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將帶曉菲去時鐘別墅開房,一晚夫妻,準備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盡情享受魚水之歡。

      曉菲是我其中一個有性關係的女朋友,她二十七歲,在一間貿易公司做秘書,有一次我上她公司找她的老闆談生意,我被她豐滿的身材所吸引,決定將她納入我眾多女朋友的行列。憑我的手段,一個星期後,她已臣服在我的胯下,成為我的女朋友。半個月後,她便和我發生肉體關係,或者第一次送給她的見面禮物起到相當作用,一隻價值近萬元的女裝手錶,討得她歡心,她以做我的女朋友為榮,可在同事間炫耀,還以為俘虜了我。曉菲樣貌甜美,性格爽朗,是很容易令男人喜歡的一類型女性,她以前亦有過不少男朋友,如走馬燈般,散了一個又有一個,甚至同時間有幾個追逐在她身邊。

      她不是純情少女,早有性經驗,男女之間那回事,她看得很隨便。所以她合眼緣的男人,對方提出肉慾上的要求,她不會拒絕。我不知是否她合眼緣的男人,不過最起碼我不會令她討厭。她的虛榮感,或者就是她容易被男人攻陷的弱點,故我不需花太多唇舌,開部名廠私家車在她公司樓下等她,陪她去高級的酒店餐廳吃晚飯,送她一件有份量的禮物,就可贏得她的芳心。可能她也知道我對她並不會認真,但這不重要,她只需享受短暫的快樂,沒奢望有結果。

      她今晚喝了一點酒,有幾分醉意,步履不穩,整個人倚在我身上,她身上傳來陣陣幽香,我扶著她上車已產生衝動,一開門入房,便第一時間把門關上,把她抱起放在床上,替她解開衣鈕。曉菲高高聳起的雙峰,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她緊窄的上衣包裹著,有裂衣而出之勢。我替她解除束縛,她托承著一對大奶的淺藍色花邊奶罩,被我一挑而開,兩團白裡透紅的肉球得到舒展,微微傾向兩邊,深深的乳溝也開闊了。肉峰頂端兩粒淺啡色的奶頭,像小小的花生,我最喜愛含啜嬌嫩的奶頭,俯低身用口噙著其中一粒吮啜。軟軟嫩嫩的奶頭,被我又咬又吮,曉菲受到刺激,咿咿哦哦呻吟起來。

      兩粒花生米亦漸漸發硬,我的手指夾著茁壯的奶頭,越搓越大力,曉菲叫得越騷,聲聲入耳!令我銷魂蝕骨。我搓捏了一會她的大奶,換個位置,互舐對方的性器官。此時我已身無寸縷,曉菲只剩一條淺粉藍色質料的三角底褲和黑色絲襪,我捲起她的底褲褪掉,欣賞她芳草茂盛的黑色三角地帶。濃蜜捲曲的陰毛覆蓋著她的陰戶,曉菲的下體是個大鬍子,她滲出的蜜汁浸透厚厚的陰毛,泛起水光。我把頭湊近發出陣陣騷味的大草原,伸出舌頭,舐掃毛毛上的蜜汁,舌尖的味蕾見到少許鹹味,嗅覺聞到一種難以容形的香味,刺激我的神經末梢,令我性致更高漲。用舌頭撥開濕膩膩的陰毛,將舌尖探入她那條凹坑,揩擦幾下,又有大量黏黏稠稠的淫水湧出。淫水沿著我的舌頭流入我口腔,像引水道注入水塘。

      我大啖吞嚥這些玉液瓊漿,半點也不浪費,曉菲挺高臀部,渴望著我可以舐得更深入,讓她更過癮。她握著我的陽具放入口中,含著小半截肉棒,用舌尖撩我龜頭的裂縫,實行向我學習,善用舌頭的功能。濕濕滑滑的舌尖撩刮我龜頭的裂縫,癢不可擋,陽具劇烈抽動幾下,又脹硬一點。曉菲經驗老到,是一好對手。我的舌頭深入她的秘洞,被她狹小的肉縫夾著,前進得很吃力,假如再繼續挺進,便需要出動我的大傢伙。

      這時大家都熱身完畢,可以正式出擊,我叫曉菲俯伏在床上,蹺高臀部,讓我由後面揮棒進入。曉菲乖乖聽我的吩咐去做,我按著她渾圓肥大的臀部,對準她兩片張開的陰唇,龜頭一頂,半截被她套著。她的肉洞壁相當狹窄,夾得我很舒服,我用力再一挺,大半沒入了,她樂得呵呵大叫,高呼低吟。「呀…頂爆我…啦…噢…好…好脹呀…你…你好粗…壯…唔…用力頂…我…要…」我亦不客氣,臀部往前一挺,全根盡沒入曉菲體內。她的陰道淺窄,我的棒端頂到她的花芯撩刮,開始抽送。一起一落的抽插,像抽水機泵水,曉菲的肉洞如堤壩崩缺,淫水洶湧而出,沿著我的肉棒滲漏出來,淫水流我的根部兩粒小卵蛋,再滴落在床單上。隨著我的抽插速度越快,曉菲的呻吟聲亦越叫越短急。

      「啊…噢…我…死…啦…呀…我…頂…不住…啦…快插…插進…喲…爽…死…」我雙手撈向前,握住她懸垂的大奶,大力搓捏,她的兩個大肉球被我粗暴握捏得變形。「噢…捏爆…我的…奶奶…噢…我…死了…」我瘋狂抽揮了六、七十下,她拚命挺高臀部迎合,兩件性器撞擊,發出拍拍聲,這性愛之聲太美妙了。曉菲雙手支撐著上半身,時間一久,她漸覺疲累,雙手發軟,任由著上半身貼在床上,我把著她的腰肢,作猛烈衝刺。撞擊十下八下之後,曉菲已支持不住,喉嚨發出低沉吼叫,但覺她的肉洞內壁如天崩地裂,不斷收縮︰一股吸力把我的陽具往裡扯,少一分內力也抗衡不住。很明顯,她的高潮來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全身虛脫,四肢一陣抽搐,半昏倒過去,我亦所餘無幾,成強弩之末。推送多十幾下,陽具猛烈抖動,我把陽具抽出她的肉洞,將她反轉身,面向著我快要噴射的陽具,濃濃白漿射出,灑落她的俏面,我爆出的白漿數量相當可觀,佈滿她的五官。她用手指揩了一撮入口中品嚐,流露出一副很陶醉的表情。激戰過後,我抱著她入浴室清潔身體,洗個熱水浴,消除疲勞,休息一會再戰。

      以我的戰鬥力和曉菲的性需要,每次我們都要干三個回合才罷休,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了。不過我早有預謀,想和她玩一個更刺激的性遊戲,但又恐怕她不願意,於是我在浴室和她鴛鴦戲水時,先下一番工夫,實行利誘。我知道她想去日本旅行購物,所以我對她說最近做成一單大生意,賺了不少錢,要請她去日本玩一個禮拜,觀光兼瘋狂大購物。她聽完我所說,心花怒放,擁抱著我送上熱吻,以示多謝。抹乾身體後,我抱她出浴室,放她在床上,然後從公事包拿出一支假陽具,曉菲見到我手中的假陽具也愕瞭然,問我玩甚麼玩意,笑說是否我疲不能興,要找它代勞。我開門見山對她說,想來個真假棍合璧,讓她充分滿足。曉菲還不大明白我的意思,到底如何真假棍合璧。我的意思是用假陽具插她後門,真棍就插她陰戶,兩棍前後夾擊,相信曉菲一定未試過這滋味。

      聽完我說,曉菲露出驚惶之色,密密搖頭說不要。說真的,我也從未試過插女人的後門,主要怕易中招,雖然戴套可以保護,但又嫌隔了一層不夠過癮,而且那個地方沒有分泌,保護套也可能爆裂。不過聽人說女人後門有開罐頭的感覺,又躍躍欲試。我不敢以棍試插曉菲的後門,也想一睹她被假陽具插屁眼的表情,所以極希望曉菲答應我的要求。我軟硬兼施,曉菲原本堅拒的決心亦開始動搖。我看得出,因為她猜想如不令我過癮,她日本之行也成泡影。而我又不是用真陽具干她後門,應該不致感洩愛滋。她終於點頭應承,惟要我在假陽具塗滿潤滑劑才插她,這我也早有準備。

      我叫她盡量放鬆,不要太過緊張,我會憐香惜玉的。經過愛撫做前奏,曉菲的慾火再度被我撩起,桃源洞又開始流出淫水,我把淫水抹滿一手,揩在她兩邊股肉時花蕾處,她側躺著,我把粗大的假陽具用力一塞,插進她的後門,她慘叫一聲,渾身顫抖,面部肌肉也扭曲。大半截假陽具沒入她後門,我暫時停手,讓她適應一下,待她稍為寬容,再將餘下一截壓入去。曉菲依牙裂齒呻吟,呼叫受不了,說爆脹欲裂。我安慰她忍耐片刻,痛楚很快消失,快感隨來。我握著假陽具在她的後門抽送,由於假陽具塗滿潤滑劑,抽送還不太困難。曉菲發出哀鳴,我分不清她是痛苦還是快樂,可能兩者都有吧!

      曉菲忍著屁股被煎熬,我抽動得興致勃勃,一面用假陽具折騰她的後門,一面用舌頭舐她的桃源洞。當我的陽具回復生氣,可以提搶上馬時,我將肥大的肉腸塞入她的桃源洞,曉菲的前後面都有陽具充塞著,只不過一根是真、一根是假。曉菲張太太嘴巴呵呵叫,蹙著雙眉,狀甚痛苦,身體扭動得很厲害,我抽送得更起勁,曉菲的淫水源源不絕流出,浸潤著我火燙燙的大肉腸。「啊…我死啦…撐爆我…啦…噢…不行啦…呀…快停…」我感覺曉菲的桃源洞越來越緊,有一股吸力啜著我的陽具往內扯,她的陰道壁痙攣著,咬緊我硬梆梆的大肉腸。

      「嗚…我…到啦…」曉菲一陣抽搐之後,享受到高潮的快感,半昏倒過去。我被她洩出的陰精澆燙得龜頭趐麻,也支持不住,多抽插十多下,便噴出熱漿,灑落她的子宮頸。躺在床上的曉菲渾身是汗,像從水中撈出來,泛起一片水光,煞是可愛,插在她後門的假陽具仍未拔出來,她的腿擘得大大,桃源洞口被倒流的精液和她的陰液浸得一塌糊塗,那些陰毛被漿得橫七八豎,凌亂不堪。我用手輕掃,把它理貼,曉菲無限嬌羞的把頭轉過另一面,並要求我把假陽具拔出來。我這才想起忘記替她鬆一鬆。將那條又粗又長的假陽具抽出,曉菲舒了一口氣,她說剛才被前後夾擊,有爆裂的感覺,她從未試如此刺激的性愛遊戲。
      曉菲其實也是一個性慾極強的女人,我可以滿足到她的性需要,她在我身上,除享受到性的刺激,另外亦有不少物質回報,我前後送了總值約十萬元的禮物給她,算待她不薄,她當然知道我不會全心全意對她,更加無意和她結婚。不過曉菲仍盡最大努力想將我完全俘虜,就算我不願簽下一紙婚書,她也希望我會和她同居,做有分無名的夫婦。我卻不想被一個女人束縛著,曉菲未足以令我為她而放棄其他女人。她的好處就是千依百順,隨傳隨到,解決我的性需要,而且她不是一般妓女,除我之外,她不會隨便和第二個男人上床,我和她做愛時打真軍也放心得多。由於我極討厭用避孕套,雖然現在的避孕套超薄又多花款,但戴上它來做愛,始終有隔膜,幹上來不夠暢快,尤其陽具插進陰道內,浸著濕潤的愛液,那種感覺之非常暢快,是戴著套無法享受到的。

      曉菲的分泌特別旺盛,肉棒在她的桃派洞內像浸溫泉浴,所以我和她做愛一定不戴避孕套的,我視她如「私家雞」,多花一點錢也是值得。我答應請她旅遊日本,並不是說完便算,說到做到,辦妥簽證,訂好酒店房間和機票便雙雙出發。去日本旅行,我當然不會錯過一嘗日本妹的滋味。日本我去過多次,所以當地的風光名勝很多我都遊覽過,可以做曉菲的導遊,白天帶她遊山玩水,晚上在酒店和她遊山玩水。我去到的第二日探訪一個日本朋友,他是「色」途老馬,我每逢到日本必找他帶路尋芳獵艷,他也都有好介紹。他見我身邊有曉菲同行,還誤以為我來日本度蜜月,又少一個戰友。經他搭路,找到願意上門服務的日本女郎,事先我和曉菲說好,要她一起玩兩女一男的性遊戲。起初曉菲不太願意,但經不起我的遊說,她終答允。

      上來的日本妹叫雅子,年約二十一、二歲,樣貌甜美,身材比曉菲更勝一籌,她知道我是中國人,她竟然會說一點普通話,令我感到極為親切。雅子穿著短裙和黑絲襪,襯出她的雙腿更修長,她動手先替我脫衣服,待我只剩下底褲時,她才寬衣解帶。三兩下動作,外套上衣短裙便卸下,她裡面是淺藍色的奶罩和三角褲,半杯型的奶罩承托兩隻大肉球,束得緊緊,兩隻肉球中間的乳溝很深。我第一時間探手,插進她那條乳溝,並挑開她的奶罩扣子。沒有奶罩的承托,雅子的一對肉球還是那麼堅挺,雙峰微微向上蹺起,頂端兩粒奶頭呈淺啡色,不大不小,乳暈的面積很小,這樣的新奶是一級佳品。我即時把頭埋過去,嗅吸從她兩隻大奶散發出來的陣陣乳香,跟著含著其中一顆奶頭猛啜。曉菲站在一旁觀看,似乎有點醋意。

      看著自己喜歡的男人和另一個女人在調情,雖然明知這個女人是妓女,純金錢肉體的交易,有性沒愛,但滋味總不好受。我稍停便叫曉菲也脫衣服,準備加入一起玩。曉菲聽從我的吩咐,把衣服脫去,等候我進一步的指示。我吮啜雅子的乳頭,又搓捏她另一邊的大奶,她被我又啜又搓,其為陶醉,發出咿咿哦哦的呻吟聲。我搓提起她的三角褲,伸手探索她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她下面的陰毛非常柔軟濃密,像一塊羊毛地氈,我掃抹幾下,便感到有水從她那條凹坑滲出。撥開濃密的陰毛,用中指撩入凹坑,大量潺潺溪水湧出,一發不可收拾。這時我示意曉菲過來,由她代替我的位置,用手或用口去弄雅子的桃源洞,曉菲則擘大雙腿,讓我舐掃她的桃源洞,而我的下體移至雅子面前,要她替我口交。曉菲、雅子和我組成人肉鐵三角,各自施展口技,猛舐對方的性器官。

      雅子捏著我的陽具來啜,舐得津津有味,她的口技,明顯是三人之冠,拿捏得準,不愧是有專業水準的妓女。我的肉棒在雅子口中膨脹,她的舌尖專攻我肉棒頂端的裂縫,舐得我舒服極了。我的舌頭伸入曉菲的桃源洞,她的淫水亦洶湧而出,噴到我一臉都是。曉菲舐雅子的桃源洞,可能不夠投入,令雅子可以全副心力舐啜我的陽具,我恐怕再被她舐下去,將支持不住,在她嘴巴內爆漿,所以把肉棒從她口中抽出,要鑽入她濕淋淋的桃源洞。雅子歡迎我入侵她早準備好的桃源洞,她張開大腿,恭迎我的大肉棒挺進。我還是比較喜歡後進式,叫她俯伏床上,蹺高臀部對著我。我拍拍她的肥臀,對準她兩片微張的陰唇,一頂而入。她的陰道十分緊窄,我插進一半已被夾得緊緊,要運勁才可推進,往前一撞,直插到底,觸及她的子宮。「啊…呀…你…好厲害…噢…你…好粗壯!」雅子也不是故意討好我,因我的大肉棒確實又粗又長,給她極大的充實。雖然她也見不少巨器,但我的尺碼應算是一級吧!曉菲又被冷落一旁,她見雅子正享受我的大肉腸,她想分一杯羹。

      我示意她和雅子一樣趴下來。我抽插了雅子二、三十下,拔出沾滿淫液的肉棒,改而插進曉菲的桃源洞。由於有充分的潤滑,毫無困難插進曉菲的肉洞。左右逢源,東插十下八下,西插十下八下,考驗我的耐力。兩人分享了逾百下,我亦差下多接近頂點,最後一擊放在雅子身上,大力抽送,發出拍拍的聲音。雅子下體一陣痙攣,四肢抽搐,她低沉吼叫一聲,頹然倒下,沒有力爿承接我的衝刺。我撞擊多幾下,亦全面崩潰,肉棒猛烈抽搐,標射出白漿,在她體內爆發連串的精液子彈。

      至於曉菲,在緊要關頭,沒有我的衝擊,甚為不快,而我的肉棒已成強弩之末,無以為繼,只有快快取出我的好幫手,將那支不比我遜色的假陽具塞入曉菲的桃源洞,暫時頂住空虛的洞穴,總好過空空蕩蕩難受。我握住假陽具抽插曉菲的桃源洞,一下比一下快。「喔…快喲…我…快…快到…啦…」大量淫水流出,浸著我手中的假陽具,淫水沿著假陽具流下,滴濕一大片床單。曉菲越叫越大聲。「噢…插死…我啦…呀…穿…啦…插穿我的騷洞…噢…快…」曉菲兩手抓緊床單,她暢快的一刻終於到來。趁曉菲入浴室清潔身體的時候,我問雅子懂不懂玩性虐待遊戲,她表示略懂一點,如我有興趣可以奉陪,不過價錢另議。我的意思不是要她和我玩SM,只是要她技術指導,教我如何用繩捆紮曉菲。因為我看過一些成人雜誌介紹,玩SM綁繩很刺激,但卻不大懂得入手,怎樣綁才可令對手更興奮。

      而日本人流行玩SM,故我請教雅子,想學一招半式。雅子見我態度誠懇,也沒有太計較,願意做臨床指導。曉菲從浴室出來,見到我手中拿著一把繩索,用疑惑的眼神望著我。我對她說,由雅子教我們玩SM性戲,享受更大的樂趣。曉菲剛才也還沒玩得夠,雖然知道綁繩屬於性虐待一種,也未知自己能否受得起虐待,但亦願意一試。雅子拿過我手中的繩索,在曉菲全裸的身軀繞來繞去,不消片刻,便把曉菲扎粽子一樣紮起來!曉菲原本已經豐滿的一對大奶,被繩紮住,看起更形誇張,兩粒奶頭脹鼓鼓凸起,纏著她身體的繩子,把重要部位凸顯,她的兩片陰唇中間被繩子穿過,勒得緊緊。我還沒動手,曉菲已經受不了,發出連串呻吟聲。

      雅子用熟練的手法左繞右繞拉動繩子,很快便把曉菲像粽般紮起,她胸前兩隻大肉球在繩索綁緊下,更形誇張凸起,谷得脹鼓鼓,像吹了氣。她三角地帶的凹坑被繩索勒著,當她稍微扭動身體,粗糙的繩索便會刮到她嬌嫩的陰道肌肉,令她又痛又癢,發出陣陣呻吟,銷魂蝕骨。假如要我來綁起曉菲,我一定不及雅子綁得那麼巧妙。雅子果然不愧是玩性虐待遊戲的高手。由於我從未試過玩SM這玩意,不知從何入手,遂示意雅子教路。她瞥見我西褲上的皮帶,立刻把它抽出,叫我拿著皮帶,她則幫我反轉過曉菲的身體,使曉菲俯伏床上,背向著我,蹺高又圓又大的臀部。我手執皮帶,輕輕抽打曉菲的肥臀,白白嫩嫩的股肉,被我的皮帶打下,留下一條條淺紅色痕跡。曉菲大聲叫痛,她越叫痛,我越興奮,一鞭鞭抽打,不消片刻,她兩片股肉被我打到花斑斑。

      「哇…好痛呀…不要這樣大力…打…我…屁股開花啦…」她兩邊屁股給我打得「紅撲撲」,好像大紅蘋果,真想一啖咬下去。這時我又靈機一觸,拉開抬頭的抽屜,取出針線包,拈起一支細長的針,在曉菲的屁股刺下去。「哎呀…好痛…啊…求求你…」我手中的縫衣針有如蜻蜓點水,在曉菲的屁股密密點下,刺得不深不淺,只讓她像被蟻咬的麻癢痛楚。此時,雅子又遞了一根碩壯無比的假陽具給我,她拿過我手中的針,由她繼續點刺曉菲的肥臀,我則用七寸多長的假陽具塞入曉菲的陰道裡。曉菲因為被針刺痛楚扭動身體,她的桃源洞口勒著的繩隨著她扭動而刮擦,她洞內湧出大量淫水,我將又長又粗的假陽具往她洞內一送,很容易全根沒入。我用手指把緊假陽具,在她的陰道抽送。

      雅子見我的小兄弟也開始有反應,向上蹺起,她做個動作,示意將我的大肉腸塞入曉菲的櫻桃小嘴,由她握著假陽具抽插曉菲的桃源洞。我走到曉菲的頭部,較正角度,將肉腸探入她口腔。曉菲張大嘴巴,納入我半截肉腸,她的屁股仍被雅子針刺,陰道填滿那根假陽具,快感和痛楚她也分不清,喉嚨發出咿咿哦哦的聲音,吸啜我的陽具,舌頭撩掃我龜頭的裂縫,令我渾身舒服。雅子又叫我稍停,她將曉菲反轉身,仰臥在床,她受過皮帶鞭打的屁股和被針刺之後,表皮充血刺破,俯伏時還不覺,但一變換位置,臀部壓在床上,她痛得嗚嗚叫。塞在她口中的陽具令她無辦法大叫出聲,只見她雙眉緊蹙,狀甚痛苦,身體呈弓形拱起,桃源洞挺得高高,渴求那根假陽具可以插得深入。而臀部則稍為離開床上片刻,舒緩痛楚。

      曉菲的上下口分別被一真一假陽具侵佔,在感受上,應該是樂多於苦。我的大肉腸插在曉菲口腔亦脹硬得難受,需要找另一個更緊窄的洞去鑽,我將沾滿濕淋淋唾液的陽具從曉菲的口腔拔出,假陽具同時撤離她的陰道。雅子替曉菲解開繩索,讓她先鬆一鬆,再要她膝跪床上,我把浸潤著滑潺潺淫液的假陽具一插進曉菲的後門,然後在她陰道補上一根真的。她前後門同時塞滿,嚎叫呻吟大作,雅子又用針在她的肉球猛刺。「噢…脹…死…我…啦…呀…插穿…我…個騷洞…頂入…喲…」曉菲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下半身,她一對嬌嫩的肉球被雅子用針扎刺,已不在意,感覺麻木。雅子密密針刺曉菲的乳房,我則大力抽送,膠棍肉棍齊揮。曉菲的陰道像開了水喉,淫水源源流出,我的肉棍一出一入之間,發出勃滋勃滋的聲音,曉菲由大叫大嚷轉為低沉哀鳴,如泣如訴的求饒。

      「嗚…我受不了…呀…快…停…啦…噢…」我將假陽具頂盡她的後門,按兵不動,然後集中力量抽送她的桃源洞,每一下都撞擊到她的子宮。曉菲抖動得越來越厲害,兩手抓緊床單,像遇溺的人拚命握著浮木掙扎,她的陰道壁突然強烈抽搐,引發一股強大吸力,猛扯我的肉棍。我亦快支持不住,強忍不洩,她低沉吼叫一聲,全身像散掉垮下來,洩出陰精,半昏倒過去。燙熱的陰精酒落我敏感的龜頭,趐趐麻麻,舒服到震。鼓其餘勇,勉力多推送十下八下,但覺下體一陣痙攣,白漿猛噴,直射入曉菲的花芯,雄赳赳的肉棍也頹然倒下,慢慢萎縮,退出她的肉洞。曉菲事後說,原來玩SM是這樣刺激,快感加倍。日本之旅,曉菲滿載而歸,我對曉菲亦多添幾分好感。因為以前我尋芳獵艷,試過要求一些對手玩SM或比較高難度的性技巧,都被嚴詞拒絕,沒商量餘地。至於擺明純金錢肉體交易的妓女,更是諸多不可,差不多要逐樣收費,實在沒趣,但曉菲便爽朗得多,她沒有計較,勇於嘗新,結果大家都感滿意。

      雖然我知曉菲另有所圖,她希望我這個單身貴族能對她一往情深,成為她一張長期飯票,她從此衣食無憂。我亦有考慮過和曉菲同居,但就在我作出決定前,被我發現曉菲的秘密,打消和她同居的決定。曉菲在我生意上有往來的朋友公司做秘書,收入不多,我偶然會找她歡敘,饋贈她禮物,作為一點心意,至於金錢上的送贈,我絕少有。始終我覺得曉菲不是妓女,她算是我其中一個女朋友,如直接給錢她,我怕侮辱了她,對她也不好。誰不知她令我很失望,完全估計錯誤,她根本就是一個妓女。一次偶然機會,經歡場中的識途老馬朋友搭路,欲試試新入行一位賣淫女白領,因朋友說這個女白領服務態度一流,質素高收費合理,值得一試。結果我在酒店開房等候,來敲門者竟是曉菲,大家都感錯愕!曉菲告訴我,她兼職賣淫已三個月,所得比正職多幾倍,她無論在性慾和物慾上都是要求很高。正職的收入沒法支持她的物質生活,一個男人也滿足不了她。她沒有固定男友,我已算是她較親密的一個,但一個月才和她歡好三幾日,其他時間她亦有需要。賣淫對她來說可謂一舉兩得,肉體上有得享受,兼且有錢收,何樂而不為。曉菲問我還要不要她提供性服務,我笑一笑將她抱起拋落床。這也好,既然知道她是妓女,我完全沒有虧欠她,付足肉錢便兩不拖欠。

      曉菲在床上自動解除身上的束縛,卸下T恤短裙,剩下身上昀名牌奶罩底褲,這套淺粉紅色的褻衣,我認得出是我送給她的。我擒上去,挑開她的奶罩,雙手捧著她的大肉球,大力搓捏。不見十多日,她的乳頭好像又大了一點,顏色也深了。當日還以為她的一對肉球是我個人專用,原來不知道要和多少人分享,幸好沒有投下半分感情,否則會感到痛苦。曉菲問我要不要玩SM,可是我沒有準備,想玩也沒有工具。原來她那次玩上癮,很享受被兩棍齊插的滋味。接客時,如見對方順眼,她會拿出假陽具,間對方要不要試試玩真真假假,當然酌量增收肉金。既然她有帶來工具,我亦無所謂,不過這次我有少許膽怯,需要做預防措施,在未發現曉菲賣淫時,我以為她不會太濫交,所以夠膽和她打真軍。

      但知她是經常賣淫的妓女,便不敢博,要戴套上陣。曉菲也不介意,其實那時也想建議我戴套,不過怕我起疑心,故沒主動提出。我手握曉菲兩隻大奶出盡力去捏,捏得她兩隻大奶變型,她也感到痛,懇求我放輕手一點。曉菲的陰毛很濃密,我突然想起剛看過那出三級片,片中女主角自剃陰毛,看得我很興奮,我要求曉菲在我面前剃陰毛。她猶豫片刻,終答應我的要求,我亦體會她的難處,表示會重賞她補償,就算她一兩個月不接客也不會有大損失。鳥黑濃密的陰毛濕了肥皂泡沫,曉菲不敢動手,叫我幫她剃,我當然樂意效勞。我將她的黑森林刮個一乾二淨,變成寸草不生的禿嶺。沒有毛的桃源洞感覺更清新,我一邊剃她的陰毛,下體不斷跳動。光禿禿的陰戶越看越可愛,我揮動大棒一頂進入,直插到底。曉菲雙腿扣著我的腰,纏得我緊緊,我埋頭苦幹抽送,出出入入八、九十下,她高潮一浪接一浪,黏稠的淫液不斷湧出,浸潤我兩粒卵子。這一晚我和曉菲干了四次,最後一次只能打空炮,沒有了彈發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