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      17歲        我女友
小志      19歲        我
王伯伯    52歲        女友的繼父
====================================================

我是個大學一年級的新鮮人,我在學校附近的簡餐店,認識了一個女孩,她皮膚白皙水嫩,長的很好看,除了氣質乖巧的外表,也有不錯的身材,認識以後我才知道,她今年17歲,簡餐店是她們家開的,或者說得清楚些,是那女孩的繼父經營的。

她叫毛毛,我最喜歡的是她的性格,雖然才高中二年級,但非常的懂事,我們交往了三個月,和她在我的宿舍有了第一次性生活,當時,我還是一個處男,而她,當時我原以為是一個處女,可是在幾個月後我才知道一個不為人知的天大秘密。

先說說和她上床的第一次經驗吧,雖說我經常手淫,但沒有和女人性交過,我們倆在我宿舍觀看著色情片,我經常看不覺得什麼了,可是毛毛好像是從來沒有看過,看著電視裏的男女在互相愛撫,接吻,口交,聽著女主角的浪叫,她看了一會兒就臉紅的不得了了,毛毛呼吸也不均了,我把她摟在懷裏,我也越看越興奮,她也一樣,用手摸著我的胸膛,我也用手撫摸著她的頭髮慢慢地向下滑,摸到了內衣扣,把她的內衣解開了,乳罩從她的高中制服裏掉了出來,她也把手伸到了我的衣服裏邊撫摸著我的胸膛,我慢慢的脫掉了她的上衣,露出了那雪白雪白的乳房,我愛不釋手的撫摸,用嘴來吸吻著乳頭,她忍不住的呻吟,當時我就順手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讓我的胸膛與她的酥胸緊緊的貼在一起,我親親的吻她,用我的舌頭來挑逗她,毛毛也不由自主的用舌頭來回應著我,我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她的裙子向下脫,露出了她那雷絲邊的小內褲,我用手撫摸著她的小穴,毛毛也用手撫摸著我那早已勃起,硬如鐵棒的大雞巴,她一摸到,就脫口而出:[啊,好,好硬啊],聽見毛毛這麼說,我驕傲地回答她:[當然,不然妳以為是軟的嗎?]

接著,我們自己把自己身上所剩的衣物都脫了下來,這時色情片裏正好演的是女的在為男的口交,我問她可以為我這樣嗎?她猶豫了一下,也就學著影片裏一樣為我口交,用舌頭舔我的馬眼,吞吐著我的陽具,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被毛毛口交,比我自己手淫舒服上千萬倍,給她舔著舔著,讓我也想嚐嚐吃鮑魚的滋味,那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真真的看到了女人的小穴,我用舌頭慢慢的舔著毛毛鮮嫩的小穴,把舌頭伸進了小穴裏,感覺到毛毛的身體顫動了一下,我們就這樣愛撫著對方,這我更興奮了,一會兒,我讓她平躺在床上,把她的雙腿分開,讓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口摩擦,我學著色情片裡的動作,慢慢的將陽具向裏插,這時她說:[有些疼…],我當初想說她是第一次,心想長痛不如短痛,索性就一使勁,隨著她的一聲哀叫整根插到了底,毛毛的表情糾結在一起,被破處的她,有叫可是叫得不大聲,似乎沒有向朋友述說的那樣:[女人破處會痛死]我用嘴吻著她得嘴不動,呆了一回,問她還疼嗎?毛毛遙遙了頭,我也就慢慢地做著活塞式抽插,由於是第一次和女孩性交,沒有插幾下我就覺得要射精了,我抽得更快、更用力,糊里糊塗的插了幾下,毛毛也很淫蕩的呻吟著,我覺得快不行了,趕快把陰莖抽了出來也就射精了,射了毛毛一身都是白色的精液,結束後,毛毛尷尬地笑了笑,我看不懂她表情的意義,是害羞?還是對我的表現很滿意呢?我虛弱地摟著她,休息了一下我們一起去浴室洗澡,我幫她,她幫我洗,就這樣我有了第一次我的性生活。

和毛毛交往的第五個月,雖然已經和她發生過關係,但我們的次數並不多,我大概用五隻手指頭可以算得出來,一來是怕她覺得我和她再一起的目的只有做愛,所以並不敢太常要求和她性交,二來,由於她還是個高中生,白天要上課,晚上又在自己家的餐廳幫忙,根本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和我相處,除了偶爾我會去餐廳探班,順便吃個晚餐,或者假日出去走走,我們見面的時間其實不算太多。

我印象很清楚的一天,那天是毛毛的生日,外頭飄著小雨,我騙毛毛說學校正要期中考,我過幾天再幫她慶生,其實,我早寫好卡片和買好禮物準備給她驚喜,大約晚上十點鐘左右,我從餐廳窗外看著毛毛在整裡餐具,打烊後,客人、工讀生陸陸續續的離開,而毛毛和她繼父倆還待在餐廳裡,她繼父王伯伯是一位五十二歲的離婚男人,他笑瞇瞇的關上餐廳大門,並且拉下了窗簾,此時我心想時候差不多了,我可以去給毛毛一個驚喜了,我喜孜孜的走向後門,可是當我要叫毛毛名字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幕我很難想像的畫面,王伯伯伸出他粗糙的大手摟著毛毛纖細的肩膀,而另一手輕輕地撫摸著毛毛的臉龐,我有些不解地靜靜從旁觀看,[乖女兒,今天妳生日,伯伯有禮物要送妳]王伯伯拉著毛毛的手往自己褲襠處拉,毛毛也半推半就的由他。

我的角度有點難看到他們在做些什麼,只感覺到毛毛似乎稍微掙扎了一下就不再拒絕,看得出來王伯伯歡喜極了,他稍稍轉身一下,我看見了,我看見王伯伯隔著衣服摸了摸我女友毛毛的胸部。

王伯伯那色色的大手一握就滿滿的一手抓,我也喜歡毛毛這奶子剛好握滿的實在感,我看著他揉搓了一會,他的手就從解開毛毛的襯衫,伸進乳罩裡直接把毛毛奶子捏住,年輕女人的奶子,很有彈性、很滑嫩的感覺讓王伯伯心頭為之一震,我用茫然和失落的眼神看著他們,這時我的心像被針扎了的痛,[伯伯,別這樣,時間很晚了,媽媽有買蛋糕等著我們回去],毛毛試圖阻止王伯伯的侵犯,王伯這時看看錶,已經快十點半了,臉上似乎有點生氣,他裝著生氣大聲嚷道:[晚半小時回去會死嗎?]接著一把拉了兩、三張椅子並排,把我女友撲倒在椅子上,毛毛卻一點不敢抗拒,乖乖的躺了下來,幾秒鐘後,王伯伯俐落地把毛毛絲襪扒了下來,我女友抬著腳讓她繼父脫了她下體最後一道屏障,並對接下來這個老色狼的淫弄顯得很配合。

脫了毛毛的絲襪後,王伯伯一看我女友的穴就兩眼發光,當然,像他這老男人遇上毛毛這年輕肉體,怎能不興奮?毛毛的穴相當粉嫩,陰唇相當細小,陰毛不多,比起我女友她母親的老穴,怎不光看著就讓他愛死了。

毛毛看見王伯伯那直挺挺的雞巴,龜頭紅紫色,知道王伯要將雞巴套入自己陰戶裡交配,心裡相當害羞、害怕,也不敢看王伯伯,只好閉著眼配合地張開腳迎接王伯伯,迎接著她的繼父。

王伯伯看著年輕美肉如此配合,看著毛毛那粉嫩的洞口正為自己張開,馬上一手捏雞巴、一手扶著我女友的大腿對準肉洞,當他身體下沉,那雞巴就向毛毛挺著,我女友被他繼父分開大小陰唇,雞巴一截截地插到穴裡去了,王伯伯:[噢,真爽,一個女人一個味,插不同的穴感覺都不一樣,女兒比老娘爽快多了]毛毛的肉洞很濕滑,熱得燙人,而且很緊張地把王伯伯的雞巴夾得緊緊的,王伯伯每插入一寸,快感就升一倍,他忍不住直呼叫:[爽啊!還是女兒棒!]這個時候,一個身材壯碩的老伯托著一個全身雪滑的少女,兩人胯間上下重疊,老雞巴深深陷入粉嫩的肉洞裡,淫水把兩人的陰毛都沾得濕淋,這情形除了夠淫穢之外,更增亂倫色彩,王伯伯和毛毛這時就像一對亂倫的父女,女兒張著腿、動著腰迎合老爸雞巴的抽插,她繼父除了兩顆卵蛋,整根雞巴都頂到她陰道裡去了,插得深深的、陷得死死的。

王伯伯努力地讓他那根老雞巴在我女友穴裡搗弄,口中不時叫著:[母女都給我搞上了,爽快,爽快…噢…]這是多麼淫蕩又邪惡的肉體交合,那原始和越軌的色慾滿足刺激著王伯伯的性慾,雞巴似乎前所未有的具穿透力,雖然抽插幅度不大,但龜頭基本都是頂到了毛毛的深處,直撞到那男人精液的幸福歸宿——子宮!毛毛當然也感到插入自己身體裡的這根雞巴越頂越深,也更熱更大,陰道好像被撐到了極點,雞巴每一次退出又插入,肉與肉的磨蹭都讓毛毛酥麻得全身發軟,全身至上至下的麻癢要在雞巴每次聳動時才能止住,但又不能停下,只能一下接一下地越動越快才能讓酥騷的快感延續。

王伯伯是個老男人,看我女友始終還是就著孩子,不乾脆和她痛快地幹,覺得很沒趣。

也不知是無心戀戰還是老年人容易早洩,王伯伯氣悶中狀態把持不住,就和我當初第一次做愛一樣,一輪急抽快聳,抱著毛毛圓圓白白的屁股猛的一陣深入淺出,雞巴狠狠的戳了十數下之後腰一酸,也不問問毛毛能不能內射就馬上把雞巴深深的頂到陰道深處,雞巴麻勁一鬆便一瀉如注,明知繼父的雞巴要在自己子宮裡灌下不倫的種子,但毛毛並無意識要怎樣,當下就任憑王伯伯的龜頭頂在子宮口,直截了當地射進了一大股濃縮精漿,毛毛這一時也來了個小高潮,舒服得全身無力,王伯雞巴就死死地頂進陰道,只是稍作淺淺的抽動,好讓餘精盡出。

直到射完精後,王伯伯還是抱著毛毛,兩人胸貼胸的熱吻了好一會。

隨後,毛毛主動地搖了搖王伯伯,她收拾著亂倫後的戰場,擦拭著從肉洞倒流出的一道白漿,毛毛穿上衣服後,穴裡的精液還在繼續慢慢流出,毛毛只好弄一疊餐巾紙夾在腿間,暫作臨時衛生墊,當他們要離開餐廳時,我趕緊帶著要送毛毛的禮物和卡片離開,遠遠地又看見王伯伯對毛毛上下其手的摸弄了一下,隨後才上車離去。

====================================================
找了一天,我偷窺了毛毛的日記內容,那是她一年前寫的,當時她才16歲,高中一年級的年紀。
====================================================
我十五歲那年父親病故,母親為了生存改嫁給了一個開餐廳的男人,他比母親大十歲,我不喜歡他。

繼父酗酒,脾氣也不好,時常拿母親出氣,我在他們房門外,晚上經常聽到他對母親的性虐待,母親儘管怕我聽到,強忍著難受捂著嘴,但仍能感覺到她痛苦的呻吟。

我恨透了繼父,也恨男人,繼父一定有些變態,他晚上睡覺時都是裸體,半夜起來上廁所經過我房門,都會故意開著燈幫我蓋被子,我向來都趕緊把身子轉過去,但也沒有反抗。

就這樣,他就更得寸進尺,常常大遙大擺,甚至故意在我面前暴露他的醜態,更令人髮指的是一次吃飯,他喝了酒,當我面摟著母親,母親推他時他惱了,竟把母親壓在桌上,扒光了母親的衣褲,用杯中的酒潑在母親的私處,然後掏出他粗大的陽具,狠狠地插入母親的體內,母親無助地哭叫著,我上前打他,他掐住我的脖子,壓住我的頭,我眼睜睜地被他強迫看完了那一幕。

他早就打我的主意,只是母親保護著我,讓我沒有過早地受到他的傷害。

這樣我們勉強過了一年,我也十六歲了,已經發育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繼父的色鬼眼睛經常在我身上打轉,晚上睡覺我總穿著緊身衣褲,怕受他的欺辱。

有天晚上,我讀書讀得挺晚,身上的制服都還沒換下就打嗑睡躺在床上,我迷糊中感覺一隻大手在撫摸我的胸,另隻手在摳抓我的私處,我驚醒了,一睜眼,看見繼父全裸地站在床頭,高高挺起的粗大陽具正在我的頭的上方,我正想喊叫,他一下捂住我的嘴,另隻手擼了幾下他的陽具,一縷精液射向了我的臉龐,然後他慌忙回房,我因驚嚇悄聲哭啜,也沒敢告訴母親,怕母親上火,這樣可能更助長了繼父的淫威。

終於有一天我被他強暴了,那天母親感冒了,繼父一改往日的凶樣,給母親倒水喂藥,當時我看了心裡有些感動,可是,我們哪裡知道,他在水裡放了安眠藥,母親那天不到晚上八點就睡著了,我一如往常待在房裡看書,大約九點左右,我聽見房門被打開的聲音,我轉頭一看,原來是繼父,平常時的我絕對不會讓他進我房間,可是那天被他照顧母親的行為給感動了,開頭我就向他道謝,[王伯伯,謝謝你][謝我?怎麼說?]王伯伯嘴邊帶著笑意詢問我,接著走到了我的背後坐在床邊,當時的我低著頭背對他,一邊趕著功課,一邊和他閒聊著,沒多注意他在我身後幹嘛。

突然間,一雙大手由後抱緊了我,我轉頭之際,一張臭哄哄的嘴貼了上來,我猛然一看,是裸體的繼父,我本能地想推開他,但手腳抬不起來,我的四肢被他牢牢固定,他用手捏開我的嘴,用他那尚有酒氣的舌頭在我嘴裡攪動著,幾乎讓我窒息,我本能地咬了他一下,他痛的一下退後幾步,我看見他嘴裡流了血,是舌頭破了,他惱怒地抬手扇了我一耳光,嘴裡罵到,[敢咬我…]

我被他打倒在地,但他卻沒有放過我,他惡狠狠的又踢了我一腳,他在罵到:[你母親給我打,女兒我照修理不誤],接著他拉起了我,一個耳光又搧了過來,他將我打倒在床上,然後他三二下剝開了我的衣褲,羞憤的我拚命扭動身體掙扎著,這更挑起了他的獸欲,繼父:[敢咬我,看我怎麼用肉棒子咬妳]他開始在我身上肆意地蹂躪著,我的乳房我的下體感到陣痛,過了一會兒,我沒力氣了,他用那張臭嘴貪婪地舔食我的乳房還有我的處女嫩嫩的私處,一雙罪惡粗糙的大手不斷地在我的貞潔的胴體上摸來摸去,帶有堅硬胡渣的嘴不時刮碰著我的陰蒂,我不能控制地抽搐,眼淚長流,無聲地嗚咽著,他突然跪在我的兩腿間,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了,可我一點反抗的力氣也沒有了,只是死死閉著眼,希望這一切快些結束,我感覺到他用兩指分開了我的尚未成熟的陰唇,火熱的龜頭在我的嫩嫩的桃門外刮蹭著,然後他對準了我的陰道口,一點不留情地刺了進去,一種脹裂般的痛疼讓我發出了痛苦的衷鳴,我渾身顫抖著,他壓在我的身上,親吻我的臉,淫笑著說:[乖女兒,女人總會有這天的,妳會喜歡的]說著就開始緩緩地將他的肉棍塞進我的體內,我感覺他那粗大的雞巴像棍子一樣在捅我的心臟,[啊…王伯伯…不要啊…不要啊…]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令我止不住地哀叫著,他的生殖器如毒蛇一般,毫不留情地鑽入我的陰道口,從狹小縫隙中擠了進去,[啊…好痛啊…王伯伯…好痛啊…]

[噢…好緊實啊…噢…毛毛…],他快活地呻吟,而我卻緊咬著牙齒,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整個身子瘋狂地顫動著,我雙手緊緊抓住繼父的手臂,指甲深深陷進他的肉裡,但繼父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他微微抽出了陰莖,將姿勢挑整一下,再次向下壓,繼父:[小處女的穴真迷人,好緊,好緊,夾的爸爸好快活][啊……,不……,痛啊…好痛…求求你…王伯伯…不要啊…住手…住手]我痛苦地抽搐著,依然緊咬著牙關,凄厲地喊叫起來,繼父竭盡所能讓他那一條毒蛇無情地伸向我那小小的縫隙深處,並且努力地鑽去,膨大的錐形前端一點一點地向里移動著,我的慘叫聲在房間內回響,繼父:[噢…有了…我似乎頂到處女膜了…]

我搖搖頭,哀求他,[不要…王伯伯…不要啊…]繼父:[毛毛,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話一說完,他身體下沉,我感覺腦袋轟的一聲失去了知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體不自主的湧動讓我甦醒了,繼父仍在我身上肆虐著,下體已經麻木,感覺不到疼痛了,只感覺下麵粘粘的,不知是血還是他的淫液,他說:[你母親的小穴很鬆,還是女兒的好,夾得我好快活]他說:[從今天起,妳就代替妳母親給我享受]他說:[毛毛,妳就當作替妳母親分憂解勞]他說:[人家都說我娶了個帶拖油瓶的,可誰知道,我是母女通吃]

他說:[娶了個老的,操了個小的,值得…值得…]繼父瘋了一般地抽插著我,我被他巨大的衝擊力帶動著全身上下動著,他突然表情怪異味,發出了野獸般的低吼,突然身子往上一挺,我強烈地感到一股股熱浪沖進了我的體內,他仍在不停地扭動著,嘴裡喊著,好舒服好舒服,然後就趴伏在我身上,過了一會,他說:[女兒,我有時真不是人,妳就當作給妳母親分擔家務吧]說著他親吻我,撫摸我的臉,看我面無表情,只是流淚,他起身撥出了癱軟的雞巴,用毛巾給我擦眼淚,我清楚地看見他的雞巴沾著我的處女血,他撕裂了我的處女膜,後來拿了五百元錢給我,他說:[雖然,妳會覺得我對不起妳,但妳知道我養活妳跟妳母親,供妳上學也不易,其實我不是壞人]他說:[妳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訴別人,好嗎,不然我會報復你媽]

我哽咽著說:[只要你對我媽好,我會原諒你,你以後也不要再打我媽好嗎?]他連忙點頭,接著把我橫抱起到浴室,我橫躺在他懷裡,他拿著噴頭沖洗我的全身,我這才感到有種久違的父愛,我的妥協和順從可能又誘發了他的欲望,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他又蘇醒的雞巴抵在了我的豐滿的屁股上,他看了看我,我閉上眼表示默許,他把我轉過來,面對他坐在他懷裡,我只有雙手把住他的肩,他攥住雞巴的根部,對準了我的陰門,然後兩手端著我的腰,慢慢地插了進去,這次我感覺沒那麼痛,只覺得有種怪怪的,甚至有了種舒服的感覺,他開始一下下抽插著,我不自主地呻吟著,兩隻堅實的乳房被他來回吮吸著,我全身有種細菌般的東西在漫延一樣,而且越來越升騰,突然,我不自控地痙攣起來,現在知道那是高潮和快感,他在我的陰道擠壓下也再次射精,這樣使我的高潮更加強烈到了極點,好一陣,我們才分開,洗完後,我穿好衣服看看母親,母親仍然熟睡著,繼父說:[放心吧,你媽沒事…]

母親其實是挺有女人樣的,白晰而豐滿,我從小習慣了和母親睡,而且總是摸著她的乳房才能睡著,可自從她改嫁後我就失去了機會,我愛憐地親了母親的頭額,久違般地把手摸在母親的乳房上,一種久違的滿足感油然而生,我輕輕打開母親的衣服,噙住她的乳房,如嬰兒一般戀戀舍,母親的乳頭無意識已經硬了,繼父就這麼看著,我第一次看到他臉上出現了可愛的慈祥,也許他也在反思吧。

我的舉動無意刺激了繼父,他輕輕除掉母親的衣褲,我見狀,搖搖頭對他說:[不可以,你答應我的]接著,我主動脫去繼父的內褲,給繼父口交,他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他說:[女兒,爸爸以後一定好好待你們]我用心地為他口交,不時用舌頭舔著他的龜頭槽部,在我的不斷刺激下,他的肉棍又一次挺立起來了,不久後,他示意我躺下,伸出雙手抓住我的腰,把他堅硬的肉棒塞進了我的陰道,此刻我躺在母親身邊,我看母親很安詳的睡覺,這張床上,繼父得到了我們母女倆,往後的日子,他不再打罵母親,他要我代替母親讓他操,讓他玩,讓他淫虐。

自從繼父強暴地佔有了我,他漸漸將性慾轉移到我的身上,媽媽和他感情也慢慢融洽起來,他不再打罵我母親,一次晚上,我經過母親房門外,偶然聽見繼父與母親的對話,母親:[老公,我覺得你最近變了]繼父:[變了?變好還變壞?]母親撒嬌著說:[變好]繼父:[噢?是嗎?怎麼的好?]母親:[我也說不上來…至少不會像從前那樣淫虐我、打罵我,我憎恨你那樣]我在門外聽見繼父哈哈大笑地回答母親,[從前是我的不對,委屈妳了…]塾不知兩個小時前,他才趁母親洗澡時對我性暴力,他用皮帶抽了我幾下,他說喜歡聽女人的哀叫聲,接著,他再強暴式的佔有我,可是得知母親可以就此解脫,我就覺得相當欣慰,被繼父虐待的過程,也算是值得了。

毛毛的日記看到此,我將它闔起悄悄地帶離,幾個小時後,我報案了,警方帶人前往女友繼父的餐廳逮人,後來我才知道,警方在王伯伯的電腦裡面,發現更多毛毛的照片,甚至王伯伯還把毛毛招待他的朋友,而那些,我有機會再提了,不過,那次以後,毛毛的母親帶著她轉學了,我們也再也沒連絡,我失去了一個小女友,王伯伯則失去了一個老婆,一個可以幹的女兒,還有他的自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