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傳之武林三仙-卷之二(三豐道長)

(1)

一座充滿靈氣,終年雲霧深的的一座靈山,只見此刻有數道銀虹在雲塵中,不停的串來串去,似如數道流星般的飛竄,更使得這座山,更加的有仙氣。

突然之間數道銀虹飛墜而下,只見這幾道銀虹飛往站在山嶺上的一名道人的胸前,其速度之快更是無法以言語形容。而只見此名道人氣定神閒的,仿佛不懼銀虹猛烈的侵襲般的,更是挺起胸膛迎向來襲之銀虹,就這樣奇異的事發生了,數道銀虹全沒入了道人的胸膛,但卻未見此道人有任何的損傷,原來這數道銀虹乃道人所使之御劍之術,而這數道銀虹更是道人的絕學中之一的“心劍之術”,雖怪道人無任何的損傷。

這名道人一副仙風道骨,卻以是中年,但神采不凡,從他雙眼中更是可看出此名道人之自負與自信,道人道“三豐”,自學道以來就在此山中,嗜武成癡的性格,更是讓他的覺得世上無敵,如果不是當初答應了已坐化登天師父的承諾,此刻的三豐道人早已是武林中的第一人了。而今日之所以將心劍御出,乃是其師之限期之日已到,為解心中之不奈之氣,便是將劍氣全發,散發心中之不願。

就在三豐道人即將出世武林之時,耳中聽到了飛禽的雜鬧之聲,心起好奇,便腳踏虛空使起“凌空虛渡”之輕功,飛向飛禽雜鬧聲之方向而去。

十數名的猛禽、飛舞在天際中,不斷的向一只身材較大的雕猛烈攻擊,然而被攻擊之大雕似無反擊之意,反而默默地承受著數禽對它無情的襲擊。如果以此雕之體型,如要對付這數只猛禽簡直是易如反掌,但不知何,這只大雕卻笨笨的承受這數只猛禽的攻擊。

抵達現場不遠處的三豐道人,看到大雕之行為,甚覺好奇,於是道袍一揮,便輕松的化解了大雕的危機,而數名猛禽見有人出手,便也知機的紛紛飛去,只剩下大雕留在現場為自已打理所受的傷勢。

三豐道人很快的就來到了大雕的身邊,大雕一見三豐來到,便低鳥頭,似在向三豐道謝他的救命之恩般的看了三豐心懷大開,大贊的說:“好一只通靈的神雕,以你的能力,皆可將向你攻擊的猛禽給打跑,但為何你卻可承受這般的淩襲呢?難道你有心修道,想脫離畜生之道嗎?”

三豐話一說完,大雕似懂得三豐的話,猛向三豐點頭,看的三豐更是一樂的說:“好一只有心向上之神雕,今日原本是貧道入世之期,但卻與你相會,也算有緣,如你有心修道的話,貧道就為你多留幾年,將你引入道流,幫你脫離畜生之道。但是你自已也必須知道,以你目前之修為,想要脫離畜生之道,必須歷經許多的劫難與考驗,而這些都是非常難渡化的修行,你可有心理準備呢?”

大雕聽到三豐願意引它入道,更是歡欣的揮著兩片大翅,高興的向三豐猛點頭,於是三豐便要大雕與他返回了他的修練之所,展開了大雕的修行之路了…

時光飛逝,一下子就過了二十年之久,只見一人一雕走出了以山洞所造成的洞府口,只見大雕更得充滿靈氣,三豐道人更是風采依舊,仿佛未因歲月流逝而造成改變。

此刻的三豐道人語重心長的對著大雕說:“雕兒,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想起引你入道,已過了二十年了,而你的修為也已近半仙之境,但成仙成道之路並非如此易行,所謂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各人,貧道已將入道之法傳承於你,再來就是你的造化了,而你與貧道之間之宿願已盡,更需分手,以免害了你修行之路。但你也不必擔心,貧道早已為你算過了,你往後之數年,除了該經歷你該受的劫難之數外,更會遇見一個新的主人,而你的這位新的主人,也將是助你成道成仙之人,希望你能好好的與他共處。貧道希望能早日見你得到,這樣貧道也就不枉費苦心來造就你了,去吧,癡鳥,好好保重吧,貧道會在那處等你的來到。”

三豐話一說完,雙手輕輕一送便將大將送上天際,而大雕也不時回首望著三豐而低鳴,分離的場面,竟也使得這位即將成仙之道人,不禁地流出了難捨之淚來了…

(2)

宋室初起,世間仍是一片混亂,百性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尤其是前朝那些被延攬下來的貪官污吏,更是使得民不聊生。而宋室之開國皇帝“趙匡胤”本是綠林出身之輩,更使得黑道人士為之猖厥,將武林搞得污煙障氣,而正道人士見武林已是如此混亂,更是人人自保,自掃門前雪,無一人願為武林供獻心力。

入世武林的三豐道人,見世道如此,也非自已一人可以力挽狂攔,於是三豐道人便決定以武會友,藉以喚醒正道人士為武林出一份心力。

劍堡,故名思義乃是藏盡世間寶劍之堡,劍堡之主人“西門劍”更是一名劍術高超的武林高手,以一套“沉浪劍法”聞名於武林,更是一名嗜劍、尚武成癡的怪人。今日劍堡的大門處來了一名身背無鋒重劍之道人前來拜訪,而當守門之門徒問明來意後,隨即入內請示,不到片刻時間,道人即被請入劍堡之內。

道人入堡後,只見此堡之建築,便知此堡主人非一般俗人,正於瀏覽之際,即耳聞一道雄厚的笑聲由遠而近地傳來,來者不是他人,正是劍堡主人西門劍。為何西門劍會如此開懷呢?原來他由門徒口中得知了有人前來以武會友,當然是樂開懷,因為西門劍是個尚武之人,自從十年前以沉浪劍法會武各大門派後,即無人肯與之比試,自然也讓這尚武成癡的西門劍,從此無人願成其對手,而曲高和寡的自歎天下無敵,所以當他知道還有人來找他比武,這比給他一百萬兩黃金更來得高興了。

當西門前來到了比試場之後,三豐有禮的向西門劍示意,而西門劍一眼也看出眼前這名道人將會是個好對手,更是熱情的與道人閒話家常,就似多年好友一般的兩人便在無形之中開始了文試之對招。只見兩人你一語來我一言,看得站於試場周邊的門徒更是一頭霧水,殊不知此文試之斗法比起武試之斗法來之兇險,兩人如了將所學說出來比試外,更是無形之中較上內力,只見兩人劍拔帑張,汗流夾背的樣子,就可知道兩人是多麼之用力用勁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西門劍與三豐兩人的身子依舊紊風不動,就有如被定住身形的石人一般。就這樣的由日出到日落,從黑夜到白天,兩人竟也斗了三天三夜之久,更是讓西門劍的門徒看得驚異萬分。

突然之間,只聽西門劍悶啍一聲,身形往後退了三步之後才穩住身子,反見三豐只是雙肩一晃,即氣定神閒的看著西門劍。

“哈、哈、哈、老夫好久沒這麼爽快過了,多謝道長的手下留情,如果不是道長即時的收功的話,我西門劍此刻已成廢人了。不過文試令老夫尚未過瘾,不如道長就留在本堡讓老夫為你接風,三日之後,咱們再來一場武試,不知道長意下如何?”

西門劍旗逢對手,說什麼也不願讓這名身懷絕學的道人就此離去,於是便著門徒帶著三豐前往貴賓房休憩,而自已也似撿了個寶般的回房而去了。

一路走至自已最疼愛的妾室房間的西門劍,一路上只覺自已的身體毫無任何不適,反倒覺得更加的神清氣爽,全身就有如生龍活虎一般。當然西門劍也知道這是三豐的恩賜,三豐藉著兩人之比試時,間接的將自已體內的不純內力給煉化了,使得自已的修為無形中又上了一層,這也使得西門劍會想到他那才二八佳年的愛妾房裡去,想讓自已從她的身上找回往日雄風。

輕輕的推開房門,西門劍原想讓愛妾小菁一個驚喜,不料入房之後,眼前的景像看得讓他目瞪口呆,原來他所看到的景像竟是小菁半裸的躺在床上,一手揉搓著雪白的椒乳,一手拿著一支兩吋寬的假物在下體來回的抽弄著,而口中更是嬌啍連連,媚態動人,半瞇著那對鳳眼喘息不休。眼前的這般景像看得讓西門劍胯下那根已半殘之物給活了過來,如一頭醒獅般的將西門劍的褲子給撐起一座小帳蓬來了。

西門劍輕輕的走到了小菁的床邊,身上的衣物也不知於何時脫掉了,只見他爬上了床,伸手一邊揉捏著小菁空出來的另一個乳房,一手握住了小菁置於下體處的玉手,幫著小菁插弄著她成潰堤的嫩穴。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也讓小菁著實的嚇了一跳,睜眼看清了來人是西門劍後,不由得嬌顏泛紅,嬌鬧著西門劍偷偷來嚇她,而嬌媚的神情,更是看得讓西門劍胯下之肉棒猛跳數下,也敲到了小菁她那雪白如脂的玉體上。當小菁看到了西門劍他那怒氣騰騰熱呼呼的大肉棒之後,那訝異的樣子更使得西門劍忍不住的抽出了還留在小菁肉穴內的假東西,翻身壓上了小菁,而肉棒也對準了小菁那濕透的肉穴,直操而沒,操得小菁爽得胡言亂語,淫聲浪叫不止。

見著小菁如此大的反應與熱情的逢迎,更是的西門劍英雄氣長,大刀闊斧地狂操猛干,次次見底的直搗小菁的花心深處,更使得小菁俏劍含春,兩脥泛紅,嬌喘不止。

好久沒有如此的雄風大作的西門劍,除了猛操著愛妾小菁外,心頭更是感謝著三豐所賜之恩,更為了終於找回來男人雄風的操得讓小菁直呼受不了。

“啊…啊…喔…喔…天啊…唔…唔…嗚…嗚…喔…酥美死了…老爺…操…再操快一點…對對…操大力一點…噢…噢… …噢…”

“老爺…你的大雞巴…操得我真是舒服…真是快活啊…喔喔…天啊…你何時變得那麼強…啊…啊…啊…啊…唔…唔…唔…唔 …好…好棒喲…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唔…唔…唔… 唔…對…對對…就…是…這樣…我…我…啊…啊…啊… 啊…”

“嗯…嗯…嗯…好棒喲…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老爺…嗯…嗯…真是棒…對…快…繼續…喔…喔…喔 …喔…啊…啊…啊…喲…啊…啊…啊…喲…”

見小菁如此的淫蕩樣,西門劍更是一邊操干,一邊問她是否讓她非常舒服。只見小菁閉眼不答,反而緊摟著西門劍的身體,雙腿更是緊緊地盤在西門劍的腰間。

西門劍見自已終於搞得她如此動情,心裡更是起了未有的優越感,於是更加賣力地操著小菁,而小菁終究抵不住西門劍如此大的攻勢,搞得她也高潮三次以上之後,整個人徹底地暈死過去了。而西門劍也在此刻低啍一聲後,射出了所有的精華,也疲累地趴在小菁的身上滿足的睡去。

(3)

三日之期很快就來臨了,三豐見西門劍神彩奕奕的來到了比試場,會心的一笑,而西門劍更是走到了三豐的面前後,單膝跪下,感激的對著他說:“多謝道長的成全,讓我西門劍的修為能更上一層樓,西門劍由衷的感激。”

西門劍的跪禮,三豐道人完全接受後,便伸出手來扶起了西門劍,並對著他說:“西門堡主,你也不必多禮了,貧道只是不願見堡主你因內力不純之故,因而無法提升修為。貧道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你也不必掛懷,今日我們不是還有一場武試嗎?如果再這麼客氣下去的話,那不就沒得比了嗎?”

三豐話一說完,兩人也同時的莞爾一笑後,便擺開了對陣的姿態了。

此刻的西門劍手上所持之寶劍,乃是用千年寒鐵所鑄,劍長一尺二吋、寬二吋,是把削鐵如泥的頂級寶劍,劍名“長虹”,只見西門劍指捏劍訣,隱約可見劍氣由劍尖之處泛出。而三豐見西門劍已起劍勢,也將背上那把又重又長的無鋒重劍取下,等候著西門劍的攻勢。

只見西門劍輕喝一聲,沉浪劍法起手式“無風起浪”卷起一道強勢之劍網罩向三豐道人,將三豐道人整個人卷進劍網裡去,而三豐道人見劍影攻來,也不慌不忙的揮動起手上之重劍。只見劍影、人影在比場裡不斷的交錯,兵器互擊的铿锵之聲,響遍了整個比試場,而兩人所散發出來的劍氣,使得比試場內的所有物品皆受到波及,無一可免於難,而原本站於一的門徒們也紛紛的退出了比試場,以免遭受池魚之殃。

就這樣地兩人已交會了百招之多後,西門劍也終於以一劍之差落敗下來,令他對三豐的絕學是萬分之佩服與神往,於是便不恥下問的請教起三豐道人為何劍法如此之高超。

“西門堡主,所謂劍走輕瑩,劍又是兵器之長,雖又輕又長,但總還是鐵器所鑄,依舊仍會劍之速度因此而受到阻礙,堡主如能化有形為無形的話,可能會使你的劍法更加之精進。”

三豐為西門劍講解劍法之精奧之處,令西門劍如獲至寶的更是詢問三豐如何劍法從有形化為無形等等的問題,而三豐也毫不藏私的全部授與西門劍制。因為三豐道人的指點,更使得西門劍日後成為帶領正道人士千殲滅黑道的盟主。

從此,三豐走遍了武林中各大門派,無論刀、劍、拳、掌,三豐皆一一的以武會友,而因三豐會過之各門派,更是因三豐的指點,讓自已門派裡的武學更加的提升了許多,而各派也在三豐道人的鼓舞下,也終於合作,一起為武林出一份心力。而武林正道也為感懷三豐的恩賜,便譽封他為“武聖”三豐道長,而三豐道人終於讓正道人士團結起來一起抗暴,而他也完成了武術的研究了。

一日,三豐於一茶亭內休舔喝茶之時,一位不修邊幅、衣衫褴褛、手持一把用布包著劍柄劍身長滿鐵銹之鐵劍的年輕人,走到了三豐的眼前,對著三豐說要與他比劍。三豐一見來者雖然如此落拓,但卻是個資質絕佳的武學奇材,於是三豐便也應允年輕人之比試,想試試年輕人的程度到底至什麼程度。

這場比劍的勝者當然是三豐道人了,但三豐對年輕人的程度更是感到贊許,尤其當他知道了年輕人的劍法是無師自通,而且也連敗數十名使劍的高手後,更是起了愛才之心,決定造就他成為一代劍術高手。

就這樣,年輕人在三豐的指點引導下,也開始晉身為頂級劍客的階段,而三豐道人更是將隨身所帶的重劍贈予這名年輕人,而這名年輕人也就是日後的一代劍俠“獨孤求敗”;而由三豐所贈之重劍,後來也落到了楊過的手上,而神雕也在日後與楊過相遇,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安排。而三豐道人也在日後因陰陽人魔為害武林,便與其南海神尼、天劫上人合殲此魔後,更被武林人士封為武林三仙之其中一仙了。

“三豐道長”之章已完成,敬請期待武林三仙卷之三“南海神尼”。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家教物語
女神的最後請求
外拍遭迷姦
班花的雙洞之旅
步入深淵的女人
淫蕩的小葉
灌醉哥哥,姦了嫂子
性感小魔婦
媽媽的女助理
小唯的秘密

熱門小說:
做家教時被主人姦了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