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作一團 作者:土星村長醫院。

住院部骨外科病房。

從救人到現在,村長已經在醫院度過了三天四夜。被救的人,雖然早已經清醒而且還接上了斷臂,但一直不肯說話。這期間,所有的醫療費用都是村長給墊付的,他這次進城送貨所得貨款,很快就要花光了,他的心里一面著急,一面也有些懊惱起來。

救人的時候,跟著村長一起來的司機彎刀就警告過他,說現在的城里人最他媽的能訛人,這人千萬不能救。村長當時覺得,這人是從六米多高的天橋上頭跳下來的,是自殺,不是交通意外沒看見誰是肇事者,這人自己心里清楚,又怎麽會訛人呢!後來彎刀又提醒他說,自殺的不訛人,但難保他的家人不訛人,他身上的傷,看起來和交通事故沒啥兩樣。但村長還是決定先救人再說。

村長端著特意從醫院對面小飯店里買的骨頭湯,疲憊的進了病房。他將碗放在病床旁邊的小桌上,然後對床上的病人說:「這是骨頭湯,你還是喝點兒吧,這樣你胳膊上的傷就會好的快一些。」他頓了頓,又說:「你手要是不方便我餵你喝吧!」

病人擡頭,看了村長一眼,又把頭垂下去,呆滯的眼神,盯著斷臂上包裹的紗布,一言未發。這個病人不僅在態度上怪異,就連長的,也怪模怪樣。一顆大腦袋,看上去完全是個成人,但露在被子外面單薄瘦小的上身,卻給人一種只有十幾歲的樣子。

「這湯涼了會濘住,一會兒就沒法喝了,你就趁熱喝點兒吧!」村長再次提醒,一臉無奈。這個被救的大頭人,三天來一直都不肯進食,一直都是靠著輸液維持著,僅僅從費用上講,村長都希望他趕快吃東西,因為現今這些黑心的醫院一瓶葡萄糖都賣得比一盆骨頭湯貴多了。

「你為什麽要救我呢?沒有一個人願意拿我當人看,你為什麽要對我這麽好呢?」病人突然爆發了,喊出了三天來的第一句話,聲嘶力竭的,尤其那像小孩子般的童音,讓病房里顯得異常的森冷恐怖。

村長身子哆嗦了一下,穩住心神,仔細去看大頭病人的臉。病人的下巴上,明顯已經生出了稀疏的胡子,可他說話怎麽會這個動靜兒呢?

「不管別人對你怎麽樣,你都不該自尋短見,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如果你就這樣死了,他們不僅悲痛,還會恨你不孝。」

村長雖然是個粗人,但也懂得一些道理。這要尋短見的人,一旦開口說話,就說明他們要傾吐要宣洩了,這時一定要耐心的傾聽並給予熱心的開導和安慰,等他們都宣洩完了,情緒穩定下來,就會開始後悔有尋死的念頭了。

「父母?父母?」病人的情緒更加激動起來:「你說的對,他們會悲痛,會恨我,他們會悲痛失去我這個玩物,他們會恨我不能再給他們搞出新的玩物。」

村長意識到自己可能整擰了,這個人要尋死的原因,也許正是覺得沒有得到家庭的溫暖沒有得到父母的關愛,但話已經出口,收也收不會來了,村長一時語塞。想了好久,才又勸道:「其實,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父母怎麽會當自己的孩子是玩物呢?就算是玩物,也是世界上最可愛的玩物。」

村長想扭轉病人對父母的看法,他覺得當今的這個社會物欲橫流情感冷漠,很多人不僅懷疑他人的情感,有時也會誤會親人的情感,眼前的這個人,很可能就是不能理解父母所給予的真愛,才對活著失去了信心。但村長沒有想到,他的話越發的刺激了這個大頭人。

「是啊,我是他們最可愛的玩物,可你知道他們是怎麽玩弄我的麽?」

「如果你願意說,我倒是很想聽聽。」

「好,那我今天就說給你聽,全都說給你聽。」病人突然變得異常的平靜,語調也平緩了許多。他沈默了一會兒,好像在想要從哪里說起。

「你也看見我長的這副模樣了,因為,我是一個亂倫的產物。」

大頭人語出驚人,村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話可不能亂說啊,我雖然不知道你年紀多大,但這樣的事情,如果真如你說的,就是到你老死也不會讓你知道的。」

「他們根本就不避諱我,我怎麽會不知道?他們還把我也扯了進去,我也一直亂倫著,我怎麽會不知道?」

大頭人說的如此肯定,村長震驚了。這種事兒,聽說過沒見過,就是在土星村里,最惡心的也不過是什麽姨和外甥、嬸子和侄子亂搞的,卻從沒有過父母和兒子亂搞的。

「你還想聽麽?」病人問村長,村長一時不知怎麽回答。但病人似乎決定要發洩出來,不等村長回應,又開始說了起來。

「我已經記不清楚小時候爸媽是怎麽對我的了,在我的記憶里,我在八九歲的時候,我媽又開始餵我奶喝了。我小妹那時還沒有斷奶,她吃奶的時候,都是頭枕在我媽的臂彎里。但我媽讓我吃奶的時候,卻總是讓我腦袋對著她的肚子,讓我的肚子對著她的腦袋,而且她會把我的褲子脫掉,擺弄我的小雞巴,我媽的奶水很香甜,小雞巴也被我媽擺弄的很舒服,我那時候感覺我媽好疼我。」

「你八九歲了你媽真的擺弄你的……」村長忍不住問。

「我現在有必要和你瞎說麽?」大頭病人反問了一句,繼續說:「現在我明白我媽是在幹什麽了,亂倫就是從那時發生在我身上了,但我那時根本不明白咋回事兒,我知道很舒服很得勁兒,尤其在我媽開始用嘴裹我的小雞巴後,我記得我總是主動的要去吃媽媽的奶,媽媽也總是笑呵呵的從不拒絕。」

「也許你媽僅僅是在疼愛你,你那麽小,也做不了什麽太過分的事情。」

「我是小,但我的雞巴卻不小,尤其在我媽每天不停的裹吸下,開始異常的發育,就像我這個腦袋一樣,別的地方都不長,只有他們噌噌的長。」大頭病人說著話,還特意指了下自己的腦袋,以佐證他說話的真實性。

「我媽看著我的雞巴一天天的變大,她越發的喜歡用嘴裹了,我常常會被她裹得硬硬的,想要撒尿,她就讓我尿在她的嘴里。一開始我不想的,我覺得尿很臟,怎麽能尿到我媽的嘴里呢,可是我忍不住,每次都忍不住,而且我媽也根本不松口。在我媽的嘴里尿了幾次後,我也就習慣了,尤其那樣尿時和平常尿時完全不一樣,舒服死了。我現在當然知道那是男人高潮射精了。」

「我想我第一次在我媽嘴里射精的時候,應該還不滿十歲,我那麽小的一個孩子,我懂什麽啊!我只知道啥得勁兒就高興做啥,於是我幾乎每天都要吃我媽的奶,她裹我的雞巴。她還教我不要總是用嘴含住奶頭吸,有時該伸出舌頭舔,舔又舔不出奶水來,一開始我很不願意,我媽就生氣,不給我奶子吃,也不給我裹雞巴了,甚至還打我的屁股。」

「我媽打我我就害怕了,我只好按照她說的做,但我不給她一直舔,我總是舔一會就偷偷的裹幾口奶喝。那時我很奇怪我媽居然不會生氣,還一會咯咯的笑一會又閉著眼睛哼哼,而且還把我的雞巴裹得死死的,生怕再也裹不到一樣。現在我知道我那種一會裹一會舔的動作,是讓我媽興奮了。」

「我媽一旦興奮起來,就會把她自己的褲子也脫了,用手去摸她毛烘烘的撒尿的逼。我總聽到別人打架的時候罵操你媽逼,我也被人罵過操我媽逼,我就好奇我媽逼是啥樣的,為什麽別人總會想要操我媽逼呢?我媽自己把逼露出來,我當然會忍不住去看,還想用手去摸。我媽看到我的樣子並不生氣,還抓著我的手放在她的逼上讓我摸。」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你媽確實太過分了。」村長一直默不作聲的聽著,這時忍不住插了一句。

「這叫什麽過分,比這過分的多著呢!我媽不僅讓我摸她的逼,還問我,喜歡媽的逼不?我那時怎麽知道我喜歡還是不喜歡,我只是好奇而已,但我知道我媽那麽問,就是想讓我說喜歡,那我就說喜歡唄。我媽聽到我說喜歡,就說兒子你喜歡媽的逼就要使勁兒摸媽的逼。於是我吃奶子舔奶子的同時,又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要輪番的換手去摸我媽的逼。」

「一開始我很不喜歡摸,我媽的逼總是熱乎乎黏糊糊的,弄得我的手好臟,但我媽會在我摸完逼以後給我舔手,她的舌頭可會舔了,把我的手舔的又得勁兒又幹凈。我媽不僅舔我的手,還和我親嘴兒,把舌頭伸進我的嘴里舔,她的舌頭很靈活,舔得我的嘴里癢癢的,我也調皮的伸舌頭舔我媽的嘴里面,她會一下子用嘴唇吸住,像裹我雞巴一樣的裹,又得勁兒又好玩。」

「我很快就搞會了怎麽去讓我媽舒服,我知道她逼口上面那個能發硬的肉鬮是關鍵,所以我一會兒摸她的逼口一會兒去摸那個肉鬮,我只要一摸到肉鬮,我媽就會大叫,像是很難受的樣子,但我媽告訴我其實那是很舒服,舒服到不得不叫。也不知道為啥,我那時就莫名其妙的的喜歡聽我媽叫喚的聲音,直到今天,只要我媽一叫喚,我就會興奮起來。」

「在我媽的指導下,我很快就學會了像大人那樣玩我媽的逼,我一般會枕在我媽的懷里,嘴巴使勁兒的吸著我媽的奶水,同時用手摸我媽的逼,我不只是摸逼口和肉鬮,我會用指頭撥開逼門伸到里面撓,我的指頭勾一下,我媽就會叫喚一聲。有一次我一不小心,一下子把我的手滑進了我媽的逼里,聽到她猛的大叫起來時,我嚇壞了,我以為我弄痛她,會挨她的揍。」

「但我媽卻一下子抓住我的小手,使勁兒的往她的逼里面塞,我的手腕子都進去了,接著她又往外抽,抽到我的手要出來時又往回塞。我媽還抱著我的腦袋使勁兒的往她的大奶子上摁,弄得我滿臉都是她的奶水,差點兒沒把我憋死。後來她不叫喚了,也不摁我的頭憋我了,但不讓我的手從她的逼里抽出來,就那麽的把我的手在她的逼里泡了一宿。」

「之後的好長時間里,我也記不清有多久,基本上都是我媽摟著我在一個被窩睡覺,我隨時都可以喝到我媽奶子里的奶水,但我的小手必須要放在我媽的逼里泡著,我媽也隨時可以用我的小手去捅她的逼。你看我的手多白嫩,比很多女人的手都白嫩,這都是因為總在我媽逼里泡的緣故。」大頭人伸出他那只沒有斷掉的胳膊來讓村長看,他的小手果然如他說的一般。

「當然,那段時間里,我媽一直都在刺激著我的雞巴,手擼嘴裹的,我的雞巴出現了異於常人的發育,就像我的腦袋一樣,愈來愈大,我記得好像我上四年級的時候,就有同學喊我大頭了,不過他們不知道我褲子里的雞巴也比他們大許多,我課間上廁所撒尿時,總是要等到廁所沒人了才敢去,我怕同學們給我起更難聽的外號。但那段時間里,我每天都急著回家,我的雞巴,總是硬硬的想讓我媽給我裹。」

「我媽當然願意給我裹雞巴,但她不在總讓我射在她嘴里了,每到我要射精的時候,她就吐出我的雞巴,用手擼著讓我射在她的臉上或者奶子上,也是在那時,我直觀的明白了精液和尿的區別。我媽會讓我舔我從雞巴里射出的精液,然後她再舔我的嘴巴和舌頭。我覺得精液很腥,不好吃,但我媽喜歡吃。有時我媽也會讓我射在她的肚皮上,就在逼毛的上面,等我舔精液的時候,她會捧著我的腦袋在她的逼上蹭。」

「說實在的,那時我很反感我媽用我的腦袋蹭她的逼,她的逼老騷了,還有一股酸味兒,她將我的嘴和鼻子按在上面時,我都被熏得迷迷糊糊的。但我不能違背我媽,她嚇唬我說如果我不給她蹭逼,她就再也不裹我的雞巴了。我的雞巴已經離不開我媽的嘴巴了,所以我只能給我媽蹭逼,慢慢的就在我媽的指導下學會了舔逼。」

「我每天都會把我媽腥酸的逼舔到一點兒味兒都聞不到,把她的肉鬮舔得腫到像要破了一樣,漸漸的我不再討厭我媽逼的氣味兒了,甚至還有些迷戀。尤其聽到我媽大聲叫喊的聲音,我感到我做了一件很驕傲的事情。小孩子總是被大人管教,凡事都要聽命於大人,當我媽喊著乖兒子你舔死媽了的時候,我覺得就好像在修理她,所以她越是喊受不了我就越是使勁兒的舔。」

「有一天,我媽把我的雞巴裹硬了以後,突然跟我說,乖兒子,你的雞巴已經這麽大了,應該用你的雞巴操媽的逼了。我還沒明白我媽說的意思,已經被我媽拽到她身上,她的屁股扭了幾扭,我的雞巴就稀里糊塗的插進她的逼里了。那一瞬間我一下子感到雞巴插在逼里要比插在嘴里得勁兒多了,我媽的逼里又熱又滑溜,尤其她一挺一挺的讓我的雞巴在逼里磨蹭,我忍不住一激靈就射精了。」

「你媽真的讓你的……雞巴插進她的……逼里了?這可真的是亂倫了啊!可是,我就不明白,你爸呢?你媽在對你做這些的時候,你爸在幹什麽?」村長實在聽不下去了,他覺得大頭人說的太匪夷所思了。

「我爸在幹什麽?」大頭人反問著,悲哀的仰頭嘆了口氣,說:「我爸大多時候就在旁邊,從我媽第一次開始裹我的雞巴時,他就躺在一邊,但他在擺弄著我的大妹。當我光光的在我媽懷里的時候,我大妹也光光的在我爸的懷里。」

「按你剛才說的,你八九歲的時候你媽就開始裹你的雞巴,你的妹妹應該比你小吧,那麽小的孩子,你爸又能對她做什麽呢!」村長實在不想聽到父親猥褻年幼女兒的事情。

「我爸對我大妹能做的事情多著呢!他在我大妹的身上塗抹奶油,然後他舔著吃,他舔的時候,總是把大妹弄得咯咯直笑。他也會把奶油塗抹在自己身上讓大妹舔,奶油那麽好吃,大妹當然喜歡舔。其實我也想去舔,但我爸不理會我,而且我媽我不給我時間,等我媽裹完我雞巴時,奶油基本已經被我爸和大妹舔光了。當然,我也不是每次都舔不到,有一次我掙脫了我媽,搶著舔到一塊我爸塗抹在他奶頭上的奶油,我大妹正在舔另一個奶頭上的,所以才會被我搶到。」

「我記得那次我媽對我爸說,也許你應該讓兒子也學會舔你。但我爸卻偏心的說,我現在對女兒的興趣更大,等我讓女兒完全明白這些事情後再說吧。於是我媽就哄我說,媽的奶水比奶油好吃,奶油還得抹上去,奶水就在媽的奶子里,要多少有多少,想啥時候吃就啥時候吃,咱們玩咱們的,不理你爸和你妹。那時的我,覺得我媽的話很有道理,所以也就不怎麽跟我妹搶了。」

「但有時我還是會有些嫉妒,尤其在我爸把奶油塗抹在他那又粗又大的雞巴上讓我大妹舔的時候,他總是撫摸著舔得津津有味的大妹的小臉蛋兒誇獎著。他在擼著自己的大雞巴射出又濃有白的精液到大妹小嘴兒里面時,他會大喊著女兒真乖女兒真乖。他很少說兒子乖,這讓我覺得他根本就不疼我。他疼愛大妹到完全忽視了我這個兒子的程度。」

「我爸疼愛大妹的時候,會舔遍大妹的全身,有時候沒有塗抹奶油,他也舔的很開心。他會像我媽和我一樣和大妹親嘴兒,把他的大舌頭伸進大妹的小嘴兒里舔,用嘴巴把大妹的小嘴兒整個含住,吸得吱吱作響。每當我看到他對大妹那個樣子,我就使勁兒的裹我媽的舌頭,像要從我媽那里得到補償一樣。我媽從不讓我失望,她會很配合的把舌頭伸進我的嘴里,隨便我怎麽裹都可以。」

「我爸最喜歡舔的還是我大妹的小逼,那個小逼和我媽的大逼完全不同,小逼上面一根毛毛也沒有,而且還是粉粉白白的顏色,里面是很鮮艷的粉紅,看上去好幹凈好可愛,不像我媽的毛逼,顏色又黑又紫,一點兒都不好看。我也很想去舔舔我大妹的小逼,可是我不敢,我怕我爸揍我。我爸會把他的舌頭伸進大妹的小逼里舔,讓大妹發出和我媽差不多的哼唧聲。」

「我上初中那年,我基本上完全理解了我們一家人在做的事情,但我還不太知道亂倫這個概念,我覺得我們一家人所做的是很正常的,其他人的家人也都在這麽做。那時候,我的雞巴在勃起後,已經不比我爸的小了,我媽也越發的喜歡我用雞巴操她了。我每晚趴在我媽的身上,我的雞巴可以在她的逼里抽插半個多小時。這麽長的時間已經能完全的滿足我媽的需要了。」

「我已經不記得在什麽時候我爸給我大妹開了苞,也許是我哪天不在家的時候。有一天我正跪在我媽屁股後面奮力的操我媽逼時,我發現我爸抱著我大妹在身上,而他的大雞巴竟然頂著大妹的小逼挺動,他的龜頭已經頂到大妹的小逼里面去了,大妹的小逼被撐開成一個圓形的裂縫,像要被撕開了一樣,但大妹一點兒也沒有難受的樣子。」

「就這樣,我成了我媽的玩物,而且還讓我樂在其中,我大妹也成了我爸的玩物,她每天都開心的用她的小逼滿足著我爸的大雞巴。後來我媽懷孕了,他高興的和我說,我要給兒子生孩子了,兒子你就要當爸爸了。我聽了還傻呵呵的問我媽,能不能給我生一個女兒,因為我也想像我爸操大妹一樣操自己的女兒。我媽告訴我她也不能決定,但以後還會給我生孩子,早晚一定會生出一個女兒給我操。」

「不過媽媽的肚子大起來後,我爸也開始操我媽了。後來我知道在我操我媽的期間我爸不一起操,是因為我媽要準確的懷上我的孩子。而我爸只操我大妹,也是希望大妹能早些懷上他的孩子,但我大妹被開苞操了幾個月,肚子一點兒反應也沒有。我爸我媽分析認為大妹還是年齡太小的緣故,雖然乳房已經發育也來了月經,但還不能達到受精的成熟程度。」

「我媽笑呵呵的告訴我,你爸最喜歡在媽大肚子的時候操媽的逼,你還在媽肚子里的時候,你爸操得很起勁兒,媽真怕你爸用力過頭把你給早產了,也許你也感到你爸總是用雞巴去捅咕你,你在媽的肚子里總是亂動的抗議著,讓媽操逼時不能好好的得勁兒,你真是個壞小子。不過你現在乖了,用你的雞巴來回報媽的,現在你的雞巴已經能很容易的就把媽操出高潮。」

「在我媽懷胎十個月的日子里,我們一家真是其樂融融。我媽挺著大肚子躺在床上,一邊側著臉裹我的雞巴,一邊劈開她的大腿,讓我把用大雞巴狠狠的操她的逼。有一次我媽興奮的說她好久沒有同時享受兩根雞巴了,她的話讓我好生奇怪以前還有誰操過她,而且還是和我爸一起操他。那時的開始自私了,我甚至嫉妒起我爸。」

「我爸操夠我媽就會去接著操我大妹,把從我媽的裂口的大逼里抽出的雞巴再插進我大妹緊閉的小逼里抽送直到射精。但我只能操我媽的大逼而不能去操我大妹的小逼,因為我大妹必須要用我爸的精液受孕。後來在我媽的建議下,我可以玩弄大妹的小奶子,而且大妹也會用小嘴裹我的雞巴。大妹的奶子太小,還不像我媽的奶子能吸出奶水喝,如果不是因為小奶頭看上去粉嫩可愛,我還真不怎麽喜歡舔。」

「但大妹很聽話,我媽讓她給我裹雞巴她就會認真的裹,她從前裹我爸雞巴時那種淘氣頑皮的勁兒早沒了,她已經完全懂得裹雞巴不是玩而是要取悅男人。大妹的純真在我爸沒日沒夜的操逼中已經消失了,代之的是一種小女人特有的風騷淫蕩,這多少讓我有些惋惜,我那時有點兒懂得欣賞女人了。」

「我剛才有提到我媽還被別人操過,但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是吧?在我媽肚子大到彎腰都費勁的時候,一次我意外的知道了這個人。原來,這個人竟然是我爺。趕上我爺操我媽並沒有讓他們二人感到有多少尷尬,我媽甚至騎在坐輪椅的我爺身上喊我過去一起操逼。我爺撫摸著我的大腦袋也說,爺老了,你要幫著爺把你媽操高潮了。」

「我恍然大悟,在我的家里,只要有雞巴的,都可以操我媽,而且我媽也願意讓每個雞巴操,即使已經坐在輪椅上不能走路的我爺。我至今都無法理解,我一邊悲哀於不能獨自占有我媽的逼,一邊又看著我媽套弄我爺雞巴的逼興奮著。當我媽擰身低頭要裹我的雞巴時,我用力的把雞巴插入我媽的嘴里,立刻就操了起來,而我媽大肚子抵著我爺的肚子,下邊大逼也賣力的套弄我爺的雞巴。」

「之後我媽再去我爺房里滿足我爺的時候,總是會叫上我,在她跪著為我爺裹雞巴時,她讓我從後面把雞巴插進她的逼里操她。當我爺提出因為身體癱瘓雞巴敏感度下降希望我媽用緊窄的屁眼套弄時,我才驚訝的知道我媽的屁眼也是可以操的,我爺在大叫著過癮時讓我把雞巴也插進我媽的逼里我也照做了,於是我見識了我媽同時享受兩根大雞巴的淫蕩樣子。」

「這就是我的家,我本以為只有我爸我媽我大妹和我四個人在亂倫,但那時我又知道了我爺也是亂倫的一份子,甚至還是亂倫的積極倡導者。因為有一次我陪著我媽去滿足他時,他正撫摸著我二妹的小逼說他亂倫了一輩子二妹可能是他享受的最後一個家人了。那傷感的神態讓我媽立刻就動情的跪在他的胯下為他裹起了雞巴,而且我媽還讓我跪在她的旁邊,說出讓我震驚的話。」

「那次我媽和我說,其實你爺喜歡每一個家人也想操每一個家人,其中也包括男人,其實你爸還小的時候,就已經讓你爺操他了,現在你已經不小了,也該讓你爺試試了。我媽說完也不征得我的同意,就摁著我的大腦袋讓我給我爺裹雞巴,我望著我爺那慈祥中渴望的眼神,竟不自覺的張嘴含住了我爺的雞巴。我爺的雞巴本來已經被我媽裹硬了的,但在我的口中竟然再次暴脹,可想我爺是多麽的興奮。」

「我記得小時候我爸在他的雞巴上塗抹奶油讓我大妹舔的時候,我有過去舔我爸雞巴的念頭,但隨著我年齡的增長,我已經開始反感排斥別人的雞巴了,而那天我竟然稀里糊塗的用嘴去裹了我爺的雞巴。我爺高興的扶著我的腦袋前後晃動,讓我的嘴巴套弄起他的雞巴,當他按著我把雞巴頭深深的頂在我喉嚨里時還說,爺終於可以享受乖孫子的嘴巴了。」

「在把我的嘴巴第一次當女人的逼操時,我爺過於激動了,他本來不是很敏感的雞巴竟然在我的嘴巴里射精了。因為被他壓著腦袋雞巴頭頂在喉嚨里,我幾乎把精液全部咽進了肚子里,我甚至都沒感覺到我爺精液的味道兒。當我終於吐出雞巴擡頭時,我看到我媽像把尿一樣抱著我二妹在我爺面前,而我爺還在呼哧呼哧的舔拱著我二妹那嫩嫩的小逼。」

「當我爸知道我已經給我爺裹過了雞巴後,也興奮的要求給他裹,他是在一邊舔吸著大妹的小奶子時,一邊毫不客氣的就按著我的腦袋把雞巴插進我的嘴里的,他首先讓我學著我媽平時裹雞巴的樣子給他弄,我笨拙的裹了一會後,我爸覺得不太過癮,就自己挺動大雞巴插我的嘴,那架勢跟操我媽逼沒什麽分別。我爸的雞巴要比我爺的大不少,但雞巴頭不大,能很輕易的插進我的喉嚨。」

「一開始我被我把插得直想吐,但我爸根本就不給我吐的機會,他的雞巴頭總是剛剛抽離我的喉嚨就立刻頂進去,我被憋得眼淚鼻涕不停的流,但我爸根本就視而不見,只顧他自己舒服。我現在知道我爸是嫉妒我分享了家中的女人,雖然他從來沒有承認過。我爸不像我爺那樣喜歡分享,他十分的自私。我從來沒有覺得他疼過我。」

「我爺反倒是十分的疼我,尤其在我給他裹了幾次雞巴後,他會讓我站在他跟前,然後反過來給我裹雞巴,看他那喜愛的樣子,比我媽有過之無不及。我爺裹雞巴的技巧十分嫻熟,大概因為他也是男人,知道怎麽裹會讓男人更舒服,我當時就認為我爺應該沒少給我爸裹雞巴,後來證明果不其然。我爺每次都會要求我一定要射進他的嘴巴里,然後吧嗒吧嗒幾下嘴巴後咽下去。」

「那陣子我總害怕我爸把我的嘴當逼一樣的操,所以我總是盡量的躲著他,也就和我爺更加親近了。在我媽就要臨盆的前幾天里,我還經常和我爺一起操我媽。我爺總是要求我媽用屁眼套弄他的雞巴,而我只能操我媽逼。後來我也請求我媽,讓我也操一回她的屁眼,我媽同意後改用逼去套我爺的雞巴,而我就將我的雞巴插入到我媽的屁眼里。」

「屁眼給人的感覺有些臟,但操起來很真的十分得勁兒,和操逼有著完全不同的感覺。也許是我的雞巴太大,第一次我就把我媽操得有些失禁,在我高潮射精後抽出雞巴時,她一時不能合攏的屁眼趟出一些稀屎,害得我好擔心被她罵。但我媽告訴我,以前經常被我爺和我爸給操出稀屎,這根本不算什麽。我爺也微笑的向我點頭證明。」

「通過我媽癲狂的神態,我知道我媽挺喜歡被操屁眼,那說明屁眼是應該有快感的,當我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我媽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她問我要不要試試屁眼被操的感覺。我十分好奇萬分緊張的接受了我媽的慫恿,在我媽把我的屁眼塗滿她的口水後,我試著把屁眼對準我爺依然硬挺的雞巴小心的坐下去,當我感覺我爺的雞巴頭突破屁眼進入我的身體時,我也疼的幾乎要放棄了。」

「但我媽告訴我第一次一定要挺住,等撐開了就好了,所以我忍著強烈的疼痛讓我爺我的雞巴全部插進我的屁眼,之後我坐在我爺身上一動也不敢動,直到我的屁眼已經無法條件反射的試圖用力收縮,那種撕裂的痛楚才漸漸消失,隨之而來的,是我直腸里被雞巴碰觸的瘙癢感,那種瘙癢讓我很想動一動,但我只是稍稍的一動,瘙癢就會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使我不得不繼續動。」

「我無師自通的學會了肛交,在我時快時慢的套動中,我不僅滿足了我爺的大雞巴,也享受著屁眼和直腸里異樣的摩擦快感,那種快感把我的雞巴刺激得很快再次勃起,我媽就跪在我面前用嘴給我裹,那種雙重的快感實在難以形容,我直到累得無力再動,似乎都不想停下。那次肛交體驗,在我爺把精液射進我的直腸時,我將我的精液射進了我媽的嘴巴里。」

「我爸並不參與我爺我媽和我的三人行,他專心的開發玩弄我的大妹,大妹的奶子越來越鼓脹豐滿,那圓圓的形狀十分好看,我更想試試她剛剛長了幾根陰毛的小逼,但我不敢,因為不僅我爸反對我媽也反對,我去找我爺撐腰,意外的我爺也反對。我爺和我說,咱們家什麽都隨便,只有懷孕這件事不能隨便,大妹是你爸的女兒,一定要給你爸生過一個孩子後,才可以隨便給別人操給別人生,現在包括爺爺我也不能去操大妹。」

「所以我爸完全獨享我大妹的小嫩逼,我只能看著眼氣,我有註意過我爺看我大妹的眼神,其實他也很眼氣,只是他是長輩,有老成持重,表現的不像我一樣明顯。不過我大妹很善解人意,她有時會用小嘴兒服侍我爺的雞巴,也會把小嫩逼送到我爺面前給我爺舔,她興奮了會讓我爺用手指頭代替雞巴去插她的小嫩逼。這樣的事情大妹對我也做過,但都是悄悄的,她說我爸知道會生氣。」

「在我媽生了我小妹其實也就是我的女兒的第一個月里,我沒有逼可操了。雖然我媽會一邊餵著小妹奶水一邊給我口交到射精,但操逼那種和口交不同的快感還是讓我十分想念。我悄悄的私下哀求大妹,並用我的零花錢賄賂她,可她就是不敢讓我操她的小嫩逼。但當我想到用屁眼替代逼時,大妹竟然很興奮的答應了,因為她的屁眼還沒有被我爸操過,她很想試試屁眼被操的感覺。」

「我大妹的屁眼也十分的鮮嫩,小小的緊緊的外觀,讓我感覺很難把雞巴插得進去,於是我學著我第一次時我媽為我做的,吐了好多口水在大妹的屁眼上,然後才試著用大雞巴去往里面插。第一次大妹被我插哭了,但因為是事先說過我第一次時也很疼,所以她強忍著讓我插了幾分鐘直到我射精。後來,在不能操我媽逼時,我就操我大妹的屁眼,即使我媽逼能操了我還是經常操大妹屁眼。」

「但就因為這事兒,我被我爸懲罰了。那時我和我大妹畢竟都還小考慮的不是很周全,尤其是興奮起來膽子就變大了。當我爸發現我正從後面狠操大妹時,他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我媽攔住,我認為那次他會打死我。還好後天他發現我只是操了我大妹的屁眼而不是大妹的逼,他的怒氣才消了很多。但他依然不滿我把大妹的屁眼開了苞。」

「我爸對我的懲罰是在發現我操我大妹的當晚就狠暴力的操了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已經無數次的套弄過我爺的雞巴,已經是很有適應能力了,但是在我爸主動我被動的情形下,我的屁眼還是被操的生疼,幾乎趕上第一次套進我爺雞巴時那麽疼了。那次我爺和我媽再沒有為我說情,甚至他們就坐在旁邊看著我爸將我按在身下瘋狂般的操著。」

「那次的錯誤使我一下子明白了家規的嚴肅性和殘酷性,在我幾近哀號的叫聲中,我爺和我媽的眼睛里沒有一點兒同情,他們也覺得我應該受到那樣的懲罰從而吸取教訓。我事先沒有得到潤滑的屁眼,那次被我爸給操裂了,流了不少的血,我爸是在我血糊的屁眼里把精液射進我的直腸的。」

「後來我養傷養了好幾天,我爺和我媽也對我恢複了往日的溫情,因為屁眼的裂口結痂會發癢,他們輪流的給我舔屁眼為我解癢,我大妹有時也給舔,有時會兩個人一起,一個給舔屁眼一個給啯雞巴,讓我在緩解瘙癢的同時還能享受射精的快感。他們的關心,讓我在心理上得到極大的安慰。但惟獨我爸,甚至連幾句安慰的話都沒有。」

「我的傷好了以後,我像我大妹一樣,變成了我爸發洩的對象,區別是我大妹是滿心歡喜,而我卻心不甘情不願。但我毫無辦法,因為我媽說,家里的晚輩都有義務隨時滿足長輩的要求,不分男女,只要長輩想做,晚輩就該無條件的服從。我媽還說,這是你爺定的規矩,以後,會是你爸定規矩,你很清楚你爺的身體情況,所以你最好還是盡快的調整自己,從中體味快樂。」

「了解了這些以後,我不在試圖反抗我爸了,而且還試著討好我爸。我爸開始的時候並不領情,即使我主動的湊過去,和大妹一起為他啯雞巴,他也只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著,而且不停的誇獎著我的大妹,不論我如何的賣力為他的雞巴增添快感,他就是不說我一句好話。」

「直到有一天,我無比溫順的跪著,將屁股朝著我爸並主動掰開我的屁股向我爸請求說,爸,我想讓你狠狠的操我的屁眼,請你用大雞巴操兒子吧。我爸那冷漠的臉上才露出些許的溫情,他將手指插進我的屁眼摳挖著,慢條斯理的對我說,你別恨爸,爸以前也抗拒過你爺,但你爺還是讓我明白了我必須要聽他的,並搞明白這其實不是一件壞事。」

「那次我爸是第一次很輕柔的將他粗大堅硬的雞巴插進我的屁眼,即使我的屁眼沒有經過任何東西的潤滑,我也沒有感覺到半分的疼痛。我爸操我的時候也是十分的輕柔,他甚至還從後面伸手握住我的雞巴為我套弄。我在一陣陣從屁眼放射的酥麻中,竟然高潮射精了。那是我第一次在雞巴沒有插入任何洞眼的情形下高潮射精,那一刻我開始後悔為啥一開始不試著接受並享受我爸的雞巴。」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家充滿著快樂和和諧,在不違反家規的前提下,我們一家人可以隨時隨地的發生性行為。我爸會把我的雞巴啯硬了以後告訴我,快去操你媽,讓你媽盡快的再給你生個孩子,最好是個兒子,這樣你就能很早的開始操自己的兒子了。我爸的鼓動確實讓我興奮,於是我就去猛操我媽,而我爸會在我的後面把他的大雞巴再插入我的體內。」

「那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感受。我一邊享受著我媽的逼,而一邊又滿足著我爸的雞巴,並從中享受著屁眼的快感。我想,這世上,不會再有比這更完美的親情了。那一年,我十五歲。」

「因為我大妹的屁眼已經被我開了苞,我爺也忍不住就勢享受起她的屁眼。她的小逼雖然只被我爸一根大雞巴操,但她的屁眼,從那時開始每天就要像我媽一樣,隨時滿足家里的三根大雞巴了。看著她那幼嫩嬌小的身子,在我爺身上費力的起伏套弄時,我再也沒有像開始看到我爸操她時那種嫉妒了。我心里充滿了異樣的興奮和刺激,我會走過去,扶著她幫她用力。」

「她的鮮嫩的小屁眼,雖然從顏色上看還沒什麽變化,但已經再也不能恢複沒開苞前那種緊緊的如菊花般的樣子,而是被三根大雞巴在中心擴張形成了一個鉛筆頭般大小的圓洞,只要在她用力提肛的時候,那個小圓洞才會一下子合攏,一旦松了力氣,那小圓洞又慢慢的張開了。那個樣子的小屁眼,總是對我充滿一種極大的誘惑力。」

「我爺毫無顧忌的在我大妹的小屁眼兒里射精,我明顯的感到他喜新厭舊。自從他開始操我大妹的屁眼後,我大妹的直腸里不知道留下了他多少精液,而我媽身上的三個洞,卻很少再得到他的滋潤。我媽似乎也毫不在意,因為她有我這個兒子,只要她有需要的時候,總會有辦法把我弄興奮起來,然後騎在我身上把我的雞巴套進她的大逼或者大屁眼里。」

「因為我已經長成為一個少年,她可以隨心所欲的在我身上顛簸。在她用屁眼套弄我的雞巴時,她會讓我從前面把手伸進她空虛的大騷逼里,不是指頭,是整只手,全部插進去,直到手腕。她在給我生出了我叫小妹的女兒後,她的逼變得更松了,不僅家里的三根雞巴有感覺,她自己也明顯感覺到雞巴有些無法滿足她的騷逼了。」

「我媽用我的雞巴喝一只手去同時滿足她下面的兩個騷洞,其實比兩根雞巴顯得更加省力和受用。每當我媽和我那麽做的時候,我爸即使看見了,也不會表現出被冷落的不滿,他有時還會參與進來,用他的雞巴插到我媽的嘴里去操,等達到可以操逼的硬度後,他就試著把雞巴插入我媽已經容納了我的雞巴的屁眼。在他幾次努力下,我媽的屁眼可以很輕松的適應兩根雞巴進入了。」

「但我爸更多的時候,他會一邊看著我媽和我性交,一邊玩弄起我的二妹。

我二妹已經長到了能夠引起她興趣的程度了,之前只被我爺舔過的更加幼嫩的小逼,於是被我爸接手了。他在我二妹身上很有耐心的重複著幾年前在我大妹身上做過的,他不急不躁的讓我二妹慢慢的喜歡上來自身體的快感。每天看著二妹很喜歡的總是黏在我爸身邊,我竟然盼著我的小妹快些長大了。」

「在我爺每天都操著我大妹的屁眼卻只能看著小嫩逼不能動的情形下,我爺終於忍不住了,他問我爸為啥操了那麽久卻不能使大妹受孕,他說如果再這麽等下去,他可能到死了也無法享受到大妹小逼的滋味了。我爸也感到困惑,在花了大價錢為大妹做了檢查並確認身體沒毛病後,他不得不為自己也做了檢查,結果毛病竟然出現在我爸的身上。」

「也許亂倫的後代總會莫名其妙的得上奇怪的病,就像我的身體畸形,在小時侯根本毫無顯露,十二三歲後,卻才越發的明顯起來。我爸那年其實才二十八歲,竟然就失去了生育能力,那確實讓人感到悲哀,尤其在我這種喜歡用自家女人大肆傳宗接代的家里,那無疑是斷了繼續制造後代並為己所用的路。」

「其實我媽在生過了二妹後的十年里,我爺和我爸都沒有能使我媽再受孕,他們竟然以為是我媽的毛病兒而忽略了自身。而我媽早前那麽急切的誘導我很小就和她發生性行為,似乎也是要驗證一下她自己的身體是否有毛病,因為我媽在我十五歲那年她才二十九歲,只比我爸大一歲,十年前,她才十九歲,因為醫療水平的原因,她只是被我爺一個人確定為失去生育能力的。」

「十年後我媽被我操懷孕了,我爺在搞笑之余也意識到問題可能出現在家中的男人身上,所用我爸才在他的說服下作了檢查。事實證明,在我的家庭里,只剩下我一個男人可以讓女人受孕了。這解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大妹的小逼誰都可以隨便操了,因為能使她受孕的只有我,絕不會出現分不清父親是誰的情況了。但從那以後,我爸變得自卑起來,脾氣也越來越壞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