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歲的盧國良是食品公司集團董事,他做事向來雷厲風行,但是盧國良生性好色,常對他的公司女職員伸出魔爪,更有傳言,盧國良的肉棒,既粗大、又堅挺,常使一般女職員大喊吃不消,同時對這個大雞巴老闆既愛、且恨。

而盧國良的妻子,四十三歲的王曉蘭是一個平常的家庭主婦,而對盧國良不雅的傳言,常惹王曉蘭非常不悅,但苦無證據,所以王曉蘭把心一橫,派遣她的親生女兒,二十一歲的盧佩兒來監視盧國良的一舉、一動,本來空閒的盧佩兒在無奈的情況下,接受王曉蘭的任務,擔任盧國良的秘書

而二十七歲的鄭浩林跟盧佩兒結婚後,更是積極打拼工作,目前鄭浩林擔任美商公司的主管經理。

一日,王曉蘭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出現在公司。

鄭浩林邊招待他的外母王曉蘭,邊大惑不解的說:「媽媽,你大老遠跑來公司幹甚麼?」

王曉蘭喝了杯紅茶,說:「哼!還不是為你老爸爸,這次我在他車上安裝追蹤系統,要一次逮到這勾引你外父的淫婦!」

鄭浩林搬出了法律條文來向王曉蘭解說:「哈!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還極有可能反被別人告上誣告的官司!」

王曉蘭說:「這一檔事,你不用擔心,我有可靠消息說你外父每天中午十二點鐘到下午三點,都會往性福酒店,私會情人!」

鄭浩林猶豫一下的說:「喔!媽媽你的意思要到現場捉姦嗎?」

王曉蘭說:「哈!才不是啦,嘻嘻!那一間性福酒店經理是我至交好友,她與我早達成共識,在飯店房間安裝監視器,然後透過另一房間電視螢幕,便能知悉那一個勾引你外父的淫婦真實模樣!」

鄭浩林說:「媽媽,你的意思是要我陪著你一塊同往嗎?」

王曉蘭說:「這當然啊,怎麼你不跟我一塊去嗎?」

鄭浩林說:「這!好吧,我向公司請一下假,媽媽,你稍等一下!」

當鄭浩林背著身影寫請假條,同時,他也打了電話給他的老婆盧佩兒聯絡,但很明顯打不通,於是鄭浩林只好放棄挽救他的外父母的婚姻。

假條呈報上去,上面的主管很快便批了下來,鄭浩林拿起了外套,便連同他的外母王曉蘭直奔過去王曉蘭說的飯店。

他倆到了性福酒店,鄭浩林與王曉蘭走入飯店大廳,只見一位成熟的女性,跑來與王曉蘭身旁切切私語,跟著便連同帶往鄭浩林與王曉蘭去了房間。

在他們進入房間後,王曉蘭脫去了帽子跟大衣,連身長裙,包裹住她那成熟韻味的風采。王曉蘭坐在床前電視,按一下搖控器,電視螢幕顯現出隔壁房間的情況。

王曉蘭搖著頭望向鄭浩林,說:「看來你外父還沒來!」

鄭浩林站在王曉蘭身旁的說:「嗯!是啊!再等等吧!」

鄭浩林邊看電視螢幕,無意間瞧見了王曉蘭那豐滿的胸部,此時鄭浩林褲襠裡的大肉棒正不安份的跳動著。

鄭浩林說:「媽媽,你肚子餓嗎?」

王曉蘭說:「嗯!我不餓,我的包包有麵包,你餓,你拿起來吃吧!」

王曉蘭說完話,站起身來,趴躺在床尾前,她的雙眼還是直盯著電視螢幕看。

過了一個小時,正當鄭浩林與王曉蘭快放棄的同時,隔壁傳出了熟悉的聲因,是盧國良的咳嗽聲。

盧國良打開了隔壁房門,而盧國良的一舉、一動,正透著電視螢幕而顯現出來,盧國良躺在床上,抽了跟煙,而與盧國良進來的女子背著監視器,而看不出模樣。

此時,盧國良說起話來:「快一點,趕快做完,等一下還要回公司去了!」

那女子說:「好了!」

那一個背著監視器的女子,開始將她身上衣物緩緩脫去,但這女子的背影與音調,對鄭浩林而言,是非常的熟悉。

突然,女子轉過身來,此時鄭浩林與王曉蘭同時驚嚇住了,而王曉蘭趴躺在床尾,種個身軀震動了一下。原來這女子嚇然是鄭浩林的盧佩兒;盧國良和王曉蘭的親生女兒;盧佩兒。

盧佩兒走到床前,盧國良將嘴中的煙拿至一旁,盧佩兒的嘴慢慢貼向盧國良肥厚的雙唇,兩人的接吻聲,正透過電視不斷傳來。

此時,王曉蘭雙目留眼淚,邊痛罵著說:「這個老不休,居然!居然好色到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也不放過!」

而鄭浩林一見如此情況,只能呆坐王曉蘭身旁。

盧國良與盧佩兒兩人吐出舌頭,兩條舌頭伴隨著唾液,互相勾纏。盧國良的右手慢慢伸向盧佩兒的胸部,兩人的舌頭慢慢離開。

盧國良說:「喔!女兒,你的口水真好吃啊!」

盧佩兒說:「呵呵!爸爸,你的也是啊!」

盧國良說:「嗯!哦!真的嗎? 也該讓爸爸來嘗嘗你胸部的滋味了!」

盧國良的頭探向盧佩兒的雙胸,用嘴含住了盧佩兒堅硬的奶頭,輕舔、勁吮著盧佩兒的的一對小乳頭。

盧佩兒說:「嗯!啊!爸爸!哦!喔!咬一下女兒的奶頭!哦!噢!對!真舒服!嗯!啊!嗯!哦!喔!啊!」

此時,盧國良的右手,慢慢往盧佩兒兩腿之間摸了過去,盧國良伸起右手食指,插入盧佩兒的小嫩穴一插、一抽,盧佩兒的淫水隨著盧國良的動坐留了出來。

盧佩兒說:「嗯!爸爸!好舒服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喔!嗯!嘿!小淫女,流出那麼多的淫水!喔!嗯!哦!喔!啊!」

盧佩兒說:「喔!嗯!爸爸,快,我要吃你的肉棒!嗯!哦!喔!快!喔!快給我!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脫去了內褲,他的那一根大肉棒迅速跳出,果然如外面傳言相同,盧國良的肉棒,堅挺而壯碩。

盧佩兒扶起了肉棒,她的小嘴一口含住,舌頭不斷的刮向盧國良肉棒頂端,盧國良露出爽快的神情說:「女兒,你含的老爸爸好爽喔,老爸爸也想吃你的小浪穴!」

盧佩兒順從盧國良的言語,將她那小蕩穴靠近盧國良臉龐。

此時,這邊房間的鄭浩林嘆了口氣,他的眼神飄向了趴躺在床上的王曉蘭,只見王曉蘭眼神恍惚,右手撫摸自己的小浪穴,嘴裡發出極細微小聲的嘆息聲。

盧佩兒說:「喔!嗯!爸爸!求求你,女兒受不了!嗯!哦!喔!啊!快用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嘛!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的嘴唇離開盧佩兒的小嫩穴,露出了一絲笑意,說:「女兒,你這樣就受不了了嗎?」

盧國良說:「喔!嗯!是的!嗯!哦!喔!啊!,爸爸求求你!喔!嗯!哦!女兒的小浪穴被爸爸弄出水了!喔!嗯!哦!喔!啊!」

盧佩兒順勢躺在床上,此時盧國良扶起自己的肉棒,緩緩靠近盧佩兒的小嫩穴。

盧佩兒說:「嗯!快一點!啊!爸爸!哦!喔!嗯!哦!喔!啊!快幹女兒!喔!快來幹你的親生女兒!喔!嗯!哦!喔!啊!嗯!哦!你的親生女兒需要!喔!嗯!哦!喔!啊!哦!我爸爸的大肉棒!唔!哦!狠狠的抽插我!的小浪穴啊!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喔!嗯!哦!喔!啊!乖女兒,你急甚麼,時間還長的嘛!喔!嗯!哦!喔!啊!」

跟著,盧國良將他的那一根粗大的大肉棒貼在盧佩兒的小浪穴,慢慢的磨擦著。而此時的盧佩兒那小淫穴裡正流出大量淫水,那是為了讓她的親生父親的那一根粗大的大雞巴插入而做準備。

盧佩兒說:「嗯!爸爸!喔!嗯!哦!喔!啊!拜託你!啊!不要在整女兒了!哦!喔!嗯!哦!喔!啊!快把你的大肉棒!啊!插入女兒的小浪穴吧!嗯!女兒的小浪穴正在流著騷水!哦!它等著爸爸的大肉棒嘛!喔!嗯!哦!喔!啊!啊!來抽插它啊!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嗯!哦!喔!啊!我的乖女兒!喔!嗯!哦!喔!啊!你要爸爸插入你那裡啊?告訴我嘛!喔!嗯!哦!喔!啊!」

盧佩兒的精神快達到崩潰,嘴裡大喊著說:「嗯!插入!喔!嗯!哦!喔!啊!插入女兒的小浪穴!正在流著騷水!喔!嗯!哦!喔!啊!的小浪穴!爸爸!喔!嗯!哦!喔!啊!求求你!用力抽插它啊!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好好!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哦!喔!啊!」

盧佩兒說:「嗯!哦!喔!啊!甚麼事!喔!嗯!哦!喔!女兒都會答應你!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好的,乖女兒,我要你幫爸爸生一個小孩!」

鄭浩林與王曉蘭跟盧佩兒被盧國良的言語驚嚇住了,但鄭浩林的內心隨即興奮了起來,亂倫的刺激,彷彿是無底洞,打在三人內心。

隨即,盧佩兒陷入了倫常的掙紮,但是她肉體的淫慾,不斷腐蝕盧佩兒內心的良知,終於良知勝不了淫慾,而崩潰。

盧佩兒說:「嗯!哦!好嘛!喔!嗯!哦!喔!啊!爸爸!女兒答應你嘛!喔!嗯!哦!喔!啊!答應你幫你生小孩!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嗯!哦!喔!爽快!喔!嗯!啊!」

盧國良說完話,屁股一沉,盧國良的肉棒最終插進了盧佩兒的小浪穴裡。

盧佩兒舒服的叫了一聲:「嗯!哦!喔!啊!」

此時,盧國良抬著盧佩兒的大腿至肩膀,屁股的拍打聲更是急促。

盧佩兒說:「嗯!啊!好舒服!嘛!喔!嗯!哦!喔!啊!嗯!爸爸!你幹的女兒好爽喔!嘛!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嗯!哦!喔!啊!乖女兒!喔!嗯!哦!喔!啊!你也是嘛!喔!嗯!哦!喔!啊!你的小穴緊緊包住爸爸的肉棒!」

盧佩兒說:「嗯!爸爸!大力點!嗯!哦!喔!啊!」

盧國良一次、一次用他的大肉棒,狠狠、重重地抽插他的親生女兒;盧佩兒的小穴,父、女人倆人正陷入了令人激盪那忘情的性愛交媾。

此時,鄭浩林褲襠的肉棒緩緩勃起,他看著趴躺在床上的王曉蘭,使鄭浩林忘情的將雙手撫摸王曉蘭的大腿

盧佩兒的呻吟聲,彷彿是催情劑般,鄭浩林撩起王曉蘭的長裙,手指摸向了王曉蘭的小浪穴,只是隔著內褲,確感覺她小穴不斷土出淫水,沾濕了她的內褲。

此時,盧國良堅硬的肉棒不斷刺向盧佩兒的小穴。

盧國良說:「乖女兒,舒服嗎?」

盧佩兒說:「嗯!啊!好舒服喔,爸爸不要停嘛!喔!嗯!哦!喔!啊!你的肉棒又硬、又大,幹的女兒小浪穴!喔!嗯!哦!喔!啊!好爽喔!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滿意盧佩兒得答覆,便說:「那!女兒!爸爸累了,換你在上面了!」

盧佩兒說:「喔!嗯!好的爸爸!喔!嗯!哦!讓女兒來動吧!」

盧國良將肉棒抽離了盧佩兒的小浪穴,平躺在床上,此時盧佩兒跨坐在盧國良身上,肉棒在度差入小穴。

盧佩兒忘情的搖擺著臀部,盧國良也發出愉快的聲音:「嗯!哦嗯!啊!」

盧國良說:「喔!乖女兒,在用點力」

突然,盧國良面有難色的說:「喔!嗯!哦!喔!啊!爸爸!喔!嗯!哦!喔!啊!快不行了!喔!嗯!哦!喔!啊!」

盧佩兒說:「嗯!哦!喔!啊!爸爸!女兒!也快高潮了!嘛!喔!嗯!哦!喔!啊!」

忽然盧國良挺起臀部,盧佩兒的身軀也開始不停顫抖。

盧佩兒說:「嗯!哦!喔!啊!爸爸!你都射進來了!喔!嗯!哦!喔!啊!女兒的子宮都是你的精液了!喔!嗯!哦!喔!啊!」

盧國良說:「嗯!哦!喔!啊!你不是要幫爸爸生小孩嗎?」

盧佩兒累的趴在盧國良的身上,說:「嘻!好啦,但要瞞著浩林喔,不然它定會!」

盧國良說:「這是一定的啦,說來真好笑,你媽媽擔心你爸爸有外遇,但她絕想不到你爸爸的外遇,居然是自己的女兒!」

盧佩兒說:「爸爸!別說了!」

盧佩兒看一下手錶,發覺時間不晚了,她站起身來,此時盧佩兒的小嫩穴,都是盧國良的精液。

盧佩兒說:「爸爸!你休息一下,女兒去洗個澡!」

盧國良說:「嗯!不如我跟你一起洗吧!」

兩人一同走進浴室

一房間的激情落幕結束了,而這一間正要開始。王曉蘭受到眼前的刺激,內心的情慾剛剛被勾起。

鄭浩林立起身來,脫去了長褲跟內褲,朝著趴躺在床上的王曉蘭,把己經鐵硬的大肉棒,插進王曉蘭已經水流成河的小淫穴裡。

王曉蘭忘情的呼叫了一聲:「啊!」

鄭浩林的肉棒雖隔著王曉蘭的內褲磨擦著,但亂倫的誘惑,使他們兩人矇閉了良知。鄭浩林加重力道不斷的磨擦,雙手扶著王曉蘭的腰部,兩人陷入了瘋狂。

王曉蘭的下身早就一片水汪汪的不停往下淌了,她趕緊坐起身來,跨坐在鄭浩林陰莖頭的上方,太大了。王曉蘭都有些懷疑自己這個久未經雨露的小嫩穴是否承受得了,欲火的煎熬下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狠下心往下一坐。

「噗嘰!」一聲,由於鄭浩林的陰莖太大,雖然王曉蘭的小嫩穴已經是春水氾濫,初時也很困難。但隨著王曉蘭的漸漸坐入,鄭浩林的陰莖終於到達了陰戶底部,頂在花心上,那滋味令王曉蘭再也忍不住了,憋了老半天的喊叫聲終於發了出來:「啊!哦!嗯!好漲滿啊!啊!」

渴望已久的大肉棒終於嘗到了,王曉蘭上下活動著自己豐滿的臀部,淫水越來、越多,把本來已經濕透的毛巾被踢到一邊。

鄭浩林看到王曉蘭坐在自己身上正在淫叫,漂亮的臉上香汗淋漓,肥碩的乳房隨著劇烈的動作來回上下搖晃,自己的肉棍正被熱乎乎的緊緊的甚麼東西包住,他那欲望之火已經燃起。

王曉蘭忘我在呻吟,鄭浩林一挺自己那火熱的大肉棒,王曉蘭感到都要插到胃裡去了,一陣又疼、又麻又癢的感覺。

王曉蘭她那又白、又堅挺的乳尖磨擦著鄭浩林的胸膛,兩隻雪白的胳膊摟住他的脖子,香唇一下就吻到鄭浩林的嘴上。

王曉蘭用手一摸下體和肉棒結合處,還有一大截沒有進去呢,對女婿更是又憐、又愛,便說:「浩林!你上來吧!」

鄭浩林一翻身換成男上、女下式,他把他那火熱的肉棒插在王曉蘭緊緊的肉穴裡,一提、一送,開始抽動起來。

王曉蘭閉上眼睛盡情享受著,漸漸感覺到鄭浩林的龜頭一漲、一漲的,撐得自己小嫩穴裡難受,便知道鄭浩林要射精了,便努力配合抽送。

果然,鄭浩林悶哼一聲,鐵一般硬的肉棒裡噴出股股精液,直噴得王曉蘭渾身顫抖,精神一鬆好像升入了十萬米高空,從小嫩穴深處也泄出了陰精,兩股水流匯在一處,從王曉蘭的穴口往外淌,兩人都感到無比的舒爽,也顧不得擦拭,赤身裸體相擁而眠。

良久,謝長成首先醒來,王曉蘭是背著謝長成睡的。剛睡醒的他發覺他的大肉棒又再漲硬起來。於是,謝長成就在王曉蘭撅起的大屁股上,把他那一根粗大淫棍斜斜的插了進去。

這時王曉蘭的小騷穴裡淫水泛濫了,謝長成還沒有操幾下,他想剛才在她的大白屁股上用雞巴慢摩輕擦是管用了。

謝長成的兩手抱住王曉蘭的胸脯,將陰莖全部放進去,用力又做起了活塞運動。

謝長成問:「喔!嗯!哦!媽媽!喔!嗯!哦!你舒服嗎?」

王曉蘭呻吟著說:「喔!嗯!哦!喔!啊!哎呦!喔!嗯!哦!喔!舒服死了。你的東西怎麼!這麼大呀!使勁用大雞巴嘛!喔!嗯!哦!喔!啊!操我的老浪穴吧!喔!嗯!哦!喔!啊!。」

謝長成把大肉棒拔了出來,讓王曉蘭回頭看,他故意的說:「喔!嗯!媽媽,你看我的東西也不是很大呀!」

王曉蘭見陰莖上濕漉漉的如同淋了水一般,便知是她的騷水所致,臉上更紅了。說:「喔!嗯!哦!喔!啊!羞死人了嘛!喔!嗯!哦!喔!啊!快放進我的老浪穴裡,放在外面多難看喲!喔!嗯!哦!喔!啊!。」

謝長成問:「喔!嗯!哦!媽媽,你的老蕩穴為甚麼這麼多的水,比佩兒的小嫩穴流的騷水還要多啊!喔!嗯!哦!喔!啊!」

王曉蘭拍了謝長成一下,羞羞地說:「喔!嗯!我的老浪穴還不是讓你的大肉棍給操的很爽嘛!喔!嗯!哦!喔!啊!我的小冤家!喔!嗯!哦!我已經一年多沒有操穴了,你的雞巴這麼大,可得輕點嘛!喔!嗯!哦!喔!啊!」

謝長成當然點頭稱是,他使她光滑的屁股裡的老浪穴全張了開來,可愛的王曉蘭全身白的要命。

謝長成在王曉蘭張開了的大騷穴那小縫舔了一大口,搞得她心花怒放,說:「好吃嗎?覺得好吃以後我天天讓你吃。你平時也吃我女兒的小浪穴嗎?」

謝長成說:「佩兒的小嫩穴當然是吃過了,不過你的老騷穴吃起來更有味。」

王曉蘭格格笑著說:「我還沒有清洗我浪穴,所以一定是很有騷穴味了。」

謝長成在王曉蘭大腿下的陰戶前又舔了起來,說:「不錯,不錯,好味道。」

王曉蘭說:「喔!嗯!哦!喔!啊!孩子別鬧了嘛!喔!嗯!哦!喔!啊!快點插進來吧。我要啊!嘛!喔!嗯!哦!喔!啊!」

謝長成於是一挺身,撲哧一聲,將陰莖一下子就全部捅進王曉蘭的滑濕陰道裡去了。他一邊抽插、一邊說:「喔!嗯!啊!老媽,你的老騷穴怎地還這麼緊嘛!喔!嗯!哦!喔!啊!」

王曉蘭在謝長成身下哼著說:「喔!嗯!孩子,那都是你的大雞巴太大、太粗又夠硬了!喔!嗯!哦!喔!啊!」

由於王曉蘭娘的老騷穴很長時間沒有被淫棍抽插過,謝長成的陰莖一插進來,只覺將老淫穴撐的滿滿的,每下操穴都捅到了她的陰道深處,並且使勁的摩擦陰道帶來了很大快感。

謝長成一邊慢捅快抽,一邊問:「媽媽,怎麼樣,好受嗎?」

王曉蘭點頭稱是,香汗漂流,大口喘氣,叫床連連。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鄭浩林的大肉棒吐出精液,隨即軟了下去,在亂倫的刺激下,使鄭浩林更快射出精液

鄭浩林的雙眼直視著眼前的電視螢幕,只見盧國良與盧佩兒整理一下衣物,便匆匆離開退房。

王曉蘭扭著頭,眼中透露出怨恨的神情看著鄭浩林說:「你這樣就結束了嗎?」

鄭浩林說:「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這未免太刺激了!」

王曉蘭說:「嗯!我不是怪你!唉!是你爸爸跟你老婆對不起我們在先!」

鄭浩林緩緩立起身說:「媽媽,算了,我們離開吧!」

王曉蘭說:「等一下,難道我們就這樣放過他們!」

鄭浩林不解的問:「媽媽!你這是甚麼意思!」

王曉蘭說:「難道,我對你來說是已沒有吸引力嗎?」

鄭浩林說:「媽媽,你的意思是!」

鄭浩林在與王曉蘭說話期間,肉棒也慢慢勃起。

王曉蘭說:「來吧,我們也來享受亂倫的滋味!」

王曉蘭一說完,鄭浩林迅速脫去了王曉蘭的內褲,將肉棒刺向王曉蘭的小浪屄。

王曉蘭說:「嗯!來吧!浩林!啊!」王曉蘭發出了呻吟聲,鄭浩林更加快的猛力衝刺

鄭浩林說:「媽媽!鄭浩林好舒服喔!媽媽!鄭浩林幹的你爽不爽」

王曉蘭說:「嗯!謝謝你!浩林!媽媽也很舒服!」

鄭浩林說:「媽媽,要不要換個姿勢?」

王曉蘭說:「好啊!嗯!」

鄭浩林將王曉蘭趴在電視螢幕上,他的雙手摸向王曉蘭的胸部,鄭浩林猛烈的衝刺。

王曉蘭說:「嗯!啊!」

突然,鄭浩林感受到王曉蘭小穴,不斷噴灑陰經,打在鄭浩林的肉棒,看來王曉蘭一經高潮了。

此時的鄭浩林必須立刻抽起自己的肉棒,因為鄭浩林也快射精了。但王曉蘭好像知道鄭浩林的心意,說:「浩林,射在裡面吧,也讓媽媽懷孕吧!」

鄭浩林說:「好!」

鄭浩林那好字說完,他重重一頂,他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進王曉蘭的小浪穴裡。

王曉蘭摸著自己的小浪穴說:「好久沒做了,小騷穴還是麻麻的!」

鄭浩林說:「媽媽,如果以後你還想要的話,女婿會陪著你做的啊!」

王曉蘭說:「以後一定還有機會的,我知道你的孝心,時間不晚,也該退房走人了」

鄭浩林穿上了自己的衣物,將監視器燒錄的光碟放入自己的口袋,因為鄭浩林知道這片光碟將是日後鄭浩林最大的王牌

鄭浩林勾著王曉蘭的手離開了飯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