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的下午沒課,早早便回家,想找個家人好好的翻雲覆雨一般,此時慾火又蠢蠢欲動起來,一路上心不在焉,想著我的春夢,到了家附近的路口轉角。

「哎呀!」這時我不小心便和提著大包小包的一個女人撞了滿懷,她的東西也因此掉了一地,由於是我不專心的緣故,便趕緊向她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幫妳撿起來。」

我不好意思的忙著撿她掉落的東西,沒仔細看她是誰。

「沒關係!沒關係!我來撿就好,咦~那個…你是不是住在這附近啊?」

她好像認識我。

「是...是啊,我是住這後面而已,嗯?我好像也看過妳呦。」

這位眼熟的年輕女人,我好像也有印象。

「我是住你家前面一點的地方,剛搬來一個多月而已,我看過你幾次吧。」

她邊撿東西邊說道。

「這樣說來,我好像有印象吧。」這時我也約略想起來這位女人是誰了。

她是上個月搬來的一對小夫妻中的那位妻子,偶爾上下學途中會碰上幾次面,並沒有什麼特別注意或交談的機會,只覺得她長的還不錯看而已。這時看她有些吃力的提起撿好的東西,有點手忙腳亂。

「反正我住附近,我幫妳拿好了。」說著我就幫她拿了幾袋東西在手上。

「那就先謝謝妳了。」說完便引著我往她家方向去。

我走在她後面,發覺她的身材蠻好看的,微細的腰身,渾圓有型的臀部,梳成馬尾的秀髮垂到肩下。路上我們也交談幾句,我知道她姓張,結婚兩年尚未生小孩,大約比我大六、七歲,我便叫她張姐了。到了她家,她好像把吃的東西拿進廚房,我跟了進去「張姐,這些東西要放哪裡。」

「跟我來。」

她從廚房旁邊的後門走去,經過了後院,到看起來這裡好像是個雜物室的門外。

張姐開了門,雜物室裡面還算乾淨,地面是磨石地板,只是架上的東西不少,顯的有些雜亂,一時之間她好像不曉得要擺那裡。

「那先放這上面吧,謝謝!」張姐指著一處架上說著。

剛把手上物品放下,轉身就要出去,那個剛放東西的架子匣板,突然應聲斷裂,上下兩層的東西馬上掉落一地,哇哩咧….結果我就和張姐在雜物室清理撿拾,為了緩和這不順的事件,我邊整理邊和張姐東聊西扯,由於天氣還蠻炎熱,不一會兒我倆就汗流浹背,張姐身上這時散發著少婦成熟的體香味,不自覺的我開始性慾高昇,有了異常行動;接著我說她。

「張姐妳結了婚後身材還這麼好看,娶到妳真幸福啊。」

「我都嫁人了,妳還吃我豆腐啊,小剛先生。」張姐也回我一句。

「張姐,我講的是真的耶,妳很漂亮的說。」說著我故意對她吹了一聲口哨。

張姐輕打我一下

「那麼年輕就那麼不正經,將來不知道要騙多少女孩子。」

「那也得要和張姐一樣漂亮啊。」

這時總算整理差不多了,我轉身站起來,想問張姐有什麼可以幫忙,剛好張姐這時匆匆也轉過來,倆人撞了滿懷。哇!好溫柔的身體啊!

「哎呀..!哼..!你又吃我豆腐!」張姐笑著罵。

「好啊,妳老說我吃豆腐,我就真的吃一吃..!」

我開玩笑的說著,而且扭動十指,作出色狼的表情。
張姐雙手叉腰,酥胸一挺,嬌嗔著說:「你敢!」

我節節逼進,離她臉龐越來越貼近:「妳說呢?」

她有點慌張,可是仍嘴硬的「哼!」了一聲,也沒退縮。

我索性點吻上她的唇,她呆住了。我抬起頭,看她不知所措的樣子,覺得好笑,又重新往她嘴吻去,在她唇上嗟著,而且舌頭慢慢舔弄著她的小嘴。她就呆呆的站在那裡任我吻著,而且雙手依然叉腰,我一把將她摟過,雙手撫弄著她迷人的頭髮,延腰而下,背部的盡頭便是她高翹小巧的圓臀,我隔著長裙輕輕的摸著,她的鼻子發出「唔唔」的聲音。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張姐的脖子,親吻著張姐的香唇,我大膽的將手隔著柔軟微濕的絲織上衣揉弄著她的乳房。

張姐的乳房大概有C罩杯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我就感她乳頭硬了起來。

她突然驚慌掙脫用手推著我,紅著臉說:「不要!」

「小…小剛…你幹什麼…不可以…我是…你..不可以這樣….」

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再加上張姐嘴裡這樣說,而手卻仍還緊緊的貼著我,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張姐說什麼,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張姐的大腿。

小……小剛,別……別這樣,我是……是你……比妳年長好幾歲,我們別……別這樣!

張姐一邊喘氣一邊說。

張姐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我沒答話就扯開了她的上衣。

「啊….啊…小剛…你…你太亂來…太大膽了…」

她趕緊抓住我的手『你…你…不行這樣呀,快鬆手!…』

可是現在的我唯一念頭就是要幹,要上,我像一頭放出柵的艋虎,把張姐硬壓在地上,張姐的口裡不停的叫著:

「小剛,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放開我,小剛放開我……」

張姐努力向上掙脫。我用力的將她摟回來,吻她的粉頰,輕咬她的耳垂,她依然說著:「不要..」

我將舌尖伸入她的耳朵之中,她「啊!」了一聲,全身發顫,我左手攬著她的腰枝,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在乳房上溫柔的按著。

「啊..別..別這樣..我丈夫會回來..啊..他..會回來..」

她開始胡言亂語,我不理她,繼續吻她的脖子和肩膀,並且將手伸入她的短衫之中,繼續貼肉的愛撫她的雙乳。然後我索性扯起她的內衣拉開到乳房之上,兩個形狀優美動人的尖挺乳房跳出,手指摸到了乳頭,她的乳頭只有小指頭那麼大,我用姆指和食指撚弄著,她就捉著我的手,「啊..啊..」的輕呼起來。

張姐的乳房飽滿溫潤,手感十足,我乾脆將她的內衣拉起,張嘴含住她的乳頭,陶醉的吸吮起來。她看起來像要暈了,急速的喘著大氣,雙手逐漸抱住我的頭,只是嘴上依然說著:

「不要..不要嘛..」

室內漸漸燥熱,我們流了一身汗,張姐誘人的體香隨汗散發,濕透的衣服緊緊貼住她成熟動人的玉體,雲鬢散亂,紅唇微啟,著實引誘人。我胯下陽具早已勃起,張姐滿臉通紅的嬌喘著,由於貼得很緊,我胯間的雞巴頂著她平坦的小腹,她急忙的說:

『小剛不可以,我們不能做出淫蕩的事來。』

『可是張姐的肉體太迷人了,我情不自禁。』

說完我向前抱去吻住張姐鮮紅的櫻唇,用舌尖勾出張姐香滑的舌頭。張姐無處可退,逐漸失去抵抗,我邊吻邊脫下張姐的外衣,我貪婪的吸吮著張姐香甜的口水,拉她纖蔥般柔白細嫩的玉手握住我胯下筆直堅硬的陽具,張姐不自禁的握住我堅挺的肉棒,我更加興奮的攪動舌頭吸吮她豔麗的紅唇。

『….小剛….喔….哼….不….行….唔….啊….摸….張姐….哎喲….的….噢….哼…胸部….哼….哼….』

我兩手抓著滑如凝脂的嬌嫩乳房抓揉搓捏如何停得下來,嫩筍般尖挺的乳房開始漲大,淡紅色的乳頭漸漸硬挺。我知道張姐開始興奮了,我用手指捏著兩乳的尖端做輕重不一有規則的旋轉,張姐臉頰開始泛紅,媚眼微張,紅潤的香唇微啟,隔著衣服我的兩手不停的在她嬌嫩的酥胸做著淫穢的摸乳動作。當我脫下張姐上身僅剩的胸罩時,我忙低頭張嘴含住左乳,左手淫穢的玩弄右乳,五指握抓嬌嫩飽滿的乳房時,我心中要幹張姐肉體的慾望更加強烈。

此時張姐全身酥軟了下來,修長的美腿緊緊合住那神秘的下體,我解開張姐的裙子,見到已經淫濕的三角褲緊緊包裹著令我興奮的張姐私處。我拉開三角褲,手貼著張姐滑嫩的大腿內側摸上張姐飽滿的私處,食指輕巧的滑進張姐成熟的私處。

雖然她在抵抗,可是卻無法抗拒我有力的手,柔和的燈光,她那光潔細緻毫無斑點的小腹,耀眼生輝,那柔麗的曲線,幾乎完美,私處黑而亮的恥毛,兩只飽滿高挺的玉乳……我一隻手往她陰部伸去,撫慰著肉洞口,張姐不安的扭動,反而加速她的陰道磨擦的更加濕潤。

當第一節侵入時,緊迫的密合感使我淫火更盛,我用拇指中指剝開張姐緊合的肉片,食指再進一節,借著手指的觸感摸著張姐肉洞裡淫靡的穴肉,張姐不自主的分開修長的美腿。我分開黑又密的陰毛,用中指和食指翻開緊閤的陰唇直入蜜穴,抽送猶似插穴,飽滿的陰戶淫水直流,晶瑩的淫水順著手指滋潤久旱的陰唇,粉紅淫靡的迴輪狀黏膜吸吮著插入其中的手指。

張姐遭我闖入禁地後,已經全身癱瘓般躺在地板上,任我咨意玩弄,我見時刻不能脫延,也顧不得經營前戲,拉開長褲掏出早已挺立的肉棒,抬起張姐玉嫩的雪白大腿,將纖細的小腿掛在肩頭,使張姐粉嫩雪白的大屁股全露在我眼前。

大腿根處張姐的飽滿陰戶挾得緊呼呼的,兩片肉縫淫穢的一張一合,溢流的淫水將陰毛沾得光亮,張姐也被體內的慾火沖昏的放棄抵抗,肉體內的淫火幟熱的燃燒,也顧不得婦道什麼的,白腴的雙手緊緊抱住我的身體,仍舊在我耳邊輕輕訴著:

「不要了~~我們不可以……」

不過卻沒有阻止我的行動。我不顧一切的壓了上去,她下體不安的動著,而我的陽具在她陰部玉穴上覓吻。

我把火熱的肉棒在張姐的私處磨擦數下使陽具沾滿淫液。對準張姐滑嫩淫濕的玉穴,為了要品嚐和張姐嫩穴結合的感覺,我緩緩的插入張姐那蜜桃般成熟的肉穴,美穴包住肉莖和一進一緊的飽脹感沖擊著我的神經。張姐對著我說:「快停……..呀!!」

「哎呀!..不要再進去了….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快拿出來….」

肉棒終於插入張姐成熟的肉體內,那種姦淫的美感我忍不住,圓大的龜頭一馬當先,直沒入肉洞半截,過度的充實感令張姐淫『噢』一聲,陽具入穴後把兩片滑濕的陰唇撐得內翻,張姐淫癢的肉穴不住吸吮著堅硬的陽具。

我輕輕的再把臉靠向張姐的耳邊,親著張姐的耳朵,張姐發出「嗯……」的聲音,並沒阻止我的行動。我摟著張姐動人的玉體開始緩緩抽送,張姐嬌媚豔麗的露出前所未有的欲迎還拒的表情,緊湊的小肉穴使我忘情抽插,倒鉤的龜頭肉溝藉潤滑的淫水來回刮磨著張姐飽滿緊嫩的肉壁,淫穢的肉穴陣陣緊挾著插入的陽具。張姐嘴裡開始低聲輕嘆呻吟,不敢大聲發出淫穢的叫聲,但交合處肉與肉的撞擊,以及陽具插穴淫水溢濺聲卻編織成動人的樂章。

我的身體和張姐的肉體緊緊的結合,龜頭頂住子宮內部,不留絲毫的縫細,張姐快美的吐出氣來,我俯下身去趴在張姐潔白的身上,雙手握住飽滿的乳房搓揉,下半部由輕至重開始聳動,張姐紅唇微張漸漸哼出淫聲,喘息聲和呻吟聲充斥整個房內。

「嗚…嗚…嗯…」

張姐拼命咬著一旁衣服的袖子,壓抑自己的聲音在快樂的肉體激情之中。

她皺著眉頭,屏著呼吸,好久才發出一聲較大的呻吟:啊~~~~

我慢慢的從張姐的身體裡抽出我的陽具,直到僅剩龜頭在裡面。然後我再次用力快速的插進去,一直插到她的花心!

「啊…嗯…」張姐此時才會難忍的哼出很大聲音來。

「你…啊…我受….受….不了….了….」

我聽到張姐的告饒,更是猛力的抽插,所帶來的刺激竟一波波將張姐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渾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抽插而翻進翻出,她舒暢得全身痙攣。在我用力的抽送之下,張姐也開始擺動她的腰部,配合著我的動作,張姐抱著我,甩動著她迷人的長髮,雙眼微閉,櫻唇半張,舒爽得不知身在何方。

張姐配合我的動作而扭動著腰部,我每一下的肏穴都讓她感到全身酸軟。男人的肉棒不是沒嚐過,但一想到在自己的穴內進出的是丈夫以外的人,張姐不知怎的感到特別刺激興奮。沒錯,因為對方是不常相見、但又從未想過作為性愛對象的男人,所以張姐才會血脈沸騰。越是禁忌的遊戲,就越令人感到興奮。

我舒暢的大聲呻吟出來,而張姐的呻吟也開始如美妙的音樂般的環繞著我:

哦………啊…啊…

她不住的挺起屁股,把下身迎向我。我們的身體熱烈的交合在一起。她抬起雙腿纏在我的腰間,她的雙手也緊緊抱著我的脖子。她的身體一會不讓我抽出或不讓我插進,一會她又有默契的配合我的抽插!不久,我們就能嫻熟的配合了。當我插進的時候,她也用力的貼近我,我抽出的時候,她也後退!我在呻吟,她也如此!我快達到高潮了,她也一樣!

漸漸張姐用力的拉緊我。她的臀部抽搐著劇烈的挺動,讓我的陽具猛烈的撞擊她的花心!

啊…你弄得……我好舒服!

我不斷的加快抽插速度。

「嗯嗯……小剛……喔……姐已經…不行了…啊…」

張姐小穴內突然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穴的收縮吸吮著我的肉棒,我再也堅持不住了。

張姐,我也要洩了!

於是快速地抽送著,張姐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衝刺。終於卜卜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小穴,張姐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也叫了起來「啊..喔..」。張姐在和我這般猛烈的姦淫下,軟癱了過去,清醒來時她打了我一巴掌,哭泣起來。

我抱著她狂吻著她的嘴唇,她死命的推拒著,不多時她竟反手抱住我,和我擁吻起來,我見她此態知道姦淫她的計謀已經成功,此刻她的身心都成了我的俘虜。此時張姐把玩我雄偉的陽具,豐挺的胸部緊緊靠住我,媚眼惺忪的媚聲說著:

『小剛,我已經被你給玩弄了身體,你可是不能害我以後不能作人喔!』

我摟著她親吻道:『我的好姐姐,你是我的寶貝,我怎會害妳呢!何況妳剛才知道的,我是多麼的愛妳,不然也不會……』

『討厭!你就會吃我豆腐。』她嬌搥著我說。

我說:『誰叫妳長得那樣美豔動人,雖是結過婚依舊是令人"回味無窮"。』

張姐嬌笑打我說:『可惡的壞東西!』

翌日下午,我又跑去找張姐,想要再繼續昨日的性愛遊戲,到了她家,看了一下車庫,知道她先生不在家,便推門走了進去。

「張姐,妳在嗎?」我對著屋內喊。

「是小剛嗎?我在廚房忙,進來吧。」

這時我看見張姐在做菜。她挽著烏黑發亮的髮髻,穿著一條短裙,兩條雪白的大腿幾乎全露在外面,我的心馬上像火燒一樣狂跳起來。

「張姐在做什麼啊?嗯。」我走到張姐旁偷親了她一下。

「做菜呀,你這個小色狼,又跑來做什麼?」張姐正炒著一鍋青菜。

我就站在她後面看張姐忙來忙去,張姐不時回頭對我一笑。後來青菜弄好了,張姐將它們舀成一碟,端過來小餐桌上,我稱讚的對她說:

「好香啊!」

「哼,菜香還是我香?」

張姐問:「要不要嚐嚐看。」

「吃菜還是吃妳呢?」我依了過去從後面將張姐抱住。

「哎呀……你這個小色狼,快放手啦……不然被我老公看見就不好了……」

我緊緊地摟著張姐,把陰莖在張姐柔軟的屁股上面用力摩擦,一陣陣興奮直衝大腦,我的手,也向張姐的雙乳摸去。對她說道「他現在又不在家。」

哎呀,別鬧啦。張姐笑著拉開我的手。

壞孩子!張姐低下頭,手也不知不覺鬆開了。

張姐,妳好美,我一見妳就忍不住!

我悄悄的把褲子解下,昂然挺起的肉根正頂著她的屁股溝,張姐不由得向後一瞧:

「啊……小壞蛋……怎麼連褲子及內褲都脫下來了……」

「來嘛…張姐…我的好老婆,妳最愛的肉棒好想要妳喔……」

「啊…別這樣,我老公快回來了…」

「不會那麼快回來啦。」

「我覺得還是不好啦,乖,聽姐的話……」

「不行,我現在就要妳。」

我邊說邊用肉棒摩擦著張姐裙下的肉屄,並用手不停的搓揉著她的乳房。

「可是……可是……太危險了啦……還是不要啦……小剛乖……等家裡沒人時我再和你……不然被人看見你在和我親熱,玩弄別人的老婆,我們準會被打死的……」

張姐此時口裡雖仍說不,但身體已經開始慢慢屈服。

我親吻著張姐的脖子。當我揉捏張姐的乳頭時,我感到張姐身體一下繃緊了。我撩開張姐的上衣,張姐胸前雪白的兩顆乳房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來。我握住張姐的乳房,可以感覺到他們是多麼地柔軟、飽滿。我用力捏張姐的乳頭,一邊繼續吻她的脖子。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撫過張姐的小腹,感覺到她腹部的肌肉已經繃地很緊了。隨後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內,開始愛撫張姐的陰戶,這時我的肉棒開始進入臨戰狀態。

我的手指輕輕地滑入張姐的皺摺,感到那裡已經流出了液體。張姐的頭往後一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時旋轉著屁股摩擦我蓄勢待發的肉棒。我的一根手指滑入張姐的陰道內,重復著進出的動作,刺激陰壁分泌液體,為肉棒的進入做準備。

張姐的肉洞越來越濕潤,淫液汩汩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進去,她的肉洞越來越熱,緊緊地吸住我的手指,隨同手指的動作,淫肉不斷翻出。我用另一隻手解開她的短裙,任其滑落在地上。

我的龜頭蠢蠢欲動,我拉下她的內褲,將膨脹得變形的肉棒,頂在張姐雪白豐滿的屁股上。從後邊將上衣撩起到張姐的肩膀上,使張姐豐滿的屁股裸露出來,我輕輕將張姐推到水槽邊,讓她俯下身抓住水槽的邊沿,使她的正滴著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慾眼下。張姐分開大腿,擺明了要讓我更容易出入。我泰然自若地將龜頭頂在洞口,我按住張姐的屁股,深吸一口氣,慢慢向前挺進。

「張姐,我正在進去妳的身體裡…」頓時我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向我襲來。

「啊…我知道…」

我的肉棒已漸漸地刺進張姐的體內,使張姐倒吸了一口氣。

「啊呀!」

張姐芳狂呼起來:「小剛……呀……好硬……呀啊……嗚…喔……」

「張姐妳的穴好緊好溫暖。」

我說著,用力把腰一挺,將肉棒深深的插進張姐的蜜穴中。

沒頂的肉棒為張姐帶來片刻的顫抖,讓她不自禁地低吟起來:

「好棒……嗯呀……小剛……」

「喔…呵…呀…」

隨著我的抽動,張姐發出了淫蕩的呻吟:

「很……很厲害……啊…呀……你讓姐感到很舒服……嗚…啊啊呀!!」

當我的肉棒在淫穴內一進一出之間,張姐也會溢出更多的淫水;互相摩擦的恥毛,宛如火上加油,讓我倆的情慾更加高漲。插穴的「啾啾」聲,令廚房充斥著淫慾的味道。
「呀噢!啊呀呀!呀啊……我的好弟弟……嗚啊……再用力點……呀呀……啊!再用力啊……呵……呀呀呀啊!!!」

「是嗎?那麼再快一點吧……」

我擺動腰部,讓堅挺的肉棒在張姐的水洞裏進出,一下一下的肏著她的穴。雖不斷流出愛液,但那腔壁仍緊緊的吸著我那巨大的陽具,讓我感到無比的快感。

「嗚呀……啊啊……噢……不行了……,姐要來了……受不了呀!!!」

被我不斷的插穴,張姐的身子與陰道緊繃起來,高潮將近:

「嗄呀呀……來……了……來了……呀呀啊!!」

「啊……我洩了!……」

張姐抓緊我的手,一股淫水洩了出來,她便趴倒在水槽邊。接著我把張姐抱起,放到一旁的餐桌上,我毫不費力就將她修長白玉的美腿抬高擱在餐桌上,脫下她的圍裙和上衣,握住張姐那柔嫩的肉球,窗外照射而下的陽光將張姐膚若凝脂的雪膚照耀得閃閃動人,美艷的張姐豐滿的玉體在我吸入陣陣體香下被我咨意舔弄,淫穢的叫春聲自她的紅唇哼出。

張姐渾身顫抖一下,繼而渾身扭擺起來,嬌哼的說:

「小剛,……你快插吧!….我好…..癢……好難受…….」

我的肉棒對準陰穴,向前一擠,順利的滑穿進去,張姐體驗著那美感,慢慢的向後躺到餐桌上。

我扶著張姐的兩膝,低頭看見肉棒在小穴中進進出出,視覺刺激引動高昂的情緒,現在張姐躺得四平八穩的,於是長驅直入,大大方方的肏起來。張姐也馬上就感覺到比剛才更強的快樂,「唔唔」的闔眼亂哼著,我馬不停蹄,回回見底,幹得張姐美上了天。

「啊……小剛,你的好硬……哦……插得我好美……啊……」

張姐眉頭緊皺,好像很難過,嘴兒卻笑咧咧的,又好像很快樂。張姐雪白的嫩屁股死命的搖晃擺動,迎湊我陽具的插穴,香汗流濕她的上衫,長髮如雲般的飄動著,美豔的姿態使我龜頭陣陣酥癢,我知道快要射精了,我拔了出來,提起她修長的玉腿靠在我肩上,龜頭對準她一張一合淫水直流的美豔陰戶。

俯臥在桌上全裸張姐的肉體看來格外妖媚,雪白渾圓的美臀下,股溝中裂出濕潤欲滴的肉縫,我左手握住張姐纖美的腳踝,稍稍抬高,右手扶著白嫩的圓臀,將肉莖前的龜頭在已流出透明滑液的膣口塗抹,淫濕的蜜口流出的滑液,已經把陰道潤滑得足以容納粗長的男莖咨意進出。

潤滑後的陰莖粗得青筋糾結,張姐雙手緊抓著我,哼聲微出,玉臀搖擺的迎合陽具的抽插,我扶著張姐的纖腰,依著圓白挺翹的臀部,來回的將陰莖插進陰戶裡,穴內飽脹的美感使張姐緊緊抱著我,銀牙緊咬,粉嫩的秀臉微蹙,粗長的喘息聲環繞整個廚間。

「哦……乖小剛……快快把姐幹上天……啊……啊……姐要你……天天要你……啊……啊……對……再快……啊………」

浪聲沒完,果然就又是騷水泉湧,這時卻聽見門口傳來剎車聲。

「啊呀……他回來了……」

張姐著急的說:「啊……啊……停下來……」

我卻不肯,發狂的捧著張姐猛幹,插得她哇哇亂叫。

「啊……啊……不要……啊…啊……老天……哦……我從來沒這樣過……啊……啊……從來沒這樣舒服過……啊……啊……哦……哦……又……又……又來了……吧……啊……親弟弟……啊…啊…幹死姐姐了……啊…我要丟……我要丟……啊……啊……」

說著果然就有一大股浪水,「咕嘰」的半噴半流,湧泌出穴口,她的嫩肉頓時一陣緊縮夾緊肉棒,然後一陣溫熱的陰精便延著肉棒外順流到我的陰囊上。

我此時也忍不住這份快感,下體兇猛抽插她飽漲動人的嫩穴,極盡瘋狂的強姦她的玉體,快速的一頓抽插之後,「啊……我也要射了……喔……張姐……」

接著我抖動著身子,大量的濃精直噴進子宮內,將一股鮮美而灼熱的精液全數射進她的體內,讓她的子宮仔細嚐著淫亂的精液。灼熱的精液灌注也使張姐緊抱著我,雙腳也緊夾著我的腰,不斷的喘息呻吟。

門外突然一聲:「老婆…,妳是不是在廚房啊?」

這麼一叫,只把我與張姐嚇得膽顫心驚,我與張姐趕緊整理好衣服,深怕他先生馬上就要進入家門裡來。

「小剛,你快從後門出去,這裡讓我來應付……」接著我就從後門偷溜了出去。

回到家後才平覆了剛才的緊張心情,但之後我偶爾還會趁張姐的先生不在時,去敘敘舊,讓她享受這禁忌的偷情之愛。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嫂子偷情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局長與老婆
舞廳艷遇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公司制服
蕩婦美如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