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男人還是應該灑脫一點,男人在社會上要做點兒事,風花雪夜的事難免,逢場作戲更是常有的事,包括有時叫小姐那個一下,也無可厚非。但是如果玩女人多了,會帶來一個問題:就是會喪失掉對女人的鑒賞力。數量多了,特別是如果太爛,就不會懂得、也不太願意去和女人慢慢的談情、欣賞。而一段有著豐富情節的性事,就很有味道了,可能品位就是這樣出來的,它會給你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當歲月已久,你仍會時常的玩味其中的情趣。玩得越大,玩得越真,回憶就越美好!

當你如果有幸遇到了這樣一個女人,首先她有一份正當的職業,雖不是絕色,但也算漂亮,已經結婚了3年,而且極富女人味,我看若能發生一段故事,就肯定會很精彩。十年前的這段情事,現在回想起仍然歷歷在目、生動鮮活。

那是1998年的事兒了。當時,我正處於一段比較休閒的時期,才結束了一些生意,正在和我的一位表姐夫在北方幾個城市跑,準備瞭解一些別的生意情況,所以壓力也不太,幾乎是玩著辦事,辦事不忘玩。我們最先去的是河南開封、鄭州,又去了重慶、三峽,回北京休息了幾天後,我和表姐夫就來到了石家莊,準備找他以前的幾個朋友,像是以前欠他的錢,這次來要帳。我們先住進了石家莊繁華區的一間四星級酒店,急匆匆的就去找他的朋友。當然,生意做得好的,還錢也爽快些,多數生意做得不上不下的,最麻煩,他在各個方面都給你安排得很好,住好的、吃好的、玩也讓你玩高檔的,笑臉隨時都迎著,但,就是不還錢!這北方人又直爽,好話說到了,人家不給,你也不能把他給吃了!來黑的,又沒必要。所以,我這表姐夫還算厚道,只要每次來,都能要回一些,其他的,就慢慢的咯。

是因為他想和我準備開連鎖餐飲,急於落實投資資金,才陪他全國到處要帳。不過能到處要錢,可見當年,他生意做的還挺牛的。

我們整天談完吃、吃完玩、玩完不還錢、不還又得談,還挺辛苦的。平時我們外出多,都沒有在酒店吃飯。有一天,表姐夫接到北京公司的電話,有急事要他馬上回去,他說要不了多會兒,就能回來,石家莊離北京較近,就讓我在石家莊等他回來,這邊還沒辦完事兒呢。他走後,我就去餐廳吃完午飯回房間了,一會兒酒店總台打來電話問我要不要續房,請我到前台辦理一下手續,我就下去了,前台小姐和我在辦理手續時,看樣子像是經理的一個女人走了過來,似乎要檢查什麼工作,她順便問了一下正在辦理的是什麼房間,前台小姐告訴她後,她微笑著問:「你就是1813房的客人啊,你們的房間是王總讓我給你們訂的,還讓我關照一下,一忙看我把給忘的。怎麼樣,住得還好嗎?」我熱情的回應道:「挺好,謝謝了!」我心裡還在想,這個王總雖然招待得挺好,但還是巴不得我們早點兒走,所以才給我們訂了兩天的房,唉,生意人啦。我回答著她,想想我還得在這兒待幾天,人生地不熟,沒勁!我禮貌地問道:

「請問您貴姓啊,你是這兒的經理吧!」

「我姓于,你們還要住在這兒的,有什麼事就打我的電話吧,這是我的名片。」

她順手遞給我一張名片,果然她是酒店的客房部經理。她問:

「你們是從哪兒來的?看你像南方人吧。」

「我是從貴州來的,我表姐夫是北京人,回北京去辦點兒事,我在這兒等他。」

這會兒我仔細看了看她。她個子挺高,估計有1米7左右,長相是典型的北方人,眼睛大大的,短髮微卷,笑起來很好看。可能是因為我自己是很南邊的南方人(福建),而且很少去北方,所以對北方人,尤其是北方女人,有一種好感。我和我的表姐夫就很合得來,我欣賞北方男人的那種豪爽之氣。而北方女人從外表上看,我本來也喜歡個子高、體態較豐滿的,加之異性異地,可能更有吸引力了。從我們初次談話看,好像她並沒有太多的職業化的敷衍,感覺還是挺熱情的。當然因為王總的關係,她要客氣很多。我想著,初次見面不好多聊,看她也挺忙的,就謝謝她之後先離開了。

但我一個人在房間確實很悶,又不知道石家莊有什麼好玩的,最重要的是吃,我這人到處跑,可是胃口特好,什麼口味都能適應,所以無論去到那兒,都要嘗嘗那兒的地方特色,這酒店的飯菜不怎麼樣,我又不太想去麻煩王總,畢竟隔了一層關係,人情欠多了,我怕我表姐夫的錢更難要得回來。想到這些,我就記起了於經理,如果在她下班後,如果有時間的話,我看她的樣子,應該是結了婚的少婦,小我不了多少,應該不會引起她的誤會吧,別認為我要追她,雖然我也沒結婚,但我們相隔又太遠了,這怎麼可能呢!我反覆琢磨,看看約她合不合適。不過至少我有一個很好的借口,那就是我一個人,在石家莊啥都不知道,就權當咨詢一下吧,我倒是沒指望她能陪我出去玩,但帶我這個好吃鬼去吃點兒當地特色,應該不過分吧。我那會兒雖然也都談過好幾個女朋友,也不是什麼處男,但是對女人的瞭解,特別是女人的心理,很沒把握,更別提怎麼去勾引一下女人咯。

基本上在這方面,我那會兒還是很幼稚的。所以要不要給她打電話,心裡挺緊張的,後來我感覺就算我有點兒喜歡她,但我還沒有什麼非分之想,我怕什麼,就這樣我下決心準備給她打電話了。我又想了想,最好是下午晚點打給她,約她吃晚飯,也好讓她有時間給家裡請個假。

下午四點鐘左右,我用房間裡的座機撥通了她的手機,我問她晚上有沒有空,能否請她帶我去吃一下石家莊的風味特色,她在電話裡開始有些詫異,慢慢聽我解釋因為實在很不熟悉當地,而且又一個人吃飯很乏味,她在電話裡一邊笑著和我對話,一邊緊急地在思考我的目的,我估計她也覺著沒什麼特別的,就答應了。讓我等她下班後帶我去吃燒烤,我還挺興奮的,特意打扮一番後在房間裡等她的電話。

傍晚6點多鐘,她的電話來了,我和她在酒店不遠處的路口碰面。平時她是騎自行車上班的,今天只好把車放在酒店,我們一起坐出租車去了市中心的一家燒烤店,生意非常好,我們還等了許久才有座位。這麼多人我還有點擔心她遇到熟人,不太方便,但我看她的表情還很從容自然,我也就輕鬆多了。我們邊吃邊聊起了南北方人的差別,她說她從來沒有去過南方,但是對南方人挺有好感,我問為什麼,她認為南方人比較細心,男人脾氣比較溫和,可能她是從酒店來來往往的客人身上發現的,當然有些偏頗,不過我估計她這是有感而發的。我們吃完飯後,我很主動的要求送她回家,她也沒有異議,何況我們還聊得很投機呢!

我們是坐公共汽車回她家的,看得出來平時她很節約。我們在離她家還有一站路就下了,看來我們還要壓一下馬路了!我們慢慢散步,邊走邊聊,她已經幾乎忘記了我們還是初次見面,完全沒有了職業化的矜持,我們倒像是早就認識的朋友,我們相互也瞭解了很多對方情況。她叫於小惠,石家莊當地人,已經結婚了3年多,老公也是當地人,她是大專畢業學外語的。她的「南方男人優點論」源於她的老公,看來結婚了幾年後,她們之間的吸引力大大下降了,而且完全沒有了她們當年從戀愛到結婚的一絲浪漫。最讓她有些難以忍受的是她老公脾氣很壞,還打過她。讓人感覺沒有一點平等,她老公並不是很能掙錢,只是一個平凡的會計。她能對我說這些,一方面是忍受得比較痛苦了,又不好向父母傾訴;另外就是她第一面見到我,就知道我肯定是南方人,而且覺得我很面善,脾氣應該很好,所以就有些好感,但作為女人又不好太過熱情,所以我給她電話時,其實她心裡還挺高興的。我想是因為她第一次向我傾訴了她的苦衷和無奈,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雖然我還沒結過婚,但還是能理解她說的,少不了要安慰她一下。

以後的幾天也真是巧得很,我表姐夫在北京的事還要耽誤幾天,問我過得怎麼樣,我說自己長期到處跑,知道照顧自己,請他放心。其實我還樂在其中呢!她上班時,有空就給我打打電話,問問我想去哪兒,然後給我指路怎樣去。我若沒有出去,她每天中午就陪我出去吃午飯,嘗了不少好東西,又有美人相伴,我整天過得飄飄然的,挺享受!這幾天,我們每天都要打好幾個電話,不是一起吃飯,就是她偶爾來我房間聊天,每天都要見面。

慢慢的,我們有了感覺。最讓我感動的是,因為那是12月份,天氣很冷,酒店中央空調又不怎麼熱,她就給我買了一張電熱毯,還親自給我墊上。有一天她要在酒店值夜班,她忙完快十一點鐘了,打電話問我在哪兒,我說在房間看球賽,她笑笑問我怎麼沒有像別的男人出去泡妞、瀟灑呢?哦,她原來是在察我的崗,看我在不在酒店,老不老實。我半開玩笑的說:「有你在這兒,我哪敢啦,也不需要吧!」然後她就到房間看我來了,就像在自己家關心老公一樣的問寒問暖,幫我把床被鋪好,給我放熱水洗澡,還把我的髒衣服給拿走了,當然沒有拿內褲咯!我除了小時候,有母親這樣照顧我之外,無論在家還是在外,還沒有人這樣親切而溫馨的關心過我,那一瞬間,我就愛上她了。結果我不管,反正我已經愛上她了,很確定。儘管她在我房間走來走去,時不時散發著淡淡的女人香,很刺激我的荷爾蒙激素,但我更多的是對她的愛意。我們稍聊了一會兒,理解她不方便進出客人的房間,就讓她先走了。臨走前,我不由自主的快速地親了一下她的臉,她的臉立刻緋紅,但仍然笑著看了看我,沒說話,要我做個好夢!

我躺在澡盆裡幻想著,要是她今天晚上能陪我,那該多好啊!我們相擁著慢慢說話,她說她最喜歡和我說話了,然後互相撫摸,再就……,我沒敢再想下去,已經有反應了。我清楚的感覺到,我的出現已經讓小惠開始考慮她的婚姻了。但她覺得這樣挺委屈我,畢竟她結過婚,所以她常旁敲側擊的瞭解我這方面的想法,我還真不在乎這些,難得的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女人。所以我很明確的告訴她我的態度,但我畢竟不能去主動拆散她的婚姻啊,要是以後不好,還不全怨我!我只能要她自己考慮好,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兒啊。所以,我抱著過好每一天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無論結果怎樣,珍惜這段緣分。

我還喜歡她的勤快和節儉。這天早晨,還不到8點鐘,小惠沒打電話,而是按了我房間的門鈴,我還以為有什麼急事,結果她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因為我曾經說過最喜歡北方的油條、煎餅等早餐,她給我專門在路上帶回了油條、豆漿,我急忙洗漱後,大口大口的吃著,小惠很高興的在一旁看著我吃,感覺就像妻子看著丈夫一樣。她一直看著我吃完,說了會兒話,才下樓去了辦公室。我再一次被她感動了。不行,我得給她買點兒禮物,她平時很節儉,我想給她買點兒好的。我尋思著,快10點鐘,我就去了當地一個比較大的商場,我一邊回想著她的打扮,一邊看著適合她的女士用品,最後我給她買了一雙皮手套,因為她平時帶著毛線手套;我還買了一條淡紫色的圍巾,這是她最喜歡的顏色。在回酒店路上,我看見有一個花市,她說過她在家養了不少花啊草的,我選了一盆蘭花帶回了酒店。當小惠來我房間看見我給她的禮物後,女人最幸福、最美好和最嫵媚的笑容浮現在她的臉上,但她沒有像更多的女人那樣給我一個吻,而是坐在我的面前,眼睛裡閃爍著點點淚光靜靜地看著我,這一刻可能是相互心靈的交匯。我向她要過她的照片,她帶來了幾張,我精心的選擇了兩張,到現在我仍然完好的保存著它們,她優雅的氣質和燦爛的笑容彷彿就在昨日。

我時常回想起她說過的一句話,叫好景不長久。這天中午,我表姐夫打電話來,說北京的事辦完了,要馬上去廣州談別的事兒,要我幫他在石家莊再見一個姓金的朋友,帶幾句話就行了,然後要我後天坐飛機和他在廣州碰頭。我總感覺和小惠還沒什麼交代就要走了,有點兒遺憾。但世事難料,我也沒辦法,正事總不能誤。下午我打電話給她,說我後天就要去廣州了,她只是輕輕地嗯了一下,沒再說話,我知道她心裡有些難過,反而說不出話。這天我們反而沒有一起吃飯,她下午都沒來過我的房間,我明白,她現在非常矛盾,這次我們分手,所有的東西都變得未知,也有可能是最後一面。她告訴我她已經把我們的事兒告訴了她的姐姐,她姐姐很不喜歡現在的妹夫,但要不要離婚,要她自己考慮清楚。她們夫妻也是從很早就戀愛後結的婚,夫妻之情還是挺深的,而且他還是小惠的初戀,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作出離開的決斷,決非易事。我也不好逼她什麼。當天她也沒再打電話給我。

第二天上午,我趕緊把表姐夫叫辦的事兒給辦了,然後訂好了明天的機票。我估計今天會和小惠有一次長談,或許就是真正的離別!因為她是一個規矩的女人,雖然她在這樣高檔的酒店工作,也見過不少人,也有一些不錯的男人打她的主意,但都是別有用心的,她認為。而她喜歡我的不是別的,正是我的性格和脾氣,況且我也很喜歡她。但我預感得到,她不忍了結這一段婚姻,她骨子裡是傳統的。想到這些,我不免有些失落和悲涼,老天有時很不公平,在你遇到了一個喜歡的女人,她恰恰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接受現實吧,我叮囑著自己,作好了心裡準備。

小惠不到中午就打來了電話,來到了我的房間。這次她來,話不多,但卻大膽的依偎著我,靠在我的肩膀上久久不願離開,我捧著她的臉,昨晚她肯定大哭了一場,我表示理解的安慰著她。我說:「小惠,不要緊,我會一直記著你,也會經常打電話給你,你還可以慢慢考慮啊,不要著急。」她繼續沉默。就這樣,我們靠在一起,坐了很久,她才輕輕的說:「明天你就要走了,今天你把這兒的房退了吧,換一家去機場方便一點的酒店,好嗎?啊,聽話。」我慌忙道:「你叫我一個人跑那麼遠去住,你來不來呢?」她笑笑:「傻瓜,你明天要走了,我當然會來。」

就這樣,我按照她的吩咐,退了房到她給我說的離機場坐車方便的一家酒店住下,我打電話告訴了她我的房間號,就整個下午焦急的等待小惠的到來。兩點多鐘,她請了假來了。她一進門我就急切的去擁抱她,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不解風情,在她們酒店,我們能這麼親密嗎。她問我怪不怪她,我不會怪她,我理解她。但是我確實很愛她,我說。我們就這樣和衣擁抱著躺在床上,她的香水味,不是很濃烈的香奈爾,是一種成熟女人常用的,我不知道什麼品牌。我開始親吻她的嘴,她很緩慢的逐漸接受了我的深吻,我的手不經意觸摸到她的胸部,她輕輕的阻擋住我的進一步。然後和我耳語,她說有一件事很怪,我昨天下午給她打電話時,她很不好意思的說。聽到了我的聲音後,她下面突然流了很多……,她埋著頭,說她從來沒有這樣過。我說因為我們彼此喜歡,這都是正常的,她也還不是經常害得我翹得老高,她害羞的笑笑。我們又互相開始接吻,小惠已經反應很強烈了,肯定下面早就流了,我開始輕輕的解開她上衣的扣子,解開了胸罩,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乖巧,形狀很美,我輕輕的吸允著,她的全身都在劇烈的翻轉著,並伴著低聲的呻吟和急促的呼吸,我很自然的摸到了她的下面,但她拚命的抗拒著,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不想做對不起她老公的事,我只是說,如果她不願和我這樣,我也無話可說。我們慢慢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她說她要先回酒店辦點兒事,叫我等她的電話。我想可能就是這樣了,我喜歡她,雖然很想得到她,但也不願意太勉強她,順其自然吧!

我估計晚上她可能會和我一起吃一頓飯,然後就是告別了。我們都接受這個現實吧,儘管都很痛苦。我一直在等她的電話,餓了還等著。天已經黑下來了,忽然門鈴響了起來,我急忙去開門,卻看不到人,小惠突然很頑皮的從旁邊跳了出來,顯得很高興的樣子,然後一下就衝上來抱著我,主動而強烈地吻著我的嘴,我慢慢地抱起她,來到了床上,我們開始了熱烈的親吻和撫摸,不一會兒,她突然停了下來說:「我受不了了,我想要你。」我們彼此脫掉了衣褲,我從上到下慢慢的吻著她的身體,她的毛髮很茂盛,黑黑的,下面已經濕遍了,她說一聲來吧,我就堅決地頂了進去,很顯然,她佔據了主導,幾乎是她在教我做愛,她的聲音也逐漸的加大,我只感覺她的下面熱乎乎的,動起來很舒服,然後她要我躺著,她在我上面盡情的搖動,我們又換了幾種體姿,小惠忘情的低聲說:「親愛的,你給我吧。」我就實在忍不住的一瀉千里了。完後,她躺在我旁邊,說她要好好想想。之後我們互相抱在一起,她說,她還很少在一次做愛中能有兩次高潮,我認為是因為我們彼此真心的喜歡和充分的放鬆才會這樣。 我們一起去吃了宵夜後,又在一起瘋狂了一次後,到了午夜,我才捨不得地送她回了家。在路上,無言的結局,剩下的全是她傷痛欲絕的哭泣,緊緊的抱著我,說永遠願意做我的情人!

我們無奈的分開了,但後來我們又遇到過幾次,無論多遠,我們彼此在相互之間心裡的位置都永遠不會改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