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冷冷的,整個城市灰濛濛的一片,就好像困在一個迷霧裡無法自拔。

國寧正騎著自行車飛快的向他大學附近的一個家庭衝去,心裡面不停的想千萬不要丟了這份得來不易的家教。但當他準備按鈴的時候,他覺得有一點不對勁,門為什麼沒有鎖呢?於是他左手握著女友才送沒多久的瑞士刀,右手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一小步一小步的走進客廳,沒人。但他聽到主人房裡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聲單。接著,他就輕輕的走向主人房,看到了讓他驚呆的一幕。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國寧在走到房門口的時候聽到了這樣的叫聲,然後他便看了畫面,只見他的家教學生陳小影,像昏迷似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在她身上坐著的人是居然是她爸爸的朋友——唐天明。而更奇怪的是小影的媽媽就坐在床邊看著這一些的發生而無動於衷!國寧當場就嚇壞了,想立即離開,但卻在轉身的時候意外的推開了房門。

誰?唐天明大叫。

國寧看看四周根本就沒有可以隱藏的地方,便索性走進房間。我,國寧說道。

唐天明冷冷的笑道:你呀,我都忘了你今天要來幫小影補習了。

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呢?難道陳媽媽你也不管嗎?國寧說完後上前推了推陳媽媽,,但奇怪的是他怎麼推她,陳媽媽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這時,國寧聽到唐天明的聲音,你是推不醒她的,她現在除了我叫她之外,她對外界是沒有任何反應的。

你對她做了什麼?國寧問。

沒做什麼,只是把她們母女倆都催眠了而已。唐天明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往上套。

催眠?國寧問。

對呀,就是催眠。唐天明說道。想想,當一個忠貞的女人背叛了她的忠貞,她會變成怎麼樣嗎?就是任人凌辱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不行,這件事我得告訴陳爸爸。國寧說。

國寧,你要想清楚,如果你把這件事告訴陳爸爸的話,你認為陳爸爸會怎麼做?他一定會來質問我,我當然會加以否認,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的身上。以我和他幾十年的交情,你認為他會相信我,還是要相信你?到時,你沒了這份家教事小,你的名聲可就完了。

你!國寧氣得說不出話來。

不如我們來做筆交易吧?唐天明說。

你想怎麼樣?國寧說。

我教你催眠術,然後你辭掉這份家教,我再給你找一份。唐天明說。

不要,這樣做是不對的,我就算不告訴陳爸爸,但也不能讓你這樣下去。國寧說。

年輕人,女人是一樣好東西,尤其是在她對你言聽計從的時候更是可愛。唐天明說道,看看他撫摸著小影媽媽光滑的乳房,她很美吧,吹彈可破的皮膚,成熟性感的身體,撫媚的神態,還有這個翹翹的臀部。。。唐天明的手說到哪裡就撫到哪裡。更是我的最愛啊。

但這樣做真的是不對的。國寧仍在堅持。

得了吧,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對和錯,只要讓自己活得高興就行了。現在莉萍,去和國寧接吻。唐天明命令陳媽媽道。

是,主人。陳媽媽用著平淡的聲音回答到,然後才起身慢慢的走向國寧,但眼睛裡並無任何的焦點。

不,陳媽媽你不要過來,不。國寧驚慌的說道。

這時,陳媽媽已經走到了國寧的跟前,踮著腳準備和國寧接吻。

不行,不行,不…國寧原來抗拒的聲音,在碰到陳媽媽的雙峰後也漸漸消失了。

是的,是的,國寧。看看你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很迷人,是不是很性感。

國寧在腦里大聲的喊:不是。但實際上他的眼睛只是愣愣的看著越來越近的陳媽媽的漂亮的臉,手裡只能感到陳媽媽雙峰帶來的震憾。

莉萍,為國寧口交。看到他們接吻後,唐天明又對陳媽媽下了另一道指令。

是的,主人。陳媽媽回答。

這時國寧感到嘴唇失了溫度,但下面的肉棒卻有了熱度。只見陳媽媽用自己的小嘴盡可能的吞下國寧已膨脹了的肉棒,一下一下又一下。

天啊。。。天啊。。。。。。國寧喊道。

很爽吧,你還要不要告發我?唐天明在國寧的耳邊一邊說著,一邊拉開了陳媽媽。

不…恩…不…不說了。國寧痛苦的說。

那就一起玩吧。唐天明說完後,便讓陳媽媽為國寧繼續口交;而自己又去找可愛的小影妹妹繼續著愛做的事。

啊!在一聲怒吼後,國寧把精液全部都射到了陳媽媽的嘴裡,但卻有一大部分的精液從陳媽媽的嘴裡又流了出來。

啊!另一邊的唐天明也在陳小影的口交中達到了高潮,但他卻把精液射在陳小影的體內。

事後,教我催眠吧,然後我辭職。國寧看著赤裸裸的陳家母女說道。

怎麼想通了?唐天明吐了口煙說道。

你教不教吧。國寧說道。

教,不過你要記住,永遠不要再回到這裡,陳家母女只能是我的。唐天明說。

好,君子一言國寧說。

快馬一鞭。

國寧,這兩天你怎麼不去做家教了呢?國寧的女友麗芬說。

沒什麼,他們家說不用家教了,所以我也就不用去了。國寧回答。

好好的怎麼會這樣?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麗芬一邊說一邊在寫著報告。

就這樣子吧。國寧說完後對著麗芬的側臉略有所思。

你怎麼這麼看著我,有事嗎?麗芬問。

沒事,你寫報告吧,我們聊聊天。國寧說道。

好啊。國寧說。

你現在讀得怎麼樣?我若無其事的問道。

麗芬先抬起了頭,還不錯,這個學期的課程我聽得還算明白,我想我現在寫的這份報告應該會有個不錯的分數。

不休息一下嗎

麗芬頭都沒抬的就否決了我的提議,不可能,這樣我的思路會斷掉的。

你已經寫了多久?

三個小時了吧。

喔,算了吧,你需要休息一下了,這樣下去你會累垮的。

麗芬仍低著頭,不用,我是認真的。

你知道這樣寫出來的報告是很差的,我們去喝杯東西,一小時不會影響什麼的啦。

我不理你了...麗芬回答。

來吧。

我什麼都聽不到。

我不知道你怎麼可以這麼久都不休息,這種報告我只要寫一兩個小時就會覺得腦袋變得木木的,我可以想像的到,你現在用那雙疲倦的眼睛盯著那些字有多麼的困難,也許你已經覺得那些字都混到了一起,愈來愈模糊。

我聽不到你。麗芬說著,試著不聽到我說的話。

不,你聽的到我的,你可以看著你面前的字也同時注意著我的聲音,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你那疲倦的雙眼看著桌上的書並傾聽我的聲音,你覺得好困,麗芬。你必須要眨眨眼,因為讀著這些書然後再一段一段的抄在你的報告上讓是多麼的沉重而疲倦。

麗芬眨著眼,而且當我繼續說著,她眨眼的次數愈來愈頻繁。

我沒有在聽。

你有的,你的身體也是,它知道寫報告有多麼累人,我知道你的雙眼感到多麼的沉重,你覺得很勉強才能睜著眼睛,不斷的眨眼,我知道你的眼睛好疲倦,你已經無法看清面前的字了,你只能看到一團黑,我知道你看了很多書,但現在你只想要睡覺、想要放鬆,我知道你覺得你的脖子好累、覺得你的頭好沉重,如果你合起書本,你就不需要再看著那些字了,你可以馬上睡著,因為你覺得好困、好疲倦。

我走到麗芬身邊幫她蓋上了書,並且在她耳邊輕輕說著,睡吧。她眨了幾下眼試著要抗拒,但終究還是閉緊了雙眼,趴到了桌上睡去。

非常的放鬆,沒有什麼事會讓你困擾,事實上,當我數到三,你會放鬆到完全的失去知覺,失去你的聽覺、你的觸覺、一切會打擾你睡眠的東西,除非你聽到我叫你的名字,一、很深很深的放鬆,二...非常的深沉...三。

這時麗芬已經完全熟睡了,不會對外界有任何反應,國寧對麗芬下著建議。

麗芬,你仍然完全的放鬆著,但你會很仔細的傾聽我的聲音,它會幫助你更加的放鬆,你是可以信任它的,因為它是讓你如此的溫暖和輕鬆。你什麼都不需要思考,只要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聽懂了嗎?國寧說。

聽懂了…麗芬慢慢了吐出了幾個字。

你叫什麼名字?

麗芬。

有男朋友嗎?

有。

幾個?

兩個?

國寧愣了一愣,心想:好啊,你居然一腳踏兩船。

是誰?

國寧和天美。

天啊!天美這麼柔柔弱弱,斯斯文文的一個小女生居然是同性戀!不會吧!可怕的是麗芬居然是一個雙性戀,而國寧居然還要和一個女人爭奪女朋友?!

國寧終於明白唐天明的思想,這個世界真的是沒有真正的對和錯,原來以為對自己忠貞的女朋友居然還是個雙性戀,這點讓國寧心裡極其震動。國寧當下就有了主意。

麗芬,你明天有課嗎?

有。

要上到什麼時候?

中午。

好,明天你約天美來我這裡,告訴她你有個意外驚喜要給她。

好。

你要回答’是’。

是。

記住,明天我不在這裡,你帶她來的時候就命令只能呆在客廳,其他哪裡都不想去。而你就直接進來房間,而且還要把房門鎖上。知道嗎?

知道。

好了,麗芬,叫起來。國寧交待完事情便準備對麗芬進行下一步的計畫了。

是。

國寧看著站得直直的麗芬,想也不想便把雙手覆蓋在麗芬發育良好的乳房上。

麗芬,你現在覺得很熱,要去洗澡,把衣服脫了吧。

是。於是麗芬便把衣服一件件的脫下來,散落在地上。在準備開熱水器的時候,國寧開始下命令了。

麗芬,睜開你的眼睛,但你還在深深的催眠狀態中,不會清醒過來。

慢慢的,麗芬張開眼睛,呆滯的凝視著國寧。

過來,跪在我的面前。

是麗芬沒有任何猶豫,直直的走到我的面前。國寧低頭看著這個平時連接吻都會臉紅的女朋友,有一種征服的喜悅,國寧握著火熱的肉棒,將它湊近麗芬的唇邊。

看著它,它是你一切快樂的源泉,你要溫柔而且小心的含著它,含得越深你就會越快樂。

麗芬張開了嘴巴將國寧的肉棒含了進去,一開始國寧只是讓她用舌頭挑弄著他的肉棒,沒多久後,國寧便感到下體一股力量像火山快爆發似的強烈,國寧粗暴的壓著她的後腦,將肉棒深深的頂入她的喉嚨後說:吞下它,麗芬,你會覺得那是全世界最甜美的味道。

麗芬只能發出一些咕嚕的呻吟,接著國寧將壓抑已久的白色液體射進她的嘴裡,將肉棒抽了出來。

這時國寧開始慢慢的調整呼吸,當他覺得呼吸沒那麼急促的時候,便開始對還在跪著的麗芬下著催眠指令。

麗芬,仔細的聽著我的聲音,看著我…國寧開始對麗芬進行洗腦。

我是你的主人,無論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只要你聽到’美麗無限’,你馬上會進入到像現在深深的催眠狀態當中,沉沉的睡去…知道嗎?如果你的心中敢嘗試抗拒的話,我會讓你全身馬上會進入非常冰冷的地獄裡你只要超出我設的界線,都將會全身痛苦不堪……明白嗎?

是的,主人。麗芬說。

記住…重複我的命令…跟我一起…念一遍…國寧說。

美…麗…無…限…我要服從…麗芬喃喃的說。

你會完全的信任我,什麼都會聽我的。知道嗎?國寧說。

是的,主人。

你將會在我彈一次手指後,開始從十數到一然後醒過來,你只是記得剛才一直在寫報告,只是寫著寫著你睡著了,然後在醒來後會感到非常的輕鬆,但是你會完全想不起催眠中所發生了任何事情,並不知道自己曾經被催眠,其他的東西都會完全的忘記。國寧說。

完全…忘記…忘記…麗芬恍惚的重複著命令。

乖國寧說完後便抱起麗芬準備進房再來一炮。。。

天美,去我男朋友那裡玩吧,我有東西要給你。麗芬搭著天美的肩膀說。

真的嗎?好啊。嬌小的天美說。

天美是一個斯文,嬌小可愛的女孩子,雖然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卻很高。一頭烏黑的長髮常常就在她高聳和堅挺的雙峰上,而且36D的罩杯更是讓很多男人不能一手掌握。細細的腿雖然不夠那些長腿美眉有看頭,但她利用短裙使自己的腿看起來能更長一些,而且這些短裙往往都有走光的可能,總是讓人有著無限的期待。

那就走吧。麗芬拉著天美的手就走了。

兩人邊說邊笑的一路走來,引來不少男性目光的關注,但她們兩個卻並未因此受到影響,一直往麗芬的男朋友—–國寧的小家走去。

你先坐著,我進房間拿給你。麗芬打開門後對天美說。

好天美笑笑的回答道。

麗芬也笑了笑後便打開了房門,然後關上並且上鎖。剛轉身,就看到了國寧,麗芬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便聽到國寧說:你有’美麗無限’這本書嗎?

麗芬睜大了眼睛,而眼神卻變得虛無和空洞起來。

很好,我的麗芬。來笑一個給我看看國寧看著麗芬說,麗芬笑了笑,但笑意並未傳到她已經呆滯的眼睛裡。

不,笑得自然點,來,再一個國寧說。接著麗芬再笑了一個。

好,乖,把這本書拿給天美。國寧遞了一本有點厚的書給麗芬。

是,主人。麗芬接過書,轉過身,準備開門。

等等,當天美接過書後,你就一數到五,然後就會進入更深的睡眠。除了我喊你的名字之外,任何聲音你都聽不到,而且只有我對你’美麗無限’這四個字才會進入這種深深的狀況,知道嗎?國寧突然想起昨晚所疏忽的東西,便叫住麗芬,補充昨天的指令,以防有人對麗芬說出這幾四字時,麗芬也會有反應。

是,主人。麗芬說。

好了,去吧。國寧說。

接著,麗芬便笑著打開門,去給天美驚喜去了。

麗芬,就是這本書嗎?裡面有什麼啊?天美看到麗芬遞過來的書後問。

你看了就知道了。麗芬平板的說。

天美雖然覺得怪怪的,但還是接過了書,然後打開。原來這本不是書,只是一本外殼象的書的盒子,裡面左右各有一個圓盤,當被打開後,這兩個圓盤就會自動的轉動起來。天美看著看著,就覺得眼睛離不開了這兩個圓盤,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問麗芬:麗…芬,這是什麼……麗…芬?

這時的麗芬已經數完了數,進入到更深的催眠的狀態,只見她頭垂到了胸前後,然後軟軟的站著,只要一有任何的推力,便會倒下。

而天美在沒有得到麗芬的回復後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因為她已經陷了這兩個旋渦,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國寧在房間裡聽到這樣的問話後,便笑著出了房門,看了看呆滯的麗芬,然後繞過她。坐到了天美的旁邊,撫摸著天美白白的大腿說:很美妙吧,看著它是不是覺得越來越放鬆…越來越舒服…越來越放鬆…越來越舒服…深深的…深深的…。

天美輕輕的呼了一口氣,頭垂得越來越低,臉部就快粘著圓盤。

看著我,天美。國寧命令著,是了,仔細的看著我,看著我並仔細的聽著我的話。然後把圓盤從天美的手上移到你面前的桌子上,但並未關閉還在轉動的圓盤。

是的……天美小聲的說著,讓目光移到國寧的眼睛。

我們要好好的交談一下,天美,國寧說著,我會問你一些問題,你會誠實的回答我,你只能完全誠實的回答我,因為你知道說謊是不對的,而且你可以完全的信任我,我們已經認識好多年了,所以你知道你什麼都可以告我。

我…什麼都可以……告訴你……

沒錯,你什麼都會告訴我,誠實的回答我的問題,而且當你每次回答我之後,你都會覺得很愉快,國寧狡黠的笑著,「是那種男女之間的愉悅,天美,回答我的問題讓你覺得很興奮。

國寧開始問她一些瑣碎的問題,像是她的名字,還有今天做了什麼等等,他可以看到天美的表情愈來愈放鬆,嘴角還漾起了淫蕩的笑容,他知道他給她的指令確實發生了效用。

天美,你喜歡男女之間的性交嗎?國寧開始轉移話題。

不…喜歡。天美回答。

為什麼?國寧問。

男生…好髒。天美厭惡的皺了皺眉頭。

天美,這樣是不對的,記住是不對的。國寧說。

不對的…不對的…不對的。天美呆滯地說。

男女之間的性交是偉大的,天美,性,是一種很美妙的東西。其實女人是為男人而生的,而你就是為我而生的,你是我的性奴隸,知道嗎?國寧開始對天美進行洗腦。

我…我…我…。天美想說不是,但是又反抗不了國寧強大的催眠力量。

放輕鬆,放輕鬆,你可以相信我,看看這美麗的圓盤,它會帶走你所有的煩惱,你可以回答我問的任何問題,因為這會讓你很快樂,你會聽從我的任何建議,可以把自己交給我,因為服從我會讓你變得很舒服。

舒服…舒服…。天美慢慢放鬆著自己的表情。

然後國寧不斷對天美重複著建議,等他看到天美的表情回到之前那種完全放鬆的狀態時,國寧就就對天美下著另一道建議。

乖,跟我說,我是國寧的性奴隸。國寧說。

我是…國寧的…性…奴隸。天美機械的說。

再說一遍

我是國寧…的性奴隸。

再說一遍

我是國寧的性奴隸。

國寧冷冷的笑著,他知道天美已經完全接受了他的建議,也就是說他又多了一個性奴。

天美,我是你的主人,老師,情人;你會完全的服從我。國寧說。

服從你。天美說。

來,告訴我,我是你的什麼人?國寧問。

你是我的主人。天美回答。

國寧是誰?國寧問。

國寧是主人。天美說。

乖,告訴我你現在需要什麼?國寧問。

我需要性天美回答。

你現在全身都要舒解,是吧。國寧開始撫摸著天美的胸部。

是的,是的,是的。天美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麗芬,睜開眼睛,看著我。國寧這時突然喊到。

麗芬睜開眼睛,無神地看著她的主人。

現在我對天美做的任何事你都會記住是我對你做的,而且身同感受,知道嗎?國寧說道。

是的,主人。麗芬回答。

接著,國寧便指揮著天美把麗芬,他和自己的衣服都脫了,然後坐上天美的大腿,還刻意地露出了天美的臉部,以便讓麗芬看清天美的表情。

國寧感到下體不可思議的腫脹著,在沒有任何愛撫的動作下,就大刺刺的將陰莖插入天美的體內,瘋狂的抽插著。

而在國寧的指令下,天美感到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她不斷的喊著,最後全身痙攣、抽慉、顫抖著,國寧抬起頭,看著天美正翻著白眼,怕她脫離控制,便命令天美睡去。他回頭看看麗芬時,麗芬也是全身僵硬,流著口水。然後他便命令麗芬跪在他的腳邊把頭枕在他的腿上,而他自己則把頭靠在依然昏迷的天美胸前一對高聳的酥胸上,一雙手則愛憐的撫摸著麗芬的一頭秀髮,沉沉地睡去了……

電話的鈴聲吵醒了國寧,國寧懊惱的想著為什麼沒讓她們兩個關掉手機,但他發現原來是他的手機在響,他接聽後發現這是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

國寧啊,我是小影同學的媽媽——傅阿姨,你還記得嗎?

哦,記得,有什麼事嗎?國寧想應該沒有人,尤其是男人會忘得了那個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寡婦吧。

我聽說你不教小影了是吧,那你可以過來教我家小靜嗎?傅阿姨說道。

可以啊,什麼時候開始?國寧問。

就明晚吧,你要算我便宜點哦,你知道我們孤兒寡母的。傅阿姨說道。

好,沒問題,告訴我一下你的地址………,好,我知道了,那就明晚見吧,傅阿姨。OK,好,再見。國寧說。

國寧掛了電話後,看了看還在沉睡的兩個美女,便坐到沙發對面的茶几上,拿起一直在轉動的圓盤,準備喚醒兩人。

麗芬、天美、仔細聽我的聲音,你們將慢慢從沉睡中醒來,你們將清楚的聽到我說的每一件事情,當你們張開雙眼時,依然是在處我深深的催眠控制中,明白嗎?

……是……催眠中的二人赤裸著嬌軀像木偶般的回答著。

張開你們的眼睛看著我。國寧指揮著。

麗芬和天美勉強的睜開困乏的雙眼,當她們不約而同的看到主人手上的那個轉動的圓盤時,二人的眼神如同中邪似再也無法轉向它處……

國寧繼續著他的洗腦工作:仔細的看著我,聽著我的聲音……

我是你們的丈夫,主人,你們必須服從我,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一聽到’美麗無限’後就不可以違背我的命令,如果你們心中嘗試抗拒的話,你們全身馬上會進入非常…僵硬…全身冰冷…痛苦不堪…明白嗎?

是的…主人。

當然,我們之間的關係是不可以…也不會對任何人提起的,瞭解嗎?

是的…主人。

你們生來就是要取悅我,服侍我,這是你們生存的意義,知道嗎?

是的…主人。

好,現在都走到我面前然後跪下。

麗芬和天美都跪在國寧的面前,面無表情的看著國寧的肉棒。

來,溫柔的服侍它,它是你們快樂的源泉。

沒有聲音,兩個沒有思想的女生就這樣溫柔地一下一下地舔著她們面前的肉棒。

乖,你們就快有同伴了。說完,國寧痴痴地笑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