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把我變成女婿

故事發生在西元一九八五年的夏天,那年我還有一年就要大學畢業了,面臨著回家鄉做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還是留在北京這個大都市的選擇。

我這樣的窮學生,一沒有錢送禮,二也不是黨員和學生會幹部,要留在北京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在北京找個物件。 抱著這種心態我來到了北京市一家有名的通訊社,做實習記者,為了能進這個單位實習,我咬牙給學生處的頭頭送了二百元的大禮。 一到通訊社,我先被分配到內勤組做一些簡單的校對工作,作為一個全國性最大的新聞單位,在管理上是非常嚴格和封閉的。那時所有的新聞媒體都是為政治服務的,能在這樣的單位上班,不但政治方面要過得硬,還要有一定的背景。

在那個年代裡,那個社會環境下,每個青年男女走的都是同一條路:經人介紹,戀愛、結婚、生子的老路。 單位裡的人們都是三、四十歲,都經歷過文革運動,每個人看上去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都好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特別是在兩性生活方面,更是平淡無奇,對於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來說,那簡直不敢想像,我每天都是在打手槍中度過。 那年「五。一」,單位為一個新來的領導開了一個聚會,在會上領導也把我給大家做了個簡單的介紹。 在這次聚會我有幸和我的岳母認識,我岳母的年齡大約小四十來歲,身高大約有一米七的樣子,皮膚很白,頭髮和服裝也都很講究。

給我的第一印象她不是一般的員工,她有著幾分矜持和高傲,又有點目空一切。 她的一切都是精心修飾過的,很會保養,全身散發著一種成熟女人的韻味,一雙大大的黑眼隱約透露著一種說不出的風騷。 一見到她,我就忍不住地多看了她幾眼,當她和我四目相對,發現我色咪咪的樣子時,她白皙的臉上多了一些紅暈。 我辦公室裡的一個同事見我有點失態,就輕輕的把我拉到一邊告訴我:她叫吳丹,她的老公是一個部長,和上層關係非同一般,上下班都是車接車送。

怪不得有幾分居高臨下的味道。 每天吃中午飯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我每次總是第一個衝下樓,站在樓梯的旁邊,裝著一付等人的樣子,看著吳丹和其他女同事走下樓梯。 吃過飯後,我又是故伎重演,手上拿著一本書,站在樓梯下看著一群美婦人上樓時,屁股一顛一顛的樣子,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她們的乳房和白白的肉兒從衣服裡露出來。 我特別喜歡看吳丹上樓時候的樣子,每次她上樓時我都是在她身後遠盯著。 吳丹是個典型的東北人,個頭大,體態豐滿,每次看到她那對又大又圓的屁股,我就會產生想去摸一把的衝動,有時她走到樓梯拐彎處,會無意對我一瞥或微微一笑,害得我一個下午都心猿意馬。 晚上回到宿舍,滿腦子都是吳丹那又圓又大的屁股和尖尖的奶子,每天都要在臆想中把她打上一兩炮才能睡覺。

遺憾的是每次她的身邊都有人,讓我難以盡興,就這樣我又昏昏沉沉的過了兩月,一轉眼夏天就到了。 一天中午吃過午飯,我又像往常一樣站在樓梯下,等著看吳丹上樓,這次非常幸運,她身邊沒有人。 我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那天比較熱,吳丹穿了一條淺灰色的套裙,裙子有點緊,下擺剛過膝蓋,把她的屁股裹得圓圓的。 在薄薄的裙子下面,我看見了一條非常小的三角褲把她的屁股分成兩瓣,整個屁股翹翹的,走起路來她的細腰一扭一扭的,下面的屁股和一對大奶子跟著顫動起來,十分誘人。

 我的眼睛完全被她尖挺的奶子和豐滿圓潤的屁股吸引住了,看著眼前這個渾圓豐滿的大屁股近在咫尺,隨著上樓梯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動,我的心跳加速,嘴裡發乾,腦子裡立馬想到的是,衣服下麵一對雪白豐嫩的奶子和白白的大屁股,以及屁股下面迷人的嫩屄,腦瓜裡老想著要去撫摸一下吳丹的大奶和屁股。 吳丹的屁股是這麼美,怎麼不激起我的慾望,我的腦海裡性交的慾望越來越強,一個聲音在心裡對我說:「快去佔有她,快去撫摸那動人的屁股和尖挺的奶子,那是你一生的追求。」 吳丹還在不緊不慢的走著,我的兩條小腿不知不覺地跟了上去。 一陣穿堂風從樓上吹來,空氣中帶著一些淡淡的脂粉香味,我知道那一定是吳丹身上的香味,因為在這棟大樓裡只有她敢抹脂擦粉。

聽說那些脂粉是她老公從國外弄來的,那香味比花露水好聞多了,聞了後讓人有一種肉慾的衝動,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呼吸聲也大了起來。 我的衝動終於驚動了吳丹,她停下來,略側身回頭看了看我道:「小胡,你這麼急著要幹啥去呀?」 我就像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被人發現了,立刻紅了臉。 「沒什麼,沒什麼!」我一邊說,一邊用火辣辣的目光盯著吳丹那高聳的胸部。 空氣彷彿凝固了,在我灼熱的目光下,吳丹她也紅了臉,輕聲的嗔道:「傻小子,看什麼看!」 「吳阿姨,你長得真美!」我由衷的回答道。 吳丹不動聲色地用手理了理腮邊的頭髮道:「阿姨老了,有啥好看的。你是不是想到我們採訪部?你如果想來的話,我回頭跟領導說一聲。」 我心中一熱,連忙低下頭,「謝謝阿姨,我做夢都想去你們採訪部。」 (二)相互吸引 到了採訪組我還是干校對工作,有時前方來的稿件字跡潦草不清楚,也幫著整理一下。

對於重大的修改我還沒有這個權利,這項工作一般都是由吳丹和採訪部的一把手來做。 我的辦公桌在最後一排的一個角落,在這裡我可以看到辦公室的一切。我每天總是第一個來到辦公室,同樣晚上我也是最後一個離去。因為我是單身,其他同事都是結了婚的人,家中總有點事要做。雖然累一點,但是每天都能看到我的吳阿姨,我也就無所謂了。 剛開始一個星期,我熱情高漲,因為每天都和吳丹在一起辦公,時時都能看到心上人的一舉一動。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已不能滿足於每天看著心上人在眼前走來晃去,而不能更進一步發展。有好幾次,我忍不住想去摸一把吳丹的大屁股,但是理智告訴我不能這樣做。 整個採訪部只有兩個辦公室和一個會議室,一把手是個六十來歲的小老頭,叫張勝利,他獨佔了一個小一點的辦公室,我和其他同事都是在一個很大的辦公室裡辦公。有時我會在人少的時候,故意找吳丹問一些問題。

在說話時,我的眼光總是在吳丹的胸口掃來掃去,希望能透過她的領口,看看裡面的乳房。雖然偶爾也能看見一星半點的嫩肉或乳溝,但是還是隔靴搔癢,難以盡興。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們的接觸逐漸多了起來。她的辦公桌和我的都在後面一排,我發現她有時似是無意地瞟上我幾眼。 那時社會也不像現在這樣開放,我對女人的認識還很膚淺,還停留在怎樣和姑娘們談戀愛的水準。對吳丹這種成熟型的女人從沒接觸過,每當看到她高挑豐滿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動的時候,心底裡總會產生一種異樣的騷動,但是就是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手段能把她搞上手。只是有事沒事老往她那裡跑,只要能和她說上幾句話,看看她的豐滿的身子,心裡就感覺到非常的爽。 也許我跑得太勤了,吳丹好像對我的企圖有所察覺。

一天下午,我又像往常一樣,手裡拿著一份稿件去問吳丹。當時吳丹正低著頭在寫什麼東西,我站在她的對面,居高臨下的看得非常清楚。 那天吳丹穿了一件不多見的白色低領襯衫,上面的扣子敞開著,露出了大半個雪白的乳房。一個黑色的乳罩把她的兩個奶子緊緊地裹在一起,形成一條深深的乳溝。那兩個奶子脹鼓鼓的向下墜著,似乎要把乳罩撐破。看著眼前這香艷的美景,一股熱血湧上了我的心頭,腦子當時「轟」的一下沒了感覺,下面的雞巴立刻挺了起來。 也許是一分鐘,也許是兩分鐘,我就這樣傻呼呼地站著、看著。看著那兩個雪白的奶子,隨著吳丹的呼吸不斷地顫抖。等吳丹向我問話時,我發現她兩眼閃閃發光,整張臉紅撲撲的,似乎有點害羞的樣子。順著她的眼光我才知道,我那七寸長的大雞巴,已直挺挺地翹在她的桌面上。 事後吳丹告訴我,那天她是特意為我準備的,故意把領口敞開給我看。

當她看到我那直挺挺的大雞巴時,她的小屄也全濕透了。當時如果沒有人的話,她一定會好好地親親我的大雞巴,因為當時我的雙眼火熱火熱的,像是要把她一口吞下去的樣子。 又過了幾天,張勝利生病住院了,聽說是食道癌,已是晚期了。吳丹暫時代替張勝利的職務,同時也在那個小辦公室裡辦公。我的第六感覺告訴我,這是一個好機會,千萬不能放過。 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一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樣把星期天收到的稿件送給吳丹。 那天吳丹穿了一套黑色的連衣裙,好像是「喬其紗」一類的,非常輕薄,裡面的白色乳罩和內褲都看得清清楚楚。走到她跟前,甚至可以看到她肚皮上一個圓圓的小肚臍。我沒有把稿子從前面遞給她,而是繞到她的背後,把稿子放在她的面前。當我彎腰碰到她的身體時,我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直跳。

 那天她穿的連衣裙,領口開得很低,從我的視角,剛好可以看到從領口露出的乳溝,白白的乳肉突了出來,乳罩露出的邊沿也是白色的。但是沒有她的乳肉白得好看,因為那兩團乳肉是肉白肉白,讓人看了就想去吃一口。 其實早晨的天氣並不熱,但我好像已經出汗了。她並沒有對我說什麼,只是笑了笑,像是對我的舉動並不反感。我又無意似的,往她的身上靠了靠,默默地看著她。她的肩頭很美,渾圓豐滿,柔軟異常,那種舒適感令我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 隨著遞上稿子,我們的胳膊碰在一起,她的皮膚白皙潤滑,像蹭在綢緞上。 我終於忍不住了,藉著身體的晃動,加大了蹭靠她的力度。她好像沒有察覺,一點都不躲閃,還把衣領拉了拉。我立刻看到了大半個乳房,我的呼吸急促起來,雞巴脹得難受。我不敢太放肆,趕忙紅著臉走出了吳丹的辦公室,跑到衛生間,掏出脹大的雞巴狂打起來。

打完手槍剛坐下沒一會兒,吳丹又叫我進去。 「小胡,有幾份稿子不清楚,你過來一下。」 進了辦公室吳丹叫我坐下,她拿著幾份稿子走到我的背後說:「這上面的字太潦草了,你給我讀一下。」 說真的,有些字我也拿不準,只好請示:「吳阿姨,有幾個字我也吃不準,你過來看看好嗎?」話剛落音,我就感覺到我背後有一團火貼了上來。 只見吳丹雙手扶住我的肩膀,整個身體伏在我的背後,一隻豐腴白嫩的手伸過來問道:「是哪個稿子,在哪兒?」 說話間,我感到背後有兩團軟綿綿的東西,在我身上輕輕地揉動。我立刻心猿意馬、胡思亂想,剛熄的慾火又燃燒起來。我一下就抓住了她的手,輕輕撫摸起來。她的手很柔軟,似乎沒有骨骼,握在手中十分受用。 我實在捨不得放手,她也沒有抽走的意思。我偷偷地回頭看了她一眼,只見她兩眼一片迷茫,好像在回憶著什麼。當我忍不住加大力度的時候,她也回捏我一下,並用兩個奶子在我背後使勁地揉著,好像她知道我的意思似的,要我更大膽一些。我終於忍不住了,一下子站起來,把她緊緊地摟在懷裡,雙手抱著她的屁股使勁地揉著、揉著。 「吳阿姨,你太美了,我好愛你!真的,我做夢都是和你在一起。」我氣喘喘吁吁的還沒說完,吳丹就抱著我的頭,把她那香艷甜美的舌頭伸進了我嘴裡。 (三)初嘗禁果 在以後的一個月的時間裡,工作內容多,大家都很忙,我們很少得到單獨說話的機會。吳丹她很沉得住氣,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和其他人有說有笑,對我只是在別人不注意的情況下,意味深長地看上一眼。每當這時候,我的心都會一陣亂跳,臉上甚至會發燒。

 我心中告訴自己,她老公是個部長,是有夫之婦,比我大得多,不能再這樣下去。可是我太不爭氣,一看到吳丹那豐滿的胸脯,渾圓的肩頭,和翹翹的、又圓又大的屁股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我的心中就充滿了慾望,雞巴就會突然直立,弄得我只好趕快到廁所裡去打手槍。 我和吳丹也有幾次在一起,但是也就是接個吻,相互隔著衣服撫摩而已,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一是時間倉促,但是主要還是吳丹怕被單位的同事發現。這種狀況直到我們到房山去採訪才被打破。 一天,農業部宣傳司來人,要求我們到房山縣去採訪,因為房山縣從澳大利亞引進獼猴桃大面積栽培成功。獼猴桃原產於我國,但是在四人幫橫行霸道的時候就已絕種,八十年代我國又從國外重新引進。這項引進工作,還是吳丹的老公在農業部當部長的時候進行的。 那天採訪組沒有人,吳丹就叫上我一起去採訪。採訪工作很順利,一上午就結束了。

 中午吃飯時,房山縣的領導得知吳丹的老公是農業部的老部長,非要給我們帶點獼猴桃回去,我們是坐農業部的豐田小麵包去的,來時空蕩蕩的,走是卻裝滿整整一車。農業部的同志坐在前排,吳丹和我坐後面,她那結實渾圓豐腴的屁股挨著我時,一絲成熟女人的肉香立馬向我襲來。我心中蠢蠢欲動,下面的雞巴立刻把我的褲子給頂了起來。我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直跳。 由於有人,吳丹和我都不感太放肆,但隨著車輪的顛簸,我們的身體不約而同地越靠越緊。吳丹的身體豐滿白皙,靠上去軟綿綿的,弄得我心裡直癢,加上車內空間小,她身上的香味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心中的慾火燃燃升起。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CCR-廉價妓女
回憶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嫂子,我要進去了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媽媽是頭大奶牛
別人的老婆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考後三步曲

熱門小說:
CCR-廉價妓女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