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含著老師的那個,熱熱的泉水噴了上來!

放學後,在體育器材室把處女給了老師,小島艷十七歲千葉縣高中二年級。

K老師廿六歲,是體育老師。不是特別的帥,但因年輕的老師很少,所以大家會把老師當做「男人」來看。

每個人對K老師都非-常的有興趣。比如說,在上課之前「妳猜,老師今天是左邊還是右邊?」的猜老師的「那根」的方向,或者在上墊上運動的課時,故意不穿胸罩的倒立,故意小露一下奶奶,看到老師驚訝的表情又故意「哇-,被看到了」的騷動一番..。

K老師是個老實的老師,被我們這些調皮學生的性調戲,常搞的面紅耳赤。但大家都一致認為那樣才是取可愛的。我也因常常的「調戲」老師,慢慢的竟對老師也崇拜起來,但做夢也沒想到真的會變成那樣。

「小艷,今天下課後,去打掃體育器材室!」

K老師氣的滿臉通紅是因為我在體育課時和小美又在玩摔角遊戲搗亂了上課。

下課後,我鬱卒的開始打掃體育器材室。離期中考只剩一個禮拜了,真不想浪費時間在打掃上,而且小美並沒受罰,所以是不是老師偏心小美呢?

好不容易打掃完畢後,到辦公室時,卻不見K老師,只好請其他老師留言給K老師後,又折回器材室。

快期中考,所以在體育館內沒有人在練習,安靜的沒有一絲聲音,只有那兩聲滴滴答答的響著。我躺在墊子上聽著隨身聽。聽那「球球」的錄音帶,慢慢的有點「那種」感覺,我揉搓著胸部,很自然的手就伸進了裙子裡。

我雖然是處女,但自慰卻是從國中二年級開始。在△褲上輕輕的撫弄那圓滾滾的小肉塊,而後那裡就開始變熱,且會有點疼痛,將大腿緊緊閉攏,在裂縫處用手指上下摩擦著,那泉水一下就浸濕了△褲,花瓣了,小豆豆也跳出來了。

若是在家裡,就會脫掉褲子,進行更激烈的動作,但在學校內,只好在△褲上告訢小豆豆,「今天只能到這裡」,並用手指緊緊的掐著。

「啊-啊-」

正在舒服的時候,突然心臟快停止了。

「老.老師..」

是的,正是老師出現在器材室的門口。

老師嘴巴似乎在講什麼,但因我戴著隨身聽,無法聽到老師在講什麼,我慌亂的關上隨身聽,把手從裙子中拿出來,並坐了起來。

「小艷,妳在做什麼?」

「對,對不起,我,我打掃完了」

我漲紅了臉,且又害怕的低下了頭,看著墊子,突然老師抓著我的手腕,呼吸急促的說「繼續做剛剛妳做的事」

「不,老師,拜託,請原諒我」

老師掀起我的裙子。

「不行,好像剛才在自慰吧?妳看,褲子全濕的」

老師的臉靠近的像要貼在褲子上似的。

「啊,不,不要看」

我慌忙的用手遮住了濕透了的△褲。那裡傳來了比剛才還要強烈的熱度及跳躍感。

「妳剛才是不是這樣做?」

突然老師的手抓住我的手往那裡按下去。

「不要..啊..不,不行!」

被老師抓住我的手指,沒意識的動了起來,開始在花瓣的接合處開始撫弄著,並手指伸進了△褲,往濕透了的那裡去..。

「小艷,妳看,全濕了」

老師熾熱的喘息,吹向濕濕的花瓣。就這刺激訧讓我有非常大的快感。

「好漂亮,小艷,妳是處女嗎?」

「是,是的」

「那麼,妳不曾把手指伸進去吧?」

我答不出話來,只能點滴來回答。

老師抓著我的手指開始在裂縫處來回刺激,並以指尖將小豆豆翻出,集中的開始摩擦那全露出來的小豆豆。

「不要,不要,老師,我..」

那裡好像要溶化似的,我緊緊的咬著嘴唇,不讓他洩出淫蕩的聲音。

「小艷,好爽吧!」

終於,老師放開了我的手,直接的「折磨」小豆豆。

「啊-爽-,好爽,好舒服」

我忍不住開始發出了呻吟聲。

「爽吧!老師會讓妳爽個夠」

老師用手把一邊刺激著小豆豆,並撲向我那裡。

「啊--,老師,那裡不乾淨,不要-」

因為,今天一整天的污垢聚集著,而老師吸吮著,一定會覺得很噁心..。

但,卻不是。

「小艷,小艷的陰部好好吃,真受不了」

老師發出了滋滋喳喳的聲音在汲吮著我的愛液,並將舌頭在裂縫之中像瘋了似了般的滾動。

「不,不行,我,我會受不了」

這種快感是手淫無法比擬的。我的兩隻手抓著老師的頭按在我那裡,並將腰部更靠近老師以便老帥的嘴能更接近那裡。

老師的手指不斷的愛撫著我的小豆豆,同時,舌頭在我裂縫中到處舐舐,並將舌頭捲的像棒子般的在處女洞內進進出出,我舒服的都快要哭泣,並在那時,我到達到了高潮。

恍惚了一陣,意識恢復時,老師已脫掉我的水手制服,溫柔的撫擦著我的奶奶。

「對不起,看到小艷好像在手淫,不由自主的..。這件事千萬不能跟任何人說,好嗎?」

「是,當然。」

當然我是不會向其他人說的,我抱緊了老師,真想一直這樣的抱著他。

突然,覺得有個硬物就在我的下腹部,就順手向它摸去。

「啊..」

那是老師硬綁綁的那根陽具。

以前常看過各種黃色雜誌,對男人的「那根」雖有某種程度的認識,卻沒想到是如此般的大。

(只有我在爽..。)

突然我覺得很對不起老師。

「老師,雖然我是處女,但我也希望老師你也能很舒服」

我伸手向老師褲子上的拉鏈,一口氣向下拉開。

「不,不要,小艷」

和剛才的立場正好相反,現在換成是老師在逃避了。

「男人一旦這樣,若不出來不是會受不了嗎?」

「不會啦!我這樣就可以了。」

老師越是這麼想,我反而認為是老師在體恤我,就更希望老師也能舒服,高興,我從拉鏈口掏出了老師的陽具。

紅黑色的肉棒,非常燙,非常粗,龜頭閃閃發光,胴體部份則有一根根突起的血管。

「老師,請教我怎麼做。」

握住了陽具的底部,開始做雜誌上看來的招數。

最初,像是在舐冰淇淋般的,用舌頭在龜頭全體舐著。在龜頭前端的裂縫中滲出了透明的液體,我也用舌頭輕輕的舐著。

「小艷,妳是真的願意嗎?」

老師的陽具抽搐著,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並說「舐龜頭下的折縫」

我照著老師的話,用舌頭像拍打似的舐著,在陽具的內側,有個Y字著的接縫,我認著的舐著,老師發出了「嗯-好舒服」的快樂的聲音。我高興極了,又覺得光舐似乎不夠,就張開嘴,將陽具含在口中。′

「嗯-嗯」

下巴好像要脫落似的,而且陽具含到根部時,陽具的前端抵到了喉嚨深處,好像要窒息般。

「很好,用嘴唇來摩擦它」

照著老師的話,我閉緊嘴唇,上下的進行抽送運動。

「用,用舌頭舐」

看著老師很舒服般的喘息著是我最大的鼓勵。我忘我的將舌頭像螺旋槳般的轉動著,並激烈的用唇愛撫陽具。

我明顯的感覺到陽具在嘴中變得更大了。

「小艷..要出來了..。」

怎麼好像很難過似的扭動著腰,緊緊的按著我的頭。

「啊-..嗯..」

瞬間,老師的陽具大大的抖動一下,並咻-咻的噴出了熱熱的口滴。我渾然忘我的喝下那粒粘的液體,喝下後又湧出,溢滿了嘴,終於

「啊-」

我吐出了老師的陽具,精液灑向了我的臉。

粘粘的精液,像醬糊似的。用手擦拭後,因那是老師給我的重要寶貴的東西,並用舌頭舐了手。

「對不起,讓學生做這種事」

老師吻了吻我。

「啊!老師。老師的..射精了還..」

是的。老師的那裡和剛才一樣的大。

「為什麼?我那麼笨拙嗎?」

我覺得好悲哀。

「不是。只是老師年輕,有庫存..」

「那,那麼..」

我下定了決心。

「老師,我的處女,給老師好嗎?」

老師嚇一跳「那麼重要的事情,妳要好好考慮」但是,我不後悔,將處女給老師,會是很美好的回憶。

「我想全部奉獻給老師,若你不做,我會將此事報告給校長」

我威脅著老師。

「好,好吧,老師也很喜歡小艷,能以我的陽具讓小艷變為女人,真是太好了」

老師騎了上來,並用手愛撫著,我的那裡已很濕潤,馬上的老師的陽具進入了花叢,一直往裡衝,老師的肉棒壓迫著我的濕潤的洞頭,花瓣被擠的偏向了一旁。

「啊,啊..要,要進去了」

一點一點的,肉棒壓迫著進來,刺向我的肚臍。有點痛,我緊抓著老師,這時老師已在進行抽送運動,此時湧出了要溶化掉似的快感。沒有很瘋狂的高潮,但能與老師結合,已讓我有充分旳滿足感。

以這為契機,我和老師有時會在下課後的器材室做愛。每次都是我故意在上課時搗蛋,老師的「小艷,罰妳打掃器材室」則是我們的暗號。
——————————————————————————–

二 被四周的情侶刺激,享受到無比的快感!

「哇-這就是傳聞的青幹嗎?」

真嚇了我一跳。因為,因為,真的在做也-本來以為只是親親嘴,再多也是愛撫,沒想到真鎗實彈的幹了起來,真令人難以相信了。

「看,厲害吧!」

小杜準備的很週到,連筆式手電筒也帶來了,為了要我看的更清楚,將手電筒照向那對情侶。

「啊-不要-」

我故意用手遮住了臉,裝著不好意思看,但卻從手指縫間努力的看。

那對情侶,男的仰躺著,而女人跨坐在男人的腰上,是的,就騎馬位。

只因距離五公尺左右,在筆型手電筒的照射下,女人的圓又白的屁股顯的特別的明顯,並在屁股之下,隱隱約約的可看見直立的陽具。

那粗粗的陽具,沾滿了女人的愛液,閃閃發亮著,更令人感到逼真。

「啊-好爽」

女人不顧四周的發出了呻吟聲。真是,令看的我反而不好意思。然後,更將白白的屁股盡力的蠕動並發出了比剛才更大聲的「好爽-到了」。之後,只見她一陣痙攣之後,緩緩的倒在男人身上。

倒下之後,結合部位看得更清楚了。女人的肛門似乎在回味著剛才的快樂時光似的,在一抽一抽的收縮著,男人的蛋蛋被吊在半空中,我吞了吞口水,只見陽具從女人的陰道中淋著一絲絲的愛液,緩緩的落下。

「那男的,是不是早洩啊?悉麼不加油點呢?」

小杜關了手電筒「沒用」的呸了一聲。

今天是禮拜五,下班後和部門的同仁一道去喝酒,因不想去第二攤,故溜了出來。

「小由,要不要去看點精采的?」

同部門的小杜追了出來。

「精采的?是人妖酒店嗎?」

「不是啦,公園啦!我想去看所謂的『青幹』,不過若只有我一個人會被人認為是變態,我們喬裝情侶混進去,就可看個夠了。」

「低級!而且若有,頂多也不過親親嘴吧!」

「才不呢!是『青幹』也!一邊看天上的星星,一邊做愛也。」

「亂講!你黃色小說看太多了啦。」

「若不相信,妳就去看看嗎!」

說著說著,被小杜勾起了一絲好奇心,想去見識見識一番。

「真的在公園內,有情侶會做那種事嗎?」

我看著還在卿卿我我的情侶,小聲的向小杜。

「妳看!我說的沒錯吧!」

小杜一邊說,一邊拉著我的手。

我以為要回去了,沒想到小杜拉著我的手,往公園的陰暗處去。

「你,你要去那裡。」

「小聲點,好看,還有也!為免穿幫,我們也裝做情侶………」

因比剛才更暗了,有一陣子我的眼睛不能習慣,只好任由小杜,裝情侶般的互擁著,並不時的四處張望,只見距離一公尺左右處有一對情侶互相擁抱在一棵大樹旁。

因距離太近了,連舌頭相交的聲音也聽的清清楚楚。

「啊!不行,有人。」

「有人?沒關係,對方也是情侶嘛。」

「可是…我,不好意思,好像被看著似的」

連對話也一清二楚

「小由,那一個人今天一定是第一次,女的有戒心,我們來幫他們製造點氣氛吧!」

「製造氣氛?」

突然,小杜的唇覆蓋了上來。

「嗯-」

要是平常,我早就叫出來了,但想到隔壁情侶在看,只好任由小杜的擺布而不做任何反應。

其實,我自己也有點興奮,而且還期待那對情侶能快點在眼前做愛。

「不行!那女的還在囉嗦。」

小杜在我耳邊低聲的說著。

由情侶的服裝看來,好似大學生的情侶。

「小由,裝樣子就好,來個口交好嗎?他們看到我們做了之後,應該也就會開始了吧!」

「可能吧……可是,真的只是做個樣子喔!」

我再三叮嚀。

「妳若要真的做,我也不反對。反正要讓對方知道,要有聲音出來才可以。」

好像一步步的踏入了小杜的圈套般。

我跪在小杜的前面,我雙手撫著小杜的褲襠前,而小杜呢,似乎要把褲子扯破般的,漲的好大好大。

可是,我沒拉下拉鏈,只是裝著握著陽具似的開始了偽裝的口交。

「啊-小杜,好大-。」

為了要讓隔壁的情侶聽到,我含著自己的大姆指,故意滋滋的發出了抖大的聲音。

「啊,啊,小由,好舒服,含緊一點」

這小杜,是要當演技派男星嗎?還故意氣喘的像真的一樣。我差點要噴出來。可是偷瞄了一下隔壁的情侶,不正也亮著雙眼在看我們嗎?

「啊-啊-出來吧!小杜!把你的可爾必思撒到我臉上!」

滋滋…吸吸吸…

真是!我吸著自己的大姆指,發出了令人害臊的聲音

「真,真厲害,那女人真淫蕩啊。」

「大家來到這裡都是這樣的,拜託也幫我做吧!」

「不行,我做不到…」

隔壁的情侶還在僵持,小杜一定也聽到了,就只這樣對方還不會上,這下只好改變戰略了。

「小由,只吃,我還是受不了,拜託讓我進去。」

「說過不行了嗎!今天是危險日啦!拜託!我再幫你吃,你就忍耐一下。」

「那麼,來玩六九,不能只有我爽吧!」

想要說不也來不及了,小杜把我按倒在草地上。

「我在這邊,小由好好地觀察他們,再告訴我戰況。」

是側位的六九,我的臉從小杜的雙股間正好可看到情侶的位置,而小杜則把頭伸進了我的裙子中。

小杜還真的把我的△褲脫了下來,為了防止他有什麼不安份的想法,我用大腿緊緊的夾著他的頭,讓他動彈不得。

繼續的觀察那對情侶,這招終於奏效了。

「喂喂,開始了,對方也躺下來了,哇-那女人的△褲,你看,已經被脫下來了也」

白色的內褲,被褪至女人的腳踝,女人可能怕弄髒衣服,採取了大膽的背後位的趴著。

「裝模做樣的,還採背後位呢」

小杜在我裙子中,呼呼越來越急促了。

「不對,不對,還不知道喔!男的在屁股後,用鼻尖摩擦著」

「男的在下面嗎?」

「不是,男的趴著,像狗一樣,從後面在舐著,啊!男的脫褲子了,喂!要開始了,那根出來了,哇-連套子都準備來了,套上去了」

然後,不再看我們一眼,一鼓作氣的開始了。

「喂!開始了,不看嗎?」

就在我叫小杜時,小杜掀起了裙子。

「啊,不行!」

可是,這同時,小杜已將二根手指頭插進了我的陰道。

「別管他們了,小由,妳不也很想要嗎?妳看,這麼濕!」

很沒出息的正如小杜所言般。但在這樣的公園中看情侶的交歡,就算是女人也無法冷靜,但,又說不出「我想做愛」。

「你違反約定,放開,你不放時,我要大聲叫了」

我極力的掙札著。

「妳要叫時,拜託是呻吟聲好嗎?若妳真的不要,我也有心理準備。」

小杜說著,便將陽具伸出放在我眼前。

「若妳真的不要,把它咬斷也可以」

「真的?你不抽出手指,我真的咬了」

我含住了小杜的陽具,並用牙齒咬住,但小杜非但不縮回,反用二根手指在我濕透了的陰道內攪撥著。

「我很不會追女人,本想更漂亮的追妳,不過,若被妳咬斷,我也不後悔」

笨蛋,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

本來牙齒咬著,我慢慢的放鬆,並用嘴唇緊緊的含住了陽具。

小杜一定對自己的陽具很有自信,所以用這種方法來釣我。真的任何女人看了也會心動的,長的真發達,長度也有十五公分。

「為什麼不咬呢?」

小杜將二根手指變為三根手指,盡情的在陰道內撥動著。

「進,進來把!但不是手指,而是用這陽具放進來」

我用臉頰摩擦著小杜的陽具,小聲的同意了。

「妳希望我放進來嗎?要放那裡呢?」

「那裡……?」

「這裡嗎?」

小杜惡作劇的用手指玩弄著我的肛門。

「啊-不要,放到那裡,屁股會裂開」

「那麼,是那裡呢?」

陰道和肛門同時被手指插入攪撥著,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放陰道!」

小杜發出勝利般的笑聲。

我們也跟隔壁的情侶一樣趴著開始做愛。小杜用那特大號的陽具,有如要撕裂陰道似的,一口氣衝向子宮。小杜一邊抽送著陽具,又拿出了筆型手電筒。

「看了這麼多,若不表演我們的春宮秀,可是會遭天罰的」

我以為是照隔壁的情侶,沒想到小杜卻照向我們的結合部位。

「啊-我不好意思,快關掉!」

我將臉伏在草上。

「不好意思所以感筧更棒吧!好看,妳那裡高興的縮的這麼緊呢!」

是的,想到別人在看我的做愛,更有種淫亂的快感,讓我更推向了快感的山頂上,在床上不曾有過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浪潮,向我沖來,讓我久久不能自主的幾乎要瘋狂掉。

現在,若一個禮拜沒和小杜到公園窺視及做愛,身體便疼痛的要瘋掉,唉!已是無藥可救的淫亂女人了。
——————————————————————————–

三 湘南海邊,放縱在肉慾的快樂中!

湘南海岸有太多處女危險之陷阱,應瀨洋子十九歲,東京都,服飾專門學校。

這是今年五月最後的禮拜天所發生的事。我和高中時代的死黨,小美二個人到湘南海岸。到東京已二個月了,還交不到男朋友,故這次到湘南海岸一遊,也滿懷希望的到來。

「既沒男人,又沒車子,真沒出息」

二人一邊抱怨一邊搭車,到達目的地時已中午十一點了。可能因還是五月,故海岸邊,戲水的人少的可憐,我們坐在海邊看海,沒多久竟也厭煩起來了。這時突然從後響起了女人的聲音。

「喂,妳們打那兒來的?」

一轉身,是個年約廿出頭,穿著泳衣的年輕女人。沒想到竟是個女人來搭訕,但看起來還頗討人喜歡的,就沒有什麼戒心。

「我們從東京來的,二個月前從山朵上來的……」

小美突然搶話說,

「以為到了東京會有什麼好事情,結果什麼也沒有。到湘南海岸來也沒有什麼好事,真沒趣」

那女人一聽,笑了起來。

「到海邊來,還包的緊緊的當然沒好事,若妳們跟我來,包有好事」

她抓著我們的手,似乎要到那兒去,因實在太無聊,就跟著她一併走去。

走了約五分鐘,到了一條沒人煙的小路。那裡有輛白色轎車停著,穿泳衣的女人朝車子揮了揮手。

「歐里桑,有不錯的女孩也!」

從車子窗內伸出了一隻手,似乎向我們招著叫我們快點過去。

「那個人,很有錢,人又好」

一邊說,女人快步的走去,到車旁時,從車中走出了穿著整齊約五十歲左右的男性。

「妳們好」

中年男子微笑的向我們打招呼後,望向泳衣的女人。那女人點一點頭,以輕描淡寫的口吻說。

「這個歐里桑希望能看妳們的『那裡』。若妳們肯的話,則一人給三千元」

「咦-我才不要呢」

小美露出不悅的臉色。

「他不會摸,也不會舐。只要妳們把腳張就可以了。這個歐里桑是個老闆,有太太也有小孩,他只要看就心滿意足的,妳們大可放心,對不對?歐里桑?」

那中年男子還是微笑著,灰白色的頭髮,亂酷的,長的也蠻帥的,為什麼願意花三千元看女人的那裡?著實叫我覺得不可思議。

「喂,怎麼辦?」

小美小聲的問我。

「什麼怎麼辦?要給他看那裡也」

「只看一下就三千元也!而且我看他人蠻好似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吧」

穿泳衣的女人插話進來。

「這個年代妳們還真是罕見的清純,到這田地還沒一個女孩不讓他看的呢」

小美對這句話有了反應。

「是要怎樣給看呢?」

「來,上車」

不要我有阻止的時間,小美已鑽進車子中了。

「下一個是妳囉,先看著吧!」

我和泳衣的女人站在車旁,透過窗子靜觀車內的二人。小美坐到助手席後脫掉鞋子,把腳放在椅子上朝向歐里桑。穿著圓長裙的小美,將裙子拉高到膝蓋上,並將兩腿張開,歐里桑還在微笑著,突然歐里桑張口說了什麼,只見小美紅著臉開始脫△褲,褪至膝蓋時,歐里桑以手式示意她停止,因雙腿在椅子上,故不必全脫,就看的一清二楚了,歐里桑把頭低下鑽進了小美雙腿之間,很仔細的在看。

突然,穿泳衣的女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令我嚇了跳。

「妳濕了吧?」

「沒,沒有啊」

「不必害臊,我也濕了,不過,那女孩好像很有經驗,就只是被看,就已經開始扭動腰了,一付想要的不得了的樣子」

確實,小美把腰抬高,盡其可能的將腿張開,閉著眼睛好像很享受似的。

「妳們,應『吃』過不少男人吧!」

「沒有,妳亂說」

「還說,若是處女怎麼可能扭腰呢」

「可是,我…」

「我什麼?難道妳說妳是處女?」

「……」

「真的嗎?沒做過?」

我輕輕點了點頭,因是真的。小美和同班同學交往了二年,好像也上過床,我曾和大我一歲的學長交往三個月左右,但也只有親嘴而已……。

「咦-,真的,嗯-」

那女人好像真的很敬佩似的。

小美鑽進車子約十五分鐘了,突然車門開了,小美紅著臉下了車,把手放在裙子內,走向我並在我耳旁

「全濕透了,真棒」

說著,裙子口袋內拿出三千元的鈔票。

「這次該妳了,只是看而已,沒關係的」

小美拍了拍我肩膀,穿泳衣的女人在歐里桑的耳邊說悄悄話。不久,女人回來了。

「因妳是處女所以歐里桑出九千元」

「妳真的是處女?」

小美看著我的臉。

「是又怎麼樣」

我有點生氣,並順勢快步走向轎車。車門打開了,只聽見

「我聽說了,還是這麼可愛的處女,真令人意外」

處女,處女的,好像稀有動物似的,我真有點氣惱。

「真的只是看喔!」

「是啊,剛才妳的朋友也是啊」

「我要怎麼做?」

「面向我把腳張開坐著,並脫下褲子好嗎?」

我穿著牛仔短裙。

歐里桑若無其事的說著,若不利落點,反會被嘲笑,我馬上把手朝向內褲,但終究有絲羞怯,手也停了下來。

「只要脫至膝蓋就好」

歐里桑用堅定的口吻說著,只好一口氣把內褲脫了,因是坐著,所以一覽無遺,我害羞的不能自主……。

歐里桑非常專注的看著我那裡,一動也不動,好像過了五分鐘左右。

「真的,好美喔,活到這把年紀,還沒看過處女的陰部,真的,真令我感動」

歐里桑的臉越靠越近,近到他的呼氣都能感覺的到,雖約定不能碰,但這麼近的被觀察著,我,不禁也開始興奮起來。

「嗯-,處女還真的是粉紅色」

「也真的沒什麼味道。」

歐里桑自顧自的說一堆話。我明顯的知道自己濕了,那裡的內側一陣陣的熱了起來,意識也模糊了……。

「咦?濕了也!愛液也出來了」

歐里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嗯…我再出六千元,妳把花瓣打開給我看好嗎?」

我雖是處女,現在卻有一股衝動要歐里桑盡情的攪,便依他的話,用手指將那裡打開,手指滑了一下,讓我知道比想像以上還要濕。

「哇-真漂亮,我那老婆比都不能比」

歐里桑似乎更興奮了,真令我覺得他就要一口吃過來般的,閃亮的他的雙眼,我已經是濕的要滴到大腿了。

「我,不行了」

「什麼不行了?」

「我全身都沒力氣了」

「這是,想要嗎?」

「想要?」

「是不是想要東西放進這濕透了的陰部呢?」

「誰,誰說……」

「我說過不碰妳,我不會毀約,但我們可以訂新的契約」

「……」

我低下了頭。

「九千加六千是一萬五千,乘以十倍,十五萬,怎麼樣?把處女給我好嗎?」

要是平時,早就把怹罵肩了,但那裡熱的不能自主,我順從的點了點頭。

「真的,可以喔!那麼……」

歐里桑用手抱住了我的肩膀,想想這還是他第一次碰我,但可能那裡全被他看光了,所以也不覺得陌生了,心中湧出了喜悅感。歐里桑的嘴唇蓋了上來,我全身已無力氣,閉上雙眼,全交給了他。畢竟是中年男人,很執著的吻,馬上把舌伸入了我的口中,並用力的吸吮著我的舌頭。然後歐里桑的手從我的T恤上撫摸著胸部,汗浸透了白色的T恤,連胸罩也透明了,歐里桑又顯出高興的臉龐,用左手盡情的揉搓著。

「胸部沒被揉搓過吧?」

「嗯」

歐里桑更高興了,然後放下了手。

「那麼,這個也沒看過把!」

他用手指著褲襠間。

「好-讓妳看,對了,妳用自己的手把它拿出來」

說罷便以眼神催促著,這時的我已失去了理智,我將手伸向歐里桑的褲襠間,一抓,是那麼硬,那麼大..。

我慢慢的拉下了拉鏈,由內褲內將歐里桑的陽具掏了出來,我只看過嬰兒的陽具,所以看到那黑黝黝的東西,不禁嚇了一跳。

「好,這次該我了」

歐里桑突然把我的腳用力張開。

「哇-比剛才更濕了」

說著,歐里桑開始舐我的陰部,因這姿勢好像要尿尿的樣子,我的臉紅到了耳根,但是,好舒服喔..。

「滋,滋..」

歐里桑好像很好吃的般在吸吮著我的「果汁」。他把舌頭捲直,在陰道口內進進出出,並舐著肛門口,真爽的不可言喻。十多分鐘後,歐里桑從我的那□抬起頭來問。

「心理準備好了嗎?」

並把我的T恤脫掉,解掉了胸罩。

「乳頭也是粉紅色的」

歐里桑也一口氣把襯衫、褲子、內褲脫掉,一絲不掛的,比想像中還結實,更叫我心動,他把椅子擺平,騎到了我身上。

由唇、頸、胸..歐里桑發出聲音舐著我全身,後把裙子掀起。

「可以嗎?」

我慌亂的。

「可是,穿著裙子也!」

「不,我喜歡這種裙子,我喜歡掀著裙子做,我受不了了,我要進去了」

歐里桑粗硬的東西碰觸著我花瓣的入口,終於來了,但,那瞬間,一陣激烈的疼痛。

「痛,好痛」

「那當然,第一次嘛,忍耐點」

歐里桑緩緩的衝進來,粗大火熱的東西完全的被包了進去。不知是痛還是熱,我死命的抱緊歐里桑,突然,歐里桑

「啊」

呻吟了一聲,他把陽具拔了出來。白色液體飛灑在頸部、胸部,有二、三滴飛到了唇邊,我無意識了舐了舐,有點腥臭味。歐里桑從我身上回到坐椅上,用面紙擦拭著自己的東西,我看著自己的下半身,驚愣不已,在大腿及裙子竟是血滴斑斑。

「看到這種情形,總是覺得自己好像做了壞事似的。可是,妳要知道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歐里桑不好意思的笑著說,並拿了紙和筆給我。

「寫上妳戶頭帳號,明天內我會匯錢進去的」

穿上內褲,不由得覺得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頓時心情很沉悶,這時聽見有人敲門聲。是小美。下車後我緊抱著小美,我們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一直的在哭。

突然身後有引擎聲,回頭看時,那女人從車內探出頭來。

「我也是待會和歐里桑做愛呢」

車子呼嘯而去。

我用海水將沾了血跡的裙子及腳洗了之後,和小美搭電車回家。

那晚,小美住在我處,兩人通宵達旦的喝著悶酒,一心想要忘卻今天那件不該做的事,喝著喝著,我們倒頭大睡。

第二天,到銀行打出殘餘金額時,有筆十五萬元已經匯進了。

「太好了」內心這麼叫著的我,是否是個惡女呢?
——————————————————————————–

四 在沒人煙的別墅夜晚,二人一絲不掛的開車縱慾!

和他一絲不掛的開車漫游充滿了刺激,幸田麗香十九歲神秦川縣短大一年級

去年,叔叔在人岳山買了楝別墅,雖是中古屋,但在親戚間來說,亦算是件大事。今年夏天,親戚間展開了一場別墅爭奪戰。

我也是其中一人。靠著女大學生的魅力加上甜言蜜語一般,在別墅爭奪戰中,創下了佳績,奪得了八月初一禮拜的使用權。

「我打算找五、六個同學一道來打網球」

叔叔完全相信了。其實,一半是假的,和同學一道渡假只有前三天,第三天下午送走了同學,那晚,我等了真正的客人。

「哇塞!到這裡的途中,有好多好大的別墅」

說話的是我男朋友的小邦。平時總是在小邦的狗窩,頂多也是在賓館做愛,這次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哇~好大啊!」

一進房間小邦到處張望的說。

吃完飯後,立刻鑽進了浴室,和小邦那狹小的浴室相比,實在是既寬又豪華的浴室,不禁像小孩一般的玩耍起來。互相的洗對方的身體,我先用肥皂將小邦全身塗滿,每處都仔細的搓洗,最後到達陽具時,已聳立在半空中了。

「哇~你看,已經這麼大了!」

我用指輕輕的揉那陽具的前端,並用肥皂塗滿了小邦的陽具。

「嗯~這樣,好舒服..」

小邦將腰往前挻了出來。

好可愛。這次換小邦幫我洗,小邦用他雙手撫摸我全身,我覺得那裡變的好熱、好熱。

「喂!妳看,這麼滑,這鐵不是肥皂」

小邦將手指插入大腿之間,在那□不斷的攪和著。

「啊..不行..」

手指摸到了陰蒂。我那□,好容易勃起,一看就知道變大很多,而小邦還不斷的用手指揆弄著。

「啊~啊~」

淫蕩的聲音傳遍了浴室。手指侵入那窄窄的通道,還不斷的在兩側攪動著,又轉到肛門口。

「嗯.在這□讓我到達一次..」

「不行!留著待會才可以」

「你真壞..」

快要到達高潮時,小邦抽出了手指,我緊抓著小邦的身體不斷的喘息著。

「小邦,我們快點到床上去..」

我不禁出口要求小邦。

抱著沖完澡後,終於踏上了床,寬廣的房間,斗大的雙人床,就算叫床再大聲,也不必擔心會被聽到,兩人倒向了床,互相親吻著對方的身體。

但,出現人意想到的事,應是很熾熱的做愛才對.但兩人卻沒有什麼興緻,無法集中注意力於性上。

「怎麼搞的.怎麼好像無法穩定心情..」

「我也是,太豪華了,反而無法盡心..」

真沒出息!可是卻是真的,這一切和我們相差太遠,反而有了疏離感,無法融為一體,盡心所為。

「走!我們開車出去走走,轉換一下心情」

聽了小邦的提議,我下床就要穿衣服。

「不必穿了,四周都是森林,沒人看的」

「什麼?」

我嚇了一跳。沒錯是人煙稀少的別墅,也應不會被人看到,但一絲不掛的坐車出遊,卻要點勇氣。小邦拉著猶豫的我往車中去。林間小路中,不時的還看見其他別墅的燈火,我一邊祈禱不要被人看見,一邊將自己捲的小小的。第一次做這種事,心情總是七上八下的。

「很刺激吧!」

小邦說著。轉頭看他,只見開著車的小邦的陽具已衝向天空。

「小邦,你的、好厲害喲.」

「妳呢?」

小邦把手伸向我那□,手指鑽入了花叢中。

「咦?」

伸手一摸,火熬的液體幾要滴到坐椅上。突然,小邦猛的打著方向盤,開往森林深處。

「我,受不了了」

「什麼?要在這□」

眼前望去有二三家別墅的燈光還高著,而且還是車子常出入的道路呢,太危險了,但小邦卻是玩真的,一把擁我入懷,把舌放入了我口中。

「嗯..」

無意識的我握住了小邦的陽具,我是真的興奮了,我把臉貼近它,並把它放入了我口中。

「啊..」

小邦發出了好似很舒服的呻吟聲,把腳伸的斗真。在小邦陽具前端的裂縫用舌頭上下舐著,並將它含至我喉嚨深處,用嘴唇緊緊的摩擦著,小邦把手放在我頭上,竟發出了像女人的呻吟聲。我用嘴唇緊含著並慢慢的吹著笛子至根部,再慢慢吸入,緩緩吐出,反覆著打鎗運動,小邦興奮得挺起了腰。

「嗯.好棒,妳像在□面一樣.」

難道他要現在出來?還好,他不做這種事。

「來,換妳了」

將座椅放下後,小邦讓我趴著,從後面看我的那□,這種姿勢,令我覺得很害臊,前面,後面一覽無遺。

「自己把屁股打開看看」

我,雖不願意,但沒辦法,只好用雙手抓住屁股的隆起處往外張開,可感覺到縐所被張開了。小邦把舌頭伸向那□輕輕的舐著。在進口處輕輕的刺激,並舐著;不知不覺已全濕透了。

「把裂縫打開來」

「什麼~可是。」

雖知道沒人看,但要我做這種事..。

「快點!說『請舐小香的這□』」

沒辦法,只好在裂縫處用力的以手指撐開。

「請,請舐小香的這□」

「這□是那□?」

「啊~討厭,是陰部啦.」

小邦把舌頭捲的筆直的侵了進來,我不禁叫了一聲,身體也為之一顫。

「好舒服,好舒服喔.」

不知不覺的,我把屁股往後突出,幾已把那□貼在小邦的臉上。

「啊.那□.」

小邦的手指抓住了陰蒂。

「小香的這□,一下子就變的好大,很敏感吧!小香?」

「嗯..很敏感..」

「那麼,就求我啊!」

「請,請舐小香的陰..蒂求求你..」

被逼著說了一堆淫蕩的話,頭腦全部一片空白。

「啊.啊~.」

麻痺似的快感傳遍了全身,我知道不斷有新的愛液湧出,陰蒂和陰道被舌頭及手指交互的刺激著,我真的想要了。

「小邦,我想要..」

口水流到椅子上,似乎有車子開過的聲意,但已不舌了,只希望有個硬物插進來,快點,快點..我像說夢話般的。

「什麼快點?妳想要什麼?不說就不給妳」

「你真壞,我想要那個..」

「那個是什麼?」

「小邦的.小邦的棒棒..」

由自己的口中說出更讓我覺得全身火熱。

「那麼想要,那給妳囉」

小邦的陽具到了入口處,先是像探路般的在花瓣口左右旋轉後,慢慢的侵入了進來。

「啊.好大.」

現在已經不管是否有人會看見了,小邦開始用腰,一邊進行打槍運動的抽送著,並把手指插進肛門,用指尖攪動著,前後同時被攻的快感讓我身體不住的抖動著。

「好爽.好舒服.好棒.」

「爽吧!小香,還是在窄小的地方較有安全感吧!」

「嗯.好棒.好爽.」

在寂靜的森林中,一定響遍了我的聲音,若有人看就讓他看吧!我用力的扭動著腰。

「好,要去了」

小邦發出了抖大的聲音,我也「嗯!去吧」的喃喃的說著。

「啊」

在呻吟聲的同時,小邦抽出了陽具並讓我仰躺後,自己用手摩擦著陽具,將熱滾滾的液體灑向我全身。

「終於達成目的了」

橫躺在椅子上的小邦滿足似的說著,我點了點頭。

「我們還有三天可好好享受呢」

小邦笑著說,只程當然也是一絲不掛的。可是回到別墅時小邦的陽具又直挺挺的站了起來。然後我們開始了真正的「避暑地夏天」
——————————————————————————–

五 課長將聳立的硬物插入趴在桌前的我的後面...

性騷擾?在加班誘惑帥哥課長,橋本麻莉廿三歲琦玉縣商社勤務。

我是今年剛從女子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除幼稚園及小學,上的皆是女校,故要在這等嚴格的商社工作,還真令我不安。

但,很幸運的,在新人訓練後,我被分發到能充分發揮我語言長處的部門,況且課長不僅帥,還非常的溫柔。已經卅七歲了,當然有老婆及小孩。

可能因課長長年被派駐至海外分公司,故作風較洋派,且是個相當重視過程的人,故我們這個部門較少加班,而我們能較早離開公司,也是被其他部門所羨慕的。

由其他部門的女性同事們間之談話,似乎別的部門的女同事被迫加班後,又陪上司喝酒,有的被灌醉醒來竟在賓館之事。

(我們課長要是也做這等事時.)

但有時卻對太認真的課長,頗有微詞,因若是我,能和課長搞上段婚外情,也是我也所願。

終於有一天,在月結資料製作時,發現我竟然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離資料提出日,迫在眼前,故必須拼命加班三天看能不能拼出。

相信課長知道了也是會暴跳如雷,我只有硬著頭皮向課長報告,但沒想到課長非但沒罵我,還溫柔的替我解圍。

「不用擔心,這等錯誤,就算是資深人員也會常犯的」

一瞬間,禍轉為福,課長竟會為了新人的我,一同為我加班並協助我重新製作資料。

(說不定,以此為契機,會發生什麼?)

我興奮的和課長二個人開始了加班。但刻板認真的課長,卻不會為不必要之事擔擱時間,埋首於工作中。

(不好,搞不好一個晚上就能把所有工作解決掉)

課長認真的工作態度真令我折服,但我卻沒時間在那折服,好不容易才盼到的只有我們二個人的機會。

我到洗手間脫掉胸罩後,回到座位上。

「課長,我這裡不太懂..」

我故意裝做不懂前去請教課長,我彎著腰,使課長能看的見我的雙峰。對於卅八的豪乳,是我最大的武器。

課長如往常般,親切的指導,但我故意裝做不懂,一步步的靠近課長,製造機會令課長能看的到我的雙乳。

課長不經意的看到了我的谷溝,那時,只覺得全身都麻痺了,但課長卻沒敢再看的多開視線。

所以,我只好

「課長,為了我還讓您加班真不好意思,為表歉意,我幫您揉揉肩膀」

的迫近課長。

課長好像真的累了,故順從的說聲「勞煩妳了」讓我為他揉肩。我一邊揉著課長的肩膀,並將乳房緊貼著課長背部。我已感覺到乳頭已挺起,而不斷的摩擦著課長的背部,產生了無而言喻的快感。

正當快感湧出之時,課長卻「謝謝,舒服多了」,之後,即又開始工作了。

(難道,我對課長而言,是個缺乏性魅力的女人嗎?)

我洩氣的回到座位。但,正如一般男人對越是追不到的女人越有興趣般,我對課長,也產生了新的鬥志。

「小莉,要不要叫宵夜?」

八點多時,課長問我。遂我叫了比薩。

「咖啡來了」

比薩來後,我替課長泡了咖啡,我們面對面坐著的開始享用比薩。

因沙發較低,坐下時若不緊閉著雙膝,裙子內之物便會一覽無遺。我故意鬆著雙腿。

到底課長也是男人,在我盡情享用比薩之時,三番二次的朝我裙內不斷的偷瞄。

(啊,課長在看)

我已覺得內褲深處,已濕潤起來了。

(請用更有色的眼光看吧,然後用沾滿比薩油的手指及唇,在我那□..)

但課長匆匆吃完比薩,從沙發站起,又打算返回工作中,「這時是決勝負的一刻」了

「啊~好燙」

雖是被常用的手法,我故意打翻了咖啡。咖啡整個正好潑在我的裙子上。

「有,有什麼關係?」

「課長立刻奔到我身旁。

「啊!好燙,好燙」

我故意掀起了裙子。

穿著絲襪的大腿,也浸透了咖啡。課長那上蹲在我面前,用手帕為我擦拭大腿。

「絲襪已粘住了,若不早點撕開,會燙傷的」

「喔!這樣嘛」

咖啡已涼了,已經不會燙傷了,但課長立即用牙齒咬裂絲襪,用手用力的撕開。

滋滋滋...的聲響。

(啊!好像被強暴似的..)

絲襪裂到了內褲上,課長努力的用手帕還在擦拭著,但所傳來的快感卻已令我爽的不能自主。

「課,課長。..一起撕掉內褲」

我羞怯的心臟好像要裂開似的。

「小,小莉..」

課長出現了困惑的表情,並就要站起來。

「不要,不要離開..。不然我要大聲呼叫了,其他部門的人來了,我要說你強暴我」

「妳在說什麼,別開玩笑」

「我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真的會叫喔!」

我握住了課長的手,引導至絲襪的裂縫中。

「妳這樣..我會把持不住的」

課長溫柔的直視我。那認真的眼神更是說不出來的性感。然後,課長的手碰到了內褲。

「啊~課長,我.一直崇拜著課長」

我狂喜著,而對於自己如此大膽,積極的誘惑行為,感到非常的害臊,而自然而然的落下眼淚。

「好吧!今天就到此為止,在公司內這樣總是不太好吧?」

課長從△褲上輕輕撫了一下花瓣,並在我臉頰吻了一下,即打算站起離開。

但,認真的課長,可能會說再工作一下,而在回家路上又編好一套說法即離去。

「不!請繼續,我已經這麼濕了」

我把課長的手引入到△褲內,縱使他認為我淫亂也沒有關係。現在的我,已是不和課長做愛無法忍受的狀態了。

課長的手指直接碰觸到了花瓣。而課長被女人弄到此地方,褲子前面也不禁大大的隆起。

「課長您討厭我嗎?」

「不,我喜歡,這裡也很美」

課長也忍受不住,開始愛撫我濕透的花瓣。二隻手指在花叢中旋回,攪撜著,而從那裡發生了啤,啤的淫蕩聲音,我濕的要滴下愛液。

「真的嗎?怎麼個美法?告訴我」

「毛毛薄薄的,花瓣是粉紅色的,好可愛」

「啊~說更黃一點」

「可是..」

「..妳的陰部,好美,軟軟的。啊!陰道好緊,一隻手指可能進不去喔!痛嗎?」

可愛的課長,像少年般的紅著臉,虛心的用一隻手指在進行抽送運動。

「沒關係,二隻或三隻手指都可以,盡情的揉躪到我陰部深處」

我自己張開了花瓣。課長用二隻手指插入我的洞中。

「好爽!啊,啊,也欺負陰蒂!」

「這樣啊?不會痛嗎?」

課長用二隻手指不斷的進行抽送運動,用另一隻手輕彈陰蒂。每彈一下,就有說不出的戰慄陰蒂傳向頭部,令我腦海空白一片。

「啊~啊-我要~我要課長的棒幹我」

突然,電話響了。

我和課長都嚇了一跳。彼此互望一眼,我從沙發站起去接電話。

「喂?請問我先生在嗎?」

是個非常有氣質女人的聲音,是課長的太太。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厲害,想著想著將電話交給課長。看到課長在接電話,我不禁調皮旳把手放入課長的褲子中掏出了課長的陽具。

因在講電話,課長無法阻止我,而繼續講電話。我含住了好粗大陽具。因電話的打斷,課長的陽具呈半勃起狀態,進到我口中後立即膨脹了起來。

我用舌頭輕輕,仔細的舐著,並吸著,不時的還握住有時輕撫,有時輕壓著睪丸。

電話講了半天還不結束,但我才不管呢!我只想快點讓那硬透了的陽具插入我那深深的洞中。

我掀起了裙子,露出了屁股。並把△褲褪下至膝蓋處,伏臥在課長面前的桌子上,並將屁股翹向課長。但,只見課長搖著手表示「不行」。可是現在,我是絕對的優勢。

「讓妳太太聽到可以嗎?我會大叫幹我喔」

我在課長耳邊輕聲的說,卻效果顯著。

課長一邊講電話,一邊從我背後,將熱滾滾的陽具插了進來。

「啊~好爽~」

「現在還在上班,回家再說吧!」

課長一定也是受不了了,生氣似的掛掉電話,用兩隻手用力的按住我的骨盤,粗魯的如魔鬼般的幹了起來。

「我在講電話,妳怎麼這樣」

按住骨盤的手的大姆指,到了尼股裂縫溝,使力的往外撜開。

「啊~會裂開~!」

「我在生氣。不給妳一些苦頭吃不行」

課長繼續如魔鬼般的幹我,並把手指插入了肛門。以陽具及手指攻擊著我的陰道及肛門。

「啊~對不起!課長,原諒我~」

這種怕人瞧見的辦公室做愛的緊張刺激感及課長中年的做愛技巧,真是至高無比的享受。從這晚後,我和課長每逢加班時,即變成公司內做愛的野獸。
——————————————————————————–

六 濕濕的地方柀丈夫二位同事不停地搓弄著!

表美京子 33歲
經歷;結婚歷?我不太清楚……
血型?呵呵呵……乙女座
我是個真正的女人。每當我自見又帥又壯的男人,我的心便開始浮動不定,就因為一時的淫念興起,使我成為這樣淫蕩的女人……

丈夫的二個手下人員,用小便的變態行徑弄髒我,侵犯我的身體……

(啊啊……噁!)

打開門囗看,暍得醉醺醯的丈夫,又柀二位部下扶回來了,見到這種情景,我的臉上笑容迅速凍結起來。

(怎麼又這樣……今天是我三十三歲生日的日子哩)

看到丈夫這付失神狀態,我的滿腔熱血剎那間褪失了。

[今晚我會早一點回來旳,我們二個人再好好的來慶祝一番。]

丈夫早上臨出門時,囗中還一直掛念著,怎麼一轉身回來,卻又……

今晚是個很特別又具意義的日子,丈夫郤違背諾言,又喝得大醉,同時還需同事們的扶持才得回來。

我不禁抬頭看牆壁上,已經凌晨一點多了……

(他一定又會留下他們二人)

我一面想著即將的場面,心中忍不住忿忿不平。

扶丈夫回來的二名部下,一個叫青島,一個叫木田的,目前都是獨身身價,而且也是好青年的模範,一直也是丈夫的得意手下,但是……他們每每都如此酩酊大醉,看到他們自然也好感不起來。

在家總是主人身,又不得怠慢客人,盡管滿腹牢騷無處渲洩,也無法對他們發飆!

「真不好意思,時常這麼麻煩你們……天這麼睌了,留下來住一晚吧?」

尚餘一點精力的丈夫,寒喧一句話,便倒頭睡過去了。

呼喚不成,於是又麻煩二位先生把丈夫扶進房內,但是,他們二人並沒有扶到臥房,反而把丈夫扶到廚房去。

「課長睡得好熟啊!看來不到早上是不會醒過來了。好酒,太太也來一杯吧」

放下丈夫的身體重力,我也伸手去拿倒好的半杯威士忌酒暍,酒一喝,話匣也開了,我們便彼此閒聊家常。

「太太好久不見了,仍然是這麼明亮動人。課長他可是時常讚美妳昵!」

「課長經常告訴我們太太的優點,臉蛋美好,氣質又高貴……脾氣和善待人又親切大方,而且那個地方也是很好的…..我們都是很好的對象,讓我們也來大開眼界吧?」

話鋒突然轉到敏感的方向。

「是呀!太太,不用再左顧右盼了,趁著課長睡著了,妳讓我們哥倆也嚐嚐味道吧?」

「我和木田二個人,對太太已憧憬已久,太太讓我們好好的爽快爽快吧!」

不分說的,二個男人站起身來,左右雙方把我的手腕抓住。

「哎呀!你們在幹……..幹什麼!別開這種玩笑呀……..你……..你們是不是喝醉」

我不由驚呼輕囁喊叫出來。

但是,喊叫並沒有發生如期的效果。

青島和木田二人,互視地邪笑著,更緊緊地抓住我的手不放。

「拜託你,太太……..」

「讓我們搞一次就好!我們就心滿意足,拜託……...拜託……..」

他們的請求是如此和緩,力量卻是強悍的,他們用力地把我壓倒在地上,一個人壓住我的手,一個人快速地卸除在我身上的內衣褲,轉眼,在他們淫邪的眼光注視下,我的身體便赤裸呈現。

「不要…!不要啊!拜託你們……..別逼樣啊!我……..我會叫醒丈夫的,你們就吃不完兜著走….」

我既驚又怕地施出恐嚇。

「妳不用再多作無謂掙扎了,妳絕不是我們的對手……..而且課長這一睡,不到天亮也醒不撾來的,還是和我們好好享樂吧!,」

看來我們恐嚇並不能嚇阻他們柀慾火朦蔽的心,也喚不回他們的清醍。

「妳就乖點讓我們搞吧!反正在公司捚也被課長修理慣了,如今再增加一條罪過,我們也不曾在乎的。」

「不要….!別這樣….」

我的喚醒失效,他們二人完全當作是耳邊風……..有勁的手力困住了我的膝與手,同時,把我的大腿左右擴張開來。

「不….」

「哇啊!好美……..好棒哦……..課長的太太的美麗雞巴……..嘿嘿嘿….」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