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留的,叫青春;不解釋的,叫從容;不放手的,叫真愛,不完美的,叫人生!我從來不奢求我的人生完美,正如我從不奢求一樣。

在男人與女人之間,得到和失去,牽手與放手,矩離很短,隻隔著一層內褲,輕輕褪下那一層薄薄的遮羞布之後,我們都是野獸!當我看著大神們寫出來的作品時,我挺著雞巴微笑,生活本來如此,男人和女人更是如此,也不過如此。

但是我們都需要經曆,需要分享,需要堅挺的陰莖或是濕潤的騷穴……不妨也把我的過往寫出來大家分享一下,這中間的悲歡離合,快樂悲傷,我盡量保持客觀真實地描述,但我保留因記憶模糊而失真的創作權力。

畢竟,這是個小說。

先記錄最近的吧,新鮮度和真實程度會比較高。

1、上面那個男人是誰?我從事的行業不表,反正客戶一般都是小富一方的,因為我們的産品價值不低;時間地點不表,因為沒有實際的意義。

我的工作職責是銷售管理,手底下有個小型的業務團隊,團隊裏一群孫子除了不會做業務之外,別的啥都會。

這就讓我除了管理團隊之外,還得偶爾談點業務,來幫助那幫孫子們應付他們的業績考核,同時也讓自已對市場有個較為敏銳的感覺。

今年三月份的我在南面的一個地級市考察當地辦事處,無意中在同類産品上見到一個電話號碼,出于職業習慣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後那頭有人粗啞著聲「喂」了一下,忽然就聽到一個女人尖細的聲音遠遠地喊,「掛了,快掛了!」那個粗啞的聲音也一下變的有些遙遠,隻聽那聲音喘著氣說,「就不掛就不掛就不掛……」這三個字像一個節奏符號,伴著「就不掛就不掛」的節奏,肉體與肉體沉悶的撞擊聲告訴我,那邊正在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肉博。

我心想這人也有些意思,大中午也不閑著。

這樣的電話畢竟還是第一次經曆,我有些興味盎然,屏著氣靜聽了大約有兩分鍾,電話斷了……聽著別人高潮連連,自已卻忍精不射,這種感覺很讓我糾結。

打電話到賓館前台詢問:現在可有保健服務?回說現在都還在休息。

無奈之下隻好洗把冷水臉,下樓吃了午餐。

下午我約了一個男客戶一起喝茶,男人之間的業務,其實無外乎酒色財氣,也許那天我心裏焦燥,聊的全是色。

客戶也是個勾女達人,遍數他幹過的女人,聊的很是投機。

客戶臨走時給我留了幾個圈內人士的電話,我一邊用筆記錄一邊問一些具體問題,忽然我就發現我中午打過的那個讓我焦燥的電話號碼,心裏沒來由地緊張了一下,表面上卻行之無事地指著那個號碼問:「這個老闆怎麼稱呼?」誰知道那客戶忽然色迷迷地說:「她叫劉莉,是個美女唷!」美女?!那個粗啞的聲音又是誰?我們這個行當中女人本來就少,能讓一個勾女達人忽然色迷迷的美女更少。

我又順口問了一些常規問題,下面卻不能控制地勃發起來,興奮的很突然也很有硬度,就好像猝不及防的偷窺到一場激烈的性交一樣,而這個過程中我也有參與。

客戶離開之後,我一直坐在茶樓裏想象著這個叫劉莉的女人,想象著她發情的樣子,她尖細的聲音,她在我的身下叉著腿……這些紛亂的念頭像春藥一樣,讓我渾身燥熱,饑渴難捺。

記得有個鳥人說過一句話:我們害怕的不是化為灰燼,而是無處燃燒。

我在這方面絕對不是菜鳥,十來年花叢裏打滾,也沒有被亂花迷住眼睛,自信還是有一種淡定的,理智告訴我該先想怎麼打電話,確定勾兌的步驟,但那天就是平靜不下來。

後來強迫自已回房間用五姑娘安慰了半天,才開始稍有條理。

這事其實說起來挺詭異的,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一個激情迸發的電話,一個勾女達人的客戶,一個斷檔求約的時間……我與劉莉就是這樣開始了第二天起床換了個號碼給她打了個電話,介紹了一下,她說那你過來面談吧,聲音不像昨日的尖細,挺圓潤。

問明了她的公司,尋了過去。

前台小妹帶著我去她的辦公室,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一個聲音在裏面尖聲說:「你們這是什麼服務,打幾個電話也沒人管……」那聲音和我昨天在電話裏聽到的一樣,悄悄用眼神問前台小妹,小妹對我做個鬼臉,悄聲道:「劉姐的計算機上不了網,沒事的。」

敲門進去,就看見一個穿職業裝的女人拿著電話站在辦公桌前,看見我們進去,伸手指指沙發,意思讓我先坐下。

她的背後是窗戶,映著光,看不太清楚面容,但是輪廓挺柔和。

這讓我有些緊張,畢竟懷著鬼胎來的,又遇上她心情不好的當口。

幸好她很快掛斷了電話,沖我笑了一笑。

這下我看清楚了,確實是個美女,笑的也很明媚。

我突然覺得下身有些反應,更加添了一份緊張之情。

這種情況在近幾年都挺少見,我一直覺得自已面皮厚如城牆,利箭穿之不透的。

慌張之下開口便問:「什麼情況?」這是一個極不得體的開場白,要是同行們聽到,會笑掉大牙的,她微微一愣說:「計算機上不了網……」我又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那我幫你看看?我大學學的就是計算機……」我大學的確學的是計算機,但是我天知道我隻是個半調子。

這種隨意對答的後果就是我坐到她的辦公桌前,裝模作樣地擺弄前,鼠標舞出無數的槍花,網絡也沒有連上。

正準備放棄的時候,忽然發現無線路由器上沒插網線,上帝呀,這個我真是知道的,網線插上,燈亮了,網絡正常了。

我按捺著心中的小激動,平靜地對她說:「網絡好了,但是計算機速度比較慢,要不要我給你優化一下。」

這個事情給我的教育就是,專業還是有用的,哪怕半輩子都不專業,僅僅偶爾小專業一次,也是意義重大的。

果然她聽了很是高興,一連聲說好,態度明顯熱情了許多。

我又用360安全衛士稍稍優化了一下,開機速度果然大大提高。

接下來的聊天就順暢多了,聊了産品聊了售後服務聊了家常,拋開我的邪念不談的話,這應該算是一次很成功的拜訪。

告辭的時候,我忽然想起她的計算機上裝有QQ,于是提議讓她加我的QQ,聲稱如果計算機再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在網上幫她處理。

末了開了個玩笑,說:「我是個很有用的人,我是個會修計算機的人。」

這個笑話本不可樂,但是告辭的氣氛很融洽。

回到賓館開了計算機就上網,一條好友添加消息閃呀閃,我的心情蕩呀蕩,呵呵。

後面就是網聊了,網聊都是老一套,由淺入深,由簡單到複雜,孫子兵法加三十六計一條一條往下用,一般的熟女隻要願意聽你在網上扯淡的,那表示她最起碼不討厭你,聽你用到三分之一的計策的,一般都對你有相當的好感。

本人網聊年久日深,各種技法都有涉及,至于如何網上勾熟女,我回頭再寫一個故事。

反正我跟劉莉就這樣由現實轉到了網上,由一面之交聊到生活。

幾次漫不經意地試探,最後聊到性愛,但是都止于純技術性的問題,就這樣一個月就過去了。

2、你要把我弄脫水的?有天我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她給我打電話問我出差沒有,她到了我所在的城市。

朋友來了有美酒,客戶來了有美女,女客戶來當然是先美酒再獻身了。

酒吧喝酒的時候,我看著她春水蕩漾的眼睛,知道好事將偕。

一邊聽著音樂,一邊想著如何最快讓酒意上臉。

畢竟是個重要的客戶,畢竟還沒有挑破那層紙,畢竟……太多了,不敢太造次,過場很重要啊狼友們。

一瓶芝華士見底之後,她面若桃花,秋波盈盈地拍著頭說:「實在不行了,回不去了。」

這麼明顯的信號,我焉能放過,提出送她回酒店,她紅著臉說:「不用了,我能回去的,離得又不遠……」語聲輕柔,欲拒還休的樣子,我沒有理會這一套,堅定地說:「那絕對不行,這樣我怎麼放心!」送到酒店大堂,她還做了一下掙紮說:「我到酒店了,你回去休息吧,麻煩你了。」

我絲毫不為所動,這樣的肥肉要是吃不上,我還休息個什麼勁兒呀。

更加堅定地告訴她:「我一定得送你上樓。」

攙著她就進了電梯,她有些不好意思,按了樓層,電梯快速地上升著,我知道盡頭就是一場欲望的盛宴,這個通身散發個酒氣和香水氣息的女人,很快就要在我的身下輾轉承歡,我要用我粗魯的陽具沾著她的花露,毫不留情地刺進她內心的深處……正胡思亂想著,電梯忽地頓了一下,有一個明顯地下墜感,她驚叫一聲,一把抱住我,我一反身摟住了她,「叮」的一聲樓層到了。

刷卡開了房門,房間的廊燈居然沒開,黑暗中我一把摟住她,嘴就開始找她的唇,她摸索著關了房門,才迎了上來輕輕一顫,一個漫長而醉人的吻中雜著芝華士淡淡的香味。

酒精和香吻刺激著我的神經,我下身挺直如槍堅硬如鐵。

緊緊地抵著她的恥骨,輕輕地磨動著,一隻手伸進她的衣服裏,準確地捉到了胸罩的活扣,輕輕地一捏,活扣彈開了,掙脫了束縛的豐乳,讓我覺得胸前一震,像一朵突然綻開煙花。

她抱著我輕輕地喘著氣說:「我站不住了,站不住了……」便向地上溜了下去。

我順勢就把她撲在地毯上,準確地吻住了她的乳頭,一隻手就鑽進她的褲子裏,摸到了一個淺窄的底褲,底褲上滑膩非常,我用中指輕輕地在底褲外面磨擦著,畫著圈圈。

她的手也在摸索著解開的皮帶,抓住了我的陰莖,輕輕套弄著,嘴裏呢喃不休。

我用中指壓著她的底褲,隔著一層布摸到了她的陰蒂,她輕輕地叫了一聲,說:「快放進去!」我笑著問:「不要前戲?」她抓著我陰莖的手用力握了一下,說,「我不要前戲,我隻要這個。」

我明白這種熟女的需求,伸手拉下她的長褲,又脫她的內褲,抓了一把她的陰毛說:「地下髒上床去。」

她順從地坐起來,又躺了下去說:「我要你抱我。」

我一下褪掉自已的褲子,抱著她在黑暗中找到床,一下子扔了上去。

她剛說了一聲,我就像狼一樣撲了上去,粗暴地把她兩條分開,挺著陰莖就捅了進去,她又是一聲叫說:「疼!疼!慢一點,慢一點。」

陰道裏濕潤一片,陰莖上是幹的,剛剛頂進去時確定有些疼,我再抽出來插進去時,就毫無阻力了。

一片溫熱包裹著我的陰莖,我緊緊地頂著她的陰道深處的尿道口。

她雙手抱著我的屁股,抱的很緊。

我們就這樣一動不動地頂著。

那個電話裏的女人,那個客戶口中的女人,那個辦公室發脾氣的女人,那個酒吧裏春水蕩漾的女人,終于變成了我身下的女人。

我問她:「喜歡嗎?」她無聲地點著頭,黑暗裏隻有夜的色彩,狂亂的,粗暴的,淫糜的,放蕩的……我們都將一一嘗試。

我九淺一深地抽插著,花徑裏水份飽滿,她的陰道很窄,圈禁著我的陰莖,屁股往上湊動不已。

這種九淺一深的抽插讓她欲望得不到充分的釋放,更加挑動著她的心弦,每一次深入的時候,她都用力地湊上來,準備著接受瘋狂的蹂躪,但是緩緩退出去的陰莖,讓她一次又一次無奈地放棄。

她的呻吟聲開始著急起來,像著火時拉響的警報,一雙小手抱著我的屁股,抓的很緊。

嘴裏一直在催著:「快快快……」我依然故我,平靜地動作,直到兩隻手開始有些撐不住身體的時候,才重重地刺進劉莉陰道的最深處,趴伏在她身上。

劉莉大約是以為我要發力了,興奮地一哆嗦,我感到下身一緊,她的兩隻手也抓的更加用力,我明白她高潮到了,開始用力地沖刺起來。

女人在高潮的那一瞬間,需要的不是空虛的或是輕柔的愛撫,而是槍槍見血的沖刺。

九淺一深改成了全力攻擊,帶著我的體重,把我的陰莖一次一次地頂到她的子宮頸,她的聲音開始變調,圓潤的嗓音開始破碎,叫的有些淩亂。

「老公,老公,快,快,快,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你快點操我,快點操我,啊……」伴著一聲長長的尖細的叫聲,一切歸于平靜。

我下床摸到她的房卡,插進卡槽裏。

燈亮了,柔和的燈光下,地毯上的衣服顯示著剛才的瘋狂,空氣中彌漫著一種騷騷的腥味,一個白嫩的女人張著大腿躺在床上喘氣。

我走到床邊,她對我無力地笑了一笑說:「你太強了,我要休息一下。」

我沒言聲地抱著她,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不知睡了多長時間,似乎做了一個夢。

夢裏隻覺得有隻小手不停地挑逗我未射精的陰莖,搞得我欲火如織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聲輕笑,我醒了過來。

隻見劉莉披著一頭長發,一隻手在我的胸口上畫著圈圈,一隻手輕輕地套弄著我已經挺立的陰莖,眼光迷醉,臉上不知道是酒紅還是興奮的豔紅。

我一動不動地看著她專注的樣子,享受著她的愛撫。

心想這女人到了三十歲果然淫興非同一般。

索性閉著眼睛裝睡。

她逗弄了一會,縮回畫圈圈的手開始揉捏自已豐滿的乳房。

她的乳房是典型的掌握不住的,也很堅挺。

像那樣的胸部三十歲未見下墜的真不多見,這也許得益于她一直細心的關護吧。

漸漸地,我聽到她嘴裏嘶嘶地吸著氣,似乎很是受用的樣子。

我心裏暗暗高興,這樣的活春宮,看看也會讓我欲望大增的。

我忍著想幹她的沖動,把眼睛閉成一條線,看著她揉捏胸部的手,慢慢地向自已的下體探下去,大約是搓揉她的陰蒂吧,我隻聽著她吸氣的聲音越來越大。

我雖然看不見她下面的手在怎麼動作,但是我明顯地感覺她把自已摸得很是興奮。

當她吸氣中伴著偶爾突發的哆嗦的時候,我知道她快受不了了。

果然她擡頭看了我一眼,見我還是沒醒過來。

便輕輕地移動了一下身體,伸出一條白嫩的腿,背對著我輕輕蹲坐在我身上,一隻手逮著我的陰莖,一隻手大約是分開陰唇吧,慢慢地坐了下去。

我隻感覺陰莖慢慢地陷入到一個泥淖裏,熱爛爽滑中又有緊促的壓迫感。

我睜開在眼睛看著她低著頭,光潔的背一聳一聳地。

陰莖淺淺地插著她的騷穴,她似乎怕弄醒我,屁股每次都不坐實到我的胯骨上,所以動起來有些費力,也不會太深入。

這樣弄了一會,似乎不能滿足,又扭頭看了我一眼,我趕緊閉上了眼睛,隻感覺她的屁股慢慢地坐實到我的小腹上。

龜頭碰到一團硬核,我知道那是她子宮口。

那輕輕地用摩著,速度越來越快,喘氣聲也漸漸提高。

我覺得時機已到,忽然一下子坐起來抱住她。

她一聲驚叫,跳到了床的另一邊驚恐地看著我。

大約有些發蒙吧。

我心裏暗暗好笑,但是臉上一本正地對她說了句髒話:「騷B癢?」她傻乎地點點頭,重複說:「騷B癢!」說完才發現覺得不雅,臉便紅了,有些薄怒的意思。

我一下子翻身捉住她,咬著牙對她說:「B癢就讓我給你止止癢。」

她慌張地抗拒了一下,無奈我的力氣比她大許多,我把她翻成狗爬式,挺著陰莖就沖著她濕淋淋的騷B插了進去。

之前的一次我沒有射精,又休息的很完足,沖刺起來更加有力,我雙手把著她的髖骨,猛烈地抽插著,她像上了發條的鬧鍾一樣,叫個不停,聲音由尖細到破碎,語言也斷斷續續地,「你好猛,我喜歡,我喜歡,快點快點,B癢死了。」

我猛然停住抽插,大聲地問她:「你說什麼?」她嘶聲地喊:「我……B癢,B癢,B癢……快幹我吧。」

我又激烈地動作起來,一邊低聲地吼著,一種酸麻的感覺被她不停地說:「B癢B癢……」逗弄的漸漸不能自控。

我大聲地叫:「我要射了!」她也加快了屁股往後湊的速度,肉體「啪啪啪」的聲音,夾雜著我和她的喊叫聲裏,我一瀉如注。

她又動了幾下,也哆嗦起來。

我咬著牙等她放慢了速度之後,和她一起倒在了床上。

這是一次成功的性交,雙方的高潮來的很合拍。

事後她也不顧下體裏的精液,鑽裏我的臂彎裏,和我一起沉沉地睡了過去。

我醒來的時候,劉莉還睡的很沉。

房間窗簾沒有拉密,透過外面的光線,我看著那張春潮未褪盡的臉,皮膚還是很緊,眉毛很淺,畫的很嫵媚,睫毛細長,襯托的鼻子挺直的有些過份,唇角微微地有些笑意,翹起一個美麗的弧線,但眼角的細紋顯示著她不再青春。

我輕輕活動了一下被壓了一夜的胳膊,她自然地移開了頭。

房間的溫度很合適,被子早已被我們蹬到了床下。

她雙腳大開著,陰部裸露,陰毛不是很多,細長而軟,我用手指輕輕碰了碰,隻聽她呼吸停頓了一下又複綿長起來。

我看著那微微有些泛黑的大陰唇,一時有些迷糊。

曾記得多少年前,當我還是一個青澀的少年的時候,我從各種管道來探尋女人的下體,各種光怪陸離的圖案,破碎而淫糜,卻無法構成一個直面清晰的圖。

這些模糊而朦朧的感覺,而今已漸行漸遠。

忘不掉的隻有那種紛亂的激情,那是一種怎樣的激情呀,無處逃避,無處釋放。

我知道那一種感覺,叫青春。

而今我看著劉莉雪白修長的大腿,和大腿根部那幽密的森林時,我像一個倒空的瓶子,純淨透明。

性愛是一朵狂亂的花,含苞欲放時,是一個神秘的邀請,燦爛盛開時,是一場瘋狂的盛宴。

昨晚的一夜風雨終于平靜,隻有床下的散亂的紙巾和衣物,昭示著我們經曆了怎樣的一夜,劉莉下面水多,做的過程中她不停地用紙巾擦著。

她抱著我的屁股,揪著我的皮膚,舔著我的乳頭,她不停地喃喃自語,說:「你要把我弄脫水的,你要把我弄脫水的。」

3、B,B,B又癢了!下床時,我感覺腳步有些虛,扶著牆進衛生間刷牙洗臉沖澡,我看著搭頭搭腦的小弟弟,心裏有一種無端的空虛。

歲月像一把剔骨刀,活躍的、悸動的、熱情的,漸漸地被剔掉,剩下的該隻有這一根盈盈一握的綿軟了吧。

肚子有些餓,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心裏有些奇怪,酒店居然沒有來打掃或是叫續房。

房間裏有果盤,李子、蘋果和葡萄什麼的。

我吃了幾個之後,猶不能解饑,拍拍劉莉的屁股叫她一起去吃東西,她閉著眼睛輕輕地呻吟了幾聲,說:「我還要睡,你去吃吧。」

下樓吃了點面條後,又帶了份炒飯上來,開房間門時,才注意到門鎖上掛了「請勿打擾」牌子,女人的心事果然比我們細緻。

昨天晚上那樣箭在弦上的時刻,她居然想到關門掛牌子。

我看著床上的這個叫劉莉的熟睡中的女人,想象不出她會如此饑渴。

我輕輕放下飯盒,抄起被子蓋在劉莉身上,被子裏捲著她窄小縷空的蕾絲內褲掉在地上,像一團黑色火焰,不經意間又點燃了我情緒的神經,我打開她的雙腿,用食指沾了口水輕輕地揉著她的陰蒂,她有些不安地扭動了一下,陰道裏漸漸浸潤起來。

我從桌上拿起一個李子,沾著她的淫液,在陰道口不停地摩擦。

淫水越來越多,粉紅的小陰唇張開了,像蚌一樣翕張著嘴,一口噙住了紫紅的李子,淫液順著淺窄的股溝流到被子上,把床單濕了一個小小的圓圈,我用中指頂著紫紅的李子,緩緩地向陰道內部塞進去,一點一點,小陰唇開合著,李子漸漸深入。

劉莉有些氣喘,眉頭也緊緊地鎖起來。

等到李子整個被吞入之後,她的神情才放松下來又沉沉睡去。

我又顧自玩了一會,困意又來,不知覺間也睡了過去。

再次睡來時,是劉莉扭著我的耳朵,叉著雪白的大腿,指著她的陰部,半含著笑對我說:「你看!」我有些迷糊,伸嘴親了一下她的下面,還是濕濕的一片,淫水有些鹹,茫然地問她:「怎麼了?」「你說怎麼了?什麼東西都往我下面塞?」劉莉扭的力氣稍稍大了一些。

我的確沒有清醒過來,有些犯愣地問:「往哪塞?」她牽著我的手指,挺著陰部讓我摸,說:「你說往哪塞了,你說往哪塞了。」

我的手終于頂到了那枚李子,又往裏面陰道深處移動了一下,隻聽她「啊」的一聲尖叫,像痙攣一樣的抖動起來,挺著腰就往我陰莖上湊,邊湊邊呻吟著尖叫:「B,B,B又癢了,快,快快操我!」叫聲未止,李子便從她陰道裏噴出來,整個人又癱軟了下去。

待到她氣喘的勻淨些的時候,我才徹底清醒過來。

揄挪地笑著對她說:「你剛剛怎麼了?」她無力地伸出手,輕輕地打了我一下。

媚眼如絲,粉面酡紅,噴薄如醉。

我撿起剛剛噴在床上的李子,咬了一口,粘粘地有微微地腥味。

她笑著輕叫:「別吃,髒。」

我嚼得更加用力說,「你身上哪裏都是幹淨的,特別是B,」又學著她剛剛的叫聲:「B,B,B癢,B又癢了……」她捏著粉拳,咬著銀牙,眼裏嫵媚地能滴出水來,一手把李子搶過去也咬了一口。

4、你操了我的女人,我就要操你!劉莉是過來采購的,床上的公關比什麼都來的快,她直接訂購了我們公司的産品,走的時候像個小媳婦一樣,依依不舍。

我看著她的車在夕陽中絕塵而去,心裏忽然失落起來。

真的,很久沒有遇到這樣的風騷美豔的少婦了,在三天的交合中,除了她的身體,我對她陌生的一如未曾相識。

這個世道總是這樣,讓本該熟悉的事情陌生,讓本該陌生的事情親密起來。

我邁著有些發軟地腿,對著空氣輕輕地笑了起來。

有些事情總是值得回味,我和劉莉在床上除了做愛,也偶爾說說話,她拒絕告訴我她的一切,當我問及上次電話裏聽到的那個粗啞的聲音時,她神情忽然變得古怪起來,笑著對我說:「以後你會知道的。」

是的,一切秘密在時間面前,都是赤裸地。

隻要我們繼續交往,還有什麼是不可洞知的?我第二次聽到那個粗啞聲音時,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客氣地詢問是誰。

誰知那個聲音說:「操你媽的,你搞了老子的女人!」我有些莫名其妙地問:「你是誰,你打錯了吧?」這些年來,我有過無數的女人,從少女到少婦,從青春靚麗到滿面蒼桑,各種味道各種感覺,各種的地點各種記憶。

自思都還挺幹淨,很難牽涉到破壞別人家庭的層面,但掌心還是微微滲出汗來。

那個粗啞的聲音接著說:「劉莉是老子的女人,你搞了她,我就要搞你。」

我腦子頓時「嗡」地一下,渾身嚇的一激泠,嘴裏說沒有沒有,腦子裏飛速地想著如何應付。

這時劉莉的聲音在電話那頭怯生生地說:「是我,你能過來一趟嗎?」我心裏忽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這事情畢竟沒有遇到過,一時之間無從應答。

「你過來吧!」劉莉在電話裏接著說:「沒事的,真的。」

各種念頭紛至沓來,心裏七上八下的,把劉莉的祖宗都罵了個遍,心想你個傻B,我過去了還有命回來才怪呢。

這種事情你要不承認,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個傻B女人居然向你男人坦白了,還把我牽連進去。

但嘴上還是說:「好的,我有空就過去。」

那個粗啞的聲音又傳過來,說:「我有你身份證複印件,你跑不掉的,想把這事解決了,就趕緊過來,你想拖就要你死。」

我一邊想著他們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證號碼的,一邊問他想怎麼解決。

那個粗啞的聲音說的幹脆:「你操了我的女人,我就要操你!」「操我?」什麼情況,我一頭黑線地想著一個男人要怎樣地操我,這個變態的要求,讓我既緊張又恐懼。

「怎麼操我?」「你怎麼操劉莉,我就怎麼操你!」5、帥哥,我可以操你嗎?掛掉電話之後,我坐在辦公室,心裏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這他媽的就像演電影一樣,從來沒想過這種事情在現實中居然真會發生,而且發生在我身上。

「今天必須過來!」那個粗啞的聲音就給我兩個小時的時間趕路。

他還威脅說,要不去,就告訴公司,鬧到我家裏。

公司知道這個事情並不可怕,公司畢竟隻要求我們獻身,沒有要求我們淨身的。

關健是家庭,我雖然沒結婚,但是這樣的事情要是讓我父母知道了,街坊四鄰知道了,我還怎麼過?想了半天,還是六神無主,打了個電話給我一個在派出所當差的高中同學,那孫子在電話裏笑了半天,完了告訴我,絕對不能去,要解決讓他們過來,要不然直接報警。

我反唇相譏罵他也是個傻B,要是能報警,我還跟你說個毛。

正糾結著,劉莉的電話又來了,她說:「你出來吧,我的車在你樓下。」

我頓時大腦充血,一陣迷糊中打開窗戶看著那輛紅色的奧迪A4,緊張地發起抖來,心裏告訴自已要平靜要平靜要平靜,一邊想著哪地方能跑掉。

劉莉就在電話裏笑了說:「沒事的,剛剛那是我女朋友跟你開玩笑的,你下來吧。」

我從上面看不到她車裏面的情況,還以為她被威脅,不敢說實話,那個粗啞的聲音這時從電話裏傳過來,也笑了一下,聽起來似乎確實是個女聲,隻不過粗一些而已。

我稍稍安心了一些,硬著頭皮走向那個紅色的炸彈。

車門大開,劉莉和一個長相英武的美女站在車頭邊上,車裏果然沒人。

我迎面走過去,那個長相英武的女人對我笑著說:「就是你?」我吶吶地說:「是妳?」劉莉在旁邊面色酡紅,笑臉如花地看著我,對我說:「就是我們!」我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心情頓時輕松起來,對著那個長相英武的美女調笑說:「就是妳要操我?」那個女人臉紅了一下,接著又闆起俏臉讓我上車。

車呼嘯地開著,三個人都不說話,這種感覺非常奇怪。

我坐在後排借著觀後鏡偷偷地看著那個粗啞聲線的女人,輪廓的確有些英武,但又不失女人的柔和,俊眉修眼,鼻直口斂,要是換個男裝絕對是個美男子。

在同性戀中,這應該是個攻,那麼劉莉就是個小受。

我心裏暗想難怪難怪,接著問她們:「我們去哪兒?」那個女人忽然聽到我的聲音,似乎小緊張了一下,輕輕地點了一腳剎車,說:「我叫唐建軍。」

聽到這個名字,我心裏又噔咯了一下,這哪是女人的名字呀,這明明是男人嘛,完全忽略了她的答非所問。

劉莉細聲細氣地說:「我們先去吃飯,然後去酒店呀。」

吃飯的時候,我才了解這個唐建軍的父親是個軍人,她也從小在部隊長大,因為出生的時候趕上70年代末,很榮幸地得了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名字。

現在她一般自稱叫「唐唐」,劉莉和她相識了十來年,從最開始好朋友,到後來變成同性戀。

後來劉莉發現自已也渴望男人,就和唐唐一起在網上跟我聊天,結果就讓劉莉先試一下。

自始至終,這個叫唐唐的女人都知道我和劉莉的事情。

知道一切之後,我完全沒有了當初的恐慌,輕松自若地調笑著兩個美女,劉莉也談笑自如,倒是唐唐有些生澀,像個處女。

酒店的電梯裏,我摟著劉莉,伸手摸了一下唐唐的屁股,她像觸電一樣閃到了一邊。

我心裏暗暗好笑,心裏淫邪地想著等會弄死兩個騷貨。

雙飛呀雙飛,太他娘地爽了。

房間開了兩個,看樣子她們是有準備而來的,唐唐和劉莉進房間時,把另一間房的房卡給了我,要求我先去另外一間房。

劉莉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你等會兒再過來。」

我洗了個澡,便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正當我準備過去的時候,劉莉打電話過來了。

進了她們的房間,唐唐穿著睡袍,頭髮濕淋淋地歪在床上,看我睡袍下一柱擎天的樣子,臉紅了一下。

我大大方方地把睡袍脫掉,走到劉莉面前,輕輕地把她推倒在床上,扯脫了她的睡袍,劉莉扭頭看到唐唐,唐唐也緊張地看著我們。

我走到唐唐面前,伸出手托著她的下巴,對她說:「帥哥,我可以操你嗎?」6、原來男人這麼好?!唐唐臉紅的像秋天的蘋果,她咬著下唇,有些搖擺不定的樣子,我扳過她的頭,細緻地吻她的唇,她微微地抗拒著,劉莉爬過來解開了她的睡袍,我像看見一個荔枝被剝脫了外殼,一個粉光緻緻地肉體呈現在我面前。

唐唐的乳房沒有劉莉地大,但是比劉莉的要挺括一些,陰毛濃密,明顯修剪過,很整齊地趴伏在白花花地肚皮上,大陰唇長的有些過份,拖在下面,肉感很強,我伸手摸了一把,她又是一個哆嗦,看著劉莉的眼神卻漸漸地迷離起來。

劉莉很細心地吻她大腿,一邊鼓勵著她說:「別怕別怕……」我牽著唐唐的手,引向我的陰莖,陰莖很堅挺,唐唐有些害怕似地握著它,一動不動。

神情頗有些緊張,我問唐唐:「以前沒有過男人?」唐唐閉著眼睛點點頭,接著眉頭便皺了起來,原來是被劉莉舔到了唐唐的陰道。

我揉捏著唐唐的乳頭,看著劉莉把唐唐舔的雙手抓著被單扭動不已。

劉莉翹著屁股,陰道裏水流不止,這個女人果然是水做的,舔著別人自已都能滴下來,我伸出另一隻手把手指插進劉莉的陰道裏,劉莉輕輕地一顫,搖擺著示意我用力些。

我由一根手指變成兩根,二指交叉地彈著劉莉的陰道內壁,裏面濕滑一片,水聲漸響,越響越大聲,劉莉的嘴便離開唐唐的陰道叫了起來,屁股開始配合我的手指做活塞運動。

劉莉忽然發出的叫聲,讓唐唐嚇了一跳,睜開眼看著劉莉的動作,似乎有些不能適應。

「劉莉,」唐唐叫一聲。

劉莉聽若未聞地繼續動著,唐唐提高聲音又叫了一聲,聲音裏有些醋意,還有些生氣地意思。

劉莉放慢了動作,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唐唐,羞郝地一笑對她說:「不許生氣,來的時候我們說好的。」

同性戀人的想法一般都有些奇怪,也許在唐唐的感覺中,劉莉就隻是她的女人,不能容許別人染指,當她看著劉莉肥白的翹臀在我手上輕磨慢搖的時候,吃醋也許是正常的吧。

我的手指並沒有因為唐唐和劉莉的對話而放慢速度,很快劉莉又叫了起來,屁股動的幅度更大。

唐唐一把打脫我在他乳房上的手,盯著劉莉,眼神很是兇狠。

我心裏覺得好笑,一把把劉莉抱過來,坐在我的腿上,陰莖滑入那濕淋淋熱騰騰的媚穴裏,劉莉銳叫一聲,像上了馬達一樣前後動作起來。

劉莉背對著我和唐唐,雙手撐著床,叫聲越來越大,我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與女同雙飛的經曆,這讓我刺激的無以複加,正當劉莉嘶叫一聲軟下來,我也準備射的時候,唐唐臉色鐵青地撲過來,一把推開劉莉,跨坐在我身上雙手像下雨一樣擂我的胸口,一邊粗聲罵:「操你媽的,搞老子女人,搞老子女……」我左躲右閃著抵抗著,想抓住唐唐的手,劉莉也醒過神來,從後面一把抱住她,唐唐就這樣坐在我的大腿上,哭了起來,我和劉莉有些手足無措。

劉莉不停地哄著她,唐唐像受了極大的委屈,一邊哭一邊扭著身體。

那修剪的整齊的陰毛,像刷子一樣,磨著我的陰莖和小腹,等唐唐的哭的聲音漸低的時候,我的下體已被兩個女人的淫水弄的濕滑一片。

不知何時,陰莖早已插進了唐唐的陰道進了。

情緒平靜下來,我們都感到有異,唐唐想起身離開,我這時哪容分說,一翻身就把她壓在身下,快速地抽插起來。

唐唐開始激烈反抗,但經不住我一下下的抽插,漸漸地沒了力氣,隻咬著牙苦苦忍著不叫出聲。

我看著她梨花帶雨春潮漸生的臉,對她說:「你看你濕得一塌胡塗,還忍什麼忍,舒服就喊出來。」

唐唐閉著眼睛,搖著頭不停地說:「就不喊就不喊就不喊……」劉莉看著唐唐的樣子,一臉笑意地對著她耳朵邊哈氣邊舔弄著說:「騷騷,叫吧,你個騷屌,大騷屌快叫吧。」

她又伸手用力捏著唐唐的乳頭,唐唐雙手死死地抓著被單,汗出如漿,終于忍受不住三下裏的夾攻,從胸腔裏爆出「啊」的一聲嘶喊,接著便是語不成句胡言亂語地叫起來,叫的驚天動地:「幹死你,幹死你,B癢,B鑽心地癢,刷子,刷刷……你個大騷屌……」一口氣叫完一長串髒話之後,痙攣不已地推著我,一股激流從那個恨不得要用刷子刷的B裏面噴出來,噴得我一頭一臉,唐唐潮吹了!我和劉莉看著軟癱在床上的唐唐,像垂死的魚一樣,一顫一顫地哆嗦不停。

我雖然沒有經曆過讓女人潮吹,但從日本愛情動作大片中是看到過的,劉莉這樣的女同,更是比我們有經驗。

劉莉淫淫地笑著問我:「你射了沒?」我搖搖頭,說:「唐唐這也太快了嘛,平常跟你也這樣快?」「這算是他第一次經曆男人的,人家處女的嘛。」

劉莉伸出小手握著我的陰莖套弄著回答。

我看唐唐噴的差不多了,示意劉莉換個床,又伸手把唐唐抱起來,她伸出兩隻胳膊環著我的頸子,渾身柔若無骨。

唐唐長的比劉莉稍稍高一點,體重相差不多,我看著她媚眼如絲的模樣,忽然想起下午在電話裏把我嚇得夠戧,一種狂燥的情欲夾著征服的欲望,讓我一把把她拋扔到另一張幹淨的床上,然後像狼一樣撲上去,雙手扳著唐唐的雙腿,把她的身體折成一個銳角,挺著陰莖毫不憐惜地往唐唐的BB裏插起來。

這種插入法一般都很深,唐唐叫著疼,卻又被情欲刺激的渾身無力,狂亂地搖著頭,哀求著輕一點輕一點。

「小騷貨,下午嚇死老子了。

看我這下不弄死你,看我不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我氣喘籲籲,語不成句,盡力把我的陰莖往唐唐分開的B裏插,身體互相拍擊的聲音,夾著我和唐唐的胡言亂語聲,讓劉莉看的血脈噴張,她一邊摸著陰蒂,一邊跟著我們哼哼……最後我是射在劉莉的身體裏,唐唐完全經受不住我兇悍的殺伐,高潮了一次又一次,劉莉欲火萬丈地用了個女騎士的體位,豐肥雪白的翹臀坐在我的大腿之間,淫汁淋漓的騷穴套著我的陰莖,前後左右地晃個不停,長發也披散下來,隨著她的縱躍而舞,我看著劉莉的瘋狂而淫蕩的模樣,感受著她騷穴的溫熱濕滑,一手摸著唐唐的乳頭,再也不想控制,在劉莉的嘶叫聲裏,我也噴了出去。

唐唐因為高潮多次,所以整個晚上困頓如死,我和劉莉後來又在浴室裏溫柔地做了一次。

劉莉告訴我,她們還帶了一些情趣用品,一樣沒用上就讓我幹得爽翻了。

唐唐醒過來的第一話,就是:「男人原來這麼好!」7、我們一定要繼續!第二天,我看著兩個女人,像兩匹母狼,張著兩張濕淋淋的嘴,不停地要要要。

她們穿著各種各樣凸出性感點的衣著,在我身體上上下左右摩擦著,我咬著牙堅強地忍耐,用真假陽具和各種情趣跳蛋按摩棒,讓她們一次又一次高潮。

第三天中午醒來的時候,三個人互相看著黑眼圈,溫柔地抱在一起,低聲呢喃著情話。

唐唐告訴我:「我們一定要繼續!」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