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煌,29歲,任職一間中型電子廠,已有三年多的資歷,在外租屋通勤;她叫阮氏青,是越南籍的員工,五年多前嫁來台灣,育有一女,任職清潔部門,個子嬌小約160公分,皮膚白皙光滑,烏黑長髮綁馬尾,約27歲出頭;我們工作常互有往來,因為我的產品必須經過她那裏。

起初我對她沒有任何印象,因為她個子嬌小,國語也不是太流利,會對她有興趣,大概就是身為人妻的她吧。在某日的休息時間,她跑來問我租屋的情報,她說想租房子,經過我詳細的詢問下,獲悉她的家庭有變故,原來是她的老公對她不好,所以想搬出去住,但是對她來說,這筆開銷很大,而我本身也沒有情報,所以就沒有提供給她。

後來藉著一次員工旅遊,我與她再次走近,我們在觀賞風景的時候,常會藉故詢問她最近家庭如何,她說寧可待在公司也不想回去,因為那個家沒有溫暖,到了飯店之後,趁著吃飯我又與她一起聊聊天談談心,最後她對我似乎沒有警戒心,也讓我進到她房間聊天,聊著聊著,我似乎對她有點興趣,無奈其他同事找我喝酒,所以我就離開一段時間跑去喝酒,不過她把房間的門卡給了我,說她還想多聊,希望我喝完後再來找她。

大約喝了兩個鐘頭後,我有了點醉意,就藉故離開,在回房的路上,我感覺有點色慾上身,心裡頭盤算著該怎麼讓她投懷送抱….其實早在她房裡的時候,我就有這念頭了,只是我膽小不敢做,現在藉著酒意,我的膽子好像也變大了,隨後就往她房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將門輕輕地推開,發現房間是暗的沒有開燈,我悄悄地走進去,發現另外一張床上有人(因為是雙人房),而她(阮氏青)睡在左邊的床上,右邊那個則是她同部門的阿姨,我向她(阮氏青)走了過去,她很快地就轉過來看我,我就說怎麼辦?有人睡在那耶,她也不想地就把棉被掀開示意我跟她一起蓋棉被聊天,我當然就直接上了床把棉被蓋住身體,然後我們就小小聲地聊起天來。

聊沒有多久,我直接深入主題問她家庭的事,她說她老公會打她之類,有點想離婚,但是找不到房子,而且還有個女兒….我當下就問她想不想暫時住我那邊?她愣了一下沒有回答,我就繼續跟她說…

我:「其實我有點喜歡妳。」

她:「不要亂說話…。」

隨後就把頭轉了過去,當時因為我喝醉了,所以我就馬上把手貼過去抓著她的肩膀說:

「我愛你」

然後她當下轉了頭過來,我就立刻將嘴貼過去強吻,她當時用手將我推開意圖反抗,嘴裡還囔著「不要亂來」,但是我還是一直不停地強吻她,直到我舌頭與她舌頭糾纏在一起,她才停止了反抗並且順著我的舌頭纏動…心裡面想著…「我成功了」。

我倆在床上相互接吻,兩人的舌頭不停地糾纏,但是礙於旁邊有人,所以動作不敢太大,然後我將她的右手拉住,緩緩地拉到我的褲襠前面,讓她摸著我那已經不能再脹大的肉棒,但她似乎也不反抗,就那樣的依照我的手上下來回撫摸;緊接著,我將外褲脫去,內褲也沒脫的就把肉棒掏了出來,她的小手,很自動地上下戳動著我熱呼呼的肉棒,因為戳動速度很快,我用手示意她溫柔且緩慢的撫摸肉棒。

然後我的左手開始深入她的禁區,我將她的褲子退去,留下內褲,撫摸她的下體,但她將雙腿夾得很緊,使我沒辦法將手指侵入她的"森林內部",過程中,我的動作似乎有些粗暴,她憋著氣息發出「嗯..嗯」的聲音,我才放慢動作溫柔地撫摸,但她就是不肯將雙腿張開,雖然我手指已經感到濕潤了,我還是無法順利地"入侵"…

隨後我只好放棄森林,將目標轉攻她那只有A+的胸部,正當我手掌伸進衣服時,她立即將我手拉住,嘴裡哼著氣說..

「不要,我胸部很小」

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辦才好,看她那個樣子,我也不好繼續下去,所以我只好盡可能的讓我肉棒得到舒服..。

在她拒絕我深入她的胸部後,我將棉被掀開,整個人跪坐起來,用雙手將她的頭壓至肉棒前面來口交,一開始她很反抗,因為旁邊還有人躺著,我想我是醉意太深過於大膽,我竟然完全不怕旁邊的阿姨醒來,我很明白,若是她醒來肯定會有不好的事;但我仍堅持要她幫我口交,她的眼神看著對面的床,稍微地反抗我的雙手,還看著我搖頭說不要並且用手指著對面的床,意味著會驚醒對面的人。

但我管不了這麼多了,此時的我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彎下身子用雙手壓著她的臉龐親吻她,然後我馬上將肉棒貼近她的口邊,在她的唇邊不停來回磨蹭…她的雙眼直盯我的肉棒,最後,她伸出了舌頭開始細舔我的龜頭,但我當然不是很滿意,就趁著她微張嘴唇的時候,將肉棒塞入她的口中,她也沒有反抗,反而還發出伴著水聲的吸允聲…此刻我感到一陣莫名的興奮啊…

為了讓她能夠更深入喉嚨,我用右手緊壓她的頭,不停地前後移動,左手則是將她那烏黑的頭髮撥弄至一旁,好讓我能夠清楚地看她吸允的樣子,她閉著眼睛努力地吸允著,爾偶張開眼睛看著對面,深怕對面的阿姨醒來,我還趁機小聲地問她,

「這不是妳第一次口交吧?」

「看起來不生疏哦!」

她很羞澀的含著肉棒點頭而不敢看我,此時我又是一陣莫名的興奮!

正當我享受之際,旁邊的床有了動作,我倆當下看了一眼後馬上躺下將被子蓋了起來,我從隙縫中看到阿姨起了身往這邊看,隨後她走向洗手間,聽到她用水洗臉的聲音,我跟阮氏青互相對看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我還將她的右手拉到我的肉棒上,輕聲地告訴她,

「不要停」

然後開始親吻她,她也很配合的來回戳動。

就當我倆親的火熱時,突聽到關門的聲音,我倆動作停止,靜靜地聽著房內有沒有其他聲音,我慢慢地起身往門口爬去,發現門附近沒有人,洗手間是暗的,我打開燈檢查,確定洗手間沒有人後,走向門口去看著鷹眼,看到阿姨已經走遠了,隨後,我將房門鎖住,把身上唯一的內衣-四角褲脫去,跑向床上將棉被拉開,她似乎是有點嚇到以為是別人,看到是我後自動地將頭靠過來,雙手緊貼我的大腿開始幫我口交,這次似乎沒有在意周圍,吸允的聲音比之前還大聲,動作也開始比較下流了,會用手幫我撫摸睪丸;而我只是用左手將她頭髮撥開,沒有用右手硬壓著她的頭。

雖然這樣還不是我所希望的,但是她似乎對自己"森林"的警戒還很嚴,我也就沒有太過於強硬,暫時先讓自己的肉棒得到享受,是我現在所想到的唯一方式,可能是因為醉意的關係,口交了一段時間,我還是沒有想出來的感覺,期間她還問我..

「要射了嗎?」

我則是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她說

「可以再快一點嗎?激烈一點沒關係」

她就閉上眼睛,稍微加快了點速度吸允,她用右手戳弄著我的龜頭,舌頭還不時地在上面來回舔著,龜頭前面流出一些體液,她的小唇就直接靠上來吸允掉,就像用吸管喝飲料般吸允著龜頭;當用手戳揉一段時間,肉棒有點乾掉,她還會用口水滴在上面增加潤滑度,然後再整支放進嘴裡吸允,我深怕時間太久阿姨回來會不好,無可奈何之際,我只好將肉棒從她嘴裡拿出,她疑惑地看著我,嘴邊還牽著肉棒跟她嘴裡的口水餘絲說,

「怎麼了嗎?」

「我弄痛你了?」

我微笑著回她說,「不是的,很舒服」

「只是有點久,我怕阿姨回來」

正當她看著我的肉棒發呆時,我用手將她壓倒,她驚了一下,大概以為我要硬上弓了,雙腿夾得緊緊的,其實我只是要她躺著,我將肉棒放在她的嘴唇上面,然後自己用右手打手槍,她很自動的伸出舌頭舔我的肉棒跟龜頭下側,我看著她的臉,右手不停前後移動;她閉著雙眼,舌頭舔著我的肉棒跟龜頭,接著,我感覺到一股電流,似乎要射出來了;她好像也感覺到我要射了,開始發出「嗯、嗯、嗯」的聲音,就在我沒有多想的時候,我射精了,濃稠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射出來的一刻她還「嗯」了一下,大概是因為溫熱的精液的關係吧,射了一條濃稠精液在她的右邊臉龐,我將龜頭塞進她嘴裡示意她吸允乾淨,她也很配合地伸出右手抓住那快要軟掉的肉棒,仔仔細細的替我吸允乾淨,隨後,我很滿足的將肉棒抽離她的嘴巴。

她張開眼睛看著我,左手弄著她臉上的精液,嘴邊還伸出舌頭舔著剛剛吸允的"殘精",我倆相互注視了一會兒,她起身穿起褲子,走向洗手間,我也跟著她一起去,她打開水龍頭洗臉、漱口,我還頑皮地摸她屁股,她還笑著說,「不要啦,我在洗臉」

然後我穿起內褲、衣服,拿著褲子走向門口往鷹眼看門外的動向,發現門外面沒有人,走回洗手間拍了她一下,她轉頭看我,我親了她一下後說,「我回房間囉,明天見」

她微笑著對我點頭說,「嗯」

接著我穿起了褲子後,走回自己房間,隔天我倆就當甚麼事也沒發生的繼續遊玩,那位阿姨似乎也不知道我跟她在房裡的事情。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