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當空,今天的工作是搜集和調查目標人物日常生活的資料,我和志宏負責調查這工作,根據有關資料顯示,目標人物因工作受傷關係,向前僱主提出訴訟,並向保險公司索取巨額賠償,但公司一般對於巨額賠償的個案程序,是會先暗中調查申索人的日常生活,是否和申報索償的資料吻合,確定後才會作第二輪的程序。

已見到目標人物,我和志宏暗暗地從後跟著,資料顯示目標人物應是手部已喪失了百份之六十的工作能力,但此時的他卻進入了一個建築地盤,似是到來上班工作,志宏先拿相機在遠處拍了目標人物數張照片,跟著我們便在地盤四周視察著,根據經驗,目標人物應是誇大其受傷程度,目的是向保險公司索取更多的賠償。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這裡是工場重地,閒雜人等是不可進入的!」地盤內的人正向我們說著,「對不起,我和女朋友剛在這附近拍著照,看見這裡,一時好奇才進來看看吧,我們馬上便走了!」志宏牽著我的手,假裝真的是情侶般,地盤內到處險峻,我小心奕奕地一步一步離開著,這時,一群地盤工人看到我們,七咀八舌地大聲說著,「怎麼這裡來了一個美女,是否來找我們尋求慰藉呢?」另一人說著,「樣貌真的不錯,雖然比較矮小,但這正合我意,靚女,快來給哥哥打個洞吧!」我羞得加快步伐離開,一不留神,我被地盤的雜物伴著跌到了,一群工人馬上朝到我的方向看著地上的我,「快快來吧,有好東西看!」志宏趕忙攙扶著我,剛才跌到時裙內的春光正被這群工人看到著,我羞得快要死了,我忍著腳部扭傷的痛楚,一拐一拐地被志宏扶著便離開了地盤,終於到了街外,志宏扶著我到附近的公園坐著,「琪琪,是否仍很痛吧!」我看到志宏的一臉關心,心中著實有點甜絲絲的感覺,「應是扭傷了腳部,但應沒有大礙的吧!」志宏聽到後,一臉放心的樣子,「我們今早已拍了他上班的照片,待下班時再拍多一次,用作時間証明,這便有足夠的証據推翻他的巨額索償,但距離下班還有多著的時間,我還是先陪妳去看醫生吧!」

往跌打醫館敷了藥後,志宏和我吃過午飯,跟著便往公園內坐著,等著地盤下班的時候,我和志宏並排地坐著,說真,和他共事多時,心底裡早已暗暗地喜歡著他,但他對我卻只像普通同事一般看待,始終是女兒人家,我又怎能先開口地向他表白,看看手錶,距離地盤下班時候還有三個多小時,我百無了賴,開始有點倦意,不知不覺,我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少時候,我發覺我已把頭枕在志宏的肩膀上,志宏正拖著我的手在我大腿處,我的心有點兒仆仆跳,我微微自顧地笑著,輕拖著他的手在我大腿上擦著,志宏察覺到我已醒來,我們坐的地方比較隱敝,我微微地張開著腿,牽著他的手慢慢移到我的大腿內側繼續擦著,我倆的呼吸聲開始低沉著,志宏放開我的手,此際他正撫摸著我的大腿,我輕輕按著他的手,慢慢推到我短裙內胯下之處,志宏的手已碰著我的胯下盡頭,只見他的手指正隔著我的內褲和絲絨地輕輕撩撥著我的縫隙,我擁著他的雙肩,伏在他的肩膀上閉上眼!我感到下身已被他撩撥得濕漉一片,志宏開始吻著我,我索性擁抱著他,兩舌已互相交疊著,志宏另一隻手已隔著衣服地揉捏著我的胸部,真的很舒服,正值辦工時間,公園內四野無人,加上此處較為隱敝,我大著贍子,摸著志宏的胯下,跟著伸手拉下他的褲鍊,志宏伸手掏出了他已硬得發漲的硬物,我看看四周,確定無人經過,我小心地站了起來,跟著拉下自己的絲襪和內褲到大腿處,我按著身旁的樹幹俯著身子,志宏已急不及待,站在我身後一挺而進,「呀~」我不敢太大聲地叫,長長的硬物在我身下正急速地進出著,體內充實的感覺牽動著全身的神經,加上處身在公眾地方,很快我已到達了高潮,志宏亦礙於被人發現,只見他加快進出的速度,一陣顫抖過後,我們便飛快地清理和整理著衣服。

礙於腳傷關係,志宏獨個兒往地盤為目標人物拍照,我則在公園內等著,怎麼過了那麼久還不見志宏回來,我按著電話給他,電話不通,天色逐漸昏暗,我拿起皮包,索性走出去看看,到了地盤附近,我再致電給志宏,電話仍然不通,忽然,我看到路邊有一部手提電話在地上,電話已跌得破爛不堪,「這不是志宏的電話嗎?」我的心有一種不詳的預兆。

我四處看著,突然,一輛殘破的客貨車駛至我身邊,車門開了後,只聽到車上的人叫著,「就是這個女的!」我看到志宏頭上淌著血地在車上被幾名大漢挾持著,突然身後有人把我推到車上,跟著車門迅速關上後便開動了,「妳們在調查著我,還拍下我不少照片!」眼前正是我們今早監視著的目標人物,我強裝鎮定地說,「你們不要亂來,快放了我們,否則我們會報警的!」車子朝著郊外方向,天色已黑,我看不到這是什麼地方,車子行了不知多久,終於駛到一間石屋前停下。

我和志宏被押往屋裡去,「你們想做什麼,不要亂來,香港是法治之區,我不怕你們的!」我故作大聲地說,其實只是想掩飾心中的害怕,目標人物拿著志宏的相機看著,只見他不斷按著機上的掣,相信是正取消著我們所拍的照片,「幸好你男朋友下班時折返回來,否則便被妳們壞了我的索償大計!」我和志宏被幾個大漢看守著地站著,志宏此時開口說,「照片是我拍的,與她無關,妳們便放了她吧!」目標人物瞄了志宏一眼,「你們都是一道的,今天的情況如給你們如實匯報,我的索償恐怕便會告吹了!」目標人物想了一會,跟著說,「倒是有一個方法會令你們守口如瓶,你們這樣喜歡拍照,現在我就用你的相機為你們拍一個照,這樣保証你們會為我保守秘密吧!」

眾人已色迷迷地注視著我,我看到後掩著胸前大驚,志宏擋在我身前向他們說著,「你們不要亂來,如要硬來,我保証把你們全送進監獄去!」這時幾個大漢衝上前把志宏制服,只見他們正向著志宏身上拳打腳踢,跟著強行扯下他的衣服,另外的大漢開始朝著我而來,我嚇得掩著胸地退到牆角蹲下,我大叫著不好,但他們已瘋狂地拉著我的腳,我被拉得跌在地上,這時眾人正合力把我抬到床上,七手八腳地扯下我的衣服,我嚇得瘋狂地掙扎著,就像正被強姦似的,短裙和上衣已被脫去,我掩著已露出的乳房,緊揪著內褲頭,眾人把我在床上翻來覆去,誓要扯下我的內褲不可,其間各人正在我身上亂摸著,一隻手已在我胯下隔著內褲地挖著,我大聲叫著非禮,我捲著身子地扯著內褲,此時他們索性粗暴地撕毀我的內褲,我下身經已完全暴露了出來。

「不要,你們不可以這樣做,鳴~」我大哭著,此時,閃光燈不斷地閃著,我捲著身子掩著面,這時,眾人把我的手腳捉著並強行拉開後,再把我的頭強行抬高向著照相機,閃光燈再度閃著,我哭得淚如雨下,志宏同樣被他們這樣拍著,拍了不知多少張後,目標人物示意眾人一番,跟著他們竟把我雙腿拉開,「呀,不要,不要!」私處正要被他們拍著,我驚恐地把大腿努力地夾著,但仍被他們強行拉開了,罷了,閃光燈已向著我的正面閃著,眾人把我放開後,我捲著身子瑟縮在床上一角哭著。

這時,數個大漢正站在我跟前注意著我,我已嚇得緊抱著身子,這時,一名大漢突然說著,「大哥,我忍不了,這妞兒留給我享用吧!」說著便跳到我身上強吻著我,我大叫地哭著和掙扎,「救命,不要,不要!」志宏正要爬起來阻止,但被眾人按著地毆打著,眾人此時合力捉著我的手腳強行分開按著,只見大漢正脫著衣服,跟著爬到我的身上壓著,「今早看見妳後,我已想了妳一整天了,今夜不和妳打個洞,妳休離開此處!」胸前正被大漢大力地揉壓得發痛著,一張臭咀強行吻著我的面額,我不斷搖著頭躲避,這時,大漢的下身已開始有所動作,我已知被侵犯在即,眼淚已如泉湧噴著,這時,惡夢開始發生了,被緊壓著的下身已給硬物強擠了進來,我嚎啕大哭著,大漢粗暴地抽插著我,眾人在旁正打氣地吶喊助威著,這時,閃光燈又閃亮了幾次,我腦裡已一片空白,不知被侵犯了多久,禽獸終於離我身體而去,我捲著身子在床上呆呆著,目標人物向我們說著,「今天的事情如被我發現洩露了出去,妳們的照片便會在網上瘋傳吧!」說罷便和眾人上了客貨車後絕塵而去,四周回復一片死寂,屋外間中傳來昆蟲的叫聲,此際,志宏拿著衣服爬到我身旁給我蓋著,我呆呆地看著他,志宏也擁著我痛哭著起來。

志宏為我穿回衣服後,跟著扶我走出屋外,我倆身上已沒有手提電話,我們在黑暗中沿著小路向前步行著,突然,我堅定地向志宏說,「我們馬上往警局報案,我不要下半生活在這群禽獸陰影之下!」志宏看著我,跟著點一點頭,我們行了不知多久,終於在這裡附近居住的村民協助下報了案,我倆被送進醫院去,警察為我們落取口供後,經我們提供了資料,很快便把那目標人物一眾等人拘捕及取回相機的照片,不久後,志宏亦不縑我這過去,決定和我挽手共渡下半生的日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