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叫小茵樣子雖然不是非常非常的漂亮但就真的非常非常的甜。再加上她有一副任何男生看了都眼前一亮的身材她告訴我說是34D22 和33. 但我就沒有辦法知道是真是假了因為我們都還不曾發生過關系。我倒是不急因為我真的非常愛她也尊重她。

今天她告訴我說她有個表弟這個週末剛好會到這裡來玩兩天我就說反正我們家還有空的房間不如就叫他過來我們這住兩天吧。老婆開心的大聲說好然後就急急忙忙的去給她表弟播電話了。想必她們定然很久沒見面了看她開心成這樣子。看見她那麼開心我倒是也很開心的當下我就出門去買了一些她表弟的日常用品然後到超市去買了很多菜準備給她表弟煮個大餐招呼他。

她表弟下午大概五時左右就到了雖然才十八歲小我四年但就生的一表人才談吐也很斯文有禮對我很是客氣我也著實喜歡他。晚上我們就慶祝他和我老婆久來未見的相逢當然我們都喝了點酒來助興老婆平時不喝酒今晚竟然也喝了好幾杯。談談笑笑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十一時許了我看見他剛到步還真累就要他早點休息。然後我就和老婆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了。

睡夢中我隱約覺得睡在身旁的老婆好像醒了然後走出房去我想大概是去上廁所吧。

過了一會我又聽到老婆回到了房裡但並不回到床上去而是打開了抽屜好像在找尋點東西。

我並沒有理會。老婆找到了東西後輕輕的把抽屜關上然後慢慢的走到我身前好像在看我是否還在作好夢。看罷就安心的小心開門出去了。

我被老婆的下床的聲音吵醒了正想再繼續睡回去但忽然覺得有點尿意所以就下床尿尿去了。我小心的打開房門免的像我老婆般把睡在隔壁的老婆的表弟給吵醒。關上房門後整個客廳都暗了下來只見窗外有點朦朦朧朧的月色。

我正想向廁所的方向走去卻忽然發現老婆的表弟睡的房間門底下有光亮透出來。心想怎麼這麼晚老婆的表弟都還沒睡。再仔細的一聽房裡隱約有話聲傳出來但卻很小聲若非仔細的聽否則聽不出來更別說如果我還在房間裡的話根本不可能聽見的。好奇心起之下我慢慢的走近老婆的表弟睡的房間門外把耳朵靠在外面想聽清楚裡面到底在說些什麼心想可能是和小老婆在褒電話洲吧。我一邊聽一邊留意廁所的方向擔心老婆待會出來會壞了我的好事。

有聲音了。

「茵姐我好難過都睡不著覺呢。」原來老婆在她表弟的房間裡. 我還以為老婆在廁所呢。

「真是的都這麼大了還這麼淘氣。你看我這不就過來陪你了嗎」我聽見老婆小聲的說道。

「茵姐我真的好難過哦你能不能幫幫我弄嘛就好像以前般你以前每天睡前一定會幫我弄的。」老婆的表弟好像在撒嬌般的說道。

弄但是老婆的表弟正在求老婆在幫他弄什麼呢我忍不住輕輕的把房門打開一條小縫偷偷的往裡邊看。只見老婆的表弟穿著睡衣橫臥在床上老婆正睡在他的身則. 我這一看又驚又怒好想把房門就這樣踢開來但我沒這麼做。

因為我看見他們雖然睡在一起但是並沒有什麼過份的動作。是我自己多心了嗎他們可能真的是在談天而已。

「我以前是想幫你解除青春期的壓力沒有別的意思的哦。現在你連女朋友都交了你怎麼還淘氣的要我幫你弄呢你還是去喝杯冷水早點睡吧。」老婆正瞇著眼對她表弟說道。說著老婆正要爬起身來走下床去。

只見她表弟卻拉著老婆的手不放。

「你今晚又想射精了嗎」老婆歎了口氣對他表弟微笑道。

射…射精什麼我一時反應不過來老婆表弟輕輕的點了點頭. 「真拗不過你但你射完精後要答應我早點睡的哦如果你不聽話我以後都不給你射精了。」老婆輕描淡寫的說道。說著老婆就從新的躺到他表弟身邊。這次是則臥. 因為她表弟也正則臥這樣老婆就變成面向他表弟的身後了。

只見老婆毫不吝嗇的把她那副好身材緊緊的靠在他表弟身後。雖然隔著一件睡衣但我還是看見她表弟滿足的神情。更令我震驚的事來了老婆的右手從她表弟的身體下穿過去把他的睡衣下擺往上拉左手卻環抱著他表弟的腰輕輕的把她表弟的睡褲拉了下來。他表弟褲內沒穿任何東西。一支大約六長的陽具露了出來。陽具早就凶巴巴的挺的老高馬眼處還流出幾滴淫水。但沒有我的粗。

老婆的右手正一鬆一緊的握著那凶巴巴的陽具數分鐘然後才開始輕輕的套弄起來。老婆就這樣輕輕的不斷套弄她表弟的陽具就越挺越高陽具的馬眼也不斷有淫水一滴一滴的流出來。

老婆的表弟這時臉上的神情就像是到了天堂般的快樂然後不斷的輕聲呻吟著。老婆仿彿很欣賞她表弟的呻吟聲手也不斷的配合這她表弟的呻吟聲來決定套弄的深淺. 老婆的右手也不閒著把她表弟的睡褲越拉越下直到把她表弟的睡褲脫下為止。然後改為撫摸她表弟的兩粒陰裹。

老婆把嘴移到她表弟的耳邊說道「這樣比較舒服對嗎」然後老婆又把左腿移到她表弟的兩腿之間把她表弟的左腿也勾著然後盡量拉開. 我看這老婆的左手不斷的為她表弟的陽具套弄著打手槍右手則環抱著她表弟的腰在愛撫著陰裹。兩條粉腿卻把她表弟的腿打的開開的這畫面真的很淫蕩。女有不知道是為了助興還是真的動了情也開始發出呻吟聲了這一來可樂死她表弟了她表弟的屁股也跟著搖動好讓老婆的手能更大幅度的套弄他的陽具。老婆斜眼看著她的表弟仿彿想作弄他般老婆呻吟越大聲左手套弄他陽具的幅度卻越小。只見她表弟死命的搖動他的屁股想得到多些的快感老婆著好像不知情般好像剛開始般慢慢的給他套弄著。

「茵姐…」她表弟要求道。

「什麼」老婆卻假裝不解的道。

「套快一點嘛。」她表弟邊搖動屁股邊道。

「套快點這樣嗎」說著老婆的手又大幅度的套弄幫表弟打起槍來了。

她表弟已經不能回答了只不斷的用呻吟聲答道。但這時老婆的手又慢了下來。老婆把嘴移到表弟的耳旁說道「套那麼快幹嗎想射精了嗎」老婆正一快一慢的套弄著。

「但我現在這樣握著你的陽具很舒服啊如果待會你射精了我就沒的握了嘛。」老婆撒嬌道。

「射完…就再射。」她表弟辛苦的答道。

「哦我才不要那我不就變成你的射精性玩具了嗎我不依呢。」老婆又撒嬌道。

「那你…想怎麼樣呢嗚~ 」他表弟苦樂參半的問道。

「我要一次過把你精裹裡的所有精子一次過都給射完出來那你又很爽我又不用一直不停的幫你射精啊。」老婆紅著臉的說道。

「但這樣多的精子會射到到處都是的怎麼般呢」老婆猶豫的道。

「我知道有…有個地方能完全盛放…盛放我射的精子的。」她表弟又道。

「是什麼地方呢」老婆問道。

「你可以把你的睡…裙都脫掉再把你的內褲脫下然後…然後把兩條粉腿張開用你的手把陰唇再張的開開的。那樣我就可以把我的陽具…這支粗大的陽具慢慢的插進去順著你的陰道到你的子宮去。到我的龜頭碰到你的子宮頸時我就可以把我全部的精子都噴射到你裡面去那時你可就爽死了。」她表弟淫賤的說道。

「再套深一點啊~ 」她表弟要求道。

老婆應了她表弟的要求把他的陽具大力的套弄幾下後答道「你想的美竟然想把精子射到我子宮及陰道裡去我的陰戶可不是用來裝你的精子用的。」老婆不依被朝笑的道。

「那是用來裝誰的精子用的啊」他表弟頑皮的問道。

老婆邊兩淺一深的繼續替她表弟的陽具打著槍邊臉紅紅的微笑答道「裝誰的精子都可以誰想射多少就射多少就是你這色鬼的精子不可以射在裡面。」

「我真的不可以射在裡面嗎真的不可以」她表弟無辜的問道。

「對不可以射精在裡面就是不可以射精在裡面。」老婆神氣的說道。

「太好了那我就只可以在裡面和茵姐做愛只是不能射精在裡面而已謝謝表姐。」想不到她表弟蠻有一手的就用話把我老婆框著了。

「你這壞蛋小色鬼。」老婆自己知道失言了臉紅紅的輕聲罵道。但老婆從來都不肯在小輩面前食言的。

「茵姐答應了可不許不算數的哦。」她表弟笑嘻嘻的說道。

「我沒答應和你做愛要做愛就去求你的小老婆去。我以前只答應你在每個晚上把你多餘的精子都射出來而已免得你在青春期間有壓力。」老婆溫柔的說道。

「我知道茵姐對我最好了以前每個晚上我都期待著茵姐幫我射精的一刻。但茵姐答應我的從來都沒有不作數的就像今晚一樣…」她表弟深情懷念的說道。

老婆好像也被她表弟勾起了以前快樂的回憶。

「都不知道你那時候年紀小小的哪來這麼多精子有時候一個晚上要射好幾次才肯睡覺。但我後來發覺只要讓你在射精之前很興奮你射的精子就會特別多我才有覺好睡啦。你年紀越大就越久才射精。所以我都不斷的學習著說些淫聲浪語讓你能舒服射精的技巧和手勢。從你十二歲開始到你現在十六歲了都快變成了你私人的專用射精性玩具了。」老婆開心的回憶著她和她表弟的往事。

老婆還是慢慢的套弄這她表弟的陽具但幅度卻也慢慢的變大。

「但自從茵姐你有了男朋友之後我們都很少睡在一起了都沒有人和我分擔心事安慰我了。」她表弟可憐的說道。

「少來你不過是又想我幫你套弄陽具然後射精而已嘛。」老婆正想把她表弟悲傷的注意力引開. 「不是的茵姐你不在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念你的。」她表弟已經開始流下一滴眼淚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老婆連忙安慰的說道同時也發覺到她表弟的陽具開始變軟了。

「你看年紀輕輕的這麼快還沒有射精就軟了你陽萎啊你」老婆想把她表弟的注意力拉回到快樂的事上去。又開始不停的集中火力攻擊她表弟的陽具了。

「我們這麼久沒見面讓表姐看看你的忍耐力有沒有增長啊別那麼快就射哦。你的陽具變的很嚇人哦握的我心兒鹿跳。告訴你哦你雖然沒看過表姐的裸體但你表姐的男朋友也一樣沒有看過哦。他想看我死活的不讓他得逞呢。」她們兩表姐弟抱著笑成一團. 我本來還想阻止她們的但聽到她們原來是在我老婆還沒認識我之前就開始了這樣的的關系我就不能說些什麼了。更何況她們是中表之親這樣做並不是亂倫啊。我收起了妒忌的心決定和她表弟一起分享我老婆這大膽又善良的一面。

「那茵姐你也沒有和你男友那個呢…」她表弟心虛的問道。

「當然沒有怎麼忽然害羞起來了什麼那個這個的你想問我們有沒有做過愛是嗎他連我的身體也還沒見過更何況做愛我也只幫他射過十來次精而已也沒有特別的去取悅他呢他要射就射不射我就睡覺去。但他可是很尊重我的不像你都纏著我不放讓你射了一次又一次。」老婆甜甜的說道。

「那表姐夫很可憐哦。」她表弟同情我道。

「所以你還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好的射你的精吧。」老婆微笑的道。

她們倆慢慢的又被慾火點燃了。老婆更連她表弟的上身的睡衣都脫去了。現在她表弟身上什麼都沒穿了全身上下都被我老婆愛撫著。她們都在全心全意的取悅著沒留意到門外的我。

老婆開始雙手握著她表弟那發漲到七的陽具不斷的大幅度的在套弄著。她們的舌頭有時候也交纏著。老婆則不斷的在他表弟耳旁嬌喘呻吟著仿彿被愛撫著的不是她表弟而是她自己。

大幅度的動作讓到老婆的睡裙足足的往上移老婆也沒有空閒的手去把睡衣拉下整理好。老婆平時穿睡衣是不戴奶罩的因為老婆的奶子大戴奶罩睡會不很舒服。慢慢的睡裙已經移上到看見奶子的下半球了但老婆還是繼續全心全意的雙手握著她表弟的陽具不斷的套弄不斷的抽動仿彿怕她表弟的熱誠會減低。

老婆還頑皮的在她表弟的耳邊淫叫道「我的睡裙…啊~ 快走光到看到奶子了嗚~ 」

她表弟則裝好心的喘著氣的問道「那要我幫你把你的睡裙拉下來嗎啊…啊…」

「那不行這樣你不就摸到我的奶子了嗎你好壞呀就想摸我的奶子…」說完老婆更大力的套弄了。

上移的睡裙阻礙了我老婆的動作我老婆縮性停下手來把整件睡裙脫去。再度躺下時身上就只剩下一件內褲了。老婆還是一樣的把右手穿過她表弟的腰下左手卻再次環抱著他的腰緊緊的把他暴漲的陽具握緊. 不同的是這次沒了睡裙的阻隔兩個火熱的身軀也同樣的緊緊的靠在一起而我老婆豐滿的奶子和發硬奶蒂則不斷的在給前方她表弟的背部揉著。

「許久沒給你射精了今天就讓你射到爽個夠吧」老婆臉紅含蓄的道。

「感覺到嗎我把睡裙脫下了呢我那兩顆連你表姐夫都沒見過的奶子今天就先給你搓著呢。表姐的奶子還不小吧」老婆臉紅但驕傲的說道。

「表姐真的把睡裙脫下了啊我就說我表姐對我最好了說過的話沒有不算數的對嗎」

她表弟享受的呻吟著。

「怎麼」老婆不解的問道。

「你忘了剛才不是說怕沒地方讓我射精嗎茵姐答應了讓我射到茵姐的陰道和子宮裡去的。現在茵姐不是正把你的睡裙脫掉再來把內褲脫下和把腿張開就行了」她表弟不死心的說道。

為了更一步的刺激老婆她表弟老婆陪他一起瘋淫聲道「想我把內褲脫下把兩腿分開然後握著你的陽具慢慢的把你的龜頭引到我的陰道口是嗎但你的陽具的馬眼流出太的多淫水了我的陰道口也很濕啊這樣子你的陽具很容易會插進去的。」

「不會的我只在你的陰道口淺淺的套弄而已不會插進去的。」她表弟聽見我老婆不再那麼的堅持就馬上辯白說道。

我老婆這時大聲的呻吟了幾聲好像拗不過她表弟般應道「這樣也好反正我連睡裙都脫去了再把弄濕了的內褲脫了也沒關係是嗎我的陰道也很癢啊表姐的淫水也不斷的流出弄到床單都濕了明天給你表姐夫看見就不得了你能不能把你的陽具給插進來塞這我的陰道口不讓那些淫水繼續流出來呢不要只是在陰道口淺淺的套弄而已好嗎」

老婆她表弟沒命似的說「好好讓我插進去吧我求求你~ 」「嗚~ 」

老婆的右手繼續大力的套弄著然後就把她表弟的陽具的包皮給往下慢慢的退下只剩下那顆紅的發紫的龜頭. 左手卻伸到嘴上用舌頭把掌心弄濕然後就讓左手回到她表弟的陽具上不斷的撫弄摸恃來回幾次就把她表弟的陽具整支弄的濕濕熱熱的。

「我先把你的大龜頭大陽具準備一下這樣濕濕熱熱的很舒服吧」老婆愛憐的問道。

「啊~ 」「啊~ 」「啊~ 」「表姐快讓我插進去我快要射了」老婆她表弟大聲說道。

「不行啊你只可以抽插表姐的陰道不可以射精到表姐裡面去的你忘了嗎」我老婆見目的就快達到配合著她表弟的答道。

「來我幫你戴避孕套吧。不然我們如何做愛呢你不是想幫我塞著我的洞口嗎」我女友溫柔的說道。說著我老婆就爬起身到睡床旁的幾子上拿下其中一片避孕套。原來我老婆剛才回我房間拿的就是這樣東西她什麼時候買回來的呢我怎麼都不知道還買兩打這麼多是特地為它了幫她表弟射精才買的嗎老婆起身的動作把她的裸體都暴露在表弟和我的眼前我和她表弟都快激動的射精了「表姐。你的奶子太挺太美了我只是看見你裸體就忍不住想射精了。」她表弟激動的忘情說道。

「我這樣並不算完全裸體呀我的小褲褲都還沒退下來呢。你先別想射啊我還有東西獎勵你。」我老婆用雙手把她那對傲人的奶子捧起輕輕的搖了搖臉紅紅笑道。

我見到她表弟看到我老婆特意的勾引他那淫蕩的畫面他那陽具漲的連青根都現出來了更別說那腫漲龜頭. 我的龜頭也是一樣。

「看好了表弟讓茵姐補償一下可憐表弟的陽具哦。」說罷我老婆就把避孕套含在口裡往她表弟的陽具套了下去我老婆不斷的吞含著她表弟的陽具一直到把整個避孕套都套好。套好後我老婆任不斷的用她的舌頭去挑撥她表弟那暴漲了的陽具。

她表弟好像也舒服的忘記了要插到我老婆陰道的事了只懂得不斷呻吟大叫。

「表姐我要射了」話還沒說完她表弟就開始亂射起精子來了。

我老婆用鼓勵的眼神望著她表弟再深深的含了數下然後用手接替了她嘴巴的工作說道「射吧用力射吧多射點射死表姐了」我老婆欣慰的看著那套著避孕套的陽具頂端因為她表弟不斷射精而不斷股漲著。兩手仍然深深的套動著那激動的正射著精的陽具。

忽然有幾滴精液從那避孕套的頂端給噴了出來應該是避孕套抵受不住她表弟的陽具射精的衝力把避孕套給射裂開了數個小洞精液就噴了出來。

我老婆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朝她表弟笑笑就用嘴把正射著精的陽具連避孕套給含了起來。看著老婆彎著腰的給別的男人的陽具含在口中喉嚨正咕嚕咕嚕的把那男人從避孕套裡射到漏出來的精液都吞掉身上那兩顆揮圓堅挺的奶子則因為地心吸力的引力襯托著傲然的暴露在空氣中我也開始不受控制的握著陽具射精了她表弟大概射了整三十幾秒才把精子都射完真的比我厲害多了。我老婆這時也鬆了口氣嘴巴離開了她表弟的陽具說道「好啦精子都射完了吧嘻還能再來嗎」說完得意的嘻嘻笑了起來。

「表姐你好奸詐哦說好讓我進去的。」她表弟氣鼓鼓脫力的說. 「我沒說不讓你進去啊是你太沒用這樣就射了精吧了。下次有機會再說吧。」老婆裝無辜道。

「真的嗎你沒騙我」她表弟太可惡了。

「真的茵姐不騙你我們是表姐弟親和你交合做愛只要你想要做的話我是沒所謂的更何況我也很享受。但第一次進入我陰道的陽具必須是我深愛的男朋友的那我男朋友才無話可說嘛。讓表姐盡了本份再看你乖不乖我才會考慮讓你那可惡的陽具進入我身體內哦。」老婆又再次甜甜的說道。

「那你快叫表姐夫用他的陽具插進你的陰道和你交合吧。」她表弟興奮的說道。

「要你多事你表姐夫才不像你這般好色。看情況吧你可以的話多留幾天為了你我只好免為其難的便宜了你姐夫提早和他合體交歡但你可不許偷看我們哦我會害羞的這樣行了吧小色鬼快去睡吧茵姐要過回去了。晚安。」我老婆深情的吻著她那表弟一邊回答道。

「因姐我看得出你好愛表姐夫哦別裝模做樣了你想了很久了是嗎我猜表姐夫不是不好色是太過尊重你而已不如我幫你暗示一下他怎樣」她表弟體貼的說道。

我老婆只笑了笑算是回答。

我老婆把射過精的避孕套從她表弟的陽具上除了下來想了一想然後把剩餘的避孕套都放進床前小幾的抽屜裡去再起身把睡裙給穿好。這又讓那小鬼飽了眼福了。

為什麼老婆把剩餘的避孕套都留在她表弟的睡房呢難道是她們還要再用嗎我心想待會老婆經過這一定會踩到我射的精液的但沒時間清理了。聽到這裡我匆匆忙忙的回到自己的睡房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