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淫熟癡浴繪卷

蓮蓬頭的水像雨一般的下著,略高的溫度,讓每一絲雨散發出了白茫茫的霧氣,灑在人身上時,能夠洗去一切的疲憊。

雪香閉著眼,迎接著灑落的熱水流遍全身,被水流所覆蓋的臉頰通紅,那是在體內的火熱還沒散去的痕跡;她捧著水,撩過自己披肩的長髮,漆黑的長髮,因經常盤著而顯得捲曲,但在濕透以後,便筆直的貼在身後,有如一道黑色的瀑布,托著水流,襯托她天生的雪膚。

從來就沒有人能夠從雪香的外表上,看出她真正的年齡,歲月對她而言,非但沒有帶來蒼老,反而帶來了更多的美麗,碩大的雙乳在生育之後,增添了更多的圓潤,挺翹的肉臀則是再包裹上一層豐滿的成熟;但她最吸引人的卻是,蹙著眉時的淡雅笑容。

滑溜的肥皂滑過了同樣滑潤的身軀,白玉的成熟肉體,又多了一層肥皂的油光,雪香緩慢的撫著,仔細地為自己洗去所有的汗水,因做家事而略顯粗糙的手捧著一邊的豐乳,輕輕的拍打,刺激著每一寸肉裡的彈性,『世上沒有偷懶的美人』,既使已是天生麗質,雪香仍不敢違背這句至理名言。

更多的白色泡沫遮掩了她姣好的身軀,或大或小的泡沫,聚集成宛若洋裝的模樣,只是這洋裝卻是破碎而又緊身的,暴露、若隱若現的白紗裡,棕紅的乳尖,稀疏的兩腿間,是那樣的誘人。

蓮蓬頭又灑著雨,褪去了遮掩雪香的白紗,豐挺的雙乳,在按摩和熱水的效果下,嫣紅膨脹,這是熟透甜美的果實,能夠品嚐到的人,都會為她的美味所傾倒,而她的丈夫龍彥,就是那位最幸運的幸運兒,只是,並不是唯一的一位。

一雙消瘦又有活力的手環抱著雪香的腰,那雙手的主人比雪香還要矮上一些,但也許在過不久,他就會比雪香還要高大,成為一名健壯的男子漢,但他現在還只是個少年,還只是雪香妹妹的兒子。

「啊!年輕人真有精神…」健太的手向上,捧住了雪香沈甸甸的美乳,用手掌感受她傲人的巨大,發育中的少年,只有手掌具有成人的規模,能夠掌握大半的乳肉,品嚐著她的彈性,而他才剛剛射精過兩次的肉棒,又再次的勃起,頂在雪香的臀縫間,炫耀著他年輕的堅硬與炙熱。

雪香兩手疊在他的手上,引領他溫柔的揉捏,年輕人下手是不知輕重的,既使雪香已為人妻許久,也害怕健太的粗暴,同時,在臀縫裡摩擦的肉棒,不時的磨過雪香的弱點,她從不肯讓人碰觸的菊穴,那深處裡,輕微的顫抖,向上蔓延。

「看到阿姨的裸體,人家就變成這樣了!」健太像個少年般的撒嬌,臉頰摩擦著雪香的肩膀,用不熟練的調情手段,在雪香的耳邊吐息,熱氣吹進耳裡,光是洗澡也洗不去的火熱,再度復發。

「啊…壞孩子…」貞潔、倫理,全都被拋在腦後,令人窒息的愛慾,明顯的在相貼的肉體間流轉。

雪香轉過頭,和健太接吻,濕潤的舌緩慢的纏綿,在教導著少年技巧的同時,也在品嚐著彼此唾液混合之後的甜美,健太的味道就如同他外表一般的青澀,無法完全使熟透的美婦滿足,但也是這份純真的少年氣質,才讓她們兩人之間的關係,走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

「雪香阿姨!!龍一還沒回來嗎?」下午五點的門鈴聲,雪香為常來的小常客開門,和兒子同年的健太,經常在母親上班回家之前,來雪香的家中玩,他穿著國中生的深色制服,清秀的臉龐笑著,親暱的擁抱著雪香。

「龍一去社團集訓了!而且會住在學校裡吧!你今晚要在這吃晚飯嗎?」雪香和藹的摸摸龍一的頭,結婚不久後就離婚的妹妹,為了家計而在上班,因此健太的日常生活幾乎都是雪香在照顧的,對雪香而言,健太也可說是她的半個兒子.

「嗯!媽媽今天晚上加班!」健太一邊跑進龍一的房間,一邊說著。

那天,就是這樣平凡的相處之中,健太不應該的逾矩被雪香發現了,在錯愕與錯亂的不知所措之間,少年執著的單純熱情,點燃了雪香深藏在心裡的慾火,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只是偶然,只是幫健太拿換洗的衣物,想不到雪香進入浴室看到的,竟是健太拿著雪香的內衣在自慰的情形,正在發育中的陰莖,對著穿過的內衣勃起,露在手掌包覆之外的龜頭粉紅,泌著透明的黏液,肉棒的主人半閉著雙眼,在想像些什麼,顯而易見。

雪香意外的闖入,讓健太如遭電擊一般,呆立在原地,他滿臉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浴室裡的時間暫停了幾秒後,雪香才輕輕的放下了衣物,像是什麼都沒看到一樣,輕輕的離開。

門後,健太攤倒在地上。

相對於驚慌失措的健太,雪香更是心亂如麻,她快步的回到主臥室裡,房門鎖上,一度停止的心跳才又劇烈的跳動起來,短促的呼吸交替,引動撐著上衣的豐乳上下起伏。

「這孩子…怎麼能對著我的…作出這樣的事…我可是他的阿姨啊!」雖然明瞭這年紀的孩子,總是對著異性抱持著好奇心,但是以身為親人的雪香作為性幻想的對象,就讓身為當事人的她,不知該如何處理。

在雪香思考的同時,加快的心跳帶動了全身的火熱,長期丈夫出差而沒有得到滿足的身體,熊熊燃燒起來,她成熟而豐滿的肉體,正渴望的男性的撫慰,而剛剛健太自慰的畫面,正好成為了點燃的火種,揭開了她壓抑在賢淑之下的真面目。

「那孩子…是這樣看我的嗎?在不經意擁抱我的時候,心裡卻是那樣地想像我的肉體…」雪香坐在床邊,雙手抓皺了床單,回想起平常健太親暱的舉動,有意或無心的碰觸著她的身體,莫非都是一種意淫,以自己大上健太許多的年紀,還能夠誘惑這樣的少年,女人的驕傲與虛榮心浮現,雖然還是愁容滿面,但嘴角卻是羞怯的微笑。

(嗯…他也想像這樣的撫摸我的胸部嗎?不行的…那是龍彥才能摸的地方…啊…龍彥…)倒在床上,雪香陷入幻想之中,她的手隔著衣服,揉捏著碩大的乳肉,另一手夾在雙腿間摩蹭,幻想很快的被理智引導到了丈夫的身上,回想起了丈夫體溫,丈夫的手掌,就像是真的在自己身上撫摸一般,可是丈夫長期出差所累積的哀怨,也纏繞在一起。

(嗯…龍彥…怎麼不快點回來…嗯…)丈夫隨著職位的攀升,生活的重心也逐漸偏重在工作上,長久的國外出差,讓空閨獨處的雪香,只能夠透過自己得到滿足,但是已經品嚐過雄偉滋味的成熟女體,又怎麼能缺少男性的滋潤呢。

想著龍彥的擁抱,漸漸參雜了健太青澀但又充滿活力的樣子,混亂的思緒揉合在一起,情緒反應在雙手上,只是隔著衣服愛撫的肉體,不但無法抑制那種搔癢,反而更加的火熱。

突然,那股被解放開的慾火,終於在長久的抗爭裡,焚盡了雪香僅存的理智,在寂寞與性慾的支配之下,她推開了房門,往背德的道路走去。

「叩!叩!叩!」輕微的敲門聲,可能比雪香鼓動的心跳還要小聲,但是在安靜的屋子裡,在緊張的雪香聽來,卻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大聲。

在床上的健太躲在棉被裡,駝鳥般逃避著雪香即將而來的責罵,那敲門聲也是清晰得如在耳邊,讓他害怕的又往被子裡縮了縮。

門並沒有上鎖,知道阿姨已經開門進來的他,背對著房門,認真的裝睡,一動也不敢動,雪香逐漸逼近的腳步聲,每一步都使他心跳快了一個節奏,越來越快。

「健太…健太…」雪香搖了搖他的肩膀,輕聲的叫喚,她溫軟的聲音裡沒有任何的怒氣,而是充滿了異樣的柔媚,可是心虛的健太沒有察覺,只是感到更加的害怕,害怕深愛的阿姨會因此而遠離自己。

伸手就可以感覺到在棉被裡的僵硬,雪香當然知道健太並沒有真正的睡著,也知道他只是在害怕自己的責罵,但是想到自己等一下會給他的,出乎意料的『懲罰』,不禁淺淺的咬了下唇,雙頰緋紅,露出了惡作劇般的淺笑。

只知道阿姨並沒有離開房間,健太戰慄的緊閉著雙眼,聆聽著耳邊不知名悉簌聲響,他還不知道,那是一種美好的前奏。

棉被的另一端被掀開了,裝睡的健太,不能強硬的拉著棉被抗拒雪香的行為,他像塊僵硬的石塊,縮在床裡側,努力裝出規律的呼吸。

「健太…阿姨並沒有在生氣的…你…喜歡阿姨嗎?」健太的心跳完全停止了數秒,隔著薄薄的睡衣,一個溫暖又柔軟的物體貼在他的身後,阿姨修長的手臂環抱著他的腰,令他魂牽夢縈的體香瀰漫,令他無法置信的,阿姨居然赤裸的擁抱著自己。

「我我我我我我…我當然是很愛阿姨的…」朝思暮想的人在耳邊呢喃,健太再也無法裝睡下去,他一個轉身,結巴的訴說著自己的傾慕,但是下一瞬間,在昏黃燈光下所可見的豐腴女體,又令他停止了呼吸。

側躺在床上,雪香豐腴的身體有著完美的曲線,在運動和保養之下,豐滿得異常的碩大雙乳,只有微微的傾斜,還是保持著那圓潤的形狀,但她的腰卻和上圍相反,纖細得連健太都能夠輕易環抱,而當健太呆滯的視線移到她勻稱的雙腿間,那和色情書刊上截然不同的秘處,更是讓他起了最直接的反應,睡褲裡明顯的突起。

「阿姨…我…我…」只是這秀色可餐擺在少年的眼前,卻只是讓他更不知所措,張口結舌的忍耐著勃起撐著內褲的痛楚。

「傻孩子…」面對懵懂無知的少年,當然是由經驗豐富的人妻採取主動,兩對柔軟的唇相貼,更為柔軟的舌,堵住了他的癡傻,彷彿在教導一般,雪香舌頭繞著他慢慢的打轉,讓兩人的唾液攪和在一起,在熱情的調味之下,發酵成了醉人的雞尾酒,在健太誠實的肉棒上,更是有顯著的成效。

口中吞嚥著男人的唾液,還是丈夫以外的甘醇,在親生侄子床上的雪香,顯得比平時還要興奮,她搔癢的穴裡已泌出了淫蜜,濡濕了腿根,但接吻只是個開端。

雪香引導著健太僵硬的雙手到她膨脹的雙乳上,發硬的乳尖被壓在手掌下時,讓她全身顫抖,一陣又一陣的電流亂竄,在健太的掌底下,在雪香引導的手法裡,寬大的指縫間擠壓出了無法掌握的乳肉,但少年還不知控制的力量,還是讓雪香蹙起了眉頭。

「啊…小力點嘛…阿姨快要被你捏死了…對…啊啊啊…溫柔一點…摸那裡…嗯…」以自己的身體為教材,健太被指點的雙手,進入了艷麗的成人世界,間斷的接吻夾雜著雪香的呻吟聲,陶醉在唇舌之間的他,還是可以由指間的觸感,知道他撫過了哪些美好的地方。

雖然經常藉著機會摟抱著雪香,但實際上接觸到雪香的肉體,健太才瞭解到,真正的女人是這樣的柔若無骨,像是絲綢一般的肌膚,包裹著海綿般的柔肉,在手指施壓時,輕輕的下陷又輕輕的彈起,就如同水的波動,又是那樣的溫暖,還不時散發著誘人的體香。

「好孩子…阿姨也是很喜歡你的…」雙手掌握著健太白淨的肉莖,雪香技巧性的抑止他過度的興奮,和建太差不多大小的玉手環握,感受著他的血脈賁張,那頑皮的拇指尖點在龜頭處,塗抹著黏液擴散,將健太帶給她的電流回敬給他,在健太的臀肉緊繃,射出精液之前,把玩肉囊的手立刻又讓精液徘徊回去。

「慢慢的…慢慢的動喔…健太…啊啊…啊…」伏到健太的身上,這樣的姿勢,帶給雪香一種征服感,她貼近健太發燙的臉頰,細語著,一手扶著健太隨時都會忍耐不住的肉棒,插入體內,只是那間歇膨脹的陰莖,在深入蜜穴之中沒有多久,那從未經歷過的溫暖濕熱,緊密包夾,就讓健太本能的抖了抖腰,將自的精華全部灌注其中。

「啊啊…果然是年輕人呢!剛射過一次還是這麼的硬…健太…這次要忍耐點…慢慢來喔…嗯…」新陳代謝快速的少年,射出的精液量是很可觀了,濃郁的初次內射,幾乎將雪香的子宮都灌滿,體內的充實,讓雪香非常滿意,她讚賞著健太年輕的恢復力,淺吻著他的唇,扭動著肉臀,鼓勵健太繼續下去。

「啊…雪香阿姨…好舒服…喔…嗯…」不需再指導,健太已經知道配合著雪香的扭動﹔遠比自慰還要舒服數十倍的快感,如波濤般的襲來,肉臀前後輕移,蜜肉絞緊扭轉,都讓這少年發出了宛若少女般的呻吟,童貞的他,初次便嘗到這成熟多汁的美肉,是種莫大的幸運。

「啊…嗯…好健太…啊啊…」雖然是已經享受過的快感,但對象是親生侄子,這是另一種新鮮的刺激,少年的活力與脈動,在雪香敏感的淫肉裡滲透,震盪著倒流精液的子宮,承載不下的白濁,沿著白皙堅硬的肉棒,和不停泌出的淫汁一起,黏濘在交合處。

緩慢走動的分針,凝結著這失貞的時間,在親生兒子的房間裡,阿姨與侄子,人妻與少年,美味的淫肉在中學生連續三次的激情之中,達到了身心俱歡的連續高潮。

熱水飛濺在兩人的腳踝邊,讓整個浴室充斥著蒼白的水氣,如夢般的朦朧之中,雪香靠在牆上,讓健太抬著她一條腿,承受著少年如融巖般灼燙的硬挺﹔雖然自己需要墊起腳跟才能深入,雖然豐滿的大腿是個沉重的負擔,但健太還是非常愉悅的給予雪香這超越倫理的激情。

「啊啊…好燙…健太…再快一點…嗯…啊啊啊啊…」高溫的肉棒,貼著敏感的黏膜摩擦,被反覆進出的淫肉,沸騰著源源不絕的淫蜜,沸騰著恍惚的神智,雪香嬌喘著要求健太加大動作,同時摟緊健太的肩膀,穩住搖搖欲墜的身軀。

雖然丈夫已經出差結束歸來,但是經常晚歸的龍彥,並沒有發現健太對於雪香異樣的眼神,那是除了親情以外,還隱藏著愛情,他一如往常的上下班,一如往常的對於美滿的生活感到滿意,但他卻不知道,是他的侄子替他滿足妻子的空虛。

在丈夫加班回家之前,在龍一社團活動回家之前,這段短短的時間,就是只屬於雪香和健太的天堂,情竇初開的男孩,在美艷成熟的人妻上不停地索求,用他大量的白液,填滿了阿姨空虛的子宮,寂寞消失無蹤,連帶著雪香越見亮麗,而或許是吸收了那份寂寞,健太本身,也不再是以前那個幼稚的男孩。

靠在雪香雙乳間,耳裡是她的心跳和喘息,呼吸裡是她清洗後的清新乳香,健太深深的為雪香著迷,他努力的回報,用著背叛姨丈的方式,繃緊臀部,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雪香的蜜肉深處,直到在雪香的身體裡,填入自己的痕跡。

雪香低著頭,親吻著自己年幼的小情人,嫻雅的淡紅雙唇吸吮著他的舌頭,短暫的忘記一切,忘記自己的丈夫,只是短暫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