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十一月,淫蚊入伍了,淫蚊經過一個月的入伍訓,到了抽簽的日子,一抽抽到外島,淫蚊暗幹在心裡,當一到了外島,想說一定連一個雌性動物也看不到,結果淫蚊一報到,心裡簡直樂翻了,因為這是後勤單位,於是淫蚊就始設下計策!

之前的一兩個月,淫蚊小心翼翼,不漏聲色掩飾自己的色心,也漸漸讓自己的地位提升,讓那一些女軍官對淫蚊不起疑心。

淫蚊心目中已有姦淫的順序先後,那些女軍官什麼樣的都有:

一個叫張佩玟,有36D的大胸部階級上士。

莊淑婷,也有34D的胸部階級中士。

李美銀,平胸非常男性化的女人階級中士。

孫芳蘭簡直是一個母夜叉階級上士。

秦英蜜階級中衛,身才中等但那臀部,令淫蚊的老二想插入她的肛門。

陳亭屹上衛平胸。

翁秀珍上士身才瘦小。

淫蚊想把他們都上了,可是淫蚊又怕失風,因為軍法可是會判死刑的,所以淫蚊就非常苦惱,每天都快逼精上腦,於是趁放假時回去找師父。

淫蚊的師父就教給淫蚊心靈控制法,但是淫蚊卻無法立即始用,因為淫蚊還不會控制這股力量,於是淫蚊苦練四個月,終於練成了心靈控制,淫蚊卻沒有急著行動,因為心靈控制是需要耐心,是快不得的!

淫蚊平時只能利用公物之餘,偷虧秀珍的胸部,以排解心中的慾望,有一天淫蚊,覺得他自己的心靈控制力,已經非常的純熟,於是淫蚊想小試身手一下。

可是那麼多的女人,該拿那一個來試好呢?在不知所措時,那母夜叉叫淫蚊去出公差,淫蚊想到就非常幹。

「敢叫我淫蚊出公差,好吧!母夜叉就是妳了。妳等著看……」

這一天母夜叉穿著,一件淡粉紅色的T恤,白色的運動長褲,遠處走來就可見到衣服下白色的內衣及那小小的胸部,白色運動長褲下,內褲痕跡非常明顯,人醜就算了,居然穿著有小花編的內褲,可見母夜叉的內心,一定非常淫蕩,淫蚊就集中精神,試圖侵入母夜叉的潛意識,母夜叉果然不出淫蚊所料,她的潛意識非常薄弱,一下就被侵入,淫蚊就令母夜叉,找淫蚊出公差,和她一起去辦公室整理資料,淫蚊眼看計劃成功,也就立即答應。

淫蚊跟隨在母夜叉的身後,看著那晃動的屁股,那內衣的樣子,不知不覺的肉棒就變大,到了辦公室母夜叉,卻不知道她找淫蚊來幹什麼,只好叫淫蚊幫忙打電腦資料,此時淫蚊立即又控制母夜叉的意識,要她把辦公室的門關上後,並且將門鎖上,此時那母夜叉已經任憑淫蚊擺佈。

淫蚊:「妳現在是我淫蚊的玩具。」

芳蘭:「是,我是主人的玩具。」

淫蚊便迫不急待,將她衣服脫下,看到那有一點發黃的內衣,便用力的將內衣扯下,看那小小但非常結實的胸部,而且沒想到乳頭,居然因為沒人碰過的結果,如此的粉嫩,淫蚊便狂暴的扯下,芳蘭的褲子,一起也將內褲扯下了一半。

這時芳蘭下意識的遮遮掩掩,更令淫蚊興奮的是,芳蘭的下體的陰毛,居然異常的濃密,並散發出濃濃的體味,淫蚊剝開芳蘭的肉縫,淫蚊拼命在肉縫中挖弄。

「不要啊~~不要摳我那……好痛~放過我!」

「不要,妳這個母夜叉,今天我淫蚊就要將妳破瓜。」

「不要咬我的……啊……啊……哦……」

「不要咬妳的什麼,說呀!」

「哦……哦……哦……胸……不要……啊……」

「胸……什麼?母夜叉快說,妳不說我就再咬!」

「不要!請不要咬我的乳頭!哦……不要……妳現在開始,妳是我的奴隸,是我淫蚊的性奴隸,聽到沒有?!」

「是!我是妳的奴隸,一切聽你吩咐,求求你不要咬了,也請你離開我……我……」

「我什麼?我還沒在妳的小淫穴裡玩夠呢!小蕩婦,而且妳的淫穴已經非常濕了,爽不爽呀!」

「舒服……啊……喔……喔……好舒服……」

「可惡,母夜叉妳的草叢,實在太外礙事了,我要把她剃的乾乾淨淨,妳說好不好,讓妳那跟嬰兒一樣,一點毛都沒有,一定很可愛!哈哈……」

「淫蚊我求求妳千萬不要剃我的毛,你說什麼我都照做,只求你不要剃?」

「好,我不剃妳這小蕩婦的毛,不過……」

淫蚊拉開了拉鍊,掏出了巨大的肉棒,將肉棒塞入芳蘭的小嘴中,芳蘭一聞到那一股濃濃的體味,胃裡翻騰了一陣,淫蚊卻趁著此時,將肉棒滑進喉頭,芳蘭無法反抗,也就忍耐著體味,將淫蚊的肉棒含在嘴中。

「淫婦,我的肉棒好不好吃呀!喔……我再給妳養顏美容的仙水嚐嚐!」

淫蚊就在芳蘭的嘴中,將他膀胱中的尿液,慢慢的尿在芳蘭的喉嚨,要芳蘭全部喝掉。

「母夜叉,好不好喝呀?我的肉棒好不好吃?」

淫蚊把肉棒拔出後,立即將芳蘭翻過身來,吐了一口口水,抹在芳蘭的肛門上,二話不說,就將肉棒恨狠狠的插入。

「啊~~……痛…………」

「我就是要讓妳痛不欲生。」

「啊……啊……啊……喔……喔……喔……好難過喔!不要……求求妳放過我……啊……啊……」

「母夜叉,可讓妳享受到人間極樂,我要把妳的屁眼幹到開花,妳好好享受我熱情的招待!!」

「喔……喔……我是蕩婦,快……快……用力……用力幹我的屁眼……」

「母夜叉,我讓妳享受更好的!」

淫蚊二話不說,將芳蘭翻了過來,將肉棒刺進那處女穴中,芳蘭大叫一聲,便昏死了過去。

淫蚊眼見一條死魚,便把桌上的礦泉水,插入芳蘭的屁眼,並用力擠壓保特瓶,將裡面的礦泉水,流入芳蘭的肛門內,芳蘭被如此的一攪,又醒了過來。

芳蘭死命的扭動屁股,而淫蚊又將肉棒插入芳蘭流著血的陰道,芳蘭在前後的刺激下,已經變成隻十足的淫獸。

「插我……不要停!喔~~……喔~~我快融化了……我快死了……我快爽死了……喔~~……啊……」

淫蚊由於興奮心理,及加上變態的心理,能幹到那樣騷的醜女人,不一下淫蚊就將熱熱的精液,射入芳蘭的子宮。

事後,淫蚊將芳蘭的記憶洗掉,並改成因芳蘭自己自慰,被淫蚊撞見,是芳蘭因自己自慰將處女膜弄破。

「淫蚊,我求求你不要說出去。」

當然一口答應,日後芳蘭就變成淫蚊的洩慾寵物。

淫蚊嚐到自己的功力後,就開始尋找下一個機會,對其他女的下手,淫蚊每次在工作之餘,都會往秀珍學姐的身上看去,因為秀珍每次在工作時,常常會不小心走光,而且每次她生理期來時,所用的護墊很香,都會從陰部散發出來,令淫蚊的大肉棒挺立不已。

淫蚊自從上了芳蘭後,每日就計畫著下一個目標,因為淫蚊已經對芳蘭失去了性趣,每天都在找機會,偷窺那一些女士官。由其是秀貞,雖然秀貞的胸部很小,但也是比芳蘭大。秀貞最喜歡穿白色和鵝黃色的內衣,可是每次都看不見她的乳頭,因為秀貞的內衣都穿的好緊,不過秀貞的身上都有一股香味,因為秀貞的體味非常的濃。

據淫蚊在秀貞上完洗手間後,偷偷潛入秀貞剛用過的廁所內,終於瞭解秀貞體味為什麼會那樣的濃,淫蚊撿起秀貞剛用過的衛生紙,原來是舒潔平板式衛生紙,而且上面還有秀貞剛擦拭小鮑魚的尿液。

在不知不覺中,淫蚊的陽具已經勃起,更令淫蚊興奮的是,淫蚊居然發現,秀貞用過的衛生護墊,那淡淡的香味讓淫蚊受不了!掏出了雞巴套住秀貞用過的護墊,上下套弄,一下子就射在秀貞用過的護墊上,真是她媽的爽!

爽完後淫蚊就將戰利品,小心收好離開廁所,心想:「我一定要上秀貞,妳這一個小淫婦,妳等著我的大雞巴,妳的小騷穴!」

有一天淫蚊終於找到機會,可以吃吃別只鮑魚,不用再吃芳蘭那只爛鮑,那一天,淫蚊剛好從辦公室下班,遠遠就看見如亭,如亭剛好也是下班,此時七點多,淫蚊就走到如亭的身邊。

「如亭學姐,妳也剛下班呀!」

「是呀!」

淫蚊和如亭肩並肩走了一段路,由於泥巴地有一點不平,所以淫蚊只注視如亭的胸部。此時如亭發現了,如亭就加快了腳步,希望能快點到達寢室,淫蚊一發現不對,心想如果失去此次機會,下次可能就沒機會了,於是淫蚊拿下脖子上的項鏈,快步地跟上去:「如亭學姐妳看,我這條項鏈上有一塊寒玉,學姐妳看看!」

「看什麼?」

「學姐,妳看這是不是真的寒玉呢?」「很漂亮!應該是真的吧!」

「妳看,妳會一直想看她,妳的眼睛直視著,妳會越來越放鬆,妳會很舒服的看著它,然後妳將不會反抗我所說的話,妳知不知道?」

「知道。」

「妳是誰?年齡!級職!三圍!」

「我是如亭,二十二歲,中士,36D、26‧5、35。」

「很好,以後只要我淫蚊說的話,就是命令,妳將確實胡服重從,不得有異議。」

「是的,我將服從淫蚊的任何命令,不能有任何異議。」

「好,很好!我數三聲後妳將醒過來,醒過來後妳將恢復一切意識,但妳依然要完全服從我,一、二、三!如亭學姐說愛我!」

「我愛你,淫蚊。」

「很好,我們回寢室吧!還有,剛才的事不能向別人說!」

「是,淫蚊!」

淫蚊實在是太邪惡了,淫蚊想,如果他完全控制如亭的意識,那和玩充氣娃娃有什麼不同?如果能讓如亭保有原來的意識,再命令她來服從我,這樣就可以虐待她,也才有更大的快感,只是如亭能撐多久呢?

當如亭正在感到奇怪,為什麼淫蚊都沒有對她採取行動?心裏越來越焦急,又無法對任何人說。

此時淫蚊出現了:「如亭學姐,妳今天上晚班對不?那妳今天晚上12點,到我的辦公室來找我。」

「是,我會去的。」

如亭心理是百般不願,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一到12點就來到淫蚊的辦公室。

「如亭學姐妳來了,妳將是我的人,是我的寵物,我的奴隸,想必妳一定很高興!如亭我每次看到妳,集合時胸部隨著妳的步伐晃動,就讓我想撕碎妳的軍服,抓爆妳的奶子,還有妳那豐的屁股,穿上那軍褲時,妳那開高岔的小內褲,浮現在妳那緊緊的褲子上,就讓我想脫光妳的褲子,看妳穿那一種內褲,妳的神秘的黑色三角洲,那黑森林茂不茂密。以後妳在我面前,妳就是我的奴隸,現在過來我身邊。」

淫蚊命令著如亭,如亭悲慘的日子就如此展開。

淫蚊將如亭扣子解開,如亭的奶子就彈了出來,淫蚊想不到如亭居然穿著紅色半透明的胸罩:「妳這個小騷貨,在隊上妳居然敢穿這樣騷的內衣,妳一定很想男人了?枉廢我一直以為妳是一個很清純的人,原來是一個騷到骨子裏的蕩胚子,那就讓我好好享受妳。」

此時如亭無言的流下淚來,只能默默的給淫蚊羞辱踐踏,如亭真想自殺死了算了,但是如亭卻做不到,因為茹亭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

淫蚊隔著那內衣,玩著如亭的乳頭,不一會如亭的乳頭硬了起來,淫蚊便扯下她的內衣,粗暴抓著如亭的胸部。如亭一時感到一些疼痛,而淫蚊看到如亭如此,心裏更加的爽快,淫蚊的也大雞巴硬起來。

此時淫蚊便將如亭推倒,倒在床上的如亭,用手保護著她一對雪白的乳房,而淫蚊卻趁此時將如亭的軍褲拉下,看到如亭穿著紅色薄紗內褲,經過淫蚊的羞辱,內褲上居然有淫水,如亭那淡咖啡色的陰毛,還有一點卷卷的,其中還有幾根穿出內褲來。

看到這裏,淫蚊在也忍不住內心的獸性,將如亭的大腿拉開,淫蚊將手指頭插入如亭的小騷穴,此時如亭開始呻吟,淫蚊趁勢將那兩片肥肉撥開,瘋狂吸允如亭的小紅豆,如亭也開始越來越淫蕩。

「學姐,妳好淫蕩唷!有好多淫水流出來耶!」

「不要這樣,放過我好嗎?」

「我是很想放過學姐,可是學姐的小穴可不這樣認為,學姐妳好像很爽。快說,欠幹的查某,妳要什麼?」

「啊……好癢……別再弄了……小雞快癢死了……好嘛。我說……淫蚊……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人家要你的壞東西,快點插進來嘛……討厭……」

「學姐,妳終於忍不住!」

「是呀!」

「淫蚊比妳男朋友的還大吧?」

「對,大多……呃……不……我不知道,我沒有……」

「感覺很爽吧?學姊。我的舌頭利不利害?弄得妳爽不爽?我的大雞巴好不好吃?只要學姐好好的服侍我,以後包妳每天都爽歪歪。」

淫蚊分開如亭的大腿,淫蚊將肉棒放在如亭的入口開始向它推擠。出乎意料的,淫蚊的大肉棒很容易的滑進去了。淫蚊立刻在如亭火熱、充滿淫水的肉洞開始了活塞運動。當淫蚊開始幹如亭的時候,她的大腿便纏住淫蚊的腰配合著他的動作。他們兩個人肆無忌憚的放聲淫叫,動作越來越快。

淫蚊感覺到高潮越來越近了,她的陰戶吸著淫蚊的肉棒,她大聲的呻吟著,雙腿緊緊的纏住他。淫蚊又奮力的衝刺了幾下,然後將大肉棒頂著如亭,同樣呻吟著,又濃又厚的陽精射入了如亭的深處。

淫蚊在如亭的身上靜靜的躺了幾分鐘,回味這次時間並不長的一次做愛。淫蚊並不就此放過如亭,淫蚊只是讓自己稍做休息,預備下一波攻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