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蕾一向以清純少女的形象出現在螢幕上,深受青年影迷的喜愛。然而,徐蕾卻在事業的巔峰時期,嫁給一位年輕英俊的富商,從此退出影壇。她希望做一個賢妻良母,相夫教子,過平靜的生活。

但天有不測風雲,一年之後,丈夫的公司因為經營不善而破產,夫妻二人的生活陷入窘境。幸好還沒有孩子,徐蕾想重出江湖。

徐蕾復出影壇的時候,發現一年來湧現出許多後起之秀,自己的影迷有了新的偶像,昔日的輝煌不復存在。徐蕾費盡周折,才在一位青年導演的影片中謀得一個角色。

導演薛非以前是徐蕾的影迷,安排她在影片中出演女一號一位女大學生,片酬也十分優厚,這讓徐蕾十分滿意和感激。故事情節大體是一個女大學生,才貌雙全,卻被導師誘姦,從此落入風塵,最後香消玉殉。讓徐蕾擔心的是,片中有幾場「激情戲」,導演薛非告訴徐蕾,男演員會把握好尺度,影片後期會進行技術處理,不會破壞她的清純形象,個別情節會找替身,並許諾加薪。徐蕾思考好久,終於答應。

徐蕾一年來幾乎沒有多大改變,還是一副清純女孩的形象。因此,影片拍得很順利,劇組所有人都被徐蕾的美麗和演技折服。兩月後,影片拍完一大半,只剩幾場激情戲。激情戲沒有劇本,徐蕾忐忑不安。

第一場是導師猥褻徐蕾的鏡頭。徐蕾有些擔心,因為扮演導師的男演員吳義一直用色咪咪的眼光看自己,還經常動手動腳。徐蕾怕他不規矩。

戲開拍了。徐蕾身穿白色上衣、藍色裙子、白色長襪,一副學生打扮。吳義中年教師打扮,坐在椅子上,徐蕾站在身邊接受導師的個別輔導。

「開始!」導演薛非一聲令下。

吳義嘴裡胡亂說著,右手伸進徐蕾的裙子。徐蕾一驚,閃身躲開。

「停!」薛非叫道,問徐蕾:「怎麼回事?」

「他……」徐蕾不知該說什麼。

「劇情需要嘛!」薛非說,「什麼叫激情戲?」

徐蕾默不作聲,心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開拍!」薛非又說。

徐蕾只得回到原位,雙眼看著桌上的講義。吳義的手又伸進她的裙子,隔著內褲撫摸她渾圓的臀部。

徐蕾渾身一顫,剛要躲避,只聽薛非說:「女演員注意!進入拍戲狀態!」

徐蕾心想,做演員總要有犧牲,就沒有動,吳義繼續講著,手撫摸的力量卻在加大。

「他分明是故意的!」徐蕾想,自己的臀部只有丈夫摸過。

吳義繼續講著,手卻順著內褲的邊緣伸了進去,直接接觸到徐蕾臀部光滑的肌膚。

徐蕾閃身躲開,她受不了其他男人的撫摸。

「怎麼回事?」薛非發怒了,「我們的資金緊張,不要浪費膠片!繼續!」

徐蕾不敢說話,又回到位置。

這次,吳義的手直接伸進內褲摸索。徐蕾又動了一下。

「女演員別亂動!」薛非說,「你是他的學生,不敢反抗。要裝出害怕、羞澀的樣子。」

徐蕾低了低頭,臉上一紅。

「好!」薛非讚許著,「男演員也要注意,真實一點。」

吳義的手完全伸進徐蕾的內褲,貪婪地摸著她的兩片屁股。

徐蕾渾身難受,心想,「忍一忍吧,否則還要重新開始。」

吳義得寸進尺,手向下一拉,悄悄將徐蕾的內褲褪到大腿上。

徐蕾一驚,欲要反抗,又想,「這麼多人看著,真是羞死人。」幸虧還有裙子罩著,其他人並未注意。

「好!」薛非道,「繼續!」

徐蕾終於沒動。但吳義的手沒有停止,從徐蕾的雙腿之間穿過,伸到前面撫摸她的陰戶。

徐蕾更加難受,趕忙夾緊雙腿。這反而給了吳義更大的享受,他的右手被大腿夾著,手掌卻依然可以活動,而且,充分感受到徐蕾的體溫。他一邊說講義,一邊摸著徐蕾的陰毛。

徐蕾感到心亂如麻,更難堪的是,身體在吳義的撫摸下競然有了反應,這是一種久違的感覺。自從公司出事後,丈夫整天忙得焦頭爛額,他們夫妻就再沒有一次性生活,自己的身子已經三四個月沒有得到愛撫了。

徐蕾的雙腿有些顫抖,漸漸鬆開。吳義趁機用兩根手指挑逗她的陰唇。

徐蕾呼吸開始沉重,覺得下體開始分泌出愛液。

「好!」薛非說,「你要表現出只能服從的樣子,他是你的導師,掌握著你的命運。」

徐蕾不敢再動。吳義則更加放肆,手指伸進她的陰道,攪動著。

「哦……」徐蕾情不自禁地發出呻吟。

「很真實!」薛非讚許著,「反應再強烈些,要配合導師的動作。」

吳義的手指開始抽插,進進出出,帶出很多愛液。徐蕾的身體隨著他的動作上下起伏,口中不時發出聲音:「哦……啊……嗚……」

「OK!過!」薛非說。

吳義立即抽出手。徐蕾感到下體一空,隨即一涼,意識到自己的內褲還在大腿上吊者,不敢當眾整理,匆匆跑向衛生間。

吳義望著她的背影,臉上露出微笑。

徐蕾關上衛生間的門,長出一口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下體,已經水流成河,立即滿面羞紅……

第二天,是下一場戲,導師強姦徐蕾。徐蕾有些害怕,找到薛非想不拍了。

「那怎麼行!」薛非說,「我們是有合同的。你中途退出要賠償所有損失。你賠得起嗎?」

徐蕾搖搖頭,她的確賠不起。

薛非說:「不用擔心,又不是真的。昨天那場戲也是假的,演得很好嘛!」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你怎麼知道不是真的。」

薛非又說:「這樣,我把劇組其他無關的人都請出去,行了吧?」

徐蕾點點頭。

片場留下薛非、徐蕾、吳義和攝像,連燈光師都出去了。

徐蕾心裡稍安。

薛非說:「你們脫衣服吧!」

「什麼?」徐蕾大驚,「脫衣服!」

「當然了,不脫衣服怎麼拍?」薛非說。

徐蕾堅決地搖搖頭,「我不脫衣服,死也不脫!」

無論薛非怎麼說,徐蕾堅決不脫,這是她的底線。

「那怎麼辦?!!!」薛非發怒了。

徐蕾依然堅決地搖頭。

「這樣吧,」吳義說,「這場戲只有我一個人脫,讓徐蕾穿著吧。」

徐蕾有些感激。

薛非攤攤手說:「怎麼演?」

吳義說:「讓徐蕾穿著裙子,裡面套兩條內褲,演戲的時候我撕下一條,然後做假些動作就行了。」

薛非想了想,問徐蕾:「這樣行不行?」

徐蕾只好同意。

徐蕾去換衣服,穿了兩條內褲。回來時,她看到吳義果然脫光了衣服,陽具堅挺著,又粗又大。徐蕾心中亂跳,趕忙轉過身,不敢看他。

「開始!」薛非喊道。

吳義撲了上來,徐蕾尖叫一聲,想跑。吳義抓住她,抱住就親吻。徐蕾左右閃避,嘴唇還是被咬住。吳義的舌頭鑽進她的口中亂攪。徐蕾無法閃避,只能就範,被吻得意亂情迷。吳義的雙手趁機撩起她的上衣,幾下就解掉她的胸罩,扔到一邊。徐蕾大驚,沒想到他真脫自己的衣服,想叫停,嘴被堵住,只得奮力掙扎。

吳義抱起徐蕾坐到椅子上,雙腿夾住她,雙手亂摸她的乳房。徐蕾嬌喘連連,身體有了反應,雙手擊打著吳義。

吳義雙手抓住徐蕾的雙手,嘴巴狂吻她的胸部。

「你幹什麼?」徐蕾驚呼,「快放開我!不要啊!」

吳義繼續狂吻。徐蕾渾身亂顫,正想叫導演,吳義又吻上自己的嘴唇,拚命狂吸。

徐蕾用盡全身力氣,掙脫吳義,「導……」剛叫了一聲,吳義猛虎般地撲上來。

「說台詞!」薛非喊道。

徐蕾早忘了台詞,只想盡快逃走。她三步兩步竄進衛生間,還未關門,吳義已經跟了進來,攝像立即把鏡頭靠過來。

徐蕾拿起洗裕噴頭做武器,擰開,水流噴了出來,濺了兩人一身。徐蕾上衣較薄,胸罩又被脫下,渾身濕透後,身軀立即顯現出來,乳頭尤為清晰。

徐蕾顧不了那麼多,因為吳義已經撲上來抱住自己亂摸。

「啊……」徐蕾呼叫著,「放開我啊……」

吳義抱起她向床走去。

徐蕾喊道:「停一停!」

「繼續!」薛非說:「女演員,別亂講話,說台詞!」

徐蕾連連叫苦,「砰」地一聲被扔到床上。

吳義將她反過來,左手按住她的雙手,右手伸進她的裙子,「嘶」的一下,把兩件內褲都撕下來。

徐蕾驚恐萬分,叫道:「你怎麼脫我衣服?」這恰好是台詞的一句。

「我不僅脫你衣服,還干你呢!」吳義也說了句台詞。

「停……機吧」徐蕾叫道。

「來了!雞巴來了!」吳義說著,撩起她的裙子,摸著她的陰戶,嘴巴又吻上她的雙唇。

徐蕾嘴裡發出「嗚……嗚……」的叫聲,身體卻在吳義的撫摸下亂了方寸。就在此時,她覺得下體一緊,吳義的陽具插入了自己的陰戶,陽具緩緩前進,逐漸塞滿自己的陰道。

徐蕾連聲慘叫,真的如同處女被強姦一樣。導演鼓掌叫好,徐蕾叫苦不迭,心想,「你哪裡知道我下面發生了什麼?這哪裡是拍戲,分明是被吳義強姦。」

徐蕾還要掙扎,吳義一面用舌頭堵住她的嘴,一面下身用力抽送。他的肉棒感覺到徐蕾陰道的窄小,「真的像處女一樣啊!」吳義感歎,心中激動,加快了抽送速度。

徐蕾逐漸鬆弛,她感到陰戶正濕漉漉地迎接肉棒的進進出出,這種感覺就像在自己家,自己的床上,讓丈夫的陽具在自己的蜜穴裡進進出出一樣。

「他不是丈夫!」徐蕾想,卻控制不住下體對肉棒的討好,她完全陷入快樂之中。

迷迷糊糊的,徐蕾聽到吳義激烈的喘息,「他要射精!」徐蕾立即驚醒,「不要啊!」她叫著,雙手用力一推,想使大肉棒退出陰道,不讓吳義在體內射精。但是吳義緊緊抱住了她的屁股,隨即一股熱流直噴徐蕾的花心,燙得徐蕾渾身發拌。徐蕾無法控制自己,隨著吳義的噴射,「啊……啊……啊……」地大聲呻吟,一下子達到了高潮。

「過!」薛非喊道。

吳義心滿意足地從徐蕾身上下來,撩過裙子蓋住她的下體。

徐蕾渾身無力的躺著,薛非走過來說,「你演的真好,像真的一樣!」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這本來就是真的。」

劇組休息了二天,準備拍攝最後一場戲。這二天中,徐蕾把自己關在屋裡。 「真是沒臉見人!」她想,「我怎麼糊里糊塗地就被別的男人給插入了,還讓他在體內射精,而自己居然還有了高潮,我真對不起老公!」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她不能告訴別人吳義強姦了自己,否則,自己的清純形象就將磨滅。「吃個啞巴虧吧。」她想。

二天後,第三場戲開始了,按照情節,徐蕾此時已經墮落為風塵女子。導演薛非親自上陣扮演一個花花公子。排戲前,薛非特意遞給徐蕾一杯咖啡,「我們只是做做動作,其餘鏡頭由替身演員完成。」

徐蕾十分感激,將咖啡一飲而盡。

戲開始了,在酒店包間裡,徐蕾坐在薛非懷裡聊天、接吻。

現場的燈光忽明忽暗,徐蕾感到一絲心悸,隨後感到頭昏,機械地配合著薛非的動作,接著什麼也不知道了……

徐蕾醒來時,首先感到下體火辣辣的疼,心裡一驚,立即掙扎起來,看到自己還穿著衣服,就自己安慰,「也許是太累了。」

徐蕾拿到一筆不菲的報酬回到家,心中卻高興不起來,眼前總是浮現著吳義那張無恥的臉和自己被迷姦後的情景。

一月後,薛非突然打來電話,說影片未通過審查,將轉到海外發行,並寄來一盤樣片。

徐蕾感到有點不妙。

夜深人靜,徐蕾悄悄起身,看了看熟睡的丈夫,翻身下床。她來到客廳,放進錄像帶。

影片開播了,徐蕾感到一點安慰,自己的形象還是那麼清純可愛、美麗動人。

影片播到第一場激情戲,吳義的手伸進自己的裙子。徐蕾有些緊張,就像當時拍戲一樣。鏡頭一轉,突然照到徐蕾裙子裡面的風光,內褲被脫下,吳義的手指撫摸著她的陰毛。

「啊!」徐蕾驚呼,原來他們在桌子下面安置了另一台攝像機!

「咦?」丈夫突然出現,「你在看自己拍的戲?也不叫我。」

「哦……」徐蕾一陣慌亂,她一直不敢讓丈夫看。

丈夫坐到徐蕾身邊,奇怪地問:「三級片嗎?」

「嗚……」徐蕾支吾著,「這是……替身演員。」她撒謊道。

「噢。」丈夫沒有懷疑。

鏡頭拉近,整個螢幕出現徐蕾陰部的特寫,每一根陰毛都清晰可見。

「哦!這個替身演員是誰!這麼開放!」丈夫覺得這個女演員的陰戶似曾相識,又想不起是在那部三級影片還是A 片裡見過,他還沒有發現這其實就是他妻子的陰戶。

「是……香港請來的。」徐蕾說,偷眼一看,發現丈夫未發現片中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還看得津津有味,心中稍安。

鏡頭又轉,吳義的手指插進徐蕾的陰道,前後抽動,帶出許多蜜汁……

徐蕾的臉在發燒,好在這一段很快過去,畫面又呈現出徐蕾燦爛的笑臉和美麗的倩影。

「拍的挺漂亮。」丈夫讚許著,「你還是那麼美麗。」

徐蕾心亂如麻,輕輕靠在丈夫肩頭。

影片繼續播放,到了第二場激情戲,吳義抱住徐蕾亂摸,並脫下她的胸罩。

「這也是替身演員。」徐蕾趕忙解釋,「只有臉是我的。」

「哦。」丈夫相信了,抓起徐蕾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根上。那裡已經隆起,丈夫乾脆掏出陽具,讓徐蕾撫摸。

螢幕上吳義撕下徐蕾的內褲,挺著肉棒插入她的陰道。

「這個替身和你身材很像嘛!」丈夫說。

徐蕾心中苦楚,心想,片中這個被強姦的女人其實正是你的妻子呢。

鏡頭一轉,照到吳義一聳一聳的臀部,隨後是肉棒進出陰道的情景。

「原來導演們早已知道吳義在強姦我。」徐蕾痛苦地想。

丈夫卻興致勃勃,「香港女演員真開放,這簡直是A 片嘛!」

螢幕上,徐蕾的陰道分泌出大量蜜汁,出現男女的呻吟聲。

「這男演員好大啊!」丈夫說,「那女的受不了了。」又舞著自己的陽具笑問:「我大還是他大?」

徐蕾無地自容……

最後一場激情戲終於上演了,徐蕾稍稍安心,畢竟自己和薛非沒做什麼。

然而,事實出乎意料,影片中,徐蕾和薛非擁抱了一會兒就開始脫衣服,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徐蕾大驚,「這是我嗎?」

片中的徐蕾已開始給薛非吸陽具,畫面推進,正是她那張清純的臉,口中含著肉棒貪婪地吸著。

徐蕾大腦「嗡」的一聲,「難道……他們給我吃了迷藥……」徐蕾想起那杯咖啡,「我做了什麼一點也不知道!」

片中的徐蕾跪在地上,晃動著雪白的屁股,陰戶清晰可見。薛非把大肉棒從後面插入,隨後,鏡頭轉到徐蕾臉部,她雙目緊閉,小嘴微張,發出誘人的呻吟聲。畫面向前,照到她晃動的豐乳,再向前,照到她的陰毛和被陽具塞滿的陰道。

片中還有對話。

薛非說:「你舒服嗎?」

徐蕾說:「太舒服了,使勁!」

「多長時間沒人你了?」

「好長時間了……噢……想死我了……」

「那你喜歡被我嗎?」

「喜歡,被你得太舒服!」

「喜歡我射到你屄裡嗎,喜歡就求我吧。」

「求求你……射吧……把你的精液……都……射進去……射到我的……騷屄裡……求你了。」

薛非從後面抱緊了徐蕾的腰部,大肉棒一陣猛烈的抽插,接著緊緊壓住徐蕾的陰戶,屁股不停的抖動,顯然已在徐蕾的陰道裡射精。

徐蕾被射得整個人都趴到了地上,當薛非把大肉棒抽離時,一股白漿從徐蕾的陰唇之間緩緩倒流出來……

「啪」的一聲,丈夫抓起茶杯砸向電視機,「轟……」電視機冒出滾滾濃煙。

丈夫吼道:「這也是替身演員嗎?!!!」

徐蕾默默無言,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校長吃肉,我喝湯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我實在忍不住了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兔子只能吃窩邊草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