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親愛的~好舒服!啊啊…啊啊……」

在一間昏暗的小房間裡,春色無邊。

美艷的女郎,臉上掛上不知是快樂還是苦悶的表情,搖晃腰身,兩腿大開,股間那濕滑的肉道,被一根黑色的大雞巴突進貫穿。

男孩兒扛著女人的大腿,以半曲的膝誧@為支點,睪丸抵在女人白白的屁股上頭,一陣急速的抽插;身體的碰撞、性器官的摩擦,傳出一陣又一陣啪啪啪的拍 打聲,彷如演奏一場淫艷無比的交響樂曲。

「咿~啊啊…哦…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啊……」

女人狂野的淫叫著,翻著白眼,伸手攬住埋在自己身上苦幹的男孩,用豐滿無比的胸脯夾住他充滿汗水的俊臉,修長的美腿淫蕩的勾著他的腰,兩副火熱的軀體緊貼著。

「呼呼…喔喔~~!!」

又嫩又滑的陰道,男孩敏感的龜頭上實實在在的傳來強烈的快感,厚重的喘 息聲,暗喻著爆發的來臨。

就在最後那一剎那間……

「鈴鈴鈴!!!」

床頭櫃上的電話傳出一陣急促的響鈴聲。

「別…別接…啊啊…繼續…媽媽快…快到了!啊啊啊~~~」

媽媽伸出秀手,把被鈴聲吸引而轉移視線的我的臉礎^去和她對望,紅通通的小臉掛著絲絲香汗,用淫蕩無比的嬌喘聲催促我專心操她。

「嗯…看我幹死媽媽妳這小浪貨!」

「啊啊~好…好…不要停…用力一點…幹死我…幹死媽媽!!」

一陣急速的拔插運動,在媽媽高潮的尖叫聲中,我用力一挺,龜頭抵著媽媽花心深處軟嫩的肉璧,馬眼激烈地噴射著,將大量濃鬱鬱、燒燙燙的精液灌入媽媽的子宮裡去。

「嗯…你這小色鬼,射了那麼多進去……你看,把媽媽下面弄得濕糊糊的,很難受耶~~」

脫力的趴在媽媽的胸前,母子兩人相互擁抱著對方,吸著媽媽仍勃起挺硬的紅粉乳頭,陪同她一塊兒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這時,電話又一次『鈴鈴鈴~』地響起,媽媽伸出酥軟無力的小手往旁邊摸索,好一會兒才慢吞吞地接起電話。

「喂,請問您那裡找?」

剛洩過身的媽媽,原本柔美的嗓音多了一絲絲嬌懶的沙啞,卻絲毫不影響她聲線的魅力,反倒平白添增了些陷A惑的嫵媚,聽得讓我渾身酥麻,忍不住又對媽媽大伸其手,不安份地在她赤裸的身子上游走。

媽媽瞪了我一眼,一手摀著話筒,一手抵住兩片粉殷的唇瓣,做了個『噓』的動作,極為小聲的斥道:「別鬧了,是你姊姊。」

我笑了一笑,點點頭,比出了『OK』的手勢,示意媽媽繼續講,不必理會我。

「嗯…好…對了,小潔,學校那邊怎麼樣?怎麼一整個暑假都沒回家?喔…嗯……啊~~!!」

望著和姊姊聊著聊著便起興致而把我冷落在一旁的媽媽,忽然興起惡作劇的念頭,嘩一下地在媽媽嫩緻的乳頭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惹得媽媽忍不住嬌喊出聲。 「啊,不不…沒…沒事,媽剛剛只是不小心看到一隻蟑螂嚇了一跳……妳繼續說,媽在聽。」

急急忙忙的對姊姊解釋,媽媽氣得把我伏在她乳房上的手背用力地狠狠捏了一下,讓我幾乎痛呼出聲。

呼呼呼,很痛耶~

媽媽,是妳逼我的喔!

從媽媽身上爬起身來,機靈的媽媽講電話才講到一半,但偷瞄到我那雙淫蕩的眼神,暗叫不好;但不等媽媽反應過來,坐在床上奸笑幾下,稍稍使勁,便把渾身軟綿綿的媽媽連身翻了過去,詭異地凝視著她雪白的裸背和那高高翹起的豐滿屁股。

「沒…沒什麼,媽只是有點不舒服……」

雙手抵在媽媽肥嫩的臀肉上,延伸在股間的雙手拇指左右一扳,讓那被淫水淌滿而濕淋淋的祕處完完全全的露出;感受到媽媽緊張的身軀緊繃,連帶那秀出的雛菊正一開一閉的蠕動著。

低下頭,在那道滑溜溜的肉縫上又吸又舔,津津有味地品嘗著媽媽陰阜濃鬱的女性體味中夾帶著淫水和些釦畯霈g進去的精液味。

火辣辣的挑逗,馬上令媽媽敏感的淫蕩身體起了反應,蜜壺開始分泌出大量淫水,咕嚕咕嚕地從花縫中如湧泉般的溢出;雖然理性抗拒著我無禮的舉動,但媽媽的身子仍誠實的回覆著我,雪白結實的大屁股忍不住搖晃了起來。

媽媽偏過頭朝後看向我,露出哀求的眼神,要求我停止一連番快讓她瘋狂的挑逗,但回答媽媽的,卻是我更加起勁、吱吱有聲的吸食私處。

「不…不要!啊…沒有,沒什麼…媽媽只是…啊啊~~」

與我肆虐的目光對望,媽媽身不由己,趴在床上、乖乖翹起屁股,扶著礎b耳邊的電話筒,無力抵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把巨大粗壯的肉莖一吋一吋慢慢地插進她濕透的蜜壺。

「嗚~~」

當肉莖完全進入陰道的那一刻,媽媽只能用力的摀住自己的嘴,滿頭大汗的她閉上美眸,極度忍耐著不大聲尖叫出聲;隨帶媽媽因為緊張而繃緊的身子,黏溼熾熱的小穴也比剛剛我們做愛的時候夾著更加用力,箍繞著肉棒的狹小花璧,花心中傳來的陣陣吸勁,可比媽媽高潮時篋咬龜頭的力道,爽得我幾乎馬上噴射而出。

幹,真的好緊!

我深呼吸,平息一下亢奮的身體,稍稍地等了一會兒,正感到媽媽的身體有點放鬆的時候,才壞心的開始急速簞妐y支,出奇不意地用我火燙的雞巴在媽媽的小穴裏打樁。

「咿…不要…不要…啊啊~~」大腿間那最為敏感的一處傳來強烈的愉悅,兇猛的快感如海浪般疊疊襲來,媽媽渾身顫抖,幾乎哭泣出聲,接著又連忙跟通話中的姊姊解釋:「沒…沒有,媽媽…最近有點感冒,剛剛感到很累,所以…」

幹得興起,索性整個人趴在媽媽的背上,雙手繞過腋下,捧住媽媽胸脯上那對搖晃中的豐滿乳球又搓又揉;跨下不停的朝前突刺,用力地在媽媽嬌嫩的花房中又搗又捅,不時以雞巴抵在緊湊的肉屄為中心搖動屁股劃圓,把媽媽搞得嬌喘不已。

「嗯…嗯…」媽媽偏著頭和我對望,身體不由自主的迎合著抽插,露出失神的眼神,心不在焉的回答著電話中姊姊的詢問:「妳說…小弟喔?…他…他現在在………」

低頭伏在媽媽髮絲翻亂的耳邊,小聲笑道:「嘻嘻…告訴姊姊……我正在操妳~~」

媽媽怒瞪了我一眼,轉頭正想找藉口回答的時候,沒等她說話,我忽然從媽媽手中搶過話筒,說道:「姊,我小偉啦…」「喔?小偉?……呵呵~最近過得怎樣?」

電話中的另一端,傳來姊姊熟悉又略為陌生的聲音。

「嗯,報告大姊,今年暑假過得還OK。」

酗[不見的姊姊,陪她閒話家常、客套哈拉的同時,持續著跨下前後衝刺的運動。小腹和媽媽柔軟的屁股碰撞、以及彼此生殖器官的摩擦水聲,在寂靜的小房間裡顯得越來越大聲,不斷地隨著我的聲音傳進電話中,引起姊姊的詢問……

「咦…那什麼聲音?我怎麼聽到巴掌聲?」

「沒啦,媽感冒還沒好,人有點累,我正在幫她按摩。」

不慌不忙的回答,接著我又故意的拔出龜頭,在蜜縫上廝磨好一會兒,然後一口氣把肉莖用力地給她插了進去,惹得媽媽又嬌呼出聲。

「啊~~~」

跨下幹著親生母親,同時與毫不知情的姊姊同電話,惡質的快感讓我又興奮又爽快,忍不住加速狂幹,隱隱約約把媽媽赤裸嬌軀和印象中姊姊優美的身影合而為一,恨不得把雞巴連同睪丸全部插入媽媽體內似的。

「小弟,我怎麼聽到媽在叫?」

「哈哈,我捏肩膀好像捏得太大力了嘛。」

「是喔,你得好好幫媽媽捏喔……乖一點的話,大姊過些日子回家給你買禮物……嗯,把電話給媽,還有些事跟她說。」

「OK,妳等一下。」

把話筒遞給雙手發軟的媽媽,我開始專心埋頭苦幹,享受媽媽成熟柔美的身體。

「嗯…好…嗯…那妳自己小心點,記得三壎膨`吃…嗯…好,掰掰…」

媽媽發著抖音、艱難地和姊姊結束通話;在確認電話掛上後,媽媽這才呼出一口釋然的氣,轉頭怒視著我。

「小偉,你…你最近真是越來越壞了!……啊~就是那裡,用力一點~~」

「嘻嘻~對不起啦,媽媽。」

「喔…嗯……不行,道歉沒用,媽媽要懲罰你!」

「要罰得話嘛……就讓媽媽罰我給妳愛心的大肉棒!」

說完,維持著下體連合的狀態,把媽媽翻身面對我,整個人把媽媽撲倒在床上,母子倆又開始顛陽倒鳳去了……

又是一個不眠的狂歡之夜。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