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哈利‧肯特基

相當變態的小說,有亂倫、有喝尿、有通姦,喜歡重口味的朋友,可以來看一看。這篇文章大概算是中篇吧,為了不吊大家的胃口,我就乾脆一次全貼出來好了,各位請慢慢欣賞。激點文學警告各位淫民:性交可能會「搞出人命」,因此大家可千萬不要亂來。性交可能會導致「中招」(也就是染上性病),在做愛前請三思。

********************************************************

現在是下午3:00,維克‧費爾布萊特已在後院的游泳池邊渡過了好幾個小時。在這段時間裡,她喝了一點兒冰咖啡,又游了一會兒泳,再讀了本她喜愛的性愛小說,最後她躺在那裡曬著太陽。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後,她已經喝完了冰咖啡,準備走回房子裡去上洗手間。維克家的後院相當隱敝,所以她只穿了件非常暴露的比基尼泳裝。維克是個十分摩登的女人,而且她也經常去教堂,但是她從未在眾目睽睽下穿過如此暴露的衣服,如果此時有人能看到她光著腳在房間四處溜達的話,那麼無論他是誰都會為此留下深刻的印象。總之一句話,此時的維克看起來就像個純真的天使。

她已經34歲了,而且還是一對15歲大的雙生子的母親,可是她的身材仍然是那麼苗條,皮膚也是那麼的柔軟和光滑,就像康妮——她的女兒一樣。事實上,就在上週,維克在酒店時還被質疑是不是已經成年。

她不僅僅看起來非常年輕,同時她也是一個顛倒眾生的美女,她那閃亮如黑玉般的頭髮,再加上她那張人見人愛充滿古典美的臉蛋,洋溢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美麗;如秋水般的丹鳳眼是幽幽的黑色,配合著吹彈得破的面頰,每一個見到她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心生愛慕。

她的體形也保持著非常優美的曲線,乳房大概是屬於中等偏大的類型,非常圓潤,而且在這小巧精緻的乳房上面有著粉紅色傲立的乳頭。即使將她的泳裝拉開,她的乳房也不會有丁點兒下垂,或者更確切地說,無論她是仰躺還是伏臥,她的乳房都會是那樣的堅挺。

她有著一條小蠻腰和平坦的腹部,她的雙腿修長而又充滿彈性,而在她雙腿的頂端,被比基尼所包裹的小屁股更是有著天下無雙的曲線美。從前面看,她那茂密的、黑黑的陰毛不安份地自她那比基尼三角褲中露了出來,她非常敏感,所以她從來就沒有剃過她那片黑色三角洲的陰毛。

她知道現在房間中無論她穿什麼東西都不會被人打擾,她的丈夫——丹尼在早上出去了,聽說他是去出差,嗯,大概是參加一個為期五天的會議吧!丹尼已經50歲了,比維克大上許多,她深深地愛著他,為著他的妙語如珠。他每天辛苦地工作著就為了這個家能過得舒適,作為一個慈祥的父親,他把他全部的體貼與溫柔都給了她。

若說他們的婚姻中有缺陷的話,那就是他們之間並沒有和諧的性愛,雖然她一再在內心說服自己並不渴望,但她潛意識裡卻知道事實並不是這樣。她從未看過其他男人的裸體,但是她知道丹尼那不足四英寸的雞巴絕對是偏短型的,當他的雞巴硬起來時──雖然不是很硬,而且也不是很頻繁──就只比她的姆指大上那麼一點。

盡管她有時也被其他的男人所誘惑,但是她卻只動搖過一次,那是在她結婚後的幾個月,是她18歲時,現在她已經快要把這些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從那之後,她極力地控制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貞潔的女人。

她愛她的丈夫,她絕對忠誠於他,自從那次失控之後,她就發誓要保持自己的貞潔。她的丈夫不能夠給她高潮,但是她可以學會用手指來安慰自己。現在她就要上樓去洗手間,在洗完手與臉後,她決定把剩下的時間都花在她的性幻想之中。

維克的女兒康妮和她的幾個朋友出去野營了,要明天才會回來。她的兒子史蒂溫獃在家裡,但是他昨夜在外邊鬼混了一整晚,直到早上11:00才回來,在吃了幾個蛋及鹹肉後,他就徑直上床睡覺了,她想他不睡上幾個小時是絕對不會起來的。

維克有點擔心她的兒子昨天夜裡在外面鬼混些什麼,還有他前天夜晚也是這樣晚才回來。這並不是第一次了,自從暑假開始之後,他就常常整夜不歸,她聽說他是個花心大少,但她不太敢問他到底去了哪裡,因為如果她這樣問的話,他肯定會有各種藉口。

維克的妹妹玻妮並不像維克這樣迷人,但她總算也是個美女,今年28歲,據說在她們那個鎮裡維克和史蒂溫是最漂亮的女人。

維克並不喜歡聽人家說他的兒子是個花心大少,盡管也常常從玻妮的嘴裡聽到這些事。玻妮說的是對的嗎?史蒂溫——她的兒子,真的跟女孩們睡覺?他都在做些什麼呢?為何常常徹夜不歸?

維克光著腳踏著鋪滿地毯的樓梯,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正如她預料的那樣,史蒂溫的臥室門被關上了,於是她只好去浴室。

她有點驚訝了,因為史蒂溫根本就沒有睡覺,他正在裡面淋浴,有點心不在焉地看著窗外,完全失神地站在那裡,然後他打開了浴室的門,用毛巾擦乾自己的身體。就在史蒂溫走出門時,與維克碰個正著,他呆若木雞地定在那裡。

她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她15歲大的兒子的身體,就在那一刻,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當然,維克並不是沒有看過史蒂溫的身體,但這一次,她已經意識他已經長大了。

他發育得相當的好,就好像20歲的男孩般,甚至還要更成熟。他整潔的短金髮包圍著他漂亮的臉蛋,除了英俊之外,他還有著男子漢的氣慨;他的胸膛很寬,上面長滿了金色的捲毛,他的手和胸部都是充滿了力量的肌肉,雖然那裡還或多或少有點未成熟的殘留。

他的母親深深地被他充滿男子漢陽剛氣息的上身所吸引,順便地,她的眼睛向下移動著。天啊!她在海灘見過不少男人的屁股,但是她兒子被細細的金色絨毛所包圍的屁股絕對是最好看的,光只是想像她兒子的屁股,就足以讓她在今後一個月的手淫裡不用再幻想任何其它的東西。

當她兒子的雞巴進入她的視線時,她完全被迷惑住了。

她的思維回到了16年前的某個夏天,當時她叫了一個修理工來為她修理空調。

她18歲,而她的丈夫35歲,而且又矮又胖。在他們結婚時,她還是個處女。盡管丹尼是唯一和她睡過覺的男人,但她總覺得她錯過了某些美好的東西。

修理工穿著短褲和T恤,具有像運動員般健壯的體魄,而且他很英俊,在他的短褲襠前有一團明顯的凸起吸引了她的目光。在他工作時,她站在他的週圍,抓住每個機會去看他那健壯的身體,在此之前,她只能偶爾有機會看到如此強壯的身體。

就在他完成工作後,她提出請他喝一杯冷飲。這個修理工在此之前曾從那些飢渴的家庭主婦身上賺到了比在空調公司更多的錢,而就在這一刻起,他當然知道他可以登堂入室幹她了。

她佈下了這個陷阱,而他則伸出原本應該拿起杯子的手抱住了她並猛烈地吻著她。強壯的身體的接近,他那濃烈的男子漢的味道侵襲過來,舌頭伸入她熱呼呼的嘴裡,維克覺得自己好像要發狂般。

就在他的手侵入她的陰戶時,她又回到了現實,並一把推開了他。

「不行。」她說著:「我是個新婦,我愛我的丈夫。哦,非常抱歉,我是迷昏了頭,請你離開吧!」

修理工知道她只不過是在欲拒還迎,「我知道你真的是需要我,」他溫柔地道:「看吧,我不會再摸你了,我只要你看著就好。如果你還要我走的話,那我立刻不說一句掉頭就走。好嗎?」

她想要他留下,但又放不開心結。他讓她坐下,然後站在她面前脫下自己的短褲,裡面穿的是一條胯部特大的三角褲,大概是為他身體而特製的。

她看到他的那裡比她的丈夫更大,但在他脫著他的白色純棉三角褲時,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丈夫的雞巴硬起來也只有她的姆指大,但這個修理工半硬的雞巴就已像她的腰一般粗(註:不要懷疑,原文就是怎樣寫的,我沒有譯錯)。

就在他慢慢地脫著三角褲時,她期待著看到他整根的雞巴。最後,他的雞巴完全露了出來,直是驚人的巨大!然後,她看到了他的睾丸,她丈夫的就像彈子那麼大,被包在一個小巧光滑的陰囊裡;而修理工的卻有高爾夫球般大小,他的陰囊大大的,而且長滿了茸毛。這充滿男子漢氣味的身體對她發出致命的誘惑,她對此完全沒有任何抵抗能力。

「我應該離開嗎?」他最後一次說著。

維克頭痛起來,她知道這是對上帝的背叛,而且也是對她所愛的丈夫不忠,但是她完全不能控制自己。電流在她的陰戶中亂竄著,她第一次知道女人渴望男人力量的巨大。

「不,你就呆在這兒。」她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著:「我需要你。」

「你需要我什麼?」他決定更進一步地去征服她。

「我需要你的雞巴,」她說著:「我想要你幹我。」

就在她說出這話的同時,她的羞澀也一掃而空,她伸出手來抓住他的雞巴,愛不釋手地玩弄著。她溫柔地上下套弄,不到一分鐘,它就直挺挺地翹起來。從頭到尾,它大約有11英寸長,這是她後來估計的,她甚至用雙手也不能完全握盡這根雞巴。

她把嘴移到了他的胯下,但是他卻躲開了,「求我,」他道:「如果你想吃我的雞巴的話。」

「噢,天啊!」她嚷著:「求你啦,我要你,我想吃你的雞巴。」

他狂笑起來:「和你丈夫的雞巴比較起來,哪個更好?」

她臉紅了,他是在羞辱她嗎?「求你了。」她哀求著:「不要問我這些。」

「如果你想吃我的雞巴的話,你就要說出來。」他堅持著:「是不是你的丈夫不能餵飽你?」

她屈服了:「是的。」她呻吟著,淚水自美麗的眼睛裡流下來:「我想要一個真正的男人,我要你。」

「哦,這樣就足夠了。」他微微彎下了腰把屁股對著她的臉,距離還不到一英寸:「那麼首先,你要用你的舌頭把我的屁眼舔乾淨。」

她入迷地看著他那滿是體毛的屁股,在那深深的裂縫中長滿了細細的毛,混和著屎與汗水的男人體臭迎面而來,這就是他要求她用舌頭去舔的地方。

「我不能那樣做。」她哀求著:「不要讓我做這種羞恥的事。」

「你最好馬上就做,否則我就要離開。」

她沒得選擇,俯下身,把嘴貼近了他那位於兩片屁股蛋兒中間的裂縫。這味道真讓人受不了,她努力地伸出粉紅色小巧的舌頭探入那裡。

「好啊!」他嚷著:「大力一點,用你那濕濕的舌頭給我清洗乾淨吧!」

她濕潤的舌頭開始沿著臀溝上下滑動,味道有點苦,但並不如她想像那樣難以忍受。而且用舌頭舔著這臀溝,包括那充滿彈性的皮膚,及那縮成一圈滿是皺紋的肛門,讓她也興奮起來。

「再進去一點,深一點。」他又發出命令。

她想她也許會因此而死去,但是她仍然照他的話做了,努力地把舌尖抵在他的屁眼上,她用力地把它往裡鑽。慢慢地,她的舌尖鑽進了那緊緊的通道之中,溫暖的直腸壁包圍著她的舌頭。他滿足地呻吟著,而她的舌頭仍在那裡來回地移動,小心地舔動著,她盡力地避免去吃到他的糞。

而過不了多久,他退開了。維克並不想承認自己喜歡去舔屁眼,但是她的陰戶中的騷癢卻變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強烈,她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他的雞巴。

「現在讓我們慢慢地來吧!」他抱著她的臉靠近了自己的雞巴。

她向前微傾著,伸出舌頭舔著那根大雞巴。開始是慢慢地,她舔著他的雞巴就好像在吃著一根巨型的棒棒糖般,唾液將他直挺的雞巴打濕;然後她移向他的睾丸,像崇拜的天神般,她滿是仰慕地吮著他那充滿陽剛氣息的陰囊。

她又回到了他的雞巴,張開雙唇並含住了他的龜頭,她只能吃到巨大的龜頭下方幾英寸的地方。就在她感覺他的龜頭頂住她的喉嚨時,她的陰道開始了第一次高潮。在興奮中,她盡可能深地吞吃著他巨大的雞巴,但是仍然有一半多保持在外面,她只能用手去安撫這些吞不下的部份。

他將手溫柔地撫著她的下巴與臉蛋,她繼續著套弄的動作,極力想讓他感到更多的快感。他的雞巴在她口內變得更硬了,似乎不再滿足於現狀,他開始挺動起來,她拚命地用嘴吸吮著,直至他開始發射。

一次又一次,大量的精液進入她的喉嚨,她從未想到過男人居然會射出如此多的精液,她的丈夫從來就只會射出一點點。灼熱的精液射在她的咽喉深處,帶給她戰慄的快樂,她也再度高潮了,比第一次更為猛烈,也超過了她任何一次的高潮。

「幹我!幹我!」她哀求著:「如果你想要我乞求的話,甚至你要我跪下,我也會照做。我的騷穴等待著你的大雞巴,我需要你充實我,我想要一個真正的男人。我的丈夫從來就不能給我所需,因為他只有一個小男孩般的雞巴,而你卻有一個充滿男子漢氣慨的武器,我求你快點把雞巴塞進來!」

「好,如果你要我幹你的話,小女人,你需要更多的哀求。你必須理解,我有一個家要支持,單靠我在空調公司上班是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你要的雞巴就是我的老本,我可不能這麼輕易地就給你。」

維克花了好幾分鐘才理解了他的意思,畢竟她是這個城鎮裡公認最漂亮的女人。她背叛了自己的宗教信仰,還有那本應對丈夫才有的忠貞,屈服於這個惡棍的性誘惑,她用自己的舌頭去舔這個傢伙的屁股,並品嚐過了他的屁眼的滋味。但是現在,這個傢伙卻說,如果她想要讓他帶她去犯罪,她就不得不給他報酬。

他知道她已經陷得如此之深!他知道他的雞巴對她來說已不可抗拒!雖然這都是事實,她確實想要這個大雞巴,無論他提出什麼要求。

顫抖著,眼淚再次流出,她平靜地問著:「要付多少錢你才肯幹我?」

「這就對了,我很高興我們達到了共識。」他得意萬分:「當然,我也會回報你的,我將幹你幹到你那有著小男孩般雞巴的丈夫回家,我會插你插到國王為了過低的稅率而來(註:此處為隱喻。在殖民地時期,英國統治者曾為了加重剝削而派出了軍隊,可是英國國王卻從未踏足過美洲大陸。這裡暗示著想多久就多久,用優雅一點的話說,就是地老天荒)。嗯嗯……我想,大概最少也要一千美元。」

維克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一千美元!!!」

丹尼完全相信她,而且他也把他所有的錢都轉到了她的名下,甚至還有一張空白的銀行本票。但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把他所賺來的錢再投資了,現在他們只是為了過這幾個雨天而留下了兩千美元。她應該拿出她丈夫辛苦賺來的錢的一半來讓他幹她嗎?

修理工微笑地看著她,見她在他提出金額後臉上馬上變得慘白,他慢慢地擺弄著自己的大雞巴,就這麼一會兒,它又再度硬了起來。

就在看了這寵然大物一眼後,維克還是屈服了,「好吧。」她悲傷地說道,走到桌旁寫了一張支票:「用它領現金,你就會有一千美元了。」她把支票遞給他,又流下了兩滴眼淚。

他笑了,拿過支票,把它收到了懷裡,然後再轉過身來對著她。他拉住她的手,給了她一個法國式深吻,她回應著他,完全忘記了所有的羞辱,她又再次慾火焚身。

修理工抱起了她,爬上樓梯走到了主臥室,他飛快地脫去了她所有的衣服,看著她美麗的胴體,然後,他脫下了他最後幾件衣物──T恤以及鞋子、襪子,就躺在她的旁邊。她想著:他就赤身躺在她丈夫的床上,而自己卻用丈夫的錢來要求他在這兒狠狠地幹自己。

他猛親著她,而且他們的身體早就糾纏在一起,他把她臉上的每一部份都吻到了,而他這些謝禮卻讓這個漂亮的女人更加地需要他。他咬著她的耳朵,讓她體會到一種全新的刺激;他的吻移向了她的脖子、肩膊,但他卻花了最多的時間去猛親她的腋窩。她的丈夫從來就不知道去親她的臉、耳朵、腋窩,她被他這種花巧多多的挑逗迷惑得更不知天南地北,電流在她體內流竄得更快了。

終於他來到了她的乳房,他吸吮著、揉捏著她的乳房,就好像癡迷的藝術家對自己作品的熱愛般。他完全知道如何去刺激女人的乳房以挑起女人的興奮,他把她的左乳咬在嘴裡,而手指則玩弄著她的右乳。她迎來了這個早上的第三次高潮,三次的高潮都比她丈夫給她的更要激烈,而且修理工甚至還沒有摸過她的陰戶。

此時,他的嘴已經移到了她的小腹,舌尖在她肚臍週圍輕咬著,而他的下巴則抵著她那有著茂密森林的三角洲的上緣。他來到了她的陰毛處,埋下臉與手指在那捲曲的毛髮中間,她的陰道吐出了大量的愛液,就在他玩著她的陰毛時,濺到了他的臉上。

「你的陰毛可真是美麗,」他低聲道:「這可是我所看過的穴中最美麗的一個。你要相信我,我可是看過成千上萬的屄。」

「我想,男人們都喜歡把它們剃光或修整好吧?」她回答道。

「那些傢伙都不是真正的男人,只不過是些男孩罷了,他們都是狗屎,其實他們都是在害怕你這個真女人。我從來也不覺得經過修整的屄比你這個天然的屄更好看。」

他繼續舔她,敏捷地把舌頭鑽入她的陰門中,狼吞虎咽地吞吃著她的愛液,而自從他們第一個親吻起,她的騷穴就已經不停地流出這種愛液。

「你愛液的滋味可真美味!」他讚揚著,把兩根手指刺入陰道刺激著她的G點,而他的舌頭則轉攻陰蒂。她的陰戶比乳房更加吸引他的注意,在他長達半個小時的舔弄中,她已經達到了三次或更多次的高潮。

他起身壓到她的身上,與她面對著面,而他巨大堅挺的雞巴則抵在她的小腹上。她想要他插入她的身體,「現在就幹我!」她喊了出來。

「別急,先用你的舌頭清洗我的臉。」他的臉上滿是她噴出的愛液。

她高興地舔弄著、品嚐著她自己那鹹鹹並有著強烈氣味的愛液,「現在,幹我……操我……狠狠地插爆我吧!」她呻吟著。

他低下頭來看著她,她真是不可思議的那麼美。他並沒有吹牛,他確實曾經幹過成千上萬的女人,這其中包括各種各樣的美女,有電影明星、歌星、國際名模等等,但在這個18歲的臉蛋與身體的面前,她們都相形見拙。她看起來是非常的純真無邪,而且是那樣的楚楚可憐,這讓他興起更大的征服感,光只想想就能讓他的雞巴更硬。

他把自己的武器對準了維克那草木茂密的花園入口,他向前頂了頂屁股,龜頭排開了她那黑色的陰毛刺了進去。第一次的插入,他僅僅只進去了五英寸,維克便因為喜悅而大聲地狂叫著。

他努力地想要更加深地插入,在她的陰戶深處仍是無人到過的處女地,他粗壯的雞巴擠開了膣壁的頑抗,抵達了她身體的最深處,她又再一次高潮了,他停在了那裡,享受陰道深處的膣肉越來越緊地收縮著壓迫他的龜頭。

就在她的高潮衰退時,他抽出了幾英寸,然後又再重重地刺了進去……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直到那寵物大物完全進入她的體內。

她幾乎立刻愛上了這種感覺,這在她的一生中從未有過,「噢……幹我!用力地插我!我不敢相信居然會有你這種大雞巴的男人。」她呻吟著,並持續不斷地感受著這種衝擊。

他硬梆梆的大雞巴進進出出,起先是慢慢地,到最後則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令她幾乎昏厥過去,她甚至不知道究竟來了多少次高潮。

過了一會兒,他們變換了姿勢,這一次,他從她的後面進攻。他們已嘗試過各種各樣的姿勢,現在他讓她四肢伏地擺出狗交式的姿勢作最後一擊。

「噢……天啊!我想你不可能深插,但是你可以盡量試試。」她呻吟著。

擺出這種姿勢更加刺激著他,看著她漂亮的屁股、她那可愛的背部、她那美麗的黑髮,還有她那掛在胸前的兩個奶子,所有的這一切,令他巨大的雞巴狠狠地穿過她那茂密的陰毛叢,直刺她的陰戶底端。

他們幹了大約一個小時後,他的高潮也來了。比在她的嘴中更堅硬,他的雞巴在她的體內毫無忌憚地橫衝直撞著,就如同捉住獵物的野獸。數分鐘後,她感到他那噴出的精液重重地擊在她的體內深處,讓她又進入一個無法想像的高潮。

他們已用盡了全身力氣,倒在了床上,即使已經軟了,她仍然感到塞在她陰戶中雞巴的巨大。而在它最終退出時,大量的精液與她的愛液混合著流了出來,她想,大概這些流出來的體液足能裝滿一調匙。

「噢……天啊!你的精液把我丈夫那邊的床面搞到一塌糊塗了。」

「好了,反正他不知道不就沒事了?」修理工悠閑自得。

維克感到一種羞恥湧上心頭,她居然聽到別人用這種腔調談論她最心愛的丈夫,但她的體內仍殘留著慾火,這種想法在她腦海裡不過是一閃即逝罷了。

他的雞巴很快又回復了元氣,她驚訝地張大了嘴,她想:『我那可憐的丈夫丹尼一週也只能來個兩次。』

「噢!我希望我們一整天都做愛。」她說著。

「這當然啦!」他回應著。

「但是你能一整天都硬起雞巴嗎?」

他笑了:「不要把我想得跟你那無用的丈夫一個樣。我告訴你,你現在可是跟一個真正的男人在做愛。」

他讓她用手去摸他的雞巴,讓她驚訝的是,盡管十分鐘前他才射過精,但現在他的雞巴又像之前那麼硬了。他看著她的眼睛,她的眼睛裡滿是仰慕與崇拜,他們又再次幹了起來。

在那個下午,他們幹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也不知道到底幹了多少次。即使在十六年後,她仍然記得那個修理工射了六次精,而她則是在那一整天內有數不清的高潮,或者也許有幾百次吧!

他在她丈夫回家前十分鐘就離開了,他相信自己已找到了一個固定的客戶。但維克卻在那天夜裡覺悟了,她覺得她不應該再欺騙她的丈夫。

修理工幾天後打電話來,他那性感的聲音讓她的陰戶與全身都在發抖,她想要他超過這世界上的任何其它東西,但最後,她還是立場堅定地拒絕了他。

第二年,她就生下了雙生子康妮和史蒂溫。

她完全強迫自己不要去想他們的生日就在她與修理工做愛那天的九個月後的某天,她只是簡單地祈求他們是她所愛的丹尼在她體內所播下的種子,但今天當她看到她兒子的雞巴時,她知道,那個她甚至不知道姓名的修理工才是他們的父親。

所有的記憶如同潮水般回到了維克的腦海之中,但眼前的事實卻讓她馬上回過神來。一條滿是金色陰毛的大雞巴軟軟地垂至史蒂溫的膝蓋,維克想,就好像那個修理工站在她面前一般。

但她卻確切地知道這是她兒子的雞巴,甚至比那個修理工還要硬、還要大。修理工的雞巴半硬起來時大概有11英寸長,而她的兒子軟的時候就已有1英尺長;修理工的雞巴勃起時,她雙手都抓不攏,但是她兒子未勃起的雞巴已像他那樣粗。

有著完美曲線的雞巴就掛在那裡,在它的根部也有著一對巨大的睾丸。維克記起了修理工如高爾夫球般大小的睾丸,他射出的大量的精液也只有這樣大的睾丸才能生產出來;她兒子的睾丸就像兩個大雞蛋,雖然她從來也買不到這樣大的雞蛋。

維克有充足的時間去觀察兒子那滿是肌肉的身體,因為他完全被驚呆了,根本就沒有想到她居然會進來。

他是她懷胎十月的兒子,從嬰兒開始她就餵養著他,直至這一刻起,她再不能把他當成小男孩看,現在她必須把他看成一個男人,一個真正的男人。比任何明星都要性感和英俊的臉蛋、強壯的身體也超過任何古羅馬雕刻家們的想像,而且,還有各種數不清的優點。在她認識的男人當中,他是最獨一無二的。

她記起了她妹妹玻妮跟她說的話:「這個國家最漂亮的女人就誕生在這個城鎮中。」她以前總以為這不是真實,盡管鎮上95%的男人都承認了這一點。她現在不得不承認這個論斷並不誇大而是事實,就在她第一次步進浴室時,她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得目瞪口呆。

幾秒鐘之後,她的驚訝過去了,緊接著就是無比的興奮,她已經是迫不及待了。原本只是想要上個洗手間,然後再出去手淫,但當她兒子赤身裸體地站在她的面前時,她只知道胯下興起了電流並擴散到她全身各處。她再次憶起了與修理工一起的快樂時光,那次她是多麼地快樂呀!但這一次好像更加快活。

她盯著他剛長出的陰毛,他那大大的滿是體毛的陰囊,還有他那迷人的大雞巴,她已經情不自禁了。她根本不想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左手伸向乳房,右手滑入胯部,雙管齊下,她同時刺激著自己的乳頭與陰蒂,而就在她的手指探入她那滿是陰毛的騷穴中前,她就來了一次高潮,爆炸性的一擊,令她快樂地嘆息著。

立即,史蒂溫轉過頭來看著他近乎赤裸的母親。她明顯地處於高潮的快活之中,一隻手摸著乳房,另一隻手則愛撫著那迷人的三角地帶。母親看著兒子的裸體令她有一點點尷尬,但她仍然轉過身去,拉下了自己的比基尼。

他的理智與性慾在掙扎著,但最後還是性慾佔了上風。她是這個國家裡最漂亮的女人,正如他的阿姨跟她說的那樣,他看到她穿著比基尼時通常都會勃起,而他也總會不好意思地把那勃起的雞巴隱藏起來。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雙乳及她那亂篷篷的陰毛,在他的注視中,他的母親擺出了最淫蕩的姿勢,就在他觀察時,他知道他的母親就因為看到他的裸體而達到了高潮。

他早就知道自己英俊的外表、優美的體形及那根巨大的雞巴是任何女人也無法抵抗的,他非常滿意自己的條件,憑著這些,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愛撫她們曲線優美的身體及幹她們。

史蒂溫早在一年前就喪失了他的童貞,這一點除了他母親之外可說是人盡皆知。而且自從那天起,他就差不多幹過兩百多個女人,自從第一次勾引女人起,他就從未失過一次手。可是對於自己的母親,他並不確定她會像任何他勾上的女人那般容易上釣,但是他現在只要想到「媽媽只看到我便達到了一次高潮」這種事實可說是極大地鼓舞了他,幾乎是馬上,他的雞巴就硬了起來。

維克看著雞巴站了起來,慢慢地變得越來越硬、越來越大,就好像變魔術一般,不到一分鐘,它就挺得像支箭一般,聳立在她兒子的小腹下。

維克的高潮過去了,但是她仍處於興奮之中。她看著兒子的雞巴,估計著從頭到尾它大概有15英寸長,確實,她的估計與事實相差並不是太大,它粗得也超過了她的想像。

沉默了一陣子,他們互相用色慾的眼光對視著。

「史蒂溫,」沉默變得無法忍受,她開腔了:「我只不過想上個洗手間,我沒有想到你會在這裡,我以為你應該在臥室裡睡覺。」

「是的,我醒了,想要洗個澡。」他有點尷尬:「我在想些事情,一點兒也不知道你進來了。」

維克知道他看到了她高潮的樣子,而且她幾乎能肯定他看到了,她試著想解釋些什麼:「史蒂溫,就在我看到你時,我覺得你充滿了男子漢氣慨,非常的英俊,而且……而且……好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男人有這麼大的雞巴,我失去了控制,你能原諒我嗎?」

「這當然啦,媽媽。」他有點臉紅,但也有一絲興奮,他的雞巴仍然如鐵棒般硬在那裡:「你根本無須道歉,你是個天下無雙的大美女,我剛才也是情不自禁地看你。」

維克能感覺到他的慾望,正如同她一般:「史蒂溫,我想摸你,我知道我是你母親,而亂倫是最嚴重的罪行,但是我忍不住就是這樣想。」

「噢!媽媽,我也想你來摸我。」他回應著:「把你的比基尼脫下來,好讓我摸你那美麗的身體。」

不敢看他一眼,她從上至下脫著原本就脫了一半的比基尼,首先是圓潤的乳房暴露了出來,然後就是她那長滿了陰毛的三角地帶。

「轉過身去,媽媽,慢慢地轉。」他的聲音嘶啞了起來,其中包含了數不清的肉慾:「讓我好好地看清楚媽媽那美麗的胴體。」

她按照兒子的要求做了,就在她背向他時,她彎下了腰,兩片白白的屁股蛋兒,還有那長滿恥毛的黑色三角洲、捲曲的陰毛都呈現在他眼前;她那細小的、略帶一點粉紅的洞穴附近到處都是亮晶晶的愛液,彷彿像要證明她的高潮才過沒多久似的。

她的胯間傳來強烈的氣味,包圍著他、誘惑著他:「或許我們應該去臥室,媽媽,不過你剛才好像說你要上洗手間。」

她幾乎忘記了這件事,但就在他提及時,她覺得必須去上個洗手間。她的膀胱早在她還在游泳池時就有些漲了,現在又加上性興奮,她覺得現在那裡更加漲了。

「好的。為何丹尼你不先去臥室呢?等會兒我就來。」維克向他建議道。

他仍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睛:「不行,我要呆在這裡,我想看看媽媽那熱呼呼的、金黃色的尿液如何從你那美麗的屄裡流出來。」

她正想告誡他不要用粗口時,才發覺在這種情勢下挑錯子簡直是荒謬可笑。她兒子用色慾的眼光看著尿液自她的陰戶中流出的想法,讓她感覺到快美的電流在她體內流竄。

『我在自己兒子的面前撒尿,而且等會兒我還要吃他的雞巴,讓他不停地幹我,這讓我震顫。』她自忖著:『我確實有一個屄,史蒂溫並沒有叫錯,把陰戶叫做屄也不能算錯。』

她走向洗手間,但是史蒂溫卻一把抓住了她,他讓她跨坐在浴缸上面,他則躺在浴缸底部,將臉部正對準她的陰戶。『噢,天啊!』她想著:『他居然想要這樣看,他要我在他的臉上撒尿!』

她跨坐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拱起屁股,他能夠將他母親那美麗且滿是陰毛的陰戶看得一清二楚。用自己的手指,她動作優美地撥開那叢黝黑的陰毛,分開她那粉紅色帶著水光的陰門,他盯著那片潮濕,而她則控制著肌肉,極力地放鬆,想要從她那滿滿的膀胱中將尿液擠出來。

過了一會兒,開始只有幾股細小的黃色液體,然後中斷了;再然後,又是一股,突然之間,由她尿液組成的洪流從她那美麗的陰戶裡傾瀉而出。

尿液沖出她的尿道發出「噓噓」的聲響,細小但又激烈的液柱用著令人驚訝的力度擊打在他的胸膛上,液體有些飛濺到他的脖子、肩膊、臉上,他只覺得尿液是那麼的灼熱。

女人尿液的味道讓他的激情更為高漲,他抬著頭,張大了嘴巴去接那傾瀉而下的尿柱,然後是一口接一口地吞著。她的尿液仍在流著,他用手接住了一些,把它們塗在了自己的臉及頭髮上。

她傾瀉而下的尿柱維持了一分鐘,然後慢慢地減小了,就在剩下的幾滴也流出時,史蒂溫抬起嘴唇,把他所能找到的尿液舔得一乾二淨。

下一刻,他摟著母親的脖子爬了起來,把她的臉拉近自己,伸出舌頭探入她的口內與她瘋狂地吻著。這是母親與兒子的第一個性愛之吻,他們彼此貪婪地交換著唾液,她品嚐著仍保留在她兒子口腔內她自己尿液的濃烈氣味。

看著母親的美貌,再品嚐著她的尿液,很快就要讓史蒂溫快要高潮了,在射出前的一分鐘,他爬起來,讓母親準備去吃他發射的精液。她照著做了,張大了嘴巴,含住了她兒子的龜頭,為了讓這根大雞巴進入,她不得不把下巴拉到最極限。

她用手握住了火熱的莖身,被它的硬度與巨大驚得有點發呆。就像那個修理工一般的硬,但是她兒子的雞巴卻更為堅挺,她想,就憑這根大雞巴就足以支持起她的體重。拇指與食指極力地張開,她兩隻手合著握住了雞巴的根部以固定住它。

他快要爆炸了,被他母親那溫暖潮濕的嘴巴含住龜頭,再加上她的雙手也不停地在愛撫著,他已經是刻不容緩地想要發射。盡管她用雙手與嘴安撫著他的雞巴,但是她自己也不好過,不過在想到就只要不長的時間,她就不得不拚命地搓揉兒子那暴漲的雞巴。

大概就在搓揉了幾次後,她的嘴巴已經迎來了第一發精液炮彈。她仍然記得修理工那驚人的精液量,而這只不過是她兒子史蒂溫那完全可以媲美修理工的雞巴所發出的第一發而已,但這數量已差不多是她的丈夫一個月內發射的精液量的總和。

史蒂溫沒有停止發射,如火山爆發般的精液炮彈不停地在她口內噴發,她大口大口地吞咽著,但是仍然有很多漏了出來。

在經過十多次的噴發後,雞巴慢慢地平息下來。史蒂溫一次高潮射出的精液足以讓任何男人都目瞪口呆,他喜悅地看著自己射出的大量精液填滿了母親的小嘴,他知道她仍在乾熬著,急需去釋放體內的慾火,他把嘴壓向她的陰戶,技巧性地把他的舌頭在她那火熱的肉洞與陰蒂間來回穿梭。

只有幾分鐘,她兒子那專家級的口交技術就把維克送到了最頂峰,她氣喘吁吁地呻吟著,體內被喜悅所充滿。史蒂溫仍在不斷地舔吃著她新流出的愛液,維克已有點兒虛脫,收縮著雙腿夾住兒子的臉,好讓他的鼻子和嘴巴與她的屁眼與陰戶能更緊密地結合一些,但她的這種動作卻差點讓他喘不過氣。她伏下身,停在他的胯部,笑著舔吃著那黏在雞巴上的大量精液。現在他的雞巴縮得只有12英寸長,而且伏在他那金棕色的陰毛叢中。

在他們休息了幾分鐘後,他們爬起來淋浴一番,再擦乾身體,然後一起去維克的臥室。

「躺下來,媽媽。」史蒂溫說著:「現在我要正式幹你了,在你和爹地的床上,我要用你兒子的雞巴塞滿你的肉洞。」

這句話讓維克臉紅了,她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天理難容。和修理工的偷情就壞得不可救藥了,但現在,她居然瘋狂成這樣,跟自己的兒子做愛,而且就在她丈夫的床上!別人連想都不敢想,但她卻讓它成為了事實,她怎麼有臉再去見丹尼?

但史蒂溫卻親吻著她,把這些負罪的想法全部給掃走了。他把手放到了她的陰戶上,玩弄著她那捲曲的陰毛,「噢,天啊!我愛死這個了。」他嘆息著,伸出手去摸她的陰毛。

她在床上蠕動著,將臉靠近了他的胯部,現在那裡已經洗得乾乾淨淨了。她讓他翻過身去,然後親吻他那兩片迷人的屁股蛋兒,接著,她把頭埋入他的臀溝中,用她的舌頭挑逗著他的屁眼。她還記得當時修理工要她舔他的屁眼時,她曾多麼反感,但現在她已經擺脫了厭惡的感覺,並因此感到興奮,此時她完全不厭惡她兒子那乾淨又緊緊的屁眼。

在來回地舔弄了臀溝好幾次後,她的舌頭鑽入了他的肛門。她不得不用力地擠開他那緊緊的括約肌而刺入,最後她把舌頭完全進入了那個被火熱又潮濕的直腸壁所包圍的通道中,她的舌頭在裡面亂轉著,他感到一陣陣快樂的刺激,她內心對著自己說:『這是史蒂溫——我的兒子,我的舌頭正鑽在他的屁眼裡。』

她盡可能深地將舌頭探入他的直腸之中,來來回回地動作著。他的雞巴又再度直立了起來,恢復了原有的堅挺,但她並不急著去刺激它,她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去濡濕他金棕色的陰毛,然後她把舌頭轉到了他那巨大的睾丸上。

他鬆鬆的陰囊緊緊地包住兩個巨大的蛋蛋,她知道這就是她兒子充滿男子氣慨的根源。她用心地舔著他的陰囊差不多有一刻鐘,他雖然痛苦地要求著她去安撫他那漲得生痛的雞巴,但是現在他也沒有去催她。

她的舌尖帶來陣陣戰慄,他暗忖道:『這是我的媽媽,她正用舌頭舔著我的屁眼,嚐著我糞便的味道,現在她則舔著我的蛋蛋。』

最終,她把注意力移到了他巨大的武器上。她看著它昂首挺立,洋溢著王者的權威,她情不自禁地舔著它、親著它,並把它的一部份吞入了口中,她用嘴巴安慰著她兒子的雞巴。

她退了開來,準備讓她的兒子來幹她。她仰躺著,把雙腿張開到最大,呻吟著乞求:「幹我!史蒂溫,把你那大得不可思議的雞巴插進我的肉洞。我要你,你要你現在就插我。」

他決定去戲弄她一番:「媽媽,但是我是你的兒子,難道你想要你兒子的大雞巴來插你的肉洞嗎?你確定只要你的兒子,而不是要其他任何人來插你的陰戶嗎?」

「噢!史蒂溫,不要這樣對我。幹我吧!我非常需要你。求你啦,不要羞辱我,就幹我好了,讓我嚐嚐你那大又硬的雞巴,我想要它插到我的身體裡。」

「那你怎樣跟爹地說?如果他知道他最愛的妻子讓他的兒子幹,而且還在他的床上。你為何不等待他開完商務會議之後再讓他幹你這熱呼呼的肉洞?」他說著。

「幹我!史蒂溫,現在就幹我,求你……求你啦!」她無助地嗚咽著。

「不行,除非你告訴我,你為何要我——你的兒子來幹你,而不等待讓爹地來插你。」

「你真的想逼我說嗎?史蒂溫。」她悲嘆著。而他則微笑了:「是的,如果你想要我的大雞巴插到你那多毛的肉洞子裡去,你就得必須告訴我為什麼你寧願讓我幹,而不是爹地。」

她屈服了,流著眼淚說道:「好了,你是我的兒子,但是你是一個真正的男人,沒有你的雞巴我不能得到滿足。我愛你的父親,一直都是,而且也將永遠都是,我這樣愛他,但他不能像你這樣滿足我,他沒有你這麼大的雞巴。」

「你的意思是他的雞巴沒有我的大?」

「是的,噢!史蒂溫,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你很清楚這一點,你的雞巴是丹尼的三倍大。噢……求你快點幹我嘛!」在整個對話期間,她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他的雞巴半刻。

在她讚揚著他雞巴大時,史蒂溫覺得越來越興奮,他的雞巴現在比剛才還要灼熱、還要堅硬。「你的意思是,一個男人的雞巴決定了他是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他說著:「這就是你所說的,因為我的雞巴比較大、比較硬,所以你就認為是比你的丈夫更像個男人?」

「是這樣沒錯。」她幾乎要喊了出來。

「那你就這樣說:你要你的兒子用他的大雞巴來塞住你的肉洞,原因就是你的丈夫不是個男人。」

「是的,我想要你的雞巴插進來,我要你幹我。我說了,我求你幹我!求你插我!」

「不行,你沒有按我所講的那樣說。」他堅持著。

「好了,」她再次湧出淚水:「史蒂溫,我的兒子,我想要你用你那又硬、又大、又熱的雞巴來幹我的肉洞。你是個真正的男子漢,如此的英俊,如此地有力,你就像一個性神,我崇拜你,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就為了你那根神聖的雞巴。我丈夫的雞巴太小了,他不是個男人,而你是。噢……幹我!」

他喜歡聽她這樣說,他充滿激情地親吻著她,比任何一次都要猛烈。他告訴她,只要崇拜他,他的雞巴將永遠為他的母親而堅挺著。她知道她確實是崇拜她兒子的雞巴,這是個不移的事實,丹尼無論怎樣對她好,但他不能滿足她。

她回吻著他,用左手溫柔地抓著他的雞巴與睾丸。現在他已擺好了姿勢,把那鐵硬的大雞巴對準了她滿是體毛的陰戶的入口,他用龜頭分開了她濕淋淋的陰唇,滑入了她那個相對於他巨大的雞巴來說顯得有點小的肉洞,溫柔地,他向前挺進著,用豐盛的愛液充當著潤滑劑,他的雞巴慢慢地滑入了她那濕得一塌糊塗的肉洞中。

第一次插入,他只頂進了包括一個龜頭在內的幾英寸,維克就已覺得她兒子的雞巴像要把她撕成兩半一樣,但她知道她能完全容納它,她催促著他快點。

他來回滑動了幾次之後,又頂進了一寸左右。維克滿心歡喜,她的陰道壁從來就沒有如此被擴張過,她也覺得這次特別的充實。但她兒子的雞巴實在是太粗了,甚至讓她有一種被撕裂的痛苦,而這一點即使是那個修理工的大雞巴也不能給她這種刺激的感覺。

史蒂溫在試探了好幾次之後,他發出了他的第三擊,維克來了一次強烈的高潮。更多次的衝刺,他的大雞巴一寸一寸地進入了,而她也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他現在已經插到像那個修理工一樣的深度,但是他異乎常人的粗度卻讓她體驗到從未領略過的完全充實的感覺。他仍然向裡頂進著,現在他雞巴進入的深度是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做到的。

「史蒂溫,」──她不想再叫他作兒子了,就在他表現得像個真正的男子漢時:「你現在已經插到沒有男人插到過的深度,我的身體在那樣的深度還是個處女地,史蒂溫,你讓你的媽媽感到快活無邊。我愛你,史蒂溫,你征服了我的肉洞,你將我送進了天堂。」

這些話語鼓舞著他,他達到了高潮,比在浴室中那一次還要強。蘊含著強大的力量,他的精液衝出馬眼,射在她的子宮壁上,讓她又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他們靜靜地躺了片刻,他的雞巴仍有十二寸長留在她的陰戶裡──在那兒,她的子宮被史蒂溫的精液所充滿,但是他的雞巴仍有四寸長留在外邊。

史蒂溫停頓了一會兒,他的雞巴只是部份變軟了,體會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維克仍期待著更多。她的兒子把雞巴插到了她那仍屬處女地的陰道深處,大約在一、二分鐘後,他又再次抽送著,幾次更用力的衝刺之後,他完全進入了她,他們都體會到了這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她感到他的龜頭頂在她陰道的底部,正壓著她的子宮頸,他粗粗的莖身將她的肉壁擴張至難以想像的大。他刺激著她陰戶內的每一寸黏膜,甚至是那些她從不知道存在的部位,她就像任何生產的女人那樣擴張著自己的陰道,只不過與她們不同的是,她是被自己的孩子的雞巴所漲大的。

只要一想到史蒂溫,她就會變得興奮。他一年前被初中的老師所誘惑,到現在為止,他已經插過二百多個穴,但是他從來也不厭倦女人的肉洞緊緊地糾纏著他雞巴的感覺。這是他母親的身體,他能感覺到她的抽搐,而他又一次射出大量的精液在她的裡面。

當然,他的雞巴仍未有變軟,甚至在他射精之後他也沒有停止抽送,他幾乎是孜孜不倦地插著自己母親的肉洞,用他那十五寸長的大雞巴直插到底,而且數次在她的裡面發射。

他們兩個都釋放出如此多的體液,這更方便了他的大雞巴進出,而且這世界上也沒有任何力量能將這對交歡的母子貼得緊緊的身體分開,他們都沉醉在這交歡之中。

史蒂溫慢慢地抽動著,然後是逐步加快了速度。維克的高潮越來越強烈,那個修理工的影子也在她腦海裡淡去,高潮之間的間隙也越來越短。

史蒂溫──15歲大的男孩,擁有能引誘數百個女人上床的天賦,而且他也從中確實學到了不少的經驗──知道他第一次幹他母親的最重要的一刻來到了。

他越來越快地抽送著,令維克幾乎是處於連續高潮之中,一個高潮還沒有過去,另一個高潮又馬上衝上來,然後又是一個高潮,緊接著又來一個高潮。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有過多少高潮,也許有上百個吧!她仍然努力地向上攀登著,登上一個又一個新的高峰。

她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多少高潮,現在的她已經失去了控制自己呼吸、聲音、身體的能力,除了不斷地迎接高潮之外,她沒有任何事可以去做。她想,如果這種連續高潮不停止的話,她也許會死去。但這種狀態繼續持續著,而且越來越猛烈,在最後,他帶著她登上了絕頂高峰。

他知道她早已準備好了一切,他放開自己,享受著這超脫一切的高峰,他射出了前所未有驚人數量的精液,帶著強大的力量,擊打在他母親的陰道壁上。維克的高潮流也攀登到最高峰,就在史蒂溫帶她進入全新境界之時,她體會著各種不一樣的高潮,這就是史蒂溫的阿姨玻妮(她在前天晚上被他幹了一整夜)所謂的多重高潮,突然間,維克好像漂浮在一個充滿無窮快樂與喜悅的宇宙中。

史蒂溫完全滿足了(當然,這只是暫時性),他筋疲力盡地壓在他母親的身上,他的雞巴仍停留在她的陰戶裡,但是它現在已經是軟綿綿的,只有12英寸長。在他幹過的女人當中,只有10%的女人能享受多重高潮,他很高興他的母親也是其中的一個。他知道這個地區,或者在這個國家,沒有別的男人能給她這種享受;他也知道,他現在被他漂亮的母親當作性神在崇拜。無論何時,她都會用充滿熱情的秋波盯著他,這就是完全的愛,不單單是母親對兒子的愛,還有一個女人對完全能滿足她慾望的男人的愛。

維克停留在這喜悅的宇宙中大約有半個小時,盡管她是那麼的幸福,當然她還是得回到地面。而且沒過多久,母親和兒子又再次開始玩著這個性遊戲,沒有人能確定那天晚上他們到底玩了多少次。

維克的女兒——史蒂溫的雙生妹妹突然出其不意地回到了家裡,因為野營被搞得一團糟,所以她突然中止了這次活動。

康妮發現了她的哥哥與她的媽媽睡在同一張床上,而且在她進來了好幾分鐘他們都沒有發現她。她看到哥哥那怪物似的雞巴插在媽媽的美穴中,而且媽媽也表現出很快活的樣子。康妮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雖然她也有一點嫉妒。

史蒂溫和維克最終讓康妮也加入了他們。就在史蒂溫破了妹妹的童貞之後,他命令媽媽與妹妹互相舔吃著對方的陰戶,就像同性戀的女人一般。

當丹尼回家發現他的妻子、還有兩個孩子都在他的床上做愛及舔陰時,他完全被嚇壞了。維克、史蒂溫和康妮都承認了史蒂溫現在也是這個家庭的男人,丹尼已不能否認這個事實,如果他不能接受的話,他就必須離開。

他們知道他非常愛維克,而他自己也意識到到讓維克嫁給他這個小雞巴的男人是太過自私了,他不能滿足她的需要,但是他非常愛她,他為她過去的牲犧請求著她的寬恕。他承諾作為他們的下人,所以史蒂溫、維克和康妮睡在大床上,而丹尼則睡在一邊的小床。

丹尼開始變得非常喜歡去舔史蒂溫射在他妻子及女兒的陰道及肛門裡流出來的混合體液,偶爾地,他也被允許去幹她們兩個中的一個。他經常地舔弄著史蒂溫的雞巴並直接吞下他射出的精液,而且在吞吃了相當多的史蒂溫的精液後,丹尼也受到了影響:他變得更有男子氣慨,他小小的睾丸也長大,雞巴也長多了一寸半,而且粗度也增加了;以前他做愛只能一週一次,但是他現在變得至少一天一次。

家庭的亂倫已經在丹尼的身上獲得相當好的效果,但這已經是另一個故事的範圍了。

我們不知道讀者是否會喜歡維克和史蒂溫的結局,但是我們希望你在讀這個故事時,至少手淫一到二次。

好了,到最後了,讓我們一起把射在手中的精液舔乾淨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