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雄跟小慧結婚沒多久,覺得應該把握時光,即時行樂,莫待年華老去時,就力不從心了,阿雄有感而發,妻子小慧也頗有同感。
今年農曆年前,阿雄的大嫂素玫,除夕前五天便先下來南部,並住在阿雄的家。

在第二天晚上,大嫂叫小慧到她房間,兩個女人在大嫂房間談了很久,偶爾還傳出笑聲,似乎談得很高興的樣子,接連兩天都這樣。
阿雄看她們妯娌兩人相談甚歡,相處得非常融洽,也非常高興。
晚上阿雄好奇地問妻子小慧:「妳跟大嫂都談些什麼?」
小慧輕描淡寫地回答:「都是一些女人的話題,不便跟你這個大男人說。」
然後便開始挑逗阿雄(當然免不了一場雨水之歡)。
隔天晚上,小慧跟阿雄說:「今晚我想去逛xx百貨公司,你不用陪我,你陪嫂子在家好了。」
阿雄好奇地問:「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

小慧笑而不答地帶著兩個小孩出門。
嫂子弄好了晚餐便叫阿雄吃飯,阿雄看嫂子穿著百褶裙在做家事,就起了淫念,好想看百褶裙內的風光,阿雄心想:「小慧不在家,剛好!」
於是就把當年在玲玉阿姨家的那一套再拿出來用。
阿雄假裝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然後彎腰下去撿,藉機看看大嫂今天穿什麼樣子的內褲。
「哇!果然是成熟的女人,穿的是前面縷空的米白色蕾絲三角褲,連黑色陰毛的部位都看到了」阿雄心中讚歎,這時阿雄的下麵也立刻起了反應。

嫂子替阿雄添飯時,似乎有意無意地露出衣襟內的風光,雪白細嫩的肌膚及迷人的乳溝,著實讓阿雄好想伸手去抓。
吃完飯後,阿雄和嫂子坐在客廳看電視,阿雄一直想和嫂子講話,可是卻想不出話題,沒料到嫂子先出聲了:「和小慧婚姻生活好嗎?」
阿雄回答:「很好啊。」
嫂子又說:「阿雄,小慧今晚出去,叫你陪我在家,是要我跟你談一件事,而她不在場比較不會尷尬。」
阿雄好奇地問:「什麼事」嫂子轉向阿雄,同時將雙腿的開口向著阿雄,然後說:「這件事我已經和小慧談妥了,她沒意見。」
阿雄笑著回答:「只要小慧答應就可以了啦。」
嫂子說:「不,還須要你同意。」

嫂子看阿雄一臉狐疑,便接著說:「你有沒有聽過換妻遊戲!?」
阿雄似乎有點明白的說:「有啊!網路上還好多人談論呢,我還下載了一些文章。」
嫂子見阿雄並不排斥,於是直接問阿雄:「那你想不想試試看?」
阿雄以開玩笑的語氣回答「跟誰啊!」
嫂子立即回答:「跟我!」
阿雄對這突如其來的回答不知該如何回應,但心裏卻很高興:「我可以和嫂子上床了!」
約莫沉寂了半分鐘,嫂子又說:「你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就等著你點頭。」
阿雄又懷疑地問:「小慧願意嗎?」

嫂子回答:「我跟她說了兩天,並且保證不會讓她難堪,她同意了,就看你了,反正肥水也沒漏到外人,都是自家人。」
嫂子還沒等阿雄開口便接著說:「你怕吃虧啊!」
說著便將腿翹起來,在阿雄面前交叉著,同時將百褶裙往上拉,故意露出大腿給阿雄看,並伸出手抓著阿雄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說:「那就這麼說定了,日子就在除夕晚上。」
晚上睡覺時,小慧換了一件粉紅色低胸長度到膝蓋的半透明睡衣,胸前的一對乳暈依稀可見,下面穿的紅色低腰三角褲更是明顯,看得阿雄的肉棒頂得半天高。

小慧微笑著對阿雄說:「今天晚上買的,好不好看?!」
阿雄不禁上前抱住小慧回答說:「妳摸摸妳的寶貝就知道了!」
小慧伸手握住阿雄的陰莖,邊柔邊在阿雄的耳根輕輕地說:「你的弟弟好像很喜歡哦!」
阿雄擁吻著小慧,雙雙倒在床上,阿雄邊吻著小慧邊伸手隔著小慧的三角褲輕輕地按摩她的玉門。
小慧被阿雄這樣挑逗,兩腿不自主相互摩擦,淫水也慢慢地流出來。
不一會兒,小慧聲音低沉地說:「吸我的ㄋㄟㄋㄟ。」
阿雄便掀起小慧的睡衣,翻身俯臥在小慧的上面,吸小慧的乳房,同時用他的硬挻的肉棒子隔著小慧的三角褲不停地頂她的陰道口。
不久阿雄用手搓柔著小慧的雙乳,嘴巴慢慢地往下吸吮,雙手也撫摸著小慧的全身。

當吻到了小慧的三角褲時,阿雄看到小慧的內褲底已被她的淫液浸溼了,知道小慧陰道已經很溼了,便幫小慧把睡衣脫了,然後邊吸小慧的三角地帶,邊慢慢地將小慧的內褲往大腿褪,每往下褪一點,阿雄就下一點吸吮,當小慧的恥部完全裸露出來時,阿雄的臉瘋逛地在小慧的陰毛上摩擦。

接著阿雄便把小慧的三角褲整條褪去,然後伸出舌頭黏吸小慧的淫水,搞得小慧忍不住嗔聲地說:「嗯~人家要,快給人家!」
阿雄再度俯臥在小慧的身上,吻著小慧的耳根、脖子,小慧也用手握著阿雄的陰莖使其插入她已氾濫的蜜穴中,插進去後阿雄也慢慢抽插,然後逐漸加快。
大概插了五、六十下時,阿雄拔了出來,正在享受的小慧有如被澆了一盆冷水,嬌嗔地說:「討厭,人家還沒到!」
阿雄說:「我快射了,我戴保險套。」
「不用啦,人家還在安全期啦!」

小慧有點靦腆地說。
阿雄於是又壓在小慧上面,小慧也很快捉住阿雄的那一根,插進她那仍在性饑渴的蜜穴,阿雄繼續抽插,還不到五分鐘就把精液射在小慧的陰道中了,阿雄沒有抽出來,他讓他的陰莖留在小慧的陰道中,享受著小慧的陰道一縮一縮地吸他的陰莖,阿雄最喜歡這種吸吮的感覺。
休息了一會兒後,小慧用把玩著阿雄陰莖,然後問阿雄:「今天晚上大嫂有沒跟你說些什麼?」
阿雄用手撫摸小慧的陰唇,然後俏皮地說:「說妳有不同口味的熱狗可以吃嘍!」
小慧嬌羞地說:「討厭!」
「你答應了!?」
小慧接說。

阿雄說:「反正又不吃虧,而且光想就夠刺了,是很想試一試。」
只想到這裏,阿雄的陰莖又勃起了,阿雄繼續說:「不過在除夕前,我要先把妳爽個夠,免得給人家佔便宜了。」
剛要插的時候,阿雄突然想到小慧的安全期問題,於是問小慧:「除夕那一天,妳還是安全期嗎?」
小慧回答:「這個我有跟大嫂講過,大嫂說可用保險套,叫我放心,如果還不放心,除夕兩天前就可以先吃避孕藥,避孕藥今天已經買了,明天我就開始吃了。」

阿雄故意逗小慧說:「那從今天起到除夕我都不必戴保險套嘍!」
小慧連忙解釋說:「不行,還是要戴,避孕藥只是多一層保障!」
阿雄笑著說:「好啦,知道啦,不過在除夕前我先要把爽個夠。」
接著阿雄貼近小慧的耳朵小聲的說:「要不要吃老口味的熱狗。」

小慧用食指壓一下阿雄的鼻子,然後轉了個方向(跟阿雄剛好呈六九姿勢),面向著阿雄的肉捧子開始吃了起來,阿雄看著小慧的恥丘在眼晃呀晃,忍不住地湊上去黏吮。
只聽到小慧輕輕一聲「哦!」,便將雙腿微張,阿雄看到小慧的淫水混著剛剛射的精液從小慧的陰道口流了出來,趕緊湊上去吸吮,這是人間的聖品。
再玩了這一次後夫妻兩都累得馬上睡覺了。
就在除夕前一天,阿雄也從臺北下來了。
兩人很有默契,都沒談換妻這檔事,免得尷尬。
大哥也很有風度,從不盯著小慧看,倒是小慧有點不敢面對大哥。

那天晚上(即小年夜),阿雄為了養足精神及體力,還不到十點多就上床睡了,也沒有跟老婆行房。
不過躺在床上是左翻右翻都睡不覺,到了深夜一點,阿雄起來上廁所,經過嫂子睡的房間,好像聽到嫂子的聲音,阿雄想聽清楚些,於是躡手躡腳地來到房門邊,將耳朵貼在房門上,「果然是嫂子的呻吟聲!」

阿雄心想,阿雄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想到明天晚上也可以和嫂子做那檔事,下面也不自主地脹了起來,又不好叫老婆起來。
一個念頭閃過了阿雄的腦海:「嫂子的內褲!」
於是又躡手躡腳地來到後陽臺,果然看到一件不屬於老婆的三角褲曬在衣架上,還溼溼的,阿雄先欣賞一下子是一件淺膚色,正面有一斜線,斜線下邊是縷空的蕾絲,還繡了一朵花;斜線上邊則是不透明的,上面也繡了一隻蝴蝶。
阿雄欣賞後便拿下來,套在陰莖上開始自慰起來,不到五分鐘就射了,精液全射在嫂子內褲上,阿雄也沒沖水直接掛回去,因為是在三角褲內側,掛在衣架上並不明顯。

阿雄洩欲之便回房睡覺,經過大嫂房間側耳傾聽,己安靜無聲,到房間躺在床上倒頭就睡了。
隔天阿雄睡到九點半多才起床,問小慧大哥他們起來了沒,小慧告訴早起來了,剛剛才下樓到媽那邊(注:阿雄的母親住同一棟樓的二樓)。
阿雄梳洗完,吃過早餐,便帶著老婆到母親那裏。
晚上吃過豐盛的年夜飯後,大夥依習俗分發紅包,同時看電視特別節目。
到十點時,嫂子依先前計畫,藉口要通宵打牌,怕影響到小孩睡覺,告訴阿雄母親要把小孩留在她那,並且催促小孩趕快去睡覺。
大嫂也哄著小孩:「早點睡,明天才要帶你們去百貨公司玩。」

然後四個人就回阿雄家。
進門後,大嫂便催促阿雄夫妻先去洗澡。
阿雄對著小慧說:「妳先洗好了。」
嫂子聽到便催促阿雄說:「哎呀,這樣一個一個洗,要洗到什麼時候?都老夫老妻了,還害臊啊!」
說著便推著阿雄和小慧一起洗。
大嫂看小慧睡衣外面還罩睡袍走出來,便對著小慧耳朵說悄悄話,然後對著阿雄你們在房間等我們,說完便拿著換洗內衣褲,和大哥進浴室。

進到房間,阿雄問小慧:「嫂子剛剛跟妳說什麼?」
「嫂子剛剛要我脫掉睡袍,只穿內衣褲和睡衣就好了」小慧邊說,邊脫去睡袍。
小慧緊緊抱著阿雄躺在床上,並跟阿雄說:「人家好緊張哦!」
「嫂子怎麼說服妳的?」
阿雄也緊緊抱著小慧問說。
小慧就把大嫂告訴她的經歷說給阿雄聽,阿雄聽完後說:「原來大嫂己經參加過兩次換妻聚會了哦,難怪這麼大方,而且一點也都不緊張。」

一會兒大嫂和大哥分別穿著睡衣和內衣來到阿雄的房間(現在兩個女的都是穿著內衣褲再加一件睡衣,兩個男則只穿內衣褲),為緩和氣氛,大嫂又折回她房間拿了一付撲克牌來,並提議說:「我們先來玩橋牌,輸的人脫一件。」
還沒等嫂子說完小慧便地說:「我不會玩橋牌。」
阿雄轉向小慧說:「我們蜜月時我不是有教妳玩過了嗎!」
小慧小聲地說:「我忘記了。」
「沒關係,那我們玩檢紅點。」
大嫂說完看看小慧,然後接著說:「輸的人,不管輸幾分,只要輸分,就脫一件,只要有人脫光就結束,並由那個人選擇房間,好不好?」

大嫂看看大家沒意見,就放好牌要大家抽大小,結果嫂子抽的牌最大,嫂子當尾家,大哥當頭家發牌,結果這一局下來,阿雄和小慧都輸了,阿雄和小慧(由其是小慧)羞澀地各脫了一件,阿雄看小慧脫下睡衣後,秀出內衣褲時,下面就立刻站了起來。
下一局是阿雄當頭家,這期間阿雄不時偷瞄大哥的那個地方,好像也是鼓鼓的,阿覺有點吃虧,結果這一局嫂子和小慧輸了,兩人都各脫一件。

當小慧脫下胸罩,露出高挺、富有彈性而且還算豐滿的雙乳時,阿雄注意到大哥有在偷瞄老婆,看到小慧只剩一件三角褲(雖然不是很性感),更是感到吃虧極了,心裏嘀咕著老婆怎麼老輸牌。

第三局換到小慧當頭家,這一局阿雄也不時的打量嫂子,嫂子雖然身材比小慧稍微胖一點,不過也是一付爽起來很棒的樣子,但當焦點移到嫂子所穿的內褲時,心中失望道:「這不是昨天晚上我自慰的那一件嗎?!怎麼不是那一件前面縷空的米白色蕾絲三角褲。」
結果這一局,小慧和嫂子贏大哥,阿雄則剛好不多不少。
現在只有大嫂還有兩件,其餘的都只剩一件,第四局可能就是最後一局了。
第四局,阿雄一看牌,心裏暗道:「這一局脫定了。」

甘脆打快一點,免得小慧只穿內褲秀那麼久。
結果這一局大嫂一吃三。
阿雄很乾脆的將內褲脫掉,顧不得自己那一根己經翹得半天高了,眼睛瞄向大哥那邊,大哥那一根果然已經挺得直直的了,再看向小慧那邊,小慧脫掉內褲後,露出黑黑陰毛的三角地帶,看著小慧那個地方馬上要被她對面的那一根插,百感交集及而且不捨。

大嫂看著大家脫完後說:「有人脫光了,那牌局就結束了,現在就請脫光的女士選擇房間。」
小慧低頭小聲的說:「我要在這裏!」
等小慧說完,大嫂便牽著阿雄說:「我們也去我們的地方」。
阿雄有點猶預,但隨即被嫂子拉出房間。
來到嫂子房間,嫂子讓阿雄坐在床上,開始在阿雄面前慢慢胸罩脫下,嫂子的胸部比小慧豐滿,乳形也相當漂亮。
接著嫂子走到阿雄面前,阿雄伸出雙手輕撫嫂子的乳房,然後嫂子也伸手扶著阿的頭,阿雄便將嘴湊上去吸吮嫂子的乳頭,同時兩手開始她身上四處撫摸。

沒多久阿雄雙手慢慢往下撫摸,當隔著三角褲撫摸著嫂子的圓臀時,便把嫂抱近並搓揉著她的臀部,然後便開始慢慢將嫂子的內褲往下脫,嫂子也配合著扭腰擺臀。

當嫂子露出三角地帶的陰毛時,阿雄便抱著嫂子,讓嫂子躺下來,自己也翻身伏臥在嫂子的下半身,然後繼續將嫂子的內褲往下脫,就跟小慧一樣,邊脫邊親吻,恥丘→鼠蹊部→大腿→小腿,直到完全脫去,然後再回頭將臉埋在嫂子的陰毛裏磨磳。
一會兒嫂子說:「要不要來個顛鸞倒鳳的招式!」
阿雄轉個一百八十度的方向,讓自己的陰莖對著嫂子的嘴巴,同時也對著嫂子的陰戶開始吸吮,而且不時伸出舌頭往嫂子的陰戶裏攪動。

沒多久嫂子身體開始扭動,並不時地發出低聲的呻吟,這時阿雄看嫂子的淫水直流,覺得是插進去的時候了,於是轉過身來問嫂子:「要不要戴保陰套?」
嫂子回答說:「我己經結紮了,你放心地插進來吧!」

然後將雙腿張開,於是阿雄握著自己的陰莖,對準嫂子的陰門慢慢地插入,嫂子的陰道比老婆稍寬,再加上淫液四溢,顯得非常滑溜,因此阿雄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刺激而能更為持久。

阿雄大概抽插了五十下後,雙手扶起嫂子,變成嫂子面對面地坐在阿雄的陰莖上,這樣使兩人的下體更為緊密,然後阿雙手抱著嫂子屁股,讓嫂子做上下運動,約莫做了二十下,阿雄感覺到嫂子的淫液分泌的更多了。

又做了十幾下後,嫂子要阿雄躺下,然後跨坐在阿雄的陰莖上,上下地套弄阿雄陰莖,阿雄也用雙手搓柔著嫂子的雙乳。
受到嫂子陰道的刺激,阿雄忍不住抱著嫂子,同時抬起臀部配合嫂子的上下運動抽插,這時嫂子也開始低聲呻吟。

聽到了嫂子的淫聲,阿雄更加快抽插的速度,而嫂子的淫叫聲,也由低聲的「嗯……!」變成「哦……!哦……!快,我快丟了……」
沒多久,阿雄用力往最深處一頂,接著精液全射在嫂子陰道深處,然後緊抱著嫂子享受著餘韻。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