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將廣東話轉書面語,再修訂加寫內容的貼文。

我的名字叫思琳,在屯門一間Band 1女校讀中五。由於讀女校的關係,加上自己本身性格比較內向,一心只寄情於課本上,所以17歲的我從未試過拍拖,甚至連單獨和男仔出外行街也未試過,只會與幾個較要好的女同學間中相約到圖書館或自修室。

我的班中有一個同學叫嘉儀,由讀小學時我們便已經是同學,加上大家都了往在同一公共屋村,所以在初中時大家的關係十分要好;但後來我發覺她開始無心向學,放學後常常和區內的飛仔到處流連,有一次更被我見到她在公園抽煙之後,我便已經盡量疏遠她。

有一天,當我放學經過區內一個屋村公園時,看到有三個飛仔正圍著嘉儀。

其中一個從後扯著她的頭髮,有另一個在她的面前不停用手指著她的面,用粗口罵她,不一會更摑了她數下耳光;當時我隨即想上前勸止但又下敢;剛巧我看見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警察經過,於是我便跑向他求助。

那個警察叫我帶他到事發地點,我便立即帶他往嘉儀那裡去;當我們看到他們時,那個摑打嘉儀的惡少年仍在用粗口不停罵她;警察便上前喝止,向那個惡少年說:「有人報案話見到你打人,對不對?」

那個惡少年從容地答:「阿Sir,報案話我打了誰呀?」

警察便轉向嘉儀問:「小姐,剛才是否有人打過你?」

誰知嘉儀卻知吾以對,徐徐地答:「阿Sir,無人打過我…」

之後那三個惡少年的態度便更加囂張,警察也無可奈何,告誡他們一頓便叫他們先行離開。

他們離開時那個摑打嘉儀的惡少年仍不時回頭瞪著我,待他們離開後,警察亦叫我和嘉儀早點回家去。回家路上,我問嘉儀究竟發生什麼事。

她訴說打她的那個惡少年叫阿龍,大概兩個月前在卡拉OK結識的,最初他時常請她吃喝玩樂,她也不以為然應約;但之後當她知道原來阿龍是在元朗一間色情公寓做睇場,便想跟他劃清界線;可是阿龍仍死心不息,時常騷擾她,在屋企樓下等她放學回家,又說她之前出來飲飲食食就受,想泡她就不接受,說她玩弄感情要她給分手費。

我在旁一直安慰她,但其實我根本完全幫不了她什麼。

大概一個月後,嘉儀便退學了,並且搬了家。我也沒有再跟她聯絡,心想事情已告一段落,誰知道我早已種下禍根,令自己萬劫不復。

一天我如常放學返家,當經過樓下公園時,阿龍及三個飛仔截住我。我當時十分驚慌,阿龍冷冷對我說:「嘉儀依家在我間公寓,和我的事已經解決,不過她不信我會放過她,想叫你過去當面做個証人,和她一齊走。」

我心想事不關己,但想想若果不去嘉儀可能會有事;於是便跟他們上了一部的士往元朗去。不久,己經到了元朗,下了車跟他們到了一幢舊式唐樓樓下。

阿龍說:「嘉儀就係上面公寓。」

步過燈光昏暗的樓梯,我們入了二樓一間叫帝X別墅;一入門口,有一個類似茶餐廳樓面的服務臺,坐在後面的兩個男人,見到阿龍便叫了一聲「龍哥」;而大門左邊有一條走廊,大概有四五道房門;大門右邊則有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坐在一張摺椅,一面抽煙一面用色謎謎的眼光望著身穿校服的我;加上那些又黃又紅的光管燈光,令我渾身不自在,而阿龍他們卻自顧自在站在服務臺前高談闊論。

我於是鼓起勇氣問阿龍:「嘉儀在那裡?」

阿龍轉過身冷冷地答:「在入面第二我間房。」

我隨即走入那間房。但發覺那間房只得一張床及一個小浴室外,並沒有任何人。當我正想回頭問個究竟時,阿龍他們己經在我身後,一手把我推倒在床上。我慌張地問:「你們想怎樣?究竟嘉儀在那裡?」

阿龍冷笑地答:「你個八婆教她搬屋轉校,你問我她在那裡?」

這時我知道被他騙了,但也連忙解釋:「我無教她搬屋轉校,其實我和她也不是太熟絡。」

阿龍怒氣沖沖地說:「你和那八婆不熟,我摑她兩下你又幫她叫警察?你當我傻的嗎?」

我正想再跟他說清楚時,他的兩個兄弟已經撲上床,在我的左右兩邊按著我,掩著我的口,對我上下其手。我被嚇得哭叫起來,拼命掙扎。

這時阿龍對他的兩個兄弟叫道:「夠啦,你兩個前世未玩過靚妹嗎?」

他的兩個兄弟隨即收手,我滿以為阿龍也不想搞大事情,誰知跟著他對我說:「你聽好,嘉儀欠我一萬元分手費,而家我就找不到她,所以你要代她還!」

我已方寸大亂,什麼事也得應承:「好…好…我遲些會籌一萬元給你。」

「不可以!要立刻還!」阿龍說。

「其實我並沒有那麼多錢,你給我幾天時間吧…」我委婉地說。

「給你多幾日時間?給機會你去報警嗎?」阿龍說。

「其實有個辦法好簡單,看你個樣子都多數還是個處女,現在出面有個阿叔,你和我接了他,一萬元就算數啦。」

我聽到後心裡涼了半截,阿龍未及我有反應已對其中一個兄弟說:「出去向那個阿叔講,有個學生妹一萬元開苞,問他上不上。」

這時我已經嚇至六神無主。未幾,剛剛坐在外面的四十來歲的男人已經入了房,一面色謎謎望著我,一面掏出銀包給錢,並對阿龍說:「她會不會不肯呢?」

阿龍一面收錢一面說:「佢不肯?到時你出聲對我說,等我成班兄弟輪姦她!」

之後阿龍走到我跟前,用手拍拍我的面,目露兇光地說:「錢我就收了,你最好聽聽話話,否則的話…哼哼!」

跟著阿龍和他的兄弟便離開了房間,關上了門。

現在,房裡只得那個嫖客和我,那個男人在床尾急急地脫去全身衣服。看見他赤身裸體,我驚得不停飲泣,瑟縮於床頭一角。

不一會,他終於上前捉著我的雙手,把我拉出來,我一邊哭一邊掙扎,之後他使勁地把我雙手向左右分開,一下子把我壓在床上。

「救命呀!」我很想大聲呼叫,但又恐怕驚動阿龍和他的兄弟,所以唯有壓制著自己的聲音。

那個男人開始隔著校服撫摸著我的小乳房,我強忍自己的驚慌,希望這個嫖客能放過我:「先生,其實我係被迫,你放過我好不好?」

那個男人瞪著眼望著我,說:「你真是被迫?」

這回得救了,「對呀!」我充滿期待地回答。

那個男人再問我,說:「你真係處女?」

我羞怯的點點頭。

誰知他一聽到便說:「那麼就可以放心打真軍,不用帶套子。」

之後他整個身體壓住了我,一下子吻向我的嘴,扯高我的校裙,隔著內褲在我的私處亂撫。

我在不久之前,連男人的手也沒有握過,但也對自己的初吻充滿憧憬,心想能在浪漫的環境下獻給自己心愛的人,想不到現實卻在污穢的別墅床上給一個不知名的嫖客奪去,從沒想到,有一天居然會和一個做得自己父親的陌生人上床。

正當我在胡思亂想之際,那個嫖客已從後把我校裙的拉鍊拉下,把我的連身校服的上衣退至腰間;他的嘴也轉移陣地,由我的臉上一直向我的胸前吻下去。

我羞得無地自容,脫口而出:「不要呀…」

我的內衣往上高高的摟起,我向前掙扎給他的手留出更多空間,那個嫖客同時已把我胸圍後的扣子鬆開,一股涼意立刻侵入我的肌膚,那小乳房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已呈現他的眼前;他一面用雙手撫摸著我的乳房,一面用嘴啜著我的乳頭,他的鬍渣還不時來回刮著在我敏感的小乳暈上。

我不知是因為過度羞怯,抑或過度是驚恐,我已被他弄得全身也發軟了。

「妳的身體滑滑嫩嫩的,好好摸喔。」

他在我耳邊說話。除了在我的胸前又親又摸外,他的下體也不停隔著我的內褲,在我陰唇處上下的摩擦,又不時重重的頂著我的私處,像要想插穿我的內褲似的。

我在迷迷糊糊間已被他脫去內褲,又把我的兩腿的分開。我的下體只有稀疏的恥毛及粉紅色的一道小縫,現已毫無遮掩下完全曝露在他眼前。

突然,他停止了在我上身的活動,一下子把頭探向我兩腿之間,一陣搔癢從我的私處傳遍全身;不好,原來他正在舔著我的陰部。

我的身體不但沒有被男人觸摸過,更說不上被人用舌頭舔弄過。在這種強烈的剌激下,此時我覺得血脈賁張,細腰及雙腿也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我無法控制地張開嘴巴,「啊啊……嗯嗯……」地呻吟著,沒想到我竟然叫出這種下流的聲音。

在他賣力的舔著我陰部時,一陣一陣奇妙的感覺衝擊著我,覺得子宮內有一股熱燙燙的液體在流動。驟然,感覺到有液體已從陰戶內流出我的下體小縫。

好不容易我從喉嚨深處擠出幾個字:「求求你……不要再舔了……」

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停下來,我喘著氣努力的想要平靜下來的時侯,突然間我感覺有個滾燙的東西正抵在我濕淋淋的小縫,同時不停在上面磨擦著。

我感覺陰道溼了,全身發燙,我已經知道接下來他就會幹我了,可是我卻沒有能力避免。

自己的處女要在這種情形下喪失,我感到悲痛,絕望感使我的心碎了。

與此同時,他對準了目標,一步一步慢慢地將自己粗大勃起的陽具插進我的處女身體;之後他的下身用力一挺,一種灼熱的燒痛帶有被扯裂的感覺,我的處女膜就此他撞破,我的第一次就這樣失去了。

當處女膜被突破,火熱的肉棒插入體內時,我覺得身體撕裂成兩段,刺痛萬分。「好痛啊,我,不要! 」

我想他也感覺到己捅破了我的處女膜,這促使他更賣力的幹我,抽插之聲不絕於耳,花了大錢的嫖客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哈哈…真不愧是處女啊…好緊……」

他的陽具我的陰道裡一抽一插,每一插都重重的頂進我的陰道深處,感受到龜頭的地方已經撞擊到我的子宮口。

每一插我的私處都四周都觸碰到他的陰毛,在抽插之餘他又趴在我身上吻啜我的小乳房。由於仍然處於發育階段,我的乳房只得32吋,但他卻愛不釋手,一邊用嘴啜一邊用手大力的扼玩。

「啊……唔……啊……」

我這家長老師眼中的乖乖女就完全像個木偶,他從身後將我按在床上並猛烈抽插,叫我全身顫抖。我的哀叫聲愈大,他就抽插得愈起勁。

我放棄了無意義的掙扎只是不停的流著眼淚,任憑他將我的雙腳高舉過頭,在我身上來回的抽動,肉棒在體內挖掘,任由他在我身上到處吸啜,佔有。

用力抽搐的現在,剛才前戲的快感完全都被消失了,就算分泌出來的蜜汁和破瓜的鮮血作潤滑,我還是覺得陰道到子宮都傳來如火燒般的痛。

不久後,他把抽插的速度提高。我緊閉雙眼,不想看到那嫖客淫穢的表情;滿臉通紅的感受著他在我身上撫摸、親吻,女生羞恥的本能使得我盡可能地合攏大腿,只是更痛苦的感覺到陽具在我的小縫裡面像在不斷膨脹,那根堅硬的陰莖在自己的身體裡肆意衝撞。 

「真的好爽,好充實。」

他突然緊抱著我纖細的腰身,發出一下像野獸般的低吼聲,陽具強力的插進去小小的蜜穴,之後再重重一壓,「嗚嗚…嗚嗚……嗚嗚……不…嗚…嗚嗚…不可以……嗚嗚……這樣……」

我那掛著內褲,學生黑漆鞋的修長右腿正被那剌激抖動。

我便感到他那陽具在我的陰道深處裡輕躍彈跳,一股暖流亦同時噴射在我陰道內,看來他已向我的體內射精了。

他軟倒在我的身上,我感到體內的肉棒慢慢軟下來,但卻仍然一下一下地跳動著,似乎就連最後一滴也想要射進去。
未幾,他抽出陽具,自顧自地去浴室洗澡。

此刻的我已泣不成聲,我看到校服被血染了一片,而我的下體還流著這個不知名的嫖客射進我體內的精液,且帶有絲絲的血絲。我捲曲著身子坐在床上,把頭埋在兩膝內,低泣起來。

不一會,那個嫖客已從浴室出來,迅速穿回衣服,在我面前放下一張伍佰圓紙幣,便離開了房間。

我狠狠的把那張紙幣撕掉,起身衝到浴室打開了水龍頭,手羞澀的移向私處,輕輕的撥開陰唇,借著熱水把別人的精液、自己的處女血、疲憊及創傷洗掉。之後飛快的穿回我的校服,想盡快離開這個令我失身的房間。

當我衝到別墅的大門,又被阿龍他們截住我,他冷冷地對我說:「不要打算走去報警呀!那間房有偷拍攝錄機,你不識趣我就將片段當三級片賣。還有剛才都影到你收了嫖客伍佰圓,出事的我會說你你是自己貪錢去做雞!」

我的腦子已一片空白,亦不想再跟他糾纏下去,便奪門而去,匆匆離開。

就當這件事發了一場惡夢吧? 但可惜原來這只不過是惡夢的開始。

由於我被開苞的片子在阿龍手中,我只好任由他擺佈;之後,阿龍經常會叫他的兄弟「接」我放學,帶我到他的別墅接客。當穿著校服、樣子清純的我出現在別墅時,那些嫖客都會心花怒放,大部分都不戴保險套,直接幹我。

在嫖客當中我更曾遇上與我同一座樓的住客,甚至我學校的體育老師!有一次,因為我突然月經來潮,那個嫖客更竟然強行跟我肛交。

事發已經半年了,半年之前我還是一個普通的中五女學生,很普通的17歲少女;想不到現在的我,己給無數不知名的嫖客幹過,給無數不知名的嫖客射過精入我體內,真不知道這個惡夢何時才會完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