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閱讀方便 把名字改為我

我出生在鄂南的一個貧困山村,大學畢業後幸運地分配回老家市政府當上了秘書。

第二年看到別人大把大把地從南方掙回鈔票,便心裡癢癢兩眼發紅,鬼使神差般地辭了公職撲通一聲跳下海,直游南方淘金。就在我幾近窮途末路時,我有幸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阿蘭--一家大型企業集團總經理的英語翻譯。她比我小一歲半,是一個土生土長的乖巧的南方姑娘。不知是我那狗屁不通的文章感動了她,還是我這與實際年齡不太相符的老成穩重相吸引了她,在一次聚會中相識後,阿蘭主動向我發起了進攻,感情發展迅速,一年後就進入談婚論嫁的階段。阿蘭很快答應帶我去見未來的丈母娘。

在這之前聽阿蘭講,她7歲時父親病逝,母親守寡十多年,將女兒撫育成人。現在母親是物價局副科長。我對未來的岳母充滿了敬意,同時心裡又有些恐慌,怕她將我這個外地佬拒之門外。經阿蘭再三打氣壯膽,我鼓足勇氣邁進了未來岳母家的大門。

也許是長期坐機關的緣故,43歲的丈母娘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輕。舉手投足間保持著機關幹部特有的莊重韻味。第一次見面不冷不熱,像例行公事似地款待了我,這已令我心滿意足了。就這樣,1997年2月18日,我和阿蘭舉行了婚禮。

由於我和阿蘭單位沒分房,又一時湊不足錢買商品房,丈母娘將自己的三室一廳加以裝修,騰出一間給我們作新房。

對於丈母娘,我始終有一種拘謹。一來也許是因為她幹部的身份,在我面前保持著矜持;二來她只比我大17歲,呼她「媽」總有點彆扭。幸好阿蘭性格活潑,在我和岳母之間左右逢源,氣氛才不至於僵化。

1997年9月,阿蘭所在的集團公司在美國籌建一個分公司,指派她出國參加籌建工作,時間九個月。臨行前,阿蘭抱著我哭成了一個淚人。我信誓旦旦地向新婚妻子保證:「我會日夜想念你,一直盼著你功德圓滿,早日歸來。」

阿蘭走後,我與丈母娘朝夕相處,電視旁和餐桌上,

我岳母的話漸漸多了起來,話題由過去一般性的寒暄,慢慢發展成為交流和討論。

由於我屬於那種不會料理自己的男人,飲食起居全由丈母娘包攬,連我的內衣內褲她也悄悄拿出去洗。不知為什麼,我感覺到和丈母娘相處越來越融洽,直到這時我才注意到岳母其實是一個很健談的女人,對事業對人生有許多獨到見解,而且那麼瞭解人性人情,令我暗暗折服。倆人常有說有笑,甚至偶爾還打趣打諢,漸漸地,兩人之間滋生出一種親密的默契。

阿蘭出國三個月後的一天下午,丈母娘下班途中被一輛汽車撞倒在地。聞訊後,我火速趕往醫院,此時岳母在病床上掛著吊針,右腳撕裂性骨損。連續幾天,我請假一直在醫院日夜守護著,跑上跑下,換針拿藥,燉湯送水,雙眼熬得通紅。同室病友羨慕地稱讚她有這麼一個年輕而又重情的老公真是福氣,丈母娘微笑著竟沒有糾正。

一個月後,岳母康復出院。回家後馬上給我做了香噴噴的烤乳豬等我最愛吃的菜,還花1900元給我買回一套「紅豆」西服。我原以為這是丈母娘對我在醫院伺候她所做出的一種回報,但後來我隱隱感到其意義遠不止這些。這之後,丈母娘的嘴角總懸掛著一絲笑容,臉色紅潤,對我的稱呼語氣變得很輕很柔。

飯桌上丈母娘不停地給我夾菜,眼睛射出一種炙熱的目光。她本不愛看體育頻道,那段時間卻經常挨著我坐在XX上欣賞「甲A」什麼的,她的衣著也在悄悄發生著變化,過去經常穿灰色衣服,現在一回家,就變著花樣款式穿起很流行的淡紅、翠綠色服裝,身上散發著幽幽的玫瑰型香水味。

過去夜晚往往在我休息後她才沖涼洗澡,近日來她晚飯後早早地沖洗,穿著睡衣在我面前走動。

這一系列的跡象使我感到,丈母娘的眼波裡,有一種東西在悄悄地、熱烈地湧動著,這股翻湧著的熱流與我息息相關。我不能斷定,更不敢去深想,但我切切實實有這種感覺。

1997年除夕之夜,阿蘭在紐約沒能回國。柔和的燈光下,我和丈母娘面對面坐著吃年夜飯。她說我一個人喝酒沒勁,自己也斟滿一杯陪我邊喝邊聊。

我說:「媽,時間過得真快,再過幾個小時就是1998年了。」

丈母娘一聽怔了一下。我當即後悔不該口不擇言,不知道是否這句話觸動了她內心深處的什麼。

她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又給我斟滿一杯說:「是啊,人這一生過得真快!」說著話,喝著酒,她漸漸有了點酒意,她放下筷子,軟軟地坐到了XX上,接著就開始向我傾訴她一直以來的痛苦,丈夫的不幸,給了這個家庭沉重的負擔,她還要小心外面的閒言碎語,將女兒拉大,真的很不容易,說說便眼圈濕潤了……

接著她說:「其實,你們做男人的也不容易啊!」

丈母娘的感慨,竟勾起我無限傷感,我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掏出紙巾遞給了岳母。

她說著說著不知不覺靠到了我的肩膀上,我不由得伸手撫摸著岳母的頭髮……

她突然驚了一下,臉上發紅髮燒,似乎想離開我的肩膀。我仗著酒勁,大著膽子緊緊把她摟在懷裡,輕輕的撫弄著她的肩膀。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心跳得好厲害。

岳母將臉緊緊的埋在我的胸口,一聲不吭,我感覺到她的眼淚刷刷地流了出來。等岳母的頭抬起,我凝視她的眼睛時,感覺到她的身體在抖。我對她說:「媽,我今後會待你好的!」

她突然紅著臉抱著我的額頭親了一下,我心底的感覺頓時得到了進一步證實,膽子也大了許多。我被岳母的熱情所感染,有點瘋狂地吻著她略微浮現細細魚尾紋的額頭和眼角,還試探著隔著上衣觸摸她的胸脯。岳母酸軟無力地倒在我的懷裡,手輕輕捶打我的脊背。

我心裡越發有了底,於是順勢慢慢解開了她的上衣扣子。她的乳房是那樣的大,聳立在那裡,隨著我的撫摸而抖動。我輕輕掀開她的白色乳罩,兩隻依舊渾圓的乳房上乳頭已經顯出暗紅色。我揉搓著那柔軟而又結實的肉團,俯身含住了那兩粒熟透的葡萄,用舌尖來回地抵舔著……在我的強力吸吮下它們逐漸堅挺起來。

我的舌頭順著深深的乳溝一寸寸向下移動,岳母在我的刺激下,嘴裡發出輕輕的、含混不清的、哼哼唧唧的聲音,軀體和四肢在不停地扭動著。

我的理智早已失去了作用,只感到渾身的血管在陣陣悸動,一種佔有她的迫切慾望不可遏止地一浪高過一浪……

一切都順理成章地進行著,我把岳母的褲帶稍稍鬆開,手沿著她微微凸起的肚子向她的小腹滑去、滑去……伸進了她的內褲……

就在要觸及的瞬間,意外發生了。

岳母陡然握緊了我的手,緊張地說:「不,快停下,我們……我們畢竟不能這樣……我擔心阿蘭……」

岳母的突然反悔,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更有些尷尬。但我不敢起身,心裡明白如果我這時候放棄,她就會永遠逃走,會有什麼後果也說不清楚,那什麼都完了。

我那時已經不顧及什麼了,在她來不及遮掩的時候,一下把她所有的褲子強行拉到膝蓋以下的部位,讓她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壁燈柔和的光罩下。

我仰起頭,眼前是一道奇麗的風景,一個中老年婦人--我的岳母,在為我展現她歷經歲月卻依舊白皙的大腿、光滑的肌膚、黑黝黝的陰毛……

「不!別看……羞死人拉……快把燈關上……」她閉上眼睛求我,語氣舒緩了很多。

因為我的堅持,岳母終於妥協了,默許我把她抱進她的房間。

燈滅了。我的身體重重地壓在了岳母赤裸的身上,把自己的胸脯緊貼在她高高聳起的乳房上,生平第一次感到了中年女性內在的魔力,那柔軟而富有母性的觸感,使我消魂蕩魄了,我呻吟著將身下的岳母摟得更緊。

「您真美!我……愛死您了。」

岳母不再拒絕我的撫弄。我的手放肆地在她陰毛叢中來回摸索,但她掙扎著扭動臀部總是不肯讓我順利進入,這和我跟阿蘭第一次上床時幾乎一模一樣,不知其它女人是否也如此?

我一邊爬在岳母的臉上親吻著,一邊又親吻著岳母的乳房,下面那陽具此時已經無堅不摧了,只聽見岳母一聲叫喊,我的陰莖插進了她的陰道……

酒後的我像一頭發情的野獸。

「噢!……你……輕點兒!……我……那麼老了……你真是的……我……」

此時的岳母已經無力「反抗」了,任憑我在她身體的任何部位親吻,任憑我的手在她的身上來回的撫摩,任憑我一次次的「蹂躪」她、佔有她。

隨著下身強有力的來回抽送,我才徹底感覺到了岳母的溫存和激動……她半張著嘴陣陣呻吟著,在我射精的一剎那,岳母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臀部,緊緊的……一股股熾熱的精液湧入她乾涸的身子裡,我的嘴也深深的壓在了她的嘴唇上,疲憊地癱在她溫暖的懷裡……

早晨醒來,我的頭疼得很厲害,猛然發現自己光著身子躺在岳母臥室的床上,才頓時想起昨晚發生的一切。我嚇了一跳,一陣竊喜之後又開始擔心起來。吃早餐時,丈母娘從廚房裡端出一大碗熱氣騰騰的荷包蛋,臉上掛著幾許羞澀的紅暈。

大年初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寧,不敢正視丈母娘的眼睛,但她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洗衣、做飯,接待來來往往拜年的客人。直到晚上睡覺時,我的心仍忐忑不安,總感到什麼事要接連發生。

大年初四晚上十一點半左右,當我上床後不久,就聽見房門「吱」地被輕輕推開,接著閃進一個人影。我又喜又怕,但很快鎮定下來,豁出去之後反而有些坦然面對一切的意思。我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那樣,把岳母抱到了床上。我盡量按捺住慾望的誘惑,大膽地向守寡多年的岳母表白了愛慾之情。我真誠的言語和粗魯的擁抱,使岳母幾乎很快就癱軟在我懷裡。

遭遇丈母娘的私情後,我曾一度產生了一種「亂倫」的負罪感和對妻子不忠的深深的愧疚。直到接到阿蘭的回國電話,我倆才如夢初醒。記得阿蘭走下飛機那會兒,不顧一切地向我奔來,當眾抱著我興奮地哭了起來。丈母娘靜靜地站在一邊,臉上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醋意。

妻子回家後,為了感謝我這九個月來對媽的照料,當著岳母的面獎給我一個帶響的吻。我做賊心虛,臉上火辣辣的像有小蟲子在爬。我擔心自己的蛛絲馬跡被發現,更擔心丈母娘因吃醋洩露天機。

我不得不佩服女人心細。阿蘭回家後沒幾天就嗅出什麼味來。她悄悄地問我:「我出國後媽變化好大,你發現沒有?」

我說沒有什麼變化呀,阿蘭說:「不,媽好像變得年輕許多,她過去從來不穿花花綠綠的衣服,我發現她衣櫃裡多了好幾套流行時裝呢?你說怪不怪?」

我說我怎麼知道女人的事。阿蘭笑我是粗心漢、大傻瓜。

事隔不久,丈母娘吃飯時作嘔。阿蘭勸她到醫院看醫生,她說感冒沒事。可第二天、第三天仍嘔吐。

晚上,阿蘭在枕邊莫名其妙地問:「這幾天有沒有男人到過咱家?」

我說沒有。

妻子又問王大叔來過沒有。

王大叔是岳母單位裡的人事科長,早聽說他喪妻後對丈母娘窮追不捨,不知為什麼,丈母娘一直將其拒之門外。

阿蘭這時問這個問題我一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隨口答道:「好像沒來過。」

這就怪了。夢囈中還喃喃道:「怎麼會呢?怎麼會呢……」

第二天,丈母娘從醫院回來,說自己得了胃炎,請病假在家休養。阿蘭恰巧遇到公務出差,臨行前再三叮囑我要好好地照顧媽媽。我不敢怠慢,給岳母買了雞煨成湯送到床頭。丈母娘抓住我的手,兩行淚珠流了下來。不知為什麼,看到她虛弱的身體,我陡然升起了一種憐憫之情……

自從阿蘭回國後,成了事業上的大忙人,隔三差五地出差。我和岳母仍然藕斷絲連,她那善解人意、似母又似妻的柔情和愛撫使我無法拒絕。就這樣,我們這個三口之家像一只航行在海面上的小船,母女劃漿,女婿掌舵。

偷看了妻子的日記後,我的心靈受到了劇烈的震撼如果不是偶然發現妻子日記中的秘密,也許我會一直為自己能夠駕馭兩個女人的愛情與命運而自信滿足,但隨著日記一頁一頁地翻開,豆大的汗珠從我腦門子一顆顆滾下來……

那天,我上街買菜沒錢,看到妻子的皮包掛在牆上,就順便打開拿些零錢,意外發現皮包裡有一個精緻的日記本。在我印象中,阿蘭從沒寫日記的習慣,便好奇地打開翻看。天哪!一股熱流直衝腦門,我頓時兩眼發黑,雙手顫抖。原來,妻子早已知道我和丈母娘的私情。

妻子的日記共13篇,每一篇都讓我心驚膽寒。她不僅知道我和她媽的那事,而且還知道她媽懷孕上醫院做人流。

「一個夏雨的晚上,清晰的夜空,幾點疏星正默默伴著一輪涼月;可是今晚我因為不太舒服就提前回家了。悄聲打開房門,我發現母親的房間房門虛掩著,從房內傳來細細的怪聲,有如狗喝水般嘖嘖有聲。

我聚精會神細聽著。只聽到模模糊糊,斷斷續續的陣陣沉重呻吟聲送了過來,好像一個生大病的人躺在床上哼哼似的,跟隨著而來是一陣陣擾人心眩的吱吱格格大床震搖動的聲音。

我的預感是正確的,我腦海裡產生了一種羞辱感,母親太不安分了,她背叛了父親!但好奇心使我慢慢的走近門口,剎時間我驚呆了!

裡面兩個滿身是汗的人,赤條條的在房間內雲雨起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那赤裸裸的男人……居然是他!我的丈夫!

他正騎在我母親的身上發瘋似的動著!他如餓虎擒羊,兩人交合之處嘖嘖有聲,而母親仰躺在床,下身一絲不掛,上身衣衫半解,露出一個肥大的胸罩,卻也是半掩半遮的,丈夫趴在我母親身上,緊緊地抱住母親,下身不停地用著力。母親在他身下扭動著身子,只是迷夢般地哼哼著。

看著丈夫聳動著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只見他們倆渾身顫抖著,我也顫抖著,丈夫經過一次又一次地抽送後,又操了幾十下,便忽地停了下來,整個房間也靜寂了下來了。

我從門縫裡看見丈夫趴在母親身上只是喘氣,好一會才爬了起來抽出他的陰莖,見他那陰莖濕漉漉的,他們的汗水和精液把床單也弄濕了一片,一片撩人的春色完全呈現在我眼前,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說話,我的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天那!我崩潰了!

就在頭一天,也在這個家,同樣在我的房間,我也曾在丈夫身下發出母親剛才那忘情的呻吟。而今天,他竟然佔有了我母親的身體,那是我的生母啊!他的丈母娘呀!

我感到羞恥,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會發展到如此的,他怎麼樣也不能連我的母親都幹上!他卑鄙無恥!我恨死他了!可我該如何面對呢?我該怎麼辦?

我一個人獨自走到街上,由初初的五光十色,到最後看著家家戶戶都已熄燈睡覺了,我的心也變得寒冷。

這不知怎麼了,眼前只是想著剛才兩具肉身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影子,我只知不能這樣的!一個是我母親,一個是我丈夫,他們不能這樣,他們背叛了道德,背叛了家庭,做出不該做的事情?我狂亂害怕的想著,雖然有些嘔心,可是我有什麼辦法?我不能離婚,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因為?可能因為我還需要一個丈夫,一個像家的家吧……」

阿蘭在日記中還寫道:「做夢也沒想到,我最親的人搶奪了我的丈夫,我最愛的人背叛了我的感情。我真想一死了之!」

她在另一篇中寫道:「我心在流血,可我恨不起來。媽媽為我守寡十多年,也不容易啊!」

她說無論如何也要保持冷靜,絕不能流露出任何情緒將窗紙捅破。她的感情在經歷了痛苦掙扎之後,慢慢地趨於平和。甚至對我和她媽的私情給予了原諒和認可。妻子的日記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原來她後來所謂的「出差」都是假的,事實是她隔三差五地在辦公室休息。故意給我和她媽留「機會」。

我輕輕地將日記放回原處,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盡力掩飾內心的劇烈震撼。

半年後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提出搬出去租房住的決定。兩個女人面面相覷,然後齊向我瞪大眼睛。我解釋說,我和阿蘭已長大成人,應該獨立創業立家。阿蘭沒加思索地表示堅決反對:「是不是咱媽對你不好啦?一家人在一起有個照應,再說到外面租房,經濟開支承受得了嗎?」我仍堅持自己的觀點,我二人爭論不休,岳母沉默不語,像在思考著什麼。

最後,還是她打破了僵持局面,說:「也好,搬出去開支大一點,反過來能激發你們小兩口多掙錢,反正早晚還是要買新房的。」有了丈母娘的支持,阿蘭最終投降繳械。

去年秋,我們搬到距岳母三公里的一個住宅小區,住了一套一室一廳的民房。四個月後,喜從天降,阿蘭的肚子漸漸隆了起來。我高興得手舞足蹈,我這個流浪漢終於可以做爸爸了!

今年5月19日是岳母的生日,我和妻子早早地去給她祝壽。只見家裡擺設凌亂,冷冷清清,岳母又穿上了她那灰色的服裝,口紅不見了,臉上紅暈也不見了,眼角爬上了細細的皺紋。我心裡真有些難過,雖然我和岳母都明白我們之間的事情違背人倫,但我們之間畢竟不單純只是肉體的苟合。

吃午飯時阿蘭說:「媽,我們還想搬回家,將來這小外孫還需要你這個外婆照料。」岳母擠出一絲微笑,沒作回答。

下午,妻子又帶著兒子去她嬸嬸家。有了這個機會,我趁岳母在床邊看報紙不留神時悄悄溜了進去,一把就摟住了她。

她的臉立刻紅了,想一把推開我但沒有成功,就連忙責怪說:「啊……不!……別……別這樣!……我是你丈母娘啊?大白天的,也不怕別人看見?」

我堅定地親吻著她發紅的臉頰說:「現在不會有人,只有我們兩個。」

岳母擺出了那種傳統女性的姿態說:「我真有點害怕……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咱們算了吧……」

我知道她是真的擔心,同時肯定也還在生我的氣,就強行把她壓在了身下。她還想掙扎,但我決定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用嘴封住了她的嘴。她的反抗越來越弱,最後就隨我弄了。

每次我抱住岳母,聞到她身上的氣味時就會想起自己的妻子,就有一種感覺,好像會把對她的慾望消除似的。而心裡又立時產生另一股力量與之抗衡,那就是。對我來說,這股力量是征服禁忌的快感,它遠比前一股力量大得多。

床邊有一面穿衣鏡,裡面映照出我們裸體擁抱的姿態。望著鏡子裡岳母那雪白豐腴的肉體和兩隻來回晃蕩的乳房,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進她的陰道裡。

「噢!……看你……又來了……大下午的……」岳母的臉上浮現出誘人的粉紅色。

我再次爬到她光滑柔軟的肚皮上,將手順勢撫摸她依然飽滿隆起的小腹。

午後的陽光照射到床上,映襯出岳母肌膚的雪白和毛髮的黑亮。臥室裡迴盪著我們粗重的喘息和她深沉的呻吟……

當我挺身插入她的陰道裡時,她又一次藏在我懷裡抽泣起來,她說自己也搞不清楚是高興、還是難過……

回到出租屋,阿蘭再次提議搬回去住,又是撒嬌又是威脅:只給我一個晚上的考慮時間,否則明天跟我沒完。

這對我無疑是一次至關重要的決定。當晚,我獨自漫步在大街上,點燃一支煙。我想了很多很多。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妻子阿蘭--一個活潑、善良的女孩遭遇了愛情被劫後,經歷了怎樣的心靈陣痛和掙扎,她在親情愛情之間做出怎樣的選擇、平衡與協調?

想起我的丈母娘--一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女人。事實上她並不風騷,為了女兒含辛茹苦守寡多年。因一直恪守婦道,贏得眾口皆碑。她的內心和感情深處深深地藏著什麼?

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是一個齷齪而卑劣的男人嗎?記得我從情竇初開時就曾一直堅守著愛情信念,絕不做朝三暮四的男人,絕不和妻子以外的女人有肌膚之親。事實上,結婚之前我做到了。可為什麼妻子出國幾個月,我竟會躺在另一個女人的床上?我深深地愛著阿蘭,但我背叛了對她的承諾,也背叛了自己的愛情信念。我如何解釋這種背叛?我和岳母私情的發生、發展過程,絕不只是丈母娘一個人的主導,也有著我默契的配合。這樣的感情是愛情,還是亂倫?……我感到困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