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我的妹妹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坐滿乘客的電車上。她是那麼的有氣質,淡淡的褐色長髮,似水般順著臉頰的曲線滑過,稍稍的掩著清秀潔白的瓜子臉。稍嫌削瘦的下巴,隱隱透漏著倔強的個性,卻也更襯托出她的純潔。白色偏淡黃的襯衫不鬆不緊的裹著穠纖合度的身體,堅而挺的胸部散發出令人目眩的成熟魅力,纖纖細腰更烘托出他整體的美感。淡紅色的及膝窄裙使得她本已光滑的小腿顯得更加得纖細迷人。

總之她幾乎可以說是完美無瑕,即使在人群裡她還是那麼突出,一定是許多人一見鍾情的對象。我可以感覺得到,被她吸引的人一定不只我一個。

一見到她我的視線便完全被吸引住,根本無法離開半秒,即使我知道盯著一個陌生的女孩猛看實在極不禮貌,但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這時候,她輕輕地將垂在眼前的頭髮撥到耳後,不理會眾人,專心的注視著放在大腿上的小冊子。

她優雅的體態使我看得倒抽了一口氣,她好像注意到似地突然抬起了頭,當然就看到一個人失禮地注視著她。她輕輕得皺了一下眉頭,低頭繼續看著那本冊子。她的眼睛黑而明亮,大小適中,大一分太大、小一分則太小。

過了幾分鐘,電車慢慢的靠站停了下來,我的目的地到了不得不下車,沒想到她也站了起來。出了擁擠的車站,我試著搜尋她的芳蹤,卻已不見人影。

這短短十幾分鐘的車程就好像夢境一般,我遇見我夢寐以求的女人。

我是大一學生,重考進台中某大學,因為無法忍受宿舍的團體生活而選擇於校外賃屋。三房二廳的公寓一個月一萬一,其實不算便宜,但是房間超大是我最喜歡的一點。之所以三房,是因為我跟另外兩人同住,一個是我的好朋友,跟我同校,也是重考生,叫做徐嘉宇,在牛郎店兼差當公關;另一個是小我一歲的妹妹,親妹妹,她跟我同校、同系甚至同班。

我妹妹非常漂亮,身材並不算火辣,只是也算勻稱。從小我們的感情就已經不錯,只不過我沒想到有朝一日我們會「好」到變成同學。

這一天,期中考剛考完,嘉宇下午四點央︻便已經去上班,同學們也都計劃於晚上出遊,當然本來也包括我。沒想到我妹卻突然頭暈發燒,極不舒服,沒辦法,只好取消既定的計劃,留下來照顧她。

妹妹躺在床上休息,我輕輕的擦拭著她清秀臉龐上的汗珠,她看起來實在很痛苦,眉頭深鎖。

「小馨,」我輕聲說道:「你很不舒服嗎?要不要去看醫生?」

她逞強道:「哥……不用了……我睡一覺就沒事了……」

我拉起她的手說:「可是,你看起來好痛苦,我很不忍心……」說著眼眶發熱,視線開始模糊。

「哥……你不要哭嘛……我真的還好。」她邊說邊試著撐起身體。

我急著阻止她:「不要起來,不要起來,你好好休息,我會一直在我房間,有事就叫我。」接著我站起身來,輕輕的在她額上親了一下,走出房間。

從小她一發燒我就會在她額頭上親一下,反之,我一發燒她就會在我額頭上親一下,這可以說是我們為對方祈求早日康復的儀式。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隱約聽到妹妹在叫我,當然毫不遲疑的衝入妹的房間。沒想到她雙眼緊閉,顯然還處在睡眠狀態中,口中唸唸有詞的夢囈著:「哥……好痛……好痛!好痛啊……」我真是個大笨蛋,早知道就逼她去看醫生。

我輕輕的拉了把椅子到床邊,坐下握住她的手輕說道:「不痛了,不痛了,有我在,你不用怕……不用怕」拉起她的手輕吻了一下。她好像聽到似的,漸漸地平靜下來。

就這樣,我不知不覺的趴在床邊睡著。

隔天,也不知已經睡了多久,醒來時床上已經不見小馨人影。我記得今天早上她應該沒課才對,四處看了看,房間無人。

突然,「哥,」妹妹的聲音:「你醒啦!要不要一起吃點稀飯?我煮了不少喔。」

轉頭一看,妹妹正站在門口,我說道:「妳怎麼那麼早起,好一點了嗎?」

她道:「還早?都十點多了!懶豬!」她走過來戳了下我額頭,她最喜歡叫我懶豬。

我問道:「才十點,妳怎麼不多休息一會?肚子餓可以叫醒我啊。」

她低下頭親了一下我的臉,擁住我說道:「哥,你對我真好。我是看你睡那麼熟,不忍心叫醒你嘛,我很體貼吧?」

雖然我們從小感情便已很好,但是那純粹是兄妹手足之情,我也從來沒有對這個漂亮的妹妹有非分之想。此時,不但妹妹深深的擁抱著我,輕聲耳語撒嬌,口吐芝蘭,秀髮輕揚,她非但十足十是個美女,更已有令人怦然心動的氣質。我非草木,怎能無動於衷,頓時只覺心慌意亂不知所措。

她奇怪道:「你怎麼不說話?」放了開我。

我踟躕道:「沒……沒事,我只是……還沒清醒。」很爛的理由。

「騙人,一定是沒被女孩抱過對不對啊?」她笑著開玩笑道:「今天被我這個美女一抱就失了魂了對吧?!」

我慌張的答道:「當……當然不是,不要亂開妳哥玩笑!」

她嘟著嘴說道:「知道是開玩笑就好了嘛,幹麼那麼嚴肅罵人家。」接著突然站起來說:「肚子餓就快點出來吧!」往外走了去。

我楞了幾秒,搖搖頭起身,走出房門。

人生之所以美麗,就是因為它充滿驚奇,但是我卻料想不到,這一天,竟是我人生驟變的開始。

下午,「哥!上課了啦!」妹在客廳大喊。

我答道:「好,馬上來。」

她又說:「快點,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換了件衣服,走出房間,說道:「妳確定妳不去看醫生?」

她甩了下頭髮,搖頭道:「不了,我很好。」

我嘆道:「很好?不知道是誰昨晚哭著喊痛的?」

她臉上微微一紅,低頭不語。

突然,窗外雷聲大作,妹嚇了一跳緊抱住我。我說:「打雷耶,看來快下雨了,今天就翹課好了。」妹臉色慘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向來最怕雷聲。「不要害怕,我扶妳去房間。」我扶著她慢慢的走向她房間。

進了房間,隨手帶上房門。我安慰她:「好了,雷聲停了,不要怕,我在這裡陪妳。」說完,又打了一聲雷,妹慘叫一聲:「啊!!」我緊抱著她說:「別怕,雷聲一點都不可怕,我陪著妳沒什麼好怕的。別再怕了,好嗎?」她抿著嘴唇點了下頭。

雖然她點頭了,可是卻抱我抱得更緊。跟今天早上一樣,我生理上漸漸地不把她當成妹妹,所以有個東西開始不聽使喚地「現出原形」。即使我妹再天真無邪,好歹也是個大學生,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我想要掙脫她的懷抱,因為這著實令我尷尬,沒想到她卻益發用力的緊摟住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我也不敢看她,只好呆呆的站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幾分鐘,也許只有幾秒,我囁嚅著說道:「對……對不起……」她也說道:「沒關係……」接著又是沉默。

她終於先打破沉默,說道:「哥……你知道嗎……」

我問道:「什麼?」

她又停了幾秒:「我……喜歡你!」

我答道:「我也愛你啊,小馨。」

她抬起頭說:「不,我是說我真的喜歡妳,我愛你。我想跟你親吻,跟你上床,跟你做任何熱戀中的男女會做的事。」

我楞了一下,說:「妳……妳開玩笑嗎?」

她將嘴湊過來,說道:「不……不是……」

我們的初吻持續了一個世紀,喔,好吧……其實不過十幾秒。她放開我,笑道:「如何?」

我訥訥地說道:「感覺不出來……」

她說道:「那……再來一次。」

我還來不及回答,她已經又吻上我的嘴。

結束了這深吻,她說:「其實我昨天不是因為生病才喊痛,我是因為……我是因為夢到和我深愛的男人做愛。那個人……就是你。」

我有點訝異,原來她愛了我好久。我感動地說道:「小馨……我也愛妳。」

我輕輕把她推在床上,問道:「妳不後悔?」她堅定的眼神告訴了我答案。

我不再遲疑,先脫了她上衣,淡藍色的半罩內衣看起來十分性感。我倒抽了一口氣,解開了前扣的胸罩,淡紅色的乳頭赫然映入眼簾。我不清楚她是否有過經驗,但是她的乳房確實很有純潔的說服力。我慢慢的將她一邊的乳頭放進我嘴裡,一手輕搓著另一邊的乳頭。她雙手只是撫著我的頭,閉著眼睛輕輕的哼著。

我更進一步脫去小馨的牛仔褲,也是淡藍色的內褲似乎跟內衣是一套的。我撫摸她的臉龐,親了親她的臉頰。乳房的愛撫以及親吻已經足夠,小巧的乳房握在手裡非常舒服受用。

我把小馨身上最後的防護給脫了,我的身體就在她的大腿之間貼著,她嬌顫了一下,因為我的陰莖碰觸到她的陰戶。纖細的腰,彷彿稍一用力便會折斷般。完美翹挺的屁股,筆直修長的美腿,找不到一絲傷痕。吹彈可破的皮膚,泛著淡淡紅色,更重要的是雙腿間真的有我夢寐以求的細縫!

小馨抬頭問道:「你還在等什麼?」

我掏出胯下的肉棒,胯下的傢伙已經翹了起來,大約有五吋長,「妳要摸摸看嗎?」我問道。

小馨點點頭,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她一個手掌握上去之後,還有一半露在外面,她伸出另外一隻手,結果龜頭也還有一些露在外面。她有些吃驚,我可以想像我一定露出了相當得意的表情。

我要求道:「妳想舔舔看嗎?不想也沒關係,我不會勉強妳。」

小馨有點猶豫,但還是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輕觸了一下,然後慢慢繞著龜頭舔,又伸出一隻手套弄著陽具,接著她將龜頭一口含入嘴中。想不到肉棒進入約到一半,便似抵住了她的喉嚨。她稍微將肉棒吐出一些,就開始用舌頭環繞著肉棒,時而吸吮、時而舔弄。

每一次的吸動,都讓底下原已脹大的龜頭又膨脹了幾分。終於,在小馨嘴巴的催逼下,我「啊」的一聲,射出了第一道陽精。妹在我的雞巴不再抽搐以後,又用力的握住我那話兒,順著龜頭的方向來回的擠壓著,直到我的龜頭再也擠不出任何精水,小馨才停了下來。

小馨在床邊抽了幾張面紙,將口內之物盡數吐掉。看著她皺著眉頭,我既是感動又是不忍,說道:「妹!對不起,我只想到自己享受,卻害妳吃苦了。」

她聽到這話,說道:「哥,現在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屬於你的了。只要能讓你舒服,我什麼都願意做,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兩人四眼相對,我慢慢的湊上去,將舌頭放進小馨嘴裡。她好像有點意外,遲疑了一下,開使用舌頭和我對吻。我一邊吻著一邊撫弄她的陰阜,我可以感覺到她開始把兩條大腿張開。

我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褲子還沒脫,兩手就扶著小馨的屁股,將充血已久的陰莖塞進她開始溢出淫水的陰戶。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人,兩個人毫不保留地吞噬著對方。她緊抱著我,使我能全力抽插。突然感受到妹陰道傳來的一陣陣緊縮,我不經意地睜開眼睛,恰好觸及她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臉頰因興奮而顯出潮紅。

「馨,舒服嗎?」我問道。

她輕聲道:「嗯!」

既然如此就換我了。

我繼續抽動小馨陰道裡的東西,輕輕的刮著那滑潤的陰道壁。妹媚眼含春地浪叫著,兩隻粉臂緊緊抱住我的頸子,肥美的屁股不住地又扭又挺。我看她熱情加火,更加不停地抽插。

陰道壁一陣陣的緊縮,挾得我雞巴無比舒暢,狠命地便一陣衝刺。

小馨叫道:「啊……喔……哥哥……射在裡面……射在妹妹的小穴裡……啊……我不行了……啊……」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安全期,可是既然她這麼說,我總也不好拒絕。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感覺已經到了射精的臨界點了。我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在我親妹的小穴裡,之後像洩了氣一樣趴在小妹身上。我們都感到彼此甜蜜的喘息聲,我甚至能感覺到她的心跳。

我撐起身體看著妹,只見她雙眼緊閉,兩頰飛紅,滿身香汗淋漓,這種模樣真是美得令人屏息,令我又忍不住地吻上了小馨的櫻桃小嘴,猛吸著她口裡的津液,甜美的滋味令人難以抗拒,想要全部吞入肚內。

親著親著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問道:「妹……妳有做過嗎?」

她睜開眼睛說道:「我……算做過……」出乎意料的答案。

我又問:「跟誰?」

她恨恨的說道:「你的好朋友,她強暴我!」

我大驚:「你說什麼!是嘉宇嗎?是這王八蛋強暴你?」她沒有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我又問:「怎麼會……什麼時候的事?」

她說道:「你還記得新生歡迎舞會嗎?那天你喝得爛醉,徐嘉宇也是,一回到家你就睡著了。他在那個時候……強暴了我。」

我疑惑道:「這種事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她答道:「那天他喝醉了,應該也不是有意的,而且我也不想破壞你們的感情。」

我生氣的說道:「還感情?那混蛋強暴妳,我跟他還有什麼感情?我要殺了他!」

小馨著急地說:「哥,不要這樣,我現在有你了,我不要失去你,以前的事我都不管!」她說完又親上我,開始第二次的激情。

良久,她氣喘噓噓的俯伏在我胸膛上,我靠著床頭,說道:「妹……妳知道嗎……」

她回應道:「嗯?」

「我愛妳!」===============================================

人物基本資料:

姓名:馮筱馨

生日:2∕28

年齡:19

職業:學生

三圍:32B.24.33

性感帶:?

其他:就讀於中部某大學

 小馨翻身下床,隨手拿了條毛巾擋住私處,走進浴室。我坐起身子,正準備打開電視時,小馨突然在浴室門口探頭問道:「要不要一起洗?」

我有點猶豫,說:「我怕嘉宇那渾蛋隨時會回來。」

她皺了皺眉頭,說:「不要再提他了,現在這裡是我們兩個人的世界。」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起身往浴室走去。

一進浴室,還沒來得及關上門,小馨已經迫不及待的先親了我一下。我沒有回應,只是問道:「又想了?」她優雅萬分地把我身上所僅剩的內褲脫下,算是回答了吧。妹露出愛慕的目光,手指在我壯碩的胸肌上輕撫游走。

小馨在我面前盈盈的跪下,用她潔白整齊的貝齒輕咬著我垂頭喪氣的陽具。她羞澀地張開她的櫻桃小嘴,把我陽具的前半部,輕含在口內。小馨靈活的小舌輕舔著我的龜頭部份,再打圈刺激著我龜頭的前端,一股麻酥的快感迅速流遍全身。

我為了追尋更高的快感,下體下意識的向前一挺,大半根陽具迫進了小馨口內。我感覺到龜頭的前端已頂著她咽喉深處,令得她呼吸困難,只好頭向後仰,緊吸著我的陽具套弄著,做著活塞運動。

小馨前送時,像餓獸吞食般吞沒了我的陽具,然後她停一停,口腔裡一波波的收縮,帶給我一浪接一浪的快感;抽出時,她口腔內像一個深邃美麗的黑洞,要竭力抽出我陽具中豐富的精華。

當小馨重複著這兩個銷魂蝕骨的動作,我亦一步一步的攀向高峰,在我倆合拍的配合下,我脹迫的陽具終於到了發射的時刻。我緊頂著妹口腔深處,陽具一陣劇烈的抽搐,一股濃精激射到妹妹口中,把她的口腔灌得滿滿。

我抽出陽具後,小馨嘴裡溢出一股白濁精液,直滴在她潔白的胸部上。她無力地靠坐在浴缸旁,眼神盡是嫵媚柔情。

我將癱軟無力的小妹抱起,小心地讓她躺臥在浴缸裡,再拿起蓮蓬頭,在她身上灑水,她身上沾滿了這幾番雲雨之後留下的印記。我先在她迷人的纖腰上按摩,小馨一句話都不說,盡情享受著親哥哥的服務。我接著往上在她胸部上輕輕地撥弄著,洗掉剛才的精液,這時她忍不住輕哼了出來。

最後當然是重點部位,我把小馨的大腿分開,美麗的裂縫露了出來,陰唇有點紅腫,我甚至感覺到「她」正在吐著熱氣。我將水柱衝向這裡,用手搓揉著紅腫的陰部,說道:「好滑。」

小馨不好意思的說:「別亂摸……」

我故意說:「摸?我還要……舔!」她還來不及反應,我已經一口貼住小馨的陰阜。

小馨叫了一聲,身子輕顫,但卻挺起下身,讓我更容易舔舐。我開始用舌頭肏弄她,當我抽送近百下之後,小妹漸漸被推上高潮,淫水狂洩而出,盡被我吞

入腹內。小馨抗議道:「哥,你看你啦!越洗越髒。」雖然她從頭到尾只顧著享受,這時卻又怪起我來。

我在小馨臉上親了一下,說道:「好啦,你自己洗吧,我先去外面去整理一下。」

穿好衣服,整理一下混亂一片的床單,轉頭看見桌上立著我和小馨的合照。隨手拿起照片,這是去年我們聯考後一起到墾丁玩時拍下的。照片上的小馨不夠高掂起腳拉著我的手臂,身上穿的是三點式的紅色泳衣,但還多罩著一件白色的T恤。她那個時候還是長髮,總喜歡把它盤起來,看起來很成熟,但現在減成短髮之後卻又多了幾分俏麗。

我放下照片,突然發現書架上一本暗紅色古色古香的厚厚冊子,隨手把它抽出來。這本書不是很重,但是竟然扣著有一個小鎖頭,看來應該是日記之類的東西。這時候,浴室裡面突然安靜了下來,我手忙腳亂地把書塞回書架。剛將書放回書架,浴室的門就打了開來。

小馨看我倉惶的站在書桌旁,問道:「哥,你在幹麼?」

我心虛的回答道:「沒……沒有啊……我在看這張照片。」指了指桌上的照片,隨即又繼續問:「為什麼放這張照片?我們最近不是還有很多張合照嗎?」

她停下擦頭髮的動作,笑道:「你不記得了嗎……」一邊走了過來抱住我,說:「幫我們拍這張照片的人說了什麼?」

我歪著頭想了想,答道:「啊!對了,當時他以為我們是情侶。」

她笑得更燦爛,抬起頭說道:「答對了!所以我最喜歡這張照片了,這張照片代表了我的心情。」

我故作誇張的表情,調侃她:「原來妳早就想對我染指,真可怕。」

小馨羞紅了臉,垂打我胸膛直喊不依,頗令人心曠神怡。

雨還在下,房裡卻滿滿盡是情意。

這晚,嘉宇沒有回來,偌大的房子只有兩個人,一男一女。這兩個人同臥一床,時而瘋狂做愛,時而輕擁談心,彷彿這世上只有彼此,不容外界侵入。

半夜裡,小馨早已不知不覺的睡著。皎潔月光透過窗戶射下,將小馨的臉龐映照地異常清晰,大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世事真是無常,前一刻是普通的兄妹,下一刻卻已經成為情意互通的愛侶。

夜深人靜時,胡思亂想,不覺意識漸漸模糊,朦朧睡去。

夢裡,我身處電車之中,對面的人專心地看著大腿上的書。

是她!我又遇見她了!

她穿著我第一次看見她時穿著的服裝,不同的是,整個車箱只有兩個人。我仍然不可自拔地盯著她看,她還是抬起頭來,卻對我嫣然一笑。我的天啊!她對我笑,我在天堂裡嗎?

接下來……我不記得了,或許我鼓起勇氣跟她說話,也或許我還是下車,然後失去她的芳蹤。我只記得一陣亮光刺得我睜不開眼,醒了過來。

身旁,妹妹睡得正香,稚氣未脫的模樣真惹人憐愛。我怕吵醒她,輕輕地下床,穿上衣服。看看床頭的鬧鐘,第三節微積分已經開始,索性決定翹課,反正微積分早決定用暑修搞定。

到廚房準備好早餐後,該叫醒小馨了。這時候小馨也剛好起床,正站在房門口。我高興地說:「妳醒啦?快來吃早餐,妳最喜歡的火腿蛋土司喔。」

她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走過來:「喔……你真早……」

我故意用她的話取笑她道:「還早?都十點多了,懶豬。」等她走了過來,輕輕在她額上戳了一下。

小馨忍不住笑了出來,說:「討厭啦,又取笑人家……」

邊聊天,邊悠哉地吃著早餐,不知不覺已經快十二點了,一頓早餐整整吃了一個半小時。剛吃完早餐總不能接著吃午餐吧,於是我們只好做一些一個人不能做的事打發一點時間……

我們來到客廳,正對著大門處是一塊約兩坪大小的地毯。小馨主動脫下全身的衣物,躺在地毯上,我毫不遲疑地趴下就要舔弄她的小穴。

映入眼廉的是妹妹高高隆起的陰戶和稀疏的陰毛,陰唇正從緊閉的玉縫中微微張開。透過窗外明亮的光線,我將妹妹的大腿向兩側分開,低頭仔細地看著妹妹柔順的陰毛。我伸出舌頭頂向妹妹的那條玉縫,開始一進一出的抽弄。

妹妹的蜜穴開始慢慢的濕潤起來了,我加緊的用舌頭快速的來回撥弄著妹妹的陰蒂,不時調皮地上下拉扯。此刻,我口中滿是妹妹滑嫩香甜的淫液,鼻腔充塞著妹妹隱秘禁地裡最誘人的氣息。粉紅色陰唇附近的陰毛被淫水沾濕,隨著妹妹少許挪動,陰唇便輕輕的開合,淫液亦隨著涓涓地流出。

我快速地脫下身上所有的衣物,雙手緊抓妹妹的雙踝,把她雙腿大大張開,將怒挺的陽具輕抵妹妹嬌柔的陰唇。妹妹緊閉雙目,咬緊下唇,準備承受我全力的一擊。我在妹妹穴口周圍磨著蹭著,就是故意不放進去,引得妹妹眼神含怨,抱怨不已。

我看時機成熟,妹妹已經被撩至頂點,當下毫不遲疑地一挺沒根。妹妹大叫一聲,叫聲略帶淒厲,但也充滿著久旱逢甘霖般的滿足感。身下的妹妹一時無法適應無比的充塞,不自然的搖動著腰枝。

「妳還好吧?」我擔心地問道。小妹輕哼著向我伸出雙手,好像叫我放馬馳騁。我握住妹妹的雙手,開始輕輕的推動我的分身。

「啊……嗯……」伴隨著她的呻吟,妹妹甩著頭用力的抱著我。看著她紅潮的臉頰,我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妹妹緊窄的陰道劇烈地收縮著,使我的抽送更加困難,感覺就像是陽具正被她的陰道所吸吮著似地。

「喔……小馨……」我一邊叫著妹妹的名字,一邊熱烈的吻著妹妹喘息的櫻唇。我來回的抽插著粗壯的陽具,讓龜頭刮著妹妹敏感的陰道壁,盡力的引導著身下的妹妹,一同走向肉慾的高潮。

「不行了……」我把陽具盡根插入親妹妹的體內,然後無力地趴在她身上。「啊……」妹妹高聲地叫著,用力地挺起了雪白的屁股。

我努力地把成千上萬的精蟲,經由抽搐的陰道送入子宮,一次接著一次的激射都讓妹妹感受到無比的震撼。我緩緩地抽出陽具,從妹妹的小縫裡跟著流出許多白濁的液體。

這時房子裡只剩兩個人粗重的喘氣聲迴盪著。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來訪的姐姐
大奶子情人
甜美清純的巨乳小姨子
女儿的小菊蕾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挑逗起慾火
三十歲女人
內射女朋友
強暴我的國中同學

熱門小說: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