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九點鍾的樣子,灰色面包車停在孫家村一條靠馬路的拐角,這裏和兩
個不甚明亮的路燈離得都比較遠。

  馬路上都沒有什麼車經過,這時,一輛馬達聲轟鳴著的摩托車轉進這個拐角,
坑坑窪窪的路面上顛簸前進,車燈打亮了前面的路。

  一個女人從前面低著頭踩著快步走來。

  淺紫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摩托車打了幾聲刺耳的喇叭,從她身邊穿過。

  她放慢了腳步,後面車的轟鳴聲幾乎聽不見的時候,她正好來到灰色面包車
的旁邊。

  面包車裏黑乎乎靜悄悄的,忽然門刷的一聲開了,還沒等女人回過神來,就
被一隻手猛地拉進了車內。

  「你嚇死我了。」

  「不是告訴你在車上等你嗎?」

  「我看著不是你的車」

  「朋友那兒借的,我的車怕讓你認出來不是?」

  「那你還讓我走那麼老遠路,直接開到門口不就得了?」

  「那也不好說啊,咱還是安全第一。」

  「呸,現在知道怕了,當初怎麼那麼大膽子?」

  「這得問你了,誰讓你這麼迷人呢。」

  「得了,這是上哪兒啊?」

  「去一個誰也找不到我們的地方。」

  「你趕緊的吧,我沒多少時間。」

  面包車在馬上了撒開了腿跑了大概有十分鍾的樣子,頭一扭,又鑽進一條小
石子路裏,沒一會兒,路就到頭了。

  燈滅了,隻有稀稀疏疏的月亮的光。

  舅媽就坐在後座靠窗更暗的一邊,從陰影裏露出頭來。

  「怎麼,就這兒?」

  「想我沒想?」後座的位子連在一起,地方,想必也夠。

  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子裏,豐滿的腿細膩清涼、肉感十足。

  「誰有空想你。」舅媽阻止著我的手。

  索性放開手,我用極快的速度把短褲脫了下去。

  「那一定是想它了。」

  「我誰也沒想,」聲音有些緊了,她又問,「這兒不會有人來吧?」

  「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有些不耐煩,把她的手抓過來,雞巴迎上去。

  顫顫巍巍的,不知道是雞巴的跳動,還是手的。

  「它可想了你整整兩天了,還不快點安慰安慰它。」

  兩顆手指在龜頭上用力捏了一下,手掌裹著陰莖,慢慢地來回動著。

  一個沖動,攬住她的腰,把她拖到光亮的一邊,頭枕著窗,橫躺著。

  舅媽的眼神像月光一樣,隱隱約約,閃閃爍爍的。

  褶皺的上衣襯著前胸,雙腿曲起著,黑色裙子滑到腿根處,露出白色的帶花
邊內褲。

  真是個動人的尤物,而突兀的雞巴煞風景地直直立著,醜陋非常。

  我把舅媽的上衣卷到胸前,稍稍拉下白色花邊胸罩,襯托住渾圓豐滿的乳白
色奶子,兩顆深灰色乳頭已經在空氣中翹起。

  舅媽的臉色緋紅,更是讓人陶醉。

  呼吸已經不勻稱,還穿著內褲,我的手就到了下面,隻撥開褲邊,手指碰到
肉縫口已是一片泥濘。

  一條小棍子先行進入。舅媽皺起了眉,眼睛也閉上了,一臉的痛苦表情,口
中嗚嗚作響。

  前奏夠了!晾著的雞巴幾乎要從馬眼處怒吼起來,手指乖乖地鑽出來把內褲
勾到一邊。

  舅媽的腿一條貼著靠背一條向外張開,半個屁股離了位子。

  我半跪著彎下身,雞巴頂到了洞口,擠開兩片肥唇,一點點壓進了舅媽的體
內。

  「嗯」舅媽發出一聲呻吟,還在體味著略嫌陌生的雞巴在自己體內的蠕動,
就被一陣突如其來地快速地抽插打亂旋律,雙目張開,手掌抵在我腰上,似乎想
把我推開,又軟綿綿地使不出力。

  「你慢點……疼。」

  「怎麼,這兩天舅沒給你松松土?好像比上次更緊了。」

  「誰讓你一來就這麼快的?」

  「舅媽,你的屄太舒服了。我一插進去,就隻想要狠狠地肏你。」

  「沒正經,那你快點。」
  「這麼急著趕回去幹嘛,家裏又沒事。今天我們好好玩玩。」

  我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挺身把雞巴插到底:「剛還不是喊疼嗎?」

  「我又不是小姑娘,還怕疼?剛才是太突然了。」

  「舅媽,你比小姑娘可要有味道多了,而且你下面,比小姑娘還緊。」

  「別沒正經,你有幾個小姑娘?」

  「就一個。」

  「你不怕我和她說去?」

  「你敢去說,我就敢認。」

  「你呀,遲早出事。」這份上了,舅媽還不忘囑咐我,「這麼躺著真累,你
還要多久?」

  「虧我想了你兩天,你就這麼打發我?」

  「你這樣躺著試試,站著說話不腰疼。」

  躺就躺,男子漢大丈夫,還怕躺著肏不成?

  女上男下,雖然下面還緊緊地結合在一起,兩個人卻動不了了。

  在這種環境下,女性的柔韌性顯得如此重要,換成我躺著,能把腿分得那麼
開嗎?

  非骨折了不可!

  我尷尬地坐起來抱著舅媽的腰,她的雙腿現在盤在我腰上。

  雙手托著舅媽的屁股,我則擡起屁股把雞巴往上頂,雖然尺度很小,濕滑溫
熱的陰道帶來的快感卻一點不遜色。

  舅媽也開始配合我動著,上身貼在我胸前,側過頭,和我吻在一起。

  我又翻了個身,讓舅媽靠在椅背上,然後雙手穿過小腿勾住關節往外,這樣
她的雙腿就很輕易地架開。

  因爲座位不夠寬,舅媽的屁股已經落空,而雙腿斜向上分開。

  舅媽的陰戶展現眼前,雖然還被內褲半掩著。

  「舅媽,這次我快點。」雞巴再次輕易地頂了進去,「受不了,你這個樣子
真騷。」

  「嗯,」不知是呻吟還是答應,雖然這樣還是有點累,但舅媽沒再抱怨什麼。

  以這種姿勢,舅媽柔韌富有彈性的身體隨著我身體的起伏而起伏,淫靡的聲
音如在耳畔。

  「舅媽,舅有沒有這麼肏過你?」我還不忘了調戲舅媽。

  「嗯。」舅媽的呻吟加重了一些,像是在回答,又像是避免回答。

  「肏過?」

  這時候舅媽搖了搖頭,咬著嘴唇。

  得到這個答案,再看著舅媽的這副表情,我發瘋似地一次次插入又拔出。

  「舅媽,再夾緊,我快射了。」

  此時我的動作更快,舅媽已經從背靠著弓著身子滑向一邊,側躺在位子上。

  黑色裙子的下擺夾在交合處,閃著濕漉漉的水澤,我把她剛才滑下的上衣重
新拉起,一對圓鼓鼓的奶子在上下晃動著。

  「嗯……我也快來了……夾你……啊……又這麼深……」

  「舅媽,你真騷,啊,你的屄真緊,比小姑娘還緊,舅舅不肏,我肏你。」

  「嗚嗚……你……壞……死了……啊……不要……再快點……要來了……」

  「要射了!」

  「射……啊!……射了……好多……」

  舅媽低聲哼著,渾身軟了。她有個地方讓我覺得很特別,等我的雞巴慢慢拔
出來之後,她的身體會一下一下地禁臠。

  那副高潮癱軟的癡態,我永遠也不舍得忘掉。

  「在想什麼?」舅媽有氣無力地問。

  「沒什麼,就想看著你。」

  「不害臊,還沒看夠啊?」

  「舅媽,你這麼騷的樣子,我一輩子也看不夠。下次給你拍點照片作個紀念,
好不好?」

  舅媽笑笑:「你還想有下次?幾點了,也該回去了。」

  「早著呢,咱再說會兒話。」

  「你說的沒一句正經的,別不老實!」

  「怎麼不老實了?」

  「手在幹嗎?」

  「沒幹嗎,給你撓癢癢。」

  「不害臊,還不拿出來。」

  「怕臊,能把舅媽你給肏了?」

  「你就知道肏肏肏……」

  「舅媽……」

  「嗯?」

  「聽你說肏,又硬了。」

  「你就不能正經點?別鬧了。」

  「誰讓你這姿勢這麼誘人了?隨便找個男人問問,不硬,肯定是性無能。」

  「去你的。哎呀,真不能鬧了,大海該看完電視了。」

  「明天來鎮上吧,秀秀去醫院,家裏沒人。」

  「我跑你那兒去幹嘛,你可別太亂來,不怕被人發現。」

  「舅媽看看外甥,有什麼好怕的?幹脆你把大海帶上,你知道,大海最喜歡
看電視了。」

  「你還當我是你舅媽?有你這麼當外甥的嗎?」

  「當外甥的變成這樣,當舅媽的也有責任不是?明天你就好好教導教導外甥
不行嗎?」

  「哎呀,這事明天再看吧,說不定有事呢?」

  「沒事一定來?」

  「你呀,膽子這麼大,早晚要出事。」

  秀秀一大早就上醫院看她爸去了,昨晚上還了車回到家的時候她都睡下了。

  本來因爲沒和舅媽‘梅開二度’還有點未宣洩的欲望,可是看她睡得熟了,
也就放棄了。

  留著這點精力,等舅媽明天來了再還給她。

  10點多了,舅媽還沒來。我有點等不及了,剛想給舅舅家打個電話探探風,
想想還是算了。

  該來的總會來的,不該來的一個電話也沒有用。

  索性不想了,起床梳洗完了,吃了點東西。

  下午1 點半,外面傳來敲門聲。

  是舅媽。哦,還有大海。

  三個人坐在客廳裏,看著電視。我已經向舅媽使了無數個眼色了,可她偏偏
像是在折磨我似地視而不見。

  沒辦法,只好打開‘第二個錦囊’。

  「走,大海,哥帶你看電影去。」插播廣告的空隙,我對表弟說。

  除了看電視,他更喜歡看電影。這麼多年的經驗,絕不會有錯的。

  「媽,你不去?」表弟回頭看著舅媽。

  「嗯,你們去吧。」說完,看了我一眼。

  開車和表弟來到電影院,特意挑了場兩個多小時的。

  大概十幾分鍾之後,車子又回來了,只不過這一次,車裏隻剩下一個人。

  「他不會回來吧?」舅媽看到進來的這個眼睛冒著綠光死死盯著自己的男人,
問。

  「門關著呢。」舅媽的腰落在我手上,被我慢慢推著,她的屁股貼到客廳的
牆。

  下面緊緊地頂著,雙手把玩著舅媽的奶子。

  好一會兒,她沒什麼動作,隻是把手放我我腰上,呼吸慢慢變重。

  「別這樣,衣服皺了。」舅媽說,「你就不能找個舒服點的地方?」

  最舒服的地方,自然是床上。做愛的另一種叫法,不就是上床嗎。

  舅媽已經被我脫得只剩下內衣褲,今天她居然穿著肉色的內褲和胸罩,這種
在秀秀身上從來沒有見到過的色彩給我帶來強烈的視覺沖擊。

  胸罩還是那種大大的,從下面襯著奶子,看上去還有點緊。而和身體仿佛融
爲一體的肉色內褲也顯得小巧,不像之前舅媽穿的那種肥肥大大的內褲。褲面上
圓鼓鼓的,看上去又有種滑溜溜的光澤。

  我的眼睛都冒了火,立刻趴上去用手掌感受摩擦著內褲那種滑滑軟軟又溫熱
的美妙。

  沒一會兒,能感受到裏面已經出水了。

  我拉著內褲邊,舅媽擡了擡屁股和大腿,讓我一下把內褲剝了下去。

  伸手進去,裏面已是一片濡濕,黑黑的陰毛下露著濕潤潤的兩片大陰唇。

  舅媽居然還在這時候把腿並起來,腳尖都疊在一起。

  我立刻把內褲脫下,火熱亢奮的雞巴很快對準了舅媽被我重新拉開的雙腿根
部,一點點插了進去。

  舅媽「嗯」了一聲,微微皺著眉頭,望著我:「這次你先慢點。」

  舅媽已經出了很多水,雞巴在裏面非常舒服地停了一會兒,然後慢慢地動起
來。

  「舅媽,真沒想到你的屄還能這麼緊,肉軟軟地夾著,真是舒服。」

  「難道你家秀秀的裏面是硬硬的?她那麼年輕,還沒生過小孩,能不比我的
緊?」

  「她的也緊,不過沒舅媽你的舒服,光是停著不動,都有點受不了。」

  「嗯,」舅媽不再說話,閉上眼睛,鼻子裏又發出那種動人的聲音。

  她這次的吹水量不是一般的多,我看著交合處隨著抽出帶出來的白色液體都
有些粘濁。

  每次抽入都盡量頂到底,幹了一會兒之後,我開始加快速度。

  因爲實在是太舒服了,一時真有點受不了,隔一會兒,我就伏下身吻上舅媽,
聽著她鼻子裏的哼聲,舅媽的舌頭也熱烈地回應著我。

  此時我的雞巴已經快要忍不住了,和秀秀,就是和舅媽的前幾次,都不像這
次一樣,才這麼一會兒就有射精的沖動。

  我停止抽送,吻上舅媽的脖子、奶子,努力讓下面恢複一點平靜。

  「怎麼了?」舅媽見下面好一會兒沒動靜,問,嘴角還掛著晶瑩的唾液。

  「今天真怪了,這麼快我都要射了。」我趴下身貼著舅媽,一面開始緩緩地
抽送,一面在她耳邊說道。

  「那你還不射?」

  「這不是想多肏舅媽你一會兒嗎?而且這麼快就射,我怕舅媽你笑話我。」

  「這事你還能忍得住啊?」舅媽在我屁股上用力地捏了一把,幾乎讓我把持
不住,「一定是昨晚上和秀秀太瘋了,你呀,要注意身體。」

  「舅媽,你不笑話我,我就幹脆射了。」

  「射吧,我笑話你幹嘛。」

  我重新起身,雙手撐著,猛烈抽送。

  舅媽的一對奶子白晃晃地搖出迷人的肉浪,在即將爆發的一剎那,我忽然抽
出雞巴,對著舅媽的那對奶子,開始射精。

  「你怎麼都射在我身上了,惡心死了。」舅媽拿過床頭的紙擦著精液,抱怨
著。

  「舅媽,剛才我差點就想顔射你,不過我怕你反應太大,只好射到半路上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舅媽似乎能明白‘顔射’的意思,「你這都哪兒學來
的?」

  「網上。」我看著舅媽,試探性地問,「舅媽,你給舅舅口交過沒有?」

  「沒正經的東西,就想著這些歪門邪道。」舅媽的臉紅了,看來,她應該是
有過經驗。

  看她沒有正面回答,我繼續問:「你說剛才我要是不小心射在你臉上,
你會怎麼樣?」

  「我會把你這條東西割下來,扔了喂狗。」

  「我不信你敢。」我說,「再說了,你也不舍得。」

  「不信你就試試看。」

  「你這意思是讓我射你臉上?」

  「不跟你說了,就知道作賤人,再這樣,以後不理你了。」

  舅媽手伸到後邊系上胸罩的扣子,坐起身來,找著內褲,背對著我,翹起光
溜溜的大屁股。

  那條內褲,床上床下都沒有看到。

  舅媽回過頭來,我靠在床上躺著,手上纏著肉色小內褲,一臉壞笑看著舅媽。

  她一定注意到了,我那條已經高高挺立起來的雞巴。

  舅媽故意避開視線,過來拿內褲。

  「舅媽,我想留著做個紀念。」

  「做夢吧。」舅媽一把扯過內褲,站在床邊穿起來。

  小巧的褲子,緊緊包裹住舅媽豐滿的屁股。這個樣子,甚至比光著還迷人。

  我從後面抱住舅媽,手指在三角處滑過:「舅媽,這麼快穿衣服幹嘛?別生
氣,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

  這時候舅媽也沒什麼抵抗的意思,輕聲說道:「你怎麼……又硬了。」

  這還不都拜你這個美舅媽的身體所賜?再說了,要是就這麼完事了,以後舅
媽你還不得小看我?

  舅媽又倒在床上,不過這一次是趴著,而且下半身還在床外,這樣她的屁股
翹在我面前。

  肉色小內褲褪到腿彎,從後面可以看到舅媽的兩片肥美的陰唇微微張開,飽
含了晶瑩剔透的淫液。

  她在等待我的插入。

  我一手按著舅媽的屁股,一手扶著雞巴送到洞口,一點點再次整根淹沒在舅
媽的體內。

  感到舅媽被我插得往上翹著屁股,兩條腿也伸得筆直。

  「舅媽,你要快點還是慢點?」

  「隨便你。」

  「那怎麼行。剛才舅媽讓我舒服了,現在是外甥讓你舒服。你說,你想外甥
怎麼樣肏你?」

  「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我要你告訴我,你有沒有給舅舅口交過?」

  「你怎麼……老問你舅舅,幹嘛呀?」

  「你不是說我是變態嗎?我聽你說和舅舅的事,就特別的興奮。」

  「有過,也就一次。」

  「你跟我說說。」

  「哎呀,你總提這個幹嗎?就是有一次洗澡的時候,他讓我含著……」

  「他是不是射進你嘴裏了?」

  「他倒是想,嗯……我沒讓……都射在外面。」

  「舅舅真傻,要是我,一定使勁按著舅媽的腦袋,把精液全部射進你的小嘴
裏,最好,還讓你全都吞下去。」

  「啊……你這……壞種……就會作賤人。嗯……嗯……」

  「舅媽,你下面的嘴咬得好緊。舅舅好久沒肏了?」

  「他…………整天打麻將……身子不行了。」

  「難怪,那不是便宜我了?」

  「嗯……便宜你了……嗯……好硬……好熱……你要射了嗎?」

  「舅媽,我等你,我和你一起射。」

  「嗯……嗯……舅媽快來了……你不要停……肏你舅媽。」

  舅媽的腿都軟了,幾乎跪下來,我把她翻了個身,摘下內褲,架起她的大腿,
開始最後的沖刺。

  散亂的頭發遮住了半張臉,舅媽的嘴大張著,身體開始有著強烈的反應。

  「啊……真深……好厲害……外甥的雞巴……啊……肏舅媽……」

  「舅媽……你的屄又在夾雞巴了,真是個騷屄啊。」

  「嗯…………夾你這根大雞巴…………讓你肏我……讓你肏…………啊……
……要來了…………」

  「舅媽…………我也要射了…………」

  「啊…………再快點…………再快點…………射進來…………射…………
啊…………不行了…………啊…………好燙!」

  舅媽猛地一縮身子,頭都擡了起來,滿臉痛苦的表情。

  她的身子半個滑落,我頂著舅媽的屁股,讓精液一股一股暢快地射進她體內。

  等我拔出雞巴,舅媽呼出一口氣,身體松弛了下去,然後又是一陣禁臠。

  這一回,我坐著靠在床沿上,看著乳白色的混合液體慢慢地從她的下體流淌
出來,一直流到屁股縫裏。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