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娛——享受意外的秘密情慾

作者:lilynight  2011/12/15
很久沒寫了,因為看過很多高手的色文,真的不知道怎樣寫才能更多的打動諸位朋友,內心覺得,色文要寫得讓看的人燃燒衝動才是好的。幾日前,婆因事回娘家小住,長夜難捱,在射了兩管相思水、抽掉幾包鬱悶煙後,終於將心中的一點想法寫了出來。

說句實話,和渴望看到婆被幾個男人愛的情景,當然是有節制的,不是粗魯的,呵呵,文筆不好,不知能不能寫出諸君所願,擔待著看吧!

對了,還要麻煩會排版的院友,本人實在太笨,謝過。
                引 子

  「老婆,週末讓孩子住奶奶那吧!」

  「為什麼?」

  「看你這些日子太累了,咱們出去放鬆一下。」我從後面攥住她豐滿的雙乳
用力捏了捏。

  「你不是又打什麼鬼主意吧?」老婆一邊扭了身子掙脫我的糾纏,一邊將菜
下到炒鍋裡。

  「你不喜歡我的鬼主意嗎?」我索性把手從後面伸進她的睡褲裡,摩擦著那
道迷人的肉縫。

  「去,一會孩子看見了,瘋子。」老婆嬌喘著將我的手拽出來,扭動著腰肢
做飯去了。
                計 劃

  週末,吃過晚飯,便催著老婆換衣服。

  「穿什麼呀?」老婆嬌嗔著。

  我麻利地從衣櫥中撿出早就計劃好的幾件衣服,催她換上。

  「領口這麼低,只能在家穿。還有,這條裙子太透了。」老婆做著最後的抵
抗。

  「求你了,咱不是說好了去放鬆一下嗎?酒吧裡,穿得太土讓人笑話。」

  「去酒吧呀?多貴呀!」老婆一邊嗔怪著,一邊抓起那幾件衣服套在身上。

  「我請你還不成嗎?今天我出血。」

  「不行,這衣服太露了,我怎麼出門呀?」

  循著聲音,望向穿衣鏡前的老婆,我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結果比我設想的
還要美妙。

  萊卡質地的胸圍完美地把女人豐滿的雙乳收攏在一起,讓那道事業線深得就
像美國的科羅拉多大峽谷,真絲上衣前襟的兩道蕾絲褶皺將她的胸脯襯得愈加高
聳,深開的領口讓那對美乳幾乎有一半暴露在空氣中,彷彿隨時都會從裡面跳到
你的手心兒裡,無袖的設計更是畫龍點睛,剃過腋毛的玉臂更能顯出她熟女的韻
味。

  老婆腰下是一條斜裁的白色長裙,其實也只是剛過膝蓋,柔軟飄柔的質地很
好地掩飾了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肚腩。這條裙子是我從網上花了很長時間淘來的,
乍看起來很普通,秘密卻要在很強的日光或燈光下才能揭曉,那時它幾乎就是半
透明的,我幾乎可以想像出別人看到老婆那條小T褲時噴火的樣子。

  「沒問題,我就是想看他們看著乾著急。」我一把抓過一件薄風衣披在她的
身上,一邊深吻了一下她的雙唇。

  「去你的。」老婆的臉頰上飄上了兩朵紅雲,順手提過那雙金色的露趾涼鞋
套在腳上。
                路 慾

  「老婆,你今天晚上真迷人。」我將頭貼在女人的耳邊吹著氣,將她的一條
腿抬到我的雙腿上,輕輕地撫摩著。

  「缺德,讓人看見了。」老婆一邊拉著被撐開的裙子下襬遮擋著來自後視鏡
裡的視線,一邊向著駕駛座那邊努了下嘴。

  一想起出租大叔看到老婆風衣裡那片曼妙風景時驚愕急色的眼神,我的肉棒
就硬得不行了,對著老婆的雙唇深深地吻下去。女人開始時還試圖掙扎出我的臂
彎,在我如火的吮吸下很快就繳械投降了,任由自己的雙腿大大敞開著,任由前
排的大叔觀賞我隔著薄薄的T褲撫愛她的陰戶,任由自己的愛液一點點的打濕了
我的手指。

  「嗯,咳!先生,酒吧街到了。」

  「噢!」我拉著嬌喘不已的老婆一頭扎進了路邊的燈紅酒綠,全不顧身後那
道詫異的目光。
                搭 訕

  「塵路」是一家半慢搖式的的酒吧,就是那種放一會慢曲夾一支稍快節奏舞
曲的樣子,後現代工業式的裝潢讓裡面扭動的男女顯得激情四射。

  我拉著老婆坐到吧台邊,給她點了一杯烈焰紅唇,我要了一個激情馬蒂尼。
老婆還從來沒到過這種地方,對什麼都好奇,矜持的四處張望著。我則一邊抿著
酒,一邊打量著舞池裡的紅男綠女。

  今天人不是很多,曖昧的燈光下只有十幾對抱在一起的身影慢慢地扭動,旁
邊沙發上倒是還有兩撥,一撥也是一對三十歲左右的男女躲在角落裡竊竊私語;
一撥卻是三、四個毛頭小伙子在拼著啤酒,俊秀的臉龐早已被酒精燒得通紅,卻
還在死命維護著男子漢的尊嚴。

  「小姐不常來這邊吧?」酒保的問話將我拉回到老婆這邊。

  「第一次。」原來是酒保看到我把老婆晾到一邊,便來搭訕。

  「我說呢,看您眼生,你要是覺得我們這環境行,就來這邊做。不瞞你,來
我們這的有背景的很多。」

  『他媽的,這小子把我老婆當小姐了。』我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便想發作,
轉眼卻看到老婆的一對美乳壓在吧台邊,爆得銷魂,便也理解了酒保的誤會。

  高高的吧凳將女人的雙腿拉得修長,只有腳尖能優雅的點著地面,卻將裙子
緊繃在圓潤的屁股上,老婆的上身不自覺的挺直,斜靠在吧台邊,捲曲的頭髮垂
在如霞的腮邊,盡顯成熟女人的嫵媚。

  「咱去那邊吧!」我向著角落裡的一組沙發指了指,那裡幾乎是一片昏暗。
                初 淫

  攬著女人穿過舞池時,我已經察覺到有好幾道目光在老婆身上糾纏著。

  「老婆,你真美。」我將女人拉進沙發深處。

  「去你的,都老成這樣了。」

  「成熟的女人最有味道。」我一邊調笑著,一邊拉過老婆的手。

  「你就是嘴會說。」老婆將頭倚在我的肩膀上。

  「你在我心裡就是最漂亮的那個。」

  「嗯。」

  「這些日子你公司家裡兩邊顧,我都幫不上,辛苦了。」

  女人顯然被感動了,攬住我的頭,將舌尖頂進我的嘴裡。我深深地吻著她,
輕柔地撫摸她的雙腿,慢慢地讓裙襬滑向她的腰肢,將半個豐滿的臀亮在閃爍的
射燈裡。

  「不。」老婆掙扎著想要坐起來,整理一下衣服,卻被我按倒在沙發背上。

  「老婆,我想要。」我凝視著她的眼睛,看到了猶豫和情慾。

  「我喜歡看別人看你時那種急色的樣子,真的,好興奮,你摸摸。」我把老
婆的手按在我的雙腿間,女人情不自禁地揉搓起來。

  「這裡沒人認識咱,就刺激一下吧,一會回家我好好愛你。」

  老婆閉上了雙眼,繃直的身體一下軟倒在我的懷裡,呼吸卻變得急促起來。
我解開褲扣,女人的手蛇一樣的鑽了進去,攥了我的肉棒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的
稻草。我使勁吮吸著她的舌尖,在她半個屁股上盡情地揉捏著。老婆的情慾很快
被我調動起了,使勁挺著胸脯,喘息著應和我的深吻。

  我偷偷地掃向四週的人群,很多人的目光已經瞥向了這邊,尤其是那幾個毛
頭小伙子,已經不再拼酒,時不時的偷望向這邊,一邊還在低聲說笑著什麼。

  「再來點更刺激的。」我的肉棒被老婆揉搓得似乎要炸裂開了,燃燒的慾火
讓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

  我一邊享受著女人的香舌,一邊將她的雙腿大大的分開,即使我們這邊是酒
吧裡最暗的角落,如此香豔的情景也會引來無數被酒精和情慾引燃的目光。

  輕薄的T褲被我拉成細細的一線,深深地嵌進甜美的肉縫,淡褐色的陰唇向
著兩邊自由地舒展,猶如在夜色中盛開的罪惡百合。老婆還從未在這樣的公眾場
合暴露自己的性器,歇斯底里的放任裹藏了強烈的羞恥,讓她的下身輕輕顫抖,
很快,一絲晶亮的淫汁就掛在花蕊的下端,美如朝露。

  我抑制住將手指深深插入的欲望,知道她此刻空虛的陰戶有多想要被堅實地
填充,為了讓老婆接收更加放任的遊戲,就需要在適當的時候放慢一下節奏。
                猥 褻

  「走,我們去跳一會兒。」酒醉般的老婆讓我踉蹌著拉進舞池,也只能在舒
緩的慢板中依靠在我的肩頭。我只是輕撫著她的腰肢,隨著週圍懵懵懂懂的人影
慢慢地轉著圈子。

  過了一會,我開始輕吻她的耳朵後面的敏感地帶,然後從女人的脖頸上一點
點的吻下去,最後咬住她的耳垂,輕輕地吮吸。老婆一腔慾火正無從發洩,又被
我撩撥得心癢難耐,閉著眼抬起頭尋找著我的嘴唇,下體使勁地向著我的肉棒頂
了過來,尋找觸碰的快感。

  我深深地吻下去,雙手滑到她豐滿的臀上,輕輕地摩挲。吻得越來越熱情,
撫摸得也越來越用力,女人則享受著自己屁股上男人手掌傳遞出來的熊熊慾火。

  我推著老婆慢慢滑向酒吧的深處,在靠近我們座位的地方胡亂地踱著舞步。
這裡幾乎沒有什麼酒客,只是旁邊座位上那幾個大男孩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時不
時的望向我們。

  「我想操你。」充滿肉慾的低語讓女人更加激情難耐,雙手勾了我的脖子,
使勁吸著我的舌尖,彷彿在吞吐著我的肉棒。

  老婆的長裙也被我從後面撩了起來,白花花的屁股在昏黑的燈光中羞澀的顫
抖著,我起勁地享受著柔軟臀肉在我手掌中變形後又舒展開來的快感,那是對自
己心底慾火無聲的宣洩。老婆只顧得與我忘情地激吻,全然不知自己的下體已經
這樣肆無忌憚地暴露在空氣中。

  這時我驀然發現,四個男孩中的一個正沖我比劃著什麼,昏暗的燈光讓近在
咫尺的我們並不能很真切的看到對方。我拖著老婆慢慢地向他們那邊轉近一些,
發現那個男孩是在指著老婆的屁股,豎起了自己的拇指。一股熱流頓時從我的腦
袋裡直沖向堅硬的陽具,差點就要射了出來,讓自己女人的下體這麼近的展現在
陌生男人面前,還是我們從未有過的嘗試,真的是太刺激了。

  我向著他們笑了一下,抬起右手,打出了個漂亮的「V」。

  「你在和誰打招呼?」

  「那幾個學生,他們覺得你的屁股很漂亮。」

  「啊!」老婆這才發現自己裙底的風光已經被身後的人看個盡情,慌亂的想
要掙脫我的手臂,撂下裙子。

  「別,看看也不會少什麼。」我捉老婆的手放到自己的後腰上,兩手捂了她
的屁股使勁拉向自己,硬硬的陽具頂在她柔軟的小腹上,向女人表達著不容置疑
的慾望。

  「你可真是瘋子。」老婆的頭倚在我的胸前,閉著眼低語著,一滴淚珠從忽
閃的睫毛間滑落出來。

  「只是遊戲,不是嗎?」我輕輕地吸起那滴淚水,找了她炙熱的唇,將舌尖
頑強的頂了進去。老婆輕輕地掙扎了幾下,很快就開始回應起我的親吻,用香舌
和我在對方的口中互相攪動著、糾纏著,彷彿已經放下自己心裡那堅持了許久的
傳統思想與矜持。

  我慢慢地將老婆轉向那幾個年輕人,幾乎就是站到了他們的面前,我的身後
是其他的舞者,因為視線阻擋的原因,全然不知這裡發生了什麼。

  我繼續向他們展示著老婆的美臀,他們也更真切地看清女人光溜溜的下體,
四個人同時向我們豎起雙手的拇指,這更刺激了我內心的火焰。我索性將兩手從
老婆的T褲下面鑽了進去,一隻手揉搓著她的屁眼,一隻手的中指順利地滑進她
早已之水淋漓的肉穴,慢慢地抽插。

  女人發出輕輕的呻吟,微微地顫抖著,幾乎就是癱軟在我的身上。老婆窄窄
的T褲早已被撐到了一邊,豐滿的臀部、肥厚的陰唇、汁水橫流的肉穴,完全暴
露在對面那四雙幾乎就要噴出火來的眼睛前。

  我一邊在老婆的蜜穴裡緩緩抽插著手指,一邊向著他們指了指女人的屁股,
又做了一個輕撫的動作。四個人互相看了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手勢,於是我
又做了一遍,這回他們確認了我的意圖,開始躍躍欲試。

  「老婆,他們想摸摸你。」

  「嗯?」女人沒聽明白。

  「他們想摸一下你的屁股。」

  「去你的,不行。」老婆嬌喘著拒絕。

  「你就裝作不知道,不會有事的。」我在她陰戶裡快速的抽動了兩下手指,
老婆頓時默然了。

  我指了指他們中的一個,招了招手,他很快站到了我們的旁邊,遲疑著把手
放到老婆裸露的屁股上,看到女人沒有反抗,使勁地揉捏起來。

  懷中的老婆身子輕輕的一顫,變得有些僵直,只把頭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
呼出的熱氣隔著薄薄的襯衣打在我的胸膛上,弄得我好癢。我便加快了手指的動
作,女人的屁股向外挺了起來,低低的呻吟著,彷彿在迎合男孩的愛撫。

  「第一個。」我在老婆耳邊輕輕說,頓時,一股熱熱的汁水順著我的手指滑
落下來。

  「第二個。」

  「第三個。」

  「第四個。」

  在我的指揮下,四個男孩輪流撫慰了老婆的臀部,其中一個還用手指頂她的
屁眼。每當我在老婆耳邊報出下一個數字的時候,女人的呻吟便會更急促,濕熱
的陰道也會不由自主地夾緊我的手指。

  終於,優雅的樂曲在男孩們致謝的手勢中走到了盡頭,這時,我突然冒出一
個更加大膽的念頭,雙手從女人的腰肢上插進T褲的邊緣,順勢向下一扯,如同
是在放下老婆的裙襬,但那小巧的褲褲卻順著女人的大腿一下滑落在地板上。老
婆吃驚地望著我,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撿起它穿上還是裝作不知道。

  「別管它,會有人撿的。」我拉著老婆走回座位,回頭看去,四個男孩正饒
有性趣的把玩著什麼。
                談 話

  我向著吧台揚起手:「B52and蘭博基尼。」

  不一會,兩杯閃爍著炫目火焰的雞尾酒端到了我們的桌上。

  「真美啊!」老婆斜靠在我的身上。

  「它們都沒有今夜的你美。」我一邊輕吻著她的秀髮,一邊撫摸著女人裸露
的肩頭。

  「你真夠變態的。」老婆嬌嗔著望向那幾個年輕人:「那條內褲好貴的。」

  「傻瓜,被靚仔拿走也算是物有所值了吧!」

  「去你的。」女人掐著我的大腿。

  「老婆,我愛你。」

  「我知道。」老婆將杯中絢麗的酒水一飲而盡,蜷曲著身體側臥在沙發上,
頭枕著我的肉棒。

  我從後面撩起她的裙襬,大大的屁股泛著誘人的光澤,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
夾在大腿間,濕潤的猶如晨露中的花蕾。

  「那幾個人你認識嗎?」

  「不認識。」我用手指使勁按壓著她的屁眼,每一下都是剛剛進去,就滑落
出來。

  「今天不是你安排好的吧?」

  「不是,今天我只是想咱倆放鬆一下,看你這些天壓力太大了。」我的手指
已經插進了她的蜜縫,慢慢地抽動。

  「老婆,我一直想問你,現在這樣,你開心嗎?」

  「不知道。」老婆扭了下身子,好讓我的手指更順暢的抽插。

  「好好想想再回答我,我想聽真心話。」

  「我說不好,只是覺得這一年來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你把我心裡最壞的一面
挖出來了。嗯……你輕點。」

  「傻瓜,這不是壞,是本能。是每個人都需要的,只不過被我們自己用道德
捆綁住了,我們不能總是展示理智的一面,偶爾小小的壞一下,會輕鬆很多。不
是嗎?」

  「嗯。不過你可不是小壞,是大色狼。」老婆嬌嗔著,揉搓著我褲子裡的肉
棒,因為餐桌的關係,別人看不到她的小動作。

  「你呢,蕩婦還是婊子?」我用手指沾了她的蜜汁,一點點的頂進她的屁眼
裡。

  「我就是,你不是喜歡嗎?」

  「我就是喜歡讓別的男人幹你,以前我是你第一個男人,以後我會給你找好
多好多的男人。我愛你,這也算是歲月的補償吧!」

  「你就是會說。」

  「你不喜歡嗎?你只是一直不敢面對,是我讓你把內心的渴望真實的釋放出
來。咱倆戀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雖然表面上很傳統,但內心裡是淫蕩的,只是
沒有火種去點燃。」

  我開始同時抽插她的屁眼和陰戶了,只是淺淺的,要讓她「慾求不滿」。

  「我真是這樣的女人嗎?」女人索性把我的肉棒掏出來,在手心裡攥捏著。

  「想吃嗎?」

  「想。」老婆開始用舌尖摩擦我的陽具。

  「就是,想就說出來,做愛沒什麼可恥的。」

  「可是你讓我和這麼多男人做。」老婆吮吸的越來越大力。

  「多嘗試有什麼不好?你們經理在辦公桌上操你時,你不開心嗎?」

  「開心。可是當時好害怕,害怕別人進來,害怕別人知道,害怕他看輕我,
那之後開會我都不敢抬頭。」

  「比和我做還開心嗎?」我的陰莖按捺不住噴射的欲望了。

  「沒有,只覺得好刺激,只是想不到平時那麼正統的一個人,也會……」

  「會什麼,勾引你?」我問。老婆已經把我的龜頭整個吞進嘴裡,用輕輕摩
擦著馬眼。

  「嗯。」

  「傻瓜,男人都一樣的。」

  「他都六十了。」

  「怎麼,他搞你不舒服嗎?」

  「其實他每次時間都挺短的,但是我都很興奮,應該是在辦公室的緣故吧,
想叫又不敢叫。」

  「就是,我當初告訴你辦公室性愛很刺激,你還說我。」

  「嗯。」

  「現在感覺怎麼樣?」

  「還行。要是哪天中午他沒讓我去,我還真有點……」

  「騷貨。」我不禁將手指深深的插進了她的肛門。

  「不是你讓我說的嗎?」老婆踢動著雙腳,長裙一下滑落到屁股上,潔白的
雙腿在昏暗的燈光中亮得耀眼。不遠處那四個男孩顯然猜到了我們的動作,沖這
邊興奮地舉起酒瓶。

  「再說,有時真的好累。那天中午剛和他做完,下班的時候書記又讓我去,
纏了我兩個多小時,回家時腿都軟了。」

  「好啊,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你沒聽過的還有好多呢!」老婆輕輕地舔著我的陰囊,溫暖的感覺讓我很
舒服。

  「還有什麼瞞著我?」

  「沒了。」老婆女人抓著我的陰莖,在自己嘴裡快速的套動著。

  「老實交代,我想聽。」我揉搓著她的陰蒂。

  「嗯……嗯,上次出差,書記和主席操了我一夜,結果,那都有點腫了。」

  「啊!」一股熱精從我的陽具裡蓬勃而出,老婆剛想躲開,卻被我按住頭,
深深的射在她的喉嚨裡,白色的汁液順著她的嘴角滴落出來。

  「咽下去。」我使勁壓著她的頭。

  「嗚……嗚……」女人輕輕掙扎著,但很快就投降了,把我的肉棒從上到下
吸吮乾淨,顯得亮晶晶的。

  她抬起身子,將雙唇印在我的嘴上:「不來了,人家還沒開心呢!」

  「快起來,一會有你開心的。」我一邊推開她,一邊把陰莖塞回褲子裡。
                邀 請

  「大哥,能不能請嫂子跳支舞?」男孩們終於按捺不住了,派出了最帥的代
表,清秀的男孩有點像捲髮,微微捲曲的頭髮,個子不高,白色的襯衫,淺藍色
的牛仔褲,顯得很有朝氣。

  老婆向我投來詢問的目光,張國榮一直是她學生時代的偶像,我還拿這個和
她開過玩笑。

  我點點頭,男孩拉著老婆的手淹沒在舞池中。

  「大哥,嫂子夠正點的。」不知什麼時候另外兩個男孩坐到了我的身邊。

  我笑了笑:「喝什麼,我請客。」

  「一看大哥就是豪爽的人,我們先謝謝大哥剛才的照顧了。」說話的一個很
精幹,臉上的稜角透出一股英氣,寶石藍的體恤很好地襯托出他的胸肌。

  「互利互惠,別客氣。」我怕了拍他們的肩膀:「你們是哪的學生?」

  「天大的,大四。」

  「快畢業了吧?」

  「是。這不,我們四個都是學生會的,來這聚聚。」這回搭話的是個穿阿迪
達斯的,堅實的臂膀一看就是長期鍛煉的結果。

  「大哥,你一會還玩嗎?」「藍體恤」儘量裝得平靜,但畢竟掩飾不了雙眼
中的渴求。

  「看情況,我們就是想刺激刺激。」我點上一支煙,拋出一團煙霧。

  「我們也想刺激刺激。」「阿迪達斯」有點急不可待,被「藍體恤」撞了一
下。

  「哈哈,有話直說。」我直視著他們。

  「是這樣,我們想開個包房,請大哥大嫂一起唱會歌。」

  「嗯,不知你嫂子願不願意,我要聽她的意見。」

  「我想嫂子會同意的。其實,主要還是大哥不介意才好。」「藍體恤」對著
我向舞池裡努了努嘴,特意將「介意」兩個字說得很重。

  我這才注意到,不知什麼時候,老婆身邊的人影變成了兩個,將她一前一後
緊緊地夾在了中間。女人閉著眼,隨著強勁的節奏晃動著她捲曲的長髮,一對熟
透的乳房劇烈地上下顫動著,彷彿隨時會從寬大的領口蹦出來,白色長裙在強烈
的射燈下變得透明,三個人身體錯動時,深深的股溝和濃密的恥毛昭然若揭。

  老婆前面的男孩用手拉著她不停晃動的腰肢,兩個人的小腹緊緊地貼服在一
起,後面的那個已經把老婆的裙襬撩起了一些,撫摸著她的大腿,還隨著節奏,
把自己褲襠裡的陽具緊緊地嵌進老婆裙子下面的屁股溝裡,瘋狂地扭動著。

  想像著老婆裙襬下光著的屁股正被其他男人猥褻著,我剛剛發洩過的肉棒又
站了起來。

  「你們先去,我問問她。」

  「謝謝大哥。」「阿迪達斯」興奮地蹦了起來。

  「等等,先說好了,她不願意可不能勉強。」

  「放心吧,大哥,我們都是學生,到時還要大哥指點。」「藍體恤」很得體
的應對著。

  「嗯。」

  「我們先走了,二樓,『火之海』。」

  這時,舞曲也恰好又變換成慢搖,老婆從昏暗的舞池中扭了出來,倚倒在沙
發上,重重的喘息著,高聳的胸脯一起一伏像是狂風過後的波濤。

  「累了?」

  「有點暈。」B52中的伏爾加畢竟緩慢地發揮著它的威力。

  「興奮的吧?」我打著趣:「那倆男孩挺帥的。」

  「沒你帥,也沒你壞。」老婆跳起來,扭我的鼻子。

  「還沒我壞?你都要被他們頂穿了!」

  「吃醋了吧!」

  「吃醋?你摸摸,硬不硬?」我拉過老婆的手。

  「我想要……老公。」女人撒著嬌。

  「那咱走。」

  「上哪?」

  「你說那?」我故意逗她。

  老婆下意識的向著旁邊瞅了一眼,那裡已經人去坐空了。

  「還沒扭夠?」

  「去你的,就是想再跳會兒。」老婆掩飾著眼中的失望。

  「那咱去二樓。」

  「上邊有什麼?」

  「找個包房,咱倆好好跳。」

  「很貴的,還是回家吧!」

  「沒關係。」我拉著她,穿過昏暗的舞池,走向二樓的包房。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豪乳小姨子跟姐夫
俗氣逼人
沉淪成奴
熟女自白:女兒前男友的奪命巨根
我的大奶女友小瑄
學姊要求
痴母雅詩之別墅的四天三夜
誘人的同事
假期【下】:暑假的美姿美儀訓練營
艷母旅拍1~3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