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明坐在椅子上,惠津跪在彥明面前埋著臉,嘴裏吮著他的陽具。她細瘦的身體夾在兩隻大腿之間,一隻手放在那話兒上,另一之手扶著彥明的腰。

惠津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已經含了二十多分鐘,扶著腰的手在彥明的大腿內側和尾骨附進游走著。彥明逕自抽著煙,喝著威士忌,任由惠津的手指撫摸。惠津舌頭微妙的動作使的彥明不時閉起眼睛,彥明在享受著。他正在細細品味著惠津和他的太太玉葉的不同風味。

彥明接受惠津的講習已經是第二天了。所謂講習就是接受惠津的性指導,他是在他的妻子玉葉接受指導後半年才實行。玉葉曾接受惠津的丈夫哲雄五天的講習,當時決定下次輪到彥明接受惠津的講習。說來這雖然是回報,但和玉葉住進哲雄夫婦家的五天比起來,玉葉五天都沉浸在性的享受中,而彥明因為有工作的關係,就無法日夜連續征戰了。

歐哲雄–是一位經濟學教授,年過四十,妻子惠津才剛過三十歲。彥明可以充分享受到這一位成熟女性的性。二對夫妻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家餐廳,一家交換配偶愛好者常聚集的餐廳,當時彥明和玉葉並不知情。是歐哲雄先主動的,他看出彥明夫妻是新面孔,於是就從櫃台移到他們附近的座位上,溫文有禮的和他們攀談。他不斷對彥明說道羨慕他娶到如此溫柔美麗的妻子。在幾分醉意後,話題就轉到性上面了。哲雄詢 問彥明他們性交的次數,性愛的真正樂趣,一直談到要給他們講習。總之彥明和玉葉一步一步的被哲雄引入哲雄設好的陷阱中。

不過,在嘗到惠津的肉體的滋味後的彥明已經不再有當時的嫉妒和屈辱感了。相反的他反而覺得這次的講習讓他收穫豐盛。

惠津把含著的東西吐出來,用嘴唇吸吮著龜頭的表皮,發出唧唧的聲響。彥明已經達到高昂的狀態,他勉強堅持著。彥明熄掉煙,一支手伸進惠津毛衣的領口,抓住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

惠津仍然含著陽具。彥明漸漸焦躁起來,另一支手也伸進惠津毛衣的領口,抓住另一隻乳房。惠津的乳房一經撫弄立刻賁張,乳頭突起。

彥明感到快要爆發了,一把拉起惠津,不再讓惠津含他的陽具。彥明很快的脫去惠津的衣物,讓惠津跨坐在他膝蓋上。

彥明用嘴狂亂的吸吮著惠津的乳房,一手伸入惠津的兩腿之間。他的手掌貼在惠津的陰戶,有節奏的壓迫著。他感到惠津的陰戶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

彥明將兩腿打開,惠津的兩腳也跟著被撐開,而肉穴也隨之打開了。

彥明的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沒入惠津的陰道。彥明的三根指頭完全沒入惠津濕熱的陰道,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惠津的肛門,而姆指撫弄著陰蒂。

   『啊..嗯..』

惠津從鼻子哼出聲音。

惠津夾起雙腿,但是彥明的膝蓋撐著使她無法如願。三根指頭在惠津的內部擴張著。空閒的另一手在惠津身上遊蕩著。

   『嗯...噯--喔....』

惠津興奮的叫著。惠津感到好像同時被三個男人玩弄著。

彥明的手指清楚的感覺到,惠津的陰道愈來愈滑潤。

他拔出手指,上面附著著惠津透明、黏滑的愛液。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來白白皺皺的。

彥明拿起手指到鼻子邊,鼻腔聞著惠津的愛液的味道。

彥明把手指伸到惠津的嘴邊,惠津毫不猶疑的張口含住,捲著舌頭舔食自己的愛液。

彥明把惠津放下來,改讓惠津背對自己跨坐在腿上。

彥明的陽具高昂著,龜頭頂住惠津的陰戶。惠津用手撐開陰唇,彥明的陰莖順勢就滑進惠津的濕熱的陰道。

   『啊~~~』

惠津滿足的叫著。

彥明的雙手繞到前面用力抓著惠津的乳房。

彥明配合膝蓋的一開一合,有節奏的抽送著。

   『啊.啊.啊.啊...』

惠津也隨著發出短促的歡吟。

彥明又點了一根煙。惠津自顧自的扭著腰,完全沉醉在性愛的歡娛中。

彥明心不在焉的抽著煙。被濕熱的肉穴包住的陰莖,在惠津深處變得愈來愈硬。彥明感覺惠津的肉穴微微的抽搐。

   『是時候了』

彥明心裏想著。

惠津邊喊邊蠕動著。

彥明抱著惠津的腰站了起來。惠津唯恐分開般緊緊的往後頂。

彥明配合以心蕩神迷的惠津,使勁的抽送著。他想動得更急,可是以經達到極限。

惠津的身體滑落到地板上,彥明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彥明仍不斷對俯趴著的惠津用力的來回衝刺。

彥明的龜頭感到惠津的陰道深處,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盤般一下下的吸吮著他的龜頭。他知道惠津已經到達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彥明把積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射在惠津的深處。


 

彥明和惠津約好下班後,在他和哲雄第一次相遇的餐廳見面。不到四點彥明已經忍不住了,他心中早已燃燒起來。對於手中的工作也感到愈來愈不耐煩。同事中有個女人名叫清惠,便細心的發現他的異常,特地過來探問。和清惠是另一篇故事暫且不提。有了前兩天的經驗後,現在的他是如此的渴望見到惠津。彥明感到兩股間有一份熱潮漸漸漲起。

彥明還是忍不住了。他提早下了班,匆匆的趕往餐廳。他想惠津沒上班,也許會提早到吧!

他打電話約惠津時曾交待,不要穿底褲,只要穿著毛衣和裙子就好。他是如此的渴望著惠津,他不願浪費任何一點可以接觸她的機會。彥明心中偶爾也會想到,他怎會如此的渴望著惠津,慎至超過對玉葉的。他一直不明白,而此時的他也不想明白了。

趕到了餐廳,惠津果然如他所想的提早到了。她坐在角落背對著門口喝著飲料。彥明走過去發現,這個位置真是這家餐廳裏最隱密的座位了。惠津所坐的座位是一大片,且背對著所有人。如果要想看清這裡的人在作甚麼,還得要繞過來才行。而服務生只有你叫他們才會過來。如此一來這個座位便與餐廳的其他人隔絕了。彥明心裡偷笑著,好個惠津,原來妳也是有心人啊!

彥明坐在惠津對面,很快點了杯熱咖啡,匆匆打發了服務生。

彥明:『妳有沒有穿底褲呢?』

惠津悄悄的捲起裙子,張開兩腿。彥明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惠津稀疏的陰毛,捲曲的微微蓋著她豐滿的陰戶。這畫面對彥明來說可比世界名畫還要好看。彥明感到他的小弟弟已不安的昂首眺望了。彥明很快的換了座位,坐到惠津的身邊。兩手早就熟悉的探往惠津毛衣下的雙乳。惠津右手一把握住彥明硬立的陽具,笑道:『呦~,忍不住啦!』。彥明不甘勢弱,也把手伸向她的蜜穴。手指才剛探入洞口,一股濕溺的愛液已沾滿整個手指。彥明抽出手指,拿到惠津眼前晃道:『那這又是甚麼啊?』惠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嘴角卻泛著笑容。

彥明很高興,還好沒落在下風,否則被歐哲雄笑話那多沒面子。他不知怎的,心中升起要和歐哲雄一較長短的念頭。不過他的理智告訴他不可以,因為跟據他太太玉葉的描述,歐哲雄在技巧上可比他好多了。他得要先上完這次的講習,多從惠津這兒學些性技巧,再來和歐哲雄比劃比劃。他想,再怎麼說,歐哲雄早已經四十歲了。正當壯年的自己,精力怎可能輸他呢!

惠津看彥明在發呆,忽然有了一個念頭,一把拉開彥明褲子的拉鍊,彥明的小弟弟蹦的一下彈了起來。彥明不安的先看看餐廳裏的其他人,再回頭看惠津要作甚麼。只見惠津兩頰突起,不知含著甚麼,頭一低,便往早已是一柱擎天的老二含下去。彥明忍不住一聲低呼:『啊~~』。原來惠津口中含的是冰塊!一股異樣的快感伴隨著冰涼的觸覺直衝腦門。熾熱的陰莖在冰塊包圍下,不但沒有絲毫退縮,反而更見茁壯。惠津的嘴幾乎容納不下了。她抬頭把冰塊吐回杯中,開口說道:『原本想讓你’冷靜’一點的,怎麼反而更激烈了』。惠津無辜的看著彥明。彥明還再回味著剛才的餘韻,還來不及回答惠津,惠津又想到了另一個點子。她看到彥明還閉著眼睛回味,心想,好機會,馬上進行!

惠津很快的端起彥明的熱咖啡,含起一口,立刻低頭又含住彥明如鐵柱般的陰莖。彥明還沒從冰涼的餘韻回神,突然間由龜頭、陰莖,又傳來完全相反的燙熱。不!一點也不燙,反而是比剛才更強烈、更美妙的快感。比起被惠津濕熱的陰道所包圍,有著截然不同的觸感。賁張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要投降了。惠津還沒來得及反應,彥明的龜頭已經射出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惠津等到彥明完全消退了之後,才抬起頭,將咖啡和著彥明的精液,一點一點的吞下去。惠津想,我得好好品味一下。畢竟這種情境對惠津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她一點一滴的嘗著這咖啡中額外的滑膩感。


 

彥明和惠津匆匆的用完晚餐,付了錢便離開了。

由於,彥明的家在比較遠的地方。因此惠津提議,就近到她家。她說道,她先生出差到外地開會,不會在家。因此可以放心的玩,不會被打擾。彥明想想也就同意了。方向盤一打,就轉往歐哲雄家開去。

歐哲雄的家在一棟十層公寓的頂層,附近並沒有其他更高的建築,因此視野非常好。整個都市剛剛入暮,遠近的燈火盞盞亮起。惠津提議到頂層陽臺,去看看暮色中的都市。來到陽臺,彥明發現陽臺上居然有一個不小的花園。角落的一個花棚下擺了一張桌子幾張椅子。他不禁要讚嘆起來。這才是生活,他是真心的佩服起歐哲雄。

坐在椅子上,一邊看著黃昏美景一邊回味剛才在餐廳的一幕,腿上還坐著有一位溫柔驕豔的女人的暖暖身軀,手中握的是她逐漸變硬的乳房。彥明反而不急了。他想要好好的、仔細的、玩賞這個待會兒會對他完全開放的女人。一個成熟而充滿女人味的惠津,和他太太玉葉的青澀是完全不同的。

他拿起一棵剛才上來時惠津端上來的一盤草莓送入口中。手上也沒停歇,一直在惠津身上游移撫弄著。彥明的手慢慢的終究也游走到惠津的兩股之間。彥明仔細小心的撫摸著,他發現惠津的陰戶比玉葉的要豐厚,小陰唇較大而吐露在外面。惠津的陰毛稀疏,毛色不深接近咖啡色,不似玉葉般濃密而捲曲的蓋著肉穴。小小的陰蒂在彥明的愛撫下漸漸漲大而微微發亮。彥明又把手移回惠津的胸部,手從毛衣底下伸入。由於怕有人突然上來撞見,因此不敢將衣物褪去。彥明看不到惠津的乳房,乳暈的顏色、大小及乳頭的樣子也無從和玉葉比較。不過惠津的乳房是比玉葉小一點,但是卻較玉葉的有彈性。

彥明的手又回到惠津的陰戶。此時惠津已感到相當的快感了,陰戶內外佈滿了興奮的愛液。彥明的手撫摸時多了一分滑溜。

惠津口中開始喃喃自語:『嗯~啊~~喔.喔.喔~~快-嗯~快-』。

原來彥明已經把手指插入惠津的肉穴,來回的抽插著。彥明突然想到,剛才在餐廳的一幕。自己雖然享受到無比的快感,但那麼快就繳械,終究是蠻沒面子的。因此他也想整她一下。左右看了看只有桌上的一盤草莓。心中升起一個邪惡的想法。

惠津坐在彥明的腿上,全身被彥明的手撩撥的心癢難搔。由其是彥明的兩根手指,在祕穴中左搔右鑽。弄得惠津幾乎都要溶化了,拼命的蠕動著她的腰。她感到自己的淫液不斷泳出,順著彥明的手指、手掌、手肘滴到了地上。正感到欲仙欲死之際,突然一個圓粗的東西插入了自己的肉穴。她想,總算來了。但感到又有點不同。惠津張眼看看,發現竟然不是彥明的龜頭刺入自己的祕穴。只見彥明兩手捏著一個草莓,在肉穴中進進出出的。草莓上沾滿了愛液,彥明拿起沾滿淫液的草莓,滿意的送入口裏咀嚼著。惠津心中讚嘆著,這真是個好主意,從前為何沒有想到草莓也可以這樣吃呢?彥明又沾了一個,卻送到惠津的嘴邊。惠津聞了一下,一口就把它吞了下去。

彥明繼續把剩餘的草莓如法『泡』製,而惠津則陷入更深的狂亂中。在惠津一次又一次的興奮的顫抖中,細密的汗珠,紅潤的面容開著口喘息著。

彥明想面子已經扳回了,也該來點真的玩藝兒了。彥明在書上看過,女人是可以連續多次高潮的。尤其在此時,若在加以進攻,不但很快可以使女人攀上高峰,甚至是更上層樓,達到高峰中的高峰。

彥明在餐廳中已掩兵息鼓的小弟弟,其時早已再度意氣風發。彥明先掀起惠津的裙子,再拉開褲子的拉鍊。小弟弟不須指引早已對準它睽違已久的肉穴。彥明微一挺腰,龜頭便滑入惠津那早已微開的小穴了。

彥明抱起惠津,邊走邊插的,慢慢走到水塔後面。這樣即使有人上來也不會看到他們兩。樓頂風大,彥明的陰莖被火熱的陰道所包含著,而陰囊卻被風吹的冰涼。這樣更讓彥明愈發興奮。彥明又再度感到惠津的陰道的抽搐,是那麼明顯收縮。一吸一吸的,似乎在鼓勵彥明的陽具快點發射,填補她深處的空虛。彥明還不想發射,他想讓惠津嘗嘗前所未有的快感,要超過歐哲雄所給過她的任何快感的總合。所以彥明努力堅持著。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著。

   『啊~~~啊---』惠津已經陷入無邊的狂歡中,放縱的喊叫。

彥明再也忍不住的噴射出他的所有。惠津肉穴強烈的、有韻律的收縮,有如榨汁機般,用力的擠出他的每一滴精液。

兩人終於滿足的相擁坐下。惠津愉悅的親著彥明的臉頰。

惠津:『看來我才是需要你的講習,而不是我教你』

彥明:『不不不,要有妳這樣的好教師才能這樣激發我的潛能啊!』

兩人會心的相視而笑...........


 

夜已經降臨這個城市,彥明和惠津離開陽臺回到樓下。彥明覺得渾身有點油膩,便決定去洗個澡。

彥明進入浴室後,發現這個浴室還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納五六個人一起泡水,而且還是個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強勁水柱往中間沖激著。彥明豪不猶豫的便躺了下去,閉起眼睛,享受這舒服的按摩浴。彥明敞開四肢,身體完全的放鬆下來,但是,腦海中飄盪的卻是,惠津那滑膩的身軀、抽慉的肉穴、堅挺的玉乳。

不知這個按摩浴池是否經過特別設計,就那麼巧,有一道水柱正對著彥明的小弟弟直沖。沖得彥明的陰莖抖動不停,兩個小肉球撞來撞去。在不知不覺中,彥明的小老弟又再度氣宇軒昂、抬頭挺胸。彥明心想,在這麼短的時間又站起來了,一定要把握機會,再來一炮。

彥明張開眼,想起身點根煙來哈。赫然發現,惠津不知何時已經悄悄進入浴室,而且,一雙妙目盯著他那再度英氣勃發的陽具,詭異的笑著。

惠津很明顯的是要和彥明一起洗澡,身上一絲不掛,手上拿了條毛巾。惠津發現彥明張開眼了,迅速的移開她盯著他的陽具的目光。拿著毛巾走進浴池,坐在他的對面。

   「你幫我擦沐浴乳好嗎?」惠津說。

   「好!當然好!」

彥明將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頸子開始、背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細細的擦了下來,最後來到了彥明最想擦(我想也是惠津最希望被擦)的陰戶。

彥明這時候擦得更仔細了,從兩片大陰唇、小陰唇、陰蒂,最後將手指深入了陰道。彥明感覺惠津的陰道緊緊的含著他的手指。顯然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充血的祕肌,使得陰穴顯的較緊。彥明調皮的摳了摳手指,惠津立刻從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來。

   「哼!喔~~~」

彥明見惠津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彥明的指頭上下左右胡亂的戳著,惠津感覺到一種陰莖所無法產生的樂趣。陰莖再厲害,它終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來繞去、曲直如意。

彥明玩弄一陣後,開始細細尋找傳說中的G點。他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著,終於,他找到了!他發現,在陰道約兩指節深的上方,有一小塊地方。每次他一刺激這裡,惠津就是一陣哆嗦,肉穴也隨之一緊。

他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這一個最最敏感、最最隱密的G點。

   「嗯!啊!啊!啊!....」

惠津隨著彥明的手指的每一次攻擊,一陣陣的嘶喊著。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浴池邊的地板上,隨著彥明一次次的攻擊,一次次的抽慉。

彥明只覺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緊,最後實在是緊得無法再動了,只好不甘願的抽了出來。轉而欣賞惠津陷入半昏迷狀態的驕態,肉穴外的陰唇,還一下下的隨著每一次的抽慉,一開一合。彥明笑道:

   「原來肉穴還會說話呢!嘻!」

彥明點了根煙,吸了兩口,看著惠津仍在一開一合的肉穴。突然,把手中的煙插到肉穴中,而肉穴竟然一吸一吐的抽起煙了!彥明可樂了!鼻子湊在肉穴旁,用力的吸著肉穴吐出的煙,似乎有著無比的美味,一點也不浪費的,完完全全吸到肺中。然而,很快的,肉穴就把煙吸完了。彥明不捨的吸入最後一絲煙,抽出煙頭。而惠津也由歡愉的昏迷中轉醒了。惠津對剛才彥明所做的事,似乎完全不知情,彥明也不打算告訴她,回頭親了彥明一下,對彥明口中的煙味受不了的皺起眉頭。

惠津在經歷了這連續的高潮後,決定給彥明一次特別的服務。

   「彥明~~~」

   「嗯」

   「人家還有一個地方你沒擦到啦!你要幫我擦一擦啦!」

彥明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過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還有地方沒擦呢?

   「有嗎?」

   「有啊!」

   「喔!是哪裡呢?」彥明一臉疑惑的問。

   「是這裡啦!」

惠津說著便拉著彥明的手,移到了兩臀之間的洞口。

   「咦!剛才不是擦過了嗎?」彥明更糊塗了。

   「是裡面啦!」惠津笑著說。

   「喔~~~~」彥明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

彥明很快的將手沾滿沐浴乳,在洞口擦來擦去,正猶豫著是否真的插進去時,惠津手伸過來一壓,彥明的食指立刻沒入洞中。

雖然,彥明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過彥明仍小心的、慢慢的、試探性的抽插了幾下。確定惠津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動作。

滑膩的指頭,在洞口順利的進進出出,令彥明感到非常新奇。彥明覺得這個洞口反而不如另一個洞來的緊,正感到微微的失望。

   「這樣你一定不滿意吧!」

彥明用力的點點頭,心想:『又有花樣了!』暗自偷笑著。

   「那就用你的那個幫人家洗一洗裡面吧!」

   「哪個啊?」彥明一時轉不過來問道。

   「那個啊!」惠津用手用力,趴了下去,把屁股翹起,等待彥明插入。

彥明知道,自己的陽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試著插了幾次,終於,龜頭滑進去了!彥明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向一道緊身箍一般,緊緊的夾著肉柱,隨著愈插入愈往後移動的束著陰莖。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著陰莖的根部了。

彥明再緩緩的退出來,那一道箍也緩緩往前移。一直到了傘的邊緣,那一道箍恰巧扣著那一道溝,不讓它退出去。

   「哈!妙呀!」彥明讚嘆道。

彥明的太太玉葉,從來都不肯讓他這樣做,所以他的感覺有多強烈是可想而知的。

彥明繼續退著,蹦的一下,巨傘突破了這道箍的束縛,退了出來。彥明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

在彥明做了一陣活塞運動後,惠津的洞漸漸的鬆開了來。彥明也愈來愈容易抽送他的巨槍。每一次的抽送都會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似乎在為他們的快樂交響曲伴奏著。

彥明把手繞過去,從前方再度伸入惠津的驕穴。手掌的角度實在太剛好了,手指插入後,只要輕輕的向內摳,便可以觸碰到剛剛才發現的G點。如果向外挺,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惠津的體內的運動,由兩方夾攻肉穴,更可以給龜頭更大的刺激。

惠津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陰道一陣一陣的收縮,把彥明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擠。收縮的力道是如此的強勁,甚至在後洞的陰莖都感覺到了!彥明終於也到了極限,爆發在惠津體內深處、深處....

彥明和惠津喘息著都癱在地板上。而彥明的陰莖慢慢的消退後,由洞口滑了出來,而射在惠津深處的精液,也隨著流出來。惠津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猶未盡的開著,期待著與陰莖的再次約會。

   「這下洗得夠乾淨了吧!」

   「嗯!」惠津滿足的回答。

彥明扶起惠津,一起進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徹底的洗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隔壁老闆的妻子
忙碌的大學生
朋友的淫蕩人妻
公司美女人妻
房內偷吃同事老婆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
老公….原諒我吧
那年我十七歲
急需幫忙的大嫂
夫妻交换的刺激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