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八戒隨唐僧取經,鞍前馬後,得成正果,懇請佛祖大發慈悲,恢復了他天宮俊郎的本相,受封多情使者。八戒返回高老莊,尋得愛侶高翠蘭,小兩口恩恩愛愛,暢遊愛河,倒也是一番人間快活。

一日,八戒突然念起師父和師兄弟來,決定赴花果山一行,探望他們,順便邀請他們到高老莊做客。八戒對高翠蘭商量此事,高翠蘭依依不捨,她歷盡苦難好容易與愛郎重合,青春年少,情感日濃。聞及此事,翠蘭投進八戒懷中,扭腰擺臀,女兒情態,難以表述。

八戒擁著嬌妻,那豐腴的少婦胴體,讓他又是一陣慾火上升,雖說是日日快活,夜夜春霄,歡好無數,八戒總對嬌妻迷戀不捨。翠蘭這一扭動,八戒食髓知味,憨然一笑,輕偎俏臉,上下其手,高翠蘭星眼流動,嬌吟不已,鬢角還微微的有著幾滴的香汗,一縷打濕的秀髮貼在耳根處,少婦風情,誘人到極點。

須臾,一具香噴噴胴體妙相橫陣,那雪白豐挺的雙乳,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那渾圓翹挺的美臀,圓潤光滑膩滑白皙的修長大腿,更讓八戒百看不厭,百摸不厭的那芳草地,蜜汁露滴。

八戒雙眼一亮,撫摩翠蘭大腿的手指上移,直取花心,到嫩穴裡去採摘「花蜜」。

翠蘭受到八戒手指的侵襲,反應比較激烈,顫抖的素手緊緊抓著他作惡的手指,嬌喘連連道:「好老公…不…不要用手…哦…我要…我要…」

翠蘭再也說不下去了,八戒滿意地看著老婆羞澀的表情,儘管和自己歡好,翠蘭依舊那麼羞於出口,他在翠蘭下身的手指越發加大了力度和沖度,旋轉著,扣弄著。

「老婆,你要什麼呀…說啊…」八戒在翠蘭耳邊調笑著。

「啊…啊…哦…老公…我要…我要你疼…」翠蘭忍受不了來自下身的快感和騷癢,紅著臉兒,終於放蕩地開口。八戒長笑一聲,雙手扶著愛妻的細腰,捧著她的玉臀,對正自己的塵柄,提身而起。

「滋」的一聲。

「哦…老公…」翠蘭一聲嬌啼,檀口一口咬住八戒的肩頭,美目緊閉,臉上露出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適的表情。

進入桃源,一如以往的緊窄,舒爽溫熱的感覺傳來,八戒越發亢奮,他堅定地挺入,繼續探索那奇妙的世界。每一步走動,翠蘭就會呻吟一聲,那婉轉百媚的神情使八戒感受到征服愛妻美麗肉體的快感。

「翠蘭,哦…你…好美…」

「哦…老公…你好能…干。嗯…妾身…不行了…哦…」翠蘭雙手挽著八戒的脖子,弱不禁風的樣兒,她感覺老公的玉杵如同靈蛇一般,不停地點弄著花蕊,她的身子顫抖著,被八戒架著的雪白大腿上蜜汁如雨。

翠蘭感覺內裡一陣灼熱,她的心花開了又謝謝,謝了又開,被八戒弄得骨酥體軟,不堪採摘。

「啊…又出來了…哦…老公啊…不行了…再不能…累壞了…」

翠蘭在八戒耳邊軟語道。

八戒見愛妻可憐見樣兒,遂放她一馬,溫柔地將翠蘭放於床榻。翠蘭幸福地望著自己的老公八戒,他英俊瀟灑,溫柔體貼,能有如此夫君,實是自己前生修來的福份啊!

「老婆,我想了一下,還是去花果山一下,不然那猴子會殺上門來,說我見色忘義的!」八戒對翠蘭言道,雖然都已成佛,八戒對師兄孫悟空懼怕仍在。

翠蘭只好叮囑老公早去早歸,勿讓芳心掂念。

(二)

話說八戒一路行雲,瞬息已至女兒國,八戒降低雲頭,俯目下視。下界依然是鶯聲燕語,花香脂香飛揚。八戒的心中一動,不由想起那千嬌百媚的女兒國主來,她對師父唐僧癡情一片,只可惜師父榆木疙瘩一個,鐵石心腸,不解內情,空辜負了女兒國主一番美意。

八戒不由心頭一熱,「看一下女兒國主如何,好去給師父報個信。」八戒找到理由,就按下雲頭,直趨女兒國皇宮。

話分二頭,此時。

女兒國主正坐在皇家花園涼亭,她素手托著香腮,春水含愁,滿懷心事。一園的奇花異草也引不起她半點的興致。

「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女兒國主輕啟珠唇吟道,她癡癡地看遠方,陷入那令她痛苦又甜蜜的回憶。

那從大唐萬里迢迢取經的俊男子,乍一見面,她整個心都陶醉了,為了他,她放下女王的身份軟語相求,與他並肩攜手,低聲暱語。水中的倒影,成雙結隊的金魚,相伴相依的鴛鴦,都是自己暢訴情懷的借喻。女兒的心思也察覺到那俊秀男兒對自己也並非毫無情意,只是他取經心堅,舍下自己不顧。

「唐僧哥哥,如今你在哪裡?不知你可曾念著小妹?」悲從心來,二行情淚順著玉容淒然而下。

「國主,請您保重鳳體,回宮歇息吧!」一旁的女相勸道。

「你們回吧!朕想靜一靜。」女兒國主揮揮手。忠心的女相看著自己的陛下痛苦的樣子,很後悔當初不應該放那唐僧過關,不然國主也不會如此憂傷。

「國主不回,吾等也不回!」女相堅持說。

「你…哎…何苦…」

女兒國主無可奈何,只好站起身。

就在此時,天地突然低暗下來,一陣怪風平地而起,鬼哭狼嚎,飛沙走石,好不怕人,還夾雜著怪笑聲。

「保護國主!」那女相機警,拔出劍來,然而那怪風卻將她捲走,宮娥們也不知去向。

更為怪異的是,那女兒國主所處之地,卻秋毫無犯。

面對此等怪異,女兒國主不由花容失色,顫聲道:「你…你…你是何方妖物…你來做甚?」

怪笑聲起,風止。涼亭前一團黑霧凝集成人形,但見此人尖嘴尖耳,紅鼻,身高不足一米,偏又文士打扮,故作風流,令人做嘔。

「久聞女兒國主花容月貌,國色天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小生空空洞鑽地大王特向國主問安了!」出於女性的直覺,女兒國主感到那怪的目光如同有形之物一般,在自己身上巡視,她有種感覺,彷彿那廝在用心剝著她的一層層衣物。

她心中驚慌,但勉力支撐著,怒聲道:「朕是女兒國主,上應天命…你快快回去…休得無禮!」那廝卻不理會,逕直上前,淫邪地笑著,那紅鼻還故意聳動幾下道:「好香,不知是否國主的女兒體香?如此美景勝地,國主可肯大方地將玉體與在下一觀乎?

「話罷,那怪上前,雙手張開,欲抱國主。女兒國主大駭,急欲奔開,奈何身如被束住一般,動彈不得。

「國主不要再掙扎了,你我是天注良緣,小生一親芳澤,幸何如之!」那鑽地大王得意洋洋,一把托住女兒國主的嬌軀,在女兒國主的玉容上香了一口,就讓她仰躺在石桌上。

鑽地大王一副急色鬼的樣兒,急急地為女兒國主寬衣解帶,一把撕去女兒國主的胸圍,一對雪白的堅挺的玉乳立刻破圍彈出,那二點櫻紅象徵著女兒家的聖潔。落於鑽地大王的眼中動人心魄,賞心悅目。鑽地大王順手一抹國主的胸部,放於鼻端一聞,露出陶醉的神情。

「你…你…這妖怪…我唐僧哥哥不會饒了你…他的徒弟也不會放過你…來…來人啦。」

「叫吧,大聲叫吧!…本大仙就喜歡你這樣的…調調…」

女兒國主又羞又憤,又氣又恨。她悲苦萬分,「唐僧哥哥…你知道嗎?…

我為你保著的清白就要讓這妖怪給玷污了…唐僧哥哥……小妹…來世再見了!」女兒國主決心以死拒辱,以保清白。

那妖怪見女兒國主一臉的堅決,忙念了一個字「定」。

女兒國主的小嘴微張,輕咬著香舌。

「想死?沒那麼容易,本大仙還沒爽過的呢!國主,等你嘗過本大仙給你的滋味,你就會什麼人也不想了,就只想和本大仙長相廝守了,呵呵…」

鑽地大王去掉女兒國主的鳳裙,國主那散發清香的嬌軀呈現無遺,那雪白的酥胸,那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美麗修長的玉腿緊緊併攏,她那芳草如茵的桃源一覽無餘,「嘓」的一聲,那妖怪吞下一口饞涏,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沒想到女兒國主的身體這麼絕美。

妖怪乃是色道高手,並不著急分開國主的玉腿,卻用手撫摸她大腿內側,感受她大腿上那滑膩細嫩的肌膚和柔軟的感覺,並不時用手指撫弄她的下體。

「唔唔…唔…」

「啊…對了…差點忘了…本大仙有幾粒仙藥送與國主…包你欲仙欲死…和本大仙共享人生極樂…」那妖怪伸手從懷中掏出個藥瓶,喂塞了兩顆到國主的小嘴裡,餵她吃了下去。女兒國主想要拒絕,可是身不由已,那藥方一下喉,女兒國主就感到全身火熱難耐,一股就不出的騷癢在全身竄行。

「不…我不…絕不屈服…不…我不會向妖怪屈服!」國主的心語。

那妖怪看著剛烈的國主玉容堅決。不由大為驚訝,一般尋常的女子,一粒下喉便會浪聲妙語,任他擺佈。而今,女兒國主卻頑強地支撐著,不過也只是時間早遲而已,妖怪對自己的仙藥深有信心。

鑽地大王也忙著脫去衣物,他雖然矮小,但胯下之物卻是十分獰惡。他爬上石桌,雙手分開國主的玉腿,那含苞之處,已然玉露欲滴,春潮湧動,看來,在藥物的刺激下,女兒國主生理上的關防背叛了她的心理。

「啊,看看,看看…在我的胯下沒有不淫蕩的女人…你也不例外…來吧…國主…把你的身心奉獻給我吧!」妖怪邪惡地說道,胯下之物在國主的眼前晃蕩,充血的龜頭似乎在宣告女兒國主的悲慘結局。國主閉上美目,絕望地等待。

妖怪的巨物在國主的大腿處衝撞,卻遲遲不進,妖怪故意這樣做為,以配合仙藥的功效,企圖使女兒國主全身心地墮落。

女兒國主花心處的花蜜越來越氾濫,目睹此景,鑽地大王相信女兒國主的心理就要全面崩潰,他開始行動了,他雙手撫摸過她的乳尖,放肆的捏著那兩粒鮮艷的乳頭,下身抬起,正待全力進入。

說時遲,那時快。一聲怒喝,一聲雷響,一聲慘叫。

(三)

「醒醒…賢妹…賢妹…醒醒…」

好熟悉的聲音,一輩也無法忘懷的聲音,迷糊中的女兒國主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那張魂牽夢縈的俊臉,我是不是在做夢?我是?女兒國主咬了咬自己的舌頭,「嗚」,痛,不是夢。

「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可是我…我…」女兒國主傷心欲絕,等待多年的人兒出現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卻已被妖怪玷污了。她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莫讓他看見自己悲慘的情形。

「沒事的,賢妹,妖怪已被我除掉了…你還是冰清玉潔的女兒身…」那俊臉扶著女兒國主下得石桌,指著地上一物言道。但見地上一頭巨狼倒斃,頭頂幾個孔洞,腥氣撲鼻。

女兒國主聞得自己尚未被玷污,精神大振,看見妖怪死狀,不由心底一陣害怕,她嬌聲道:「唐僧哥哥,快把那厭物丟了。」

那唐僧聞言,衣袖一揮,那巨狼屍身已灰飛煙滅。

「賢妹…那妖物已讓我清了…你…你怎麼啦?」

唐僧一把扶住喘息不已,玉臉粉紅的女兒國主。

「唐僧哥哥,我被那妖物灌下藥物…現…現在…我…呀…我要…

…我要…你」見面時的狂喜延緩了藥物的發作,然而,見到情郎的女兒國主情火攻心,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那一股股的慾火,已不知在她的體內烘燒了多久,燒的這天仙般的絕色少女慾火狂升,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

「哦…啊…受不了啦…唐僧哥哥…快快…我要…」

「啊…我…我不是…我…我…」那個唐僧支支吾吾,遲疑著。

女兒國主的雙腿緊夾,蜜汁如珍珠般下滴,她雙手緊擁情郎,就往石桌上倒下,乾柴烈火,一點就燃。

「啊…好痛…哦…唐僧哥哥…好…就是這樣…」

一聲破瓜嬌啼,拉開了肉戰的序幕。

將冰清玉潔的完美嬌軀完全交給了愛郎,女兒國主羞澀與幸福交織,慾火與痛苦並進,她扭動嬌軀,嬌哼不已,下身那之處含苞之處,一縷鮮紅沾在剛佔有它的玉杵上,標誌著女兒國主成為了少婦。那唐僧伏在女兒國主身上,溫柔地吻著她的小嘴,暗暗慶幸自己剛好趕到,否則花落他家,遺憾終身。

「哦,哥…用力些…哦…好癢…啊…」

「哦…賢妹…」

女兒國主此時如同一個蕩婦般放開了自己的身心,扭腰擺臀,恣意迎送。那唐僧見此情景,聽著動人的呻吟,嗅著醉人的體香,也極力配合,緊緊抓住她嬌弱不堪一折的纖腰,開始由慢而快的抽插起來,玉杵深深進入女兒國主體內,每一次都盡根而入,直低花蕊。

「啊…我的唐僧哥哥…你讓小妹美死了…哦…」女兒國主肆無忌憚的浪叫著,嬌軀像被投入火焰中燃燒一樣,週身顫抖著。

她只覺得口和呼吸加速,又像是在喘,她拚著命的在扭動,那修長雪白的大腿死死地夾著唐僧的熊腰,蔥蔥玉指更是飢渴難耐在抓在唐僧背上。那唐僧品嚐著胯下絕美的肉體,恣意地攻陷著她的花心,撻伐得她香汗淋淋、喘叫不已。那種舒暢、那種美,已不是用文字與語言所能形容的。

「哦…好熱…出來了…哥…我還癢…我還要…」

「賢妹…今天哥就陪你到極樂世界吧…哦…好舒服…」

女兒國主在妖怪的藥物催逼下,不知疲倦地索要著。而那唐僧也似乎精力充足,游刃有術。二人交胸貼股,融為一體。整個花園也變得春意濃濃。

後語

幾天後,依舊在那個涼亭,一對情人緊緊依偎在一起,竊竊私語。

「唐僧哥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賢妹,我會隨時回來看你的。我去去花果山看看我的大師…呃…大徒弟…就回來…」「唐僧哥哥,你不要又忘了我…我…等你。」

(不知道是唐僧還是八戒的,請看這句話…)

「賢妹…我忘了你…也不忘了我們那天…」

「呀…你還說…唔…哥哥…你的手…啊…」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