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錢的制服女學生

大家好,我叫心玫,家住臺北,今年十六歲,現在唸一所臺北的私立女中,是間很古板的教會學校。

學校的風氣很保守,我平常在學校裡很無聊,不過還好,我在學校有個很合得來的死黨——亞紋。

雖然在這種很保守的學校,亞紋卻是一個很活潑的女孩,大概因為都想脫離學校的風氣影響吧!我跟亞紋交情很好,熟了以後常常放學就找機會出來逛,常常一起逛街、上Pub,大概是想早點有長大成熟的形象吧!我跟亞紋都很愛去Shopping,買一些名牌的東西,或是上Pub跳舞呀、喝點酒之類的。

雖然我們兩個很愛玩,不過,我還沒有男朋友就是了,那種經驗嗎?當然也沒有啦!亞紋現在沒有男友,不過她好像有一些那方面的經驗。

今天在學校一如往常的無趣,悶得讓人發慌。今天呢,是我的十七歲生日,本來是要下課和亞紋找個地方好好慶祝的,不過我們兩個都愁眉苦臉的提不起興緻來。因為一個禮拜前,我們都接到一個「資產管理公司」的電話,向我們兩個催討欠款。

我跟亞紋兩個平常就很愛亂買東西,又常刷爆信用卡,我爸媽都在國外,平常沒什麼人管,但是有額外金錢需要時,就很麻煩,久而久之我跟亞紋都欠了銀行幾十萬的信用卡帳款。

本來也不大在意,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但是之前突然冒出這個公司,告訴我們銀行已經把債權拍賣給他們了,從今以後我們就變成欠他們公司的錢了。半年前聽到時本來還不怎麼在意,但是前一陣子這家公司打電話來時,我們的欠款居然個別都積到了一百多萬,真是晴天霹靂!

這家公司看起來就是那種有黑道背景的高利貸,聯絡我們的主管是一個叫X夫人的女士,她很客氣的請我們想辦法還錢,但是卻不時暗示,如果不在一個禮拜內解決的話,我跟亞紋會有很大的麻煩。

我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籌一百萬出來,不知道如何是好,也沒心情過生日,今天在學校就跟亞紋討論這件事。

「亞紋呀,要怎麼辦呢?你有沒有什麼還錢的辦法呀?」

亞紋支支吾吾的:「其實喔,也沒什麼方法啦,就想辦法還蘿,也不是什麼還不起的數目呀!」

聽到這句話,我蠻訝異的:「什麼?亞紋你想到辦法了?什麼辦法?快告訴我啦!」

亞紋面有難色:「沒有啦,還是算了吧!」

聽亞紋這樣講,我肯定她已經有辦法解決了,居然不告訴我:「你很沒義氣耶,跟我講啦!」

「沒有啦,這辦法不適合你。我也不知道,我是前幾天跟X夫人商量的。」

「真的嗎?亞紋,可以這樣喔,那你帶我去找她呀,看看有什麼辦法。」

「還是不要啦,心玫,你想別的辦法比較好。」

「不管了啦,我早就沒辦法了。亞紋你告訴我怎麼找X夫人。」

亞紋歎了口氣,幫我打電話給X夫人約了時間,要我今天下課後去X夫人在士林的公司找她商量。

下課後我到了X夫人的公司,看起來是很豪華的辦公室,不過卻沒什麼人。出乎我意料之外的,X夫人是個打扮頗華麗的中年女子,不是我之前料想的辦公室女強人那一型的,X夫人看起來有點像酒店的媽媽桑。

「你好,心玫。」X夫人微微的向我點頭:「雖然一見面就說這個不太好,不過我想知道,你對於欠款的部份,有沒有什麼打算呢?」

「唉,這個……」我有點窘迫,幾乎答不出話來:「我是聽亞紋說,可以找你商量的。」

「哦,這樣呀,看來她並沒有說得很清楚。」X夫人以有點嘲弄的表情看著我,眼光上下移動:「心玫美眉,你覺得有什麼好商量的呢?我先聲明,你欠的錢我們公司是一定要收的,不過,你大概沒辦法還吧?不然也不用找我商量了,不是嗎?」

「那,可是亞紋不是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亞紋也沒告訴我她和X夫人是如何商量的。

「呵呵,心玫美眉,我告訴你吧,以我專業的理財判斷,你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可以還錢了,那就是變賣資產。」

「變賣資產?可是我沒有什麼財產呀!」說著,我突然產生不好的預感,由X夫人的穿著,到辦公室的氣氛,讓我覺得很不妙。

「當然呀,心玫,你最值錢的資產,就是你的身體呀!」X夫人用食指輕輕抬起我的下巴:「所謂的商量,就是指這個呀,心玫美眉。」

X夫人帶著嘲笑的語氣讓我很不舒服,而且話題突然間轉到這方面,更是讓我腦袋整個空白掉。我用帶著發抖的語氣問X夫人:「那,亞紋她也是……」

「嗯,她大概不好意思跟你明講吧!不過你們這種女高中生,又沒有工作能力,只好由我幫你們介紹一點工作來還債了。嗯,怎麼樣?」

我的腦袋「轟」的一聲,幾乎沒辦法思考,不過我下意識的拒絕了:「不用了,我再想別的辦法。」

「哦?」X夫人的臉色沉了下來:「你有別的辦法,又何必來找我呢?你不會以為可以賴帳吧?醜話說在前面,我們跟銀行可是不一樣的,我們雖然是正當經營的金融公司,不過,我們催收的方法可是很有效率的哦!嗯,還是要我撥個電話給你住加拿大的父母呢?請他們幫你解決好了。」X夫人語帶威脅的說著。

「怎麼可能?」我簡直不敢相信:「你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商業機密。」X夫人帶點得意的口氣:「我說過我們很有效率的。心玫美眉,你最好乖乖照我的方法還債比較好,我們有很多辦法讓你還債,而且有很多辦法是超乎你的想像的。相信我,你不會想試這些的,我的建議是為了你好,就照我建議的方法吧!」

「可是……不行啦,我沒有那種經驗。」我幾乎是要哭出來的跟X夫人哀求道。

「沒有經驗?你是說你還是處女嗎?」

「嗯。」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點頭。

「哦,這樣不是更好嗎?像你這麼漂亮的女高中生,第一次可以賣到不少錢呢!」

「不要,拜託你,我會想辦法的。」

「不要這麼不乾脆!拿得出來的話,也不用拖到現在了。」X夫人帶點怒氣的說:「等到我派人開始催債,你就會改變主意了,心玫。」X夫人冷冷的說:「第一次?等你被討債的小弟輪姦的時侯,就會後悔現在沒有聽我的話。」

X夫人這麼露骨的威脅,把我的僅存的理性都打散了。她搭著我的肩膀,半強迫的把我拉到一旁,「雲飛,準備拍賣會的事。」X夫人吩咐屬下。

心中雖然不願意,但是我也不敢反抗X夫人,因為我真的無路可走。但是要把我像貨物一樣拍賣掉,讓我湧起一股屈辱的感覺,豆大的淚珠也一直往下掉。

「心玫,不要再一直嗚嗚的哭了哦!」X夫人仍然用著那惡毒的口氣:「要哭,今天晚上就會讓你哭個夠的。」

這句話狠狠的刺進我心中,沒想到我居然會在十七歲生日的那天被不認識的人買走,然後喪失處女。天呀,如果這是惡夢的話,拜託讓我趕快醒來吧!

但是殘酷的時間依然一秒一秒流過,室內的冷氣風口也發著微微的嗚聲,那一刻終於到了。

「Madam,客人都到了,可以開始了。」

X夫人拉著我走出來,眼前是在一個小小的圓型伸展台,台下的座椅坐了十來個觀眾,都戴著蝴蝶型的眼罩掩飾彼此的身份。當我走上台時,台下的觀眾開始把眼光集中到我身上。

「各位會員們,感謝你們在百忙中抽空來參加,讓我介紹一下今天拍賣會的主角——心玫,今天剛好是她的十七歲生日,心玫唸的高中,大家看她的制服就知道了。」

「嗯,聖理女中呢!」、「嘿嘿,制服很好看呢!」、「好久沒有這麼漂亮的女高中生了。」……台下的觀眾紛紛發出淫邪的笑容。

我穿著學校的制服,在臺上微微發抖著。白色有著鵝黃色滾邊的制服上衣,好像隨時就會被這些人扯破,而且我平常喜歡穿比較短的制服黑裙,這時讓我感覺到大腿露出太多。

「心玫的身高大約165,體重47左右,算是高眺勻稱的體型,身材相當完美。」X夫人以讚歎的口氣繼續說著:「三圍嘛,差不多是33‧24‧32左右,對吧?心玫。」

「嗯。」我勉強點頭,實在不想在這群人面前讓他們知道我的隱私。

「罩杯的話……」X夫人突然從後面伸手握住我的胸部,我整個臉都紅了起來。她一邊揉捏一邊說:「呵呵,心玫雖然瘦,胸部還很豐滿呢!嗯,大概有C罩杯吧。心玫,告訴大家你是什麼罩杯呀?」

「……C……」

「太小聲了,我聽不見哦!」

「……C罩杯。」我幾乎快哭出來了。

「那麼心玫,把制服脫下來,讓大家看一看。」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聽到的,X夫人竟然叫我在這麼多人面前脫衣服?

「快呀,心玫,難道要我幫你脫嗎?」

不敢反抗X夫人,我一咬牙,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顫抖的手好不容易解開所有扣子,但是實在沒辦法拉開上衣。

這時X夫人很快地把我的上衣脫掉:「裙子也要脫,心玫。」我只好把裙子也褪到地上,用兩手遮掩著,雖然有穿內衣,但是台下觀眾淫猥的目光,讓我覺得好像全身赤祼一樣。

「心玫,轉個圈吧!」

轉完圈後,X夫人宣佈要正式開始了:「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俱樂部的競標規則了,就請開始出價吧!」

開始競標後,會場的氣氛很熱烈,舉手的觀眾此起彼落。

「呵呵,心玫,你很受歡迎呢!」

終於,最後的得標者出現了,是一個壯碩的中年男子,頭髮微禿。剩下的觀眾漸漸散去,剩下X夫人和那男子開始交談。

「恭喜了,陳總裁。看您要帶心玫去那,我就不打擾了。」

「嘿嘿,不過X夫人,照慣例的東西拿給我吧!」

「哦,好的。」X夫人幸災樂禍的朝我瞄了一眼,「心玫美眉,你今天晚上有得受了。」X夫人在我耳邊輕聲的講,然後拿了兩個不同包裝的奇怪小瓶子給陳先生,接著我就被陳先生拉上車,載到了一個郊外的汽車旅館。我被陳先生帶到這家規模很大,很豪華的汽車旅館,跟著陳先生進到選好的房間,房間很大,是歐式的潢,房間內有一張雙人大的,金屬材質的四柱床。陳先生讓我在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他坐在我身旁,並且把左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往我的裙內伸進來。「噫」不知道要說什麼,我用手掌輕輕的擋住陳先生的手,他沒有再往內伸,但是手就放在我的大腿上,本來我進到房間內,都還混混厄厄的,一直到現在,陳先生的這個動作驚醒了我,我直到這一刻,才開始有自己將要失身的實感。「嘿嘿,擋什麼呢,嗯?你是叫心玫對吧。心玫,我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沒有……我,我不習慣」我隨便說些話「哼,心玫,你知道嗎?照我以X夫人那俱樂部的多次經驗來看,現在的你很缺乏危機感呀,難道…….」陳先生語帶不屑的吐出這句話,讓我的腦袋像被鐵鎚敲到一樣「…….啊,什麼?」一片空白,無法思考的我只能吐出這句話,而陳先生開始淫笑「心玫呀,摸個大腿有什麼好躲的?總之,我是不會讓你明天離開這裡時還是處女的啦,嘿嘿嘿」這麼露骨的話,讓我全身開始發抖,想要從沙發上站起來,逃離陳先生身旁,但是他一把摟住我的腰,我只好繼續坐在沙發上,他把右手伸過來,要解我的扣子,同時又要把手放到我的胸部上,我兩手亂揮抵抗他,但又不敢做太大的動作,怕惹火陳先生。他就這樣玩弄了我一下。

「嗯,就是要這樣,不反抗就不好玩了呀」嘴裡一邊吐出這種邪惡的臺詞,一邊伸出雙手來扯我的上衣,我上衣的兩邊被他抓住。「嘿嘿,合作一點吧,心玫,還是要我用力扯呢?這樣你明天要穿什麼衣服回去呀,嗯?」被他這樣威嚇,我只好停止反抗,他一邊淫笑著,一邊解開我的扣子,把我的上衣脫掉「嗯,好漂亮的胸部,近看的感覺果然不一樣」他把我的兩手抓住,眼精直盯著我的胸部,今天我穿的粉紅蕾絲胸罩,就被他這樣慢慢的欣賞,第一次經歷這種屈辱的我,眼睛開始流下一行淚水,他放開我的雙手,把我拉到床邊。

「不要,求求你不要……」我開始大哭,哀求他放過我「哼,這種浪費時間的事就別作了,還是你要先洗澡呀,心玫?我可以陪你洗喔」我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了,他就把我推到床上「那我就不客氣了」他猙獰的笑著,拿著他帶來的公事包,從裡面拿出幾個金屬製的手銬,慌亂間他騎在我身上,把我的雙手拉開,我的左右手分別被手銬銬在床頭的鐵柱上「你,你想幹什麼?」現在情況可以說完了,但是我還是加強我的語氣,增加我的威嚴,但是我的語氣不由自主的抖著「嘿,我想幹嘛?我想幹你呀,心玫美眉」他邊獰笑著,又拿出兩副手銬,先把我的右腿銬在下方的床柱上,然後抓住我的左腿,用力的往外扯,我抵不過他的力氣,兩腿被分開來,而且,被分的很開很開,然後他用剩下的一個手銬銬住我的腳踝,再銬在床柱上。

現在大勢已去,我完全無法反抗了,手腕,腳踝,分別被銬在床的四端,而且雙腿被分的很開,開到我的股間隱隱作痛,我掙扎的想合起雙腿,但是冷冰冰的金屬質感扣住我的腳踝,細而沒有肉的腳踝,踝骨直接摩擦到冷硬的手銬,我想把雙腳稍微合起來也辦不到,手銬緊緊的扯著我的雙腳,意識到這件事,我開始嚎淘大哭「嗚,不要,陳先生,求求你不要,嗚,拜託你放過我」我邊哭邊搖著頭,及肩的長髮飛舞著,但是陳先生開始脫他的衣服「嘿嘿,你儘量叫吧,你越大聲我就越興奮呀」他爬到床上來,開始拉我的胸罩,我今天穿的是前開式的,一下就被他把胸罩脫掉,無論我無廳揮動雙手想反抗,我的手還是被銬在床頭,一點也抵抗不了他,只有發出叮鈴叮鈴的金屬碰撞聲。

「太棒了,心玫,你的C罩盃的胸部,很漂亮呀,嘿,好棒的胸型,嘻嘻,好可愛的乳頭,還是這麼漂亮的粉紅色」下流的話不斷由陳先生口中吐出,我的語氣開始轉弱「不要講,不要講,嗚嗚」但是,他開始把雙手放上來,搓揉我的乳房,我第一次被男人這樣玩弄胸部,開始扭動上身想逃開,但根本不可能。

「嘻嘻,好棒的觸感,又軟又有彈性」他的動作開始變大,徹底的揉捏,玩弄我的胸部,我不時感覺到噁心和疼痛,而且他不時用手指揉捏我的乳頭「噫,啊,不要摸那裡……不要,拜託你不要再揉了,啊…..這樣會痛,求求你」玩弄了我的胸部一陣子之後,他停下來,把我的裙子掀起來「很漂亮的內褲呢,心玫」他眼睛直盯著我的股間,因為雙腿被分的很開,即使穿著粉紅的內褲,這樣還是讓我覺得很可恥,但是雙腿被牢牢銬住,連扭動一下想閃躲他的眼光都做不到,我低聲下氣的哀求「不要看,求求你,不要看,嗚嗚」我邊哭邊請求,但是他全然不理我,把手伸到我的內褲上,用力一扯,我的內褲一下就變成破布了,破掉的粉紅蕾絲內褲被他隨意丟到房間的一角,好像暗示著我今晚的命運,我開始著急了。

完了,我要被強姦了,這個念頭充滿我的腦中。

就在這時,他從公事包中拿出X夫人給他的兩個瓶子。我想起X夫人之前的那句話,很在意這兩瓶東西。「那…..那是什麼東西?」「你猜呀,小美女」他拿著其中一瓶向我走來,打開瓶蓋,倒出一些黏稠的液體在手上,然後伸向我一絲不掛的股間「你…..你要幹什麼,那是什麼?」他淫笑著開始用手指把液體塗抹在我的陰部「那是什麼?你,你是不是用春藥害我?」

「春藥?嘿嘿,你蠻聰明的呀,心玫」他獰笑著舉起手上的瓶子「這是X夫人那的好東西其中一種呢,你要說這是春藥也沒錯啦,不過呢,這東西不一定要當春藥來用的,嘿,這種藥是一種神經加速劑,會讓你的觸覺感官敏銳很多」我一時間聽不懂,顯出疑惑的表情「這種東西,用在一般女人身上,是可以提高感覺的春藥,不過,如果用在你這種沒有經驗的少女身上,這種敏銳的觸覺,大概會把你被開苞的感覺提高二三倍吧」

「你….太過份了」陳先生沒有理會我的抗議,隨手把枕頭墊在我的屁股下,隨著我的屁股被墊高,整個私處被他一覽無疑,他伸出手,繼續把液體充份塗抹在我的花瓣,還有洞口內側,一邊盯著我的私處,目不轉睛的看著,少女最私密的地方被他這樣觀賞,我感覺無比的羞恥,但是兩腳被張開到極限,我根本無法反抗,只能任他玩弄,他用手指不斷以下流的動作玩弄我的花瓣「嘿嘿,這麼可愛的花瓣,跟你的乳頭一樣是粉紅色的呢」他不斷的玩弄我,很仔細的將大量藥物塗抹在我私處的每一個地方,塗完後又用手指頭不斷的揉著「抹完好好按摩一下,讓你吸收快一點,嘿,藥效很快就要發作了」隨著時間經過,他撥弄我陰唇的動作雖然很輕,但是我卻感覺到,陰唇上傳來的觸感越來越激烈,壓迫感越來越大,而且開始感覺到痛感「呀…..會痛……輕一點」「哦,我的動作一直很輕耶」他露出得意的神色「看來藥效開始發作了,今天的主菜可以上了,呵呵,這麼輕的動作都能弄痛你,不知道等一下開苞的時侯你會叫的多妻慘,真令人期待呀」然後他脫下內褲,拿起另一瓶液體「這瓶就比較普通了,只是印度神油,不過是X夫人找來的特級品,嘿嘿,大概支持個二個小時沒問題吧」他淫笑著把液體抹到怒張的肉棒上。

我別過頭去不敢看,然後他爬到床上來壓著我的身體,我感覺到下體被他的肉棒抵住,不斷的扭動身體想逃開,可是這種反抗完全沒有用,他壓住我,仔細的品味我無助的掙扎,我的乳房被他壓扁,他用黝黑的龜頭抵住我的洞口「啊啊,不要,我不要這樣」他沒有理會我,腰用力一挺,粗大的肉棒沒入我的下體,我覺得一陣激痛傳來,頭往後仰,大眼睛睜的很開,嘴巴也合不起來「呀…….啊……」

超乎我想像的劇痛,讓我說不出話,連哀嚎都發不出來,連眼睛也只能看到一片白光,然後股間傳來可怕無比的撕裂感覺「呀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動呀,嗚嗚嗚…..啊啊啊好痛,好痛呀………不要再動了,啊啊,好痛………」他開始抽插我的下體,巨大的陽具在我的花瓣中進進出出,上面沾滿血絲,一陣一陣像要割開下體的疼痛傳來,我顧不得被銬住的手腕和腳踝,不斷的舞動想推開他,但一切都是沒用的掙扎,我只能繼續被壓著,然後被蹂躪,我的屁股被他用枕頭墊高起來,好讓他可以毫無阻礙的插我,他毫不留情的衝刺,而且加快了活塞運動的速度。

我能做的只有不斷的哀嚎,而這只是讓陳先生更興奮而已。「嘿嘿,心玫,你的身體很美味呢,彈性又好,嘻,下麵也很緊,叫聲又很好聽,太棒了,今天標到你實在太划算了」他不忘說出這些下流的話讓我感到屈辱「喂喂,我才幹了你三十分鐘,就哭成這樣啦?現在才要來真的呢」他不斷的扭動身體,由不同的角度刺入我的體內,巨大的陽具從各種角度,撕裂,拉扯我已經裂開的處女膜,每一下都讓我痛不欲生,我用軟弱的語氣求饒「求求你,饒了我吧…….好痛,拜託你饒了我………嗚嗚,好痛,好痛呀,啊………..」哀叫了太久,我已經漸漸叫不出來了,漂亮的眼睛也哭的紅腫。本來手腳不斷掙扎,現在也失去力量,而且手腕和腳踝都被金屬手銬磨的破皮,開始出血,每次一磨擦就痛徹心肺,但是陳先生毫不留情,每一次都兄猛的刺進我體內的最深處。強大的撞擊力讓我的腳不斷扯動踝部的手銬,發出無情的金屬碰撞聲。感覺體內像不斷被大木椿打進來,不知過了多久,我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亞紋,接下來要去那裡逛?」我這樣問亞紋「嗯,再去前面OZOC的專櫃看看吧,心玫你預算夠吧」「放心啦,之前債都還完了,現在卡又能刷了」我高興的這樣回答和亞紋兩個人繼續走,啊,好幸福的感覺,還完了錢,又可以這樣輕鬆的生活了,無拘無束,多好。突然間,我感到小腹一陣劇痛,蹲在百貨公司的地上「嗚,好痛,亞紋,我肚子好痛喔,好痛」 莫名奇妙的,我的小腹傳來可怕的疼痛,而且下體開始不斷的流出血液,把內褲和裙子染紅 「嗚嗚…….好痛…… 好痛呀,救命……救我呀…….」 但是沒有人回應我,亞紋像是消失一樣,四周景物開始模糊。感覺臉上冷冷的,有人在拍打我的臉,我睡著了?我在那裏?我勉強睜開眼睛,發覺臉上濕淋淋的,原來是他拿了一杯水倒在我臉上,強迫我醒來。

伴隨著射入眼中的燈光的,是下體傳來的,可怕的劇痛,我被一個中年男子壓著,他的陽具在我的下體,進行兄猛的活塞運動,剛恢復知覺的我被一陣陣的激痛弄的哀叫出來。「呀啊啊…….好痛」是的,剛剛那只是夢,而現實是,我為了還卡費,被陳先生帶來這裡,在床上被銬成大字型,在完全無法反抗的狀況下,被使用了奇怪的藥物,然後,被這個人開苞。下體不斷傳來的痛覺,將我拉回現實,告訴我今天晚上發生的事,而且惡夢還沒結束,陳先生還趴在我身上抽插。「醒來啦,心玫?」陳先生一邊用手把玩我的乳房,一邊抽插著「這樣就讓你昏過去啦?呵呵,沒關係,時間多的是,我會讓你失神很多次的」我看了一下時鐘,現在是晚上十點半,我已經被這個人搞了一個半鐘頭了,下半身的感覺,該怎麼說呢,被他不斷的抽插,感覺像四分五裂一樣,我已經感覺不到那裡痛了,只知道下半身的感覺糊成一團,我已經不知道我的腳在那了。

不過下一刻,踝部的激痛立刻幫我找回來,他又開始兄猛的進出,粗黑的肉棒,不斷排開我狹窄的陰道,把陰道的嫩肉撐開,不斷的摩擦我的嫩肉,剛醒過來就被如此淩虐,我只能祈禱趕快結束這場惡夢。抽插了將近兩個鐘頭,他又開始加快速度,而且是最猛烈的,沒有經驗的我跟本無法承受這種可怕的姦淫,但是我現在連叫都叫不出來,只能毫不保留的承受他的淩虐,最後,一個深深的進入,我感覺到他的陽具開始膨脹,然後射出灼熱的精液,我只能屈辱的承受,讓他把白濁的精液射進我的體內。他將射精後的陽具拔出來,爬起來坐在床邊,肉棒上沾滿了血絲,和白濁的精液混在一起。陳先生在我的身上充份的發洩了,而我已經不是處女了,這樣殘酷的事實使我開始抽泣起來。陳先生將我的手銬都打開。

「怎麼樣,心玫,要不要去洗澡呀」由於剛剛被射進大量的精液,覺得下體內很不舒服,感覺很奇怪,聽他這樣問,我起身要去洗澡,但是現在才發覺,這邊的浴室雖然很大很豪華,但是,卻是用透明玻璃圍起來的「這……這種浴室」「哼,反正你的身體我都欣賞過了,而且你也被我搞過了,還害羞什麼」我低下頭去,雖然感到恥辱,還是走進浴室,開始淋浴,大量的精液,混著粉紅的血絲從雙腿間流下,我連忙沖洗自已的身體。

陳先生依然在沙發上愉快的欣賞著,同時拿出一些飲料出來喝,洗完澡後我走出浴室,他劈頭就說「怎麼樣,心玫,我很猛吧,嘿嘿,X夫人的藥果然很不錯」我別過頭去不說話「面對現實吧,心玫,不要那麼冷淡呀,我們的關係已經非比尋常了呀」我正想回話抗議「不好意思呀,剛剛射太多進去了,沖洗的有點辛苦吧」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這麼下流的話我已經精疲力盡,只想趕快休息,但是他似乎沒有休息的意思「對不起,陳先生,我….我很累了,可以讓我休息了嗎?」「這樣呀,好吧,心玫,幫我清理一下就讓你休息了」「清….理?」「嗯,那,把我老二上沾的東西舔乾淨」「那……那不就是」「嘿嘿,口交嗎?沒錯,過來吧」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聽到的話「不要,我才不要含你的東西」「哼哼,那也行,不過你看,我又硬起來了,看你這種美女洗澡是很催情的,而且我剛剛也灌了幾瓶壯陽飲料。

不口交是吧,行,我再幹你一次好了」「不,不要」我退到浴室門口,現在下體還很痛,我不想再被搞一次,但是他依然挺著陽具逼近「嘿嘿,美女,快點決定吧,你要用下面的嘴吧,還是上面的嘴吧呀?」

我實在不想幫他口交,但是下體仍然疼痛,陳先生又把聳立的肉棒貼到我眼前,我實在沒得選擇,我不想再被眼前這可怕的東西搞一次「我……我做,求求你不要搞我」眼前的肉棒呈現淫霏的紫黑色,上面還有靜脈浮起來,沾滿了白色的精液,散發出腥臭味,而且….上面還沾滿了我被開苞的血絲,還有兩者充份攪拌後,混合成一種粉紅的體液,漏出一種淫猥的氣氛,顯示了陳先生的肉棒剛剛在我的體內翻攪的極度激烈。「偌,好好舔乾淨」我只好伸出舌頭,慢慢的舔這可怕的肉莖,忍受上面散發出的臭味,終於清理完畢「嗯,不錯,把嘴巴張開」我無奈的張開嘴巴,他猛地把肉棒塞進來「唔…..唔唔…….」嘴巴被塞進異物,而且充滿腥臭味,我下意識想吐出來,但是陳先生一把抓住我的長髮「嘿嘿,不准吐出來,你要含到我射出來」他開始緩緩在我嘴中抽送「喂,要用舌頭呀」我光要含住他的肉棒就很吃力了,更何況要移動舌頭,可能抽送了一陣不合他的意「哼哼,看來要給你一點壓力才行。

心玫你聽楚了,我給你十分鐘,你十分鐘不能讓我射出來,那就用下面讓我射吧」說完他就抓住我的頭髮,猛力的抽送,我強忍著要嘔吐的反應,拼命的承受,還努力的用舌頭去舔,但是從沒口交過的我,根本不可能一下就學到這種技術,時間無情的流過,十分鐘一下就過了,他哼了一聲,把肉棒拔出我的口中「咳…..唔…..咳咳」我的下巴弄的都麻掉了,而且又嗆到,根本無法反抗,我掙扎著往後退「不要,饒了我吧」陳先生一把把我推進浴室,我趴在洗手臺上,他用手抓住我的屁股「好挺的屁屁呀,可憐呀,心玫,你又要被我幹一次了」「不….不要」我兩手往後推,想推開他的手,但是力量差太多,一點用都沒有他將我的兩邊臀肉抓住,往旁邊拉開,我的整個私處被他一覽無疑「不要看….不要看」我無助的呼喊,被用這種羞恥的姿勢欣賞私處,我又哭了出來「呼,腫成這個樣子呀,心玫,你的花瓣又紅又腫呢」他開始用言語羞辱我這時少許的落紅又流出來,沿著大腿滴下,這種情景刺激了他的獸性,決定直接在浴室的洗手臺姦淫我,我用剩下的體力激烈的反抗,不想讓他得逞,我伸手去推他抓住我臀肉的手,不過力氣小,又疲累的我跟本無法抵抗,他的手一動也不動,我死命的夾緊雙腿,不讓他侵入進來。

「哼,不錯呀,心玫,你還有力氣抵抗」他用力將膝蓋擠進我的雙膝之間,我併攏的雙腿被強迫擠了開來。他用蠻力推擠著我,他把雙腿漸漸打開,由內側推擠著我的膝蓋,我扭動雙腿想抵抗,兩個人的腳纏在一起,而我的雙腳慢慢的,被分的很開,他定住不動,而我依然繼續無用的掙扎,但是他的腿已經擠進來了,我修長的雙腿再也無法合攏起來,浴室內的冷氣吹著,冷空氣流過我整個暴露在外的陰部,那種異樣的觸感讓我想被電到一樣,空氣的冰涼讓我很清楚雙腿被分的多開,也讓我很清楚可憐的私處是如何裸露著,等待下一波的淩虐。品味了一下我掙扎的雙腿,和扭動的上身,他用手緊緊抓住我的腰,我的腰動都不能動,現在我趴在洗手台,想挪動一下屁股都不行。

然後,他又插了進來,陰道的肉感覺到異物的侵入,然後我的私處就被蠻橫的侵入 紅腫發熱,受傷的陰唇,被粗大的陽具撞擊著,之前的開苞如果是用刀割般的疼痛,現在這樣,就有如下體被鈍器敲擊一般,不下於失去處女的痛苦「啊……為什麼…..這麼過份」他擺動著下半身,扭動著腰部,不斷的把可怕的陽具往前突出,在我的背後進行活塞運動,噗滋噗滋,淫猥的聲音不斷的響著,用這種體位,我被更深入的抽插,他毫不憐惜的,運用全部的腰力和彈性,惡狠狠的衝撞著我的下體,不斷的發出可怕的摩擦聲。 噗揪…….噗揪…… 性交的聲響不斷傳入我的耳中,刺激著我的精神,我把臉埋在洗手臺上,亞麻色微卷的長髮不斷搖晃。

陳先生一把抓住我的頭髮,強迫我把頭抬起來。「喂,心玫,現在要休息還太早吧,好好看你現在的樣子」在他強制抓著我的狀況下,我看到鏡中的自己,微微的黑眼圈,哭的紅腫的雙眼,還有滿臉的淚痕,而且,白皙渾圓的胸部,在他背後的衝擊下,不斷的波動著。

看著鏡中自己不斷晃動的頭髮和胸部,我別過頭去,流下屈辱的淚水。他放開我的頭髮,兩手抓住我纖細的肩膀,我沒想到,他竟然又增加了插入的力道,而且每一下都長驅直入,將肉棒的底端都插入。無法承受這樣的衝力,每一下都讓我的腰部撞在洗手檯邊,弄痛我的腰,而且屁股也直接承受大量的衝擊。伴隨著越來越大的哭聲,我又發出了哀叫。我只好扭動著腰和屁股,試圖稍微減低他的衝撞,我的身體彎了起來,但是他扣著我的雙肩,讓我無法逃離,連要稍微減輕撞擊也沒辦法。就這樣被抽插了一段時間,我已經放棄了反抗,只能趴在洗手臺上哭泣,陳先生以征服者的姿態,用力的插進我的身體,一次又一次「嘿嘿,差不多也該結束了,這次我會射很多進去的」他將兩手抓住我的胸部,用下流的動作揉著,全身的敏感部位都遭到淩辱,但我卻無法反抗,因為他插的更用力,我只能用剩下的力氣抓住洗手檯,承受他撞擊的力量,減輕一點痛苦,他繼續瘋狂的用陽具攪弄我的下體,一直到發洩出來為止。當男人併射出來的那一刻,我又失去神智,趴倒在洗手臺上,迷糊中依稀感覺到,他陸續發洩出許多灼熱的精液,大量的精液由私處溢出,延著大腿流下,我雙腿一軟,跪了下去,然後就昏倒了。

隔天醒來,陳先生已經離開了早上醒來的時侯,我發覺自己躺在床上,陳先生已經離開了。看了看自己的股間,仍然有少許的落紅滲出,受到蹂躝的陰唇紅腫又發燙,還有些許精液殘留著,昨天被陳先生姦淫第二次,被他射精在體內時昏了過去,現在醒來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事,第一個想到念頭是打亞紋的手機找她。「喂…….亞紋嗎」「心玫嗎?心玫告訴我,你現在在那裡?」亞紋的口氣聽來很著急「…….嗚,亞紋,我在………」想起昨天的遭遇我不禁悲從中來,聽到亞紋的聲音,使我的情緒解放出來「亞紋…..我在薇閣旅館,你可以來找我嗎」「我馬上過去,心玫你等等喔」然後我休息了一下,等亞紋過來大約過了三十幾分鐘,房間敲門聲響起,我打開一看,亞紋跟著X夫人過來了,我有點訝異,X夫人不知道過來做什麼,我有點不自在,經過昨天淒慘的事,我的下體很痛,腳合不起來,走路姿勢很奇怪,像夾著東西一樣,而且沒有體力,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我不大想讓X夫人看到我這個樣子。

「啊呀,心玫,看你走路這樣子,又搖搖晃晃的,看來昨天陳桑一定充份享受過你了,看你被他搞的一塌糊塗的樣子」最在意的事被X夫人講出來,我不知道要講什麼,這時腿一軟,跌坐在地上,X夫人靠過來,彎下腰,正當我不知道X夫人要幹什麼時,她抓住我的膝蓋,把我的腳呈M字形打開「嘖嘖,好慘呀,被玩成這樣,本來是漂亮的粉紅色花瓣,現在腫成這樣」X夫人伸出手指在我的下體一抹「好可憐,還在流血呢」「對不起,心玫,我不應該告訴你的」亞紋哭喪著臉向我道歉「沒關係,亞紋,這是我的選擇,我們回去吧」雖然說要回家,但是問題是,我的衣服都還在,獨獨只有內褲,昨天已經被陳扯爛了,現在我沒有內褲可以穿,這時X夫人拿出一件新的棉製白內褲「穿這個吧,心玫」我拆開包裝,穿上新內褲,但是內褲一接觸到下體,我就覺得很痛「嗚….怎麼這樣」「唉,心玫你被幹到破皮了,現在連穿內褲都會痛,更不用說走路了」的確我一走動,內褲摩擦到受傷的陰唇,更是讓我疼痛,我只好脫下內褲,X夫人隨手一丟「穿衣服吧,內褲不要穿了」

「可是……」我的裙子很短,這樣很容易走光,不過現在也沒辦法了「呵呵,看來藥效還殘留著呢,很痛吧,心玫」X夫人又用這件事來刺激我。穿好衣服,X夫人開口了「心玫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呀?」聽到X夫人這樣講我很困惑,我現在只想快點回家,但是應該沒什麼事了呀「心玫呀,你昨天被陳先生射精了幾次呀?他要玩你這個處女,一定是不戴套子射在裡面的,你不怕懷孕呀?」糟了,我腦中一片空白,現在要怎麼辦「沒關係,心玫,我有幫你買事後藥」亞紋把藥拿給我「育,真是令人感動的友情呀,快點吃完藥走吧」說完後X夫人開車載我們兩個走了。

「心玫,怎麼樣呀,你的欠款減少很多了呢」我帶著有點憤怒的語氣質問X夫人「為什麼,為什麼昨天要給陳先生那些藥,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啊,你生氣啦?大驚小怪,那只是一點助興的東西,告訴你吧,我那邊還有很多不同的好東西,你以後總會體驗到的,有很多客人等著用在你身上呢」X夫人的話帶著可怕的暗示,不過我現在只想回家,明天的事明天再煩惱吧回到家,我下車後拿出剩下的力氣,歪歪扭扭的勉強走進去,進了浴室,扭開蓮蓬頭,開始淋浴,我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手扶著洗手臺,跌坐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兩手手腕和腳踝,殘留著紅蛇一樣的傷痕,提醒著我昨天受到的蹂躪,金屬手銬的聲響又在我耳邊響起,下體又覺得劇痛起來。「心玫,以後還有很多好事等著你呢」X夫人暗示我未來的命運,不過我已經無法多想了,就讓這次的事快點過去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慾女室友
淫樂旅行團的輪姦陷阱
美麗少婦桂萍
我和媽媽示範性交
忍不住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雯的女裝日記
夫妻群交遊戲
與後母的幸福開始
我們夫妻和一個本家叔叔的真實淫亂
文馨怎麼淪為妻奴

熱門小說:
曼谷旅行團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