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陽光從窗簾縫隙透進來,在房間有些昏暗的牆上形成一串耀眼跳躍的圖案。我和情人小謝懶懶地躺在床上,共享下午這美好的時光。除了雙休日、節假日或有別的特殊安排,我們每天中午都這樣親密地呆在一起。

      算起來,我們在外租用公寓,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了。在這一年半裡,我們總是聚少離多,能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常是如此的依依不捨。

      睡醒一覺,已經是下午兩點半,往常這個時候,我們早已坐在辦公室裡上班。但今天不知為什麼,我們都毫無去意,只想慵懶地呆著。

      女人的腦袋依偎在我胸前,光潔滑膩的身體蜷縮在我懷裡,睡意朦朧的臉龐熱乎乎的,帶著淡淡的緋紅,我的手在她背上的皮膚輕輕掠過,又愛撫她略顯凌亂的柔軟長髮。這個30多歲的女人總是那麼叫我迷戀。

      被窩裡瀰漫著從女人下身散發出的精液氣味,那是午睡前我在她陰道裡激情狂射的精液。每次做愛後我都不允許她去清洗,讓自己的精液充盈女人陰道,那感覺真好。輕輕捏玩情人的雙乳,堅挺顫動的肉球在我掌心被玩得變形,聽著她嬌滴滴的呻吟,心裡湧上一種對獵物征服的快意。

      我擺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一接聽,高興得縱身起來,哈哈,阿柳打來的!

      阿柳是我的鐵哥們,屬於那類從小撒尿玩泥巴,一起快樂成長的朋友。只是,大學畢業後因為各自工作在不同的省份,互相來往少了些。但,兒時的友誼往往是牢不可破的。

      阿柳任某市房地產公司老總已有十多年的歷史,風流倜儻的他玩的女人不計其數,但奇怪的是他居然沒有玩過3P,並且對玩3P一直神往。

      阿柳告訴我:他乘4 點多的飛機,晚上抵達我們這座城市。

      放下電話,我捧起小謝的臉蛋狂吻,嘴裡快樂地胡言亂語:「噢,我的小騷貨,等我朋友來了,我們兩個男人一起日你,和你玩3P……」

      和情人在床上魚水之歡時,我總是以最粗俗的民間語言侮辱她,她早已習慣我這一切,並把這視為男歡女愛的另類語言。

      「你胡說什麼呀,我才不呢……」女人撅起小嘴,滿臉羞澀。

      我知道,我真要玩,她不會真反對的。一年多來,我帶她玩過好幾次3P,那種銷魂的感覺肯定叫她銘記於心。

      阿柳晚上抵達,不巧的是,恰好這天我值班,我們無法見面。

      第二天,也就是11月3 號,下午4 時許,我藉故離開單位,小謝開車來接我。女人身著灰黑色裙裝,裡面的白襯衣點綴著領口,端莊嚴肅中帶著幾分嬌媚。

      很快來到阿柳入住的翠湖賓館,在大堂裡,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早在等候,相隔多年後,我與阿柳再次相聚。

      阿柳是北方人,但在南方長大,算是北方的人種南方的智慧,北方漢子的堂堂儀表,加上南方男人的精明強幹,很是令眾多女子為他動心。阿柳估算,他操過的女人不會少於500 個,當然,這僅僅是良家的,妓女嫖了多少,恐怕連他也算不清了。

      寒暄片刻,我帶著阿柳和情人,來到翠湖賓館附近的一家茶館,要了個包房。這家茶館位於翠湖沿路的背街小巷,門前綠樹掩映,非常清靜,價格也公道:包房費60元,附帶茶水點心,客人可以使用房間到凌晨1 點。只要客人不按門鈴,服務員輕易不會來打擾。在我和小謝認識不久的時候,曾在這包房裡操過她。

      阿柳不明就裡,見我帶著情人,便表現得很正人君子,三人一塊喝茶聊天,內容全是些工作家庭之類的話題。我向阿柳暗示小謝是「同道中人」,阿柳仍不明我意,聊天談話依然正規。

      本來,我是想讓阿柳與小謝先認識一下,如果彼此能夠接受,我們兩個男人便與小謝在包房裡親摸調情,可阿柳根本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多年不見,再好的朋友也有難溝通的時候,包括女人問題。

      一晃2 個小時過去了,買單的時,趁小謝到衛生間,阿柳責怪我:「原來以為你可以找一個陌生女人來玩,你卻把『小』(情人)帶來,弄得我哥倆說話都不方便!」

      我哈哈大笑說:「怪你聽不懂我話中之音,小謝本是同道中人,可以一起玩得啊……」

      「啊!和你情人玩?」阿柳驚愕張大嘴巴。

      我點點頭。

      「不好吧?不行不行,我實在拉不下面子。」阿柳直搖頭。

      「沒事的……」我笑著正要解釋,小謝進來。

      已經沒有時間實施我的第一步計劃了。

      這晚,本市業務對口部門宴請阿柳,我們也不客氣,以阿柳朋友身份參加晚宴。

      心裡一直想成全兩男一女激情的好事。10點多晚宴結束,我邀請阿柳:到我們的小家看看。

      我們的公寓接近城郊,是一個單位新建成的職工住房,大院內住戶不多,花草林木鬱鬱蔥蔥,到了夜裡,空氣中瀰漫著夜來香的濃郁氣味,花園周圍隱約透來幾戶燈光,更顯靜謐。

      我們的住房在三樓,進屋是寬敞的客廳,緊鄰客廳是大小兩間臥室,外帶一個衛生間。我和阿柳在沙發坐下,小謝忙著燒水泡茶,盡極主婦之誼。

      一杯茶還沒喝完,女人的手機響了,估計是她丈夫打來的,我示意阿柳別吱聲。小謝走進臥室,隱約聽出她在搪塞什麼。等她出來,我問:「是不是他(丈夫)打來的?催你回家?」

      少婦點點頭,表情有點嚴肅。怕她回家被丈夫教訓,我說:「那你先走吧,別鬧得不愉快。」阿柳在旁邊也附和著,催小謝先走。

      「不,我再陪陪你們,一會送你們回去。」女人語氣很堅定。看她堅決的摸樣,我們沒再說什麼。

      三人坐在沙發上,我居中,阿柳在我左側,小謝在我右邊。有女人在旁邊,阿柳仍然放不開,一支接著一隻地吸煙,東扯西拉,聊得不是很暢快。

      很想讓阿柳放開點,我便把話題扯到我的色情作品上,阿柳對我當小謝的面談這些很驚奇,悄聲問:「你的這些事小謝都知道?」

      我笑著點頭,叫小謝到客廳對面打開電腦,讓阿柳欣賞欣賞我的作品。坐在電腦前,看著《黃色的歲月》,阿柳漸入佳境。

      看著阿柳入迷的背影,在阿柳背後不遠處,我抱住女人,伸手進領口一把揪住乳房,捏定奶頭不放,一臉壞笑。

      奶頭是少婦身體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她趴在我懷裡,身體衝動的發抖,眼望阿柳的背影,想呻吟又不敢叫,可憐巴巴地小聲央求我把手拿出來。

      輕輕含著她的耳垂,悄聲對她耳邊嘀咕:「一會我叫阿柳,對你吻摸不做?」女人搖搖頭悄聲道:「我只想和你做……」

      身體已經癱軟,我的色夫人還嘴硬。

      看完幾篇作品,阿柳回頭關切道:「時間晚了,小謝請先回吧,我們哥倆單獨聊聊天。」

      「不,過一會我送你們。」女人仍然堅持著。我知道,少婦想玩。

      阿柳起身,我關閉電腦,大家一塊走向沙發。我有意放慢腳步,讓阿柳先坐下,又側身摟住跟在我後面小謝的腰肢,少婦緊邁兩步到我面前,我順勢一推,把她按到沙發中央坐下。女人緊挨著我,坐到阿柳和我中間。

      少婦半個身子依偎著我,一副小鳥依人的溫存模樣,我輕輕摟著她的肩膀。三人無言,氣氛有些尷尬。小謝抽身起來,從面前的茶几上捧起茶杯遞給阿柳,又將我的茶杯送到我嘴邊:「你們喝茶……」抿著茶水,大家心理似乎放鬆一些。

      一隻手撫摩女人套著外裝的肩膀,忽然心裡一動,隨口道:「衣服那麼厚,你不熱嗎?」

      「不熱……」女人低下頭。

      「一定熱了,我幫你把外衣脫了。」放下茶杯,我的雙手移到少婦胸前,熟練地解她領口的扣子。

      「嗯……」女人面帶羞澀地用手抵擋,良家少婦被調戲的媚態溢於言表。外衣很快被我解除,潔白的緊身內衣令人眼睛一亮:曲線凸凹的身材、隨呼吸上下起伏的雙峰……阿柳目光如炬,眼睛盯著女人雪白的脖子。

      隨手,我又解開女人的髮結,烏黑柔順的長髮霎時飛灑而下,掩隱在秀髮中女人俏麗的面孔,更顯得楚楚動人。我頭靠沙發,時而撩撥她柔順的長髮,時而情撫摸她白膩的脖子,時而捏捏她水嫩的臉蛋……,充滿對獵物的隨心所欲。

      侷促之中,少婦發出輕微的鼻息,慾望開始在她體內騰生、擴散……我溫暖的手順著她的軀體,逐步移動到她的大腿上。「哦……」女人忍不住輕喘一聲,身體靠我更緊。

      斜眼看過去,不知何時,阿柳的手已經探到少婦的背後,輕撩她披散的黑髮:「你的頭髮好漂亮……」阿柳讚美著,歎息著,寬大的手掌同時順著女人的背脊,延伸到她靠我這邊的身體側面。

      女人臉蛋緋紅,她身體顫動了一下,彷彿又僵住。她秀美的雙眼盯著面前的茶几,閃爍出幾分慌亂、幾分迷離。

      我的心也提到嗓子眼,目光一動不動地注視眼前這一幕。只見阿柳的手慢慢滑進少婦的腋窩下面,穿越她手臂與身體夾縫,遊走到高高的乳峰前……女人搓擦著自己的雙手,低下頭,閉上眼睛……阿柳五指張開,對準我情人胸前高聳的肉球猛扣下去。「嗯……」少婦一聲嬌喘,身體一歪,斜靠到阿柳懷裡。男人將腦袋埋在女人的肩膀上,發出沉重呼呼的喘氣。阿柳的大手肆無忌憚地在我情婦的胸脯一側捏弄,少婦挺拔的乳胸,在他的魔爪下迅速變形……大把捏揉我女人這邊乳房同時,阿柳另外一隻手一躍而起,飛速插進小謝的領口,鑽進襯衣裡……他直接抓住了我情婦的乳房!

      「啊,老公!老公!救我……」少婦哀號著,聲音柔婉淒切,散亂的秀髮遮住了她的面孔,身體卻軟軟倒在阿柳懷中……一種刺激的興奮感傳遍全身,掀起女人的裙子,我的手探了進去,包裹長統絲襪的玉腿好柔滑,順著肌膚柔軟的大腿內側往上,手指觸到她柔軟三角地帶,手掌猛按上去,指頭在隆起的陰部奮力搓揉。

      「啊……不……不要……」女人小聲央求著,帶著哭腔,雙腿卻已大大張開,嬌小的身體更加柔弱無骨……突然,少婦的身子顫動一下,感覺她的胸脯往上一挺,雙腿緊緊夾住我的手。

      抬頭一看,呵……,我情婦的襯衣高高捲起,粉色的杯形乳罩斜歪到側邊,她白皙平滑的小腹上面,在阿柳魔爪的大把搓捏下,一邊丰韻潔白的乳球在顫顫發抖,乳尖葡萄粒般的奶頭,因充血而紫漲發亮……,在女人胸脯的另一邊,阿柳的腦袋伏在上面,早將女人的肉感十足的半個奶子吞進口中,盡情撕咬、吸吮……男人的伺弄令少婦的騷勁湧上來,零亂長髮掩蓋不住女人面孔嬌媚的興奮,緋紅的面頰雙眼緊閉,微微張開的紅唇小口充滿著情慾的期待。她的大腿不由自主自動搓擦,身體在微微扭動,我撫弄她褲襠隆起陰部的手,逐步感覺濕濕的、溫暖氣息的的浸潤。

      少婦思春,梨花帶雨,粉臉通紅,醉眼迷離。我可愛的女人……從少婦的雙腿間抽出手,捧起她的臉,溫情地吻上去,「嗚……」隨著從喉頭發出的一聲嬌喘,少婦遞過她的香舌,在我嘴裡靈巧吞吐。輕輕咬住女人柔滑的舌尖,我掉入狂吻的深淵。

      「哦……啊……」女人突然鬆開口,手指緊緊摳住我肩膀,身體劇烈扭動。低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女人的內褲連同長筒絲襪已被拉到腳跟。在她凝脂般的兩腿間,在她濃密黑亮捲曲的陰毛下面,阿柳的兩個手指深深插入了她的逼,有力地在她溫濕的蜜洞裡來回衝擊,隨著手指的插進退出,清晰聽到「咯茲咯茲」的聲音……覺得小弟弟發漲,褲襠被頂起高高的帳篷。

      說了聲「我們到床上去!」,我抱起女人輕柔的身體,迫不及待地沖進黑漆漆的臥室。高高舉起女人的身體,在她驚恐的尖叫聲中,毫無憐香惜玉之意,惡狠狠地將她摔到床上。斜了一眼可憐橫臥的女人,轉身開燈,又繞到女人靠頭的床一邊脫衣服褲子。

      阿柳也跟了進來。

      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我跨步上床跪在女人面前,飛快剝掉她的上衣,在下身黑色裙子的映襯下,女人赤裸的上身更顯雪白細膩,盯著歪歪側著腦袋,一對白嫩乳房在晃蕩的情人,我敏捷的雙手飛越過去,一下捏住她褐黑色的奶頭,用力往上一揪--「啊……噢……」隨著我擰捻奶頭的手指凌空旋轉,女人不由自主地挺起雪白的身體,輕微疼痛加上劇烈的刺激令她秀眉緊蹙……與此同時,阿柳也迅速拉下了少婦的裙子和內褲,手指再次深深插進她的陰道……隨著阿柳指頭出入頻率的加快,女人蜷曲的雙腿不由自主在床上來回搓動,在她肉感十足的屁股下的床單上,留下一道清亮的淫水。

      掰開她死死抓著床單的手,拉到我的褲襠,慾火中燒的她立刻握住我的大肉棒,嫻熟有力地套弄起來。當我陶醉的閉上眼睛時……突然,聽到少婦發出更為刺耳的尖叫:「嗯……呵……」

      睜眼一看,發現小謝已把臉轉到另外一側,她的手正慇勤地套弄著另外一個肉棒--阿柳正隔著女人性感的身軀,與我面對面。在少婦的纖細的手撫弄下,阿柳的龜頭正一點點從包皮裡露出來,變得紫紅,逐步膨脹。

      好淫蕩的騷婊子!我熱血沸騰,肉棒昂首沖天從內褲側邊挺出來。

      脫下內褲,邁步到少婦下面,分開她白膩的雙腿。只見陰毛包圍的兩片黑褐陰唇中間,亮晶晶的液體已經從紅嫩的肉縫中滲湧而出。

      呵……呵……,騷逼,欠操的騷逼!

      我手扶肉棒,暴漲的龜頭昂首抵住女人的陰縫。把女人的雙腿抬到肩膀上,身體往前一傾。

      「噢……老公……」女人一聲尖叫,隨著觸電般酥麻的感覺從雞巴閃到全身,只覺得龜頭一緊,我粗大的雞巴應聲陷入溫暖濕滑的溫柔之鄉。

      像一個一往無前的勇士,我熱血噴漲的雞巴狠命地抽送,龜頭穿越她短小溫暖的陰道,一次次直接頂到子宮,無情地蹂躪隱藏在陰道最裡面的宮體!

      「啊……噢……」女人淒厲而放蕩的淫叫聲頓時充斥整個空間。

      在我眼前,阿柳呼呼喘著粗氣,他握住女人的手,以更快的節奏套弄雞巴,他的陰莖全面勃起,青筋盤根錯節……眼前的情景,令我的慾火和怒火交織全身,雞巴在她陰道裡一次比一次更為猛烈地衝刺,無情地沖搗她隱秘深處的花心!突然,我想射……急忙抽出,邁步到床下,站到女人眼前。

      跨到女人的臉上面,粗魯地將情慾迷亂少婦粉嫩的臉置於我的跨下,手扶硬邦邦的大雞巴,把沾滿白乎乎淫水的龜頭,在她熱烘烘的臉蛋上胡亂塗抹,在她秀麗的臉龐留下道道痕跡……阿柳翻身壓倒我女人白嫩的軀體上,躬身急切地咬住她挺拔乳房上的奶頭,用力吸吮,又俯身下去,用舌頭在女人平坦小腹上的肚臍眼輕舔。「哦……噢……」我的情婦受用的面色紅暈泛起,不由自主舉起雙腿,期待著男人雞巴的挺進。

      少婦陰毛橫生的雙腿內側,阿柳用手引導著直立粗大的雞巴,屁股一沉,「啊……天哪……」淒厲的哀叫中,阿柳粗壯的雞巴頓時淹沒在女人濃密的陰毛深處,淫蕩的旋律再次在房間裡迴盪……在女人張嘴浪叫露出柔軟舌頭的剎那,我迅速將雞巴插進她的小嘴,直抵喉頭,「嗯……唔……」在她低沉的聲音裡,一陣令人眩暈的酥麻刺激,從龜頭傳遍全身,我的雞巴卷入快樂的漩渦。

      「嗯……呵……」阿柳喘息著,他的頭不時碰到我的胸脯上。在少婦張開的雙腿之間,他的屁股上下起伏緩慢抽動,我情婦不時抬起屁股,淫蕩地迎合他,急切地渴望阿柳的雞巴進入更深……「啊……」忽然,阿柳一聲輕吼,身體不動了。他的屁股死死地沉下去,大雞巴深深頂住我情婦的陰道……看著他緊閉雙眼享受的樣子,我問:「射了?」

      「正……在射……」阿柳的聲音已經變調。

      半響,阿柳抽身離開。

      我飛身上床,分開女人的雙腿,眼前的情景令我恍如進入夢境:阿柳乳白色的精液從少婦紅嫩的洞口洶湧而出,如爆炸般放射的精液痕跡佈滿女人的陰道口周圍,精液的洪流還在奔騰不息,像瀑布一樣順著陰道口淌下會陰,汨汨彙集到屁股下面的床單……淫亂的春夢醒來……我把大雞巴對準女人被精液淹沒的洞口,惡狠狠將身子地往前一傾,毫不費力地,我的肉棒再次鑽進女人粘滑無比的陰道,身體在她身上大幅度運動起來。

      我呼呼地喘著粗氣,邊抽插邊咬牙切齒地問:「小騷貨,阿柳日得舒服嗎?」

      「啊……不……」女人緊閉雙眼,不敢看我。她嬌小的身體被我頂撞得前後搖動。

      「裝逼樣,舒服嗎?!」我發狠地一把扯住她的頭髮,她的腦袋頓時歪斜到一邊。

      「噢……舒服……舒服……」被凌辱的女人一臉委屈。

      「喜歡阿柳日你嗎?」我追問。

      「噢……老公求你……別問了……」女人可憐巴巴地。

      我抬起她的雙腿架到肩膀上,換了個角度,令她身體在床上轉移90度。全身的力量完全集中到她的陰道裡,抽送更有力,感覺衝撞她子宮的龜頭似乎已經麻木,但瘋狂的頂撞卻更為無情:「臭婊子,快說!」

      「喜歡……我喜歡……」女人張口了。

      「喜歡什麼?」我仍不放過她,抽插幅度更大,整個床鋪隨著我的攻擊在傾斜,似乎搖搖欲墜。

      「嗯……噢……」少婦興奮地浪叫著,身子在起伏,一對白嫩的乳房在翻騰,我雞巴對她小逼得猛烈攻擊令她忘乎所以。

      我氣急敗壞,雙手一下捏緊她的奶頭,死力搓擰,命令:「蕩貨,快說!」

      「啊!疼呀……」女人大叫起來:「我說,老公我說,我喜歡阿柳日我……老公饒我……」我的凌辱令女人羞恥感喪盡,淫蕩的本性暴露無餘。在少婦帶著哭泣的哀求聲中,我感覺雞巴被緊緊箍住,她的陰道在顫抖中一陣陣緊縮,在吸吮吞噬我的龜頭。

      我的小騷貨,她進入高潮了!。

      我猛地將大雞巴頂到女人陰道最深處,緊緊抱住女人的上身,捧著她秀髮凌亂的腦袋,與她親密地臉貼著臉,與此同時,龜頭一陣酥麻,意識模糊,耳邊傳來女人進入高潮時候的磨牙聲,狂躁的精液一瀉千里……清醒過來,發現阿柳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臥室。從少婦身體下來,分開她的大腿,靜靜欣賞我的傑作:少婦整個陰道口被精液敷呈乳白色,陰道口周圍的陰毛,更是掛滿精液的浪花……女人仍無力地躺在床上,醉眼微睜,似乎意猶未盡。我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個淫色的念頭,捏捏她的臉蛋,淫笑道:「晚上回去繼續勾引家裡的他……」

      少婦輕輕搖搖頭,溫柔看著我,但從她掛著甜甜笑容的眼神裡,我猜得出,她想……此刻,已是午夜12點半。

      小謝開車,先送阿柳回酒店,然後送我。她有些擔心地問:「今晚這樣玩,會影響你們朋友關係嗎?」

      我笑著搖搖頭:「不會。」

      次日,這天是11月4 日。小謝告訴我,當晚回到家已經1 點多,丈夫早睡了。她像往常一樣,到家時間晚了,就回自己的小房間睡覺,沒有與丈夫同床。

      睡覺前她沒有清洗,整個夜晚,她都在我和阿柳精液的氣味包圍中睡眠,休息得非常好……這天,阿柳離開本市。因為要上班,我沒有為他送行。

      電話道別時,阿柳關切問小謝回家與丈夫吵架沒有,又問:「昨晚那樣玩,會影響你們情人的關係嗎?」

      我同樣笑著搖搖頭:「不會。」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老爸,對不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