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回和他有過一番纏綿之後,我發現每天上班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因為,我知道有一雙眼睛會不停地注視著我,而這雙眼睛的主人,就是他,我的平。

平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看他忙進忙出的,有時候還要到南部出差。不過,我喜歡看他處理公務時的專注神情,男人認真工作時最有魅力了。

平也是個很會玩的男人。因為從那回之後,我的手機裡就常常出現一些露骨曖昧的訊息。當然,都是平傳來的:「想不想念我的大肉棒啊?」

「你今天身上的香水好香,我聞到就覺得好興奮…」真是三八,有時候他明明就坐在我前方五公尺處,卻興致勃勃地打字傳簡訊給我……。

話雖如此,這對於男友還在當兵的我來說,似乎也覺得有種偷情的刺激。

有一次,因為那陣子我忘記洗衣服了,所以沒有乾淨的淺色胸罩。沒辦法,只得穿其他顏色的囉。我們公司的制服是短窄裙、乳白色襯衫,外面再加上一件桃紅色的背心。為了避免顏色太突兀,我挑了一件橘色的胸罩。從背後因為有背心擋著,所以看不到;不過正面仔細看的話,會有淺淺的橘色印子。

那天,我就覺得一路上似乎注視我的男人目光變多了,呵!看得到吃不到吧!我享受著這種被注視的感覺。到了辦公室,沒過多久,就收到了平的簡訊。

「你今天穿的太騷了,我好想幹你!」

我早就習慣他赤裸裸的情色簡訊了,我回了一個「:)」簡訊給他。

快到中午了吃飯休息時間了時,我收到了他另外一封簡訊:

「待會,推開洗手間外面那個太平門,走樓梯到頂樓,我在那邊等你!」

我滿臉疑惑的望著他,只見他對我笑笑,便起身離開了。

幾分鐘後,我依言到他指定的地點去。這個大樓在這個樓梯的每一層都設置了吸煙區,也貼心地設置了煙灰缸,每每會看到許多煙槍在這裡吞雲吐霧。至於樓梯,則很少人走,我想一來是因為這個樓梯比較靠大樓內側不易察覺,另外就是現代人都太依賴電梯了吧。

我走到頂樓,看到平坐在樓梯上,雙眼色瞇瞇地盯著我的胸部看。

「幹嘛啦!中午不吃飯你叫人家爬到這裡來作什麼?」我問道。

平站起身,解開褲帶,掏出了直挺挺的肉棒。「小曼,我忍不住了,幫我吹出來好不好?」

我嚇了一跳。「你很三八耶!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不會啦!這裡沒有人會上來的啦!」他拍胸脯保證著。

「拜託啦!拜託啦!你今天好性感,我已經硬了一上午了,你不幫我弄出來,你不是折騰我嗎?」你哀求著。

看到他那殺氣騰騰的肉棒,我也心神一蕩。「可是……在這裡,不太好吧?」

「這裡才刺激啊!快!」

我屈服了,蹲下來輕輕地輔弄著小平平。不,應該說是大平平了。漲紅的龜頭,細微的跳動著。我,張開小口。含了進去。

「嗯……嗯……讚……舒服……舒服……小曼乖……嗯……好…舒…服」平已經沉醉在其中了。

我細細地舔弄著,感受著他在我口中的堅挺。想到自已竟然在距離自己工作的地方不遠處偷情,內心既覺得刺激,有深怕被人發現。

也許平也覺得太刺激了吧,沒多久,我就感覺到大肉棒不尋常地抖動,我知道快要射了。我腦筋馬上在想該讓他射在哪裡。射在地上?那太噁心了,這裡是樓梯耶!而我待會還要上班,我絕不能弄髒我的臉和衣服。唉!看來只能射在嘴裡了。沒關係,我的包包裡面有面紙,待會再吐出來好了。

平似乎除了我的嘴外,根本沒有任何想射到別的地方的意思。他滾燙的精液,激射入我的口中,把我的嘴灌地滿滿的。

我拿起包包中的面紙,將精液吐在裡面。「諾!你的東西還你!」

平順手把它丟在一旁,把我緊緊擁入你的懷中。在我耳邊輕輕呵氣:「謝謝你!讓我好好地補償你吧!」

我試圖掙脫:「不要啦!這裡不行啦!」

平的雙手在我的臀上亂抓了一陣,便試圖從窄裙口伸進去。我把他的手按住。

「不行,這樣我的裙子會皺掉!待會還要上班!」

沒想到他竟然直接將我腰際的窄裙拉鍊拉開,裙子滑落至腳邊,「那脫下來就不會皺啦!」

眼看著我的防線一一地被攻佔,看來只得暫時滿足平了。其實,我的情慾也早在幫他口交時就已被挑起。

平要求我跪趴在地上,把我的腰壓低,迫使我的臀臀翹高。

「不行!在這裡做愛太誇張了。我絕對不能讓你進入。」我心想。我的雙腿夾緊,不讓他有機可趁。

平整個嘴在我的臀上又吸又舔的。雙手也搓揉著我的臀,好像在捏麻糬一樣。然後,拉下了我的內褲,試圖直接探索我的神秘禁地。

平把我的穴穴翻出,舌頭就這樣子舔了上來。

「啊!」我忘情地叫了出來,卻警覺到自己身在樓梯間而把聲音壓低。平的舌靈巧地舔弄著我的蒂蒂,我很快地就春潮氾濫。

平用手指沾了一些我的愛液,拿給我看。「你看!我還沒有用手你就已經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

我滿面通紅。一來是因為情慾被挑起,二來是對於自己身體如此直接的反應感到羞愧。

「平,答應我,不要進來,好不好,這裡我沒有安全感…」我懇求著。

「嗯……你放心,我不會的!」你話雖這麼說,手指卻已滑入我的體內。

「啊!別…別……我……會……叫……出…來………」我已經很盡力地克制自己了。!: 以下內容需要回應後才能進入。 [xreply]

「好吧!就饒過你!不過你要答應我兩件事。」

「啥?……啊……啊……」平的手仍然沒有停止,持續地緩慢抽插著我。

「一個是你晚上要跟我做愛,一個是今天下午你不准穿內褲!」你笑道。

第一個條件你不說我都會主動要求,誰叫你把我慾火挑起,卻因場合不對而中斷。至於第二個條件……我從沒有在辦公室這樣做過,要是不小心被其他男同事發現了怎麼魽H

「快!你不答應我就不停喔!樓下出來了,你有沒有聽到。」平低聲要脅。

我聽到太平門推動的聲音,一時心慌,就馬上答應了。

平停止了手指的抽動,剝下了我的小褲,順手放入口袋裡。

我沉浸在快要抵達高潮的餘韻中,四肢酥軟無力。

我們極力保持肅靜,深怕被別人發現自己所幹的好事。仔細聆聽兩層樓底下的人的動靜,直到他抽完煙進入門內,我們才緩緩地穿起衣裳,走了下來。

回到辦公室,看了看時間,都已經快要上班了。還好大部分的同事不是還沒回來,就是已經趴在桌上休息,沒有人發現我面色潮紅的窘態。被平這麼一搞,我也沒啥食慾了,趴在桌上,讓自己的情慾歸於平靜。

下午兩點公司有一場簡報,身為助理的我,必須要提前佈置開會場地,體貼的平也來幫忙。因為我的小褲已經被平拿走了,我總覺得走起路來有些怪怪的,大概是不習慣吧。不過,少了小褲,我的臀部曲線可是展露無疑的唷!我注意到平的目光,感覺好像快要噴出火來了。

我用臀部頂了他一下:「你的眼睛在看哪裡啊?色狼!」

我發現不穿小褲直接穿緊身窄裙,其實蠻舒服的,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不過,蠻好玩的喔!怎麼說呢?當我站立等候經理前來開會時,我的姿勢是雙手垂在前方交叉,有點像是在稍息姿勢。我發現我的手可以直接隔著裙子碰到我的毛毛耶!呵呵,在眾人面前偷偷搔著毛毛,有種刺激與小小的罪惡感:P

冗長的簡報會議開了一個多小時,我的肚子不爭氣地咕嚕咕嚕叫著。好尷尬!希望沒有人聽到。開完會,經理先行離去,剩下我們這些助理小姐在收拾。我看到公司的大頭都已經離開了,我決定開個小差,出去外面溜達溜達,吃點東西。

平也以拜訪客戶為由,離開了公司。當然,他是被我凹來陪我吃飯,誰叫他中午不讓我吃午餐。我們買了一些滷味,到大安森林公園裡面吃。

傍晚七點,該回公司收拾東西回家囉!平送我回公司,公司裡已空無一人。正在收拾東西的當下,平從後方一把將我抱住,「來!沒有人,讓我香一個!」

我不理他,繼續收拾著我的東西。不過他卻持續地舔弄我的耳垂,弄得我心癢難耐。平在我耳邊輕聲道:「妳答應過我的,晚上要好好讓我幹一回!走!到會議室去,那裡比較隱密!」

「不要啦!今天不是星期五,可能會有人回來啦!」我抗議。

「別傻了!妳看今天開完會,經理一不在,所有的人能閃則閃能逃就逃。誰那麼認真還會回來公司呢?」

在半推半就的情境下,我和他擁吻著走到了會議室。我們的會議室是一個獨立的隔間,裡面有一張大型的U型會議桌。平關上了門,與我纏綿地舌吻,並動手剝去我的衣服。轉眼間,我全身除了一雙絲襪之外,已然一絲不掛。

正當你的手在我美背翹臀來回游移的時候,聽到了大門開啟的聲音!

「完了!有人回來了!」我的腦筋一片空白,手足無措。

「咦?怎麼公司的燈沒有關?」外頭的聲音傳入。聽起來好像是業務部的小趙。一個完完全全的痞子。長得帥帥壞壞的,憑著三吋不爛之舌,周遊花叢,在女人圈裡吃得蠻開的。

「可能大家閃的太匆忙,忘記關燈了吧!」一個女生的聲音,好像是我們公司這陣子剛請的打雜小妹─小慧。小慧是某商職夜間部的學生,長相普普(以我的眼光來看啦!)卻很會打扮。由於唸夜校的關係,她有時候會穿著學校制服來公司,白襯衫裡往往映著黑色或紅色的內衣印子。身材略為豐腴,上圍卻頗雄偉。同為女人,我可以感覺得到公司裡有一堆男同事也哈她哈的要死。

「嗯!你們公司內部管理好像有點問題喔!難怪不太賺錢!」另外這個男聲我就認不出來了,會是誰呢?

「張老闆,您就別糗我們了!」小趙笑道。

「又要在公司做愛嗎?」小慧問。

「又要?」「做愛?」難道小慧早就被小趙把上了嗎?而且也早就在公司裡面做過愛了?

「當然啦!上次妳不是被搞得欲仙欲死的!」小趙說。

「欲仙欲死?這麼high啊?」張老闆淫笑道。

「當然啦!張老闆待會你就知道我們小慧的厲害了」小趙也淫淫地笑著。

「唉呀!討厭啦!把人家說的那麼淫蕩!」小慧嬌嗔。

「去會議室吧!那裡空間比較大,還有地毯,比較舒服!」小趙提議。

「完了!他們要進來會議室了!怎麼辦?」我無助地望著平。平使個眼色,我們便用最快的速度,躡手躡腳地拿著脫去的衣物,躲在U型會議桌的外側,期望不要被他們發現。

「咦?連會議室的燈也沒有關?大家今天怎麼跟逃難似的!」小趙推開會議室門。

「來吧!我老二已經硬的發痛了!」張老闆催促的聲音。

因為我們躲在桌子外側,短時間內不至於會被發現。只聽見衣物摩擦的聲音,以及嘖嘖的親吻聲。過沒多久,就聽到小慧的嬌喘,以及不知道是誰的低聲喘息。

我和平兩兩相望,無奈地苦笑。怎麼會落得如此尷尬的境地啊!我瞪了平一眼。

「幹!小慧你奶子真大真軟,白拋拋幼咪咪的,讚啦!」好像是張老闆的聲音。

沒聽到小慧的聲音,也許她正在幫其中一個人口交吧!

再過一會兒,聽到一陣翻動,隨後就傳來小慧的一聲聲嬌呼:「啊!啊!啊!」看來大戰已經開始了。

我和平在這裡聽到這近在咫尺的現場live show,也是心癢難耐。平試著將手指伸進我的穴口撫弄我的蒂蒂。

我瞪著他,示意不可以。他根本不管我,繼續撫弄。我被他弄得忍不住,腳踢到了會議椅,椅子發出聲響。

「誰?」小趙大聲詢問,並趨前探視。

我和平只得尷尬地探出身來。平全身的衣物都在,只是稍嫌凌亂罷了。而我呢,可尷尬了,除了一雙絲襪之外,全身一絲不掛,我只得拿著衣服,稍稍遮住上下的重點部位。只見他們三個也都全身脫個精光,那個所謂的張老闆,一副腦滿腸肥的死◎樣,將小慧壓在地上,肉棒還停留在小慧的體內。而小趙,肉棒翹得老高面向我們。

「廷平、小曼!你們在這裡幹嘛………?」小慧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廷平、小曼!沒想到你們也是愛好此道中人。嘿嘿!真巧啊!」小趙淫笑著,上下打量著我的身軀,我感到十分地尷尬與不自在。

「小趙,這兩位是你們的同事嗎?你們公司真是春意無限啊!」張老闆緊盯著我的猥褻眼光讓我更害羞了。

平試圖打破這尷尬的場面,「小趙,ㄟ……不好意思壞了你們的好事,今天的事就當作沒發生過好了,你們繼續吧!我們先離開,不打擾你們了。」平使個眼色,示意我們儘快離開。

小趙伸手阻攔,「還真的是有點尷尬,嘿嘿!這樣子吧!我們也壞了你們的好事,雙方誰也不欠誰。不如來個大鍋炒吧!這樣可以確保誰也不會把事情說出去!」

「好啊!好啊!來個大鍋炒!」張老闆高聲附和。手繼續撫弄著小慧的那又大又軟的酥胸。

現場氣氛開始變得淫靡。張老闆調整了一下位置,繼續抽插著躺在地上的小慧。而平呢?楞了幾秒鐘之後,便一把將我抱住,激烈地與我舌吻,手也不停地在我身上游移。

「亂了!天下大亂了!不管了!豁出去吧!」我也一時被挑起的性慾沖昏了頭,沉浸在這淫靡的氣氛裡。隱隱約約,感覺到在我身上撫弄的手不只一雙……

「嘿嘿!小曼!早就想要上你了,沒想到你早就跟廷平搞上了。廷平,你他媽的真厲害,搞到這麼棒的騷貨,讓點位置給我吧!」小趙說。

如果平是我的男友,或許就會保護我,可惜不是,我們只維持著炮友的關係。平居然答應他,把我交給小趙,自己在一旁脫個精光,然後到小慧那裡,將肉棒插入小慧的嘴中。

我有點氣憤,因為再怎麼樣,今晚我是平的女伴啊!而且跟他發生過那麼多次肉體關係,心裡或多或少對他有一絲依賴。看到他棄我而去,並且把原應讓我獨享的小平平放入小慧的嘴中,我有一絲忌妒。難道對於男人而言,新鮮的肉體永遠最具吸引力嗎?與他性愛配合度如此高的我,居然比不上一個大胸脯美眉!不過,我這種憤意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小趙不規矩的手已經把我拉回情慾世界中。

小趙把我壓在會議桌上,雙手搓揉著我的乳。我沒有抗拒,因為我知道抗拒也無濟於事。他看著我只著絲襪的下體說:「原來我們美麗的助理小姐平常都不穿內褲的啊!」

我羞的滿臉通紅,「沒…沒……沒有啦!」

「平常我就在幻想你這制服下的肉體曲線將是多麼曼妙,今天終於得以親見!哇!原來女人什麼都不穿,只穿絲襪是這麼地性感!太好了,從來沒有幹過這樣的女人,今天我終於可以幹穿著絲襪的辣妹!」

我只感覺到絲襪一陣緊繃,隨後就聽到一陣撕裂聲,一股涼意襲身。我的絲襪被撕破了!

「你怎麼可以撕破人家的絲襪!這樣我怎麼穿啦!」我高聲抗議。

「那就不要穿啊!反正你連內褲都沒穿了!」小趙淫笑道。

他把我整個壓成U字型,舌頭對我的下體又吸又舔。他的舌技蠻不錯的,因為粗糙的舌感所帶給我的刺激就讓我逐步high到頂點。我從低聲嬌吟,變得大聲喘息。從下體傳來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我已經快要洩了。

他把我抱到地毯上。「來,幫我吹喇叭!看看你的吹功如何!」

一旁的平居然接口,「小曼口交技術一極棒的喔!試試就知道!」

小趙雙腿打開坐在地上,跨下的肉棒擎天而立。我的眼神開始迷濛,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他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跪臥在他的面前,舔弄起他的肉棒。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有人將我的雙腳拉開,將我弄成臀部高舉的淫蕩姿勢。我想回頭看看到底是誰,頭卻被小趙用手壓著無法轉動。後面那個人將我的臀臀掰開,露出我那已濕淋淋的小穴。我感到一個灼熱的龜頭頂住我的穴口,然後………它直挺挺地滑了進來!

「啊!」上下兩個口都被肉棒塞滿著,覺得自己好淫蕩。隨著後方大肉棒的衝刺,我已經漸漸無法專心幫小趙口交。不過,小趙也已經不是在享受我的舔弄了,他站起身來,雙手抓住我的頭,猛烈地抽送著、姦淫著我的嘴。

其實,對我而言,心理上的刺激遠比生理上來得震撼。怎麼說呢?曾經和男友一同觀看A片,對於片中女優3P時的景象記憶猶新。現在的我,正是以那麼淫蕩的姿勢在做愛啊!我居然,會有那麼一刻,是那麼的淫蕩,那麼地沉溺於性愛。不管了!豁出去了!

小趙似乎已經到達爆發邊緣,他喉頭發出咕嚕咕嚕的低沉,接著肉棒一陣顫抖,滾燙的精液便狂噴入我的嘴中。他一邊噴射還一邊將肉棒拔出,讓精液直接噴至我的臉上。我本來不喜歡男人將精液噴到我臉上的,不過,那時我已經達到高潮前的那種迷惘狂亂的境界,我根本沒有抗拒,只能全數承受。

小趙將肉棒拔出,嘴裡不停讚嘆:「幹!太爽了!太爽了!今天真幸運!居然能夠玩到這麼讚的辣妹助理!」

後方那個人衝刺速度加快,帶給我一波又一波愈來愈強烈的快感。只聽到張老闆的聲音說道:「喂!老兄,我快洩了!交換一下吧!」

原來在後面進出我身體的人,是平。

而平呢?居然倏地抽離了我的身體,跑去跟小慧親熱起來,讓我頓覺空虛。

肥◎老張一把將我翻成正面,嘴直接湊了上來吻我,並嘗試著將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只知道他是我們公司的一個客戶,好像見過一次面吧!覺得他很噁心,便抵死不張開嘴。他不死心,將手指彎曲直接插入我濕淋淋的小穴,摳弄著我的G點,我立刻忍不住叫了出來!他一見狀,立刻將舌頭伸進來,強迫纏繞著我的舌。他在性愛方面實在是個箇中好手,因為他的手能給我的G點最直接的刺激,弄得我酥麻不已。

「啊!啊!停…一…下……我……受…不……了……了……停……停……」

他的手大概也痠了吧,便停止了抽插動作,抱著我喘息。

他起身離開,讓我獲得一絲喘息,不一會兒,他手上多了我所脫下來的衣服,他先把我的腳抓住伸直提高,一把脫下掛在我身上那個已殘破不堪的絲襪,然後慢慢幫我套上窄裙,我正疑惑他的舉動時,他已經幫我把拉鍊拉好,並且幫我把襯衫穿上,但是沒有扣釦子。最奇怪的是,他還幫我套上高跟鞋!

他到底要幹麻呢?我的內心充滿疑問。該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的性癖好吧!

果不其然,當他幫我著完裝後,便把我的雙腳高舉成V字型,讓我的小穴外露,調整了一下角度,便直搗黃龍進入我的身體裡面!

「哈哈!你們看,我在幹上班族OL,媽的,一個穿上班族制服套裝的高跟鞋騷包辣妹!哈哈!」

天啊!我真的遇到變態,這是戀物癖嗎?

我撐開的雙腿被窄裙弄得很痛,他便將我的窄裙拉至腰際,以方便他進出我的身體。此舉也吸引了小趙來參一腳,他跪跨在我頭的兩側,將已經軟掉的肉棒硬塞入我的嘴裡,他的手,狂抓著我的襯衫裡的椒乳。而那個變態老張,居然開始吸吮著我的腳趾!

不會吧!為什麼我會出現在一個荒唐至極的5P性愛場合呢?這裡是我的公司耶!

小慧那裡也叫得比大聲的。平的性愛技巧本來就很棒,只見平的雙手扶著小慧的臀部,以女上男下的姿勢狂野地交合著。小慧的乳很大很軟,我想應該至少是C罩杯以上吧!上下晃動地非常劇烈。

我,衣衫不整地,被兩個粗暴的男人,姦淫著我上下兩個口,有種被人強暴的感覺。這種感覺很複雜,因為其實我也是半自願的,不算被強暴。但這種狂野粗暴的性愛跟與愛人溫柔纏綿的性愛是完全不同的。雖然兩種都帶來的相當程度的刺激與快感,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性靈合一的交歡。唉!會落到這般田地,還不是我自找的嗎?算了,別想太多了!此時此刻,就讓自己的靈魂墮落沉溺在這罪惡的性愛淵藪吧!

後來張老闆把我拉起身,命令我雙手撐在會議桌上,雙腿打開,用後進式的姿勢繼續抽插著我的穴。坦白說,也許是張老闆肚子的肥肉太多,也或許是他的肉棒短了些,我總覺得這樣的姿勢他沒有辦法頂到深處,無法帶給我高潮。不過不斷地摩蹭讓更我心癢難耐,讓我更期待另外更多的肉棒來滿足我。不久後,張老闆射了,還好,全數射在保險套裡,沒有弄髒我的衣服。

伴隨著身體的顫抖,以及舒爽地吼聲,變態老張離開了我的身體。一旁的小趙立即將已渾身酥軟的我扶好,以同樣的姿勢進入我的身體。每一次的抽插,小趙的肉棒都深深地抵住我的花心,快感一波波的襲腦而來,啊!……我,高潮了。

不一會兒,小趙也已繳械,我倚在會議桌旁,還未從高潮餘韻中清醒過來。隱約中只見到平坐在椅子上,小慧跪在地上,雙手捧著她的豐乳,賣力地套弄著平的肉棒。平發出了我常聽到的低沉吼聲,我知道這是他快射精的前兆。果然,沒多久,平就噴的小慧滿臉滿胸都是精液。

這場激烈地5P性愛,弄得我疲累不堪。我和小慧陸續走進經理辦公室裡的專用浴廁,用面紙沾水稍稍擦拭身體。我試圖將心中的那絲罪惡感拭去,但是,太遲了,我的靈魂已無法得到救贖。

走回會議室,看到那三個男人正哈著煙聊天。從他們的對談中得知,小慧其實私底下是個蠻開放的女人,才剛進公司幾個禮拜就跟小趙上床了。他們之間擁有的,只是單純的肉體關係。而張老闆是小趙最近極力爭取的客戶,為了搶下一筆大訂單,小趙便以6000元的代價慫恿小慧來和張老闆進行3P性遊戲。沒想到恰巧碰上了我和平,導致一場荒唐的5P性愛在會議室裡上演。

隔天,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提早抵達公司,只為了再仔細收拾一下會議室。一來是怕會讓人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二來覺得自己在裡面進行性愛交歡,不把它收拾好心理過意不去。果然,地毯上有幾滴尚未完全乾涸的精液,而會議室的垃圾桶裡,居然有一個使用過的保險套!好險我有先來檢整,否則真的會東窗事發。

之後,在公司,覺得很不自在。一來是小趙開始會趁人不注意時偷摸我一把,明目張膽地吃我豆腐,然後屢屢提出性邀約;二來是每次看到小慧,我倆都覺得很尷尬,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而我和平之間,似乎也漸趨冷淡。

因為我覺得他那天沒有保護我,直接把我當成性玩物一般與人交換,而且我發現他和小慧之間的眼神很曖昧,也許事後他們兩個也偷偷做愛過許多次吧!

凡此種種,讓我覺得身處在這間辦公室是一件很尷尬很痛苦的事。

所以,我隨便找了個想再繼續深造的理由辭職,永遠地離開了這間公司。而這次事件,就當作是一次荒唐的回憶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