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一早被鬧鐘吵醒,回神後趕緊去梳洗一番。

沒多久弟弟拉著我展開屬於我們倆人的晨跑,我有晨跑的習慣是前陣子開始的,弟弟總愛拉著我對旁人炫耀的說我是他老婆。

我表面上雖是想多運動,其實真正的目的是要多培養體力,好應付弟弟的…。

我陪著弟弟從家中開始出發,跑到附近的高中操作稍做休息後再跑回程。回程的路上我們到一家常去的早餐店去吃早餐。於是在吃完早餐後,弟弟陪著我慢慢走回家裡洗去一身的汗水後,準備辦事!

我還是依然習慣從接吻開始,我坐在床邊,而弟弟則坐在我的旁邊,開始摟著我吻了起來。

我立即的將舌頭攻往他的嘴裡,而弟弟察覺後,開始動口吸吮著我的舌頭,我以舌頭在他的嘴裡和他的舌頭交纏著,舔著他的上顎、牙齦、舌根。

此時胸口開始一陣酥癢,我的呼吸開始加快。弟弟見狀,將原本摟在我腰間的手伸入衣內往上移動,開始輕撫我的胸部。

弟弟忽然嚇了一跳說道:「姐,你沒穿胸罩喔?」

我一臉理所當然的說:「明知你一定會拉著我要辦事,幹嘛還要穿啊?還不是得脫掉…」

弟弟一聽,失望的說道:「可是…我喜歡脫掉你的胸罩的感覺…」

「你這個色魔…」我一聽,皺了皺眉頭說道。

忽然弟弟開始發出邪惡的笑聲:「嘿嘿嘿…我是色魔…小姐,你現在在我手中,跑不掉了!」接著便開始搔我癢。

我一時禁不起搔癢的在床上躺下來扭動身體掙扎,「哈哈…不要這樣啦!好癢喔!」我開始向弟弟求饒了。

弟弟也跟著我躺到床上,再繼續吻著我,並以手指開始逗弄我的乳頭。一會兒,他脫去了我的上衣,再以手掌在我的腹部來回輕撫畫圓。

腹部也是我的敏感帶之一,在一陣酥癢下使我的腹部不停的收縮,呼吸再度加快。弟弟正吻著我的耳垂,接著在我耳邊輕說:「這樣舒服嗎?想不想更舒服呢?」

我以嬌柔無力的聲音回答著他:「想…」

接著弟弟緩緩的往下親吻,經過了頸部來到了胸部,開始吸吮我的乳頭,並以牙輕咬、以舌輕佻的方式再加以刺激。

每次這樣的刺激下,不禁都讓我發出輕柔的呻吟聲,而另一邊的胸部也正遭弟弟以手加以揉捏。

如此已經讓我身體開始扭動,下體也開始滲出了些許的淫水。

過了一會,弟弟將手伸進了我的褲子內,發現了我連內褲也沒有穿,便將手指直接插入了我的陰道內開始抖動著手臂。

突發的刺激,讓我不自覺的緊捉住弟弟的手臂,雙腿想要合攏,卻也因為他的刺激而顯得無力。我開始發出了激烈的呻吟,隨著時間的經過,弟弟漸漸的增加力道並加快速度。在這樣的刺激下,我有了第一次高潮。

一會兒,弟弟忍不住的將陰莖抵向我的陰道口,奮力往前一挺!瞬間我感覺一陣電流流竄全身,雙手同時的緊握床單,頭向後仰、身體微拱。

我發出一聲輕吟,弟弟在插入後並沒有馬上的抽動,開始再以舌頭與我交纏著。

「好棒…今天感覺…不太一樣…」我輕聲溫柔的說著。

「當然…我希望每次都能讓你有新感覺!」弟弟如此的說著。我聽了會心一笑,將頭抬起吻了他一下。

此時弟弟開始緩緩擺動起他的腰部,才過一下子,他便坐起將我身體側翻,讓我雙腿都在他的右邊。

又過一會,他將身體側躺在我身後將我抱住,再開始撐起我的身體,我隨著他的動作緩緩的起身。

接著我便發現,體位竟已經換成背後的狗爬式?此時弟弟示意要我將雙手往後舉起。接著他將我的雙手抓住,在自己將腰前挺時順勢將我雙手往後拉以帶動我的身體往後靠。

如此強烈的撞擊,讓我每擊都發出了呻吟聲「嗯…啊…啊…這感覺好棒…」之類的話語不禁的從我口中出現。

接著弟弟將我雙手放開讓我將上半身撐著,他雙手扶住我的腰後開始猛烈抽動。忽然出現了如此巨大的刺激讓我一時間無法招架而開始求饒。

「啊…不要這樣…慢點…」可是弟弟似乎不願意停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手機響了,便趁機要求弟弟停止動作好讓自己逃離這猛烈的攻擊。

「喂?你好。」很固定的開場白!

「芳!我啦…小瑜。」電話一頭傳來高中同學小瑜的聲音。

「啊!小瑜啊?好久不見呢!怎麼會想到打電話跟我聊天啊!」

「下星期我們要開同學會,你一定要到場喔!」

「好啊!要去…啊…」此時我的陰道忽然傳來一陣刺激,原來是弟弟冷不防的忽然猛攻了一下。

「怎麼了?」小瑜問道。「不…沒事…沒事…」此時弟弟又猛攻了一次,這次我強忍了下來。

我摀住嘴,先習慣了弟弟這陣的猛攻,接著帶著喘息開始繼續和小瑜講電話。

「我們…要去哪見面呢?」我強忍住呻吟,嬌弱的說完這句話。

「大家想去唱歌耶!你覺得呢?你……怎麼了?好像不太舒服,聲音怪怪的喔!」小瑜發現了我的不對,開始追問了起來。

「不…沒事…」我依然強忍著回完這個問題。

「是嗎…?」小瑜開始疑惑了起來,為安全起見我決定先掛了電話。

「小…小瑜,我晚點再打給你好嗎?我現在…有事…」說完便準備將手機合起…

結果就在那一瞬間,弟弟使力的猛撞,我不禁的大叫了一聲,而此時才剛好將手機給合上。

「要死了喔!這時候還猛欺負我…」我深怕小瑜發現正在辦事,而羞得怒了。

此時的弟弟並不說一句話,反而以更強烈的動作對我展開猛攻。如此之下,讓我腦中的怒思瞬間被快感衝散,使我依舊繼續沉醉在歡愉之中。我開始忘我的呻吟,弟弟的技巧越來越好了。

「弟…我快了…受不了了…好…好棒…」聽我這麼一說,弟弟也準備做最後的衝刺。

他讓我平躺在床上後,將我雙腿舉高合起抱住,然後開始抽動。沒有多久,我再次的到達高潮,身體開始微微抽搐著。陰道也同時收縮了起來,此時弟弟再次猛抽了十數下後,最後奮力一挺,便射了出來。

我緊緊的抱住弟弟,兩人此時安靜的偎在一起喘息著,結束了今天的大事。

晚上我便打電話給小瑜,詳談了同學會的地點,決定先一起吃個飯後,再到好樂迪唱唱歌。

同晚也打電話給我男朋友的朋友小峰,告知他時間和集合地點,並請他轉告其他人。

接著便打電話給政龍道晚安,順便說說慶生會當天的行程與人數。

同學會當晚,我們在餐廳門口集合,大家用過了餐便要前往好樂迪。可是,後來到了好樂迪門口卻只剩包括我共三女三男。

其中小瑜、小慧和我是女孩子,阿志、阿德、小胖是我男孩子。

進了包廂後,小瑜偷偷的靠到我身旁咬耳朵…

「芳…我問你…你那天是不是在…那個那個?」小瑜忽然的爆出這個問題。

「啊!這…」事到如今,我也只能乖乖的點點頭了!

「哇!那時候你…」小瑜一臉驚訝的問。

「你怎麼會知道的啊?」我疑惑的問。

「聽你掛電話前的那個叫聲啊…」小瑜偷笑著說。

「哇咧!真的被你聽到了喔!」此時真想找個洞鑽進去呢!

「你一定很性福吧!聽你那聲音就知道…」小瑜不饒人的追問。

「呵…還好啦!」我尷尬苦笑的回著。

「哈!別假了!一定很棒吧!」小瑜調皮的問著。

「借你用用看不就知道了?」我也調皮的回著。

此時我們倆不約而同的大笑了出來…

之後,大家便搶起了歌本開始點歌。阿德說這種場合應該少不了酒,拿了準備好的酒後,大家就這樣一杯杯品嚐。

我很快的就招架不住了,我開始覺得失去平衡感,頭重手重的整個人靠坐在正中間的沙發上。沒多久,我就隱約的感覺到有人正輕撫著我的大腿,但卻又不以為意。此時不時的感覺好像有人在跟我說話,但又好似沒有,整個人昏沉沉的。

接著我漸漸的被來自我陰部的刺激給弄清醒,迷糊的睜開眼睛看看是怎麼回事。我才發現我竟然是已經裸著下半身雙腿開開的靠在桌上了,而阿志正貪婪的吮食著我的下體。

此時我意識越來越清晰,快感越來越強烈,我開始不停的呻吟。

「阿志…你在做什麼……不能這樣…」我發著軟弱無力的聲音說。

阿志並沒有理會我,依然忘我的吸舔著我的下體。

我轉轉頭看看身邊,發現小慧正坐在小胖的大腿上,而小胖則以右手伸進了她的裙子裡,左手伸進衣服裡撫摸著她的身體。小瑜則在另一邊和阿德幹起來了。

阿志以雙手扶在我大腿上將我的腿撐開,我想反抗,卻又無力去反抗這一切,只能任阿志侵犯著我。

「阿志…別這樣…放開我好嗎…」我試圖將雙腿合起,但阿志都立即以更大的力道將我腿擋回去。

「啊…阿志…不要這樣子…你不能這樣…」我語帶呻吟的繼續想讓阿志停下他這瘋狂的行為。

我無奈的望著四周沒人能求救,小胖正與小慧做的火熱,小瑜和阿德則像已近尾聲…

我使力的以雙手撐起身體,再試圖的逃離,此時阿志忽然起身靠近我,對著我說:「是你自己發浪解開裙子的鈕扣和拉鏈的,也是你要我脫掉你的裙子的…剛剛還自己把腿張開呢…」

此時我聽阿志這麼一說,根本都毫無頭緒。接著他又說:「你這個騷女人…我從高中時就想幹你很久了,今天你自己送上門,你說我怎麼可能放過你?」

說完便將身體整個壓在我身上,開始強吻我。我一時不防,馬上就讓他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嘴內開始舔著我的舌根,嘴內還不時的嘗到一股淡淡的鹹味,

「這…是我的淫水嗎…」心裡問著自己。

接著阿志將手伸進了我的衣服,將我的上衣整個翻開,拉下了我的胸罩後便開始揉著我的胸部。

在這連續的攻勢下,酥麻感一波接一波,我竟已經忘了要反抗了。

「不…不行…我不能這樣子…」腦海中我不斷的告訴自己,但卻又漸漸被身體的快感給吞噬掉。

不久,我已經完全的放棄了掙扎,任阿志享用著我的胴體。而我則順著到達大腦的電流,不斷的發聲輕吟著。

阿志坐到我的右邊,指示著我將雙腿完全打開,我當時不知為何的照做了。右腿放在他的大腿上,他不斷的以右手在大腿內側來回的摸著,左手則繞過我纖細的腰以手指插在我陰道內。

我將頭轉過去和他吻著,舌頭不斷的相互纏繞著。

不久隱約的聽到一個女孩子的呻吟聲,我順著聲音望去,驚見了小胖與小瑜的春宮大戲,而小慧正在幫阿德口交。

這一幕著實的為我帶來莫大的刺激,阿志見狀問道:「怎麼了?看他們這樣…想要了嗎?」

我忍著不回答,誰知阿志見我不回答,便將手指抽離了陰道,以中指腹開始揉起了我的陰蒂。

最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說道「我要…阿志…我要…」

此時阿志得勢,乘機問道:「你想要什麼?你該怎麼做呢?」

此時的我已經沖昏了頭,再淫穢的話也說的出口「我想要阿志的雞巴…」

說著便伸出右手解開阿志的褲扣並拉下拉鏈,伸手進去將他那早已硬得不像話的陰莖掏出來。

「求我看看…」阿志又說道。

此時的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阿志…求求你…我要…插我…」右手依然緊握著他的肉棒說著。

阿志一聽便起身站到我的面前,脫下褲子後靠上身體,將陰莖對準了我的陰道後說:「你這女人真的很騷…看我怎麼幹死你…」說完便挺腰,將整個陰莖沒入了我的體內,頓時快感從陰道直衝到我頭頂。

阿志一開始沒有猛烈的抽動,雙手抓著我的胸部,緩緩的來回擺動著他的腰,一波波的快感,讓我的下腹部好熱、好舒服…

「真不錯,比我馬子還要緊的多,要不要我用力幹你啊?」阿志說。

此時只想得到最大快樂的我,點了點頭示意。沒想到阿志卻不因此滿足說:「要就說出來啊!」

「我…我要你用力……幹我…」我不管了!現在的我只想享受。

「媽的!騷貨!」才一說完,阿志便開始加快腰的擺動速度。

才不知經過幾首歌的時間,我跟他交合處的水聲和拍擊聲就越來越大,我知道我要高潮了,速度比我任何一次性愛都還要來的快。

「幹死你這騷貨!我有沒比你男朋友厲害啊?」

阿志氣喘呼呼的在我耳邊問,我知道他也快接近極限了,此時這些淫言浪語在我耳中不但不刺耳,反而是種催情劑。

我摟著阿志的脖子,半誠實半挑逗地回答:「有…唔唔……你比他還厲害…啊…好爽……」

「媽的!幹死你這賤貨!」話說完阿志下身抽插的奇快無比,我胸前的乳房就像兩顆布丁一樣,被他幹的不停顫抖。

沒多久,阿志哼的一聲低吼,射精了…我也同時被他頂上了高峰。此時因為阿志並沒有吻著我,我也順著感覺不斷的淫叫著。

就在一首歌結束後安靜下來的那幾秒鐘,阿德聽見了我的聲音轉頭查看。發現我上衣被撩起,褲子被丟一旁,內褲則還掛在腳踝上,幾乎全裸著身體。

而阿志光著下半身並緊貼在我的腰下,正在做射精的最後幾下抖動,而我雙手雙腳緊緊地纏著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不願放棄那最後幾下的愉悅,而女性的本能也使我小穴貪婪地吸吮著他的肉棒,就像是他的一滴精液…我都不願意放過。

之後,他也跑來幹了我一次後,他們三人才帶著我們三個女生去開房間,一整晚輪流的分別幹我們幹到天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