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任何人物、團體、事件毫無關係,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本文純粹為文藝創作,並非刻意鼓吹淫褻風氣
【女王的教室】
我是騎鵝,普通的男性高中生。

我會被叫騎鵝,是因為一年級時不小心騎死了一隻鵝的緣故。

今天是禮拜二,制服日。

我總是第一個到學校的,為了看她。

美夜子,中日混血的正妹。

美夜子號稱本班兩大正妹之一,她的身材不高,而且也只有B杯近C而已,屁股也不算很翹(但在我眼裡夠了)

但她取勝的地方在她的相貌與整體氣質。

她有著一頭理成妹妹頭的秀麗黑髮,清純姣好的蘿莉面容,還有那白皙的皮膚與近紅色的鮮嫩雙唇,她的舉手投足之間都有如仙女一般,是個相當美麗而純淨的存在。

在人群之中,她總是相當的耀眼,她的性格也相當的平易近人好相處,所以沒有同性忌妒她,也沒有同性不喜歡她。

但今天之後,我對她的認知將會改變。

在今天午休時,教室因為窗簾而變的昏暗,我獨自寫著作業時,她突然走了過來,說:

「騎鵝,我問你一件事。」

「嗯?」

她雙手放在桌上,問:「你…是不是喜歡我?」

她這樣突然一問,我真不知該如何回答,於是便先問:「怎麼問我這種問題?」

「你的眼神,讓我有這種感覺。」她微笑著說。

既然被看出來了,那也不必再掩飾了。

「嗯,我喜歡妳。」

就在這句話說出之後,她捧著我的臉,將她的臉湊近,吻了我。

我自然是驚訝萬分,但是當她那迷人的香氣與她那靈活的舌頭在我口中與我交纏後,我自然暫時不會在意那種感覺了。

我們分開之後,我細細品味著那餘味,感覺她連口水都帶有那淡淡的清甜。

「這是什麼意思?」我問,她回答:「今天放學之後,在這裡等我,你會知道的。」

語畢,她笑著回到座位上睡覺。

於是乎,到了放學時間。

她走了,大家都走了,只剩我一人拉下窗簾,開著冷氣等著。

正當我想是不是被耍的時候,我的眼睛突然被人矇了起來!

「騎鵝~我來了呦~」是美夜子,她在我的耳邊輕聲細語著,微弱熱氣間斷的襲向我的耳朵。

「妳到底要做什麼?」我輕輕的挪開了她的手,她卻開始幫我解開制服的釦子!

「我要…」美夜子說:「跟你做朋友。」語畢,她直接將我的右耳唅進嘴裡,用她的舌頭輕挑的逗弄我。

我起了反應,她將我的上衣脫下後說:「站起來。」

我站起,正要轉過身看她時,她阻止了我,說:「乖乖的把褲子脫掉,不然糖果不給你喔~」

糖果?難道!

於是我興奮的立刻脫掉褲子問:「接下來呢?」

她輕輕的抓著我的手,要我跪下來,我照做之後,聽到”喀擦”一聲,我發現我的雙手被銬住了!

「美夜子妳!」我以為我被陷害了,正要開罵時,她走到我的面前。

噢!主啊!原諒我,我竟然會在快要收到糖果時想要罵她!

美夜子的頸子帶著皮質的黑項圈,身上穿著只有遮住乳房與腰肢的皮衣,下半身則穿著黑色的皮短裙和過膝吊帶襪!總之就是那種所謂的女王套裝!

「現在開始,我要先問你一些問題,再來決定看要不要真的做你的主人!」

我無言,呆滯的看著她,她拿出愛的小手,走到我背後,用小手的指尖劃著我的背問:「騎鵝,你是壞孩子嗎?」

我想了一下後回答:「我是。」

 ”啪”的一聲,她用愛的小手打了我的背一下,我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叫了一聲。

她走到我面前,撫摸著我的臉頰與下巴說道:「你知道壞孩子是要被懲罰的嗎?」

我又想了一下,說道:「是,我知道,求求妳,快懲罰我吧!」

她又鞭了我一下,跪在我身前說:「真是不乖的壞孩子,女王要好好懲罰你!」

她用左手指尖逗弄著我的乳頭,那搔癢感讓我的慾火燃燒的更旺了!

美夜子用手將我的陰莖從內褲中掏出來把玩著說:「壞孩子,還沒被懲罰就對女王起色心了,也不看看自己夠不夠資格!」

「啊…女王求求妳快懲罰我吧!我的罪惡好深重啊!」

她邪惡的對我微笑,彎下身子,用她那可愛的小嘴唅住了我的陰莖!

那溫熱的潮濕,還有那柔軟以及她靈活的不可思議的舌頭讓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

「呃…女王的口技好厲害!」

她的頭動著,我也盡量壓抑我想射精的感覺。

口交之餘,她的雙手也移了下來,把玩我的卵蛋,雖然有點痛,但那跟現在的舒爽相比只有加乘的效果而已!

「呃…嗚…」就在我終於忍不住要射精時,她卻突然鬆口了!

她舔著嘴角說:「在女王說可以射之前,你不可以射!」語畢,她拿起愛的小手鞭了幾下我的胸口跟乳頭!

「嗚呼!」我叫著,但那感覺並未消去。

她蹲了下來,左手慢慢的套弄著我的陰莖,舔弄著我的胸口跟乳頭說:「壞孩子,不可以射喔,不然女王會生氣!」

「是…是的,女王!」我說著,挺起了胸膛想更享受些。

她的左手套弄的速度時快時慢,搞的我非常的想射,但是為了後面精采的遊戲,說什麼都要忍!我忍!

美夜子突然離開了我的胸膛,解開了遮住乳房的兩片部分皮衣,她的乳房竟然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尖挺許多!

「被懲罰之餘,也要服務女王,這是身為男奴應盡的責任。」

她將她的雙乳湊近我的臉,我等不及的一口含住了她的右乳,用力的吸吮著、舔弄著。

那她的雙手在幹嘛?她的右手抓著我的頭,而左手由於身高問題所以套弄不到,但她卻用指尖開始彈弄我的龜頭!

我將眼光上移,美夜子閉著眼睛呻吟著,看來是在享受我給她的舒服。

悶熱的搔癢感經由乳頭傳達全身,美夜子說:「真是個好男奴,懂得怎麼伺候女王…」

我鬆口,換吸吮左乳,她的右手也不按住我的頭了,直接開始搓弄著自己的乳房與乳頭。

「哼哼~」美夜子將我推倒在地,跪在我頭上說:「男奴,你知道怎麼做。」

我看著她皮裙下的黑色皮內褲,發現在陰道處有開一條不小的縫,小穴呈現著漂亮的粉紅色,看起來就好像沒幹過一樣。

「快點,女王正在等候!」她說,拍了我的胸口,於是我伸出舌頭,用舌尖逗弄舔呧她的小穴口,看的出來已經很濕了,看來糖果就快要到手了!

「對…好乖…」美夜子微微的扭動著腰肢,低下身再次含住了我的陰莖。

我持續的逗弄著,要不是因為雙手被綁,我一定掰開她的小穴讓她更爽!這時我發現在陰莖的根部好像有什麼東西滴下來了,聽她發出了「嗯…嗯…」的聲音,也許是口水吧。

真的想不到美夜子是這種人!

我想著,美夜子突然起身離開。

「男奴,這樣太便宜你了,這不是懲罰啊!」

於是她走到一旁,從袋子中拿出了什麼東西的樣子,難道還有更刺激的!?

她雙手放在背後走了過來,我察覺到她背後有光,我起了一個念頭。

她坐了下來,回到剛才的姿勢,繼續幫我口交,而我也繼續努力的舔弄。

就在這時,我感覺到胸腹之間有一股熱感,那股熱感逐漸轉燙…

「嗚呼!」我叫了出來,她的右手正拿著一根點燃的白蠟燭,任由熱臘滴在我的胸腹之間!我喜歡看滴蠟、不喜歡玩啊!

「痛嗎?爽嗎?」美夜子問,我回答:「女王饒命啊!這樣太…太爽了!」

爽個鬼!要不是為了最後的糖果…

「被懲罰竟然還爽,不可原諒!」

她轉個方向,變成了他跪在我雙腿之間,現在我正看著可愛的她幫我口交的樣子。

「呃…要、要射了!」

「不可以!」美夜子命令我:「在女王沒說可以射之前,你不准射!」

但是我忍不住了,於是我要給她一個驚喜。

我似洩氣的氣球一般叫了一聲,精液毫無預警的就射了出來,她的雙眼瞬間瞪大,但卻沒有離開,我反而感覺有一股吸力正在搾取我的精力一般,讓我瞬間爽到腦袋一片空白!

過了不久之後,她的小嘴才終於離開我的陰莖,兩方之間還牽著一絲的精液。

她仰頭閉眼,舔著雙唇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嗯…累積果然是對的,味道特別好!」美夜子笑著說:「但你卻違逆女王的命令,不可原諒!」

於是她拿起一堆蠟燭直接往我身上滴,我痛的想翻身,她卻直接跨坐在我下腰上讓我動彈不得!

「呃!女王饒命啊!」現在我是真的求饒了…

幾分鐘之後,她拿開蠟燭,撫摸著我的臉問:「男奴,痛嗎?」

「好痛阿,女王…」

「你好像快不行了。」她拿起愛的小手邪笑著說:「我來讓你醒一醒!」

話才說完,鞭打便致,將我身上凝固的臘塊全部打掉。

天啊…我快不行了。

她將愛的小手用力丟到一邊後,用她的右腳玩弄著我的陰莖問:「因為你違抗我的命令,所以糖果不給你了!」

「請別這樣,女王!」聽到這句我馬上回神了,不拿糖果怎麼行!(雖然算是夠本了…)

「那你說。」美夜子問:「你為什麼女王還沒下令就射了?」

「因為…」我頓了一下,說:「因為女王實在太美了,而且女王的技術好棒好厲害,所以男奴才會忍不住而違抗女王的命令,這全都是因為女王啊!」

「呵呵~那麼你是知錯了?」

我答道:「是…男奴知錯了。」

「呵呵…」她跪下來說:「知錯能改的好男奴,真會說話,給你獎勵~」

她跨坐在我的腰上,右手向後握著我的陰莖說:「這次不能在違抗了喔,不然女王不饒你!」

「是的,女王!」我提振精神,看來現在才正要開始!

「女王先幫你提神一下~」天啊!別再來了!

就在我這樣想時,我感覺到她的右手正套弄著我的陰莖,她正在幫我打手槍。

而她的左手,緩緩移到了她的私處,開始玩弄自己濕潤的淫穴。

幫我打槍又坐在我身上自慰,她這樣淫蕩的姿態讓我的精神瞬間又回來了,我還可以再戰!

「嗯…」她一邊打槍一邊自慰享受著雙重快感,她的右手拇指壓著我的龜頭,左手的手指翻弄陰唇之於也開始插入,她閉著雙眼呻吟,我真想用手幫她一把啊!

「男奴,精神回來了嗎?」美夜子問,迷濛的雙眼看著我,我答道:「是、是的,女王!」

她站起來說:「這樣就好,那麼…」她脫下了內褲說:「該給你糖果了…」

美夜子再次跨坐了上來,但這次卻是把陰道對準了陰莖後才慢慢坐下,就在那插入的瞬間,一股快感直衝腦門,陰莖進入溫熱濕潤的陰道之後便立刻被緊緊的包夾,美夜子坐到底部也挺起了腰身,感覺的到雙腿正用力的夾緊。

她雙手按住我的胸膛道:「要配合女王喔,男奴。」

「是的,女王。」

於是她開始扭動下身,而我也盡力的往前挺進。

陰莖在小穴中脈動著,刺激的快感襲遍美夜子全身,美夜子緊咬著下唇閉著雙眼,享受那酥麻的喜悅。

就這樣持續了大約十分鐘左右,美夜子在這之間不斷的撫摸自己的身體與乳房,並且用乳頭摩擦我的身體。

「女王,男奴忍不住了…」

「不可以,不可以射!」美夜子淫邪的笑著說:「不然以後女王不給你了!」

以、以後!?

「可是、女王…」我還沒說完,她就先賞了我一巴掌命令道:「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要不是雙手被銬,今天會求饒的肯定是妳!我快忍不住了,偏偏她扭動的程度不減反增,我看沒多久在不行也沒辦法了,就內射吧!

就在我正打算射出時,她突然叫了一聲,全身劇烈的顫了一次,然後就不再扭腰,就這樣喘息著,隨後緩緩站起,跪在我雙腿之間套弄著我的陰莖並張口對準說道:「好了,男奴,你可以射了。」

她才剛說完,火熱的精液馬上如飛箭般射出,準確的射入了美夜子的口中。

「嗯…」美夜子仔細的品嚐著我的精液呻吟著,說道:「味道很好…不錯!」

她的右手握著我的陰莖說道:「開心嗎?男奴?」

「是…是的,女王…」

「女王的糖果好吃嗎?」

「好、好吃…」

「乖…」她說道:「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女王正規的男奴了喔~」

我虛弱的沒有力氣回話,她說道:「開心吧,你是十四個男奴之中唯一一個可以嚐到糖果的男奴喔!」

等等,十四個?那我前面不就有十三個被妳玩過卻沒上到妳?

「這…這真是太好了,女王!」我說。

她笑了笑,將我的陰莖含入嘴中,舌頭靈活的挑逗著。

「女、女王,您、您還要嗎!?」

她抬頭說道:「那當然~女王還沒滿足呢!」

語畢,她又唅了起來,左手挖弄著自己的小穴。

「等等,女王…男奴…不太行了啊!」我說,她答:「誰管你,男奴只要好好服從女王就行了。」

她露出了邪惡的笑容,不斷吸吮著我的陰莖,連續發了兩砲讓我已經有點沒力了,所以要射恐怕要很久吧。

這時,她的小嘴離開了我的陰莖道:「你的陰莖好熱喔…很辛苦吧?」

我點頭,她起身離開,不久之後,我看著她拿了一杯冰水過來,杯子裡還裝滿了冰塊。

「冰、冰火二重天!」我驚訝的喊道,她笑著說:「答錯了!」

語畢,她跪了下來,把一些冰水倒在我勃起中的陰莖上!

「嗚、嗚呼!!!!」我立刻蠕動身子,但那快感也讓我的精神振奮了起來。

美夜子將一粒冰塊放進口中之後,含住了我的陰莖。

這次的快感竟更勝以往!冰涼之中帶有微微的溫熱,那奇妙的感覺自陰莖擴散開來,讓我當場打了個顫!

「啊…女王,這感覺…好棒!」我呻吟著,雖然那聲音不怎麼好聽。

在冰塊差不多溶解時,美夜子又放了兩顆冰塊,繼續口交。

幾分鐘之後,那感覺又來了。

「女、女王,男奴要射了!」

她點頭,於是我放心的射了精,精液注滿了她含冰的口腔,她仔細的舔了舔我的龜頭之後才抬起頭,舔著嘴唇道:「第三次的味道還是一樣,你的豆漿真不簡單。」

「謝、謝謝女王的…誇獎…」

「那麼…」她站了起來,開始穿上校服說道:「今天的懲罰和糖果獎勵到這裡結束,以後要服從女王的命令,知道嗎?」

我答道:「是的,女王。」

她將冰水喝完之後,蹲下來解開我的手銬,親了我一下後道:「要乖喔,我的男奴,剩下的交給你整理,女王先走囉~」

「恭、恭送女王…」我無力的說道,美夜子優雅而開心的離開了教室。

我看了一下黑板上的時鐘,已經七點了。

兩個多小時的懲罰與糖果品嚐結束了,但以後還會有糖果的。

只要服從女王的命令…我是這麼想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