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媽去房間浴室沖涼,我坐在沙發裡冒汗,只有走到廚房去用水龍頭洗臉,冷水撲面,神智有些清醒,但慾火仍舊壓不下來。

好像聽到有些聲音,仔細聽,原來是小姨媽在叫我。

我走到房間,小姨媽在浴室裡叫我:「阿興啊,小姨媽忘了拿乾淨衣服,你幫我拿拿。在衣櫥左邊櫃子抽屜裡。」

我依言拉開抽屜,想找件內衣褲給小姨媽,當然趁機觀賞了小姨媽的那堆內在美。翻著翻著,找到一件,性感的薄紗透明睡衣。我拉起睡衣的肩帶,整件睡衣展現在我眼前。

看著睡衣,幻想小姨媽穿著那件睡衣時性感的模樣:粉紅色的乳頭看得一清二楚,諾大的乳房將睡衣撐起一個拳頭高,小小的肚臍,下面是細細帶子綁著一小塊布的丁子褲,透明的褲襠中間露出黑黑的一塊……

突然耳後傳來笑聲:「阿興,你在幹什麼?」

我吃了一驚,趕忙將睡衣藏在身後轉過身去,小姨媽由浴室裡探出腦袋,笑著看著我。我訥訥地說:「幫……幫你找衣服啊。」

小姨媽笑說:「那件也可以啊,你拿來給我啊。」

我呆了呆,鼓起勇氣,將那件性感睡衣和一件如同我幻想中一樣的丁字內褲,拿給小姨媽,小姨媽笑嘻嘻地望著我,又望了我牛仔褲褲襠處一下,接過睡衣,將浴室門關上。

我呆呆地站在浴室門口,等了一會,浴室門開了,小姨媽果然穿著那件誘人的睡衣,臉上充滿了笑容,一言不發地站在那裡。

我看著小姨媽兩粒乳房在薄紗睡衣下輕輕地抖動,說:「小……姨媽,我……」

小姨媽走過來,拉著我的手,帶我走到床鋪前,坐下。

我又說:「小姨媽,這……我……」

小姨媽伸手摀住我的嘴,開始除去我的上衣,望著我的胸肌讚嘆:「阿興,你挺壯的,姨媽不知怎麼搞得,想要看看你,你……可別害怕。」說完竟然俯低身子,伸出舌頭,開始在我的胸膛上舔舐。

我感覺小姨媽的舌頭在我的乳暈四周繞來繞去,有些癢,也很刺激,我閉上眼睛喚道:「姨媽……我好舒服。」

小姨媽不理會我,兩隻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過一會,又解去我的腰帶,說:「來,乖孩子,站起來。」

我依言站起,小姨媽便將我的牛仔褲脫了下來,看著我內褲中央鼓起來的那條痕跡,歡聲道:「好,好,果然是好孩子。」伸出手,在內褲外面撫摸著我的陰莖。

我呻吟起來,站在床上,任憑小姨媽替我愛撫,小姨媽似乎嫌不過癮,竟又脫下我的內褲,我那已經憋了許久的老二,「咚」的彈跳出來,打在小姨媽的臉上,小姨媽「呼」的一聲,不由分說,便將我的老二塞進她的口中。

我「啊!啊!」叫了起來,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刺激,這是我第一次的性經驗,第一次的口交,也是第一次的亂倫。

小姨媽右手握住我的陰莖根部,往嘴裡套送,左手從跨下伸到後面輕撫我的睪丸,我只覺得老二在小姨媽溫暖的嘴裡,由龜頭處傳來一陣一陣的包覆感,睪丸也被摸得癢癢的,好是舒服。

小姨媽輕輕地吸吮我的龜頭,舌頭在龜頭四周繞著舔著打轉,有時還鑽鑽馬眼,有時又捲起我整跟棍子。我不禁抱住小姨媽的頭,腰部自然開始蠢動。

小姨媽突然停了下來,抹抹嘴唇,笑說:「舒服嗎?」

我睜開眼睛,笑著說:「當然,我第一次這樣。」

小姨媽要我坐下,說:「來,幫姨媽把衣服脫掉。」

我哪裡客氣,幾乎是扯的將小姨媽那薄得不能再薄的睡衣脫了下來,小姨媽用手撐住身體,舉起大腿,媚笑說:「還有一件啊。」

我根本懶得慢慢脫小姨媽的丁字內褲,將兩邊細繩的活結一拉,小姨媽茂密的森林便滋長在我眼前,只見中間一條肉縫,兩片小陰唇冒在大陰唇外邊,幾滴淫水沾在大腿內側,閃亮動人。我像是餓虎撲羊般,將整張臉埋進小姨媽的大腿間,伸舌在小姨媽的陰戶上來回舔弄,小姨媽張大了口,叫著:「哎,哎……,哎,上面些,哎……洞洞,洞……」

我這時終於相信,一些A書小說裡叫床的描述都是騙人的,什麼「親哥哥」,什麼「大雞巴哥哥」,拜託,在這個時候,誰管你哥哥不哥哥,「啊」都來不及了。

不過看看色情小說還是有好處的。我根據A書的描述,兩手端著小姨媽修長的大腿,用舌頭捲舔小姨媽的陰蒂,還不時用舌尖探入小姨媽的陰道裡。雖然用舌頭插入不深,但小姨媽這時已是說不出話來,屁股不住顫抖,拼了命將陰戶往我臉上蹭。

我這時一會兒舔小姨媽的左邊陰唇,一會兒舔小姨媽的右邊陰唇,一會兒舔小姨媽的會陰部,一會兒舔小姨媽的陰蒂,就是不再將舌頭插入小姨媽的陰道裡。

小姨媽好像忍不住了,喚道:「洞,洞……」

我忍住笑意,又將舌頭在小姨媽整個陰戶外圍繞了一圈,這才將臉抬起,伸出右手中指,朝小姨媽已然洞開的陰道口直直插了進去。小姨媽「啊」狂叫了一聲,兩手捏住柔軟的大奶,死命搓揉,我右手中指像在打快打旋風般,快速地在小姨媽陰道裡進出抽插,左手輕輕捏著小姨媽的陰蒂揉動,小姨媽這時已經進入忘我的境界。

我一邊用手指插著小姨媽的陰道,一邊扶起我那已經硬得有些疼的老二,準備插進小姨媽的洞洞裡,突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辦不到。

哎,我也真是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潛意識裡還不能拋除倫理的束縛,或許是因為幫小姨媽用手指抽插得太專心了,以致於慾望稍減,道德心又冒了出來。

總之,我決定,今天不幹小姨媽了。

但是又不能這樣就算了,我想了想,轉身趴到小姨媽身上,和小姨媽成六九的姿勢,將我粗直的陰莖,插入小姨媽的嘴裡。

小姨媽在下面「嗚……嗚……」不能言語,我也不管小姨媽會不會難受,開始在小姨媽的口中抽插,同時右手中指還是在小姨媽的陰道中進進出出。

小姨媽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幾次想將我的腰部推到她的下體處,都被我拒絕。我這時手指和舌頭並用,插著陰道,舔著陰蒂,小姨媽大腿蹬了蹬,屁股夾緊,將腰部下體努力往上抬到最高點(當然,這也造成我的陰莖插到她的口中最深處),然後,我就感到中指被夾住,一股熱熱的暖流噴了出來。

小姨媽高潮了,我好快樂,這是我第一次讓女人高潮,我舌頭不停地舔,不停地吸,小姨媽的陰蒂快要被我搞爛了。

過了片刻,小姨媽放鬆腰部,我知道她高潮過去了,突然感覺小姨媽的嘴開始蠕動,小姨媽的舌頭又在我龜頭上迴旋,這次不一樣的是,小姨媽是仰躺著,我是趴著幹,要深要淺隨我控制。

我大腿夾著小姨媽的頭,腰部上下起伏,將陰莖在小姨媽小小的嘴裡不斷抽動,小姨媽竟然還伸手到我的肛門口,淺淺地往裡插,刺激我的擴約肌,我的臉還是埋在小姨媽的下體,兩手從小姨媽大腿外側繞到裡側,撥開小姨媽的大陰唇,露出的陰道口沾滿了小姨媽的淫水。

我越插越快,鼻子埋在小姨媽的陰唇之中,一陣酥麻由後腰傳來,我知道快要射了,趕忙起身拔出陰莖,未料小姨媽壓住我的屁股,嘴唇緊緊含住我的龜頭,舌頭不住舔舐,我再也受不了,腰部往前一撞,老二直插到小姨媽的咽喉,一股股濃冽的陽精由身體深處湧上來,龜頭陣陣收縮,「噗嗤噗嗤」混著小姨媽的口水射在小姨媽口中。

小姨媽大口大口地將我的陽精吞了下去,半滴不剩,我抽慉了幾下,轉身仰倒在小姨媽的床上。

這時腦中沒了別的思想,只有一圈一圈的彩虹在眼前漂蕩,我,好似在雲端一般,飛呀飛呀,慢慢的,慢慢的,開始感覺到我的身體,我的重量,我的頭,我的胸口,我的小腹,我的老二……

天呀,小姨媽還趴在我那裡,不住口地吸著我那漸漸消腫的陰莖。

我疲憊地開口說:「小姨媽……好舒服喔。」

小姨媽笑著看著我,突然,雙眼一瞪,打了我一耳光,罵道:「你這死孩子,剛剛為什麼不插進來?害小姨媽癢死了。」

我苦笑說:「小姨媽,對不起,我……我想到你是我的姨媽,不敢……」

小姨媽微笑說:「怎樣,吃到甜頭了,下次可要更賣力囉。說,下次插不插進來?」說著捏住我已經萎縮的老二。

我「哎呦」叫了出來,趕忙說:「我插,我插。小姨媽,早知道你不在乎,我就一口氣插進去插到底。」

小姨媽這才鬆了手,笑咪咪地說:「傻孩子,姨媽肯穿著睡衣出來,就代表願意了,你還顧慮這麼多。」

我說:「我不知道……小姨媽,我們……」

小姨媽坐起身子,整理了下頭髮,說:「哎,你幫小姨媽買的中藥,想必你也知道小姨父他不行了。其實,剛結婚沒多久,我就開始四處幫他找藥方子,努力了這麼久,才盼得你這小冤家來。阿興,你真的長大了。老實說,早在你國中時,小姨媽就幻想著有一天,你那根棒子能插到姨媽的洞洞裡,直到今天,不知哪來的勇氣,這個幻想才終於實現。」

我抱住小姨媽,臉頰埋在小姨媽豐滿柔嫩的乳房中間,說:「小姨媽……」我好感動,原來今天不僅是媚妹藥的功勞,小姨媽早就拿我當性幻想的對象。

小姨媽也抱著我,我們兩人就這樣赤裸著身子,在小姨媽的床上擁吻起來。

我突然想到舅媽,暗想:糟糕,這下射過了,過一會怎麼應付舅媽?

正在煩惱,小姨媽又開始不老實,纖纖玉指在我的陰莖上緩緩摸來摸去,更開始套弄了起來。我連忙站起來穿衣服,對小姨媽笑著說:「小姨媽,今天夠了,我還要去找同學,改天再來……找你。」

小姨媽瞋道:「你現在還有力氣去打球?我看免了,還是留在這陪陪小姨媽吧。」

我移開盯著小姨媽陰戶的目光,深吸口氣,說:「不成哪,我同學會罵我的,小姨媽,我答應你,我一定再來陪你,好不好?」

小姨媽失望地點點頭,撲過來,摟住我的脖子,與我深深舌吻了一陣子,我才倉皇奪門而出,騎上機車,腦袋還有些昏昏沈沈的,簡直快要忘記舅媽新家的住址在哪裡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