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岡:21歲,詩萍的男友

阿宏:修車廠老闆    

小黑:警察         

小克:藥頭
1.厄運的開始
六月的夏日,所有學生的按耐不住心理的興奮,詩萍也像其他學生一樣,在心中計畫暑假的日子,要去哪裡玩,要與阿岡出去玩呢?還是上台中找姐姐玩呢?!叮咚叮咚鐘聲響起,詩萍收拾書包回到家,這時接到姐姐的電話說:萍,希望可以早點來台中玩,我暑徦開始兩個星期後要實習無法陪你玩,詩萍收拾行李準備做晚上的客運到台中找姐姐,到了台中隔天早上,詩萍穿著粉紅色的小洋裝,搭配羅馬涼鞋。等不及要出來,展示這一身服裝,搭配剛染過的酒紅色秀髮詩萍趁姐姐還沒起床,騎姊姊的機車想出去幫忙買早餐,回家的路上,居然有一台車朝詩萍撞上來,車上的兩名中年男子下來不懷好意的說:「小姐你撞到我,你到底會不會騎車壓?幹你娘哩。」

詩萍被這樣的舉動嚇了一大跳,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接著把詩萍連人帶車押回他們的修車廠,一進修車廠,所有修車廠的兄弟,一直不斷吹口哨,詩萍感覺狀況越來越不對,走入修車廠的辦公室,眼前有兩名男子,一名是小黑,穿警察制服,看得出一身健壯的身材。另一名男子叫做阿宏是修車廠的老闆。

小黑喝斥:「把證件拿出來,陳詩萍,才十五歲,未成年就騎車肇事,你哪間學校?」

詩萍不斷發抖說:「可不可以不要跟學校講,我怕….會被退學。」

阿宏說:「不講可以就看妳的表現摟。」

詩萍:「你想幹嘛?」

阿宏:「想幹妳呀!想幹嘛?」

阿宏走向窗戶,喊到:兄弟們開party摟!

修車廠的弟兄們走進來把詩萍架起來:用尼龍繩把詩萍的手綁起來掛吊在天車的掛鉤上,然後掛勾往上升,詩萍的腳漸漸的踩不到地面,另一名男子小黑,用尼龍繩打一的大結,從詩萍的大腿中穿過,又繞上掛勾綁一個死解,另一端小黑拉著,就像拔河一般,拉了又放,詩萍不斷的皺眉頭,表情十分難受。

其他的兄弟笑成一團,太精采了。

阿宏說到:「開party怎麼可以沒有酒呢?大家去冰箱拿酒來慶祝。 」

繩結不斷的摩擦詩萍的下體,發出嘶嘶的聲音。

詩萍發出咿咿啊啊的聲音,漸漸的繩結陷入白色內褲。

詩萍不斷的哭喊:「放我回家,眼淚與鼻水不斷的流,這時其他的兄弟不時拿酒潑向詩萍,詩萍粉紅色的洋裝全濕了,裡面的雪白的內衣褲都露了出來。

小克拿著酒瓶走向詩萍說:「辣妹,這樣哭哥哥我都不忍心了。」

拿起台灣啤酒就往詩萍的嘴裡灌,不一會工夫,一瓶,兩瓶,三瓶…。

小克:大家看,這小騷貨,酒量真好,不知道下面的嘴巴,酒量如何?捏了捏詩萍的胸部。

一下喝了好幾瓶啤酒,詩萍覺得肚子很脹,

詩萍說:「我好想尿尿,拜託讓我去尿尿。」

阿宏拿裝機油的鐵盆放到詩萍的兩腿之間。

阿宏說:「想尿尿就尿在裡面,以後你還有很多機會在我們面前尿尿。」

阿宏輕輕的敲打的詩萍的小腹,小黑也加快了速度,在小黑與阿宏的夾攻下,不出兩分鐘,金黃色的尿液就順著大腿流了下來。眾人見狀不斷羞辱詩萍,小騷貨終於尿失禁了,太精采了,阿宏更是手無足蹈,阿宏說:「兄弟們,回崗位工作了。」

改天有空一起玩這小騷貨,接著把詩萍放到綁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因為喝了太多酒,詩萍沉沉的睡去。

 

2.人格崩潰調教

 

不知過了多久,詩萍從昏睡中醒來,感覺臉上黏呼呼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張開眼看到一堆光溜溜的男人正在用陰莖摩擦我的臉,低吼一聲射在詩萍的頭髮上,看到時鐘已經7點了,詩萍更是焦急,想到姊姊一定很擔心我,我一定要想辦法脫身,然後小黑與小克走過來。

阿宏:「小克,帶這小騷貨去洗澡,等等我來好好調教調教。」

小克:「好,另外你要的道具我都放到你房間了。」

小克把詩萍又脫用拉的拉到浴室,而詩萍抵死不從,小克免不了賞她幾個巴掌,在浴室,小克粗暴的搓揉詩萍的胸部,更是拉扯詩萍的陰毛,看到這些畫面,我備感興奮,在心中盤算著,等下的計畫,把詩萍弄乾淨以後,拉到我的房間,我拿出一個粉紅色的錐狀按摩器,放在椅子上,把他的雙手反綁在後面後用尖頭沒入詩萍的後庭,開啟振動,詩萍臉從蒼白轉為紅潤,喘息不斷加快,我拿出我的相機拍了幾張照片,我說到:「詩萍,其實你是賤貨,你渴望被眾多的兄弟輪姦,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把鏡子移到她面前。

我說到:「你看妳的臉色多的紅潤,這才是適合妳的樣子。」

我掏出我的陰莖,說:「來好好的照顧你未來的主人,你的使命是帶給男人快樂。」

我走向詩萍,用陰莖在她臉上摩擦,這小騷貨居然死不張嘴,還向吐口水

詩萍:「好臭,拜託你放過我,我不會報警的。」

我賞了他一巴掌,是我才不要報警,妳搞不清楚狀況。

我從床底下拿出一籃曬衣夾,把按摩器開到中,詩萍承受不了震動一直不斷發抖,我用曬衣夾夾住詩萍的乳頭。

萍:「啊~~不要~~痛~~~痛」第二個第三個一下詩萍兩乳都是曬衣夾。詩萍的胸部被夾得扁扁的,不斷哭泣。

接著我開始在詩萍腹部,開始夾,萍:「拿掉!拜託你!我都聽你的」我看到詩萍的乳頭整個腫起來。

我:「我忘記夾乳頭了,哈哈哈」我一夾下去。

萍:不斷尖叫「 胸部快裂開了!」

我:「妳很吵耶!」我把萍舌頭拉出來,夾四個塞衣夾,避免她一直吵吵吵,煩死了。

詩萍舌頭收不進去,只能不斷流口水,並發出斷斷續續的叫聲。

,我數到:「一、二、三。」一次把胸部的曬衣夾扯下來,詩萍馬上開始向我求饒,我接著把按摩器開到最大。

詩萍:「我腳抽筋了,我受不了了,快關掉,啊啊啊啊。」

我不理會她的哀求。

說:「叫主人。」

詩萍:「主..人..求..求..你。」

於是我關掉按摩器的振動,把陰莖湊往她嘴巴。

我解開她的手,示意她跪下來幫我吹屌。

詩萍順從的伸出舌頭,試探性的碰觸我的龜頭。

我打了她一巴掌。

說:「從陰莖根部開始舔起,手撫摸睪丸,妳再不乖,看我怎麼教訓妳。」

她順從的撫摸我的大腿,到我的睪丸,也盡量避免牙齒碰到我的陰莖,並開始

吞吐我的老二,慢慢的加快速度,我聽到滋滋滋的聲音,口水順著詩萍俏麗的小臉,一直往下流,我開始拉扯她的頭髮,加快速度,滋、滋、滋,我感覺快射了,每一下都頂到詩萍的喉嚨,好爽,低吼一聲,我壓住詩萍的頭,長達四十秒,直到快昏倒,我才放開,把青春的泉柱完完整整的灌入她的喉嚨,詩萍被我嗆著了,不斷咳嗽,我見狀大笑,拿出鐵梯,說到:「跪在第三個,屁股抬高對著我。」

詩萍用沙啞的聲音:「我還是處女,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給阿岡。」

我生氣把詩萍推到在地,把她的腳拉起來,頭下腳上的姿勢,我站著狠狠的把陰莖,放入她的處女小穴裡,實在是太緊了,陰莖放入1/3就放不進去了,我不罷休,吐口水在手上,又挖又扯。

詩萍不斷哀叫:「好…痛、好…痛,不要再挖了。」處女血順著陰部,往她肚子流,我聽到滋滋滋的聲音,直接把老二挺進,一下就頂到子宮口了,就像有兩個陰道口一樣,好舒服喔。

我把詩萍丟到床上,吸吮她的奶頭,手從她的頸部滑落到小蠻腰,輕輕的摳她滑順的肌膚。

詩萍從痛苦變為舒服的呻吟,詩萍:「啊、啊、啊~~~~」

喘氣不斷加快,我直接頂到最深處,把精液全部射進子宮里。

我打開房門,其他兄弟走進來,我點了一根菸,準備欣賞這輪姦盛宴,小克拿了一瓶藥進來,向我推薦,這瓶西班牙蒼蠅水,只要喂下去,詩萍等等就會風情萬種,要怎麼玩就怎麼玩,眾人把詩萍架出阿宏的房間,到了修車工廠,剛好10點把鐵門拉下來,阿克拿起蒼蠅水,喂下去,詩萍開始神智不清,不斷的搖動她的翹臀,小克點了一根菸,插進詩萍的屁眼,就像螢火蟲一般,不斷擺動,所有人都笑翻了,詩萍:「我要老二,我好熱,我全身都好熱。」、眾人不斷的玩弄詩萍的肉體,抓的詩萍身上都是掌痕,小黑更是像打鼓一般,打詩萍的翹臀。

小黑:「小賤貨,妳在引擎蓋上面,挖穴給哥哥們看。」

詩萍:「好,只要哥哥幹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詩萍做上引擎蓋,打開雙腳,開始撫摸大陰唇,然後又壓又拉小荳蔻,隨著速度的加快,發出滋滋滋的水聲,詩萍:「咿啊~咿啊」,一陣抖動,直接潮吹在引擎蓋上,眾人衝向詩萍,開始了一整夜的輪姦。

 

3.威脅

   
這天早上,我正在用水管,沖洗狗籠裡的詩萍,手機響起,小黑說到:「她的家人報警了,我們要想辦法搞定這件事,不然案件往上辦,我也壓不下來。那我們該想想法子了,這時詩菁雖然擔心妹妹的安危,但還是到醫院實習,這時接到小黑的電話,詩菁顧不得正在實習,馬上請假去找妹妹,詩菁穿著藍色護士服與褲子,綁著馬尾,雖然保的緊緊的,但還是包不住,那姣好的身材,34.22.26的三圍,使她在醫院,或在學校都有不少追求者,小黑聯絡她到附近廢棄的國小,說看到詩萍全身赤裸在廢棄的教室裡,詩菁一進校人,我與小克等人,用乙醚與毛巾,把詩菁迷昏綁在ㄇ字型鐵架上,把眼睛矇起來,以詩菁的性命要脅詩萍,答應我們要做的事,晚上六時,我開車黑色麵包車,把詩萍帶到廢棄的教室,另外要小克在廣播室待命,確認好廣播計畫開始,而我則用監視器確保計畫安全執行,詩菁慢慢的醒來,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

詩萍:「姐,我會讓你很舒服的,這樣才能保全妳我的性命。」

詩菁:「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跟我講清楚,放開我壓。」

叮~叮~叮~叮(廣播鈴聲)

把妳姐的褲子脫下來,把桌上的串珠塞入妳姐姐的後庭裡。

詩萍看到桌上的串珠,由小到大,詩萍用小的那端嘗試要放入,不過姐姐的後庭沒有被開發過實在太緊了,詩萍用舌頭開始潤滑姐姐的屁眼,另一方面,用手放入姐姐的陰戶,前端微微彎曲,希望可以摳出一點水,好潤滑後庭。

詩菁感覺到妹妹的異常大叫:「詩萍妳在幹嘛?快停下來,妳在塞什麼東西,好痛。」

珠子開始一顆顆的沒入,詩菁的後庭洞,越來越大,而詩菁咬住嘴唇越咬越緊,以承受這巨大的痛楚後來整串沒入,只剩下一點點尾巴露出來。

詩萍想減低姐姐的痛苦,用舌頭不斷的刺激姐姐的陰戶,而手不端的撫摸姐姐的大胸部,詩菁開始覺得有一種快感,不斷襲來,聽到了滋滋滋的聲音,乳房像波浪一樣抖動,詩菁:「恩~恩~啊~啊」不斷呻吟,這時我請其他兄弟衝進去,給詩萍戴上項圈,上面還有一個鈴鐺,小刀與孫哥把詩萍抱起,詩萍陰戶大大的展示給其他泰勞,孫哥掏出陰莖,不是我再說,真的沒看過這麼大的陰莖,插入詩萍的陰戶,小肉肉翻進去,又翻出來,小刀把陰莖放入後庭,就像三明治一樣的姿勢,陰莖只隔小小的一層肉,還可以享受美少女含苞待放的香氣,鈴鐺聲與叫床聲伴隨著啪~趴~趴撞擊得聲音,好不熱鬧,另外兩名兄弟注意到一旁的詩菁,小力煨瑣的說:「幹!這輩子沒玩過小護士,今天一定要玩個夠本。」

菁:「妳們不要過來,我會報警喔。」

力:「報警?我看妳妹怎麼辦?」把舌頭塞入詩菁的嘴裡,卻被詩菁咬了一口。

菁:「爛人!」小力十分生氣,像打打沙包一樣,先踹了詩菁肚子一腳,不斷揮拳打詩菁,詩菁嘴角留下一條血絲。

孫:「小力,你在幹嘛?把她打死了,我們就少一個肉壺可以玩了,粗人就是粗人。」

孫哥拿出一把大剪刀,剪開詩菁的衣服,白皙的雙乳彈了出來,孫哥用剪刀在詩菁的胸部上比畫。

菁:「我不會屈服的!」虛弱的說

孫:「連我都生氣了!」孫哥拿起一旁的球棒,用力的插入詩菁的小穴,因為球棒太大了,只頂進去一半,孫哥與小力一起用力,直接全部沒入,這激烈的疼痛,使詩經尿了一地。

孫:「小護士終於尿出來了,在兇呀!賤貨」賞了詩經一巴掌

抬起詩經的腿,孫哥把大屌插入詩菁的小穴裡。

菁:「你這禽獸!你會有報應的!」

孫哥不理會她,抽插詩經的小穴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孫:「好爽!征服這麼倔強的妹。」詩菁的大奶在空中晃蕩,孫哥把頭埋入詩菁的兩乳間,不斷舔弄,孫:「我要射了!跟我一起高潮吧!」菁:「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的把串珠抽了出來,詩菁糞便散了一地,碰!孫哥把詩菁重摔到地上。

小力:「我們來開音樂會吧!」淫蕩的叫聲與鈴鐺聲迴盪整個房間,小力邊吸吮詩菁的奶頭,用舌頭不斷在詩菁的奶頭畫圈,另名兄弟,也沒浪費詩菁的嘴巴,不斷的把陰莖往裡面送,詩菁發出:嗚~嗚~嗚的悲鳴,大伙兒,在這姐妹叫床二重奏中,得到了無比的性福,最後把詩菁與詩萍架到舊校舍的廁所,把蓮蓬頭拔掉用細細的水管插入詩菁與詩菁的屁眼把裡面的精液都清出來,並且把詩菁的證件奪走,留下電話要她改日再來拿取。

 

4.姐妹的自白劑實驗

 

這天,小克:「阿宏,阿宏,我弄到一些好東西。」手舞足蹈的說著。

阿宏:「是有什麼東西讓妳這麼興奮。」

小克:「我買到一種新藥,除了可以讓女生,更服從以外,還可以有問必答。」

阿宏:『那還不快找妹來試試。』

阿宏拿起手機,撥打詩萍的電話,說:「小騷貨,小穴有沒有很癢呀!來給哥哥疼愛一下,不然就把你照片,跟證件影本上傳到網路上,看以後別人會怎麼看你!」

詩萍:「你.你.你怎麼這樣,上過我了還不夠嗎?」聲音哽咽。

阿宏:「幹!又不是第一次被幹,少裝純潔了,妳給我穿好衣服,兩點到火車站前的賓館,不然妳給我等著瞧。」

詩萍天人交戰,在幾經思考後,還是只好到車站前赴約,到了車站,出來赴約的是小克,拿著一個行李箱,一路上小黑不斷毛手毛腳,路人的行人都對詩萍指指點點,就像不檢點的國中生,詩萍害羞的臉都紅了,很快的到了賓館,一進房間看到五個男人,不斷的上下打量著詩萍,把詩萍雙手反綁,一名男人開始,貪婪的挖弄詩萍的下體,詩萍:「嗯~嗯~嗯~嗯」,這小騷貨好緊喔,真難挖耶,小克說到:「我有拿到新的藥,我們先打一些來玩玩。」詩萍一聽到要打藥,不斷的極力反抗,掙脫束縛,企圖逃跑,小黑故意絆倒詩萍,眾人見狀大笑,阿宏拿出v8,說到:「小詩萍,今天是你的處女作喔!不要害羞喔!」,詩萍被注射藥劑後,手腳不受控制,在眾人面前,大跳豔舞,並不斷逗弄小穴,用口水沾濕手指,不斷在乳頭上繞圈,詩萍:「嗯~喔~嗯~喔~啊啊啊啊。」,詩萍下體噴出大量的液體,小黑再次把她手綁起來,所有人走向前,小黑扶助詩萍的腰部,從後面放入,另一個男人也不斷抽插詩萍的小嘴,男人低吼一聲,射在詩萍的嘴裡,詩萍嚥不下去,精液弄得滿臉都是,小黑更是抓住詩萍的胸部,把詩萍抬起來,讓鏡頭可以好好的特寫詩萍的臉部,小黑繼續問:「今年幾歲?」

 詩萍:「十…六。」

  「已經十六啦?長這麼幼齒,害我以為她還是國中生。」其中一個瘦小的男人說道。

  「有沒有男朋友啊?」

 詩萍:「…有」

  「那他幹過妳了嗎?」

  「還…沒…」

  「那妳到前天為止都還是處女嘍?」

  「對…」

  「幹咧!阿宏你前天把她開苞,真是讓你賺到了!」小黑像我說道。

我回以一個得意而猥褻的笑容

  又過了大約三分鐘,那男子說「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妳的子宮裡!」

  「不…行,我今天是危險期…會懷孕…」但已經太遲了。

  「那正好,我就要讓你懷我的種!」小黑說完低吼一聲,然後就全聲僵硬

  「啊……啊…」詩萍被射得全身顫抖,然後頭無力的垂下。那男人將雙手一放,讓詩萍倒在地上,眾人繼續活塞運動,直到夜幕低下。

詩菁穿著藍色T-SHIT,與極短的牛仔熱褲,散發大學生的年輕活力,準備與朋友去學校參加,暑假活動,這時詩菁接到電話,電話的另一頭:「小護士,妳證件在我手上,我還有一堆關於妳的影片,要不要來拿隨便妳,到xxx路公寓來。」詩萍到了公寓,感覺這公寓好陰森,好像廢棄已久,一進入指定的房間,就看到詩萍在吞吐阿宏的陰莖,還不時發出滋滋滋的聲音,還咿咿啊啊的呻吟著,一進來小克就把門卡住,阿宏喝斥:「賤貨,拖那麼久,玩妳妳妹都玩膩了,把這套衣服穿上。」

丟了一件改良過的情趣護士服給詩菁,這是一件藍色的護士服,搭配超短迷你裙,詩菁大吼:「妳們到底對我妹妹做了什麼。」

小黑眼看狀況要失控了,推倒詩菁暴打一頓,然後把詩菁銬起來,吊掛在客廳正中央,我把藍色T-SHIT剪破,露出一對豐滿的大奶,居然沒穿胸罩,真淫蕩,小黑拿一瓶1000CC的水,灌進詩菁嘴裡,並不時的搓揉的胸部,我從箱子裡拿出按摩棒,說道:我們來猜猜這小護士下面可以塞幾根,我粗暴的插入她的陰道,把她陰唇往上拉,塞入一根「快壞了,好滿,求求你不要再塞了。」我不理會詩菁的要求,上上下下的玩弄她的小穴。

我用力的往上拉,放入另一根較小的按摩棒,兩根按摩棒擠在一起,發出嗡嗡嗡的聲音,兩根,塞的一點空隙的沒有,不過還真緊,一下就滿了不愧是大學生,把詩菁衣服扒光,拿出潤滑劑,塗抹在詩菁的後庭,詩菁感覺到一陣冰涼的,我用我的大屌放入詩菁的後庭,太緊了,我開始嘗試插入更深,「恩~恩~恩」詩菁皺著眉頭,從痛苦的尖叫,變為愉悅的呻吟,我開始加速,另外一兩隻手不斷的搓揉詩菁的大奶,我開始加速,詩菁隨的我的加速,臉上昇起一抹紅暈,不斷呻吟,實在太愉快了。

我跟著開始叫床,我感覺我要射了,用力的捏住詩菁的大奶,詩菁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啊~~~~~~~~~~~~~~~~」,按摩棒,散落一地,詩菁尿失禁了,還不斷打冷顫,在場的人都為我精彩的表演鼓掌。

詩萍有氣無力的向那我乞求:「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我叫妳說出妳的名字!」我用力的踩詩萍的下體,詩萍不斷哀嚎。

  「我說!我說!我叫吳詩菁!」詩菁痛苦的回答。

  「年齡呢?」

  「20歲!」

  「有沒有男朋友?」

把詩菁的頭拉起來,用她的小嘴清理我屌上的糞便,詩菁看著妹妹清理著她的糞便,又是羞愧又憤怒。
  「沒有!求求你,放過我妹妹」看來詩菁似乎快受不了了,「哦?妳這麼漂亮怎麼會沒有男朋友?」我不理會詩菁的要求,直接把老二頂到,詩萍喉嚨。

  「當我的奴隸,簽下奴隸契約」

詩菁卑微的跪下親我的腳指,「主人。」

詩萍則在沙發上啜泣。

最後強迫詩菁簽下性奴隸契約,如果不從,就依毒品罪把詩萍抓起來,讓她前途盡毀!

奴隸契約第一條:主人要求不可拒絕。

        第二條:主人可賦予朋友同等權力。

        第三條:讓主人在妳身體裡便溺。

        第四條:主人朋友要在妳身體裡便溺,不可拒絕。

        第五條:在主人家不准穿衣服。

        第六條:幫主人賺錢。

        第七條:忠心無二。

最後用口紅塗在詩菁的屁眼上,用屁眼蓋章,契約成立。

 

4.奴隸契約

 

這天早上,天還沒亮,就聽到工廠的廁所,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心想一早就開工壓,這幾天來,兄弟們總是一早就到修車廠來開工,來了都不是為了修車,都是為了開詩萍這公共汽車,看到詩萍赤裸的站在客廳中間,孫哥拿了一件水手服要她穿上,

詩萍穿上了情趣水手服,眾人看到興奮的,拍打詩萍的翹臀 眾兄弟說:

「求哥哥們逗弄妳的陰核,讓我們看看妳吧,快掀裙。」

「都被我們幹那麼多次了,害什麼羞」眾人不斷的掀詩萍的裙襬,詩萍只是默默的忍受,兄弟們的欺凌,「屁股快對過來,想要我們把影片放到網路上媽?」

「這屁股挺正的」眾人不斷拍打。

「屁股翹高點,爽不爽壓?」

「爽了沒,喜歡被這樣吧!」

小力見詩萍沒有太大的反應,用力的打她的小屁屁「妳還跩什麼跩,有種頂嘴壓!」

詩萍:「痛~~請不要再打了」

「什麼?會痛?應該說爽才對」

「妳應該說妳喜歡被打屁股,快說啦,嫌被打不夠喔。」

孫哥把臉湊像詩萍的小穴,用舌頭不斷玩弄詩萍的陰核,接著把詩萍丟到沙發上,一人抓一隻腳,把詩萍的腳大大的分開。

怎麼玩好呢,幫她補充一點營養好了。

「去冰箱拿那個東西過來」

拿了一整籃的食物過來,拿出兩串德國熱狗,插入詩萍的小穴。

「多補充一點肉類,奶子長大大,哥哥們幹起來才會比較爽喔。」

詩萍:「咿————咿——啊啊的呻吟。」

小力見狀,加快了抽差的速度,發現詩萍沒有太大的反應,於是拿一條更長的小黃瓜,放入詩萍的小穴,只見小黃瓜一下就滑入一大半。

力:「詩萍用你下面的小口把它吐出來。」詩萍一用力小黃瓜就整之彈了出來,這小賤貨,下面還挺有力的媽?

我:「下面吞吐完,該換上面吞吐了。」我把小黃瓜與香腸塞入詩萍的嘴巴,詩萍嘴巴被塞的滿滿滿。

詩萍:「嗚~~~~嗚~~~~~嗚」

「不何你的口味壓?來吃精液吧!」小力把詩萍拉過來,讓詩萍跪著幫他口交。

我則讓她幫我打手槍。

在享受詩萍精彩的口技之下,小力開始呻吟。

力:「齁~~~~~~~~~~齁~~~~~~~齁」不斷發出喘息聲!

詩萍嘴巴也發出滋~~~~~~~滋~~~~~~~滋的聲音,淫蕩程度不輸下面的小穴,力:「喔~~~~我要射了。」我接著把詩萍頭整個壓住,讓她可以完全品嘗小力的精液。

力:「好不好吃壓?不要一下吞下去。」我放開詩萍,詩萍開始咀嚼精液,嘴角還有小力的陰毛,接著綜人把詩萍高高的抬起,我與小力開始挖詩萍下面的嘴巴,我跟小力一起把手指插入詩萍的小穴穴,詩萍咬著牙不想發出吟叫聲。

我「你這模樣真正點耶。」我突然加速。

詩萍:「嗚~~~嗚~~~~~~~嗚」不斷吟叫,我有點玩膩了,就把她狠狠的摔到地上,眾人爭先恐後的放入詩萍的小嘴,每個人都幹上一輪,幹到詩萍頭髮因為精液糾結在一起,詩萍蹲在一旁,從小穴與屁眼裡摳出一坨坨的精液,最後小力掏出老二,把金黃色的尿液噴向詩萍,眾人才散去,而詩萍慢慢的爬回狗籠休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