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住在瀋陽市大東區東面的一個小區,這裡還是一片平房,現在瀋陽的平房已經不多見了,我家的這片平房應該算是瀋陽最後幾個棚戶區之一。聽人說這裡再過個一年半載的也該快動遷了,到時候政府會給一筆錢讓住戶直接自己買樓房,這片平房的人大多數盼動遷都盼得眼睛快紅了,有的人家早已打好了算盤,先看好哪個樓盤,交訂金買下來,裝修好先住進去,等平房拆了,動遷費一下來馬上付餘款。也是,住了半輩子平房了,誰不想享受舒服的樓房啊?所以現在這片平房裡已經沒有幾家有人住了,大部分的房子都搬光了家當空著,有的便出租給一些外地打工仔、民工什麼的。

    我家的房子地處棚戶區的後部,再往後幾排房子就是一個工廠的高牆,我家的位置比較安靜,不像其它位置那樣一天到晚鬧個沒完,相當於這裡的「風水寶地」了。在我家房子的左邊和右邊都是空的,想是鄰居已經搬走,而空房子一時間還沒有租出去的緣故。再往旁邊有幾家還有人在住,但也是有人的少,空著的多。現在正值盛夏,我爸出差兩個多月了,我媽媽也去我姨家商量在她家附近買一間樓的事了,這幾天一直都是我自己住,由於左右基本上都屬於「無人區」,我的一些狐朋狗友經常三五成群的來我這裡打麻將、撲克,通宵喝酒。

    一天晚上正和幾個朋友在右邊的房子裡喝酒,這些房子因為沒什麼家當所以也沒有鎖門,這間房子比較寬敞,所以我選擇了在這聚會。正喝著興起呢,一個中年少婦走了進來,大叫道:「這個小子,在這兒反天了呀!」嚇了我們幾個朋友一跳,我定睛一看,卻原來是右邊第四家的吳姐。我笑說:「吳姐你嚇死我們了,只是我的幾個同學聚一下,你要不要也來喝一杯?」這少婦其實已經38歲,孩子也都上初一了,不過由於她天生漂亮,年輕,再加上保養的不錯,所以快四十的女人了,皮膚還是白嫩光滑,她個子高挑,身材火辣,一對豐滿的乳房挺立在淺蘭色的短袖衫下,顯得十分明顯。下穿黑色絲綢緊身散腿褲,更顯出圓潤的大屁股和修長健美的雙腿,腳穿一雙高跟的白色涼鞋,渾身上下有一股成熟女人的性感味道。

    吳姐笑了,說:「你得了吧,我可不喝。我這酒量你還不知道?半瓶就倒了。我也是睡不著覺,出來閒溜躂溜躂。你們慢慢喝吧。」我的幾個朋友都喝得臉紅舌頭直了,看見這麼個風韻騷然的大娘們都有點興奮,一起的起哄說:「大姐進來喝一杯啊,進來喝一杯啊!」吳姐格格地笑著跑開了。我的一個朋友老林斜著眼睛對我說:「我說老兄,就你家這破平房裡,也有這麼好的貨色啊,哈哈!」我點頭稱是。另一個朋友老金打著飽嗝,直著舌頭說:「這娘們兒在哪家住啊?也太騷了啊,那對大奶子,我操,讓我摸一下死了都行!」又一人道:「我一看她雞巴就硬了,差點兒射了!」我哈哈大笑說:「你們幾個至於嗎!不過這吳姐確實不錯。都快四十的人了,體型還是這麼正點。有一次她在屋裡洗澡,讓我從窗簾縫裡看見了,只有一個背影。那大屁股,又圓又白,大腿還直,屁股縫裡黑乎乎一片,還有一個肉包兒,老他媽好了!」

    這幾個傢伙都是性情中人,一聽完都硬得不得了,連忙說:「我靠,是嗎?還有什麼事,再給我們講講!快!」我笑著說:「別的也沒什麼了,她老公是開運輸車的,經常往外地跑車,一去就是半個多月,她兒子平時老在奶奶家住,就她自己在家,我估計也是悶騷型的,有一次我去她家借碟看,見她自己在家。我為了試試她,在蹲下站起來的時候順勢捏了她大腿一下,她那時穿個短裙,大腿根都露著,我一捏她腿她像過電了似的避開,一臉的怒氣,瞪了我半天,不過還好沒罵我什麼。哈哈。」幾人也大笑起來,催我再講點關於她的妙事,我實在拗不過,就沒話找話題,說:「有一次還是兩年多前,她和隔壁王大嬸閒嘮嗑,說自己有個毛病,就是睡覺太死,一睡著了就什麼聲音都聽不著,什麼打雷,下雨,別人說話啊什麼的,一概充耳不聞。有時候她老公半夜從外地回家,開門回家脫衣上床,她都不知道,半夜上廁所起來,才發現老公回來了。」大家聽了,更是哄笑起來,老金說:「那好啊!典型的被迷姦型!今晚咱們就不走了,等她一睡著了,咱哥幾個就一起上,挨個干她個騷逼!」大家起哄著說好。我怕這群傢伙酒喝多了真鬧出什麼事來,一看表已經十點多了,便強行讓他們散局回家,這些人正在興頭上,說什麼也不肯走,被我連推帶嚇唬的攆出了胡同。

    收拾完桌子,我也有些昏沉沉的,不過天氣實在是太熱了,根本睡不著覺,於是切了半個西瓜,坐在屋外的窗戶台上,邊吃西瓜解酒,邊看遠處大樓頂上的美女霓虹燈。看著看著,忽然從心裡冒出一個念頭來:既然吳姐有睡覺沉的毛病,她老公又不在家,附近又幾乎沒人,我何不趁此機會,去她家……看看?

    這念頭一冒出來,馬上被理智打消了,這可是挺危險的啊!一旦被她發現了,說不定去告訴我媽,和她老公說我要非禮她,那可就完了。於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狠吃了幾口西瓜,準備回床睡覺。忽然聽見右邊不遠處傳來開門的聲音,我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白花花的人影從屋裡出來,卻正是吳姐,她只穿著一條白色的內褲和胸罩,正將一桶水倒在下水井裡,又進了屋。我的呼吸不禁急促起來,心跳也加快了,褲襠下面的東西也開始充血腫脹。我心想:反正四下無人,我去偷看看,吃不到肉,看看風景也是好的,不讓她發現就是了。

    於是我鬼使神差地走向她家。在她家窗戶下,我蹲下身子,慢慢地靠近窗簾,從窗簾的縫向裡看。她家的格局很簡單,大門裡面廚房和臥室並排挨著,臥室和廳只隔一道牆,廳則與外面窗戶相連,從窗外便可以看到臥室外面的牆,牆上也有一扇窗,玻璃窗大開,臥室的門也開著,一看就能看到臥室裡面。只是屋裡沒開燈,她又躺在床上,什麼也看不見。

    我看了半響,什麼也沒有,覺得十分無趣,剛要起身回去,聽見屋裡有細微的動靜,我忙趴在窗簾縫向裡努力地看,她的床是床尾朝外,起身時她的正面正好衝著我,只見吳姐從床上坐了起來,先脫下了胸罩,又曲起腿脫掉了內褲,又躺了下來。原來她嫌熱,索性脫光了衣服裸睡。不一會兒,就聽見了她均勻的呼吸聲。我心裡像被貓撓著一樣的癢癢,大著膽子去輕輕推她的房門,大門閂著推不開,我又去推窗戶,不想咯的一聲輕響,窗戶居然被推開了一道細縫,原來窗戶並沒有閂,我心中狂跳,一看她並沒有動靜,心想:她自己說睡覺太沉,連打雷都聽不見,可別趕上我背運,出聲讓她給聽見了。

    我慢慢將窗戶推開有一尺來寬的縫,伸進手去將窗簾拉開,再將半邊窗戶推開,然後我先坐在窗台上,再慢慢地將雙腿邁進去,窗戶裡面並沒有什麼礙事的什麼,很輕鬆的我就進了屋子。裡面的呼吸聲仍然均勻,顯然並沒有醒。我心中狂喜,再慢慢的將窗戶關上,順手拉上窗簾,貓著腰走進臥室裡。

    臥室裡擺著一張桌子,還有一張大號的席夢思床,想是兩口子在這張床上不知搞了多少回好事,吳姐全身赤裸側躺在床上,面朝牆裡。屋外的月光照進屋內,依稀可見她滿頭長髮散在枕頭上,光滑的胳膊,細細的蠻腰和肥大的屁股,修長的雙腿,連成了一個起伏美妙的曲線,十分的好看,我慢慢走過去,湊近她的臉,只見她閉著眼睛,均勻地喘著氣,顯是睡得正香。我心跳得十分厲害,生怕她忽然睜開眼睛醒過來,發現了我再大聲叫,那樣我就完了。想起她和鄰居二嬸說的話,心道:何不先試一試她。於是我慢慢伸出手,輕輕貼在她正對著外面的大屁股上,她的大屁股又白又嫩,而且手感柔軟,溫熱滑膩,不禁令我渾身顫抖,像過了電一樣。

    我的手就這麼放在她的屁股上不敢動彈,臉上發熱,跟做賊了似的,不過她還是沉沉的睡著,好像真的沒什麼反應,我心中高興,忽然她一翻身,我嚇的差點蹦起來,心想完了,第一個念頭就是跑!剛跑出幾步回頭一看,只見吳姐抿了抿嘴,仰臥在床上,居然輕輕的打起了呼嚕。我定在地上,看著她足有一分鐘,她還是睡著,並沒有醒過來的意思。原來她只是在睡夢中翻了個身而已。

    我又慢慢地走了回來,坐在床邊,她平躺在床上,豐滿的身體完全展現在我的眼前。只見她的一對乳房挺立在胸前,圓潤飽滿,乳頭紅嫩得像一顆熟透了的葡萄,微微凸起的小腹,並不像其它中年女人那樣的鼓,胯間黑黑的,看不見什麼東西,但是兩條修長的大腿根處有一個縫隙,中間似乎有個小肉饅頭一樣,聽人說女人胯間腿縫大的是經常做愛,大張雙腿造成的,我的心砰砰亂跳地低下頭,舔了她的乳頭一下,見她沒有反應,便大膽地雙手捏住她的乳房輕輕揉捏起來,這對乳房又柔軟又有彈性,雖然有些鬆弛和下垂,但總體的手感還是十分的好。我見她還是沉沉地睡著,便完全放開了,放肆地吻在她的嘴上,她輕輕的呼吸吹在我的臉上,真是十分的刺激,我將舌頭伸進她嘴裡,她輕輕的唔了一聲,我又大膽地用舌頭攪著她的舌頭,貪婪地吸吮著她的香津,又吻又吃的搞了半天,她也沒有醒來的意思。

    這下我可完全的解放自己的神經了,先脫下自己身上僅穿的一條短褲,跨在她身上,雙手把她的乳房輕輕擠住,將脹得像個特大號香腸似的雞巴夾在她的雙乳之間玩起了乳交,抽插了幾十下,我又跪在她兩腿間,將她雙腿曲起分開,埋頭到她的胯間去舔她的陰唇。她的陰毛很多,就像個原始森林一樣,不過肥厚的大陰唇還是明顯的被我的手指摸到,我貪婪地舔咬著她的陰阜,大陰唇,小陰唇和陰道,就像好幾天沒吃過東西的餓狼一樣,這時,我聽見吳姐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開始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不過在我舔她的陰唇的時候,她的的確確是在呻吟!哈哈,我才知道雖然她沒有醒,可是身體卻被我的調情刺激而自然的生出了反應,不僅如此,她的陰道還開始流出了蜜液。

    那我還等什麼呢?我跪在她腿間,將她雙腿抬起放在我的胸前,把我那硬如鐵棒似的雞巴抵在她的陰道口上,「滋」地一下就插了進去。她的陰道又熱又緊,還滑膩無比,我整個人就像要飛上天了一樣,我氣喘吁吁地搞著她的陰道,她不自主的呻吟聲越來越明顯,雖然只是嗯嗯、哼哼之類的聲音,但在這種環境下卻有另外一種刺激的感受。

    我抱著她的雙腿,賣力地幹著她,她下身的淫水越流越多,我抽出雞巴來,側過她的身子變成俯臥在床,我則趴在她的背上,從她屁股後面插進她的臀縫裡,開始搞她。這個姿勢一直是我最喜歡的姿勢之一,也能更深入地插入到女性的陰道深處,我雙手抓著她的手背,胯間啪啪地拍著她的屁股,大雞巴一進一出地搞著她的陰戶,我的嘴也沒閒著,輕輕地咬著她的耳垂和脖子,本來我還想再換幾個姿勢,可是這種偷情實在是太刺激了,我腰間一酸,馬眼一鬆,大股大股新鮮熱辣的精液噴射進了她的體內。

    我渾身都是汗,氣喘如牛的射盡了最後一滴精液之後,趕快抽出雞巴,精液馬上從她的體下流了出來,我順手從床頭櫃上拿過一包紙巾將床上的精液擦淨,她依然是躺在床上,喘著氣,也不知是醒了還是依然睡著,我不敢多呆一分鐘,忙拿過自己的短褲,也沒敢穿上,一溜煙地打開窗戶跳了出去,關好窗子回到自己的屋中躺下。

    等我喘勻了氣,心想她家窗戶的窗簾我好像沒有拉上,等早上起來被她發現的話說不定會懷疑到我。於是我又爬起來走到她家窗戶下,剛要推開窗戶,透過玻璃依稀看見窗內吳姐已經坐起身子,一面用手整理亂髮,一面用毛巾在擦臉,我嚇得忙滾回了屋裡,關上門和窗,大氣也沒敢出,就在連驚帶嚇中悶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剛放亮,我正好醒過來,去外面水井處洗了把臉,這時院子裡還空無一人,我剛要擦臉,便見吳姐穿著一件白色真絲的連衣裙,手拿一個塑料臉盆向水井走來,我的心又狂跳起來,強裝著什麼事也沒有似的擦臉,吳姐的這件連衣裙十分的合身,更突顯出了她曼妙的身材來。她來到水龍頭邊,將臉盆放在龍頭下接水,一面斜眼看著我。我心裡有鬼,眼神慌亂地看了她一眼又避開。

    她一面用梳子梳頭,淡淡地說:「小子,你說我的這件裙子好看不?」我連忙回答說:「好看啊,真的很好看。」她又說:「那我不穿衣服時好看不?」我差點沒坐在地上,抬頭一看,吳姐杏眼帶電地直瞪著我,我支支唔唔地說:「吳姐你真能逗,不穿衣服我……我哪敢看啊?」她笑了,一甩秀髮,我清楚地看見她脖子上有兩個暗紅色的唇印,不用說,一定是昨晚我咬的了。我低下頭,裝著擦臉,她看了看四周無人,忽然低下頭,輕輕地對我說:「昨晚我真的好舒服。」

    我的心差點跳了出來,抬頭見吳姐媚眼如絲,笑意吟吟地看著我。我說:「吳姐……姐……,我……我……」她抿嘴笑了,說:「你太壞,幸好你姐夫出門,院裡住的人又不多,要不被他們看見唇印,你和我都不好。」我臉紅了,說:「姐姐,是我不好。」吳姐說:「我不怪你。今晚十二點,你還從窗子進來。我等你。小壞蛋。」

    說完,她端著水盆轉身走了。我看著她渾圓的屁股包裹在真絲裙子下,隨著她的走步一扭一扭地十分性感,像做了夢一樣。回屋後一掐大腿很疼,說明不是夢,一股甜蜜的感覺包圍了整個身體,霎時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當晚不用多說,我自然是準時來到了吳姐家,這一次則跟昨天又不同了,完全是兩情相悅的肉體交融,完全放縱的發洩,隨心所欲的變換姿勢,瘋狂得幾乎變態的性交,一起達到的高潮,一個多小時的原始大戰,令我終生難忘。

    好日子一直持續了十幾天,直到吳姐的老公回了家,然後她們就搬出了棚戶區,至於搬到了哪裡,我也沒敢問,也不知道。過了一陣子我家也搬走了,住上新樓的感覺很好,只是幾年後,每當想起和吳姐的那十幾天性愛銷魂的日子,心底總有一股淡淡的傷感。有時在街上看見漂亮的中年女性的好看的大屁股,不由得就會想起吳姐來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