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二時左右,本已睡著的我被吵醒了,出去大廳一看,原來是爸爸回來了。爸爸帶著一大文件回來,爸爸本來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是經常要加班至深夜才回家。

爸爸看見我便說︰「浚浩!替爸爸沖一杯咖啡好嗎?爸爸今晚還要繼續工作呢!」說完爸爸便走回房間。

「好啊!」我說著。然後看見爸爸走回房間內,便去沖咖啡。

沖好了後,我走到爸爸的房中,看到媽媽已經熟睡,爸爸就坐在工作桌上埋頭苦干。我把咖啡放在桌上,說︰「爸爸,這咖啡不太熱的,可以喝了。」說完我便走回自己的房間。爸爸聽到我這麼說,便拿起咖啡大口的喝著。

過了十分鐘,又走到爸爸的房間中。我走到爸爸的桌子前,看見爸爸已經睡著了。我輕聲叫了數次,確定爸爸已經睡著了,便脫光衣服,走到床上,躺在媽媽的身上,雙手在媽媽身上亂摸,又不斷的吻著。

很快媽媽就醒過來了,媽媽伸手想去除下眼罩(媽媽經常戴著眼罩睡覺的)說︰「老公,回來了嗎?」

我抓著媽媽的雙手,裝著爸爸的聲音說︰「no。」跟著我繼續去搓弄媽媽的雙乳。媽媽可能覺得不除下來也沒關系,便不再想去除下眼罩。

我把媽媽的睡裙拉高,然後再脫下媽媽的內褲,跟著趴下去,翻開媽媽的陰唇,輕輕的舔著。媽媽脫下自己的睡裙,又把自己的胸圍脫下,抓著自己的乳房搓弄著。

「唔…唔…老…老公啊…啊啊…你…你舔…舔的人人家很…很舒…舒服啊…啊…唔…唔…啊…啊~」

我一邊繼續輕輕的舔著,一邊伸手去輕搓著媽媽的陰核。

「啊……啊……對……對啊……啊啊……好舒……舒服啊……噢……噢……啊啊……啊……噢~~~」

媽媽愈叫愈大聲,而且淫水開始慢慢的流出來,我把兩只手指插入媽媽的陰道里挖弄。

「啊…啊……好……好老公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再……再挖……挖弄了啊……快……快些…給…給我吧…人…人家…很…很癢啊……」

我趴在媽媽身上,然後低頭和媽媽濕吻。我把賓州在媽媽的陰唇上輕擦著,媽媽立時抓著我的賓州往自己的陰道內插。

我心想︰「媽媽!是自己抓著我的賓州插的啊!」

媽媽把我的賓州插入她的陰道內,跟著雙入按我的屁股上,說︰「好…好老公…快…快些動吧快…快啊~~」

我等這一刻等了很久了,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賓州全插進去。

「噢啊~~啊…啊……好……好……好漲…好漲啊……噢……噢……好……好啊動……動啊……快…快些啊…啊…噢啊…好粗……好……好硬啊……啊好……爽……爽啊……老……老公啊……啊……噢啊……很…很久沒試…試過這麼…這麼爽了…啊……啊……好……好啊……快、快些……再快些啊……」

(我也很爽啊!媽媽!)

媽媽雙腿纏著我的腰,雙手摟著我的頸,然後伸著舌頭來吻我。我邊和媽媽濕吻著,邊大力的繼續操著。

操了數百下後,媽媽便喘著氣呻吟︰「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老公…老公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我聽媽媽這麼說,便減慢抽插的速度,又再和媽媽熱吻著。吻了一會,我就把賓州抽出來,跪在床上,看著媽媽身子軟軟的大字型躺著。我把媽媽的身子反轉,雙手抓著她的腰,把她弄成像母狗般趴著,然後把賓州從後插入媽媽的陰道內,快速的抽插起來。

「啊……啊……老……老公啊~~~人……人家很累啊……你……你不累的嗎?先……啊……先……噢啊……先讓人家……噢……噢噢……休息……一會兒好……好嗎?啊……噢啊……啊~~~」

我插的性起,當然不會停了,抓著媽媽的腰,繼續大力的抽插著。媽媽聽不到我回答,便把眼罩除下來,轉頭看著我。我看見她想除下眼罩的時候,想要阻止也來不及了。

媽媽一轉頭,看見操著她的竟是自己的兒子,大吃一驚︰「啊~~~阿……浚浩……你~~~」

我沒有理會她,只是繼續的操著。
「快……快停啊……浚浩……你……這……我……你……快……快停啊!」

「怎麼啦,媽媽,我操的不爽嗎?剛才不是爽翻天了嗎?」我笑著說。

「你……這……這怎麼可以啊……我……我是的媽媽啊!(例行的對白!^_^)」「那又怎樣啊……」我繼續操著媽媽說。「這……這是亂倫啊!」

「亂倫又有甚麼關系呢!我爽時媽媽又爽啊!」我邊說邊用力的操著。

「不……不成啊~~噢……啊噢……啊~~~阿…浚浩……你……你乖乖啊……你你先停下來好嗎?」

媽媽嘴里雖叫我停下來,可是我卻感覺到媽媽的陰道愈來愈濕,淫水愈來愈多,好像很興奮似的。

「媽媽,不要再說了,現在不是很爽嗎?的淫水愈來愈多呢!真的舍得我現在停下來嗎?」我笑著說。

媽媽像被我說中了心事似的,急急的說︰「不……不是的……你……你快停吧!」

「媽媽,剛才也操了那麼久了,亂倫嗎?現在『不亂也亂了』。不要太介懷了!媽媽~~」

媽媽聽到我這麼說,知道再說也沒有用了,好像認命似的垂著頭,默默的再繼續讓我奸淫。操了百多下後,我把賓州抽出來。媽媽松了一口氣,轉身跪在床上,又準備訓話一番。可是我不待媽媽說話,一把摟著她,和她吻起來。

媽媽掙扎著︰「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媽媽!看看,我的賓州還硬硬的啊~」說完我把媽媽推倒在床上,趴在媽媽的身上,又再繼續的奸淫她。

這樣面對面的奸淫,媽媽好像受不了,又再掙扎著。我抓著媽媽的雙手按在床上,然後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奸淫著。媽媽雖然被我抓著雙手,可是仍然掙扎著,這樣令我更興奮啊︰強奸著自己的媽媽……

再操多百多下,我便在媽媽的陰道內射出來了。我躺在媽媽的身上休息著,媽媽用力想將我推開。

「怎麼啦?媽媽!」

「你……你太可惡啦……竟……竟然奸淫自己的媽媽!」
「媽媽,誰叫身材這麼棒啊……引的我的賓州每天也硬的發痛啊!而且看,爸爸每天回來不是有大堆工作要做,就是立即睡的像死豬一樣。經常要靠自己『搞掂』,我怎麼忍心媽媽這麼辛苦呢!想想,剛才不是很爽嗎?很久沒試過這麼爽了,是不是?」我一邊玩弄著媽媽的雙乳一邊說。

「可是……這…這……唉~~」媽媽想想米已成炊,便不再說甚麼。「讓我起來吧……媽媽想去洗手間。」

我把媽媽抱起來說︰「媽媽,我陪去。」

「媽媽去小便啊~~~不用你陪啊!」
「沒關系,反正我也想去。」

走到廁所後,我把媽媽放在「馬桶」上。

「浚浩,你這麼眼定定的看著媽媽干嘛!」

我在媽媽面前蹲下去說︰「我想看看媽媽小便是怎樣的啊!」

「有甚麼好看啊!」媽媽紅著臉說。

只見我那白白的精液從媽媽的陰道中流出來,等了一會,我抬頭看著媽媽,她說︰「你這麼看著媽媽,不成啊!」

我雙手在媽媽的大腿上輕搓著說︰「媽媽,不要緊張啊!」

媽媽聽到我這麼說,真是啼笑皆非,可是這也很有用啊,一股甘露從媽媽的陰戶中激射而出。

「啊~~原來媽媽小便是這樣子的。」

「那你這小鬼小便又是怎麼樣的啊!快給媽媽看看!」

我抓著媽媽的手去握著我的賓州說︰「從前都是這樣子的,有人握著替我弄的,是嗎?」

媽媽笑著說︰「你還記得嗎?」說完媽媽便和我一起洗澡。

媽媽和我洗完澡後,我抱著媽媽回到床上。媽媽拿起胸圍想穿上,我阻止著說︰「媽媽,不要穿這件,穿那件連身的好不好?」

媽媽走到衣櫃旁,從抽屜中拿出那件白色連身的內衣出來,說︰「是這一件嗎?」

「是啊,就是這一件。」

「小鬼,你怎麼知道媽媽有這麼一件內衣的?」

我笑了笑沒說甚麼。媽媽便穿上那件內衣,那件內衣整個腹部都包著,可是胸部的位置,偏偏很少布料,剛好只包過了乳頭,大半個乳房都露了出來。

媽媽穿上後便拿起一條內褲穿上。我又阻止說︰「媽媽,不要穿這一條。」然後我從抽屜中拿起一條內褲說︰「穿這一條好嗎?」

那是一條T-Back內褲,後面只有一條繩子,前面也只有一小塊白色半透明三角布。媽媽穿上後,濃密的陰毛大半都露了出來,而後面整個屁屁都裸露著。

「媽媽這樣很性感啊!」我笑著說。我又指著那件內衣腰部垂著的帶子說︰「媽媽,這些帶子有甚麼用的?」

「要來系著絲襪的。」

我拿起一雙白色透明的絲襪說︰「是這雙嗎?」

「是啊!」

「媽媽,那快穿上啊!」

「在家里穿上絲襪干嘛?」

「因為我想看啊!」我一邊說,一邊替媽媽穿上。

我輕撫著媽媽的腿說︰「媽媽的腿真的很修長啊!」跟著撫摸著媽媽平坦的小腹說︰「這里也是一點脂肪都沒有啊!」再搓揉著媽媽的乳房說︰「這里還是那麼有彈性,令人愛不釋手啊!」然後輕撫著媽媽的臉蛋說︰「而且這麼漂亮,還有那誘人的朱唇。媽媽,實在太誘人了!」

「啊呀!你這小鬼,你是說媽媽『誘人犯罪』嗎?」媽媽嬌嗔道。

「嘻嘻,我沒說啊!」說完我把媽媽抱回床上。

「好了,夜了,你也快去睡吧。」

我在媽媽的身旁躺下,說︰「好啊,我就睡在這里吧!」

「那怎麼成呢!爸爸醒來看到怎麼辦?」

「爸爸要醒來的話,剛才叫的那麼大聲,早已醒來了啊!」

「那……那可能是爸爸太累,熟睡了吧。但總會醒來的啊!」

「當然會醒來了,可是沒那麼快啊!」

「為甚麼?」

「不知道啊!」我笑著說。

「我不想睡啊,媽媽,看一會電視好嗎?」

「好吧!」

我便開啟了電視機,然後走回床上坐著,跟著要媽媽坐到我的大腿上,陪我一起看。

「啊~~~啊~~好……好啊…你…你的……賓州……真……真巨……巨大啊……噢……噢啊…啊~噢噢~~插…插的人…人家……很…很爽……爽啊……噢…啊……啊……好……好舒……舒服啊~」

我選了的是成人台,現在放映的是成人電影。

「啊~~不……不要看這台啊!」

「為甚麼啊?~~這很好看啊!媽媽,看,這不是我們剛才那麼一樣嗎?從後的插入啊!」

媽媽低著頭不看,我輕搓著媽媽的雙乳說︰「媽媽不想看,是想要了嗎?」

「啊~~~不是啊!」

「那快些陪我一起看啊!」

看了一會,我看到媽媽的淫水已經把那條內褲的小三角布染的濕透了。

「媽媽,很好看是不是?」

「是啊……噢~~不……不是啊!」

「哈哈……媽媽,看看,這里也已經濕透了啊!」

「啊~~~這……這~~~」

「媽媽,想不想要啊!」

「……」

「怎樣啊……想不想要啊!」

「小鬼……你說呢!」

「不說我怎麼知道啊!剛才媽媽想要的時候,是大聲的叫著,又抓著人家的賓州插入的啊!」

「你這小鬼就是會欺負媽媽!」

「我哪有欺負啊!媽媽想要,我立即給了,媽媽不想要,我不會硬來的啊!」我邊說邊用已經變硬的賓州在媽媽的陰唇上來回的輕擦著。「怎麼樣啊?媽媽!」

「媽媽,媽媽……想……想要啊~~~」

「想要甚麼?」

媽媽嬌媚的瞪了我一眼,便一鼓作氣的大聲說︰「媽媽想要親兒子的大賓州啊!想要親兒子的大賓州插入媽媽的私處,想要親兒子的大賓州奸淫媽媽,玩弄媽媽啊~~」跟著再小聲的說︰「小鬼,滿意了沒有!」

「滿意了!」說完就叫媽媽像母狗般趴著,我跪在媽媽身後,把那條小內褲脫下,翻開媽媽的陰唇,一下子就整根賓州全都插進去。

「啊~~~好……好……好啊……快……快動啊……噢………對……對啊……快……快……噢…噢……對了大……大力些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啊……好…好啊……噢噢..啊~~~」

我邊繼續大力的奸淫著,邊彎前去把媽媽連身內衣的胸圍拉下,用力的搓弄媽媽的乳房。操了數百下後,我摟著媽媽的腰部,把媽媽抱起,邊操著邊走到爸爸的工作桌前,把媽媽放下來,媽媽雙手按在桌上,我就繼續從後奸淫著媽媽。

「噢~噢…啊噢…好…好爽…爽啊…啊…啊…對…對了…啊啊…好…好阿浚浩啊…親…親兒子啊…對…對了…再…再…快快些啊…啊…噢啊…啊…好…好爽…爽…啊…啊…噢…」媽媽面對著爸爸,大聲的呻吟著。

突然爸爸發出「唔……唔……」的聲響,嚇得媽媽立時不再呻吟。

我把媽媽抱起,然後走到爸爸身旁,讓媽媽躺在桌上,我把媽媽的雙腿擱在肩上,抓著媽媽的縴腰繼續奸淫。媽媽可能怕吵醒爸爸,不再浪叫,咬緊下唇,默默的忍受著我強大的沖擊。

「啊~~~~好……好爽啊……媽媽……我……我好爽啊……噢……噢……爽……爽啊……噢……媽媽…………的陰道夾的我的賓州很……很爽呢……啊~~~」我大叫著。

媽媽聽到我這麼大叫著,也忍不住了,又再大聲的浪叫起來︰

「啊……啊啊……親……親兒子啊……媽媽……很……很爽啊……媽……媽媽……愛……愛死你……了……愛……愛死你的……大……大賓州啊……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怎……怎會……這……這樣的啊……舒……舒服死我了……啊……啊……噢啊~~~~~~」

媽媽最後大叫了一聲,便不再呻吟,只是大口大口的在喘氣。看到媽媽這麼滿足,我再繼續落力的奸淫著她。

「啊…啊…唔…唔…啊…阿…浚浩啊…媽媽…不…不成了…啊…讓媽媽……休息一會吧……好嗎?」

「……媽媽!」

「甚麼?」

「爸爸和有玩過屎眼嗎?」

「……有……很久以前試過……可是媽媽不喜歡玩啊!」

「為甚麼啊……屎眼也可以令覺得很爽的……當然我也很爽啊!嘻嘻!」

「爽個屁啊……痛的要死就真啊!」媽媽扁著嘴說。

「爸爸那大家伙一定令有點痛的,可是涂上多些BB油就可以了!」我邊用力地奸淫邊說。

「啊……啊……BB油?……涂……涂在哪里啊……啊……啊……」

「涂在賓州上啊……爸爸操的屎眼時沒用嗎?」

「沒…沒有啊…他操了前面一…一會…就拔出來,然後就那麼插入我…我的啊…啊…屎眼了…啊!」

「噢……難怪媽媽說痛的要死了。那麼大的家伙干插進去,當然要死了!媽媽,讓我來令感受一下屎眼的樂趣吧!」說著我抱起媽媽,邊操著邊走到我的房間去。

進到了我的房間,我把媽媽放在床上,然後拿出一罐BB油,涂在我的賓州上,媽媽在床上已經像母狗般趴著。我的中指和食指也沾滿了BB油,便插入媽媽的屎眼里。

「啊……啊……好……好痛啊~~~」

「媽媽,這般用力的夾,當然痛啊……放松些啊~~」我邊插邊倒灌了些BB油入媽媽的屎眼中,然後我便握著賓州,慢慢的插入媽媽的屎眼中。

「噢~~~~噢……啊……很……很粗啊……噢……噢……好……好了……啊~~~」

我慢慢的插,插了一半後,便輕輕的插送起來。

「噢……噢……啊……啊……唔……唔……阿……浚浩啊……啊~~~」

「怎麼啦……媽媽……很痛嗎?」

「不…不是…不是痛啊…怎…怎麼…怪…怪怪的啊…噢……啊好…好了…啊啊…不…不要再進…進了啊…太…太深了啊…噢…噢噢……啊…噢啊…噢……好…好啊……這……這樣好…好……怪啊…噢~~」

「媽媽,是不是很爽呢?」

媽媽轉頭嬌媚的看著我說︰「是…是啊…噢~啊…啊……啊……阿……浚浩啊…不…不要…噢~這…這麼大…大力啊噢~~噢~噢~太大…太大力了…噢~~噢~~啊…噢…噢…媽媽…不…不成了…啊…噢…啊~」

媽媽突然的昏了過去。

我把賓州拔出來,然後讓媽媽仰臥著。我伏在媽媽的身上,一邊吻著她一邊大力的繼續奸淫。很快,媽媽就又醒過來了。

「怎麼樣啊?媽媽,爽得昏了過去呢!我想媽媽以後一定會迷上了肛交的啊!是不是呢?」

「啊……啊……媽媽……不……不知道啊……啊~~~」

「媽媽!」

「甚麼……」

「我想射在的小嘴巴內啊!可以嗎?」

媽媽輕輕的點了點頭,我便立時站起來,媽媽跪在床上,把我的賓州含口嘴內,我便毫無保留的將雪白的精液送入媽媽的口中。媽媽將所有精液喝下之後,替我舔干淨賓州。我們便雙雙躺在床上。

媽媽看了看鐘,說︰「啊~~~差不多五時了啊!浚浩,你快睡吧!」

「這麼急干嘛啊!」我玩弄著媽媽的美乳說。

「媽媽沒所謂啊,可是你明天還要上學啊!」

「最多也只可睡兩個小時,不睡也罷了……哈哈……明天是星期六啊……不用上學啊!」

「……不用上學也要睡覺的啊!」媽媽邊說邊推開我正在玩弄她乳房的手。

「睡就睡吧。可是我要這般摟著媽媽一起睡啊!」

「那怎麼成啊……如果爸爸走來看到怎麼辦?」

「不叫爸爸不會醒的。」

為甚麼?」

不知道!」

「快說!」

「咕嚕~~~咕嚕~~~唔……我睡著了啊~~~」

媽媽掙扎著想走,可是我摟的媽媽緊緊的。

「唉~~」媽媽嘆了一口氣,不再掙扎。我吻了媽媽一下,說︰「媽媽,快睡吧!」

媽媽瞪了我一眼,也合著眼睡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