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靜怡結婚已經兩年多,由於年紀不大,想多點積蓄再生小孩,因此還過著兩人世界的生活。

靜怡白天在某大企業擔任企劃工作,總打扮入時,加上本身面貌身材條件都不錯,因此不時有配合廠商的窗口想約她吃飯,或送點小禮物的情況發生。

床第間的靜怡其實很放得開,恬熟敏感的身體讓她也很喜歡做愛。但是說到曝露這檔事時,她可就完全不苟同。不過我覺得曝露對她來說刺激也是很大的,怎麼說?舉例來說,有一次我們做愛來得很順其自然,當然也就沒有來得及去拉上落地窗的窗簾,有亮著床頭燈,當她被我挑逗到渾然忘我時,我在耳邊說著:老婆!我們這樣的姿勢要是對面有人,一定可以把你的穴穴看得一清二楚喔!沒想到她:啊呀!一聲,然後嗲聲嗲氣的說:嗯~~老公你別亂說,怎麼會給人家看見?我提醒說:窗簾沒拉上呀!正被我抽插著的老婆邊喘邊說:嗯~嗯~老公都不怕我被看到,我還怕甚麼?被她這麼一說,我故意把她反過身來躺在我身上,把她的雙腿張開,然後在她耳後說:好!就讓所有人欣賞一下我老婆嫚妙的身材…嘿!嘿!她先是嬌羞莫名的用手摀住臉,我的肉棒覺得她的洞洞正一下一下的收縮著,嘴巴啊呀的抗議,屁股做類似掙扎的扭動,實則主動含著我的雞巴滑的,我的雙手往她的腿根處靠攏,故意在她耳邊說:好!老婆我幫你遮住…她的穴穴早已濕滑到不行,我按住她的大陰唇後緩緩使力…壓開… 靜怡完完全全的被我釋放了!她開始囈語般的呢喃說:別看了…嗯…別再看了…嗯…喔…人家好羞喔…(她邊說可是雙腿卻越張越大)我配合著說:看呀!開心的看我老婆淫蕩的樣子…(故意拉起她濕黏的陰毛),看看多濕呀!幹起來一定很爽喔…靜怡被我這樣的多料挑逗,忍不住身體的騷亂,遂挪開遮臉的雙手,一手抓住乳房,一手往自己陰核肉蔻的位置揉弄著,我也是頭一次看老婆這樣淫靡的。於是努力的挺腰衝刺,又干了五六十下,老婆忽然雙腿一夾,我感覺到她撫弄下體的手指正抽慉般的摳挖著,然後一股濕熱的淫汁隨著陰道的收縮順著的肉棒流下來,我知道她到頂了,隨著高潮的到來,老婆有點暈眩的癱軟在我身上。我把她濕滑的淫水抹到她C+的那對大乳房上,我的抽插並沒有停下來,也不曉得為什麼今天特別勇?

高潮後的靜怡激情稍減,但是目前我們這樣的體位幹起來特別容易頂到她的G點,她雙手高抬讓我恣意妄為,有了剛剛大量淫水的助滑,更延續的我持久力,我摸著她的胸部,沒兩下她的乳頭又翹起來了,下身開始隨著我的抽插前後扭送。因為靜怡的視力不好,回家後已經拔掉隱形眼鏡,我故意說:對面四樓不是住著一對兄弟嗎?他哥哥剛剛出來陽台抽煙後,燈就熄了…我想一定躲起來偷看…

話一說完,她雙手遮胸,抬頭看了看窗外,(當然一片漆黑),她本來想躲,我跟著說:靜怡!剛剛你最羞的樣子已經被看過了,夫妻性愛本來就正常,讓人家好好的觀摩,我和老婆是多麼性福的…觀念保守的老婆依然放不開想要躲藏,但是嬌滴滴說:老公!你今天好利害喔,快把我幹壞了!我又說:你把腳張開點,讓我幹得更進去些,這樣比較快出來… 她羞紅臉說:那…那…那會被看到…我故意停止抽插的動作,她溫柔的問說:老公,你生氣了?從她乾乾沙啞聲我知道她又發騷了,我沉默不答,她咬著嘴唇,閉起眼睛,緩緩的張開對著落地窗的雙腿,我仍舊動也不動…

這時我開始相信人家說的:女人最大的性感帶在大腦

閉上眼的靜怡滿天飛舞的思絮全是自己被偷窺的淫蕩模樣,她為了怕我生氣主動磨擦我的肉棍,但是礙於姿勢,她的扭送總是對準自己的要害,多方面的刺激很快就讓敏感的靜怡又浪起來,我在她耳後又加油添醋說:我要是男人看了你的騷樣,一定會抽出雞巴打手槍…

我幹著幹著,沒想到靜怡竟然冒出一句:…喔…喔…別在干我…嗯…我有老公了…嗯…

說到危急之處,她又洩身了,這回我就跟著噴出我的濃精。這次的性愛老婆也覺得很幸福,很回味。

自此之後,每當做愛,我總會故意說幾句她春光外洩的事來引起激情。有時她會故意帶上眼罩,我也不排斥她的性幻想,清純的老婆不曉得這是我夢寐以求的。

當然我還是會怕怕的。

第一次在網站回覆處留下自己的email。收到許多的廣告信。還好是kimo的信箱,會自動過濾。幾天後,我收到一個試探性的問候:要不要先交換幾張照片?先附上我老婆的…

?? ? ? ?附件上的女人看不到臉,拍得就如同網路上的自拍照一樣。

回還是不回?

最後我回了。當送出老婆的下體裸照時竟然有種前所未有的興奮

對方顯然有過經驗,(他一直說沒有),我說我還不敢對老婆說,他好像很急,但是又裝不在乎,並表示可以先認識一下,就當朋友一起出去玩玩。這點說動我,他說如果直接來他婆也不是很願意,還罵他變態。

他叫阿威,他老婆叫小潔,聽就知道是假名。我為了不讓老婆懷疑,沒用假名,(但老婆是菜市場名,真真假假)。

第一眼看到小潔就覺得這女人很有氣質,比靜怡稍顯豐滿,她話不多,看來阿威雖然沒取得小潔同意,可是應該有跟她說這聚會的目的。所以…但是老婆則不然。阿威的身材和我差不多,年紀應該比我大幾歲?長得算是「順眼」(這是老婆的評語)。

玩樂略過不談,重點是晚上。

阿威說朋友在經營民宿。(想也知道是假的,但老婆並未細察),一行四人就睡同房間。(這是理所當然的安排)

?? ? ? ?就如同色文上說的,總要喝點酒甚麼的。老婆也喝了快兩罐的啤酒,還沒起疑。

我不曉得怎麼開始?阿威有點不爽。耗到大家都洗好澡上床,阿威不想睡,他按著電視無目的的切著,一台接一台的。靜怡怕光,本來就有準備眼罩(這是我提醒的),她主動帶上,還抱我一下說:還好老公記得!阿威看我躺著躺著好像也要睡了,就把電視關掉,熄了床頭燈,留下浴室邊的小燈,沒多久就聽到他和小潔親匿的聲音,(我覺得有點故意)但是一想到那氣質美女小潔被七上八下的,那有不動心?往他們的床位一看,床單裡看來是全裸的小潔正被阿威揉著胸部,小潔的身體扭來扭去的,看來床上的她也很騷。

?? ? ? ?我看得口乾舌燥,那話兒當然也蹦跳著漲硬。阿威不斷的玩弄著小潔,小潔開始沒節制的哼著。

我快受不了了。下體忽然被靜怡的小手給握住。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她的胸罩很快就被我給解掉,運動短褲也被我脫掉,我們一切都靜靜的來。她不願給我脫掉T恤與小內褲。喜歡曝露老婆的我這時潛藏的壞心眼就出現了。悄悄的把被單卷呀卷的壓在我這邊的身體下,被我弄得意亂情迷的老婆光滑的皮膚熱的火燙,仍然帶著眼罩,如同每次我們做愛帶著眼罩一樣。

也許是我也玩得太投入?我一邊吻著老婆的潤唇,一邊撫摸她的胸部,旁若無人的…但是,旁邊有人哩!

當我發現阿威就站我們床邊時險些張口驚忽!他就站在我們床邊,靠老婆那邊!正有趣的看著我們親吻!他的大膽讓我有點意外

他豎起大姆指表示老婆很贊!

我才發現老婆的胸部裸裎,只有被我的手給遮住,兩條修長的腿正交叉著磨呀磨的,不肯給我脫掉的小內褲旁邊正竄出絲絲卷柔的陰毛,鵝黃色的蕾絲內褲顯然很透明,阿威不斷對我做手勢鼓噪我的熱情,我更賣力的搓揉老婆的胸部,只見阿威指一指老婆的胸口又指一指自己,然後手掌空抓兩下。
我懂!他想摸一下!

我的心變態的亢奮著,緩和的移開我的右手,阿威會意,馬上替代我的手上陣,就在自己眼前…天呀!我有點昏厥!我讓一個男人摸我心愛的嬌妻!
我的手背在後面,有點酸了,想換回來,可是阿威顯然不肯!

我觀察他的技巧也不過如此!

但我不是我老婆!靜怡顯然很受用,她又開始伸直雙手讓「我恣意妄為」,我們一直靜靜的做。老婆張開緊夾的雙腿,我順勢右腿一跨,壓著她的粉腿,阿威又對我比大姆指,我則對他比中指。他邪邪的笑著,手掌順著乳房往下滑落,我為了看他要幹什麼嘴唇順著含住老婆的乳頭,我一直對他搖手表示不可以…說時遲那時快,他的手很快摸過肚臍眼兒,順著滑落豐腴的小腹,那柔嫩的三角洲…

他並沒有伸到褲腰裡去。

我鬆口氣.

但他絕對是個老手,因為他的手順著老婆滑嫩的大腿內側往上摸索,老婆受不了那麻癢的感覺,抬起腿想避開,當然只是把大腿更進一步羞恥的張開。

我的嘴巴不甘示弱的吸舔的老婆的另一個要害。

他不色不急的玩弄老婆的身體。當他的手就要滑進鬆軟的褲邊時,又有技巧性的煞住,然後順著內褲邊撫摸那些露出的陰毛。又滑下去,當他的手再度從大腿內側緩緩上摸時,老婆本能反射的張開雙腿,然後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差點穿幫),她的雙腿張開就如同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樣。

我一時忘記,伸手把ㄊ的手臂壓在床上,但身體蝕癢的老婆根本不曾細察,我抬起頭來看看阿威玩弄的地方,老婆張腿的同時早已把半邊的穴穴給露出來…

我開始想到此行目的不是要找男人玩我老婆!

我適時的對老婆說:我去上廁所,等我一下.

阿威在我耳邊細聲的說:「不如我們……」跟著打了一個交換的手勢。

看著小潔那性感的胴體,酒、加上情慾,使人迷失理性。

我和阿威各擁抱著對方的老婆,盡情地宣洩性慾。

豪放的小潔主動地騎在我上面,用小穴套住我的陰莖,屁股一上一下地抽插著;我則摸著她蕩來蕩去的雙峰,一面望著阿威搞我的老婆的情況。阿威像是毫不著急的輕吻著我老婆的乳房,然後一步步舔向她的鮑魚。我老婆下體的陰毛並不多,小穴微微的張著,像是等著阿威的進攻。阿威拿著肉棒在靜怡的鮑魚上挑逗了幾下,然後一下就把肉棒插入我老婆的小穴內。「啊~~呀~~」靜怡張著嘴,大聲地叫了出來,雙手捉著床單,不知何時靜怡的眼罩已經取下來,瞪眼望著阿威。阿威狂野的在我老婆的小穴抽送,靜怡的乳房也隨著忽叫聲震顫著。我酸溜溜地看著阿威和我老婆造愛,像是報復地也把小潔一個翻身按在下面,狠狠地插下去,房間內頓時交織著靜怡和小潔此起彼落的叫床聲。可能是太緊張的關係,沒多久我便已宣佈投降。小潔走進洗手間清潔,我乘機爬到靜怡身邊看著她造愛。阿威的花款也真多,這時他把靜怡弄成側臥,在後面一下下地向靜怡的小穴抽插著。偶而靜怡睜開眼睛望向我,又馬上羞怯地轉過頭去。突然阿威連續狂插了幾下,跟著一陣抽搐,把精液射在我老婆體內,乳白色的精液從靜怡的小穴處擠出來,慢慢地流到屁股上。

?? ? ? ?阿威起床之後,靜怡馬上撲到我身上,聲音有些嗚咽。我知她是覺得太羞澀,只好抱著她溫聲地安撫。

當晚我們各自攬著自己的老婆在床上睡覺。

半夜裡,我給一些聲音弄醒,伸手摸向老婆發覺她不在身邊,我矇矓地向聲音的方向望去,卻給眼前的情況嚇了一跳。

只見靜怡全身赤裸趴在阿威的床上,半跪地俯伏著,阿威則在她後面雙手扶著我老婆的屁股不停地抽插。靜怡緊閉著雙眼流露出陶醉的表情,還不時搖晃著身體去迎合阿威的動作。

我吃驚的望著他們,靜怡居然乘我睡著時偷偷的爬過去和阿威親熱!我沒有作聲,默默地看著他們在我面前造愛,心裡又酸又痛。

不一會幹完了,靜怡靜靜地穿回短褲爬回我身邊,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第二天早上,阿威和小潔離開後,我才質問靜怡昨晚的事情。靜怡沒想到我已把一切看在眼內,只好承認昨天和阿威造愛之後對阿威發生了好感,所以當阿威半夜爬過來挑逗她的時候,便忍不住偷偷地再和他親熱一番。

靜怡向我認錯,並保證以後不會再和阿威拉上任何關係,我也沒有太責怪她,若不是我欲令智昏地和阿威交換性伴,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天晚上,阿威又向我提出換伴的要求,我拒絕了,我發誓再也不會把心愛的老婆交給別人玩弄

  沿途上靜怡也真的沒再理會阿威的挑逗,使我大感安慰。

旅遊結束後的某一個假日,我在街上遇到小潔,不禁好奇追上去問,阿威最近好嗎?小潔的回答卻使我呆在當場。

原來小潔跟本不是阿威的老婆,她原是在歌廳裡做小姐的,是阿威包了她一個星期來陪他去旅遊玩樂。阿威讓她陪我上床跟本沒有任何損失,而我卻把真正的老婆讓了給阿威來淫辱。

自上次旅行至今已經有三個月了,但我還是對那次交換老婆吃了大虧而感到悶悶不樂。

我不知道靜怡會不會介懷,而我當然不會蠢得直問,只是我發現我倆的感情變得淡而無味。

我和靜怡造愛的次數亦越來越少,我發覺自己總是提不起勁去造,因為每次造愛我都會想到靜怡被阿威淫辱的情景,我想我是要更多時間去沖淡那種後悔和罪疚的感覺。

當我以為一切可以歸於平靜的時候,一個包 卻再次令我跌入無盡的深淵。

包裡有一隻光碟和一封信,寄件人竟然是阿威,他哪會知道我的地址呢?我心裡立刻泛起了不安的感覺。

「這片光碟是送給你做留念的。」信的內容很簡單,簡單得讓我感到害怕,因為我隱約覺得有些秘密將會在那片光碟揭開。

我把光碟放進電腦,發現裡面原來是影像檔案,播放機亦在這時自動執行播放。

鏡頭影著一張床,周圍的擺設像酒店房間似的,我只感到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時有一對男女從鏡頭的右下角出現,他們都是一絲不掛的互相激烈的擁吻著,男的雙手更肆無忌憚的在女的身體游移。

那男的把女的壓在床上,慢慢的向下親吻著,這時我可以看清那女的樣貌。

「靜怡!?」我驚喊著,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鏡頭裡的女子真的是靜怡。

我腦海裡霎時記得,那酒店不正好是旅行時下塌的酒店!那麼,那個男的豈不是阿威?!

阿威吻著靜怡的乳頭,一隻手則搓揉著她的私處,只見靜怡臉上流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按著阿威的頭不讓他離開她的乳房,阿威搓揉著私處的手指也插入了靜怡的小穴內不斷刮弄。

我真不敢相信,靜怡不是答應了我不再和阿威發生關係嗎?她是何時溜到阿威的房間和他溫存?

為甚麼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呢?腦海裡的問題在團團轉,我只感到一陣暈眩。

阿威慢慢的爬到靜怡身上,拉開她的雙腿,握著暴漲的陽具摩擦著靜怡的外陰,龜頭慢慢的插入小穴內,然後一挺腰,整支陽具便插進靜怡的體內。靜怡叫喊般的張開著口,看來是給阿威的衝擊發出歡愉的聲音。阿威狂野的在靜怡的小穴抽送,乳房便跟隨著上下移動。抽插了一會,阿威讓靜怡趴在床上。然後從後面再次刺進靜怡的小穴,雙手有勁的捏壓著她的乳房,靜怡則不斷搖晃著身體配合著阿威的抽送。阿威再次讓靜怡平躺在床上,拉起她的雙腿勾在肩膊上,作更深入的抽插。他們的動作越來越快,靜怡的乳房也晃動得有如地動山搖,滿臉陶醉的迎合著強勁的衝擊。阿威狠狠的將陽具插在靜怡體內,靜怡則曲著身子,像靜止了一樣的沒有任何動作,我知道阿威是射精了,全部射進靜怡的陰穴內。 阿威伏在靜怡的身上,輕撫著起伏未平的乳房,靜怡臉上露出一片滿足的神情,畫面亦在這時慢慢變暗……

我只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看著違背諾言的靜怡,心裡是陣陣刺痛。

畫面慢慢的再次出現,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佈置看起來像客廳一樣。

靜怡再次出現在畫面上,她坐到梳化上環顧四周,但並沒有發現隱藏著的攝影機。

阿威跟著便出現,二話不說的便把靜怡壓在梳化上狂吻著,靜怡摟著阿威的頸要更激烈的吻,甚至可以見到舌頭在交纏的情景。我已經知道那一定是阿威的住所,靜怡原來在旅行之後還一直有和他暗中聯絡。阿威的手慢慢伸進靜怡裙內有所動作,另一隻手則解開靜怡襯衫的扭扣,拉下包著乳房的胸圍,輕柔的搓動著乳房及乳頭。靜怡一邊和阿威親吻著,一邊配合著除掉自己身上的襯衫,阿威伸進裙子裡的手也將靜怡的內褲慢慢扯脫下來。阿威鬆開那多餘的胸圍,像小孩子般吸吮著靜怡的乳房,裙子裡的情景雖然是看不到,但看靜怡那種享受的臉孔便估到小穴正被他的手指玩弄著。阿威伸進裙子裡的手慢慢的抽了出來,兩隻手指隱約看到晶瑩的淫液,然後將手指放在靜怡的嘴邊。靜怡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淫水,慢慢的把手指放進口內吸吮著,手指在靜怡的口內抽插著,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靜怡竟然變得這麼淫蕩。阿威這時站起來,脫掉自己的褲子,露出充血的陽具,靜怡濕潤的雙眼緊盯著,那種渴求的表情是我從來未見過的,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靜怡伸出舌頭開始舔弄阿威的陽具。靜怡從來不會為我口交的,她說她不能接受那種 心的感覺,可是鏡頭前的她卻是另碼子的事。靜怡慢慢的把龜頭吸進了口裡,舌頭在肉冠上轉動著,然後把整根陽具放進口裡,阿威按著靜怡的頭開始做緩慢的抽插動作,另一隻手則捏來著靜怡的乳頭。過了好長的時間,阿威的雙手扶著靜怡的頭,作出急速的抽插動作,陽具在嘴裡進進出出的流出不少口水,靜怡的雙手也放在阿威的臀部擠壓著。不一會,阿威挺直身子,把陽具深深的刺進靜怡小嘴內,抖著身子的愉快神情,我想一定是滿滿的把精液灌進靜怡的喉嚨內。靜怡閉著雙眼吸吮著陽具,像要把最後的一點精液也吸出來,阿威的陽具慢慢離開靜怡的小嘴,靜怡則不捨的伸出舌頭舔弄著龜頭殘剩的精液,咕碌的將阿威的精液吞進肚子裡。

阿威接著讓靜怡躺坐在沙發上,脫下她的裙子,雙手拉開她的大腿,把頭埋在靜怡雙腿之間,像回饋剛才所獲得的歡愉,舔弄著靜怡的陰唇。靜怡閉著雙眼,一手按著阿威的頭,一手搓揉著自己的乳房,緊鎖的眉頭看得出她全情的享受著。也不知過了多久,靜怡的雙手開始緊抱著阿威的頭,雙腿也緊緊的夾著,胸口急劇的起伏著,然後緊硬著身子的向後昂,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阿威爬起來再次和靜怡激吻著,他的陽具是再一次的勃怒著,靜怡伸出手握著陽具引導他進入已經氾濫的小穴。

我已經沒有心力再看下去,只是盯著畫面,看著阿威用不同的姿勢抽插著靜怡的淫穴,一直到他再次在靜怡體內射出第二次的精液為止,畫面便再一次暗淡下來。

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甚麼,只是感到極端的疲倦,可是畫面又再一次出現。

赤裸的靜怡對著攝影機自慰著,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淫態被拍下來,我只知道畫面上的靜怡就像妓女一樣的,搓揉捏弄著自己的乳房,雙腿撐得開開的,兩隻手指插在淫穴內抽動著,像久曠的蕩女一樣,任何男人也可以隨時在她的股間裡溫存享樂。

阿威爬到床上,撫摸著靜怡的身體,此時,鏡頭還出現另一個男人,跟靜怡親吻著。這時我的腦袋像要爆開了似的,心痛得不能再痛,一股恨意完全湧怒出來。

再沒有任何前奏,阿威便將陽具插入靜怡淫穴內,靜怡口裡也沒閒著,因為嘴裡已經多了另一個男人的肉棒,淫亂的情景已經不能再給我甚麼震撼。兩男像接力般的不斷交換位置,一時抽插著靜怡的淫穴,一時抽插著靜怡的小嘴,有好幾次更刺進肛門內。兩男夾著靜怡一前一後的抽插著,靜怡就像他們的玩具一樣,他們要如何幹,她就跟著奉迎著,沒有一絲羞愧。兩個男人的精力像無窮無盡一樣,在小穴內射精後又再在靜怡的嘴裡抽插射出,靜怡的身體應接不暇,口角處流出沒法吞下的精液,小穴在男人陽具抽插的過程中不斷湧出射了進去的精液,就是連肛門也弄得一塌煳塗,但是靜怡還是滿臉享受著被淫辱玩弄的性戲。

筋疲力盡的靜怡躺在床上,身體每一處地方都是被玩弄過的痕跡,紅腫的陰戶還流出汨汨的精液,乳房和臉上也有精液布下的痕跡。

激烈的性交行為此時總算告一段落,但下次又會如何呢?會有更激烈的性交在我看不到的時候發生嗎?

我不敢想下去,也不會親眼目睹,光碟是播完了,同時我對靜怡的感情也隨著結束…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