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劉,叫劉美華(父親告訴我是美麗的華容的意思),小名美美,出生在湖南嶽陽華容的一個小鎮上,剛讀完初中,就被親戚介紹到岳陽交通局一個遠房親戚家裡當保姆,那年我才十五歲。我曾經在親戚家裡做了將近五年的保姆,期間與主人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情,至今我還深愛著我的男主人,雖然我已經結婚,但是我們至今都保持著很好的關係。

我對電腦的學習和掌握是在當保姆的閒暇日子裡學會的,也正因為這樣,我在網上才看到了歡歡這個網絡兩性文章交流站,知道了很多姐姐妹妹們的秘密,為了表示感謝,我把我的保姆經歷也寫出來,給大家評論,雖然水平有限,請大家不要見笑。
一、對性的初步瞭解
由於我出生在農村,加上家鄉教育落後,我對性可以說知之甚少。雖然農村那時性也亂(在我們這裡,結過婚的女人一般都被叫做男人的公共汽車),經常聽到那個女人偷了那家的男人,那個男人經常偷了那家的女人,或者那個又被那個日屄了(噢,忘了告訴大家了,不知各地是不是這樣稱呼,在我們這裡把性交叫日屄、搞路、偷人,有的叫打豆腐、肏巴,男人的陰莖叫雞巴、腩子,我們女人的乳房叫奶子,陰部叫麻皮)。但是,那都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是不能夠聽的,更不用說是我們女孩子了。

記得童年,也許是7歲或是更大一點,和同院裡的一個8歲的小男孩玩「醫生」遊戲,偷著從單位醫務所裡拿出的玻璃注射器(沒有針頭),和他傻傻的躲到院子不遠的小山草叢裡。只知道是玩遊戲啊,所以他和我都會毫不在乎的脫下褲子,讓「醫生檢查」,學著大人的樣,朝屁股上打針。現在想起來就很好笑。當我發現我和他的那裡完全不同的時候,覺得很奇怪呢!他會把那裡的皮翻起來,露出裡面的一個小眼眼,讓我看,並朝我笑笑。問為什麼我和他不一樣?我好奇的隨手用草莖去碰那裡…其他的記不得了,只知道後來那個小男孩回家後說自己那裡一尿尿就疼,還去看了醫生。想是我把他弄傷了吧!那時我居然傻的去問媽媽,為什麼自己和他的不一樣,結果被媽媽警告了好幾天,意思是女孩不可以讓外人隨便摸那裡,不可以和男孩單獨在一起什麼的。

在今天,白白的乳房是我身體上覺得最討厭的部分了,特別是在炎熱的夏天,它們就像是兩個永不散熱的地方,又漲、又熱、又悶,胸前流出的汗水把內衣沾的很濕,卻又不能脫掉衣服,好煩人啊,真羨慕男孩子。而且它們還不聽話,只要稍一觸動,就會不自覺的癢癢疼疼,沒人時候還可以揉揉它,捏捏它,可要是在人多的場合就只好忍耐了。唉,難怪連古人都說女人的乳房是個「多事之丘」啊。

現在,我下身那裡的分泌物好像永遠沒完沒了一樣,特別是經期前後,像水一樣,很粘的東西從陰道裡流出來,粘到內褲上,一整天都是濕濕的,風吹進裙子的時候就冰涼。有時候更多,要是忘了用衛生巾,中午都不得不要換一條內褲,很麻煩。月經的時候就更不舒服,心情煩躁的不得了,有時還特別的疼,請假回家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換下的內褲上粘著淺淺的黃色分泌物的痕跡,有點騷的味道,旁邊還沾著幾根黑色的毛。

我是13歲的時候來的第一次月經。那是我最難堪的一次了。還是在學校下課的時候,坐在後面的全校出名的壞同學跑到我的桌子前,對我說很下流的話,當時我真不敢相信他那麼的壞。我沒理他,但也覺得身體怪怪的,全身發燙,有些暈。上課後我就很不舒服,感到小腹下面一熱,什麼東西從那裡面湧出來,熱熱的,好像尿褲子一樣,我把手伸到裙子裡一摸,嚇我一跳,是血啊!雖然我知道這是月經初潮,但心裡很慌亂,感覺自己受傷了,很疼,就俯在桌上哭起來。後來好像是同桌舉手告訴了老師,老師馬上讓我回了家。第二天,好些同學都關心的問我怎麼回事,病好了沒有。可也很多男同學取笑我挖苦我,甚至那個調皮的同學還問我是不是B騷的流了血,和許多一些噁心的話。當時我很氣憤羞愧,但也不好意思去告訴老師,只好委屈的忍著。

真正對性的瞭解不是在學校,因為我們那時學校不知什麼原因,在上生理衛生課中,把性這一章省略了。我對性的瞭解,是在做保姆時,通過網絡瞭解的。那時聊天時,有個網友給了我一個網址,打開才知道是「貼圖城市」,裡面有很多圖片,而且很清楚,這使我知道了男女的差別,特別是知道了男人的陰莖是以黑為好,以龜頭大為爽,以長為佳,而且知道男人的精液可以美容和潤滑我們的奶子。(這裡順便還告訴女性朋友一個使乳房和我一樣飽滿挺立的方法:冷熱水交替沖乳房,每次大概5分鐘。我從17歲就這樣弄,不好意思,呵呵,天生喜歡,那麼大的時候就在網上看過很多豐乳的雜誌。)
第一次實實在在地觸摸男人的雞巴
我是經人介紹來到岳陽當保姆的。男主人叫李強,我一般稱呼他為哥哥,在岳陽交通局上班,單位條件很好。女主人叫何娟,我稱呼她為娟姐,是一家公司的部門經理。

那時,因為工作原因,他們夫妻倆經常不在家,特別是娟姐經常一出差就是10天半月。不過,我通過觀察,發現他們的關係很複雜,感情不是很好,主要原因好像是娟姐在外面可能有人,不過,他們倆對我都很好,倆人經常給我買一些時裝,娟姐穿過的好衣服,不要了也都給我,一直把我當做小妹妹來看待,因為那時我剛好滿16歲。我雖然來自農村,但是我經過一年左右的打扮,已經不像農村女孩子了,特別是娟姐送給我豐乳霜擦了後,我的奶子已經非常堅挺,我自己都非常滿意,我知道自己的身材開始有了少女的吸引力,因為從強哥經常仔細打量我就可以看出來。這樣相處了一年都平安無事,不過,我對他們夫妻的瞭解也更多了。因為那時他們家裡住一樓,房間很小,我住在客廳,可以通過陽台。由於房子舊,我經常聽到他們在房間裡面吵架,主要原因好像是娟姐不讓強哥搞什麼的,強哥也因此而經常摔東西,有時還衝出去喝得醉醺醺的回,有時倆人經常不說話,就靠我當傳話人。強哥好像很可憐,經常上網看錄像不睡覺 。知道強哥可憐,是我還發現一次事情:有一次強哥出差了,要三天才回,那天白天娟姐帶回來一個很標緻的男人,進了他們的夫妻房間,娟姐跟我說是單位領導,要我泡茶後帶好毛毛,不要再打攪他們,他們要研究單位裡面的事情。於是我就帶毛毛在客廳裡面玩球。由於毛毛一不小心,球滾到了他們的門邊,我去揀球時,突然聽到裡面有象手掌拍擊的啪啪聲,還有娟姐的呻吟聲:「啊……啊……親愛的,輕點戳,不然,美美會聽到的……」,之後,就聽到那啪啪聲變小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沒有理會,繼續帶毛毛玩球。後來他們走後,我在收拾房間時,發現床單濕了一大片,上面還有幾跟毛髮,這事情我沒有告訴強哥。

從那以後,我開始關心強哥起來。有一次,強哥在執法過程中被扭傷了腰,膝蓋也摔腫了,動彈不得,便在家裡修養。由於娟姐出差了,我只好每天照顧強哥,幫他擦藥、洗身子。

有一次,我正在幫他擦洗身子時,他突然退下三角褲,我猛然看見了他下面已然勃起正陣陣震動的陰莖,像雄雞一樣高高的昂著頭,我的腦海裡立刻現出了一個可怕的名子:大雞巴!這是十六歲的我第一次看到男人成熟的陽具。我的目光立刻避開了那個東西,羞的滿臉通紅,沒有做聲,我意識到將要發生的事情了!他卻像沒有什麼事情一樣地對我說:「美美,沒有關係的,你以後結婚也要看到這東西的,你就幫忙也擦擦吧!」。我仍然沒有說話,但是手開始幫他擦洗他的雞巴起來,眼睛也開始正視這東西:那東西好長,根部長滿了毛,中間一截黑黑的,上面有很多鼓起的筋,頂頭也就是龜頭,紅的發紫,像一個大大的香菇頭。以前聽別人說男人的性器很像香菇,現在第一次親眼看到,那蘑菇頭看起來比中間大很多,中間有一個小孔,好像有些濕濕的東西,整個這根傢伙矗立著,很威武(我們小時候常聽大人說男人的東西漂亮,女人的東西是醜陋的,)在雞巴下面,還有一個軟軟的肉袋,上面皺皺的,黑黑的。

這時強哥叫了我一聲,他以為我不知道怎麼下手擦洗,於是他便將男人性器官的構造,龜頭、睪丸、陰莖等一一介紹給我認識,我聽的不由的臉紅不已,驚聲連連。我按照他教的,用毛巾握著他的雞巴上下套動擦洗起來,這時,我才感覺這東西很粗壯,隨著我套動的速度加快,我感覺它越來越硬,越來越粗,突然強哥「啊……」的大叫了一聲,從龜頭的小眼裡面砰射出來很多白色的液體,由於我的臉離得近,有些都噴射到了我的臉上。

我以為把他弄痛了,連忙說對不起,他說沒有關係,這是正常現象,還說他因為剛才從我的領口下看到了我的奶子,一衝動就噴射出來了,並告訴我他噴射的液體叫精液,壯年男人每隔幾天就得噴射一次,不然,雞巴就漲痛得很,本來如果夫妻關係好,經常肏巴的話就會很輕鬆,可惜娟姐做不到,因此,他也為此而感到難過。

說完,他又求我一件事情,問我願不願意經常用手幫他排精,看到他渴望和可憐的眼神,我點頭答應了,也許是同情他吧,也許是覺得自己喜歡看他的東西……

我把噴射在他肚皮上的精液擦乾淨後,正準備去洗臉時,他還告訴我,要我不要馬上去洗,說這精液可以美容的,要我均勻地塗抹在臉上,等快干的時候再洗,我聽了他的話照做了,感覺臉上很舒服(後來上網我也看過介紹,知道這東西可以塗抹在乳房、臉上、身上,有美容、滋潤肌膚的作用,因為其中含有大量的澱粉和蛋白質,而且還可以吃呢)。
第一次親身享受男人對我奶子的愛撫
從那次我幫他洗擦雞巴後,我就經常幫他洗了,而且,每次都幫他把精液排出來,但是後來幫他排精時,他開始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也就是在第四次幫他排精的時候,我坐在他的旁邊,他過去不動的手,開始撫摸我的手臂,並慢慢的將手伸到我的背後,撫摸我光滑的背部。第五次又從我的背部將手探到了我的胸部,先是隔著我的奶罩輕柔我的奶子,之後,他將手從我的乳罩下面,整個手掌握在了我的奶子上。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沒有拒絕,也沒有反對,只是長長的「嗯……」了一下,或許是對他的同情,也許是自己有種莫名其妙的渴望吧。但是,我感覺到心裡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衝動,全身猛然感覺潮熱,平常自己洗澡時也有摸過,卻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我套弄他雞巴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緩慢下來,好像開始細細品位這摸乳的感覺。他的手開始並沒有像別人說的那樣,去使勁地磋使勁地揉捏,相反,他的手掌在我的整個奶記上面覆蓋著停頓了好一會兒之後,才開始抬手用他的掌心輕揉我微微鼓起的乳頭,那種輕觸讓我酥麻不已,我開始全身乏力,支撐著床的左手開始發軟,我不自覺的望了他一眼,他正含情的看著我,我的臉一陣緋紅,這時他的手稍微用力一勾,我便倒在他的身邊。

他開始抽出手來,解開了我的襯衣,並將我的胸罩整個拉到了我的頸下,可想而知我的整個雙乳已經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男人畢竟是男人,我發現他死死地盯著我那對鮮嫩的奶子,眼睛都直了,怔在那裡好一會兒,才開始用雙手從我的奶子四周向我的乳頭中央環捏過來,我明顯感覺到他非常激動,心跳加速,因為他的手在抖動著。他用手輕撫著我的乳房,那種感覺很奇怪,我的乳房從發育以來還從沒有被異性撫摩過,我曾幻想過很多次,那會是種什麼樣的感覺,現在我才真正體會到和我的幻想差了很遠,真的很舒服。

他仔細地欣賞著我的奶子,然後,雙手輕輕用力,將我的雙乳往中間揉擠,全神貫注地看著我在他的揉擠下變形後的乳形,之後他又一會兒將我的奶子向兩邊分開到極限;一會兒又使勁將我的奶子抓緊,讓乳頭更加挺立;一會兒又用手指夾住我的奶頭輕輕向上拉扯;一會兒又將我的奶頭摁進乳房中央,再讓它彈出,這過程中,他始終好像在欣賞我的乳形的變化,那神態是那樣的著迷,我那裡經得住這般挑逗,我感覺全身燥熱,呼吸也明顯加快,胸部起伏不定,身子也不自覺的開始扭動。

他肯定是個玩乳高手,由於我的反應,他更加衝動,他開始用手沿著我的乳頭邊劃圈,那種悉悉的酥麻的感覺,讓我情不自禁地全身顫抖,輕輕劃過後,他又開始一會兒輕,一會兒重地揉捏我的奶子,像搓麵團似的,在他的揉捏下我也在輕微疼痛和酥麻舒服的感覺中變換著。

之後,他伏下頭來,開始沿著我的奶子周邊劃圈式的用他的舌尖輕觸舔吻,然後用舌尖挑逗我的奶頭,用嘴含吸、吮吸、吞吐、頂觸奶頭,時而輕咬,甚至還用他粗短的鬍鬚觸碰扎弄我的乳頭。他好像堅持公平一樣,玩完這隻,接著就玩那隻,有時乾脆將我的雙乳擠捏到一起後,將頭埋在那雙乳形成的深深的肉溝裡面,享受那令人窒息的感覺,或者左右搖頭,左右舔吸。

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奶子在男人的玩弄下會有如此爽快飄然的感覺,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次變化都觸動我的神經,讓我慾望高漲,全身崩潰,我真弄不懂以前父母或者別人為什麼要把他說成是如此可怕的東西,說男女之間的東西是那麼的醜陋,到現在我才知道那都是謊言,這種感覺舒爽的讓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甚至覺得大人們很卑鄙,自己一天到晚享受這天倫之樂,有如此美妙的感覺,而且樂此不彼,反而告訴我們不要觸及這骯髒的東西。

我在激動和爽快的感覺下,也開始用手再次摸尋到他的雞巴,我感覺他的雞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粗壯,我一把抓住他的雞巴快速的套弄起來,弄了一會兒,他突然抬起身,將雞巴移到了我的胸前,拉開我的手自己握著,用他的已經通紅的龜頭在我的兩粒乳頭上面磨蹭、刮擦、擠弄,有時甚至用他的雞巴敲打我的乳頭。這讓我感覺招駕不住,那發燙的肉莖,比手的感覺更加舒爽,更加令人陶醉。這樣玩了一會兒,他再次示意我握著他的雞巴放在我的胸前套弄,他則隨著我套弄的節奏,有規律的抓捏我的奶盤,隨著我的速度加快,他突然一下狠勁的抓住了我的雙峰沒有放鬆,就在我感覺胸部疼痛時,他「啊……」的一聲,他的雞巴中央開始向我的乳房上面噴精,每噴一下,他的身子就抖動一下,手也使勁的抓捏我的奶子一下,他噴了很多下才停下來,我感覺到這次他比任何一次噴得多,我的奶子上面到處都是,之後,他用手掌將我奶子上面的精液均勻地塗抹……
第一次親眼看到別人在房間裡肏吧(性交)
有一次,娟姐出差回來,剛好李哥在家,不到十點鐘,他們就關了房門睡覺了。大約十一點左右,我由於心煩,睡不著,便一個人來到了陽台上面。當時,我見他們房間裡面亮著燈,窗戶沒有關,出於好奇,我走到了他們的窗前。由於窗簾沒有拉,我一下子就看到了裡面的全景;只見李哥是光身子一條三角褲,娟姐穿的是一條寬大的睡裙。 李哥正把右手伸到何姐的胸脯上,隔著衣服在玩弄娟姐的奶子,毛毛仍然在一旁大睡。

我見李哥玩了一會兒,便挽著娟姐從床上坐起,一手扶住她,一手從她屁股底下抽出睡裙的下擺,慢慢地往上剝起,肚子露出來了,奶子露出來了,脖子也露出來了,就在李哥要把睡裙從娟姐頭上套出來時,娟姐按住了領口。

李哥又拉一拉裙擺,娟姐不鬆手,李哥不再堅持,而是輕輕的把娟姐放平了躺好。娟姐平躺在碩大的雙人床上,頭上蒙著睡裙,身上除了一條低腰窄襠的三角褲,再沒有別的遮掩了,由於平躺的緣故,胸脯上的二個奶子沒有那麼大了,而且還微微向二旁耷拉,有點像是一對犄角,本來有點微微外突的小肚子現在卻是微微的下凹了,由於內褲小,她的屄毛又長得高,已經露出到褲腰上面了。但是她仍可以算得上是個睡美人。娟姐頭上蒙著睡裙,連嘴也蒙著,親嘴是親不成了。親不了嘴,李哥就親她的奶奶,李哥在她的二個乳房上輪流親吻,一會兒用舌尖輕輕的撥弄奶頭,一會兒象嬰兒似的吮吸,親了這個親那個,來來回回不停的忙活,嘴忙,手也不閒著,在娟姐全身上下不停的遊走撫摩,開始的時候肚子後背屁股大腿,撫摩的面積很大,後來就漸漸的集中到了娟姐的凹屄及附近,手掌隔著三角褲在娟姐的凹屄上來回摩挲。

此時的娟姐,還處於安靜狀態,好像在默默的醞釀自己的情緒,從我這邊看過去,她顯得非常的被動,除了不時的移動一下肢體,調整一下姿勢,很少有迎合的表示。但是只要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娟姐的每一次調整,都使李哥的愛撫和刺激更加輕鬆和容易。 不過,他們雙方很少有語言交流,完全依靠默契和暗示。

我看見,在李哥的愛撫下,娟姐白皙的乳房漸漸發紅,乳暈大了一圈,明顯的突顯出來,剛剛還有些凹陷的奶頭現在已經完全挺立,顏色也從咖啡色變成了暗紅色。可見娟姐還是有反應的。

李哥的嘴離開了娟姐的奶頭,手也離開了娟姐的凹屄,轉而把二手放到娟姐的腰間,手指插進娟姐的褲腰。娟姐稍稍抬起屁股,小小的三角褲滑下屁股,劃過大腿,滑出腳腕,非常順利的脫離了娟姐的身體。娟姐沒有了任何遮掩,完全袒露在李哥面前,當然也完全袒露在我的面前。此時的我,也非常好奇,跟李哥一樣,把眼光集中到了娟姐最隱秘、最害羞、最誘人的地方,這個地方大家都明白,就是娟姐的凹屄。 我主要是想看看她的屄與我的屄有什麼不同。

娟姐的凹屄已經暴露出來了,李哥拎起娟姐的雙手放到身體的兩旁,輕輕分開娟姐的雙腿,順手從床頭拉來他剛剛枕過的枕頭,折成二疊,右手箍住娟姐的腿肚往上拎起,左手熟練的把枕頭塞進娟姐凌空的屁股下面,等到放開右手,娟姐的凹屄已經完全暴露出來,整個凹屄向上突出。接下來李哥雙手把娟姐的雙腿輕輕往二邊掰開,讓她變成曲膝外展的姿勢,這種姿勢跟女人接受婦科檢查時的姿勢很相像。屁股墊高了,二腿展開了,娟姐的凹屄已經暴露到了最大的限度,以至本來相對扁平的凹屄有了一種向外弓出的感覺。 李哥展露娟姐凹屄的過程,娟姐沒有任何抗拒,也沒有明顯的響應。李哥脫下自己身上的三角褲扔到一邊。我看到他的屌兒已經有些腫脹,但還沒有達到完全勃起的程度。李哥絲毫不理會自己軟弱的屌兒,回到剛才的位置,繼續專心致志的玩弄娟姐,重新在娟姐的奶奶上下起了工夫,甚至連手也加入了對乳房的愛撫。李哥愛撫的時候,身體在娟姐的右側,我的視線絲毫不受阻礙,看得清清楚楚。

剛開始的時候,娟姐真的象躺在婦科檢查台上那樣,展開雙腿安靜的暴露凹屄,好像在等待醫生的檢查,隨著乳房持續手到李哥的刺激,漸漸地不安穩了,雙腿合攏了又張開,伸直了又曲起,李哥明知娟姐的反應,就是不理睬她,直到娟姐握住了他的右手,李哥才把手放開她的乳房,開始在她的後背、肚子和大腿間遊走,每當走到娟姐凹屄的位置,李哥總是輕輕跳過,開始幾次一點不碰,後來幾次是輕撫屄毛,再後來是手掌貼著凹屄滑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掠過凹屄的次數越來越多,頻率越來越高,接觸越來越實在,最後終於把整個手掌貼在了娟姐的凹屄上,把她的凹屄整個的遮蓋,並且按住了不再動彈,李哥手掌按住娟姐凹屄的時候,我聽見娟姐輕輕的噓了一口長氣。

李哥右手按著娟姐的凹屄,一動不動,繼續刺激娟姐的乳房。過了一陣,右手慢慢開始活動,,先是張開食指中指在娟姐凹屄的外沿與大腿接觸的溝裡前後滑移,再用手指捏著娟姐的陰唇,拉起來,鬆手,再拉起來,再放開,李哥一鬆手指,娟姐的陰唇啪地彈回原樣,發出一陣顫抖。漸漸地,李哥把手指轉移到娟姐的屄縫裡滑動,隨著滑動,娟姐的凹屄不斷的變形又不斷的復原。李哥手指的滑動範圍越來越小,最後終於集中到了娟姐的屄,他的手指在娟姐的屄裡面輕輕按摩輕輕撩撥,速度越來越快。隨著李哥的刺激,娟姐漸漸地頭部左右搖擺,雙手無目的的移動,雙腿也不時的曲伸。

李哥把食指移到娟姐的陰道口,蜻蜓點水似的按壓她的陰道,似乎要擠進去,卻又退了出來,來回重複,引得她不時的往上抬屁股,想要把李哥的手指套進陰道,每一次李哥都是快速的逃開。娟姐嘴裡發出「恩恩」的聲音。終於有一次,李哥不再逃,一下把食指捅進了她的凹屄,捅進去的一剎那她發出一聲短促的呼聲:「呵」。

窗外的我在胡思亂想,屋裡李哥也仍然在不停的玩弄和刺激娟姐。娟姐在李哥的刺激之下已經漸漸進入狀態,身子的扭動不斷加劇,呼吸漸漸急促,自己動手扯掉套在頭上的睡裙,我見她已經是雙眼緊閉一臉的潮紅,凹屄也在手指的奸日之下越來越濕,到後來可以清楚的看到淫水順著會陰流溢到凹屄外面,更多的淫水則被奸日的手指從凹屄洞裡帶出,沾染到陰唇及整個凹屄的各個角落,濕潤的凹屄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幽幽的光亮,從凹屄溢出的淫水剛好落到屁眼,給在屁眼裡抽插的中指以潤滑。隨著手指的抽插,娟姐的凹屄不時發出「唧唧」的響聲,

現在再來看李哥那雞巴,已經是粗壯形狀,令人不寒而洌。他此時已翻身騎到娟姐身上,兩腿往後一伸就要爬到娟姐的腿襠中間去。 此時娟姐卻從枕頭底下取出一包顯然是早已經準備好了的避孕套遞給李哥。李哥帶上了避孕套,伏下身子,抬右腿進腿襠,再抬左腿再進腿襠,就來到了娟姐兩腿之間的凹屄門前。李哥抬起右腿的時候,我又一次看到了他已經怒髮衝冠的粗壯屌兒。只見李哥手持自己粗大的屌兒,上下擺動,好像是用屌兒在娟姐的凹屄裡滑動,滑著滑著突然停止,緊接著看到李哥的屁股緩緩下沉,隨著李哥挺屁股的動作,我再一次聽到娟姐發出的那種有氣無聲的短促呻吟:「呵」。 奸進去後,李哥一動不動,把屌兒靜靜的留在娟姐的凹屄洞裡。娟姐同樣的也是一動不動。

他們保持著人疊人的姿勢,李哥的屁股開始了前後擺動,我看到他的屁股緩慢的上抬,抬啊抬,抬到雞巴似乎已經脫離娟姐凹屄的程度,突然快速下沉,猛烈地戳入娟姐的凹屄,停一停,又慢慢退出,然後再一次猛烈的戳入。我真的為娟姐擔心,我以為這麼大的雞巴肏壓這麼猛,她肯定很痛的。但是,從娟姐的感覺來看,好像很舒服。怪不得我們老家有這樣一句話:只有踏死的雞,沒有壓死的屄。女人是壓不死的,承受男人沉重的衝擊和壓迫,是女人對愛的一種顯示、抒發和享受。

李哥快進慢退戳了幾十次,間或有幾次是快退慢進反過來戳。之後,李哥放慢了日屄的節奏,日得輕鬆自如得心應手,陰莖在娟姐的凹屄裡進進出出,胸膛枕著娟姐柔軟的奶奶,雙手在她的脖頸後背遊走撫摩,還不時的親吻她的面頜與香唇。不一會兒,李哥改變了姿勢,雙手撐起上身,同時稍稍加快了抽插的頻率,此時他們的身體除了陰道和雞巴還連在一起,其他部位已經分離了,娟姐不再承受李哥的壓力,身體隨李哥的抽插而動,李哥日進去,娟姐往上退,李哥退出來,娟姐往下回,循環往復,貼在胸脯上的兩個奶奶也隨之上下搖滾。當娟姐退到頂時,沒有絲毫的緩衝,只能硬生生的接受李哥一下下猛烈的衝撞,每一下,好像都是硬生生的、扎扎實實的戳到凹屄的最深處。女人啊,真是奇怪,柔弱嬌嫩的凹屄竟能承受如此大力的衝撞,不痛苦反快活,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李哥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猛,並伴隨著開始嚎叫起來。隨著這種嚎叫,臀部的衝撞更加猛烈更加瘋狂。與此同時,下面的娟姐也是全身極度緊張,雙眼緊閉雙拳緊握,仰頭梗脖全身僵硬,連呼吸也幾乎屏住,臉脹得通紅,呻吟聲更加急促憋悶。突然,李哥頂動的屁股停了下來,雙手死死地握捏著娟姐的兩個奶子,拉著,奶子被拉得好長,變了形狀,整個人好像靜止了一樣,只有屁股在不停的抖動。一陣瘋狂過後,李哥癱軟了,無力的趴在娟姐身上,兩手吃力的換位,把娟姐的雙腿放開。娟姐順勢伸直雙腿,緊握的拳頭鬆弛開來,兩手無力地外展。兩人好像從極度的緊張中漸漸地解脫出來,疊在一起喘著沉重的粗氣。

他們人疊人的躺了有二三分鐘後,李哥撐起上身,有離開的意思。娟姐雙手在蓆子上胡亂摸索,最後在枕頭下面摸到了李哥給她剝下的三角褲,用手捏著塞到他們交合的地方,李哥慢慢的撅起屁股往後退。我看不到,但我猜,此時娟姐正用自己的三角褲包裹著他的屌兒,在慢慢往外抽出的同時,娟姐已經把他的屌兒擦乾淨了。李哥翻身離開娟姐,娟姐同時把三角褲按在了自己的凹屄上,她把三角褲塞一部分在屁股下,其餘的蓋住凹屄。

這會兒,李哥已經漸漸的恢復過來,又有些不老實了。他翻身爬起,撩開娟姐蓋在凹屄上的三角褲,想要接著玩耍,娟姐去搶奪,哪搶得過李哥,輕易的就讓他得手了。他從上面掀開三角褲,仍讓它墊在屁股下,身子趴在娟姐的腿間,好像在觀察和欣賞剛剛被他日過的凹屄,還時不時的用手指在凹屄畫弄。李哥玩了一會凹屄,重又躺到一邊去了。這邊娟姐蓋凹屄的三角褲就攤在屁股下了,我這邊看過去,剛剛被戳過的麻皮紅腫濕漉一片狼籍,一絲精液從屄門慢慢溢出。我第一次看到我們女人被奸以後的凹屄,讓我產生無限的回味,剛才所看到的日屄過程不由得在腦海回放。我感覺我心跳不已,我的下身已經完全濕了。一會兒,娟姐起身到床邊的痰盂裡小便,我聽到「嗵嗵嗵嗵」好大一泡。解完小便,娟姐站著用三角褲裡裡外外仔細的擦拭了麻皮,李哥也起身小便,完了到門旁把照亮他們整個日屄過程的檯燈給關了。

就在李哥把手伸向開關的一剎那,我趕緊離開了窗戶,我知道,關了燈,裡面黑暗,弄不好我就要露餡。 離開他們夫婦的房間,我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這一夜,我沉浸在回憶之中,一幕幕精彩的鏡頭反覆地在腦海回放,我迷迷糊糊的過了一夜。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在做保姆的日子裡 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