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我的下體早已經堅硬如鐵,粗大的棒身直直的向上指著,表皮筋絡糾結,巨大的香菇頭頂端微微有些潤濕,紅箍高高鼓起,紅芒耀眼。

安妮伏在我的雙腿之中,渾身發軟,小嘴已經塞不下我的物事,雙手上下律動,丁香小舌輕點著香菇頭,氣喘噓噓,兩腿之間已是洪潮泛濫。

玉蓮突覺下體一陣空虛,鼻息中聞到一股甜香,勉強睜眼一看,原來是我把手指從她蜜桃中抽出,放到了她的鼻端。

手指上沾滿了玉蓮高潮時流出的蜜汁,散發著濃濃的芳香。

騷貨,你的水兒真多!我把沾滿她淫液的手指伸向她的嘴邊,淫聲笑道:自己的東西,嘗一下,美不美?玉蓮扭動幾下脖子,紅潮嬌豔的玉面幾分不依,幾分羞赧,杏眼水汪汪的,慢慢地吐出香舌先輕輕的舔了舔那沾滿自己愛液的手指,接著檀口輕啓,將整根手指含在嘴中,就那麼吸吮起來,一邊吸,一邊眼中還射出勾魂蕩魄的豔光,媚惑著我。

若非親見,誰又能想到平時總以淡雅高貴,雷厲風行,守身如玉的女強人形象出現在大家面前的玉蓮,此刻卻是一副春情勃發,蕩意媚人,豔絕無倫的美態。

拍拍正在纏綿吮吸物事的安妮,我示意她坐起來,把另一只沾滿玉蓮淫液的手指放到她的嘴邊,笑道:口干了吧,來,用點蜜汁滋潤滋潤。

討厭!安妮離嬌嗔著,但小嘴卻是把沾滿著她母親玉蓮淫汁的手指含了進去,輕輕地舔弄吮吸,眉眼如絲,春情蕩漾。

手指在安妮的小嘴中撩撥了幾下,便抽出來撫上了她的嫩草地,紅紅的花瓣中夾著一粒珍珠般大小、茁壯挺立的肉芽,那是她的紅疙瘩。

沾滿淫液的手指巧妙地撥蹭著那充血飽滿的紅丸,鮮嫩的肉芽在指縫間被摩擦擠壓。

安妮頓時如遭電擊般張大了小口卻沒有呼出聲音,漲紅的玉容倍添了幾分丹蔻的韻色,嬌軀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著,身子朝床上倒去,與她媽玉蓮並肩躺在一起,兩腿微屈,腿根處色澤鮮豔,紅潤有澤,濕滑一片,滴滴點水,散發著迷人的幽香。

突感手指一疼,原來是玉蓮見我只顧著玩弄安妮的香巢,心生醋意,嗔怒地咬了我插在她嘴里的手指一下,眼睛瞄向被安妮吮吸吞舔得猶如鋼槍般的物事,雙腿大開,下體的水流不止,花瓣滴水,已經浸濕了床單,烏黑發亮的毛草緊貼在花瓣的兩邊,紅豔豔的溝壑如嬰兒的小嘴一呼一息,楚楚生動,勾魂蕩魄。

是時候了!騷×,等不及了是吧?我嘿嘿一笑,拉過玉蓮的大腿就把她翻到安妮的身上,擠壓著,小腹磨著小腹。

這是兩母女第一次如此香豔地擁抱,實在是刺激無比,玉體火燙,面如熟桃,羞紅著臉不敢看對方。

啪啪兩聲,我在玉蓮的肥臀上拍了兩把掌,玉蓮嬌叱不已,會意地雙腿微屈把屁股翹得老高。

安妮在我的示意下如八爪魚一樣把玉蓮緊抱,雙手摟住了玉蓮的脖子,雙腿交叉著撐起玉蓮的一條美腿環住了她的腰。

我蹲在兩女的後面,手指掰開玉蓮蒜頭似的兩半肥臀,堅硬如鐵的火燙物事對準了美妙的洞兒,提氣凝力,坐馬沈腰,龍頭一抖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一股強大的擠壓感馬上從香菇頭傳來。

玉蓮嬌嫩的洞兒依舊是如此的緊窄溫暖,層層嬌嫩之間的褶皺,如同一個九轉連環,一道道緊緊箍住我的物事,象有無數條舌頭在摩擦舔弄著,那奇特的感覺真是世間少有,舒服得我不禁呻吟出來。

啊……呃……物事的粗大令玉蓮感到那里仿佛被撐爆了一般,連連叫喊。

淫呼浪叫,更激得我像瘋狂似的,就像野馬馳騁疆場,不顧生死勇往直前、沖鋒陷陣一樣,打樁一般全部釘進玉蓮的體內,用足腰力猛抽狠插,一下比一下強,一下比一下狠,接觸的地方好象有無數個火花爆綻,滾燙的快感一波波從股間傳遍全身,沈重的蛋蛋撞擊在玉蓮的肥臀之上發出清脆的啪啪聲。

她整個人都快眩暈了,猛的向後一仰頭,烏黑的長發瀑布般向後甩來,一下子感覺到自己的嬌軀象被一道霹靂擊穿了似的,整個身心都透出一種被解脫的喜悅。

四肢象八爪魚一樣進纏著安妮,嬌美的胴體向她擠壓磨擦,纖腰輕扭,香臀搖擺,不住地逢迎著我的奔騰,磨擦著安妮的三角。

火熱粗壯的物事,貫穿了她的下腹,那股酸酸、癢癢、麻麻、趐趐的快意滋味,使她嬌吟不絕:哎……啊……好……好厲害……加油……啊……汗水濕透全身,強大的沖擊一波接著一波,如錢塘江的浪潮永不休止,高速的活塞運動發出了茲茲的聲響。

強大的力道讓玉蓮豐滿潤滑的玉體隨著我的動作前沖後激,眼前天旋地轉,一股緋熱的感覺從她身體里掠過。

我伏在玉蓮的背上,雙手緊捏著她傲人的雙乳,力道時輕時重,直弄得她不自覺地浪態百出,星眸蒙朧,臉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豔的桃紅色,圓潤的粉臀挺聳起來,高迎著我的重擊,屁股扭糖似的輕搖,哀聲叫道:啊……我……我……嗯嗯……不……真的不行了……你、你……你插的……好……好棒……嗯……啊……她叫的越歡,我的興致越發的高漲,深吸一口氣,物事頓時暴漲,直頂得玉蓮狂翻白眼。

逐漸加快了的節奏,百十下過後,就發覺玉蓮的溫柔里像抽搐般的顫動,蜜汁更是泉湧,使得物事在里面抽動時都發出唧唧的聲音,配合著玉蓮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一上一下兩處淫聲合在一起,騷媚入骨。

而她粉嫩的花心則慢慢張開,將物事前端包裹起來,時松時緊地吸吮起來,讓我感到異常的舒暢。

強烈的快感讓我如虎添翼,低叱一聲,物事直進直出,強抽強插,下下直抵嬌嫩,次次都中花心。

玉蓮只知奮力地扭動柳腰,聳動豐臀,迎合著我的,口里忘情地淫叫:啊……好舒服……啊……頂、頂到……肚子啦……啊……不……行了……突然,她感到自己的蜜桃里熱流急湧,整個人有說不出的舒服暢快,全身一陣劇烈的抽搐,螓首頻搖,突然一聲嬌呼:啊……啊……好舒服……要……嗯……要泄了……玉蓮的花心處傳來了巨大吸力,緊跟著一股濃濃的熱流從花心噴出,直澆在大香菇頭上。

我強壓住狂湧的精意,連吸口氣,依然絲毫不停頓的全力沖刺著。

高潮過後的玉蓮喘息未定,就感覺好象有一根燒的通紅的鐵柱在自己的下體高速進出,粗的要撐破自己緊窄的花徑,深的每一次都頂中嬌嫩的花心,力道重的好象要刺穿她的身體。

安妮在她的身下被刺激得欲火狂躁,雙手緊抱著她的玉背,好象要將兩人的擠爆。

我的手掌毫不惜香憐玉地插進了四只粉嫩的大奶子中間,將玉蓮一對渾圓挺碩的捏得形狀大變,一根根手指就像要嵌進她胸脯一般,一道道雪白的乳肌從指間被擠冒出來。

雖然玉蓮感到有幾分痛感,但很快被翻江倒海般的快感給淹沒了。

汗下如雨,香汗浸浸,全力的擊打持續了將近半小時,玉蓮被弄得高潮了三、四次之多,全身舒暢,骨酥筋軟,香汗淋漓,嬌喘籲籲:寶貝…心肝肉…要死了…不行了…你…你就饒…饒了我…我吧…啊…妮子…救媽媽…啊…淫叫中又是一股濃濃的淫精噴向香菇,玉門一張一合,挾得我也大叫一聲:騷×…啊…呃…我…我也要……要射…射…了…被玉蓮的一燙,緊跟著物事暴漲,背脊一陣酸麻,一股燙熱的陽精噴射而出,射得玉蓮渾身一抖,緊緊抱住安妮,銀牙緊咬,雙拳緊握,屁股猛挺,承受著那熱而濃的陽精一射之快。

玉蓮已是氣若遊絲,魂兒飄飄,魄兒渺渺,吻住了安妮的小嘴,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找回她的魂魄。

我也緊壓著玉蓮的胴體,猛喘大氣,把無數次的濃精一股一股不斷地向她體內深處射去。

怎麼形容那最美妙的享受啊?真是:紅光柔柔裙帶松,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玉蓮仙人洞,無限風光在乳峰。

終於輪到安妮這個小騷貨了,她媽媽玉蓮剛被劇烈的蹂躪而昏厥過去,她便推開她,騎到我身上,對著我那依舊堅挺無比、沾滿乳白色精液與她媽媽的物事坐了下去。

巨物的進入讓她忍不住呼出一口長氣,鳳目迷離,檀口大張,身體繃的筆直,臉上、頸部、乳峰乃至全身都滲出細密的香汗。

物事進到還有一小節棒身露在外面的時候,她停下了,再向前進阻力陡然加大。

我知道,已經頂到她的花心了。

安妮撐著自己的腰身,勉力喘道:全、全進來……進來了麼?我十指牢牢的扣住她的纖腰,低喝道:還有一點。

隨著喝聲,腰臀發力,香菇頭突破了花心,整枝巨物活塞般進入了安妮的體內,安妮的玉臀撞擊在我的小腹之上,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就像結婚的時候放的鞭炮,啪啪作響。

唔…啊…啊啊……頂……頂到花心了……安妮伏倒在我懷里摟緊我的後頸,屁股如狂風中的荷葉在瘋狂搖擺,失神狂亂的呻吟淫唱著狂風驟雨般的沖刺,玉門深處的花心象餓了多時的嬰兒一樣,不停地吸著香菇頭,想要獲得更多更大的快感。

我環住安妮的纖腰,屁股聳挺結結實實地沖擊著這撩人的玉體。

安妮渾身香汗淋漓,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膚幾乎連抓都抓不住。

風雨如晦,電閃雷鳴,鳳啼鸞鳴,彩雲行空。

安妮記不清自己已經承受了多少波的沖擊,只知陶醉傾倒,熱烈反應,姿勢變了又變,盡力地逢迎。

突然她玉體一陣痙攣,花心處陰精泉湧,語不成聲的尖叫:啊…啊…不行啦…要…丟了…丟了啊…幾乎同時花道嫩壁拼命收縮,想要夾住我的物事,但在我的強力抽刺中,沒兩三下就潰不成軍,只能語無倫次的淫叫。

……好、好大力……花心快被……頂、頂壞了……啊、啊……哈……安妮已經無力迎合,象沒有了骨頭一般任由我擺弄、馳騁,雪白的肉體上香汗蒸騰,空氣中彌漫著香豔淫靡的氣息。

剛才在玉蓮的體內已經射過一次,通常男人的第二次都比第一次來的慢,來的長久。

對著這個小騷貨便毫不保留,結實的小腹不停地撞擊著她雪白的恥丘,發出啪啪的響聲。

一輪密如雨點般的狂插之後,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物事上,一插到底,堅硬的香菇頭沖破花蕊。

此時運動的速度減慢,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轉著進,旋轉著出。

每次物事抽出都帶出大量的以及里面鮮紅的嬌嫩,插入時則將粉紅的嬌嫩一起搗進去。

物事在湧出大量淫液的香巢中穿插,發出茲茲的聲響。

不久,被我劇烈蹂躪了半個多小時的玉蓮被安妮的超大的淫叫聲驚動,悠悠醒轉過來。

她的那張芙蓉臉,全是布滿了桃花般的紅色,一張動人的臉頰驕人豔麗。

她那媚眼朦朧、嬌媚無比、弱不禁弄的樣子,讓人飽涎欲滴。

禁不住她的誘惑,下身瘋挺著進出於安妮的香巢,雙手拉過她的雙腿,把頭伸了過去,張嘴咬住那美麗的紅豆,伸出長大粗厚、而又柔軟有韌力的舌頭,一下一下的吮著她的蜜桃。

玉蓮下亂蹬兩條玉腿,身軀擺動像風吹柳枝一般,連那肥臀也不住的掀動著,竟然又滔滔不止的流了出來。

安妮臣服在我的胯下,白膩的身子,有如觸電流似的抖顫起來,口里的浪語不歇叫喚著,雙手抱著我的屁股,幫忙推拉,內里越來越緊、越抽越密,登時發出一陣吱吱唧唧的水響怪叫著激了出來,弄得她把那個圓圓飽滿、美白肥嫩的臀,像人家舞獅子頭一般的密密掀動著,而又情不自禁,清臉淫意的叫著。

玉蓮的嬌嫩被我舔吸得澹澹,好比清泉石上流,流滿蜜桃源,我的大口連吸了幾口,轉過來渡入了安妮的口中。

玉蓮的蜜汁在我與安妮的口中來回攪拌著,兩條小舌頭與發情的小蛇在渾江中交纏著,攪弄著,最後進入了安妮的肚中。

呱呱咽下口中的淫液,安妮倍受刺激,玉體一顫,淫叫著又泄了。

這已經是她今天的第四次了。

滾燙的陰精噴灑在棒身,刺激得興奮中的我全身鬥顫,腰身跟著一酸,物事連抖,猛地一下刺進她的花心中,然後如火山噴發般,灼熱滾燙的精液勁射到嬌嫩的花蕊上。

安妮的花道瞬時一陣抽搐,又是一股溫熱膩滑的液體迎了出來,全身繃緊,接著就象全身力氣都被抽干了一樣癱了下去。

俯下身去,我吻上了安妮不住嬌吟的小嘴,將舌頭伸了進去,吸取她的香津,安妮也拼命地回應著我的舌頭,鼻中發出蕩人心魄的顫吟。

高潮之後,兩個人的身體仍然緊緊相連,我整個伏在安妮的玉體上,她酥胸急劇地起伏,那對顫顫巍巍渾圓挺翹的乳球頂著我的胸膛來回摩挲,一張嬌豔朱唇則不住地張合,吐氣如蘭,星眸迷離,粉頰潮紅。

半晌方才才睜開美目,媚眼如絲地望著我,玉鼻中發出滿足的哼聲。

我躺在兩母女中間,揉捏著她們的豪乳,道:金娣該生了吧?玉蓮輕咬嘴唇,美目脈脈含情的瞟著我,道:都這麼長時間了,也該了吧。

安妮道:應該還沒有吧,姐還沒回來呢。

我拍了拍玉蓮的屁股,笑道:剛才給你清理過了,現在輪到你了,以後咱們做過之後就不用用紙擦啦,就用你們的小嘴清理,那些東西可是有很好的美容駐顔功效的。

玉蓮癡癡一笑,捏了一下我的小乳頭,嬌聲道:小壞蛋。

爬起來就要伏在我的胯間,舔吸我物事上的汙穢。

我捏住她胸前的奶子,笑道:先爲安妮清理,她剛才都喝過你的蜜汁了,雖然是母女,但在我面前都一視同仁,公平起見,你也要用你的小嘴爲她清理清理。

嘻嘻……安妮嘻嘻笑出聲來。

不要啦!玉蓮被安妮笑得難爲情,撒嬌道。

不行,以後就沒有大棒吃了!嘻嘻,想吃哥哥得大棒就趕快服務吧,媽媽!安妮挺起腰把她濕漉漉的下體聳向了玉蓮。

嘿嘿,要不你們來一個母女雙修69式!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