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齊,出生於南方的一個小城市,今年十七歲了,身高有一米八零,我很喜歡踢球,所以身體還算壯實,因為是家裏的獨子,爸媽都很將就我。

我爸是搞裝修的,就是給別人裝飾房子那種,為了養家,他幾乎常年都在外面跑。

至於我媽嘛,今年該三十八了吧,我媽以前是一家企業的會計,後來那家企業不知怎麼的倒閉了,現在社會本來競爭就激烈,而像什麼賣東西啊,做服務員什麼的我媽肯定是不會去的,於是她就在家當起了家庭主婦。

我不知道怎麼的自打我生出來那天我就很叛逆,小時候還好些,到了讀初中的時候就像爆發出來了似的,什麼逃課,打架,欺負同班同學,幾乎當時所有不良兒童的問題都能在我身上找到,成績就更不用說,基本是年年墊底,那個時候我進班主任辦公室的次數比我進教室的次數還多。

我爸媽當然也知道我在學校的一些事,我爸由於經常不在家所以管不到我,而我媽當時她們企業剛好倒閉,所以她就天天在家監督我學習,當時她對我很嚴厲,連她最愛的麻將她都不去打。

本來我就不喜歡讀書,貪玩的我看都看不進去,只要有人一喊,我就會想盡辦法溜出去和朋友們玩。

後來在媽媽的嚴厲管教下,叛逆的我和媽媽的矛盾越來越多,有時候我甚至還和媽媽頂嘴。

終於在一次和媽媽的爭執中,媽媽生氣的扇了我一巴掌,那是我長這麼大以來媽媽第一次打我,當時我好像很氣憤,於是就離家出走,在一個好朋友那躲了兩天。

最後當我回到家的時候看見我媽眼睛哭得紅紅的,不過我當時好像並沒有一點反悔的樣子,雖然後來被爸爸一陣痛罵。

當時的我的確是太不懂事了,但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本應該平凡的生活變得微妙起來。

那年我該念初三了,就在快開學之際,大姨媽和姨父卻帶著我的表哥來到了我家。

說起大姨媽,她雖然和我媽是親姐妹,但是她們兩個的長相卻一點都不像。

我媽身材小巧卻很均稱,皮膚白白凈凈,瓜子臉,媽媽的眼睫毛也很長,眉毛也是細心修過的,眉型很好看,眼睛不大卻很水靈。

鼻梁很高,嘴唇也很飽滿,加上精致的五官,我媽雖然不是那種驚心動魄的美,卻已經很有美少婦的神韻,而且我媽比她姐姐看上去更有女人味。

而大姨媽呢,長得高高大大又胖不說,臉上的五官也像是分家了似的勉強長在一起,我都懷疑她們是不是同一個媽生的。

聽說大姨媽以前離過婚,她帶著表哥嫁給了現在的這個姨父,這個姨父就不說了,看上去就像一個猥瑣的老頭。

「小姨,姨父好」一個戴著眼鏡還沒我高的偏瘦少年喊道,而且臉上還有些難看的痘痘,想必這就是我的表哥了。

「快叫人啊,你看看你表哥,人家多有禮貌」媽媽輕輕推了我腦袋一下。

後來事情就簡單了,大家一起出去吃了個飯,因為表哥考上了我們市的一所重點高中,而那所高中恰好離我家很近,表哥的父母又常年在外面打工,所以就把表哥托付給我們家。

「都是一家人,就不要這麼客氣,這事包在我們身上了,小秦你以後就把這裏當做自己家一樣」我爸喝了幾杯酒說道。

「是啊,還能幫我家小齊補補課呢,這孩子就知道貪玩」我媽笑逐顏開的說。

而表哥似乎有些緬甸,悶在哪裏不這麼說話,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表哥的視線總是左右不離我的母親。

而表哥到我家的那一刻就預示著我的日子將更加難過,我和表哥可以說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們基本上沒有一個共同的愛好——他喜歡看書,學習成績好,聽話,又懂事。

平時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爸媽就拿表哥來打擊我,簡直是無孔不入。

「你看看你表哥,在家沒事就看書,而你呢,整天就只知道往外跑」

「你看你表哥,吃完飯還幫著大人收拾,你看看,整天遊手好閑」

「你看你表哥……」

老爸還好,一般都不在家,而老媽卻是天天在我耳邊念讓我煩不勝煩,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又頂嘴了「你們這麼喜歡表哥,那讓他做你兒子好了,還要我幹什麼」

事後當然免不了一頓罵,那時候開始我就對表哥有些不爽了,不過他還算比較有骨氣,不管我這麼鬧他,搶他東西他都從來不會對大人說,每次都很盡力的給我補課。

所以雖然我不喜歡他,但也不是特別反感。

表哥這人平時很沈悶,也沒什麼朋友,只知道看書,但是每次他和我媽聊天的時候就好像有說不玩的話似的,偶爾還會說說學校裏的一些趣事逗我媽媽笑。

表哥還會幫我媽做家務,甚至會幫著我媽一起下廚,當時的我只是覺得我表哥傻,我跟我媽幾乎除了學習就無話可說,整天往外面跑的我更別說幫家裏做事情了。

而我媽呢,她也越來越喜歡我這個懂事的表哥。

我清楚的記得有一次我媽出去買菜沒多久,外面就突然下起了雨來,我當時正窩在被窩裏睡懶覺,表哥二話不說便拿起雨傘出去了。

後來等我起來的時候,剛好從陽臺看到樓下不遠處的街道上,我媽一手提著菜,一手挽著表哥的手腕走著,而表哥一邊撐著傘,一邊不斷的微微側臉和我媽說著什麼,我媽當時的臉上也是一臉燦爛的微笑著,看上去他們就像一對戀人似地,不過年輕的我當時並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一年很快就過去了,我最後還是考上了一所不錯的高中,雖然我這人不喜歡讀書,但是腦袋還是比較聰明的。

為了讓自己更自由,我特地考了一所離家很遠的高中,這樣我就有理由住校,不用回那個像牢籠似的家。

出乎意料的是我媽既然沒有怎麼反對,於是我很順利的住校了,高一放寒暑假的時候我也回去過,卻沒有看到表哥,因為他假期都要回他父母那邊的。

而媽媽也把頭發燙成了破浪型的那種,還染成了金黃色,看上去年輕嫵媚了不少,可是我總覺得哪裏怪怪的……假期一晃就過去了,我也升高二了,離開學還有一天我就提前來到了學校。

如今十七歲的我身高一米八零,人也比較壯實,看上去高高大大的,雖然不是很帥,不過還算比較開朗,高一還交過一個女友。

我中午剛回學校,感覺有些累便在自己寢室的床上躺著休息,不知道過了多久便被一陣銷魂的呻吟聲吵醒了。

我從床上跳下來,看看時間已經下午兩點了,寢室的那幾個賤人正圍著一臺手提電腦看毛片看得津津有味。

當然我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無聊的我也去搬了一根板凳坐下來和室友們一起欣賞,看到激烈處時,我吞了吞口水,我的肉棒也早已經粗硬得不成樣子了,我還能感覺到肉棒的頂端分泌出的黏液。

看著看著我突然想起我的前女友來,我高一那女友和電腦裏那女優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做愛的時候就像一個屍體一樣,只知道「哼哼」,胸也平得像飛機場,搞的我一點性趣都沒有,只好幾下了事。

「操,我的作業還在家裏的抽屜裏」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可不敢明天開學第一天就被請家長。

「切」室友們轉過頭來鄙視我,然後又轉過去繼續看著那刺激的人肉大戰。

坐在回家的車上,我的肉棒仍然還是硬硬的,它就像公雞一樣昭示著我的青春,哪個青春期的男人不想被一群美女環繞然後為所欲為,而我們所做的卻只有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美女,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意淫著噴出一股股寂寞的精液。

下了車,穿過一條熙熙攘攘的街道,再拐進一條支路,穿過密密麻麻的小巷後,向裏面的一條窄窄的道路走去就很快能看到我家的那棟居民樓。

在我的正前方不遠處一個阿娜多姿穿著風衣肉色絲襪和黑色筒靴的美婦正和一位少年並肩走在一起,好像還不停的邊說邊笑。

那熟婦應該是我媽,那個少年看體型就知道應該是我表哥了,因為我媽只有在出去吃飯的時候才打扮得這麼漂亮,沒想到她為了接表哥既然…哼。

想到這裏我就有些不爽,於是便沒有招呼他們,就這樣一直默默地跟在他們後面。

就在我快要靠近他們的時候,他們剛好走進樓道裏面的陰影裏,在進入樓道陰影的那一剎那,似乎說道興奮處。

我分明看到那個少年把右手的手掌放到那個熟婦的翹臀處,並且使勁的抓了一把,最後他們一起消失在樓道的陰影裏面。

我仿佛是被雷電到了一下,頓時沒有動彈,腦子裏不斷的充斥著——那個王八蛋在摸我媽的屁股,我的表哥在摸我媽媽的屁股…我早該猜到他們有一腿,那個王八蛋表哥肯定開始就沒安好心!各種的猜測在我的腦海裏徘徊,我感覺我的臉就像發熱機一樣又紅又燙,有憤怒,有羞憤,有些許的無所適從,或許還有那種偷窺到別人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一點點刺激,我雖然腦海裏運轉著種種猜測,但是我還是下意識小心的跟了上去。

為了不讓他們發現我,我始終和他們保持一個樓道的距離,並且上樓的時候我的腳步放得很輕,雖然我看不到他們在做什麼,不過我媽的笑聲似乎都沒間斷過——那種尖尖的充滿女人味的笑聲。

當他們來到五樓時,我聽到掏出鑰匙開門的聲音,我站在樓道的拐角處,小心翼翼的把腦袋側擺偷窺他們。

透過中間幾根銹跡斑斑的鐵柱,我看見表哥已經把右手的手掌完全蓋在了媽媽的翹臀上,並且來回的撫摸。

我媽不但沒有反抗,反而是充滿誘惑的「哼」了一聲。

隨著「嘭」關上門的聲音,我內心久久不能平靜,我腦海中的種種猜測似乎都開始明顯,我的情緒也有些難以平靜,不過我知道我現在離真相已經不遠了,我需要的是耐心,在門外逗留了十多分鐘後——我仿佛覺得過了一個小時那麼長。

我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沖動,帶著復雜的心情悄悄的,輕輕的用鑰匙打開了門鎖……我先是打開了一點,我家大門正對著廚房,透過門縫看去廚房並沒有人,不過卻看到門口表哥的波鞋和媽媽的筒靴。

客廳也沒有傳來什麼聲音,看上去很安全,我小心翼翼的進來,然後把自己的鞋子藏在鞋櫃裏,每一步我都輕輕的,帶著一種略微亢奮的心情我又把頭探向客廳。

當我看到客廳的情景時,亢奮的心情已經變為一種氣憤和不敢相信——客廳的地上散落著媽媽的風衣和表哥的外套長褲,是個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我還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尋著爸媽臥室發出來的聲音,我小心的輕輕的打開了臥室的門,並且透過門縫悄悄的偷窺裏面的風光。

先是一股暖暖的氣流飄了出來,看來臥室裏開了暖氣,然後地板上也到處散落著衣物,在那張爸媽的大床上,全身赤裸的表哥正壓著豐滿的媽媽忘情的接吻著,表哥貪婪的吸著媽媽的津液,還伴隨著吞咽的聲音。

媽媽的全身就剩下一條黑色的內褲和大腿上的肉色長絲襪,表哥的左手還不停的大力抓捏著媽媽那不大卻相當飽滿的乳房,我還能清晰的看見表哥的手縫間被抓捏得鼓起的乳頭。

而表哥的另外一只手也沒有閑著,不斷的在媽媽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媽媽似乎有些動情了,還用雙腿纏住表哥的腰,方便他的撫摸。

過了一會,表哥終於放開的媽媽和丁香小舌,接著著媽媽長長的「啊」了一聲,我終於看到了媽媽的臉,只見媽媽喘著粗氣,金黃的頭發散落在乳房兩側,迷人的眼睛微瞇著,臉色還異常的紅潤,嘴上還殘留著一絲明亮津液,胸前的乳房也隨著呼吸起伏,媽媽的這幅惹人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狠狠的蹂躪她。

當時的我相當的震驚,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無比打擊——媽媽背著爸爸和我既然和表哥偷情。

我當時差一點就沖出去了,但是媽媽是愛面子的人,以後她怎麼面對我,面對爸爸和鄰居,雖然我恨她現在的下賤和無恥,但是畢竟她是我媽媽,我現在也算半個大人了,不能這麼魯莽。

我還真怕母親幹出什麼傻事,而且——母親的身材這麼好,樣子這麼漂亮,為什麼我以前就沒註意到我的媽媽呢……「小姨,你真美」表哥一手攀上媽媽的臉頰,一手又重新握住那飽滿的乳房。

「壞蛋~~你想憋死我啊」媽媽嬌憨的罵道。

「小姨你實在是太美了,我無時無刻都在想你,掛念你,我恨不得一下就飛到你的身邊,在家裏的日日夜夜,我發現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你了」

平日不言語的表哥,想不到既然隱藏得這麼深。

「小秦,我也是,我也愛你」媽媽一副深情的樣子。

「小姨……」說著表哥一頭紮進媽媽的左乳上又舔又吸,一只手則玩弄右乳的乳頭,還不斷的用食指和大拇指又夾又挫,很快媽媽的乳頭就像一顆發硬的葡萄一樣。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也不老實的伸進了媽媽的內褲裏面,並且不停的在陰唇的那個部位搗鼓著。

媽媽被她刺激得不斷的扭動身體,眼神迷離,嘴巴不斷的微張著發出「嗯~~嗯」的呻吟聲,充滿了誘惑。

「小姨,我要你」表哥似乎忍不住了,他把媽媽的內褲推倒腳裸處,表哥那東西黑黑的,看上去還沒有我的粗長,而媽媽的陰唇看不清楚,只能看見媽媽大腿根部裏面那稀松的陰毛。

「來吧,親愛的」媽媽雙手環抱住表哥的頸部迎合著表哥的親吻,雙腿也略微分開等待表哥的插入。

隨著媽媽銷魂的「啊」的一聲,表哥終於把自己的肉棒插進媽媽的身體裏,可以看見表哥插入的那一剎那臉上露出了舒爽的表情。

接著表哥就開始挺動起來,隨著劇烈的挺動,他挺直了上半身,兩只手分別擡起媽媽的肉臀,黑色的肉棒在媽媽的陰唇進進出出,肉棒抽插的速度很快,而且還插得很深。

「嗯~~~啊`~~」

媽媽開始動情的呻吟起來,表情越來越淫蕩,還不斷的撫摸表哥有些瘦瘦的胸膛,想不到媽媽的聲音如此美妙。

「小姨,我的小姨」表哥被媽媽的呻吟聲刺激得加快了挺動的速度,我都能聽見表哥肉棒在媽媽陰道裏劇烈進出的「啪啪」撞擊聲。

「叫…啊…叫我小敏..啊…」

媽媽呻吟聲越來越大,淫蕩的叫聲也激起了我全身的欲望,想不到平日嚴肅的母親在床上這麼騷,看著表哥騎在媽媽身上享用媽媽香艷的肉體,我的體內燃氣了熊熊的嫉妒之火。

但是表哥卻慢慢的停了下來,似乎不想太早射出來,表哥俯下身淫蕩的舔著媽媽臉上和身上的汗珠,享用的媽媽美妙的肉體。

媽媽還喘著氣,眼神迷離著,臉上帶著紅潮,她撫摸著表哥的頭發和臉,他們兩個就像一對夫妻一樣相互愛撫。

「小秦,讓我來吧」媽媽在表哥耳邊吐了一口氣,嬌媚的說道。

只見他們糾纏了一會變換了一個體位,表哥躺在剛剛媽媽的位置上,而媽媽翻身坐到了表哥的身上。

「小敏,你越來越騷了」表哥一邊揉捏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挑逗著她。

「小壞蛋,得了便宜還賣乖」媽媽嗔道。

只見媽媽紅著臉一手撐著表哥的胸膛,一手握住表哥的肉棒,然後對著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啊,太棒了」表哥一臉舒服的表情。

「啊….啊…」

媽媽開始在表哥身上扭動了起來,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隨著媽媽的扭動,表哥也開始聳動自己的肉棒,直把媽媽頂得嬌軀亂顫,淫叫連連,她的頭發隨著表哥的每次挺動左右飛舞,淫水也隨著肉棒的出入而飛濺出來,媽媽緊閉著雙眼,臉色那淫蕩的表情讓任何男人都可以燃氣欲火,恨不得頂得更深更狠。

「啊…小敏,太棒了,我天天都要操你」

「啊…啊….嗯….小…秦…啊…」

媽媽已經完全動情了,話都說不清,整個房間都是媽媽動情的呻吟聲和抽插的聲音。

在聳動了幾百下後,表哥似乎快忍不住了,他把媽媽的上半身緊緊的抱在自己的胸前,用嘴堵住了媽媽的呻吟,媽媽「嗯…嗯..」的悶叫著,媽媽的乳房都被擠成了扁平,表哥下身卻更加用力的挺動,在最後狠狠的挺動了幾下後,表哥終於全身放松下來,精液「撲哧」的射進媽媽的陰道裏,媽媽的陰道也抽動了幾下,他們應該同時射精了。

他們清理了一下後,一邊在床上說著情話,一邊相互纏綿——表哥貪婪的吸吻著媽媽雪白的頸部,在吸吻的同時還輕咬著,兩只手握著媽媽的雙乳;媽媽好像很舒服一樣,兩只手撫摸著表弟的雙手,兩條大腿相互摩擦著。

「看你這副色急樣」媽媽輕輕喘息起來。

「還不是小姨你太誘人了,我恨不得天天把你按在床上」表哥還吸吻著媽媽的腋下。

「你…小秦…啊…」媽媽陶醉在表哥賣力的吸添中。

「小姨,你不是說要給我驚喜的嘛,是什麼」

「哼~不告訴你這個小色鬼」

「哦,小姨…看你說不說」

表哥一只手伸進媽媽的陰道不停的進出。

「啊…啊…別弄了,人家說嘛」媽媽求饒著。

「知道老公得厲害了吧」表哥得意的笑了笑。

「哼,就知道欺負人家」

媽媽給了表哥一個嫵媚的白眼,表哥差點又媽媽按在床上玩弄。

只見媽媽縮到表哥的下半身,一手握著表哥已經勃起的肉棒,一手撐著表哥的腿,還對著肉棒吐了口氣。

「小姨,你終於肯吃我的肉棒了」表哥一臉的興奮。

「哼~每次都纏著人家,這次就便宜你了」媽媽一邊給表哥拋了個媚眼,一邊慢慢的把表哥的肉棒含了進去,一只手還撫摸著表哥的胸膛。

「啊…真舒服,左邊也舔一下,睪丸那裏也喊進去吸,對,就這樣,含深一點…」表哥一邊享受著媽媽的口交,一邊指導媽媽的動作。

媽媽的頭發剛剛好擋住了她的臉,我看不到媽媽是怎麼為表哥舔弄的,不過看起來表哥很舒服。

舔弄了一陣表哥突然抱住媽媽的頭開始抽插,在媽媽一陣「嗯…嗯…」

的聲音後,表哥既然把精液射到媽媽的嘴裏,媽媽擡起頭撒嬌的掐了表哥的大腿一下,一股精液順著媽媽的嘴角流了出來,配合媽媽妖媚的表情,真是無比的淫蕩……也不知道是怎麼走出家門的,站在人來來往的大街上,我的腦子裏依然浮現著剛才的場景,說恨麼,也不是多麼恨,畢竟那是我媽媽,撕破臉皮也只會便宜了表哥那王八蛋。

毫無疑問,我要想個既可以報復表哥,又可以和媽媽……我在想什麼,那是我媽啊——而媽媽和表哥做愛時的銷魂的聲音,淫蕩的表情都是那麼讓人難以忍受…….道德的束縛和身體裏的淫欲充斥在我的腦海。

隨便找了一個網吧,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做了下來,在鼠標上胡亂點點了,然後打開網頁,直接搜尋一些母子的文章,不一會我便看得忘卻了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九點了,一夜未眠的我不但一點都不疲憊,甚至好像充滿了精力,經過一晚上的思量,我覺得是該早母親好好的「談一談」了。

我回到家裏的時候母親和表哥仍然還躺在床上,沒想到表哥還沒走,就在我考慮是不是先出去一會,等表哥走了在回來的時候,突然媽媽夢囈了一聲,然後伸了個懶腰,看來是要起床了。

現在還不能讓他們發現我,情急之下,我躲到自己臥室的床下面,媽媽裹了一件睡衣,她先是去洗了個澡然後我聽見廚房傳來煮東西的聲音,看來媽媽是在準備早飯。

不一會早飯就好了,媽媽去自己的臥室叫醒表哥,先是聽到媽媽「不要」的一聲嬌吟,隨著傳來她和表哥在臥室打鬧嬉笑的聲音。

一會表哥和媽媽就一起出來了,我只看到媽媽和表哥的腳幾乎緊緊的貼在一起慢慢的往客廳移動,還不斷傳來親吻的聲音。

還好我的臥室正對著客廳,隨後只見表哥坐在客廳餐桌邊的椅子上,媽媽也橫坐在他的身上,他一邊吸著媽媽的香舌,一邊不停的揉著媽媽的奶子。

「我的小老公不要鬧了,先吃飯吧,等會你還要去學校報到呢」媽媽從表哥的嘴裏掙脫出來。

「我不是正在吃嘛,這麼香」表哥貪婪的吸著媽媽身上的體香,解開媽媽睡衣的紐扣後一口咬住媽媽的乳房開始吸舔,一只手還往媽媽的下面摸了過去。

「啊~~討厭,一大早就不正經」媽媽嬌憨著。

「誰叫你那麼騷,咦,還穿了內褲,我不是說過以後再家裏就不要穿內褲的嘛,看我怎麼懲罰你」說著表哥的手在媽媽的下面不停的蠕動。

「人家錯了嘛,先停下來嘛,把早飯吃了」媽媽求饒著。

「好啊,先喝奶吧」表哥暫時放過了母親,臉上卻壞壞的笑著,媽媽似乎聽懂了表哥話裏的含義,先是給了表哥一個白眼,接著喝了一口牛奶,然後對著表哥的嘴吻了過去。

表哥張開大嘴,貪婪的吸著媽媽嘴裏的牛奶和香舌,表哥還真他媽會享受,一股股的白色液體從表哥的嘴角溢出,還有表哥「咕,咕」的吞咽聲。

表哥對媽媽上下其手的同時突然把媽媽抱起來放在了餐桌上,他熟練的解開媽媽身上的睡衣,然後把媽媽的內褲扯到了腳裸。

「嘿嘿,吃飯了,看我怎麼吃你」表哥放開媽媽的嘴,把自己已經硬硬的肉棒插了進去。

「啊…壞老公...大…大色狼」媽媽雙手往後撐住桌面,開始呻吟起來。

「小姨,看我好好的操你」表哥加快了聳動的速度。

「小…小老公…好…好的操…操我吧」媽媽已經被操得話都說不清。

「我要天天操你,操死你個小騷貨」表哥開始狂亂起來,還加大了聳動的力度。

「人…人家…就給你…你一個人操」媽媽開始搖著頭,似乎很爽。

「表弟,姨父,看到沒有,你家的女人正被我操著,我要天天都操姨媽,姨媽的陰道裏每天都裝滿我的精液,哈哈哈哈」表哥的表情開始猙獰起來。

媽媽已經無力反駁,表哥在聳動了幾百下後,精門一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射向媽媽的陰道,媽媽筋疲力盡的躺在餐桌上,陰唇還掛著濃濃的白色精液……後來表哥終於出去了,媽媽也整理了一下然後提著一個菜籃子出去買菜了,他們都出去後我才從床下爬出來,腳都酸了,我坐在家裏的沙發上,突然感覺在媽媽和表哥面前我覺得自己很陌生,我把這種想法甩出腦外,在家默默地等著媽媽回來。

沒有多久媽媽就回來了,聽著媽媽開門的聲音,我發現自己忽然有些緊張——也許也是有些激動吧。

「咦,今天不是開學嘛,怎麼回來了」媽媽不溫不火的說。

「…….」

我沒有說話,看著美麗動人的母親,誰也想不到平日端莊嚴肅的她在床上既然是一個這麼淫蕩的騷貨。

「怎麼了,你今天怎麼不對勁」

媽媽看我沒說話和我沈默的樣子很詫異。

「我都看到了」我輕輕的說。

「看…看到什麼了」媽媽突然緊張起來。

「你和表哥的醜事,我早上就在床下面,我什麼都看到了」這次我是吼出來的。

「天啊…….」媽媽一臉的不知所措,菜籃子也摔在了地上。

媽媽站在墻角,雙手捧著臉,既然在那裏傷心得哭了起來。也許是偷情被發現的恥辱讓她難堪,更多的也許是不知道今後怎麼面對自己的兒子吧,何況是和兒子的表哥偷情。

而我似乎也輕松了許多,看著媽媽,想到她和表哥的風騷,我的下面不自覺的硬了,媽媽,也該你補償補償自己的親兒子了。

「我要打電話告訴父親」我沒有表情的說著,還做出了要打電話的舉動。

「不要,你爸一定會打死我們的」媽媽過來拉住了我的手。

「我們?你現在還關系你的心上人呢,哼」我甩開媽媽的手。

「兒子,媽媽…媽媽知道對不起你和父親,但是這都是媽媽的錯,不關你表哥的事,是媽媽勾引了你的表哥,我知道你一定認為媽媽很下賤,要打要罵媽媽隨你,媽媽,媽媽對不起你,求你看在我還是你媽媽的面上,不要,不要…嗚嗚嗚嗚」媽媽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不告訴爸爸也可以」我的臉色裝作很不好的樣子。

「兒子」媽媽滿臉的淚水,疑惑的看著我。

「等會我就去找哪個王八蛋,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幾乎是怒吼著說,然後站了起來,一副要去拼命的樣子。

媽媽驚呼一聲,然後雙手抱住我「不要,千萬不要這樣,媽媽求你了,求你看在媽媽的面子不要這樣,你們誰出了事那媽媽一輩子都會傷心,與其這樣不如讓媽媽死了算了,反正都是媽媽的錯」

「到現在你還袒護那個王八蛋,反正今天我不會放過他的,就算他跑得掉今天,我看他明天又往哪裏跑」

「都是媽媽的錯,是媽媽勾引了你的表哥,媽媽求你不要這樣,以後媽媽什麼都答應你,求求你,兒子,不管你讓媽媽做什麼都可以,你先冷靜一下」媽媽一邊哭訴著,一邊死死的抱住我,生怕我一不小心就沖出去了似地。

媽媽的那兩團豐滿頂著我的後背,我背脊就一陣發麻,下面也越來越硬,媽媽那憐憫的樣子也讓人又一種想要對她強暴的沖動,在這個時候,我的身體裏一股欲火正在熊熊燃燒。

「好,你先告訴我,你怎麼和表哥勾搭上的」我強忍著下面不讓媽媽發現。

媽媽看著我,點了點頭,娓娓道出她和表哥的事。

那個時候我正在念高一,因為平日我不在家,哪怕是周六周日我都不回來,而老爸就更不用說了,基本上是兩三個月都見不到一次面。

於是家裏就只剩下我媽和表哥,本來表哥這人就懂事,對媽還體貼,不但幫媽媽打理家務,還陪她說話,打發寂寞的時間。

他們朝夕相處,漸漸媽媽對表哥就越來越有好感,本來媽媽平日裏一個人在家就寂寞,何況已經三十八歲的媽媽更是需要男人的陪伴和理解。

俗話說得好,日久生情,隨著表哥和媽媽相處得越久,媽媽每天都等著表哥回來陪她說說話,因為媽媽覺得,只有表哥陪她說話,一起做事的時候媽媽就特別的滿足和開心。

後來他們就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媽媽基本上就把表哥當成了自己的兒子一樣,當然也不全是,比如那時候表哥也比較調皮,他偶爾也會占點媽媽的小便宜,比如親一親媽媽,或者在媽媽洗碗的時候從後面抱住她,有時候趁媽媽不註意捏一下她的乳房,不過媽媽也只是稍微的反抗一下,還好表哥每次都是淺嘗輒止,所以媽媽並不在意。

直到有一次,就是我讀高一下半學期的時候,那是一個禮拜天,那天正在家準備晚飯的媽媽看見表哥既然帶了一個蛋糕回來,原來那天是媽媽的生日,媽媽想不到既然表哥還記得她的生日,感動不以,因為從小到大我和爸爸幾乎都不知道媽媽是哪一天過生日。

我突然想起那個禮拜六媽媽叫我明天回去一趟,原來是媽媽過生,想見見我吧,而當時貪玩的我並沒有在意母親的話,而是拋在腦後自己玩去了。

後來就簡單多了,媽媽那天似乎特別開心於是就多喝了幾杯酒,不久就醉了,當她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和表哥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身體還糾纏在一起……我終於知道母親為什麼要和表哥出軌了,這並不是媽媽的錯,而是爸爸和我都沒有盡到一個做丈夫和兒子的責任,不過以後不會了,我緊緊的抱著媽媽,媽媽,以後就讓我來好好照顧你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