺,唯一不同的只是習慣了我的肉穴之後,射精的間隔漸漸地增加,從原本的十五分鐘就射精,到現在已經操了超過四十分鐘了。

我只感到父親的肉棒在我體內越來越大,但實際上父親的肉棒並沒有變大,而是因為我的陰道被持續的抽插之下早已呈現鮮紅色了,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肉壁上佈滿了血絲,而肉壁也因為這樣整個紅腫了起來,更加緊密地包住父親巨大的肉棒。

呼……呼……呼……我被操得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用嘴巴大口的喘氣著。

只見父親再度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原本就已經無法承受摧殘的陰道傳來更大的痛楚,之後父親大喊了一聲:射了!精液再度噴發到我的子宮裡。

而我的體內早就都是父親的精子了,如果說在這三天內我只要一排卵出來,一定瞬間就被精子給淹沒而懷孕。

父親把早已無力的我抱回房間丟到床上,然後又趴到我身上繼續幹我,就像要把這數十年來沒做到的性愛一次發洩到我身上一樣。

身體疲憊不堪的我兩眼失神地望著天花板,再來感到眼睛漸漸模糊,我就這樣被幹到失去意識,而父親還不停地抽插著。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中午了,強烈的陽光讓我慢慢地回神,父親早已不見蹤影,床單上都是淫水和精液的污漬。

而到現在我的小穴還會流出精液,小穴裡傳來劇烈的疼痛,裡面應該滿是過度性交的傷痕,而精液流過傷痕時就像是有幾億隻精蟲鑽著我的傷口一般。

我又感到屁股感覺很不舒服,想必昨天父親在我失神之後應該也在肛門裡射了不少發。

我勉強地爬下床,兩腿幾乎沒力氣撐住我的重量,我身體貼著牆壁慢慢地走進了浴室,開始清理昨天激情的殘留物。

我走到鏡子前稍微撥開了我的陰唇,看到我的陰道裡有數個被磨破皮的傷口,而看不到的地方也不知又有多少傷,子宮裡不斷地排出精液。

終於我崩潰的哭了起來,我原本以為美好的第一次竟然是如此不堪。

經過許久我的心情才慢慢平復,我把身體洗了一遍,也慢慢地回復了體力。

我走到房間拿藥擦了擦小穴的傷口,之後想到沒去學校不知道會怎樣?當我走到客廳時看到了父親留下了紙條:我幫妳請了假,妳好好的在家裡休息。

中餐我弄好放在冰箱了,拿出來微波一下就可以吃。

昨日如此瘋狂的父親,現在又是如此的體貼,而我原本怨恨的心理也原諒了父親,畢竟這一切不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嗎?我回到房間打開了電腦,再度開啟了文件開始撰寫著新的故事。

到了晚上父親回來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他,這點父親也是一樣,昨日對自己的女兒做出不可原諒的事情。

平常父親一回家就會來看看我,現在也不知道如何來跟我說話,但女兒的身體又是如此誘人,讓他想完全地成為女兒生命中唯一的一個男人。

小柔,出來吃晚飯了。

終於父親打破了沉默。

我帶著點恐懼走出了房門,坐到餐桌上默默地吃著晚飯,而我發現客廳桌上放著一個大盒子,外盒上面印著一個AV女優全身被保險套給覆蓋著,我馬上就知道那一整盒裡每個保險套都代表著父親準備侵犯我的次數,想到這裡我不禁脊椎涼了起來。

身體沒事吧?父親還是關心的問著。

還……還好。

之後客廳氣氛再度沉默了下來,吃完後我就趕快再回到房間裡。

直到大約九點多,父親敲了敲我的門,我原以為父親是來跟我道歉的,沒想到我打開門卻看到父親手裡拿著一個保險套。

我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也就坐到床上靜待父親的玩弄。

但今天父親卻不像昨天如此強硬,而是溫柔地走到我身旁,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身體,我心想反正昨天都已經被破身了,就算心理建設還沒好也無所謂了。

父親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了下來,我也很配合地讓父親順利地脫著。

直到脫下我的內褲之後,父親往我的小穴看了一下,痛嗎?他問著。

嗯。

我這次會溫柔一點的。

父親並沒有因為我的傷痕而放棄幹我,只是這次的性交應該會比昨天的好很多。

父親掏出了昨天令我哭泣多次的大肉棒,然後急著把保險套打開套了上去,父親的龜頭很大而陰莖又粗又長,保險套只能大約套到三分之二就沒了。

父親舔了舔我的陰道,當舌頭觸碰到傷口時,我雖然痛得抖了一下,卻又感到父親那溫暖的舌頭像是在幫我的傷口治療一樣的舔著。

慢慢地疼痛消失,帶來的是昨天一開始所感受到的奇怪感覺,我也就配合著父親的動作讓陰莖慢慢地進入我體內。

而原本稍稍癒合的傷口又被巨大的肉棒給撐了開來,但現在一切的疼痛都沒關係了,因為有父親溫柔的對待,就算要再度把我操到失神我也願意。

過了沒多久父親射了出來,我看到父親拔出了陰莖,把裡面滿是精液的保險套抽了下來,在後面打了個結以免精液流了出來。

然後父親拍了拍我:先好好休息一下。

兩個小時後父親進到我的房間,拿了件乾淨的床單幫我換,不然整個房間都是淫穢的味道。

接下來的每一天,父親都會拿著保險套到我房裡做愛,而我也漸漸習慣了父親的侵犯,開始學會享受性愛所帶來的歡樂。

我也開始靈思泉湧的寫作著,每天父親都按照著昨晚我所寫的方式幹著我。

而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我的文章也越來越瘋狂,一直到現在父親每晚至少用掉一小盒的保險套幹我,而裡面總共有四個保險套,如果是假日的話,甚至有用掉三小盒的紀錄。

到後來父親感到保險套使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就變成射完一次後不馬上換掉,而是在我身體裡等到再度硬起來後繼續幹著我,視精液的多寡而定看是要使用兩次或是三次,這樣一天我至少就被父親幹了八次到十次左右。

常常因為父親非常急著插入我體內,連衣服和內褲都沒有脫下來,我想可能是看完了我的文章忍不住了,每次都把我的內褲弄得很髒,最後常常搞到沒有內褲穿去學校。

結果我還曾經穿著父親的子彈內褲去上學,而內褲的前端還有父親陰莖所殘留下來的陳年污漬,害我整天在學校陰道都不自覺地流出淫汁,所以現在只要一回到家,我就直接把內褲給脫掉,隨時準備好給父親使用我的陰道。

而家中的垃圾桶裡滿是父親丟掉的保險套,有次父親還在上班沒回到家,我聞到了垃圾桶裡發出濃厚的精液味,我看了看裡面至少有上百個保險套,每個裡面都裝有20㏄以上的精液,有些放了很久,顏色都變黃了。

我突然有股衝動,就把父親用過的保險套拿了起來,在最前端咬開個小洞,把裡面的精液吸出來。

我瘋狂地翻著垃圾桶,把保險套一個一個的拿出來咬破、吃掉裡面的精液,甚至一個月以前的精液早已發出惡臭,但在我眼中卻是最甜美的食物。

我就這樣把裡面所有的精液都吃掉,我的肚子裡至少裝了2公升以上的精液。

但爸爸回家後不久,我的肚子卻開始痛了起來,爸爸感緊送我到醫院,醫生說應該是吃了不乾淨的東西引起的,叫我住院一天觀察,沒事的話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醫生還問著我吃了什麼,我只好編了個謊,總不能說吃了一堆過期的精液吧?後來爸爸知道後還罵了我一頓。

之後每次做完我都把父親的保險套拿起來直接喝下去,不然就是拿去裝在一個盒子內放進冰箱裡保存,等想到的時候才拿出來吃,不過每次被爸爸看到就被拿去丟掉就是了。

有時候我還會主動到父親房間幫他口交,然後順便被父親操個一兩次,我已經愛上了精液的味道離不開了。

有天我覺得可以開始開發我的菊穴了,於是馬上寫了一堆劇情PO到了網路上。

隔天早上我看到父親買早餐回來時順便買了兩盒灌腸液,結果我整天在學校都想像著父親開始對我的肛門灌腸的感覺。

回到家後我迫不及待地進到浴室,脫光了衣服開始沖涼,父親也在這時回到了家,直接走進了浴室,也把衣服都脫掉跟我一起洗了起來。

洗好後我很自動地把屁股對著父親趴了下來,父親拿出了灌腸液塞入了我的肛門,我感覺到冰涼的液體鑽進了我的體內,接著一股強大的便意油然而生。

但這一切也才開始而已,看著父親再度拿起一包灌浣腸液把液體擠入我的肛門裡,接著拿去丟掉,再拿起一包……這動作反覆了數十次,到最後我的腸子裡至少有著上百㏄的浣腸液刺激著我的腸子。

這時父親也握著陰莖對準我的小穴插了進去,我的下體用力地收緊深怕把灌腸液拉了出來,利用這一點,父親開始操著同時緊縮的陰道。

好痛苦!好想拉出來,先讓我去廁所……我乞求著父親。

父親不理會我,持續操著我的小穴。

經過多次性交,雙方都瞭解了對方的敏感處,爸爸開始往我的G點頂著,接著伸出了一隻手指塞進我的肛門內,另一隻手則是捏著我的陰蒂搓著。

不行……這樣太激烈了……我驚恐的喊著,沒想到父親早已把我的身體摸得一清二楚。

父親每次的抽插都讓我感到強烈的快感伴隨著便意向我襲來,父親巨大的肉棒每次插入都壓迫到我的直腸,我簡直可以直接感受到排洩物在我直腸裡被攪動著。

好……好爽……好奇怪的快感啊……再來,再來,操死我……我叫父親更激烈地幹我。

大約幹了二十分鐘,我也這樣忍了二十分鐘的便意,額頭上已冒出一顆顆汗珠,而父親也終於射了出來。

快!我要忍不住了,讓我去上廁所……我想掙脫父親的身體,但父親卻一把抓住了我,把前端都是精液的保險套伴隨著巨大的龜頭塞入了我的菊穴。

不可以!我大叫著。

再來一發就讓妳舒服。

每次做愛父親都不太愛說話,頂多就一兩句用來安撫我。

父親大力地頂進了我的屁股,我感覺原本在直腸裡的大便全都被父親的大龜頭推回了大腸,而隨著父親次次的抽插,大便也就在直腸和大腸之間不斷徘徊。

我兩手被父親給抓了起來,用來撐住我的上半身,並且把一切的受力點都集中到肛門裡。

如果仔細看的話,可以看到保險套上有點黃色的污漬,那自然就是我的排洩物。

父親放開了我的雙手趴在我背上,用舌頭舔著我背部流出的汗,我死命地用手撐住地板,以免被父親的重量給壓垮。

不行了,我……我要高潮了!強烈的快感對著我襲來,啊!啊!啊!出來了~~我大聲的喊著。

溫熱的淫水開始從我的陰道中噴發到父親的陰囊上,我也無力再支撐了,兩手一軟,整個人趴了下去,只留下屁股抬得高高的讓父親用力地幹著我的屁眼。

插了大約上千下之後,肛門的緊實感讓父親慢慢忍不住了,他抓著我的屁股大力地操著,我感到我的屁眼非常燥熱,應該是被父親的陽具摩擦到燙了起來。

終於父親也射了出來,我無力地趴在地板上,如果沒有父親的大肉棒堵著,大便一定直接拉了出來。

父親休息了一下,把我扶了起來,當然這時肉棒還插在我的體內。

走到了馬桶邊,在父親拔出來的那一瞬間我馬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忍了如此久的時間,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排洩了,這根本就是比擬高潮的爽快感,我也再度洩了出來。

我又……又高潮了……而這一切都只是開端而已,父親幾乎是照著我的指示調教著我,到了後來我開始不滿足在家裡被父親幹,我開始寫著在野外性交的劇情。

而畢竟家裡是住在鬧區,不太可能找到荒郊野外來做,於是當天父親載著我去到一個蠻有名的郊區高處。

這地方是個停車場,下面就是城市美麗的夜景,而旁邊停著不少汽車,裡面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在搞車震。

一般來說大多數的人都是把車開到暗暗的位置才做愛,但父親故意開到路燈旁的位置,從外面幾乎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面的一切。

甚至父親還拉下車窗,把我脫光後把上半身推出車窗外,然後在車子裡幹著我下半身。

而這邊既然是有名的車震地點,當然會吸引不少人前來偷看,我彷彿看到旁邊的樹叢裡不斷地有閃光發出,看來是有人拍下我的身體留作紀念。

到後來樹叢裡的人慢慢大膽地走了出來,直接在我眼前掏出陰莖自慰著,而父親則拿出毛巾遮住我的眼睛,把我帶下了車子,直接供偷窺者拍照留念,而且還要他們留一份照片給他。

後來我就常常在各地被父親操著,父親對我的佔有慾非常強烈,所以不准旁觀者有任何身體接觸,但還是會讓旁觀者看著我的身體自慰,當然也提供合照。

我看到父親還架設了網站,記錄著每個去過的地方,照片中我的眼睛被遮起來,然後把照片放到網路上,與熱衷於此道者分享著暴露和打野炮的心得。

到現在我已經跟數百個人一起合照過了,而我竟然直接在我的文章裡加入了連結,說是我偶然發現的網站,讓更多讀者也看看我的身體,兩邊的內容還有些相似性,結果兩邊的點閱率每天都破萬人以上。

我開始沉浸在被調教的快樂裡,但這一切真的是我要的嗎?我突然感覺我和父親已經回不到以前那對溫馨的父女,父親雖然平常還是體貼的對著我,卻少了以前那種親切的感覺。

直到有天我心情矛盾地寫著文章時,突然發現父親竟然就站在我後面!之後一切就又不一樣了,免不了的我再度被父親侵犯了好久好久,直到凌晨四點才結束。

這一切都是妳的設計嗎?父親問著。

有些是,有些不是。

我跟父親說著所有事情的真相,只是後來情況卻失控了。

其實我一直很掙扎,我一直這樣對妳我也感到難過,但妳一直沒跟我說妳真正的感受,我還以為妳喜歡這樣。

看來父親後來對我的文章深信不疑,以為女人都是被幹一幹就會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再來一切終於又回到以前一樣,我們變回那對互相關愛的父女,但不同的是我還是保持著跟父親的性關係。

每天我都會跟父親做很多次,然後我就坐在父親身上,父親的陰莖還插在我的身裡面寫作著。

而最大的改變就是我從幻想變成了寫著真實的故事,每天我都記錄著我跟父親那神仙般的生活。

到後來有個A先生留下了留言問著,這故事已經寫了好久好久了,不知道會不會有結局?我這時才想到故事終要有個結局,那我和爸爸的結局又是什麼呢?我開始思考著故事和真實的結局如何收尾。

在我高中畢業那年,我終於寫出了這故事的結局了。

父親在女兒體內留下了精液之後,抱著女兒在床上幸福的睡著了,而我的文章中從來沒有一次父親是跟女兒一起睡的,這也就代表文中父親已經把女兒當作一輩子一起生活的女人了。

呼~~終於結束了!我感嘆的說著。

這時有個人走進我的房間裡用英文說著:準備好了嗎?YES!我回眸一笑說著。

再來我走進了禮堂,走過了大紅毯站到父親身邊,前面一位神父問我是否願意當我面前這個男人的妻子,我看了看父親,點了點頭,我願意!我幸福的說著。

接著神父也問父親,我也願意!父親也幸福的說著。

然後神父宣佈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我眼前這男人的妻子,父親抱起我坐上禮車開到了我們的新家。

而這一切都是父親所安排的,很久以前公司就很希望父親能夠到國外總公司工作,但都被父親用小孩還小的理由推掉了,而現在我長大了,父親跟別人說女兒嫁人了,接著到了國外重新給我了一個新身份,我也就順利地嫁給了父親。

到了晚上我換下了婚紗,畢竟在不久前的婚禮宴客時就穿著婚紗跟父親做了好幾次了,後來每換一套禮服就被父親幹一次,而我總共換了五套禮服,再加上婚紗在婚禮的時候我總共被操了六次,而這六次當然是沒戴套子的。

掛在一旁的婚紗上面都有不少精液殘留著,不知道婚紗業者會不會叫我們賠清潔費?我穿著舒適的睡袍在梳妝台上整理著,而父親則是在床上看著書。

為什麼妳要把小說結束呢?父親突然問起來。

其實我很早就想結束了,因為到中間早就跟父親的女奴完全沒關係了,你不是都沒在調教我了嗎?不過還是做著同樣的事情啊!父親說著。

才不一樣哩!一開始我是被你調教,後來我是主動地跟你一起玩,那哪裡算啊?原來是這樣。

那妳可以改個名字叫《父親與女兒》啊!父親說著。

我現在才不是你的女兒呢!我假裝生氣著。

喔!對了,妳現在已經是我的老婆了。

那叫《夫妻生活》如何啊?我對父親笑了笑,站了起來轉過身去面向父親:但我現在早就沒有以前的文筆了,所以你得給我不少靈感喔!說完我拉開睡袍,露出我美麗的身軀,爬上了我和父親的床上,接著房間裡響起了我和父親最熟悉的叫聲……而隔天晚上我的討論區人數大暴增,因為我的新作《夫妻生活》第一章新婚之夜在網路上發表了,裡面直接用了我和父親的真實姓名,另外在最下面也有個連結,這是連結到父親的網站上,上面除了之前的調教日記之外,還更新了不少的結婚照,還有晚上激情的照片,以後還會記錄著我和父親的生活日誌,當然父親還是把照片上我的眼睛遮起來。

我的新作前面還提到:如果你身邊有對夫妻,男的叫丁聖傑、女的叫丁筱柔,記得祝福他們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