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媽成了美麗的岳母,娟媽雖然身材嬌小,但臉貌仍十分秀麗(就像成熟版的郭羨妮)。

女兒結婚當日,一身貼身黑絲絨旗袍,將其保養甚好,玲瓏浮凸的身段顯露無遺,細緻皮膚,如套上肉色尼龍絲襪般光滑的長腿,配上露趾的高跟鞋,勻稱可愛的腳趾,完全看不出接近五十歲。

連新郎偉賢也忍不住多望這位俏麗岳母兩眼。

偉賢與玉娟是在一場大火結識,偉賢是一名消防員,玉娟則是國泰航空飛機場的地勤……

因為雜物房起火,玉娟被困於火場中,幸得勇敢的偉賢衝入火場將她救出。

二人因相戀而結婚……

本來偉賢可以申請政府宿舍,因為玉娟一直的堅持要照顧年老體弱的父親,最後偉賢成全玉娟的孝心,住進玉娟家的天井木屋。

本來一直相安無事,豈料玉娟考上了國泰的空姐。

正式成為了空中小姐的玉娟,一星期都未必留在家中。

消防員的偉賢,工作時間比較寬鬆,返一天放兩天,所以在家的時間比較多。

娟媽也十分照顧這位女婿,經常叫偉賢來吃飯,當偉賢不在天井木屋時,便會上樓打掃一下。

一次娟媽在木屋中掃地時,在床下掃出一條似曾相識的肉色繪花尼龍絲襪,裏頭包著一灘微溫的液體,移近鼻子一嗅,竟是男人的精液,再看真一下,這條襪褲不是別人,正是娟媽自己的。

莫非…偉賢他……

娟媽想到偉賢壯碩的身軀,容貌又有幾分像郭富城,竟會拿著自己的絲襪,套在其粗壯的陽具上,不斷呢喃著:啊…岳母…岳母…啊…跟著噗噗聲的精射便從馬眼噴出,沾滿了整個襪頭。

娟媽想到此時、竟然兩頰發燙,下胯還有些濕潤。

其實娟媽正值狼虎之年,但丈夫體弱多病,又曾中過風,下面早一厥不振;當丈夫入院或熟睡中,娟媽的熊熊慾火特別強烈。

四十歲前還有些羞恥之心,為了減輕性慾,便用冷水來沖擊陰核,使自己達到高潮。

四十歲生日那年,丈夫竟然送了一支奶白色電動陽具給自己,當夜深人靜,慾火攻心時,也不怕會有人來,便拿出這寶具來安慰自己一番。

但玩具始終不是真的…… 

娟媽望著那一灘如凝脂欲滴的精液,竟然喉燥舌乾,便用兩指拎起絲襪移近面前;濃烈男人精液的味道,令自己心跳加起來,不禁閉起雙眸、微張櫻唇,伸出舌尖,一滴精液冷冰冰的貼著自己的舌尖,竟使自己混身打著冷震。

她慢慢的將精液含在口中與唾液混和,然後:‘咕嚕’一聲吞下……

她讚嘆的呼氣聲,就仿彿吃著世上最美味的雪糕一樣。

就在這時,木屋外傳出鐵閘聲,嚇得娟媽霎時將絲襪丟回床下…繼續假裝掃地。

果然如娟媽所料,是偉賢放工回來。

「媽!你又上來掃地呀!」

「是呀!」娟媽也不敢直望偉賢,恐防有甚麼穿崩之處。

「我掃完啦!我先下去……」

「媽,我們這裏的水力不夠,我可以到你那裏洗澡嗎?」

「你需要便下來吧!」

娟媽手震震的把掃帚放回儲物櫃後,便回到樓下,剛才的一陣悸動還在心裏抖個不停。

偉賢下來洗澡,並不是第一次,但不知為甚麼娟媽今日特別興奮。

娟媽走進設備簡陃的浴室,舊式木門之間充滿了縫隙……

丈夫曾經命人用水泥抹過一次,但年久失修,有一些地方又出現了很大的縫隙,能清楚看見浴室的情形。

娟媽坐在廁板上想著想著,發現自己的米白色絲娟質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索性脫下來,放在衣物籃衣物之間,但想了一會,又把內褲從裏面抽出,直接放在衣物籃上。

當走到大廳時,偉賢拿著毛巾,赤著上膊的坐著,娟媽這時特別留意偉賢那短褲下,隱約有條狀的東西隆起,看得娟媽連連吞口水。

「熱水爐已經開了,你去沖涼啦!」

「那麼我先洗澡了!」

偉賢走入了浴室,水聲響起,娟媽便躡手躡腳走近浴室、從板間門的縫隙間,見偉賢結實強壯,赤條條站在浴室中,左手上拿著自己剛才脫下的內褲,按在自己的鼻孔前嗅索,還發出陣陣沉重的呼吸聲,右手則握著生著兩腿之間的救火喉。

娟媽曾看過一些海外進口的色情雜誌,那些外國男人的那話兒,又粗硬又長大,沒想到現在眼前就有一支。

娟媽的手竟然忍不住伸手進入自己的裙底,搓揉那兩片已經濕潤的陰唇。

只見偉賢嗅索著自己的內褲,並汗流浹背的抽捋自己的陽具,娟媽感到自己正被女婿姦淫,甚是興奮……

就在這時:「啊…啊…啊…媽……」

偉賢叫著娟媽,用那條沾滿愛液的底褲,包著自己的陽具,讓精水射在娟媽的底褲裏。

娟媽亦得到了第一次淫亂的快感。

是夜,娟媽煮好晚飯,致電叫偉賢下來吃飯,但電話卻遲遲未有人接聽,於是娟媽便走出天井,順便收了在天井曬好的衣服,只見木屋內,無燈亦無聲,木門又虛掩,便躡足走近……

見偉賢赤條條的睡在沙發上,鼾聲大作,下身隻用一條珠被蓋著,如帳幕般撐起。

娟媽輕叫:「偉賢!」全無反應。

娟媽的手輕輕掀開珠被,見偉賢右手握著自己一柱擎天的陽具。

娟媽心跳面熱的望著這根東西……

娟媽一面留意女婿的睡相,一面輕握著那翹起的粗雞巴,覺雞巴強烈的脈膊在跳動著,又滾又燙如熱棒一樣。

見偉賢仍沒有反應,娟媽更大膽的伸出抖個不停的舌頭來舐動好女婿的陽具。

偉賢只是深呼吸了一下,很是享受的樣子。

娟媽更大膽的將龜頭含在咀裏,嫩滑如香腸,那層包皮仿如腸衣一樣又滑又柔軟。

偉賢在睡夢中發出快樂的呻吟聲,隱約聽見偉賢夢囈道:「啊啊!好舒服!啊…啊……」

「讓我這個做外母的來滿足你的性幻想吧…」娟媽心道。

娟媽更加放肆地將女婿的雞巴整根含進口中,右手則伸進底褲內自摸起來。

娟媽正努力含吮著女婿的雞巴,感覺龜頭如火山爆發前澎脹起來,一股熱燙的精液噴出,含著龜頭的娟媽用舌尖頂著馬眼,讓濃稠的精液慢慢流入口腔,然後慢慢吞進肚子裏。

正當娟媽享受完這道美食,抬頭一望隻見偉賢瞪大隻眼望著自己,娟媽嚇得不知所措,偉賢已經把嬌小玲瓏的娟媽抱上床。

「偉賢,不可以的,我這個是……」

從偉賢狂熱的眼神,一句說話在娟媽腦中響起:「媽,到我來服侍你了。」

偉賢不理外母說甚麼,一手翻起她的及膝裙子,裏面竟然沒有穿內褲……

偉賢把頭埋在岳母的兩腿之間,熱氣不斷滲入娟媽兩腿之間,娟媽隻好微張兩腿……

感到女婿的舌頭不斷舐動自己的陰唇,本來已半乾的陰道,又濕潤起來。

偉賢一手揉搓著自己的已軟下來的雞巴,果然是年輕人,不動一會,又如救火喉充了水一樣,脹起來。

偉賢一手扯下娟媽的上衣,一對嬌小形狀姣好的乳房從衣服內彈了出來。

偉賢玩弄著岳媽的乳房。

「你喜歡玩絲襪嗎?」娟媽竟放下了岳母和女性的尊嚴說出這樣的話……

偉賢點點頭,娟媽把剛收來衣服中,抽出一條肉色尼龍襪褲來。

偉賢看著外母在自己的面前穿著襪褲,十分興奮,肉棒竟不斷跳彈著,看得娟媽下體如潮水崩缺一樣。

偉賢狂野地把臉埋在娟媽的下體,不斷舐啜著陰道流出來的桃汁。

「啊…啊…啊…啊……」

娟媽見女婿如此瘋狂,自己也不免受了影響,竟自行扯破自己的襪褲,讓自己那隻肥大多汁鮑魚暴露在空氣中。

偉賢見岳母的鮑魚和自己的妻子一樣嬌嫩飽滿,陰肉緊窄,果然是有遺傳的。便將龜頭頂著外母的陰核。

「慢!慢!」娟媽阻止,「我還不夠濕潤。」

娟媽吐了幾沫唾液,均勻抹在女婿偉賢粗大如紅雞蛋的龜頭上,並引導自己的女婿如何插入自己的陰道。

「啊!」當岳母的陰道緊包住女婿的陽具時,娟媽遺忘已久的充實感又回來了。

偉賢努力地在岳母的慾火場內衝鋒陷陣,將岳母久閉的陰門打開,裏面的淫水如洪水猛獸般破門而出,偉賢只好用自己的救火喉緊塞著洞口……

但淫水波濤 洶湧,經常將偉賢肉棍衝出,偉賢拚命抵抗。

一出一入,一出一入,娟媽也受不了。

「啊…好大…好粗…好勁呀!」

偉賢用強壯的臂彎索性將抱起岳母來…一招尾生抱橋,粗壯的龜頭直頂著娟媽的子宮,再加上偉賢拋上拋落,令娟媽大叫︰「好女婿…停一停,我…受不了啦!」

但偉賢完全不理會嶽母的哀求,把她壓在桌上不斷抽送。

娟媽痛得連淚水也流出來。

「啊…啊…啊…」

偉賢抓起娟媽小巧的腳掌吮著起來,抽送的力度更加大。

「啊…啊…媽,插你的小穴很舒服,女婿爽死了。」

「慢慢來,媽很久沒有做過了。」

「那麼要多來幾次嗎?」

娟媽含羞答答的點點頭。

偉賢緊抓著嶽母的盛臀,拚命的抽送。

娟媽喊得連頸項青筋都現了出來:「啊…啊…啊…啊我快受不了。」

「啊…啊…啊…」

偉賢那肯示弱繼續抽送娟媽那緊窄的騷穴,淫水不斷從肉棒和陰肉的狹縫間噴濺出來。

身為消防員的偉賢年輕精力旺盛,血氣方剛,而娟媽正值狼虎之年,慾求不滿。

真是淫婦遇著色慾男……

偉賢換了幾個姿勢,甚麼尾生抱橋,獅子回頭,老漢推車和觀音坐蓮……等,弄得娟媽又騷癢又舒服,多年未得的高潮,竟在一晚內來了三次。

最後偉賢把他的救火喉從娟媽的火洞中拔出,噴出如二氧化碳泡沫般多的精液,淋在娟媽嬌小的面龐和赤裸的身軀上,稍稍減滅外母的慾火。

「我的好女婿,媽媽剛才快被你幹死了……」娟媽癱軟的倒在偉賢的下胯,用舌輕舐女婿陽具滴出來的精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桌面版 | 切換到行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