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福福,我在平安夜的一個派對裡認識了君姐,當年我還是處男,記得君姐跟我說第一句話.
君姐對我說:[小弟弟!賞面跳舞嗎?]

之後我就跟隨君姐踏進舞池,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與異性跳舞,其實我不懂跳舞,全沒有節奏感的我,狂踩踏君姐的腳趾,君姐並沒有發惡,還以大姐姐的身份循循善誘,可是笨手笨腳的我,左踝踏右腳,馬失前蹄快要倒下來的時候,高頭大馬又敏捷的君姐迅速拉我起來,還將我的臉緊緊抱入懷裡,我輕輕抬頭向上望,呵呵!君姐頭上出現了彩虹光環,是天上派來保護我的天使呀!

君姐對我說:[小弟弟!不用怕!有我來扶持你!]

君姐當正我是頻危絕種的受保護動物來看待.我便閉上眼睛枕在她的軟綿綿胸脯上,跟她跳原地踏步舞,動也不動,直至音樂停止.

君姐說:[嘻嘻!小弟弟!姐姐帶你去一處..好玩的地方!跟我來吧!]

我知道天使姐姐是不會騙我的,那裡一定是好玩的地方.我沒有再追問就跟著君姐去了,君姐究竟想帶我那裡去呢!

來到衛生間門口,君姐左顧右盼轉身就拉我進去女衛生間其中一個廁格,把門關上,又將我的褲子脫下,然後要我坐在馬桶上,她又將自己的內褲脫下來,跨坐在我膝蓋上,又掏出大乳房,送到我嘴邊.

我對君姐說:[不!]

我是在電視宣傳片中學曉,要懂得對陌生人說"不".

君姐說:[嘻嘻!小弟弟!味道好好!試試啦!姐姐不會騙你的.]

我見到天使姐姐變身成為黑衣巫婆.在我張開口再想說"不"的時候,君姐的乳頭已經塞入我口裡,我觸電般打震,手腳抽搐,陽具即時豎起來,再來一口,陽具都變硬了,君姐扼住一對大乳房讓我吮完右又吮左,好味道呀!我的手自動自覺扼住君姐的乳房,繼續猛吮.

君姐說:[嘻嘻!小弟弟!姐姐沒有騙你!你搓揉一下,軟綿綿好爽的!]

我便嘗試搓揉君姐的大乳房,是真的好玩啊!君姐沒有騙我,爽爽!黑衣巫婆漸漸退色變回天使姐姐了.

當我正在陶醉於品嚐君姐的大乳房的時候,有濕潤的東西輕擦我的龜頭,君姐又伸手搓揉我的陽具,跟著…跟著…

君姐就叫起來:[喔!…………]

君姐喔了之後,我的陽莖就不見了,因為被君姐吞了入小穴裡.她就開始移動身體,我在追蹤奶頭,她晃動得太厲害了,我感覺陽莖又出又入君姐的小穴,我當然知道我們是在做愛啦!因為我曾經偷看過AV呀!我雖然是處男,但是我沒有害怕,因為跟天使姐姐做愛,我覺得好有安全感呀!

君姐繼續叫:[喔!喔!喔!…………]

君姐不停在喔喔喔….似乎好享受啊!的確是非常癮!在衛生間做愛又緊張又刺激.君姐叫我搓揉叫我吮,我唯命是從努力努力搾!搾!搾!努力努力吮!吮!吮!可是沒有奶水出來的.卻味道都不錯,可能君姐尚未洗澡,所以有少少鹹味.
君姐的動作越來越快,繼續叫"喔!喔!"

我抓著君姐的軟綿綿乳房在搓揉,吮奶奶好像我在兒時,媽媽給我哺乳一樣,多溫馨多溫飽.

突然我感覺極度興奮,情不自禁叫出來:[呀!…]

原來我已經射出精液來,突然湧出不明的罪惡感來,自責做錯了事,萬一!萬一!天使姐姐有了我骨肉怎麼辦?今次一定給媽媽責罵,一定給爸爸打死我了,天父都來找我算帳.想到如此我的眼淚就自己湧出來,憂心忡忡,低泣輕嘆!
君姐輕佻地說:[嘻嘻!小弟弟!不用擔心!姐姐會負責任的.來開心笑笑吧!不要…再苦口苦瞼哪!.]

可是我仍是很憂心,鳴……

君姐說:[不要哭!你已經是個男人來的!要堅強呀!]

鳴………是不是做了男人……就要做爸爸…….呀!…….

之後果然我真是一擊即中,君姐真的懷孕了,怎麼辦?嗚…我現在才是高中生,沒有養家能力,又如何向爸媽交待呢?,但是君姐拍著大胸脯話天掉下來由她來撐起,她一定會負責任到底,叫我放心啊!我在想君姐是上天派來的天使,不會來傷害我的,可是如果是巫婆假扮的話,我…如何是好呢?

數月後….

懷著三個月身孕的君姐來到我家裡說親.媽媽將我鎖入房間,不准我見君姐,我在房間隱約聽到.

君姐說:[老爺.奶奶.我已經有了你兒子的BB,我會好好照顧他,保證他可以讀完大學….學費不是問題,我是一間藥廠的老闆,生活無休,放心將兒子交托給我啦!我會照顧他一生一世.]

君姐為我許下如此諾言,真是令人感動,我撞開房門,飛撲向君姐,摟抱著君姐,又再次將頭枕在她的乳房上.

君姐對我說:[福福!你願意嗎!]

我嬌俏地叫嚷:[我願意!我願意!]

君姐又說:[老爺.奶奶.你看看你的兒子,跟我情投意合,你們可以放心啦!]

我和君姐都用誠懇的眼神來打動了在苦笑的爸媽.

我就是這樣跟君姐結了婚,雖然君姐比我大了十八年,所謂緣定三生,我們是天作之合,一定可以白頭到老的.

我就這樣搬了去君姐的家裡住,君姐家裡只有媽媽,即是我的岳母大人啦!岳母對我非常疼愛,時時給我零用錢,因為有我…她的家族才有人繼後,君如姐事業心重,為了打理家族藥廠,沒空去找男朋友,現在有了我幫她打種,就永無憂啦!其實君姐都相當辛苦,大肚婆又要上班,又要應酬,但是我又幫不到,而且我還要每天都上學去.

有一個晚上,我不知為何我的陽具豎起來硬硬的,整晚輾轉反側沒法入睡,弄醒了睡在身旁的君姐.

君姐眼睡濛濛對我說:[福福!不要轉來轉去!我明天還要上班,快睡吧!]

我對君姐說:[我的陽具不肯睡覺呀!]

君姐說:[讓我摸摸究竟什麼狀況?]

成熟的君姐,一摸之後就知道我在發姣想插插,可是大肚婆卻對性事沒有興趣,加上君姐雖然不算是高齡產婦,但仍存在不少風險,怕我年少無知亂來亂插動了胎兒,但又深知血氣方剛的我極度需要,怕我受不了弄壞身體,真體貼的君姐啊!比我的媽媽還要疼我.

君姐就趴起來替我含吹舔吮,解決我的性需要.

啊呀!………..真舒服!吮得我心花怒放!君姐你真是溫柔呀!

啊呀!…….繼續!爽!…….

娶個年長的老婆真是好,技術一流!真舒服!爽呀!…….

呀!…呀!啊呀!…….快要射啦!繼續!…多溫柔呀!

突然君姐用力拍打我的大腿,痛得我陽具都縮了.

我大叫:[哎呀!好痛呀!]

君姐發怒大罵:[玩玩玩!這麼久還未射!我倦死了,不要再煩我呀.]

君姐就躺下來背著我就睡覺去.

我大叫:[哎呀!我要呀!差點就射啦!]

可是君姐沒有再理睬我,我忍不住了,慾火焚身的我趴上她身上準備強行而來,可是高頭大馬的君姐大腳一伸,將我伸落床下.

我坐在地上哭叫:[哎呀!…我要呀!…..君姐..鳴…你不再疼愛我.]

無論我如何撒嬌,可是君姐仍舊不理睬我,此時岳母推門走進來.

岳母來到我身邊,拉著沒有穿褲的我回去她的房間.

岳母說:[福福!你這樣做就不對啦!你要多些溫柔,多些前奏,弄得君姐舒服,她才會跟你做愛呀!]

我抓頭抓腦:[如何多些溫柔,多些前奏,弄得舒服呀!]

岳母說:[啊!你現在就將我當成君姐,讓我來教授你啦!]

乖孩子的我按照岳母的意思將她當成君姐,岳母躺在床上,我便跳上床快快將她的褲了扯掉.

岳母叫嚷:[錯錯錯!錯呀!你這樣心急,我都會一腳伸你下床啦!你聽我的指示去做吧!]

我便乖乖聽岳母的指揮去做,原來插插之前,首先要吻吻嘴唇,親親頸,用舌頭舔舔耳珠,再來接吻.

喔!我發覺岳母的舌頭鑽了入我的嘴裡挖來挖去,我便用舌頭來抵擋,全力反攻衝入敵方防線,反挖反挖!爽呀!岳母跟著要我替她脫去衣服,原來岳母的乳房好大呀!這個我曉得,搓揉搓揉搓搓揉!吮奶我最棒!無得頂!

岳母開始呻吟起來:[喔!好!非常好!舒服呀!]

原來吮奶奶是我最棒,岳母都來讚頌我.爽呀!雖然岳母的乳房比較軟弱,沒有彈力又下垂,但都很有趣,會走來又溜走去的!好癮!

岳母繼續呻吟叫嚷:[喔!…..]

岳母張開兩腳,要我用中指來挖小穴,粗魯的我,二話不說,中指就直插入去.

哇!錯錯錯!我又錯了!原來要輕輕來慢慢滑入去,再用口吸,再用舌頭挑小穴裡面的陰蒂啊!我挑一下,岳母就喔一句.我加快連環挑十下,果然喔了十次呀!

我來打節拍!來首"老鼠愛大米"都不錯!,呵呵!岳母果然喔了幾句"老鼠愛大米".

我對岳母說:[“老鼠愛大米"整首歌都"喔"完了,為何前奏多沈長,可以開始插插嗎?繼續如此下去,我會悶死了呀!]

岳母還是不肯讓我來插插,要我讓她吮吮陽具.岳母會不會吮完陽具之後,像君姐一樣伸腳我下床呀!

爽!岳母果然經驗豐富,吮得跨啦啦!幸好岳母沒有伸腳將我踢下床,還跨在我上面,我的陽具終於可以插插啦!我扼住岳母胸前的水袋,搖來又搖去,不知道君姐年老了之後,她的乳房會不會跟岳母的一樣,垂下來哩!
我的陽具慢慢滑入岳母的小穴.

岳母呻吟起來:[喔!…..勁呀!]

岳母雖然年齡比我的媽媽還要大得多,但體能很好,看著瞇眼的岳母,越來越瘋狂了,又大叫又大笑,岳母跟我一樣性飢餓啊?她一定是很久沒有做愛了.其實岳母早就應該來跟我做愛啦!太客氣了沒當我是一家人,ok!ok!有錯就要改,以後想做就來找我吧!

爽爽!岳母不停擺動她的豪華臀,我的陽具就出出又入入,興奮起來!我都要呻吟!叫"呵呵!"…

岳母躺下來說:[福福!你"呵呵"得多性感啊!你懂得引體上升嗎?]

我便用手支撐著身體,岳母將我的陽具對著她的小穴,引體上升,抽插再抽插,這是我第一次用這個體位,因為每次做愛都是在君姐下面.現在我用這樣體位來做,我才感覺到自己是個男人來的,可以當家作主,用力插入去又得,輕輕來插又得,得得得!

爽呀!我又可以拚命插到最深,又可以輕嚐淺味,我真是男人呀!

岳母在呻吟:[喔!…福福….勁呀!]

我加快,再快,勁快,飛快,超音速,插呀!……………..

岳母繼續在呻吟:[喔!…..呀!]

再來…….插呀!……………..

我插到岳母大叫救命呀!門突然打開,君姐來到探頭看看,並沒有說話,可能是岳母叫救命弄醒了君姐,我呆呆看著君姐.我怕君姐會責怪我跟岳母來做愛.

岳母叫嚷:[不要理會君姐..快來!不要停呀!你尚未學曉!繼續啦!]

岳母揮手示意君姐回去,君姐便轉身離開,我才鬆了一口氣,幸好有皇亞媽頂著,我可以繼續做愛啦!

原來我還未學曉!繼續要跟岳母學習如何做愛.努力努力插呀!…………

岳母在呻吟瘋叫:[喔!…..呀!!對啦!繼續!加把勁!……..喔!……]

岳母瞇了眼睛又皺起眉頭在叫床..震盪房間.

突然我感覺極度興奮,情不自禁叫出來:[呀!…射射呀………..]

我就這樣內射給岳母了.我笑呵呵望著岳母.

岳母搖頭說:[福福!你的表現太差了!明天你要再來做功課呀!]

啊!知道!下次我會努力做得更好呀!

數月後..君姐為我生了一個女嬰,取名為茵兒.我做了爸爸啦!可是人生不如意的事,實在天意弄人,在我女兒滿月的一天,爸爸因工業意外去世了.

君姐抱著我的頭讓我枕在她的胸脯來痛哭,我的眼淚鼻液弄濕了君姐的衣服,嗚……..君姐不停安慰我,可是人不傷心就不流淚.

呀!爸呀!……..嗚…..

君姐說:[福福!不要再哭了,你是個男人來的,你的媽媽還需要你來照顧.]

我聽完君姐說話之後,哭泣得更厲害,我何得何能可以照顧到媽媽,我只是一個學生哥.嗚………….

君姐說:[福福!你忘了還有我嗎?請奶奶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我會照顧她終老,你的爸爸還未分期供款的樓宇讓我來付吧!放心啦!

天掉下來還有我來撐起.福福!你只管專心讀書就可以了,其他事由我負責,我會辦好老爺的喪事,一定不會失禮.]

君姐的確有真本事,我沒有娶錯老婆,媽媽和我的生活以後就依靠君姐了.

君姐又說:[福福!我要你一世都幸福快樂.]

我枕在君姐的胸脯繼續享受君姐給我的愛.

之後媽媽就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可是媽媽終日鬱鬱寡歡,沒法忘懷與爸爸一起走過的日子,看見媽媽日漸消瘦,總是鎖著眉頭的樣子.

嗚……我真是太容易哭了.嗚……媽媽呀!

媽媽說:[福福!不要再哭!媽媽現在都不再哭了!放心吧!]

媽呀!….我的頭枕在媽媽的胸部繼續哭過不停.

媽媽又說:[福福!你已經做爸爸了,不要再像小孩這麼容易哭出來了.知道嗎?]

我抹著眼淚問媽媽,我都不懂如如何做爸爸!

媽媽又說:[福福!你將你的愛給你的老婆和女兒,再加上將愛給你的媽媽,即是我啦!讓你的孩子學習一個好榜樣,這就是一個好爸爸啦!]

啊!我便吻吻媽媽的臉,來表示我對媽媽的愛,媽媽回吻我的臉,我又吻媽媽的頸,媽媽又回吻我額頭,我又吻吻舔舔媽媽的耳珠,媽媽喔了一聲!為了證明我愛媽媽,我又再吻媽媽的嘴,又將舌頭鑽了入媽媽的嘴裡挖來挖去.媽媽沒有來跟我打舌戰,只有我的舌頭來撩她的舌頭,媽媽慢慢閉上了眼睛,呀!媽媽終於被我的愛感動了,不再皺起眉頭,嘴角漸見笑容,看來媽媽喜歡我的舌頭來探訪.我便繼續撩起媽媽的舌頭,媽媽的舌頭開始有反應,我都是讓讓媽媽吧!故意敗陣.

慢慢退回防線,媽媽竟然成勢追擊,直搗我的嘴裡,我無路可退,唯有短兵相接,纏鬥一番,可是媽媽技術超群,我一敗塗地,於是我使出必殺技倆,雙手齊出靜靜滲入媽媽的衣服裡,進行突擊行動,抓著媽媽的乳房猛搓,哈哈!突擊成功,媽媽即時"啊呀!"一聲,看準時機我將媽媽壓倒床上,全力反擊的我將舌頭直插入媽媽的嘴裡,又跟媽媽進行水戰,用我的大量涎液侵佔媽媽的城池,節節敗退的媽媽不知何時生擒了我的主帥陽具,又將我的陽具擄入嘴裡,含著不肯放,還用舌頭來拷問,主帥陽具沒法逃脫,唯有轉戰媽媽的乳房,繼續搓揉和抓抓,突然想起,擒賊先搗穴,派出手指兵兵來搗穴.

嘩嘩!原來媽媽的巢穴早已濕透了,中指先鋒輕易深入敵方陣營,一擊即中,媽媽叫起來"呀!"

我的主帥陽具乘機逃跑,重整旗鼓後,再帶令大軍深入媽媽的巢穴,進行強攻,主帥陽具抽出插入衝擊媽媽的巢穴.

媽媽大叫起來"呀!"以振軍心來抵擋我的抽插,可是我軍無堅不吹,抽插令媽媽瘋狂叫喊求和,但是我軍氣勢凌人,決不言和,繼續抽插.

媽媽兵敗如山倒,任由我抽插,還唱起呻吟之歌來迎接主帥陽具.

媽媽叫喊著:[呀!…….我要呀!爸爸!我要呀!]

媽媽當了我是爸爸,沒關係反正我是茵兒的爸爸,都是爸爸來的.就讓茵兒的爸爸來代替我的爸爸,來將愛給媽媽,我知道愛是要做的(做愛),一家人呀!

媽媽要我讓她來玩玩,我便躺下來,讓媽媽坐在我上面,時常給女人騎著的我,早已習慣了,其實由她們來服侍都相當不錯呀!我看著笑淫淫的媽媽,我就安心了,不用再擔心媽媽.

媽媽叫喊著:[呀!…….舒服呀!福福!..吻吮我的乳房呀!]

吮奶我最棒,搓揉再搓揉,奶奶真美味.

媽媽叫喊著:[呀!..福福!…乖乖食飽飽呀!]

吮得啐啐啐!………

我在媽媽耳邊說:[媽媽!你喜歡跟福福做愛嗎!]

媽媽叫喊著:[呀!..福福!…喜歡!….我要呀!]

其實媽媽跟君姐年紀差不多,看起來媽媽多喜歡做愛.跟媽媽做愛多好可以慢慢來幹,而君姐每次都要我快快射完吧了!

媽媽瘋狂叫喊著:[呀!..福福!我要呀!]

媽媽就像打樁一樣,碰碰碰!媽媽開心就好了.我要令媽媽更加開心快樂.努力努力!吮奶我最棒!

媽媽瘋狂叫喊著:[呀!..福福!吮得好舒服呀!]

媽媽不停擺動她,讓我的陽具出出入入她的小穴,興奮起來!我就要叫"呵呵!"…

媽媽叫"喔喔"!我在叫"呵呵"!媽媽的動作越來越快.亦都跟我來鬥一番,看看誰的響亮,喔!呵!喔!呵!

經過岳母的訓練,我的技術也進步了,我主動要媽媽伏下來,讓我福福來推車,我扼著媽媽的腰臀,將陽具插入媽媽的小穴,推插推插推推插,真好玩呀!

媽媽叫喊著:[呀!福福!你真本事呀!..繼續!]

媽媽從來都沒有稱讚我,真開心!媽媽稱讚我呀!我加快速度,棒我最棒!插插我最棒!媽媽也向後推,令我的陰莖完全插入深處.

媽媽呻吟地叫:[呀!….]

我將媽媽反過來,又主動將陰莖插入媽媽兩腳中間,繼續抽插.

媽媽呻吟地叫:[呀!….]

我叫嚷:[媽媽!我要做爸爸!讓我來代替爸爸!呵呵…….]

呵呵……拚命插……..

突然我感覺極度興奮,情不自禁叫出來:[呀!…我要射呀………..]

媽媽…我射了入你的小穴,我會不會做了弟弟的爸爸呀?

氣喘如牛的媽媽笑淫淫說:[福福!媽媽今日安全期,不用擔心.]

自此之後,媽媽的心情就好了,不再悲傷,我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

今日是星期天,是福福的家庭日,我們在家中玩麻將,不過我完全不懂,只有媽媽.岳母和君姐玩三人麻將,誰糊了就可以讓我的陽具插插,上莊由岳母糊了,所以我坐在岳母下面,將陽具插入她的小穴,我在搓揉她的乳房,岳母就邊玩麻將邊插插,喔!…

君姐說:[老媽!不要掛著喔喔叫.忘記出牌啦!你..快出牌呀!慢吞吞!]

岳母說:[喔!…不要追著我出牌啦!…玩了四圈我都沒有得糊!頭一次糊牌就讓我插多兩下啦..福福!搓得我好舒服呀!]

媽媽說:[嘻嘻!講到玩麻將,你倆母女那是我對手來的,這局多數都是由我來糊了,小心呀!混一色!]

君姐說:[奶奶!不是次次都由你糊的!哈哈…我收起這張"九條",看你如何糊牌.]

媽媽即時面有難色:[你不打出來,我自己會摸回來.]

岳母說:[喔!…爽!]

所為婆媳相爭,岳母得利,結果流局.

岳母說:[喔!…爽!….流局可以繼續來!福福!用力呀!]

君姐伸手來抓抓岳母的乳房說:[老媽!你呀!要多謝我呀!如果不是我,那有流局讓你可以繼續插插.]

岳母說:[喔!…爽!….抓抓….爽…]

媽媽也伸手來抓抓岳母的乳房說:[親家!有多爽呀!]

岳母叫嚷:[喔!…繼續….爽呀!]

君姐和媽媽各抓住岳母的一邊乳房吮吮!我扼著岳母的腰,推她上上落落.君姐和媽媽都是公道的人,眼見岳母玩了四圈都沒有得糊,只可以看著我插完媽媽又插君姐,沒機會來插插,所以就過來幫忙讓岳母享受一下.

岳母呻吟叫嚷:[喔!…]

岳母被我們侍候一番,不停叫"喔喔".

岳母已經無力再晃動身體了,她們三個就伏在麻將桌上,一字排開,我便起來將陽具從後插入君姐的小穴,我抽抽插插.

君姐呻吟叫嚷:[喔!…爽!]

媽媽叫嚷:[福福!我要!]

來!我便將陽具從後插入媽媽的小穴,推推插插.

媽媽呻吟叫嚷:[喔!…爽!]

岳母叫嚷:[福福!我又要呀!]

君姐叫嚷:[福福!插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