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說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們這種地方。」年紀最大的武田杏子笑著說。

   「沒有錯,說這裡是醫院不如說是宿舍還有實在感。」年紀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裡的雜誌說。

   「而且又開朗,精神也很好。」杏子露出含有意思的笑容。

   「你一直說有精神,有精神,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喝可樂的山本由美子用俏皮的眼神看著她。

   「妳能看得出來嗎? 其實,什麼也沒有。」

   「不,絕不會什麼都沒有。妳快坦白出來吧。」奈美把雜誌捲起來舉在頭上。

   「沒有什麼,是我們大人的事。」

   「這句話的問題可大了,妳是大人我就不是了嗎? 我們可都是結婚十年有孩子的人。」

   「對極了,要看什麼情形,我雖然未婚也是標準的大人了。」

由美子翹起嘴巴表示不滿,奈美突然說。

   「我知道了,妳大概是指307 號房的病人吧!」

   「妳認為那樣嗎? 究竟是什麼樣呢?」杏子故意裝迷糊,可是她的眼神掩不住笑意。

   「307 號房的病人,一定是那個章二先生了。」由美子一面點頭一面說,同時也好像想到什麼事情,露出微笑。

   「對,那個人討厭極了。」

   「不錯,好像他的好色是與生俱來的。當傷口好一點身體能動時,就只知道做一些色迷迷的事。」

   「不對,身體還不能動時就那樣了。」

說話時杏子一本正經的樣子,大家都捧腹大笑。

那是在下午二時的休息時間,護理站除了大夜班的護理長元田真理子和還沒有來的小夜班淺野良子外,護理站有四名護士。護理站的前面是三坪大的磁磚地房間,裡面是六大褟褟米的日式房間。武田杏子等人是在日式房間裡,千秋是在外面的房間看女性週刊雜誌,似忍不住聽的聽著裡面房間的談話。

   「307 號房的章二先生是….」千秋想起她們談到的男人。大概是十天前來住院,年齡是二十八歲皮膚黝黑,撞到計程車傷到腰,左腳裡有裂痕,右手也受傷,但正如杏子她們所說傷勢已經好多了。聽說是因為車禍賠償的問題,才遲遲沒有出院。

   「夏目小姐,妳也到這邊來吧。」千秋在想那個章二的事情時,杏子帶著笑容向她打招呼。

   「不要一個人想心事,來聊天吧,妳雖然是未成年,但來到社會上就是社會人了。」

   「我沒有想心事….」千秋走到日式房間。

   「已經習慣這裡了吧? 該是習慣的時候了,對這裡有什麼感想? 」

   「我很喜歡這裡,整個醫院都有開朗的感覺。」千秋這樣回答,但內心想著其他的事情。

開朗確實是開朗,可是任何事都有表裡兩面的。」川野奈美把雜誌靠在臉上對千秋說。

   「妳又在裝傻了。」杏子打她一下,奈美發出尖叫聲。

   「夏目小姐,明白了嗎? 患者開朗的話,我們也會變成這樣,開始時也許會不習慣,但很快就會習慣了,這一點妳放心吧。」

奈美接下去說:「大概已經習慣了吧? 妳不是已經十九歲了嗎? 」

   「生日還沒到呢!」千秋低下頭,連自己也感覺出臉紅了。

   「夏目小姐,我可以過來嗎?」武田杏子帶著笑容靠近千秋。

   「究竟是什麼事呢?」千秋感到氣氛有點異常。

   「讓我摸還不到二十歲的乳房吧!」杏子說著。

   「這….請不要開玩笑了,是不是?」千秋向其他的人徵求同意,但很遺憾的,沒有一個人站在千秋這一邊,而且露出好奇的眼光,準備看事情的發展。

   「可以吧? 我想回憶一下那種很久以前的感覺。」

   「我不要,真的我不要。」千秋用雙手保護自己的胸部。

現在如果是夜晚,而且和杏子單獨二人的話,心情也許會不一樣,況且已經經驗過同性戀,也聽過院長說的話,自以為了解這個醫院的獨特氣氛。

可是眼前有二個資深的護士,更重要的,現在是大白天,前幾天和院長的那件事至少是在不用擔心有人來的第三手術室裡面的小房間,在護理站,是隨時可能有人進來。

   「有什麼關係? 夏目小姐,讓她摸一摸吧,又不會少一塊肉。」

川野奈美一面說一面過來抓住千秋的雙手。

   「啊,真的不要這樣。」就在千秋轉頭看奈美時,杏子的手摸到乳房。

   「啊..不要。」千秋為逃避那隻手扭動身體,但手被奈美抓住,一點辦法也沒有,杏子的手從衣服上摸到千秋的右乳房。

   「哇! 好大啊! 」杏子發出很大的聲音。

   「又大又豐滿,而且還有彈性。」

   「啊….求求妳不要這樣啦。」千秋一面哀求一面掙扎,可是杏子不理會千秋的話。

   「這樣的年輕真叫人羨慕,能分給我三分之一就好了。」

   「真的嗎? 也讓我摸摸看。」

山本由美子來到千秋的面前,伸手握左邊的乳房,然後像檢查似的輕輕揉。

   「不錯,好像乳房的肉還有節奏感。」

   「不要這樣啦,會有人來的。」遭到兩個女人撫摸乳房,千秋忍不住發出嬌柔的聲音。不愧是同性,知道女人的敏感部分。

   「不能這樣,我….」可是那兩個女人完全不理會千秋的哀求,從衣服上握緊乳房,向左右搖動,上下捏弄,任意的用手掌玩弄。

   「喂,既然這樣還不如直接的好。」抓住千秋雙手的杏子,帶著興奮的口吻說。

   「啊….求求妳們不要這樣了。」

這樣的哀求當然沒用,杏子把千秋的白衣拉鍊拉開。

   「哇! 肉是隆起的,有年輕的味道。」杏子高興的大叫,然後伸手到乳罩上。

   「武田小姐,不要把乳罩….」

   「有什麼關係,我們都是護士。」乳罩被拉下去,千秋的胸部感到解放感。

胸部的自由和一種放棄掙扎的心情,使她失去反抗的力量。

已經被看到以後,心情反而感到輕鬆。不過只有她一個人弄成這樣感到難為情而已。其實大家都是同性,事到如今不如大家都一樣會覺得更輕鬆,有人來了也沒關係,至少責任不在她自己。

   「這是十八歲的乳房,不過十八歲也應該有敏感的反應吧。」杏子像自言自語的說著,就用二根手指捏住右邊的乳頭。

   「啊! 」強烈的刺激感使千秋忍不住叫出來。

   「好像很敏感的樣子。」奈美捏住左邊的乳頭。

   「夏目小姐,妳的感度很好吧。」杏子悄悄的說,使乳頭上的手指移到乳暈上。

千秋把手放在杏子的手上回答,自己覺得感度是不錯的。但沒有和別人比較過,精神特別激動,根本沒有想到感度的事。

   「這樣弄會怎樣? 」用手掌包住乳頭畫起圓圈。

   「不要緊,這樣弄會怎樣? 」這一次是用姆指和食指夾住乳頭的根部揉搓。

   「好可愛的乳頭,紅紅的硬起來了。」右邊的乳頭被含在柔軟的嘴裡。

   「啊! 啊..」因為太舒服,千秋相反的想推開杏子的頭。可是杏子不讓她得逞舌,尖在乳頭上掃來掃去。

   「啊! 不能這樣! 」「我也來愛妳吧!」奈美和杏子一樣,把左邊的乳頭含在嘴裡。

   「啊! 啊..」千秋的頭猛向後仰,就像雙胞胎吃奶一樣,抱住兩個人的頭。

兩個人吸吮乳頭的節奏不同,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像電流一樣傳到下面的小肉豆上,不由己的夾緊大腿扭動。

這時候由美子的手偷偷伸向那裡。「我讓妳的這裡也舒服吧。」

在那裡撫摸,手指微妙的動作在最敏感的地方活動,千秋忍不住扭動屁股分開腿。

   「躺下來吧。」這樣說的是杏子。

   「先要輕鬆一下。」奈美伸手到白衣裡解開乳罩的掛鉤。

   「那麼,這一邊也應該輕鬆一下。」在千秋兩邊的人把她推倒,由美子把千秋的褲襪和三角褲拉下來。

   「她的毛長齊還不到一年吧,我喜歡這樣,軟軟的,像羊毛一樣輕飄飄的。」

敏感的肉豆被輕柔的撫摸,美感在那一帶擴散。因為強烈的快感,不得不夾緊大腿。褲襪和三角褲掛在膝蓋的上面。由美子的手在下腹部和屁股上摸來摸去,撫摸的感覺和男人的手好像完全不一樣。

上身也有同樣的感覺,左右乳房分別在柔軟的手掌裡,充血增加感度的乳頭,被嘴唇吸吮,有時候還會有牙齒的攻擊。

   「啊..」抬起胸,大腿顫抖,千秋忍不住發出歡愉的聲音。

   「舒服了嗎? 這裡和這裡也舒服了嗎?」在下腹部上撫摸的手經過夾緊的大腿,稍許鑽入大腿根裡。

   「把這裡的力量放鬆吧。」千秋知道由美子的目標在那裡,因此使身體顫抖,可是也放鬆那裡的力量 。

手指摸到半閉的肉縫,溼溼的騷癢的花瓣,兩個膝蓋夾緊到痛的程度,同時挺直身體。

   「已經這樣濕淋淋了,這裡面呀,好像是活的。」

   「上一邊是越來越硬了,上天堂去吧,舒舒服服的上天堂去吧。」

陰核和陰唇都忍不住強烈的刺激,千秋的身體不由己的開始上下扭動屁股。

   「舒服了嗎? 妳可以更用力的扭動屁股。」

屁股上下移動,同時胸部向上挺。感覺出自己的乳頭已經硬到極點,有二個人在吸吮乳頭。

   「不行了,快要洩了,忍不住了….」

   「妳可以得到更大的痛快,快用力扭屁股..」右邊的乳頭被牙齒咬,手在胸上來回撫摸。

這一次是咬左邊的乳頭,但感覺和右邊不一樣,這一邊的手在撫摸脖子和耳朵,千秋知道那個時間的來臨。

屁股挺得更高,玩弄陰核的手動作加快,摸花唇的手指進入肉洞裡。

發出歡樂的聲音,這個聲音低而粗,不像是自己的聲音。

   「嘔! 嘔..」無法克制自己,還是發出野獸般的聲音,快感不斷的從下面向上湧出。

進入肉洞裡的手指開始活動,有節奏的進進出出,輕輕碰陰壁,壓迫陰口,這種動作只有女人才能做的出來。

不行了,真的要洩了,要達到高潮,會在痙攣中洩出來,就在千秋朦朧的想到這裡時,陰核的皮被剝開了。

快感傳到腳趾頭上,肛門也覺的濕濕的,一定是溜出來的蜜汁。

   「喲,好可愛! 」隨著這句話,被剝開的陰核被吸入嘴裡。

快感愈來愈強烈,身體裡的陰核也自動的開始蠕動..。

   「洩出來了!」千秋這樣叫出來。

敏感的陰核受到觸摸打診,每一下都傳到濕濕的肛門上,刺激使肛門不停的一張一合的蠕動。

聽到這個聲音張開眼睛,看到戴護士帽的武田杏子。

千秋想起來,可是身體不聽使喚,但還是想設法起來。

   「沒有關係,妳不用起來了。」杏子露出微笑壓下她的肩頭。

   「怎麼樣? 舒服了嗎? 完全都洩出來了嗎? 我讓妳再洩一次,然後也讓我洩出來吧。」

千秋在心裡想,希望就這樣放過她。如果再洩身體真的會站不起來。和院長那一次也很強烈,事後就像走在雲上一樣輕飄飄的,一直擔心自己會做錯事情。除非是為了消除精神壓力做的手淫,現在已經夠了。

   「妳使用過這種東西嗎? 唔..」杏子拿在手裡給千秋看的是粉紅色的塑膠棒,當然看就知道那是電動陽具。

   「不過,知道還是知道,讓我用這個把妳逐上天堂去吧,休息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妳用這個洩過之後,休息一下正好是三點鐘。」

   「看到妳上了天堂,那兩位小姐已經變成那樣了。」

轉過頭去看川野奈美和山本由美子二個互相擁抱把手伸入對方的大腿根。

兩個白衣天使的擁抱,使千秋感到無比的性感與刺激。

   「讓我弄,好不好?」杏子打開開闢,送到騷癢感還沒有消失的陰部上。

無法忍受的快感使千秋扭動屁股,同樣是有夫之婦的武田杏子使用的大概只有十公分大小但威力是不小,也許是已經洩過一次的關係,那種振動顯得特別淫烈。

   「啊! 啊..」從碰到的部分到膝蓋內側都產生麻痺感,千秋忍不住扭動身體。

   「妳也給我弄。」千秋的右手被拉過去,手指碰到毛,然後有濕潤的肉包圍手指。

   「啊!」杏子在千秋的胸前發出快感的聲音。

從另外兩個人的甜美聲中,也聽到手指活動在陰唇裡發出的水聲,還有就是電動假陽具的聲音。

受到資深護士們的洗禮,千秋立刻陷入官能的世界裡。不過使她的品質與濃度發生決定性改變的事是在洗禮後第三天發生。

這一天千秋是大夜班,十二點以後302 號房的燈仍舊亮著。

   「青田太太會有什麼事? 大概是興奮的不能入睡。」青田太太是明天早晨就要出院,大概因此興奮的不能睡。

   「青田太太,還沒睡嗎?」千秋輕輕推開門向裡看。

   「哦,護士小姐。」青田太太的眼睛沒有睡意。

   「想到明天就不能入睡了嗎?」千秋問著青田太太。

   「不! 不是那樣的..其他的人都睡了嗎?」青田太太說著。

   「我想是的,我看過的病房是大家都睡了。」千秋回答著。

   「哦..護士小姐,妳來一下,來這裡坐下吧。」青田太太伸出右手。

千秋拉過來一把圓椅在床邊坐下。

   「我知道護士小姐今天是大夜班,一定是有緣份。」

   「所以我沒有辦法睡覺,從下午就開始心跳。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如果妳不能來,所以我很擔心 。」

   「妳說是什麼意思呢?」千秋露出笑容,從青田太太的口吻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事。

   「不是一輩子都見不到,想要見面是隨時都可以,但還是暫時要分開了吧?」

   「我有一點奇怪嗎? 恐怕很少我這樣的病患吧。妳把手給我好嗎?」

千秋更覺得不尋常,伸出左手。

   「啊,這就是護士小姐夏目千秋的手。」

青田太太握住千秋的手,又用右手壓在上面。「軟綿綿的真溫暖,護士小姐妳幾歲? 二十? 十九? 還是更年輕 ?」

   「十八歲,但九月就十九了。」千秋回答。

好像很感動的握住千秋的手說「好年輕,比我年輕十歲,為什麼這樣年輕..」

   「青田太太也很年輕呀!」

   「沒有,和妳比較就差多了,你的手像嬰兒一樣柔軟。」青田太太撫摸千秋的手。

   「這..青田太太….」千秋產生奇妙的感覺,想收回手時,青田太太已經把嘴唇壓在她的手背上。

突然的親吻使千秋慌亂,連收回手的事都忘了。

   「我吻了妳可愛的手,嘻嘻嘻。我有一個請求,為了這件事我就從白天緊張到現在。」青田太太在千秋的手上吻著摸著說。

   「對不起,因為妳的手太可愛了。」青田太太的嘴唇移到手指頭上,把小手指含在嘴裡。

   「妳不要害怕,會答應我的要求吧? 妳一定得答應。」

   「我不知道..我不要妳這樣。」

青田太太用牙咬千秋的小指。

   「啊!」強烈的麻痺感從手臂掠過。

   「妳肯答應嗎? 請說說看..讓我說出來妳若是不答應,我不會饒了妳。」

   「妳再過來一點,我太難為情。」青田太太伸出右手摟千秋的肩,千秋失去平衡右手按在毛毯上。感到有軟綿綿的東西,急忙把手移到邊上。

   「摸我的乳房吧。」青田太太在千秋的耳邊用嬌柔的聲音說。

千秋感到緊張,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左手拉進毛毯裡。

   「啊,青田太太求求妳..這樣弄不好。」

青田太太的睡衣胸口已經拉開,手摸在豐滿的乳房上。

   「妳一定要給我弄,妳不弄我就不放開妳的手。」青田太太的口吻很急迫。

千秋低頭看青田太太:「要我怎麼弄?」

   「這樣揉。」青田太太用手壓在千秋的手上,開始活動。

隨著活動的手,手掌下的乳房改變形狀,確實是成熟女人的感覺,彈性也許比不上十八歲的千秋,但大十歲的青田太太的乳房是滑潤而成熟的肉球。

   「對,就是這樣,啊..好舒服。」青田太太皺起眉頭扭動身體,看她有強烈性感的樣子,千秋心不由得注意到自己有性感時大概也會那樣扭動身體,在同事們的愛撫下大概就是這樣扭動身體發出快感的哼聲,最後洩出來。想到這裡就自動開始撫摸。

千秋的右手用力揉左邊的乳房,用姆指和食指夾住變硬的乳頭。

青田太太表示有快感,然後用力抓住千秋的右臂:「還有這一邊,二個都弄吧。」

千秋掀起毛毯,從胸口的睡衣部分露出乳房。

   「這樣弄會怎樣? 」千秋聽出自己的聲音是沙啞的,同時一起擰兩個乳頭。

   「啊..」青田太太仰起頭,發出快要哭泣般的聲音。

   「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快在那裡舔吧,咬吧! 」聽到哀求聲,千秋看面前的乳頭。

被二根手指夾住的乳頭已經充血,比剛才紅了很多,有小皺紋密集,表面微微濕潤,好像等待有人把它含進嘴裡。

千秋的嘴被吸引過去,聞到甜美的汗味,張開嘴把乳頭含在嘴裡。

   「唔..啊..」青田太太把千秋的頭緊緊抱在懷裡,也不管頭上還有白帽。

搓揉左邊的乳房,輕輕用牙齒咬右邊的乳頭,這樣反覆愛撫時,青田太太更瘋狂不停的發出表示快感的哼聲,用力扭動身體,把千秋的白帽也碰掉了。

青田太太在毛毯裡夾緊大腿摩擦那種樣子,連千秋也感覺出來。

   「她那裡也許已經濕淋淋了。」千秋一面用舌頭玩弄乳頭一面想。

就在這時,青田太太提出要求:「求求妳也在下面弄吧!」

千秋抬起頭,發現青田太太和同事們的情形完全不一樣,因為青田太太沒有把這件事看成單純的遊戲,認為這是同性間的愛情,千秋感覺出青田太太是深深的愛上她。

   「妳是明知故問,我已經不能忍耐了。」青田太太握住乳房上的右手拉到毛毯裡。

   「啊! 青田太太。」進入毛毯裡的手碰到一堆毛。

感覺出恥毛下有溫暖的肌膚,說那裡是膜也許更正確,因為手指上有特殊的感覺。

   「我就是想要妳來弄這裡。」青田太太在拉千秋的手,用手尖碰到硬塊。

   「啊! 就是那裡,為了這個,我脫了衣服等妳的,妳看吧。」青田太太豎起腿拉開毛毯。

千秋的眼睛被吸引在自己的手撫摸的地方。

那裡的毛好像沾滿露水,發出黑色的光澤,數量可能有千秋的一倍。

   「這二週以來,我每天在心裡想著妳,自己玩弄這裡,今天是最後一夜,好不好?」

青田太太的手開始活動,千秋的手指碰到硬塊。

青田太太的雪白下腹部,有一點僵硬,同時微微挺起」啊..我的陰核真舒服。」

下體向上挺,千秋對這種姿態感到妖媚,幾乎快要目眩,」她感到陰核舒服了。」

千秋知道那裡舒服的感覺,尖銳的快感快要溶化的麻痺,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歡愉。

   「陰核是非常舒服的。」她在自己的那裡也產生舒服感,忍不住的夾緊大腿。

   「弄吧,妳快來弄吧。」青田太太抓住千秋的手,搖動著她的手指像電動假陽具一樣振動。

   「啊..太舒服了,快要忍不住了。快弄吧,讓我更舒服。」

異常的顛倒感使千秋的聲音顫抖。

   「像手淫時一樣,像妳自己手淫時一樣。」千秋在挺起的陰核上,用中指按住,以快節奏搖動。

青田太太挺起陰戶,稍許分開顫抖的大腿。」你是這樣手淫嗎? 啊,護士小姐..啊..」

千秋覺得自己在手淫一樣,不由己的也哼出聲,夾緊的大腿也感覺到濕濕的,乳罩下的乳房膨脹,乳頭也挺立起來。

青田太太在床上扭動身體的同時,手向千秋的身上伸過來「我也給妳弄。」

手在衣服上面摸索,千秋壓住她的手,怕她發覺乳房已經膨脹乳頭已經挺立,青田太太一定也會在下面撫摸,讓她知道那裡已經濕了,實在很難為情。

   「不行,我不答應,我一定要妳也感到舒服。好不好嘛? 我要妳和我一樣的舒服,用我的手讓妳洩出來。

   「可是我很久沒有弄過了,但說實話我是同性戀。」

   「我保證我會讓妳洩出來,好不好? 這樣我會讓妳嚐到和男人不同的滋味,會讓妳覺得好得要死。」

   「我會讓妳好到極點,所以..好吧? 」青田太太的手隔著衣服在胸上撫摸。

   「妳的乳頭好像硬了,是硬了吧。」手指在那裡用力。

   「啊..」千秋不由己的嘆一口氣。

   「果然是硬了。」青田太太說著。

   「啊..青田太太。」千秋覺得上身已經無力,雙手扶在青田太太半赤裸的身上。

   「乳頭這樣了,好像已經有了快感,啊..妳真年輕..」青田太太就在衣服上輕輕揉搓。

手指溫柔的接觸感,千秋感到陶醉和男人的情形不一樣,很明顯的不一樣,雖然無法形容,只覺得手指軟綿綿的,透過衣服也產生強烈的快感。

   「已經膨脹了,我感覺出來。」

   「青田太太,我….」

   「看,把我的手指彈回來了,乳頭越來越硬了,也讓我看看妳的乳房吧,好不好嘛? 」青田太太的手拉下拉鍊。

這時候,千秋只有輕輕抱住青田太太的手臂,呼吸感到急促。

   「我不能就這樣結束了,那樣會很難過,讓我摸妳的乳房吧!」

   「我作夢都夢到妳的乳房,而且不止二三次。」青田太太用右手支撐上身,左手從領口伸入乳罩裡,握住右邊的乳房 。

   「啊..太太..」千秋用力抱住那個手臂。

   「啊,滑溜溜的有彈性。」手在衣服裡雖然不方便,但還是在乳房上蠕動。

   「啊..太太,啊..」千秋這時候產生一體感,自己的肌膚和對方的手掌一樣濕潤,剛才撫摸青田太太的陰核,覺得摸自己的一樣,現在也覺得自己在撫摸自己的乳房。

身體有了觸電感,千秋不由得彎下上身。

千秋從衣服上壓住自己的胸部搖頭,嘴裡沒有辦法說出不要。

   「我早就想要妳的乳房,想的要死。」

青田太太一面用手揉乳房,用另一隻手把拉鍊拉到腰部。

   「啊..太太..」全身的血液在沸騰,沸騰的血液開始逆流。

   「讓我看。」青田太太的手把乳罩拉上去。

兩個乳房搖動,那種感覺使千秋感到無比的充實。

   「妳的乳房圓圓的向上挺。」

被人看到表示快感的乳房還是會難為情,千秋用左手的手腕與手指掩蓋乳頭。

   「不能藏起來。」青田太太想拉開千秋的手。

   「不行,讓我仔細看,摸一摸..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摸在手裡有美感,粉紅色的乳頭真可愛。現在更硬了,這樣會很舒服嗎? 有麻痺感了嗎? 這樣弄的話下面也同時有快感吧。」

青田太太把二個乳頭夾在手指頭扭動。

千秋忍不住坐在椅子上扭動屁股,確實和乳頭的快感連帶的產生陰核也被摸到的感覺。

   「這樣弄的話雖然沒有摸到下面,但也會有感覺吧。」

嘴裡不能說出有快感,但身體已經表達出來,忍不住要扭動,感覺出那裡已經濕了,不只是三角褲,可能褲襪也濕了。

青田太太從床上抬起上身,把臉靠近赤裸的乳房:「可愛的乳頭,真想吃了它。」

千秋在心裡想:「她要用嘴弄了,就像自己剛才弄的那樣,一面把左邊的乳頭含在嘴裡。」

強烈的甜美和麻痺感,千秋把青田太太的頭抱在懷裡,光滑的嘴唇吸住乳頭,舌尖從乳暈舔到乳頭。

   「啊..啊..」千秋不由己的叫出來。

青田太太的手掌巧妙的按摩右邊的乳頭,那種的快感和左邊乳頭的不同快感,形成無法形容的震撼,身體開始顫抖,而且這種快樂的來源在於對方是同性而且是患者。

這不是正常的,她還在上班的時間內,違背道德的感覺使慾火更強烈。

千秋撫摸青田太太的頭髮,下面已經形成無法忍受的狀態,不由己的扭動屁股,如此一來濕潤的陰唇相互摩擦 。

屁股向後縮,陰戶向前挺,陰唇分開,內褲的布碰到陰核。

還想要,要更大的快感,青田太太說她是同性戀者,啊..快弄吧。

青田太太咬乳頭的根部,牙齒從乳暈輕輕咬到乳頭下面,舌頭在乳頭頂上微妙的摩擦。

   「挺起胸部,屁股從後擺動,這樣能摩擦到陰核。」青田太太手伸在千秋的腋下說。

青田太太拉的時候,千秋的身體失去平衡倒在床上」等一等,我的鞋..」

   「就這樣上來吧,我會給妳脫鞋子。」青田太太讓千秋側坐,脫下她的鞋。

   「啊..真性感,護士小姐的全身白色,太性感了..」脫下鞋後撫摸穿著褲襪的腳腕。

   「我以前的愛人是職業婦女,在銀行作事,銀行的制服也很不錯,但比不上護士的白衣服。」

   「而且我們很少穿白色的褲襪,只有護士小姐才配穿白色的。」手從腳腕摸到小腿肚上。

   「真柔軟,我以為護士小姐一天在走路,所以會更硬。」手從小腿肚到膝蓋的後面。

   「啊..」癢得使千秋縮緊身體。

   「癢嗎? 癢是表示有快感,我像妳這個年齡時也感到很癢,以前和我的愛人只是互相抓癢就有達到高潮的經驗。」

   「這裡會癢的話,這裡也會癢吧? 」青田太太的手摸到大腿根,而且是用指尖輕輕的畫過去。

千秋側坐的腿用力夾緊,大腿上起了雞皮疙瘩,好像有一波一波的電流。

手指到達最裡面。

手指尖分開大腿根與下腹部的肉進來時,輕輕碰到已經硬起的肉豆。

強烈的快感使得千秋抱緊青田太太的身體。

   「讓我再摸一摸。」手指已經來到陰唇上,但中間隔著三角褲和褲襪。

   「已經濕淋淋了,在褲襪上就已經濕成這樣了,因為濕了所以能輕易摸到陰唇的位置,是在這裡吧?」

   「這裡是最敏感的地方嗎? 我可以看嗎? 我能在裡面直接摸一摸嗎?」

千秋用大腿夾緊青田太太的手。

   「妳躺下好不好?」青田太太在千秋的耳邊悄悄的說,把她推倒在床上。

   「啊..教我想起以前的事了,第一次教我同性戀的也是一位護士小姐,是可愛的白衣天使,我在高中一年級時患腎臟病住院,就在那時候..」

   「那個人好像二十一、二歲,我睡覺時把手伸進被窩,對我做各種事,而她做的像作夢一樣的舒服,全身都給我摸過,當然也有集中性的地方,有時候用吸或輕輕咬。」

   「下面開始時是用手指,過了幾天就用嘴,我對那個護士,看到白衣天使裡的黑毛時,確實造成很大衝擊。」

   「那是我第一次的同性戀,剛滿十六歲的時候,是十月底,晴藍的天空好美。」

   「出院以後就開始找女人了,看起來好找實際上不容易,而且我那個高中是男女共校的。」

   「不過還是能找到,沒有同性戀的對像時,每天就靠手淫,同性戀好像是手淫的延長線。」

   「剛才說的那位銀行員,是我來到社會以後的事,我們還同居二年,她真的和妳很像,面貌和身材都很像,甚至於說話的聲音。」

千秋無法插嘴,只好默默的聽,同時覺得自己已經進入令人陶醉的倒錯世界。

手指慢慢移到三角褲上,千秋扭動一下屁股。

   「為了一點小事和那個人分開後,不知道為什麼會和一般人一樣的結婚,以後也就忘了同性戀,可是自從看到妳..」

青田太太拉下褲襪和三角褲:「給我看..」

   「哇! 真新鮮,還發出光澤,十年前大概我也有這樣的毛吧,應該拍照片留念的。」

   「啊..不要這樣看嘛!」千秋夾緊大腿想用手掩飾前面。

   「不要藏起來。」青田太太拉開她的手又摸大腿。

   「讓我看看裡面,不要緊張,讓我看看更深的地方吧!」

   「是濕的,還發出亮光,把大腿再分開一點,對,分開一點。」

可是千秋就像用了催眠術一樣無法控制自己的慢慢分開大腿,而且隨著自己的慢慢分開大腿,對於有人看陰部的事實,很奇妙的產生麻痺的快感。

   「張開了,妳那裡的紅嘴張開了。」

   「流出來的東西積存在那裡,有一些還流在屁股上。」

   「就是這裡..」突然有手指在那裡插進去。

夾緊大腿,但青田太太的手在那下面,手指還繼續活動。

那是很細的一根手指,手指出出進進時產生微妙的感覺。

不自覺的在腿上用力,用力以後刺激就會更強烈,快感就增加。

   「妳舒服了嗎? 是不是?」

千秋連連點頭。

   「我會讓妳更舒服,還會讓妳洩出來。」青田太太的手突然拔出去。

不由己的千秋的屁股在追逐那根手指。

   「和男人的情形不一樣的。」青田太太的一隻手按在肚臍下面,另一隻手撫摸陰毛把陰毛向左右分開,感覺出挺起的小肉豆浮露出來,意念集中在那裡。

青田太太的手指在那裡輕輕接觸。

大腿產生一股電流,連腳尖也開始緊張,手指開始活動越來越快。

不由的挺起陰戶,千秋覺的自己的陰核飄浮在空中。

確實不是男人手指的動作,這是只有了解心裡的手指才會有的動作。

性慾越來越高陰戶開始波動。

青田太太好像迫不急待把自己的下腹部靠在千秋的臉上。

千秋知道和青田太太的手法比較她是太笨了,但儘量模仿青田太太的動作,在埋沒恥毛裡的肉豆上前前後後的撫摸。

青田太太發出像啜泣的聲音,大腿開始顫抖。

千秋主動的分開自己的大腿,更高高挺起陰戶。

青田太太收回手指,用嘴吸吮千秋的陰核。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快感,青田太太不只是吸吮,還輕輕溫柔的咬肉豆的根部,男人從來沒有這樣咬過。

青田太太很巧妙的用舌尖把肉豆的包皮剝開,用舌尖舔露出來的嫩芽。

快感始她陶醉手的動作開始遲緩。

   「我們是在性交..」青田太太氣喘喘的說。

   「是同性的性交..」

當這樣說出來時,屁股猛烈扭動,吻合在一起的陰唇發出非常淫靡的聲音。

   「妳想洩了嗎? 」

   「要洩了嗎? 洩吧! 洩了吧! 」

身體僵硬,雙手放在身後,在交叉的雙腿上用力,頭向後仰。

   「妳洩了嗎? 」聲音細小表示達到高峰。

   「妳洩吧! 痛快的洩出來吧! 」青田太太的陰唇像嘴一樣的活動,吸吮千秋的陰唇。

四肢、乳房以及屁股都在痙攣,同時在另一個人身上也感覺出相同的痙攣。

那是二天前的事,下午為量體溫去修次的房間。

   「護士小姐,我已經不行了。」

當千秋拉開毛毯和睡衣的領口,在右腋插進體溫計時,修次用興奮的口吻說。

   「什麼事情不行了? 」

千秋這樣問,其實早就想到,只是假裝不知道而已。

   「妳是明知故問。」

   「我不知道呀。病患應該把自己的想法或感覺,坦白的告訴大夫或護士的。」

   「二十六歲的健康男人在床上躺四五天會怎樣? 護士小姐應該會知道的。」

   「健康的話就不應該來這裡住院的。」

   「我不過是單純的外傷,身體本來是很健康的。」

修次這樣說著,皺起眉頭表示不滿意。

修次是因為左臂的骨折和肘腱斷裂來住院,左臂打上石膏固定,這樣躺在床上,就像修次本人說的,身體本來是非常健康的,性慾無法排洩是不難想像。

   「好像是那樣,但又怎麼呢? 什麼事情不行了? 」千秋故意這樣問,很想知道他如何回答。

   「是立起來就無法解決。」

   「立起來是什麼東西呀? 」千秋一面問一面心跳。

   「當然是肉棒! 」修次回答的口吻像憤怒。

   「肉棒立起來以後實在沒有辦法解決。」

   「是嗎? 怎麼辦呢?」

   「不放出去會感到很痛苦。」

   「那麼就放出去吧! 」

   「妳說的很簡單,我的手不能動。」

   「你的右手不是可以動嗎? 還是一定要用雙手呢? 」

   「一隻手是可以的,但我的左手不能動。」

   「你每一次都是用左手嗎? 」千秋不由得笑起來。

   「可是右手能動就用右手吧,不是差不多嗎? 」

   「當然勉強還是可以弄的,可是護士小姐,用不習慣的手吃飯會覺得不好吃對不對。」

   「這是同樣的道理,既然要弄就想弄的很舒服,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

   「所以才這樣向妳懇求,反而像是強求,而且這種事情還是由愛人或太太來做的。」

   「可是沒有太太或愛人的時候怎麼辦? 」

   「喲..像你這樣英俊的男人真是意外。」

   「如果妳肯的話,我願意把妳當作愛人。」

   「其實你是只要看到女人都會說這種話吧? 」

   「怎麼會? 我的愛人是只有夏目千秋,十九歲。」

   「你還真會調查。」

胸上只帶著只有姓的名牌,所以名字和年齡一定是向其他的護士問出來的。

   「那是當然,我喜歡妳這樣身體豐滿的人。」

   「照你這樣說,我好像是好色的護士。」

   「這裡不好色嗎? 」修次不管腋下有體溫計,伸出右手摸千秋的下腹部。

千秋反射性的向後退,但確實是只有反射動作而已。

這時候千秋突然有了反省,護士怎麼可以說這種話。

   「可是也沒辦法,我沒有時間。」

   「時間是不用擔心的,量體溫的時間就夠了。」

修次用眼睛看掉在床上的體溫計,模仿幼兒的口吻說。

   「拜託啦,我一直在等護士小姐來這裡。」

   「這話沒有錯吧? 」

   「當然沒有錯,是我本人在說。」

千秋拿起體溫計甩下水銀柱,插入修次的右腋。

   「知道嗎? 這個手是不能動的。」

   「好吧! 絕對不會動。」修次露出興奮的目光,表現出內心的喜悅。

   「要怎樣做呢? 」

   「就是揉搓立起的東西,使那裡舒服就好了。」

   「你真是麻煩的病患,其他的人都不會這樣。」

   「他們的手都能動啊! 」

   「你是不是把我看成那一類的女人了? 」

   「不,沒有。」修次瞪大眼睛鼓起嘴巴說。

   「正相反,妳是天使,真正的天使。」

   「你想要白衣天使做那種奇妙的事嗎? 」

   「就因為是白衣天使,才會另人感動受不了了呀! 」

   「真拿你這種人沒辦法。」千秋聳聳肩把他身上的毛毯拉到腿下。

千秋拍一下長滿黑毛的大腿,看到內褲的中央撐起帳篷,覺得難怪他叫痛苦。

   「很可怕的樣子,可是好像從這裡拿不出來。」

拉下內褲時立起的東西擋住,千秋用手指拉內褲這樣才得通過。

這時候出現巨大的肉棒,拉動的彈力使肉棒打在肚皮上後又立起來。

非常粗大,血管浮出來像網目,龜頭發出紫色的光澤,好像馬上就要射精的樣子。

   「要怎樣弄呢? 」千秋故意用右手死板板的握住。

修次輕哼一聲,肉棒好像更硬了,露出痛苦的表情說:「握住的手上下移動。」

   「我這樣弄對嗎? 舒服嗎? 」

   「很舒服,妳的手軟軟的,用的又是右手,所以和手淫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你剛才說給別人弄時,左右手是一樣的。」

   「我錯了,右手好,妳的右手太好了。」

修次露出陶醉的表情說。

   「太好了,肉棒要溶化了。」

   「這樣硬的東西是不會溶化的。」

   「這樣的速度好嗎? 還要快一點嗎? 」

   「不,這樣正好,就這樣弄下去吧! 」修次這樣說著活動一下右手。

手向千秋的方向移動,碰到白衣口,腋下的體溫計又掉了。

   「我說過你是不可以動的。」

   「只是一下下,好不好? 」手指像在大腿間騷癢似的上下移動,千秋扭動屁股。

   「讓我的夢變成真吧! 我每天作這樣的夢。」還沒有說完修次的手指就碰到溪谷的位置上。

千秋不由己的夾緊大腿,但形成大腿溫柔包容修次肉手的結果來。

   「啊..這就是護士小姐的陰戶的感覺,十九歲真好。」

因為修次的手指在褲襪上蠕動,千秋不由的蠕動屁股。

她已經有性感。想到大白天裡量體溫時和病患做淫邪的事,心裡就非常激動,隨時有人會進來的緊張感,身體先有了強烈的反應,不用說早就知道那裡已經濕了。

   「護士小姐的這裡濕了..」

修次的聲音表示很感動,手指更深入。

連同褲襪一起插入的感覺,使得千秋忍不住手上用力揉搓肉棒的動作更大起來。

   「啊..我是在作夢,和夢裡的情形一樣。」

修次的大腿發生痙攣。

   「啊..要射了..」

修次挺起屁股,千秋立刻把左手蓋在龜頭上。」

和哼聲以相同的節奏,有溫溫的液體射在手掌上。

從手指間溢出白色的精液,男人的味道使千秋陶醉,同時用左手揉搓滑溜溜的龜頭。

在病房裡的那種行為使千秋想起吉田。自從三星期前的那一次以後,千秋一直想吉田那樣的男人,一直到現在才有修次的出現。

說起來還是吉田的精力旺盛,不像是住院十天的人,這是自從他和妻子在病房裡做的事得到証明。

到第二次還有記憶,可是第三次以後就分不出高潮,好像一直停留在頂上。

當濕淋淋的溪谷被摸弄得倒在床上時,看到在眼前挺立的肉棒,千秋沒有經過考慮就含在嘴裡,這時候還想起吉田的太太,當丈夫要射精時,她急忙含在嘴裡吞下去,這時候她的頭還不停的上上下下。

這時候千秋正模仿那個動作,嘴裡吞著肉棒讓頭上下。

吉田的妻子是先把丈夫的肉棒含在嘴裡,用吞下精液的嘴愛撫千秋的陰唇,然後千秋還和她的嘴熱烈的親吻,用這個嘴和舌頭去舔吉田的肉棒。而吉田就像在太太的裙子裡摸索的情形一樣,在白衣裡面摸索千秋的陰唇。

千秋很快就陷入吉田夫妻的官能世界裡,這裡不是二個人,是三個人。

   「啊..護士小姐..」吉田發出男中音的哼聲。

   「好,好得不得了,可是見面禮這樣就夠了。」

摸索陰唇的動作變大膽,另一隻手拉下白衣的拉鍊,很大的手從乳罩上抓右邊的乳房。

剎那間千秋的嘴忘記活動,在他的大手掌裡感到包容力,和吉田太太的感覺不同,是男性化的包容力。

   「我老婆說過妳的乳房很豐滿,確實是真的,有重量感。」

千秋的嘴又開始恢復動作,手直接摸到乳房上,二個手指輕輕揉著乳頭。

   「啊,真柔軟,柔軟又有彈性,我老婆說的一點也沒錯,這才叫真正的乳房。」

   「護士小姐,現在讓我舔一舔乳房吧! 我要欣賞十九歲護士小姐乳房的滋味。」

千秋被推一下才抬起頭。

   「吉田先生,我還要弄一會兒。」

   「不行啦,再弄下去會射出來的。」

   「射就射出來吧,我要喝下去。」

   「什麼? 妳願意喝嗎? 有了很久一定會很濃。」

   「我喜歡濃的,像你對太太一樣的給我喝吧!」

   「好吧! 可是我也要喝妳的性液。」

   「我還以為是射精的液體,女人是不會射精的。」

   「會的。」吉田說得很自然。

   「在達到高潮時會在陰肉射精,當然裡面沒有精液。」

   「哦,原來女人也射精,我以前都不知道。」

   「做護士小姐至少要知道一點才行,在將要達到高潮時會這樣,和男人的射精一樣,不過真正到達高潮時什麼也出不來了。」

吉田把千秋的身體拉上床脫下鞋。

   「那個也和男人一樣,射完之後會有痙攣,妳應該知道那樣的,痙攣是多麼舒服吧。」

   「我們現在就享受那樣的痙攣! 」

側抱著千秋,吉田撫摸左邊的乳房,吸吮右邊的乳頭。

感到麻痺,可能這是經過百戰磨練的吉田的技巧,可是千秋覺得有兩個不同的人分別摸她的乳房,吉田說我們二個人,但千秋覺得有第三個人。

吉田的手向下腹部移動,沾滿唾液的東西更膨脹聳立。

用手上下搓揉時感到滑溜。

當感覺到左邊的乳頭被擰到時,右邊的乳頭根被咬。

電流的快感刺激陰核,實際上沒有任何東西碰到那裡,但產生手指摸弄舌尖舔的感覺,臍下的肌肉收緊隆起。

在左邊乳頭上的手摸一下白衣後向下移動。

   「啊,會弄髒的。」

千秋仰起頭這樣想,那個手指剛才還在濕淋淋的地方撫摸,手指上當然會有淫液,那個手指在白衣上擦。

心裡感到震撼,想到自己非常淫邪,可是這種想法又會使自己陶醉,大腿的根部又覺得溫熱濕潤 。

吉田的手從三角褲上摸到陰核。

千秋縮緊身體,因此手指碰到最敏感的肉豆,千秋不由的哼一聲。

吉田抬起頭說:

   「不愧是十九歲的陰核,硬得像玻璃珠一樣。」

   「我老婆就舔過這個東西,妳可能也很舒服,但我老婆會更高興。」

   「啊..吉田先生..」

千秋在手握住的東西上慢慢向下移動。

   「吉田先生的這個..」

   「妳要吃嗎? 不過先讓我摸一摸妳的這裡吧! 」

   「妳躺下來吧! 」

吉田把側抱的千秋仰臥在床上。

   「白衣會起皺紋嗎? 」

   「那麼脫下來吧! 」

再度拉起千秋的身體,脫了白衣後再躺下。

白色的長襪和襪帶真惱人,濕濕的三角褲也讓人受不了。

   「啊..吉田先生….」

   「這是淺藍色嗎? 好像更淺一點。」

   「是薰色。」

   「薰色是帶紫色的味道吧? 」

說著脫下三角褲。

   「哦,真是可愛的毛! 」

手指探毛底。

摸到肉豆使包皮剝開。千秋忍不住叫一聲。這時候她還想到拉下陰莖的包皮露出龜頭時,男人會不會有這樣的感覺,那是刺痛冷和熱混在一起的奇妙感覺。

吉田的手指相當用力在那小肉豆上摩擦。

   「彎的豆豆越來越硬也越來越大了,我老婆就把這個東西含在嘴裡玩過的。」

陰戶向上挺,為了要求更多的摩擦,陰戶不斷向上挺。

吉田用空的手拉下三角褲脫下去,手指始終不離開凸出的小肉豆,先抬起左腿然後是右腿。

   「他要來了。」

千秋在心裡想:「這樣的姿勢不是用手繼續撫摸,也不是要插入肉棍。」

   「會用嘴舔。」

這時下腹部的裡面,也就是在膀胱附近產生像漣漪般的振動。

他的呼吸吹在陰毛上,手指拉二片陰唇。

   「也許我的老婆弄得比我好。」

手指間上用力,陰核被剝開。

千秋高興得大叫,用力縮緊肛門,挺起恥丘,表示高興。

吉田的吸吮有節奏感,每一次不由己的肛門上用力,身體也顫抖,乳房以同樣的節奏搖動,同樣是有重量感的吸吮,千秋已經開始陶醉。

吉田第一次插入是在吸吮幾分鐘後,千秋剛達到高潮的時候。

呼吸還不平靜就一下子插進來,千秋感到昏迷,不只是肉體,精神也混亂,甚至於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以後是一直到結束,完全任由吉田擺佈,可以說變成了他的玩具。

不過還多少有一點意識,但也只能維持到第二次。

第一次是床上,主要採用正常姿勢,當然也從正常姿勢換了幾個姿勢,結束時是吉田手伸到屁股下,抬起他的屁股的伸展姿勢,這樣用力應該會影響肩上的傷,這是千秋事後才想到,但也許是吉田在咬緊牙關忍痛吧。

吉田第一次達到高潮時他的痙攣非常長久,正如吉田所說射精後最舒暢的痙攣他能享受很久,而且他的射精本身就很久,這是因為吉田拿保險套給全身無力的千秋弄她才知道。

第二次不在床上,他要千秋雙手扶在床上或上身躺在床上,有時仰臥有時俯臥,或把陰戶挺到最高點。

這一次的結束是她雙手放在床上把屁股挺高,吉田一面撫摸乳房一面玩弄陰核,千秋和吉田一樣同時洩出。

千秋還記得然後又回到床上,可是以後用什麼姿勢,性交多少,就一點記憶也沒有,只知道身體始終在高潮裡徘徊。

從那一次性感的夜晚已經過了三星期,這時候出現的就是修次。

自從吉田出院以後,在三星期的時間裡沒有發生值得一提的事,在心裡期盼吉田給她的性高潮再次出現,可是很奇妙的,最近的男女病患都是老實人,千秋的慾望無法排洩,上班時間到廁所手淫,幾乎兩天就要一次。

在平時有意的和患者的身體接觸時,三個人裡面就有一個人會產生反應,可是把露出的手臂碰到病患身上,表示高興的人竟然不是很多。

不僅如此,捲繃帶時用乳房壓在病患的手臂或肩上,或用下腹部輕輕碰病患的膝蓋或大腿也沒有像樣的反應,簡直就像禁慾的和尚,動也不動一下,不知道他們心裡想什麼,最近的病患對她的示意完全沒有反應。

可是唯有修次很敏感的發覺。

   「護士小姐的乳房真柔軟。」

在診療時的布幔裡只剩二個人,修次對千秋悄悄說。

   「你說什麼? 不能這樣。」

千秋把感激的心隱藏在心裡,也用悄悄的聲音回答。

   「乳房很美,大概這裡也很好吧。」

修次對她擠擠眼,在衣服上摸她的大腿,而且又從下面伸進裙子裡,一下子就摸到下腹部隆起的位置。

千秋向後退,但內心裡是非常高興,心開始跳幾乎想大聲叫出來。

然後到第二天,就是二天前像風化女郎般的手淫,修次的手指伸入連褲襪都濕的大腿根。

昨天修次說:

   「明天是妳的值班,半夜一點鐘好嗎? 是半夜一點,我等妳,一定要來! 」修次又說。

千秋感到性急,還有二十分鐘,可是從陰唇已經流出來很多淫水,幾乎要流到大腿上。

昨天修次還說:

   「今天我要拼命忍耐,為明天保存下來,所以妳也不要性交或手淫。」

那個修次現在是不是用不習慣的右手,在摸他自己尖硬的肉棒?

想到這裡就更受不了,半蹲下來看自己的那裡,從撩起的白裙下,露出濕淋淋的陰唇。

用中指摸那裡,從上往下滑,從手指間到達洞口,稍許彎曲手指,很順利的就滑進去。

這樣仰頭時形成很奇妙的姿勢,心裡更焦急,快一點..修次的肉棍在這裡用力的….

已經到了界限,好像有看不見的線牽引著千秋走出護理站。

   「妳果然來了,我以為妳會更早就來的。」

沒有敲門就輕輕溜進去時,修次在床上用小聲的說。

   「妳在那裡不要亂動,先把裙子撩起來給我看。」

剎那間千秋感到困惑,她感到難為情,讓他摸和讓他看是兩回事,被動的看和主動的看也不一樣,而且那個部分已經濕淋淋的,大概從修次的位置也可以看得出來。

   「妳把裙子撩起來給我看裡面。」

   「要給你看嗎? 」

   「對! 給我看。」

   「一定要嗎? 」

   「對! 一定要。」

   「是在這裡嗎? 」

   「對,就是這裡,面對著我。」修次的聲音也有一點緊張,大概今天都在等這一刻,把白色的天花板當作銀幕幻想,有如一日之秋的….

   「那樣我難為情..」

千秋低下頭用雙手拿白裙的前面,聽到修次吞下口水的聲音。

鄭重其事的抬起頭說:

   「可以了嗎? 」

慢慢的向上挺,露出一半大腿,修次的眼光盯住那裡不動,千秋想到這裡時,陰戶裡立刻溢出淫水 。

   「把腿分開大一點。」

千秋聽從他的話,在左邊的大腿根產生溫濕的感覺。

   「繼續向上拉,還有十公分,還有八公分,護士小姐沒有穿三角褲,只有白色的褲襪掩蓋著黑色的毛 。」

修次的表情變了,眼睛圓圓的,頭向前伸。

   「妳那個是褲襪嗎?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

   「斷了。」

   「這是半褲襪。」

千秋說著繼續向上拉白裙,女人的那個部分出現了。

修次輕輕叫起來:

   「受不了..我輸了..」

   「是你叫我不要穿內褲來的。」

   「我是說了,可是真受不了,我輸了..」

   「這樣就可以了嗎? 」

   「不,難得妳做最好的表演,分開大腿讓我看看吧! 」

   「已經分開來了呀! 」

   「還要大一點。」

   「什麼,還要更大嗎? 」

   「對,把屁股放低一點。」

   「是這樣嗎? 」

   「啊,看到了,看到了,妳的毛不多所以陰唇也看到了,還有那個凸出來的就是陰核吧? 」

   「啊,不要那樣看。」

   「這樣夠了嗎? 」

   「不,就那樣走過來吧! 」

   「什麼? 要我走過去嗎? 」

   「來這裡讓我仔細看妳的陰戶吧。」

   「啊,難為情。」

千秋以半蹲的姿勢向修次走過去,想到他會看到濕淋淋的樣子,可是這樣一想就更興奮起來,淫水流在大腿上。

修次作出疑惑的表情,眼睛盯在那裡。

   「濕了,護士小姐的濕了。」

   「果然是有了性感吧! 」

   「那是什麼? 是我看的關係嗎? 我看了就有性感了嗎? 」

   「看到以後這裡就性感了嗎? 」

修次的右手摸到隆起的部分。

   「啊! 真柔軟。」

   「為什麼這樣軟綿綿的,而這裡是濕淋淋的? 」

   「有感覺嗎? 」

   「嗯,你呢? 」

   「早就有了,已經到快要爆發的時候。」

千秋的陰唇讓修次撫摸,她伸手拉開毛毯。

   「啊! 好棒! 」

本來不想說這話,但說出來了,那是內心裡說出來的真心話。

修次沒有穿內褲,已經完全暴露出聳立的肉棒,千秋好像被吸引過去,臉向那裡接近。

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混雜在汗和尿味裡有精液的味道,一定是白天他自己弄過了,但這些都不重要。

千秋伸出舌頭在龜頭的邊緣舔一下。

修次發出低沈的哼聲,受到哼聲的吸引,千秋張開嘴含在嘴裡。

修次的大腿開始緊張,這種緊張也影響到他的手指,手指彎曲挖到右邊小陰唇內側。

疼痛和快感同時產生,千秋扭動屁股挺起陰戶,這是迎接手指深入的動作。這時候修次的手指碰到陰核,發出強烈的摩擦。

騷癢的快感,千秋的手忍不住握緊肉棍。

   「啊..護士小姐..」修次的聲音很緊張。

   「要出來了..要出來了..要射在嘴裡嗎? 」

   「不,不要在嘴裡,在妳的陰戶裡。」

   「不會有問題嗎? 」

   「今天是危險期嗎? 」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的手臂..」

   「妳來上面吧,不然在床下從背後弄..」

這兩種方式都使千秋感到興趣,記得三星期前和吉田作愛時,沒有用過女人在上的姿勢,不過第三次以後就沒記憶,或許也用過那樣的姿勢,所以對那樣的姿勢很有興趣,但也很想和修次一樣採取後面插入的姿勢,無論如何,二十天沒有在病房裡性交了,每一樣都想試試。

   「你喜歡什麼姿勢呢? 」

   「都好。」千秋感到極大的興奮,也許和吉田那次一樣,她會昏過去。

   「因為好久沒幹過了,快上來吧! 」

修次伸手拉她,千秋搖擺一下,脫了鞋上床。

拉起白裙騎在修次的腰上,全身因歡喜而顫抖,尖硬的前端碰到濕淋淋的地方,好像不必要用手去導引。

直接把屁股放下去,感到像鋼鐵一樣時,龜頭已經刺進去。

雙手放在修次的肩上,頭猛向後仰,電流從背後流過,不斷的有電波向上衝擊。

陰核碰到對方的毛。

不顧一切的開始扭動,抱住修次的頭,瘋狂的搖動屁股。

   「護士小姐..好好..唔..」

修次在下面回應,用盡全力向上挺,從結合的部分發出淫靡的水聲…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惑兒子的寡婦
讓人思念的人妻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