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長得還算可以,嬌小玲瓏,如果你在路上遇到她,可能她不會令你回頭追望;但跟她相處一會,畢竟是年25沒醜婦,她可能會令人產生一些幻想。

她在公司只是幫她部門的人處理一些文書的事情,大部份是用電腦打檔或者是造表之類的東西。

說實在她的工作能力不怎麼好,電腦也不大會用。

她平時常進來問我電腦使用上的問題,不要說我平時沒什麼事幹,就算有事做也會不惜賜教。

剛開始她只是在門口問一兩句然後便離開,及後大家比較熟了她會走到我辦公桌後的電腦螢幕前看我的解說。

剛開時是止於電腦問題,及後問題問完了,我們也會聊起天來。

從天氣到政治,從電影到體育,種種都有。

不過她最喜歡聊的是外國的生活。

原來她去過美國遊學快一年了。

我對遊學這東西有很大意見。

大部份人想去體驗外國生活,而受於經濟條件的限制,都會想去遊學。

想出國看新事物和學外話這本是好的,但是難道去短短幾個月,美國美話就會學好嗎?不要說是遊學,在你身邊那些去留學幾年回來的難道外語就會一級捧嗎?說實在我還沒見過幾個現在的留學生外語能說好的,更何況是遊學。

很多人是錢不夠去遊學,但其實遊學花錢的比例比真正留學還高。

短短幾個月遊學花的可能是留學一年的費用。

錢花完了,回到臺灣,外語學不好,也沒有學歷可以拿出來找更好的工作。

如其遊學,不如借錢去留學更實際,起碼可以拿個學位回來找工作。

雅莉她很留戀幾年前遊學的點滴,整天挑逗我講美國的事。

我為她感到有點悲哀,她活在夢想中電影裏的外國,不能回到現實的生活。

況且真正的外國也沒她所說的那麼好。

我的辦公室在角落,平常沒有很多人走過,她每次站在我面前跟我聊天,穿著短膝裙,都會讓我有很多幻想。

剛開始的距離是從門口到辦公桌,然後是隔著辦公桌看螢幕,再來是走到我身旁看螢幕,不知不覺中我們的距離拉近了很多。

我看雅莉的命格是標準的情婦格,人長得不錯,但是不能食苦也不願意食苦,賺來的工資全拿出買些有的沒的化妝品、衣服,目的都在取悅男性。

她跟我說她有個男朋友,可是這個男朋友從來沒有人見過,不過倒是有其他同事說接過他打來的電話。

我想,如果我有她這麼一個女朋友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長得還算是漂亮,但是總是有種不長久、不能共渡一生的感覺,有點像曹操所說的雞肋。

喜歡外國的雅莉當然很喜歡看美國的電影。

那個時候我還在跟小柳在一起,有一個星期五我們約在西門町看電影,我先去買票。

票買完了我去附近的店鋪逛逛等小柳,怎麼知道卻碰到雅莉一個人在血拼。

我跟雅莉說,我是約了老婆看電影,老婆還沒到,她說放假很多時候她都會來西門町看看有沒有減價的東西。

當時她手上拿著一件問我:你覺得這件好還是那件好?她手上拿的是一件學生型花裙之類的,手指的是上班穿的襯衫長褲套裝。

我對這些東西沒什麼意見便說:兩套都好像很好,你拿去試試吧。

她兩套都拿去試穿,然後出來給我看。

女人試穿衣服給男人看是一件很曖 的事,一般女人都不肯在男人面前穿新衣,然後請男人對她的衣服,還有她的身材種種評頭品足一番。

所以我覺得如果女人肯讓男人評論她穿新衣,這代表她對他的感覺已經超越了一般的界限。

我說:套裝穿起來讓你看起來精明能幹,裙子讓你看來更年輕。

怎知道這好像說錯話了,她反過來說:那我現在看起來很不能幹、很老嗎?我想辦法補救說:當然不是,你很漂亮。

至於要贊她精明能幹,這我可說不出口。

但她聽我說她漂亮後,就忘記了精明能幹那一部份。

我心想,我也太幸運了,一下子要跟小柳看電影,現在和雅莉在挑衣服,兩個都算是美女。

那天晚上的事也很巧,正當雅莉在猶豫不決買哪件的時候,我的手提電話響起,小柳說她未婚夫的家人找她有事,今天不能來了叫我自己去看。

那我當然不會錯過這機會,跟雅莉說:剛剛是我老婆打來,說有事不能來了,如果你等一下沒有其他計畫,要不要一起去看?本來我單獨約雅莉看電影不是很恰當,但以當時的情況又好像理所當然不過,雅莉一口答應了。

接下來的是雅莉到底要買哪一件,她兩件都喜歡,不單如此,連店裏其他的她也喜歡。

一下之比較手上的兩件,一下子又拿手上的兩件來比較其他的。

電影快要開場了,可是雅莉好像很缺乏時間觀念,一點都不急,只是在店內猶豫。

我靈機一觸說:雅莉呀,你穿兩件都很好看,這兩件讓我送給你吧!她說:這個怎麼好意思。

我說:不要緊,認識你那麼久我還沒有送過東西給你。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應該送東西給她,不過我渴以看得出她內心的喜悅。

要到結帳的時候才感到心痛,總共七千多塊,除了西裝我自己也從沒買過這麼貴的衣服。

可以送衣服給美麗的女孩會有種滿足感,當你看到她穿起你送的衣服,你會有點高興,好像她穿著你的衣服,就等於是屬於你的。

電影看完後,本來想乘勝追擊約雅莉去食晚餐,不過小柳留了言給我,要我看完電影后見面。

那時小柳已經快要結婚了,我也開始有點懷念她,便跟雅莉說再見然後去找小柳。

離開了雅莉後有點失落,我把車開到郊外沒人的地方,然後我和小柳在車裏做愛,但我眼看的、手摸的不是小柳,而是雅莉的軀體。

過後沒有幾個禮拜,小柳嫁到南部去了。

在一個懶洋洋的星期五下午,我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裏發呆。

我看著窗外的斜陽,思索過去兩年每到星期五我總會和青青和小柳約會。

現在她們都走了,仿似我日後都要寂寞地過以後無數的星期五下午。

我看到雅莉在門外走過,為了要填補心靈上小柳離去的空虛,我呼叫雅莉進來,然後問她:今下了班有約會嗎?不然去看場電好不好?我平常在公司都很小心,不然兩年來跟青青和小柳的事怎麼到現在都沒有人知道。

這種單刀直入的事我不大願意做,畢竟我也是有妻室的人,這樣有點危險。

但那天不知是哪里來的勇氣,沖口問了出來。

雅莉想了一下回答說:好啊。

我怕下班時間如果跟雅莉一起走會碰到很多同事,便說:我們早十五分鐘走,早一點去買票。

雅莉說:我經理今天在,可能不能早走。

我說:那不然我先早走把車開到對面馬路,這樣子路比較好開。

其實這一切都是為了不要跟雅莉一起下班給人看撞到。

雅莉的經理Julie是個老女人,在公司混了很久。

她其實不是一個十分難相處的人,但是她對雅莉一直都有意見。

她說雅莉整天遲到,雅莉說這是因為她工作太多了,每天都要加班到七、八點才能走。

以我對雅莉的認識,她的確不是一個工作能力強的人。

雅莉看電影不喜歡靜靜的看,要纏著旁邊的人談話,什麼這個男主角好帥、那個女主角好笨。

我當然也會奉陪,而且我也蠻喜歡在電影院口跟她講話。

因為在電影院裏講話,兩個人要靠得好近,近到我連她的呼吸聲也聽得到,我們幾乎是臉貼臉的坐。

很快到又到了下個星期五,我們約好了看電影。

電影院裏我們坐得這麼近,又是在黑暗空間,縱然還沒有越軌行為,思想上我已把她侵佔了多次。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我很興幸有雅莉每個週末陪我看電影、食飯,我就陪她買衣服。

很快農曆年就來了,在農曆年最後的一個週末我們分別時都很依依不捨。

因為雅莉要回家過年,而我也要陪老婆南下,還有其他的事要做,可能我和雅莉會有兩個星期不能單獨見面。

到那時為止,我們的關係都止於接吻和擁抱,但這只會挑起我的欲望,使我想得到更多。

我過年前一個禮拜就開始放假,因為一來已經沒有案子做了,二來我有很多沒用完的假期,三來當老師的老婆老早已經開始放假。

雅莉要做到放假前最後一個工作天,就在那個晚上大約八點鐘左右,我和老婆食飽飯在看綜藝節目,沒想到我的行動電話響起,正是雅莉打來的。

一接電話,就聽到雅莉用哭泣的聲音說:Danny,你可以現在來公司一下嗎?我訝異的問:發生什麼事情了雅莉?為什麼這麼晚你還在公司?雅莉哭著說:Julie把我炒了。

我聽聞Jilie要把雅莉炒掉的事,但在農曆年前夕這樣做也太狠了吧,於是我說我馬上過去。

出門前我對老婆說,公司系統當機了,我要回去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我在公司那是弄系統的,不過女人對電腦不懂,一聽到什麼當機、病毒、Y2K就以為是不得了的事。

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快九點了,雅莉可憐的一個人拿著幾箱東西在樓下等我,她已經停止哭泣了,臉上還是看得見眼哭的痕跡。

我們把東西搬到車上,然後開始安慰她。

我想帶她去食東西,她說好,可是到了餐廳門口前她才說不想食,她不餓。

如是者,我們在路上轉了快兩個小時還不知道要去哪里,一直在車裏講話。

最後她她像累了,我便提議送她回家。

雅莉住在SOGO旁,只有她一個人在臺北住。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到她家,是一個小套房,她說這裏交通方便,一個人住這每天不用上下班通勤。

優良的地點,空間自然不會太大,除了廁所,屋內沒有其他房間。

我們倆進了房間後,氣氛變得曖 ,一男一女同事深夜獨處一室,怎樣想也找不到好的解釋。

我雖然把她送回家了,但沒有離去的念頭。

雅莉亦沒有想要我走,她說:你先到沙發上坐坐吧,我去泡咖啡。

咖啡好像成了現代男女間的一種話言,一杯咖啡可以打破僵局,緩和氣氛;也可以在找不到話題之際,轉移目標。

雅莉沒有太多傢俱,套房內只有一張餐桌、一張沙發,沙發側面是電視,對面便是一張床。

整個房間充滿了女孩子的觸覺,幾雙大迪士尼毛娃娃,劉德華、Tom Cruise的Poster、CD等成了房間內唯有的佈置。

她工作時整天手忙腳亂,要什麼找不到什麼,所以她被炒我沒有很意外,但是家裏她卻打理得乾乾淨淨。

窗外傳來下麵馬路的陣陣車聲,臺北果真是個不夜城。

廚房內響著叮叮噹當的聲音,我心想沖杯咖啡不用這麼久吧?眼看過去,見到雅莉在東忙西找,咖啡已經沖完了,不知在做什麼。

我既結了婚,對男女之事是過來人,知道現在的處境很難為她。

表面上大家還是朋友同事,但這從今晚她帶我回家後便改變了。

雅莉在廚房不好意思出來,我還在等什麼呢?我們並躺在沙發上,看著當晚稍早時的胡瓜綜藝節目重播。

我雙手不安份地在雅莉身上游走。

她背對我躺在我懷中,我把她的嬌軀拉近身邊,好讓我已經開始有強烈反應的小弟弟可以頂到她豐朕的美臀,以舒泄一下膨脹帶來的壓力。

我先從她滑如羊脂的小腹開始,伸手穿過她的衣服,沒有阻隔的在享受她肌膚帶來的快感,雅莉的呼吸慢慢轉急,我不停地向她重要的部位探索。

雅莉的乳房大概是32寸,她身材嬌小,我猜可能是C罩杯,隔著衣服和在罩的承托下,她的雙乳只覺堅挺和飽滿。

此時雅莉轉過身和我面對面擁吻起來。

她有一雙厚而濕潤的朱唇,唇上還有口紅的味道,她的身體散發出淡淡香氣,我想她大概是CHANNEL5之類的香水。

和雅莉接吻的感覺很捧,她很會配合男方的動作,無論是兩舌相交或是四唇互疊,她都讓我沉醉萬千,樂在其中。

我雙手不捨得離開雅莉的乳房,不斷地搓揉著她們,還拉著她的小手放在我脹大了的小弟弟上。

雅莉懂得男人的需求,小手在我褲子上慢慢撫摸。

我們的呼吸變得更快更急,不時在接吻中發出哈、哈的聲音。

雅莉對我問:今晚不要走,好嗎?此時此景,我沒有絲毫要走的願望。

她叫我等一下,她要去洗澡。

我獨個躺臥在沙發上繼續看胡瓜的節目重播,她的離去讓我興奮的神經鬆弛下來。

我固然不想她的身體離開我,但過去的經驗告訴我不要著急,除非發出山崩海嘯,雅莉今晚一定是我的人。

原本由浴室傳來的滴答淋浴聲已經熄滅了,意味雅莉很快便會出來,我心在猜她會是全裸還是圍條大毛巾出來。

本時善於打扮的雅莉,睡袍也不馬虎,她身穿一連身娃娃短裙,胸前微開,隱約可以從此看到她隆起的胸脯。

如此美人出現在眼前,我上前把她抱著,她身子還像熱水般的溫暖。

沐浴後她不忘再塗口紅和粉底,讓她看來還是美豔動人,她身體散發出浴後乾淨的氣味和微微香水味。

沒有了胸罩的約束,她的乳房是軟柔的,摸起來像一團棉花。

她自覺伸手解開我的皮帶和褲子的鈕扣,長褲自然滑落到地上,小手在愛撫我那兒。

給她摸了一陣,我覺不夠徹底,拉她的手放進內褲裏,當她柔軟的手碰到我那兒的時候,一股電流衝擊我全身。

不知道怎樣我們由站立變成躺在床上,她壓在我身上,我伸手碰到她圓渾的屁股,我把手指插進去她屁股中間,一點點濕和一點點暖。

她作了輕微的反應,然後問我:你想要了嗎?我低聲回答一句:想啊。

她翻身騎在我身上,裙子也不脫便把我納入自己身體裏。

剛進入時,她會因為被撐開而發出春心蕩漾的嘶叫。

開始的時候她裏面比較幹,她慢慢活動,到了她完全潤濕了後,她便開始自然地一上一下,深深淺淺的運動。

一般我不太喜歡男下女上這姿勢,大多女子都不懂如何動才會讓男人快樂。

但雅莉卻是個中能手,她用自己的身體包裹住我的寶貝,上上下下,有時快、有時慢,時而深、時而淺。

深的時候,我們身體間不留一絲空隙;淺的時候淺嘗即止,然後又深深把我套住。

她微喘的問我:你甚歡我這裙子嗎?要不要我脫下?我說:你這樣穿很美。

她又問:這樣子舒服嗎?我道:很好,我快忍不住了。

她道:我慢一點,等你可以撐久一點。

她之後慢了下來,但第一次的交合維持不到五分鐘便結束。

電視上現在播出一套邵淑貞演的似是非是的三級片,有限度的賣弄邵淑貞的豐胸和身材。

我一向討厭這些掛羊頭賣狗肉的片,暴露但不脫,專吊男人胃口,但那晚上這片卻是個很好的催情劑。

我摟著雅莉嬌小豐腴的身軀看電視,突然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你以前跟多少個男人做過?話一出口我已開始後悔。

還好雅莉沒有生氣回答:七個吧,很多是不是?我趕緊打完場道:不是,對不起,我不應該問這樣的問題。

她反而說:不要緊,你關心我才問的。

那年雅莉25歲,自從17、18歲離開商專後便投身社會工作。

她交了一個男朋友是她公司的老闆,有個女兒年紀比她小四歲,他們在快要被她老闆老婆發現前分了手。

雅莉跟著換了一個工作,認識了她的上司,也是有婦之夫,交往大概一兩年,其後男方另結新歡而告吹。

雅莉不是個懂得理財的人,否則不會從這些男人身上撈不到油水,幾年下來,只存夠錢去遊學一年,期間她說交過一洋人男朋友。

以她的年紀,經驗不可算不豐富。

當過人家情婦,雅莉曉得如何滿足男人。

她爬在我身上用口含住我,為我吹奏一番。

在她的口裏,我準備好了春宵二度。

我把她裙子脫掉,她全身沒有一點贅肉,緊貼平滑的小腹,加上圓渾的乳房,看起來有點像日本脫星金澤文子。

這次我采主動讓她躺在床上,我從正面進入她,一下一下的運動起來,雅莉也隨著我運動的節奏和我唱和。

我淺入時,她低聲呻吟;完全深入時,她高聲浪叫,直至我抽出為止,她才換一口氣。

我每一下不同的動作,都引發出她不同的反應。

她這種女性在性愛中自然的反應,是一種表演,是她從跟不同男人包括已婚男人、洋人性交當中學回來的技術,像奧運選手一樣的精准和熟練。

我保持這個姿勢欣賞雅莉出色激情的演出,到了我要渲泄的一刻,雅莉很配合發出一絲絲動人的呻吟,良久不竭,直至我抽出為至,她才竭聲喘氣。

我們睡到第二天早晨起床,我問雅莉今天打算做什麼,她說沒有打算。

我一定要回家一趟,便跟她約今晚再見面。

一進家門我馬上把衣服扔進洗衣機,然後跳進浴室洗澡把身上的證據消滅。

老婆被我的聲音嘈醒,向我埋怨公司過年還要回去加班。

我支唔以對一番便佯裝疲倦上床睡覺。

熟睡中我做了個夢,當中我、雅莉和小柳三個一起玩3P。

雅莉天生有種取悅男人的天份。

一次我們在外吃飯,隔桌坐了一位長腿穿窄裙的女子,以我戀腿狂的個性,我不住偷瞄她。

這給雅莉看見,隔天她也作差不多的打扮,害我整晚約會意馬心猿。

好不容易捱到活動結束到她家,一進門我馬上熊抱她,再從後進入她身體。

不出一分鐘,幾次抽動後我便在她裏面爆發,她那時幾乎還可算衣衫整齊,可見那晚她多吊我的癮。

之後我開始後悔,到底是不是把她當妓女作發洩工具,而她那晚取笑我道:你好狠啊!說起妓女,有次我們倆到澳門過夜。

我對睹沒甚興趣,食和色才是我所好。

那次是雅莉第一次到睹場,她什麼都要玩,一玩便不願走。

白天本來安排去觀光的,結果我們用來補晚上的眠。

一到晚上,吃過飯便又去萄京睹過,兩晚下來輸了我不少錢。

但是為她這樣一個女伴,我怎能再計較這些。

到了第二晚我忍受不了睹場內的煙霧,一個人走到萄京中心大堂看那些流連的小姐們。

這麼多花枝招展的小姐在面前走來走去,想到只須花兩三千台幣便能玩一個,我內心便興奮莫名。

只是有雅莉在,不然一晚我玩三兩個不成問題。

其中我看上一個穿低胸裝,一隻乳房托到下巴那麼高,連小半個乳房都露了出來,她身旁是另一個打扮普通的小姐。

我越看欲望越高漲,心想馬上勸雅莉回房做愛好了,怎知突然聽到雅莉在我身邊說:那個胸部好大哦!然後雅莉問我要多少錢,我說兩三千台幣吧。

她說站著幹看,把她叫回房間吧。

雖然我和雅莉只是情欲的關係,總不能當她面和其他女人做愛吧?我對她說不要,她說不要緊、她不會介意之類的話。

最後我說我要回房間了,她還要回去玩最後幾把。

正當我在房間淋浴,忽然聽到門鍾響。

難道雅莉沒帶鑰匙嗎?原來是剛才那兩位萄京小姐在敲門,說是雅莉叫她們上來的,又問我要哪一個。

事到如今,我遵從我欲望的指示,對胸部大的那位說我要她。

她們倆一起進房,另一個說沒地方去,要在這裏等。

波霸問:要現在做了嗎?我對這麼專業的小姐有點感冒,不過心想雅莉在樓下,也顧不得太多,便叫她脫衣服。

她胸部果然大,起嗎有D到E罩杯,摸上手有些軟,還是穿衣服撐起比較好看。

裸女當前,小二撐成九十度角,那時我圍著毛巾,小二撐起毛巾,現在想起還有點好笑。

她給我戴上鐵一般的保險套,一點感覺都沒有。

弄了一會我從硬變軟,心裏開始後悔,好好的今晚跟雅莉做愛不好,搞這樣的妓女有什麼好?她看出我的不滿,問我要不要跟她的朋友做,兩個算八百好了。

我不願這樣草草收場,便答應跟她朋友做。

還是戴著那鐵套,不過跟她朋友做感覺好多了,起碼她反應比較多。

最後費了一番氣力和八百港元,和她朋友做了大約十分鐘完事。

最後我很懊悔自己貪新鮮,有雅莉這麼好的女人也不滿足,還貪圖其他廉價美色,這對我來說是是個教訓和警惕。

之後我躺在床上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被雅莉洗澡的水聲嘈醒,她很快跟著出來。

她一上床我很快把她抱著,她只穿長T恤和內褲,和全裸幾乎沒甚分別。

她責備的道:不要碰我,剛才那兩個給你還不夠嗎?我道:沒有,剛才只是看看而已,什麼都沒做。

她道:還騙我,我在下面見到她們,她們說你兩個都來過。

我道:哪里有!你看我現在還可以硬,如果我剛才有跟她們做,現在還能嗎?我真的還可以,馬上又進入了雅莉體內,一進去馬上覺得這樣直實的接觸才叫做愛,戴鐵套不如玩娃娃去。

那一次我和她情緒待別高漲。

我不斷刺激她,只為了聽她撩人的叫床聲。

從正面到背面,又從背面回到正面,我緊抱著她不斷叫她的名字,她用高低不定的呻吟回答我。

最後我在自己不能控制的情況下射了出來。

那可算是我們交往的高潮,亦是結束的來臨。

沒多久她找到一份新工作。

剛開始她把工作上的事告訴我,包括一位中午常請她吃飯、送她禮物的上司。

之後我們約會越來越少,最後一次到她家和她做愛,我覺得好像我在強迫她似的。

然後她說,她上司要帶她到大陸公幹兩星期。

我在想,到底他上司會不會也和她在酒店做愛,聽她叫床聲音?好不容易等到兩星期後她回來,我打電話給她,她只是冷淡的應付幾句便說忙掛掉電話。

我知道事到如今只能見好就收。

往後日子裏我回想起我們的交往,買了本日記薄記下我們每一次做愛的情況,共計一十九次。

我想自己能佔有她可算是幸運的,如果可能的話,我願意花錢買她的肉體。

有日路經SOGO她家旁,我心血來潮按她門鈴,可是開門的卻是另外一個人,說他上個月剛搬來住。

我果斷地把她的電話從行動電話裏刷掉,以斷自己的思念。

以後很多個星期五,我都一個人到西門町無聊的逛。

有次我回到第一次買衣服給她的店裏,好不容易買到給她的那一件衣服。

我出差時把它帶到北京,在卡啦OK找了一位和她身型差不多的小姐,我把衣服送給她還叫她穿上,然後再和她做愛。

高潮依舊,但那叫床聲對我而然已成絕響。

我知道現在有其他男人有幸抱著她、聽她的叫床聲。

我赤有幸曾經擁有這聲音,現在剩下給我的只是在腦中繞梁的殘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前妻的朋友
幹到老婆的姐姐
我和妹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漂亮瑜雪女老師
初嘗禁果的小阿姨和火辣的表阿姨
哥哥的龜頭插我深處
老婆被他操上癮了
上了36F的親姊姊
墾丁夜生活
網友是個騷貨
熱門小說:
前妻的朋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