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玉珍姐是在我大二的時候,那時候因為學校宿舍床位不夠,因此許多人都另外租房子搬到外面住。而我當時還不懂租房該注意的事項,糊里糊塗的住進一間『夏熱冬冷』的半鐵皮屋。

  當時為了買黏鼠板,就跑到一間百貨連鎖賣場去,那位店員就是玉珍姐。當時我對她還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只記得她聽到我用搞笑又誇張的語氣,敘述租屋處裡老鼠的惡行惡狀與誇張事跡的時候,她笑得花枝亂顫。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她的印象。

  後來買完黏鼠板以後,我就再也沒去過那家店。

  直到一年後我換租另一間房子,想起自己還有些生活用品沒買,就跑到另一家比較近的百貨賣場去買東西。

  進到店內,我發現店員很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於是就一邊挑商
品,一邊不時的盯著她看。那個店員也發現我在看她,她也是滿臉疑惑。

  等到結帳的時候我才開口問她:「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你?」

  她也同樣疑惑的說:「我好像也看過你,可是想不起來。」

  我想了一下:「你之前是不是有在別的賣場工作?」

  「是啊!」她說:「我之前在某某路的賣場,後來才轉過來。」

  這時我才靈光一閃:「我想起來了,之前我在那裡跟你買過黏鼠板,你
還記得嗎?」

  「對喔!你就是那個老鼠嘛~」這時她很驚訝的說:「我還在想怎麼現在還
有人用這麼老套的搭訕方式咧~」

  我:「……」

  於是後來她對我的稱呼就是老鼠,而我也知道她叫玉珍,這時我們才算真正
的認識。

  我仔細的觀察她,發現她身高大約160、身材適中,因為常常需要搬貨,看
的出手臂蠻結實的;臉上不施脂粉,屬於清秀型;頭髮綁成清爽的短馬尾,穿著
牛仔褲、T-SHIRT與店裡的制服,帶著開朗的笑容,讓人感到十分的親切。

  從聊天中知道她大約比我大五歲,但是卻十分的有活力,而且講話十分善解
人意,跟學校的同學比起來,更有一種溫柔的感覺。

  後來我沒事就會跑去找她聊天,偶爾會帶杯飲料請她喝,雖然我跟她差了五
歲,但是卻無話不談,有時還會充當我的戀愛顧問(當時我喜歡班上的一個女生
)。她給我的感覺就像大姐姐一樣,所以我也很喜歡去找她聊天,順便告訴她一
些學校發生的趣事。

  後來有一次她告訴我:她夫家有債務問題,所以她先生在外地工作,很久才
回來一次(就是跑路去了),家裡靠她當正職店員賺取收入;她有一個一歲多的
女兒,還拿照片給我看過。

  我當時沒有什麼特別反應,聽了也只是笑一笑,跟她說:「反正大家就是當
朋友,這些我也不會在意~」

  沒想到下次我去找她聊天時,她主動說要請我吃飯,我那時傻傻的,想說自
己一個學生又沒打工,有人請客當然最好,就很高興的答應了。

  吃飯的時候,她才跟我提起:當時她是在試探我,看我會不會因為她結婚有
孩子就不想跟她來往,但是她看到我當時的反應並沒有嫌棄她,所以她感到很高
興。

  當時的我很傻很天真,對於人際的關係都僅止於朋友的階段,而且我還在喜
歡班上的一個女孩子,所以雖然覺得玉珍姐的長相與身材不錯,但當時根本沒有
想那麼多,只是把她當作一個很談得來的大姐而已。

  但也因為這次把話說開了,之後我跟她的互動就變得更親密,有時候聊天都
會打打鬧鬧的,肢體碰觸也變多了,甚至後來見面時都會直接喊她:「玉珍姐!
」,她也直接稱呼我:「小老鼠~」。

  這樣的情形一直維持到我大三下學期。

  那時候我喜歡的女生拒絕了我的告白,讓我感到心情很鬱悶,原本要找她去
海邊玩的計劃也泡湯了。

  當我跟玉珍姐談到這個的時候,她安慰我一下,又說我原本計劃出遊的日期
她正好放假,想陪我出去玩順便散散心,叫我騎車載她。

  我當時是第一次失戀,感覺很難受,正需要人安慰,於是沒多說什麼就答應
了。沒想到這次的出遊會讓我們的關係發生變化。

  出遊的那天天氣不錯,只是山邊有些烏雲,但是海邊的方向卻是十分晴朗。

  我騎車去載她,遠遠的就看到她跟我招手,等我靠近時,她笑著問我:「我
今天好看嗎?」

  看到她的穿著,讓我愣了一下:白色短版圓領T-SHIRT內搭小可愛,胸前的
突起讓我忍不住盯著多看了幾眼,而上衣遮蓋不住的腰部曲線看來十分的性感;
穿著短褲、涼鞋,秀出半截大腿與細長的小腿,光是站著的樣子就讓我著迷;她
還戴了一頂遮陽草帽,將她的成熟轉為青春的活力與俏皮。

  這樣的裝扮,讓我完全感受不到她比我大五歲,只覺得學校的同學沒有人能
像她這樣將成熟、性感、活潑的氣息集於一身,心裡突然湧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她看我愣愣的看著她,笑著說:「怎樣~沒看過姐姐那麼漂亮吧!」

  我這時也狗腿了一下:「玉珍姐本來就很漂亮,只是今天更漂亮了!」

  「厚~」她得意的敲了我的安全帽一下:「今天嘴巴很甜喔~」

  不過這樣一來,我原本鬱悶的心情也消散了不少,一路上有說有笑的,而她
坐在後座時,兩手環抱著我的腰,胸部也不時碰觸著我後背,讓我感覺有些尷尬
,卻又帶著少許的興奮。

  到了海邊,我跟她一起看海,順便把鞋子脫了,在岸邊踩著鵝卵石,享受海
浪沖擊腳板的涼爽快感。這時突然有個浪特別大,她閃避不及,驚呼了一聲,我
連忙抓住她的手掌,將她帶離岸邊,不過還是有少許的浪花濺上了她的衣褲。

  「剛才真是好險喔~」這時她才笑嘻嘻的看著我說:「你真體貼!」

  我靦腆的搔搔頭說:「沒有啦~」

  這時突然想到,若是我喜歡的那個女生能跟我一起來該有多好?心裡不由得
歎息了一下。玉珍姐看我表情有點黯淡,問我:「還在想那個女生喔?」

  我點點頭。玉珍姐停頓了一下,然後跟我說:「不然這樣吧!你今天就當我
是那個女生。」

  我詫異的看了她一下,但我還沒開口,她又繼續說道:「我想看看你平常是
怎麼對待女生的,之後再給你一點建議。這樣不錯吧?」

  她說的這個理由我也沒什麼好反駁的,畢竟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哪裡做錯了才
會告白失敗。

  「好吧!」我說。

  她笑著握住我的手說:「那我們就繼續玩吧!」

  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從我拉著她的手離開岸邊後,我們的手掌就一直沒有
放開來過。

  我跟她一路上牽著手欣賞風景,雖然我剛開始還有點緊張,但是後來就像平
常跟玉珍姐相處的互動方式一樣,不時的搞笑虧她,而她也被我逗的花枝亂顫。

  只是她今天的穿著打扮實在是太亮眼了,我偶爾會分心偷喵一下她胸口挺起
的部位,還有她走路時扭動的腰部以及雙腿的曲線,玉珍姐似乎也知道我在偷看
她,有時候還會竊笑。

  而我也隱隱感覺到今天這樣的互動,跟以往朋友之間的模式不太一樣:玉珍
姐的舉止跟以往大姐姐帶小弟弟的態度不同,而是以一個「女生和男生」相處的
態度來面對我。

  她的一舉一動,都帶著我以往沒有察覺的「女人味」,這讓我心中開始蔓延
著一種未知的情緒。

  到了下午,天色突然暗的很快,我們也玩得累了,於是我就載著玉珍姐準備
回市區。沒想到雨下得又急又快,我們騎到一半就被大雨襲擊,渾身都濕透了。
雨水像機關鎗的子彈一樣,又急又猛的打在我的臉上,玉珍姐也緊緊的靠在我的
背後,但我又不敢在下雨天騎太快,只好保持40公里的時速往市區前進。

  當我騎到一半的時候,玉珍姐突然叫住我:「旁邊有間汽車旅館,我們先進
去躲雨!」

  「要先進去嗎?」我說:「快到市區了。」

  「旅館裡可以烘衣服,我現在這樣都濕透了。」她捏了我一下:「快點啦~

  我也覺得有道理,就把車騎進汽車旅館。玉珍姐趁我停車的時候先付了休息
費,然後趕緊把我拉進房間。

  「你看你,都濕透了。」玉珍姐幫我把把安全帽拿下,又幫我擦了擦臉。

  「玉珍姐你還不是一樣~」我笑著看她,沒想到她的衣服也都淋濕了,白色
的T-SHIRT貼裡面的小可愛上,將胸前乳房的形狀浮印在衣服上,兩點乳頭若隱
若現。而且衣服一直不斷滴水到她的腰上,沿著她的凹凸曲線不停滴落,看得我
一時楞住。

  「唉呦~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啦!」她也察覺到了我在盯著她看,輕輕的推
了我的肩膀一下:「我先進去浴室把衣服脫下來,你的也是,等會叫人來幫我們
烘乾。」

  她轉身進入浴室,而我也被又濕又冷的雨水淋得受不了,把自己的衣褲也都
脫個精光,再把我跟玉珍姐的衣服交給客房人員處理。

  我渾身赤裸,感到有點冷,正想跟浴室裡的玉珍姐要一條浴巾來裹身體的時
候,聽到玉珍姐驚叫了一聲,我趕緊跑到浴室門口:「玉珍姐!怎麼了?」

  她沒有說話,卻又驚叫了一次。我怕她出了什麼事,也不管那麼多,就直接
轉開浴室的門衝了進去。

  沒想到迎接我的,卻是從蓮蓬頭冒出的熱水!

  我被燙的跳起來,而玉珍姐卻是一臉惡作劇成功的得意樣子對我嘻嘻笑。

  「喂!很燙耶!」我閃開迎面而來的水柱,轉頭看著玉珍姐。

  「唉呦~我只是怕你在外面會冷嘛!」她把蓮蓬頭移開,並且把水溫降低。

  這時我才在水氣繚繞的浴室裡看清玉珍姐的樣子:

  她把馬尾放開,頭髮順著水流垂直而下,貼著她的肩膀與後背,映襯著她那
性感的鎖骨;大約是C罩杯的渾圓乳房,乳頭是淡淡的偏紅色,而水滴不停的從
她那毫無遮掩的胸部滴落,令我看傻了眼;而水流順著她纖細的腰部滑落到臀部
,那漂亮的曲線根本就看不出是生過一個孩子的母親;最後瀑布般的從她的大腿
、小腿傾落而下,顯露出她的雙腿的修長與勻稱。

  我看著那美麗的胴體,一種對於玉珍姐從來沒有過的慾念開始從心裡升起:
她是一個漂亮又性感的女人。

  她不懷好意的用壞壞的笑容對我說:「我看你那麼冷,不然一起洗吧?」

  我這時還處於發愣的狀態:「…不好吧。」我拒絕的有氣無力。

  「好吧…」她聽了以後沒說什麼,轉過身去。

  沒想到接下來又冒出一句:「那你幫我背後抹肥皂吧!」

  我又嚇了一跳,她解釋說:「今天玩的好累,手好酸。你就幫我一下嘛~」

  這時的我不知是否被自己的慾念影響,竟真的聽從她的話,只是心裡還有些
忐忑不安,手掌竟有些微微顫抖。

  我擠了一些沐浴乳在手上搓洗出泡沫,然後用手掌幫玉珍姐從後背塗抹到腰
部,再慢慢的用手指撫摸她的肩膀。這時我手裡摸著溫香軟玉,心裡也跟著心猿
意馬了起來。

  我撫摸著她的肩膀,輕輕的幫她按摩,同時慢慢拉進雙方的距離,嗅著她身
上的香味。

  「嗯~好舒服喔~」她笑著說:「以後你可以改行當專業按摩師~」

  我也笑了一下,她這句話舒緩了當時的氣氛,我便開始對她的肩膀又捏又揉
,她也十分的享受,不時還「嗯…」的幾聲嬌媚輕吟,讓我聽的血脈賁張,慾
望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我捏完肩膀後,她忽然又對我說:「手臂也一起抹吧,手臂被你捏的都沒力
了~」

  我當然巴不得繼續,左右手各自開攻,從肩膀到手臂、手肘,一路撫摸下去
,兩人的身體也越靠越近,當我握住她的手掌時,我們倆的上半身已經貼在一起
了。我雙手環抱將玉珍姐攏在我的胸前,這樣的姿勢大大的滿足了我的佔有慾。

  我用側臉去摩擦她的鬢角,感受髮梢傳來的香味,我175公分的身高,正好
可以居高臨下的窺視著那兩顆渾圓挺立的雙乳,並且從她胸口的起伏,感受到玉
珍姐的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

  她擠了一些沐浴乳給我,讓我搓洗成泡沫以後,握著我的的手背,覆蓋在她
的兩顆玉乳上,然後用宛如呢喃般的細微音量說:「幫我…」

  她那慢慢泛紅的臉頰,顯露出宛如小女人的嬌羞神態,令我不由自主的吞了
一下口水,強烈的興奮與刺激讓我的慾念更加高漲,陽具也有如吹氣球般的挺立
了起來。

  我興奮的有些顫抖,雙手撫摸著她那突起的雙峰,揉起來的觸感又軟又有彈
性,就像是小籠包一樣。我恣意的揉捏著,讓沐浴乳的泡沫沾滿她的胸部,雙手
又不安分的往她腰部游移、享受上下其手的快感。

  而我的陽具雖然不長只有16公分,但此時卻堅挺聳立、青筋浮現,肉棒像是
火熱的石柱一樣,在玉珍姐的股間摩擦滑動著;龜頭也因為充血而脹大變得赤紅
,像是虎視眈眈的毒蛇,準備隨時出擊。

  當我沉浸在這種興奮狀態時,玉珍姐突然離開我的懷抱,走到我背後說:「
換我幫你。」

  隨即身體貼了上來,就像是沾滿泡沫的海綿一樣,塗抹著我的後背,同時也
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緊貼著我,兩手用泡沫在我身上亂塗亂抹,還不時用戲謔的口吻說:「哇
~你的肩膀很寬喔~」、「你的胸膛好厚喔~姐姐就喜歡壯壯的男生~~」

  但我這時根本聽不進去她再說什麼,腦中滿是想著她的肉體,於是雙手就很
自動的向下來回撫摸她的大腿,不時對她的臀部又抓又捏。

  玉珍姐就像是不甘示弱一般,右手突然握住了我的陽具,還輕輕的上下套弄
著說:「嘻嘻,小老鼠變成大老鼠囉~」

  她說的這句話讓我當場理智斷線,變成只剩下情慾的猛獸,我猛地轉身一把
將她狠狠的抱住,對她狂親猛吻,一心只想佔有她。

  正想要把她就地正法的時候,她沒有抗拒,只是用手輕輕的反抱住我,柔柔
的說:「剩下的,到床上好嗎?」

  我沒有拒絕,迅速的用水柱將我倆身上的泡沫洗掉,再草草的將身體擦乾,
便急著想把她帶到床上。

  沒想到這時她雙手張開對我說:「抱我。」語氣嬌媚又柔弱,令人心生憐惜
,燃起了我的佔有慾。我用公主抱的方式將她一把抱起,就像帶著戰利品一樣,
氣勢洶洶的把她帶回床上。

  我把她輕輕放在床沿,她順手關了天花板的日光燈,只留下一盞昏黃的床頭
燈。柔和的燈光從她側邊亮起,光線就像一層薄紗,讓她的身材曲線在我眼前一
覽無遺;又有如籐蔓一般生長,從她那交叉的小腿開始光影交纏,一直向上延伸
到那勾人的細腰、翹乳,以及她那性感的鎖骨。

  霎時一種曖昧又淫糜的氣氛蔓延開來:想要隱密躲藏、又害怕被發現的緊張
感,以及想要宣洩慾望的刺激感,令我將理智拋在腦後,這時的我只想要將我的
性慾宣洩在眼前這個女人身上。

  我爬上床坐在她旁邊,她看著我說:「接下來的,是我們倆的秘密,不能告
訴別人喲!」

  我點點頭,於是兩人便開始親吻了起來,她一下一下的慢慢親著,像是引導
著我。我們雙手也沒有閒著,相互撫摸對方身體的每一吋肌膚,而我對她的重要
部位又揉又捏,擁抱的力道也越來越大,終於我忍耐不住,將她放倒在床上。

  她的膝蓋彎起,我順勢將她的大腿打開,然後我膝蓋跪在床上,兩手抱住她
的肩膀,又再次不停的親吻她。

  但因為我是第一次沒有經驗,下半身不管如何的扭動,都無法找到洞口,焦
急我就像是快被逼瘋的野獸,用低沉又嘶啞的聲音,焦急的對玉珍姐叫著:「我
要!給我!」

  她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左手輕輕的扶著我那迫不及待的陽具,帶到她那已
經濕了的秘穴,然後右手拉著我的腰,慢慢的將我那腫脹不堪的龜頭帶進她的陰
戶裡。

  霎時間我感受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溫熱觸感,濕熱的秘穴將我的龜頭含了進
去,然後又一分一分的把我那熾熱的陽具吸了進去,直到根部。

  這時我不敢輕舉妄動,怕一下就射了,我將肉棒停留在她的秘穴裡,體驗著
濕熱又充實的感覺,這讓我體驗到全新的快感。果然做愛跟打手槍是完全不一樣
的,難怪有人說做愛跟吸毒一樣會上癮。

  過了一會,我嘗試著抽動下半身,這才發現肉棒被秘穴鎖的死死的,只要一
動,那包覆性的摩擦就不斷的刺激我敏感的龜頭和肉棒,讓我顫抖不已。

   我強行的抽動了幾下,精關卻再也守不住,我連忙將肉棒抽出,精液就像
是加滿燃料的火箭急速射出,連射了好幾回,幾個星期份量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
了出來,全都濺在玉珍姐的肚子上。

  「對不起。」我覺得超丟臉的,第一次這麼快就洩了出來。

  玉珍姐拿了幾張衛生紙將精液擦拭乾淨:「沒關係,畢竟你是第一次。」

  雖然玉珍姐這麼說,但我的心情更差了,坐在床邊低著頭,任由陽具慢慢的
垂軟下去。

  沉默了一陣子,玉珍姐突然開口:「對不起。」

  我訝異的轉頭,看見玉珍姐側著身子面向我:「其實,我今天本來只是想逗
逗你、跟你玩的,但是後來卻越玩越無法控制,真的就跟你……」

  我聽到這裡,心裡也有點愧疚,畢竟到後來我也是控制不住,順從自己的慾
望就真的做了。於是我也側躺下來,面向玉珍姐說:「抱歉,其實我也有不對的
地方……」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停頓了一會,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我很害怕。」

  「?」我愣了一下,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你還記得以前我說試探過你的那一次吧?」

  我點點頭,這時我才想起她有老公跟小孩,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她繼續說:「其實那次我真的很高興。因為以前也有很多人來搭訕,但是一
聽到我有先生跟小孩,就馬上被嚇跑了。只有你完全不在乎,還是一樣把我當朋
友對待,態度也沒有改變。」

  「我在這裡都沒有朋友,有你可以常常跟我聊天,我真的很高興。」她眼神
進入回憶模式:「後來我就想把你當弟弟一樣的照顧,聽你說一些你感情上的問
題,還有生活中的趣事。我每天都很期待你過來找我,也越來越喜歡跟你相處.
..」

  「可是,越是這樣,我越害怕失去你。」她突然看著我:「我怕你交了女朋
友以後,就不會再來找我了,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樣寂寞了!」

  我聽到她這麼說,突然覺得很同情她,我握著她的手掌:「玉珍姐…」

  我對於玉珍姐的感情其實很複雜:我想把她當朋友一般的聊天、偶爾互訴心
事;又想和姐弟一般的相互打打鬧鬧,給予精神上的支持;可是今天,我卻想以
一個男性的慾望,佔有她的肉體。

  我很想繼續保持之前的關係,讓我們的朋友之誼、姊弟之情能夠長長久久,
不要改變。但事與願違,在面對男女之情和慾望的誘惑之下,我還是忍不住墮落
了下去,此刻的我,只想擁抱她、愛護她。

  「那天你告訴我你失戀的時候,其實我私底下很高興,」她目光離開我:「
我不希望你有了女朋友以後就不理我了,所以我就說想陪你一起出來散心,順便
逗逗你,沒想到……」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也沒想到我今天居然獸性大發,真的上
了玉珍姐。

  「不過……」玉珍姐抿了一下嘴唇,像是鼓起勇氣的說:「其實我今天是
蠻高興的,因為你今天……真的對我動心了吧?」

  廢話,看玉珍姐今天打扮的那麼漂亮,行為舉止又那麼勾魂,誰不動心啊?

  「其實…我也很喜歡玉珍姐。」我主動的伸出雙手環抱住她:「從以前到
現在,只有玉珍姐你能夠傾聽我的心事,也會安慰我。除了你以外就沒有其他人
能夠這麼瞭解我了。你就像是我的好朋友、好姊姊一樣,我也不想失去你。」

  「而且……」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剛才…真的動心了。」

  玉珍姐的表情轉為嬌羞,雙手也跟我抱在一起,兩個人就這麼側著身體,赤
裸裸的在床上擁抱,把兩人間的感情隨著肉體的緊密貼合,毫無保留的交流著。

  過了沒多久,我感覺到我的腹部有個熱熱的東西頂著,低頭一看才發現我的
陽具又再次昂然挺立,準備好要衝鋒陷陣了。

  我跟玉珍姐相視而笑,她溫柔的對我說:「這一次,要溫柔一點喔~」

  我微笑著親吻她的臉頰,並且輕輕的俯身面對著她,開始一寸一吋的親吻與
探索她的肌膚。從她的臉頰開始向下移動,在她的鎖骨間游移,同時說著一些:
「我喜歡你」、「你好美~」之類的話,一手輕輕的搓揉著她的乳房,另一手則
在她的大腿慢慢撫摸。

  玉珍姐被我的攻勢影響,臉色開始泛紅,呼吸又開始變的急促。

  我用A片中看過的技巧,將攻擊重點移向她那一對美乳,兩手同時進攻她的
乳房上,力道適中的揉著,再像嬰兒一樣用嘴吸吮著她的乳頭,不時還用牙齒輕
輕的咬著她的乳頭,並用舌頭上下快速的撩動、刺激著玉珍姐的性慾。

  「啊……!!嗯~~」玉珍姐被我的舉動弄得叫出聲來,眼睛微閉的她在喘
息中發出令人銷魂的吟叫聲,她被我撥撩的受不了了,兩手也開始往我身上撫摸

  我口中吸吮不輟,依舊用右手摸著她的乳房,但左手卻開始向她下方的桃花
源進攻。先是用食指與中指尋幽探秘一番,再用指甲輕輕的在肉穴內外滑動,像
是敲門一樣的昭示著即將進入的訊號。

  我慢慢的用中指探進了她的秘穴,那熱呼呼的通道被我不停的上下左右挑弄
,變的越來越濕滑,已經開始有水流出來了。我見狀趁勝追擊,手指忽快忽慢的
在那淫糜的小穴裡來回摳弄,弄得玉珍姐嬌聲不斷。

  「唔~~嗯~嗯~好弟弟,快進來~啊~~」她不停的叫著,讓我也心癢難
耐。

  我跨下的肉棒早已挺直剛硬,龜頭也早已脹成赤紅色,一副整裝待發的模樣
。我見她下身已經濕透了,便將她身體擺好,把龜頭放在她的洞口,雙手握住她
的細腰,臀部向前一推,將肉棒狠狠的送進她的陰戶裡。

  「啊~~!」她淫叫了一聲,兩手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臂。

  大概是之前射精過一次,我的肉棒現在沒有那麼敏感了,所以可以在她那濕
熱的陰道裡停留,享受著被包覆的緊實感。

  我將身體下壓,讓陽具深深的進入她的陰戶直到根部,雙手抓住她的肩膀,
將胸膛貼在她的身上,調整好姿勢,便開始全身前後移動。但這姿勢並沒有讓我
的陽具抽插的感覺,反而是我跟玉珍姐的身體一起抖動。

  「不是這樣,」玉珍姐的手扶著我的臀部說:「只要屁股動而已。」

  「是這樣嗎?」我將腰部向後弓起,讓陽具抽出一些,再用腰力將屁股往前
送,讓原本離開陰道一半頂進去。

  「啊~嗯~」

  她那淫浪的叫聲代表我做對了,雖然剛開始還不太習慣,但後來已經有點掌
握訣竅了。而且她的陰部也早已濕透,我的陽具很容易就進去了,於是我開始用
這個姿勢讓火熱的陽具在她的陰道裡抽送著。

  我那火熱直挺的肉棒就像是雄赳赳氣昂昂的士兵,拿起武器不斷的向那濕熱
的秘洞進攻,一次又一次的後抽前送,渾不知疲累。

  我也很訝異這次沒有想射的感覺,便不斷賣力的進行活塞運動,干的玉珍姐
嬌喘連連。

  「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隨著我抽插的速度加快
,她的叫聲速度就越來越快,像是要喊破喉嚨似的淫叫著。

  抽插了好一陣子,我有點累了,就停下來休息一下,並親吻著玉珍姐的臉龐
,她也跟我相互親吻。

  之後我又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她的耳垂,並輕輕的吹氣,用氣音問她:「這樣
還可以嗎?」

  「嗯~~」她沒有說話,但我從她不斷起伏、喘息的身軀以及雙眼迷濛的性
感表情,知道她獲得了滿足感。這讓我感到十分的得意。

  休息了一陣,我換個姿勢,雙手伸直撐在床上,由上往下俯瞰著玉珍姐,這
樣的角度正好可以讓我看到她的臉和上半身。

  「開始囉~」我的陽具依然堅挺雄偉的執行任務,臀部用力擺動,將熾熱的
陽具插進她那早已濕透的肉穴。

  但我這次開始學起A片中的方式:先將陽具抽出一小段,再猛力全部插進陰
道裡,下一次則抽出更多,但每次都用力全部插入,直到根部。

  這種大起大落的激烈姿勢,讓我每次挺進時都能看到玉珍姐的身體抖動,兩
顆渾圓的美乳也被我幹的前後擺動,而玉珍姐被我抽插到雙眼朦朧的淫媚表情,
更讓我感到十分興奮。

  肉體一直「啪啪啪啪…」碰撞著,同時玉珍姐也不停的浪叫,像是在催促
著我不斷的加速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手臂內縮,掌心向後緊緊的拉住被單,一副嬌弱的模樣更讓我想強力的
侵犯她。曾幾何時,那個開朗又善解人意的玉珍姐,居然會跟我在床上做愛,像
是一個淫娃一般的享受著男性肉棒的滋潤,這樣巨大的反差讓我升起了一種征服
感。

  「嗯哼~嗯哼~嗯哼~呼呼呼~」

  玉珍姐被我搞的香汗淋漓,我全身也出汗了,於是先暫停休息,我靠在她身
上,親親她的嘴唇,

  「喜歡嗎?」我問她。

  「嗯~喜…喜歡。」她不停的喘息著,連我的胸膛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
心在正劇烈的跳動著。

  休息了一下,等她稍為平復之後,我用最初的傳教士體位貼在她身上,她自
然而然的雙手抓著我的背後,我這時帶點戲謔的口吻說:「叫我老公,就繼續~

  「老公~!快!我要!」沒想到她的反應這麼快、這麼激烈,我也嚇了一跳

  此時當然不可以讓她失望,我的陽具並沒有因為多次的抽插而疲軟,反而就
有如百戰精兵一樣壯碩結實,充血十足的龜頭變的比之前更加粗大,接獲戰鬥命
令便直奔戰場,用十二分的力氣朝她的陰穴衝刺。

  「啊啊啊啊~!!!不要!嗯啊啊啊~!老公~不要~!」

  這時候哪顧的上什麼要不要的?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況是小頭正在衝
鋒陷陣的生死關頭?

  我努力的加速衝刺,每次將陽具抽出都帶出許多黏滑的淫水,讓我的肉棒毫
不費力的進進出出;碩大的男根像是要貫穿秘穴似的猛力的衝刺著。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停~!!」

  肉棒在裡面猛烈的抽插,操的玉珍姐狂亂淫叫,雙手指甲抓得我背部出現一
道道的抓痕,雙腳更是交叉死死纏住我的腰部。

  經過百來下的攻城掠地,我的陽具終於忍受不了這種快速摩擦的刺激,龜頭
一跳一跳的,準備要射精了!

  「要…要出來了!」我滿身是汗的一邊抽送一邊問:「裡面可以嗎?」

  「今天…啊~!可以…啊啊啊啊~!!!」

  聽到玉珍姐這麼說,我就放心更加賣力的狂抽猛送,終於在忍到不能再忍的
時候,將火燙粗壯的肉棒猛力一頂,整根捅進了她的陰道裡,已經無法承受刺激
的龜頭對準了子宮,將期待已久的精液猛力的射進花心。

  「啊啊啊啊啊啊~~~!!!」

  肉棒不停的抽動,將一股又一股的濃稠生命之汁,火熱的噴發在子宮裡,一
下子就灌滿了整個花心,燙得玉珍姐身體縮起不斷顫抖,四肢緊緊的纏住我。她
無意間屁股抬高,讓我也跟著臀部翹起,死死的將跨下抵住她的陰唇,將我強力
射出的生命精華一滴不漏的全灌進子宮裡,不讓一絲絲的精液流出。

  我們兩人喘息著抱著對方,最後終於筋疲力竭的放開四肢倒在床上。

  我將噴射完後逐漸垂軟的陰莖移出玉珍姐的陰道,之前被粗大肉棒塞住的精
液才慢慢的流出來,混著玉珍姐的淫液,就像一道泉水,從玉珍姐的肉穴中流出
來。
  看著玉珍姐的淫穴裡灌滿了我的精液,一臉被我操翻的幸福感,大大滿足了
我的征服感及慾望。

  我躺在玉珍姐的身旁,讓她枕著我的右手臂,並且溫柔的輕吻她的臉頰,享
受著激情過後的餘韻。她也側著身體貼在我身上,手腳還勾著我,一副順從的小
女人模樣。

  我倆靜靜的躺在床上休息,我內心卻在思考著:這樣算愛嗎?這是幸福嗎?
我真的不知道,此時的我,只想跟玉珍姐在一起,相互滿足、相互取暖。

  至於雙方的身份、環境以及未來會如何,我根本沒有考慮。也許是年少輕狂
的無知,但我此時就想這樣放縱下去,直到沒有未來的未來。

  休息了一會,我突然問玉珍姐:「對了,你之前不是說要當一下我的女朋友
,看看我有什麼缺點嗎?那你覺得呢?」

  她看著,一臉害羞的對我說:「原本…我是想說你都不夠積極主動,還要
人家來誘惑你才可以。但是你剛剛的表現…」然後就不說話了,只是一直偷笑

  「那你覺得爽嗎?」我壞笑著問她。

  她點點頭,小聲的說:「很爽。」接著又是一連串的偷笑。

  我自己也很自豪剛脫離處男的我,能夠跟玉珍姐做愛做的那麼爽快,也讓她
感覺到舒服,除了有一種優越感以外,更有一種想要呵護她、愛惜她的心情。

  這時玉珍姐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對我說:「那你以後還是要常常來找我喔
!」

  我微笑著點頭說好,她又補充了一句:「你不可以再想那個女生囉!」

  我笑了出來:「那麼快就吃醋啦?」

  她靠在我的肩頭說:「她沒跟你在一起是她的損失,誰叫她沒有緣份。」接
著她又說:「我的好弟弟才不要被別人搶走!」

  我啞然失笑,沒想到玉珍姊的佔有慾那麼強,真是令我意想不到。

  我們休息夠了以後,又到浴室淋浴,相互搓洗、玩鬧,之後叫服務生把我們
烘乾的衣服送來穿好之後,才慢慢的騎車離開汽車旅館。

  一路上,玉珍姐兩手抱著我、身體貼的緊緊的,一種幸福感洋溢在我倆之間

  到了她下車的地點,她把安全帽還給我,我跟她說:「還缺一個東西喔~」
說完用手指比著自己嘟起來嘴吧。

  她笑了起來,湊到我面前跟我嘴對嘴的吻了一下,之後才互道再見。

  所以雖然我失戀了,但卻得到另一個意想不到的發展,只能說生活中總是會
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至於原本喜歡的那個女生呢?早就被我拋在腦後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