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雨後,天氣似乎變得更加燥熱,不時吹過的縷縷微風簡直成了奢侈品。空氣中散發著一種渾濁的味道,被人們吸進去,呼出來,變得更加難以忍受。雷蘭關眉頭緊蹙,車速也越來越快,不一會到了自己的新家,也是他真正的家。雷蘭關大學畢業兩年了,在一家設計公司工作,工作穩定下來了,公司對他印象不錯,生活過的還算愜意。不過,最近有兩件事讓他很不爽:一件就是戀愛了四年的女朋友和自己分手了,他知道這是早晚的事,但沒想到她離開的時候一點也沒有眷戀,和當初追自己的時候那勁頭怎麼也對不上號,怎麼感覺怎麼不對勁,後來才聽說,她跟一個40多歲的男人結婚了,而且是閃電式的。另一件就是房子的事。上班兩年了,雖然工資不低,但平時大手大腳,也沒積攢下多少錢,本來想買一套小一點的,後來一想,乾脆一步到位,一狠心買了個大的。心雖然狠下來了,但難受的是自己,每個月3000多塊錢的月供就好像一座山。

房子裝修好了,先不管銀行欠多少錢,住進去再說。對門的一對夫妻也搬了進來。那天剛搬進來,蘭關先看見了那個女人,二十八九歲的樣子,長的像南方人,皮膚白皙,大眼睛,頭髮蓬鬆著,給人一種庸懶的感覺。但個頭和體形卻像足了北方人,身高接近一米七的樣子,兩腿修長,前面大,後面也大,給人感覺很粗獷。整體看起來讓人有點感到粗獷中透出靈氣。後來,男的出來了,三十四五歲的樣子,戴個眼鏡,小個頭,大腦袋,稍微有點禿頂。他衝著蘭關笑一笑,很有禮貌地伸出手,自我介紹說姓甘,是個大公司的業務部經理。蘭關一下子就記住了,這個姓挺古怪。

搬進來第三天的晚上是星期五,由於趕一個活,蘭關回來的時候已經10點多了,只好吃方便麵了。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方便麵,就聽見隔壁有聲音,他很好奇地把電視的聲音放小。聽到了女人的哭聲,仔細一聽,原來是女人在叫床。他很好奇地走到書房,把窗子輕輕打開。書房的隔壁就是他們的臥室,夏天很熱,他們沒關窗子,雖然聲音很小,但他還是聽的很清楚。

「哎呀,深點啊,用力,哦……啊……哦哦哦……」,男人不斷發出呼呼的喘氣聲,「我不成了,我要射了……」「再來……再來……我要……哦哦哦……」女人似乎意猶未盡。可是,男人好像實在堅持不住了,「啊啊……啊……不行了,我要射了……哦哦」。蘭關這時才發覺自己下面已經硬的直挺挺的,抵在牆壁上。還等他們說點什麼,可一切歸於沉寂。蘭關有點失望地又回到客廳,方便面怎麼也吃不下去了。於是,找出自己珍藏的A片自慰。可是怎麼感覺那個A片裡的女人都不夠真實,還是想像一下甘太太的感覺比較好,最後弄出來完事。

星期六早晨,蘭關還沒起床,就聽見對面開門的聲音,蘭關走到門前,聽見甘太太說:「路上注意點。」「我估計快的要三、四天,如果耽擱了就得一周時間。拜拜!」是甘先生的聲音。聲音不大,但蘭關一點睡意也沒有了,還是收拾收拾房間,一堆衣服也該洗了。一直忙到中午,按計劃去買點食品儲藏,下周就不用再出去買了。蘭關收拾好,打開裡面的門,對面的門全開著。

甘太太正在收拾屋子,很專心,好像沒聽見他開門的聲音。甘太太在收拾門廳的鞋架,努力從下面找什麼東西,屁股高高翹起,把粉紅色的睡衣撐的緊崩崩的,蘭關能從後面看見她的內褲,是淡藍色,內褲很小,大半個屁股都露在外面,透過睡衣晃來晃去的。她跪在地上,白皙、修長的大腿露出大半截。蘭關熱血沸騰了,但他還是鎮靜下來,悄悄地走回客廳,然後,故意弄出聲音,走到門前,這時才看到甘太太回過頭來,兩個人相視一笑。甘太太說:「出去嗎,今天天氣不錯,我也想出去買點東西。」「哦……」

蘭關感覺有點尷尬。「我要去買一袋米,怕拿不動,你能幫我嗎?」蘭關當然痛快的答應了。「那你等我一下好嗎,我去換一下衣服。」

過了幾分鐘,甘太太出來了,穿著暗粉色的套裙,頭髮簡單梳過。蘭關不知道說什麼,自己先下樓,甘太太在後面,抬頭掃了一眼,正好看見甘太太的裙底春光,她的陰部很高,內褲小,僅僅能遮住一條,蘭關一掃間好像看見了陰毛。他突然想起一個笑話,「幼兒園女教師領學生游泳,泳衣太小,不慎露出一根陰毛,一學生問:「老師,那是什麼啊?」女教師一狠心將其拔掉,說:線頭」。想到這,蘭關忍不住笑了。甘太太聽見他笑,問:「你笑什麼呀?」蘭關說:「我給你講一個笑話,說:老公要出差半年,賢妻收拾行李完畢,深情地交給老公一包安全套說道:在外面實在忍不住的話記住一定帶套,老公聽罷激動地說:家裡不寬裕,還是用她們的吧。」說完,蘭關先忍不住哈哈大笑,可一看甘太太,好像很嚴肅。他突然意識到,她老公剛出差走啊,覺得很尷尬。

兩個人從市場買了很多的菜,還有很多零食--都是蘭關的。甘太太關心的說:「以後別吃那麼多零食了,對身體不好。哪天想吃什麼,跟我說。我給你做。我整天在家,閒著沒什麼事,琢磨炒菜,水平還是蠻高的。」蘭關答應了。到了樓下,甘太太拿那些小東西,蘭關扛米。他心疼自己剛洗過的T恤,於是脫下T恤,光著上身,洗澡總要比洗衣服簡單。蘭關平時就喜歡體育,加上本來1.80的身高,健壯的背部肌肉線條被甘太太看了個夠,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渾身發熱,好像下面也潮濕了。到了樓門口,蘭關放下米袋,甘太太說:「幫人幫到底呀,幫我拿進去吧。謝謝!」

由於兩個人一路上說了不少,感覺已經有點熟悉了,所以甘太太的話音有點發嗲。

蘭關幫她把米袋放進廚房,甘太太拿過毛巾,「擦一擦吧,都弄髒了。」還沒等蘭關接毛巾,甘太太已經給他擦上了。她擦的很慢,實際是在欣賞他的線條,手巾很薄,透過來能感受到他結實的肌肉。蘭關也在享受著,她摸到前面了,還是很慢。他健壯的前胸感受到了她急促的呼出的熱氣,一低頭,從她敞開的領口看到了她的乳房,又白又大,還很堅挺,果然是沒生育過的女人,就是不一樣,乳頭堅挺的透過乳罩,在衣服上摩擦著,使甘太太也很享受,她幾乎要靠到他的身上了。蘭關感覺自己的下面硬起來,把自己的休閒短褲支的高起來。甘太太感到什麼東西頂在自己的腹部。他的意識要崩潰了,她的防線已經崩潰了。

這時,門鈴突然響了。他們從陶醉中被驚醒。甘太太很失望、生氣的樣子,走到門前,原來物業管理的來回訪房屋情況,甘太太打開門,蘭關不好意思地躲到書房。談了一會,甘太太把他們送走了。蘭關出來,兩個人覺得有點尷尬。蘭關告別回了家。甘太太送出來,還一再說,以後別對付吃飯,想吃什麼跟她說一聲。

晚上五點多,蘭關正看比賽,為晚上的飯發愁。聽見敲門,原來是甘太太。「去我家吃吧,我菜都炒好了,嘗嘗我的手藝。」蘭關正好順水推舟。別說,甘太太的炒菜手藝確實不錯,蘭關也確實餓了,吃的很香。甘太太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看著蘭關狼吞虎嚥。臉上還帶著一種滿足的笑容。「小雷,喝點酒吧,我平時吃飯也喝一點。」「好吧」蘭關下意識的回答,沒抬頭。甘太太拿出一瓶紅酒,打開,給兩個人各倒上一杯。剛喝的時候,蘭關還把它當成飲料一樣,可喝了幾杯後,就覺得有點暈。

其實蘭關的酒量一般,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喝多的事。那是上大二的那個暑假前,幾個同學聚會,小惠也在其中。小惠追他已經很久了,他始終沒表態。他們都喝了不少酒,然後去唱歌。當時他沒感到自己醉了,可酒勁一上來,他感到頭很暈,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到了小惠的住處。小惠口中也散發著酒氣,慢慢為他脫去衣服,手顫抖著,指尖不時劃到蘭關的皮膚。蘭關似乎立即清醒了,他反客為主,緊緊抱住小惠,小惠的乳房被他寬厚的胸膛擠壓,不禁「哼」了一聲。

小惠是那種小巧型的,個頭不高,但長的很漂亮,五官都很秀氣,特別是那小嘴,很性感。

其實,蘭關也早已經動心了,只不過他知道,很痛快的答應就沒意思了。這次可不能錯過機會。他從後面抱住小惠,撫摩她的乳房,由於過於興奮,力量大了點,小惠卻感到很舒服,不停的發出「哼哼」的聲音。他慢慢解開扣子,她穿的是一件灰白色低領短袖上衣,僅有的三個扣子被他三下五除二解開了,露出了紅色胸罩。

別看她長的嬌小,胸部可一點都不小,乳房渾圓堅挺,粉紅的乳頭已經發硬了。蘭關用力撫摩、揉捏,小惠的頭向後仰,屁股不停的左右動著。她的屁股摩擦著蘭關的陰莖,感覺透過她的裙子散發出陣陣熱浪,她下面也濕了,但那根棍子的熱浪似乎更強,幾乎把她的淫水烤乾了。

蘭關的手沒有停,繼續向下,他摸到了她平坦的腹部,繼續向下,玩弄她的陰毛,向下,終於摸到了已經發硬的小陰蒂,蘭關輕輕撫摩著,還不時捏一下,小惠發出浪叫「真舒服,蘭關哥,輕點,我好舒服……」。蘭關受到了這樣的刺激,陰莖更加膨脹,還一跳一跳的,小惠感覺到了,「蘭關哥,你的陰莖好硬哦,好壯哦,啊恩……」,蘭關感到她的淫水已經透過裙子和他的褲子把他的陰莖潤濕了。他繼續加大力度,用全部手掌摩擦她全部的陰部,時不時的揉捏小陰蒂,他每捏一下,小惠就會發出呻吟。

小惠的淫水流的更多了,蘭關感覺自己的龜頭上也濕了。他把小惠掉轉過來,「快,幫哥哥吹簫。」把她的頭按下去,解開褲子,小惠迫不及待地含住龜頭,還用小手套弄陰莖。蘭關的陰莖很長,小惠上下套弄的動作很大。小惠想到了自己平時吃冰棍的感覺,不停的吸,輕咬,弄的蘭關舒服的叫出了聲「哦啊……舒服……真會弄……」兩手握住小惠的乳房,先用全手掌撫摩,然後按捏乳頭,小惠吸陰莖已經夠興奮了,被他這麼一弄,又開始浪叫,「哥哥,弄的小妹……好舒服,下面都濕……透了,我想要……要你的陰莖。」蘭關正好到了時候,於是一下把小惠抱起,讓她騎在自己的雙腿上。陰莖對準小惠的小陰道,一下插了進去。

就聽見小惠一聲淫叫,「哦……壞哥哥啊……這麼狠心……哦……」。小惠的陰道很緊,緊緊套住蘭關的陰莖,好在她的淫水很多,一上一下的還不費力氣。小惠感覺蘭關的陰莖越來越熱,越來越粗,陰道裡越來越舒服,「哥哥,我舒服死了,用力幹我呀,用力……」蘭關受到鼓勵,動作更大更快,只聽見「嘖嘖」「唧唧」的聲音,加上床鋪發出的「吱吱」聲,很是動人。

蘭關越來越興奮,「我插死你個騷穴,舒服不舒服,騷貨!」「舒服死了,大雞巴真大,真粗,插死妹妹了,哦哦……哎喲……啊……」。小惠的浪叫更鼓勵了蘭關,動作頻率越來越快,又抽插了許多下,感到小惠的陰道一陣緊縮,「哎呀哎呀,我要飛了,別停啊哥哥,哦啊……啊哦……不行了,我飛了……飛了……

哦……」蘭關感到一股淫精衝擊他的龜頭,也忍不住了,也無須再忍,又抽插了一陣,終於射了。小惠還「哦哦」的不止,把頭靠在蘭關的肩上,輕咬著肩膀,乳房不斷摩擦著蘭關的胸肌。就這樣,他們有了第一次,不過蘭關感覺不太好,因為沒有過經驗。以後還有過很多次,感覺就好多了。小惠很浪,在學校的操場,小樹林,花池,甚至在自習室,教室裡她也不放過他,總抓著陰莖並愛撫龜頭才能聽課。

蘭關雖然平時很隨便,但他除了小惠外,沒接觸過別的女人,可他清楚的知道,小惠可不是,她以前跟高年級的老鄉就有過,還跟體育系的阿剛有過,至於更多的,蘭關也沒多想。所以,他知道他們分手是早晚的事。今天,當他面對甘太太的時候,他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甘太太比小惠要豐滿得多,更能引起他的性趣。

甘太太其實沒吃什麼東西,但為了陪蘭關喝酒,自己也喝了不少。酒足飯飽,甘太太收拾好。蘭關其實早該走了,但他心裡清楚,甘太太為什麼請他吃飯,於是就留了下來。甘太太收拾好,說:「小雷,喜歡看電視嗎?」「喜歡」蘭關說了實話。「現在電視也沒什麼好節目,還不如看點影片,我給你找點看看。」說著,把DVD打開,放進一張盤。然後坐在了蘭關的旁邊。蘭關很清楚,但沒說什麼。影片放出來了,果然不出蘭關所料,鏡頭裡出現的是一對日本男女,在喝茶。蘭關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茶杯,甘太太端起茶,手有點顫抖。然後畫面中的兩個人開始調情。

甘太太這時坐過來,腿無意識地碰了一下蘭關的腿。她穿的是短裙,蘭關穿的是大褲頭。兩個人的肉直接碰到一起,蘭關沒有躲避,反而更靠近些,發現蘭關很配合,她知道蘭關默許了,甘太太更放肆了,直接坐到蘭關的腿上,說:「弟弟,姐姐好想要你呀。」蘭關的心跳「砰砰」的加快,一把摟住她的小腰,把臉直接壓在她豐滿的乳房上。

「哦……」她發出了第一聲淫叫,「好弟弟,跟姐姐好吧,我一定讓你滿意。」說著,脫掉蘭關的T恤。用手輕輕撫摩他健壯的胸肌,捏弄乳頭,蘭關感到陰莖突然博起,抵在她的屁股上。「我們跟片子裡一樣做,可以嗎?」甘太太似乎早有預謀。

蘭關沒說什麼,把甘太太放在地毯上,然後迫不及待地把手伸進前胸,揉搓乳房。

「乳房真好,太豐滿了,這樣舒服嗎?」蘭關果然按片子中的步驟來。脫掉甘太太的裙子,她只剩下了乳罩和褲頭,乳罩是粉白色的,上面還有暗花,她本來就很豐滿,一興奮,兩個奶子幾乎把乳罩撐破。蘭關先用力擠壓整個乳房,隔著乳罩撥弄她的乳頭,甘太太發出呻吟,一點不遜色於片子中的女主角。然後蘭關解開她的乳罩,一對大奶子出現在他眼前,又大又白,由於沒有哺乳過,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很小,很硬。

比片子中的女主角的性感多了。蘭關貪婪的用嘴吸食乳頭,用力捏住整個乳房,使乳頭更突出,用舌頭舔。甘太太開始叫「哦啊……真舒服啊……哼哼……」蘭關的手向下移動,到他的下體,他終於可以仔細看她的下身了,太漂亮了,修長的大腿,平坦的腹部沒有贅肉。

陰部很高,從外面就能判斷裡面一定很肥美,蘭關隔著內褲用手指撫弄陰部,淫水透過內褲,濕了一大片,更加潤滑,蘭關逐漸加力,並有意在陰蒂處停留,加力。「哎呀……太舒服了,啊啊……恩恩……

弄的姐姐好……好舒服」。她把手伸進蘭關的大褲頭,隔著內褲用手抓住蘭關突起的陰莖,不停的撫弄,「哦……弟弟的陰莖好大喲」。

蘭關更興奮了,他把甘太太調過來,像狗一樣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翹起,因為他想起了早晨的一幕,這回可以大膽的欣賞了。他最欣賞的還是她豐滿的屁股,由於興奮,淫水已經把內褲濕透了,貼在屁股後面的溝中,內褲很小,兩邊都露出多半個白白的大屁股,他開始撫摩,甘太太配合的來回晃動。蘭關不能再等了,他慢慢脫掉她的小內褲,露出她整個的下體,太誘人了。甘太太趴的很開,肛門和陰部一覽無餘。肛門是粉紅色的,一條肉縫高高突起,她的陰唇很肥,被淫水弄的好像更加肥大。蘭關先用手掌按壓,然後探進縫隙,來回上下的撫摩,摩擦。「恩恩……哦哦……真哦……好啊……」甘太太又開始浪叫,屁股隨著蘭關的動作擺動著,兩對大奶子也左右晃動。蘭關繼續撫摩,他不想停下,因為他想看看甘太太到底有多浪。蘭關撫摩的很舒服,因為這是小惠悉心教給他的。

甘太太的屁股擺動的更大,嘴上的聲音也隨之加大「好舒服,恩恩……啊啊……弄死姐姐了……弄死……姐姐了……哦……」見蘭關沒有停下的意思,她實在忍受不了,決定採取主動。她掉過頭,用力脫掉蘭關的大褲頭,手顫抖著。幾乎是強迫的把蘭關按倒,隔著內褲用力撫摩、舔陰莖。蘭關很受用,這是他求之不得的。

「姐姐讓你舒服……讓你……舒服」。她迫不及待地脫掉蘭關的內褲,蘭關那粗壯的陰莖終於破土而出,直挺出來,甘太太似乎被嚇了一跳,她沒想到會這麼大,這麼長,遲鈍了一下,「弟弟的真夠派,我好喜歡哦……」一個「哦」字還沒出口,已經把龜頭含在了嘴裡,不斷用舌頭繞著龜頭的四周輕舔著,吸食馬眼,連同蘭關那點溢出的精液。然後含住整個龜頭的前部,小手握住下部,上下運動,動作很熟練。

由於動作過大,剛才梳起的頭髮鬆散開,覆蓋了整個臉部,髮梢掃著蘭關的大腿,有點癢。甘太太繼續大力吸著,口中還含混的發出「哦哦」的聲音,蘭關感覺陰莖熱的要爆炸一樣,搖晃身體,陰莖在她嘴裡不停的晃動。她覺得狂躁不已,需要撫慰。掉過頭來,騎在蘭關的胸上,向下移動,把整個肥大的屁股罩在蘭關的臉上,蘭關馬上會意。對著她肥碩的陰部,拔開陰唇,露出陰蒂。陰蒂已經硬了,很小,粉紅色,感覺不停跳動著,被淫水浸濕了,顯得更加鮮嫩。

在欣賞了片刻後,蘭關開始動作。因為條件不允許,他和小惠沒玩過這個姿勢。但他舔過小惠,知道那樣很舒服,於是用舌尖輕輕的舔舐。每舔一下,甘太太的大屁股就扭動一下,隨著發出「嗚嗚……恩恩……」的聲音。淫水順著陰唇向下流,有幾滴掉在蘭關的臉上。甘太太被舔的實在太興奮了,嘴上的動作也加快了,在她的運作下,蘭關的陰莖更加粗大,幾乎充滿了甘太太的嘴。她用雙手用力向下,把陰莖扒開,使陰莖更加直挺,露出龜頭和前部,然後用嘴吸住,上下運動,動作很大,蘭關很受用,不禁也發出「哦哦」的聲音。於是,他更加快了嘴上的動作,力道也加大了。甘太太有點承受不住了,「哦啊……哎喲……」她坐起來,兩腳支地,整個屁股罩在蘭關的臉上,來回扭動。蘭關的動作可沒有停止,「哎喲……恩恩……好舒服……弟弟真會玩,弄……弄死我了……」說著,自己動起來,不等蘭關的舌頭,用陰部在蘭關的臉上來回摩擦,把愛液弄的蘭關滿臉。

她太興奮了,向前移動,背對著蘭關,叉開腿,扶起陰莖,直接放進陰道,隨著「哦哦」直叫,不停的上下套弄,套弄幾十下,就扭動屁股,做圓周運動。這樣的動作,蘭關感到龜頭直接頂在了甘太太的花心上,受到摩擦,更加威武。

甘太太的陰道很緊,她還故意用力夾,使淫水從蘭關的陰莖邊不斷「吱吱」冒出,「咕唧咕唧」的聲音不斷。她的頭髮隨著動作來回飛舞,兩個大奶子上下顫動。甘太太上下運動,左右運動,前後運動,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氣,還不停的叫「大雞巴真好,插死小……小穴了……真爽死了……爽啊……啊恩……」蘭關也受到鼓舞,抽出陰莖,讓甘太太趴在地上,從後面狠命插入,甘太太「啊」的一聲,渾身顫抖了一下,淫水被擠了出來,蘭關盡根插入,藉著酒力,動作很大,雙手抱住她的腰,讓陰莖進入的更深些。由於用力猛,甘太太被他弄的不斷向前,像狗爬一樣,在地毯上來回爬,「弟弟……的……雞巴太……太長了……哦哦……太好了……太長了……」

她的語無倫次使蘭關想笑,繼續加大力度,九淺一深,九深一淺。甘太太不斷的爬,好像在躲,實際上她不斷迎合著,屁股隨著陰莖的節奏,還來回擺動。

她爬到沙發前,雙手抓住沙發,趴在上面,這下可以更深的承受蘭關的陰莖了。蘭關感覺自己的陰莖在她陰道的緊夾下,加上淫水的滋潤,更加膨脹,甘太太的屁股扭動的更厲害了,還不斷發出浪聲,「弟弟,插死姐姐了……我……我要……飛了……弟弟別……別停啊……哦哦……哎喲……爽死……啊……別停……快快……

快……用力……用力……」蘭關感到她的陰道一陣緊縮,一股淫水射出,「爽死了……弟弟……呀……」蘭關讓她一條腿站在地上,把她的一條腿放在沙發上,更大地露出後門,拔出陰莖,把她流在腿上的愛液和小穴中的淫水挖出,塗抹在肛門上,把陰莖直接插入肛門。甘太太似乎沒有經歷過這個,有點緊張,「弟弟,你還真壞哦」。蘭關先是進去一點,然後慢慢整根進入,甘太太又渾身顫抖,再次發出浪叫,好像很受用。

她的肛門更緊,蘭關也不管她疼不疼,抽插了百餘下,終於忍不住,射在肛門裡。隨著他一股股的精液的射出,從她的肛門擠出,順著陰部流到她的腿上。蘭關抱著甘太太,她的後背靠著他結實的胸膛,他用手輕輕撫摩她豐滿的乳房。「弟弟,還很硬啊……年輕真好……」「你還想要嗎,姐姐。」「嗯,你壞。」蘭關見她答應,忙說:「還是改天吧,我累了。」其實他不是累了,是他酒醒了,突然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他們又溫存了一會,分別穿上衣服。甘太太根本沒穿內褲,也沒戴乳罩,只套了一件睡衣,和蘭關告別。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