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沒沒有否認我是一個好色的人,但是我有時候也是比較挑剔的,正所謂是「色亦有道」,雖然有時候我也會飢不擇食,但在大的方向上我還不會錯的。書上說對極品男人來說,女人是上帝送給他最好的最大的恩賜,他必須極其有選擇性的嚴格的精密的篩選,這就是一個極品男人的要做的事情--獵取美女,不光是身體上,還有心靈上!

    各位哥們可不要誤會,蠍子可不是一個極品男人,蠍子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就是那種走在路上很容易被人群所淹沒的人,一個長著大眾臉譜的平凡男人。我到是夢想希望能和希臘船王亞里斯多德·歐納西斯那樣擁有數以千計的女友,但那只是我在意淫而已。

    在一個無聊的夜晚,蠍子仍然勤奮如蜘蛛一樣在網上不停的「耕耘」著,來發洩蠍子那多餘的男性荷爾蒙。網絡的那端是一位自稱高知的素質少婦,其實蠍子明白,越是這樣強勢的的女人骨子裡就越有那種被陌生男人蹂躪的想法。與這個女人是在雅虎交友上認識的,因為蠍子是搞策劃與文案,文字功底還算將就,一來二去,就與這位遠在石家莊的女人認識了。此女是石家莊衛生系統的,貌似文字水平也不低,而蠍子是何許人也?插科打諢是蠍子的拿手好戲,這樣聊了有半年多,我們倆幾乎是無話不談,從家庭、愛好、性格、人生觀、愛情觀直至後來的性生活,都交流過,她還很鄙視蠍子的性與愛無關的觀點。後來還才瞭解到,此女與我同歲,算是個科級幹部吧,比較強勢,因發現其夫與別的女人有染,所以離婚,兩人還沒孩子。在MSN上,她說她們單位組織到壽光學習參觀,也順便要到濰坊來看看,估計就在最近一兩個星期。呃…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要來……我直接和她說,來了以後我會叫你體會到一個女人真正的快樂是怎樣的。她直接無視我的話,發了一個鄙視的圖片。

    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公元二00七年十月的一天,我接到了一個陌名的短信,很簡單就幾個字:我來了。我當時還非常的疑惑,是誰調戲我?打過去才知道,是她!那個所謂高知素質的女人。順便說下,她叫「苓」而不是「鈴」!我比較喜歡她的名字,與她聯繫上以後才知道她們單位前天就來了,在濰坊玩了兩天,明天去壽光,然後就回石家莊了,她想今天晚上見一面。我直接和她說,考慮好見我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嗎?她毫不猶豫的說,濰坊的治安很好,巡邏車很多!「靠」我今天拿不下你,我就不叫蠍子!

    夜晚來臨了,她們單位一起會餐,她說要晚上一點,叫8點在東苑公園門口等,她們單位在政府接待中心住。8點多了,我看到一個女人匆匆的從接待中心大門走出來,十月的濰坊還不算很冷,她穿著類似於職業套裝的衣服。蠍子的感覺一向比較準,感覺就是她,近了,越來越近了,到了公園的門口,她先張望了一下,然後拿出電話。我的電話響了……我拿著電話,走到她的身邊,「苓」。她似乎被我嚇到了,猛的回頭,看著我,我露出了一個自己以為很男人的微笑,我仔細的端詳著她,一個很清秀的女人,身材也不錯,樣子有點小巧,鼻子長的很可愛,眼睛是單眼皮,給人一種比較睿智的感覺。她用手輕捂小嘴,笑了。我日,我很難看?我心中腹誹到,其實我也知道,我不好看,但這樣太打擊人了吧……「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好……」我沒等她說完,我直接說:「我這個是壯,不是肥」。「哈哈,我是想說你很男人的,沒想說你胖」。「你大爺的,我叫你笑」我心裡暗罵到。

    因為在網絡裡聊了半年多了,所以我們倆很熟悉,就像老熟人一樣往公園深處走去,她是外地人,不知道公園裡什麼樣,我地理熟悉,裡面哪裡適合我們倆去,我早心裡有數了。一邊走一邊聊,當過小河的時候我很自然的拉著她的手,她也很大方的被我牽著,兩隻手就一直沒有分開。我們倆找了一個石凳坐了下來,聊著彼此的事情,我輕輕的環繞著她的肩頭,她也下意識的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就不信我拿不下你」我心裡很暢然的想。「我想吻你」我很直接的說到,她漂亮的黛眉微皺了一下,似乎在下一個重大的決心,終於她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我--蠍子的臨幸。我嘴角露出了一個比較陰險的微笑,俯下身含住那有如玫瑰花瓣般醉人的嘴唇,慢慢的吮吸著少婦獨有的清新甜美的津液,舌頭熟練的探入她的小嘴,苓似乎是欲迎還拒的張開嘴,讓我的肆意的佔有著她的櫻桃小嘴。我悄悄的將手覆上她那誘人的胸部,摸上才知道算不上很豐滿,但是絕對的堅挺,挺翹中又帶著幾分柔滑的感覺,我輕輕的揉捏她的胸部,輕緩而溫柔,像是要將貌似純潔的一個少婦帶入一個充滿情慾的漩渦。來吧,就算你是一個不識人間煙火的天使,我也要拉著你一起去墮落,直到慾望的最底層。「嗚,別在這裡,不要」她囈語到,我也在考慮這裡不是很適合的地方,我們倆起身,我和她說去接待中心開個房間,然後告訴她房間號,她直接上來,她低著頭沒有說話,我則直接拉著她的手出了公園。

    開好房間,我打電話告訴她房間的號碼,我在房間裡興奮的走來走去,敲門聲響了。開門、擁抱、橫著將她抱起放在床上,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在床上她努力掙扎著想要離開我的懷抱,但是已經全身無力的她根本不就逃不掉了,加上其實我感覺她的內心深處也想體驗下那久違的快感,她就這樣被我擁吻著,感受那令她銷魂的別樣情懷。我把手伸入她的裙子,隔著絲襪在她內褲上來回摩擦著,手由慢變快的滑動將她帶入了又一個高潮的醞釀。她配合著我脫去了她的衣服,樣子是那樣的嫵媚,她這種嫵媚給我一種別樣的風情,上身裸露的皮膚在幽暗的燈光下有一種淫靡的感覺,難道這個就是很多小說裡說的天生媚骨吧?

    她起身脫掉自己的裙子,當她的裙子滑落到足彎的時候,我感覺快要窒息,一個標榜著高知素質的女人竟然穿著鏤空式肉色褲襪,薄薄的絲襪緊緊貼在她修長白皙的美腿上,那雙腿間鏤空的關鍵部位露出淡黃色的小三角內褲,很透明,朦朧中的女人隱秘似隱似現,要命的性感,要命的香艷,衝動,我下面的關鍵部位要不是有內褲緊貼著,早就暴露了我色狼的本性。「我要先去洗澡,你呢」?她問到,一起洗?我心裡冒出了這樣的想法,但似乎不妥當。「你先吧,我來的時候洗了」我說到。她扭動著白羊般的身子進了衛生間,跟著,門「啪」的一聲關了個嚴實。割斷了我貪婪的視線,也隔斷了那引人犯罪的香艷,房間內殘留著她身上的幽香,令人回味。腦海裡,怎麼也揮不去那迷人香艷的性感嬌軀,眼福是飽了,下面卻是漲得難受,我站起了身子,離開了小腹的壓制,三下五除二的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武裝。

    水聲停了,苓裹著浴巾走了出來,蒸氣也隨著開著的門緩慢的瀰漫在衛生間的門口,我自詡也見過不少美女,但在這樣知性的少婦的面前,我色狼的本性暴露無疑。思想骯髒,雙腿間的部位愈加的挺拔昂揚,情慾有時候會抹滅理性,我直接把她抱起扔在了床上,對待所謂的素質女人就要從肉體上摧毀她的意志!我的手使勁的蹂躪著她那對不是很大的胸部,由於沒生孩子,她的乳頭的顏色不是很深,我的手加了一份力量,她那對不算豐滿的乳房在我手中變化著各種形象。我的手慢慢的伸了下去,我把被子也掀開了,我用手把她的腿分的很大,女人隱私誇張地暴露在空氣當中,她的腿使勁的想往裡合,我自然不能叫她得手,手指進去了,指尖感到了一絲溫熱,我手上的動作慢慢加大,那抽插的感覺從她隱秘的部位快速的往大腦中樞神經傳送。一會,她似乎正處於達到顛峰的崩潰階段,身體劇烈而又誇張的扭動……。我也忍受不了這樣香艷的刺激,直接翻身上去,「別,帶套」,那時的我已經顧不上這個了,小弟弟直接伸入--啊!十分鐘後,我感覺身下那雪白的肉體扭動越來越劇烈了,突然,她小嘴張開,似乎長吟了一聲,整個劇烈扭動的下身突然靜止,嬌軀的肌膚似乎繃得很緊,顫抖著,抽蓄著……顛峰持續,在強勁的快感衝擊下,她顫抖的身體突然一陣鬆弛,頓時癱軟在床上,身體隨著急促的喘息起伏著……
    後面我也不多說了,我摟著她,她說一會還要回自己的房間,要不同事會說閒話的。「我們還會聯繫嗎」?我沒有說話,她看了看我,也沒繼續再問。在昏暗的燈光下,我注視著她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穿上衣服的她,似乎又恢復了那種知識素質女性的樣子,難道就是她剛才在我的身下欲仙欲死?我不禁自己問到。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舞蹈老師的媽媽
玉妮與小偷
五十二歲的熟淫母
第一次被插入時我才十歲
與媽媽互看自慰
漂亮的媽媽讓我瘋狂
我的淫蕩表姐
輪流上了三位女同志老師
山城採花記
我的一片樂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