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全家回娘家渡假,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看到一點鐘,感覺到有點餓,想到市區看有什麼可吃。到了車旁正開啟車門時,身後傳來:「你要去哪?我也要去!」

說話的是老婆的二姐(文中稱為『湘』)。她只大老婆一歲,是四姐妹中最美的一個,但卻是境遇最差的一個。因年齡相近,間隔一段時間,連休假期時,她們兩姐妹總會回娘家聚聚,而住在娘家隔壁鄉鎮的二姐,總會藉口回家小住陪我們。

而在婚前,二姨子即因『愛屋及烏』對我很好,所以再後來她先生經濟有問題時,我當然給予許多無償的援助。或許正因如此才讓我們碰面的機會增加,而二姨子碰上什麼問題,也自然會找我協助。

再來下的發展,就請各位耐心看下去。

「上車!」就關上車門。

在這寂靜的深夜,我的心伴隨車速奔馳著,兩人沒有交談。

湘開口:「你想吃什麼?」

我竟脫口而出:「想吃妳啦!」話一出口才驚覺失言。

我直視前面不敢看湘,沒想到湘接著說:「你想多久了?」

我連忙回答:「開玩笑啦!」

(湘接下來的那句話,如天雷勾動火,開啟我們之間的不倫關係。)

湘笑著說:「你不怕你家那個會生氣?」

這時正好行經河堤,我停下車,轉過身說:「隨便說說而已,不要當真,就算有,是妳,她也不會生氣的。」

結果,眼前的閉著不回答。窗外的月亮,照在湘的身上,從她身上傳來淡淡的女人香。她胸口不安地起伏,嘴唇微微的顫動著,我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沒拒絕,身體顫抖著,她的唇感覺好細嫩!

我的左手輕輕撫摸她的胸……我伸進了她的衣服裡,她的乳頭早已聳立,她的身體伴隨著我的動作回應,她的胸部比老婆來得大,但乳頭卻較小而且細緻。

我的手逐漸往下移,往她的蜜穴前進……

當我的手伸進她的褲子,隔著內褲輕輕的用手指感覺著。她的蜜穴被濃密的陰毛覆蓋著,往穴口一探,怎知蜜汁早已氾濫成災,和老婆難以相比!(老婆是屬於微量型,而她這個姐姐則如湧泉般,源源不絕)而她的陰蒂已腫脹激突,我流連地挑逗它……

她的臀部不時地搖擺應合,我將手沿著內褲邊,往著嚮往已久的聖地前進,我仔細地探索,蜜穴裡層層疊疊的皺褶如同嬰兒般的吸吮著,我以輕快的節奏用手指在穴口抽動挑逗,她身體不自主地緊繃,並發生深沉急促的呼吸,我感受到了她身體的渴望。

手指整個被她的淫穴吞噬,我在一片蜜汁中抽插攪動,她的花心硬如頑石,此時她按住了我的手:「找個地方……不要在這裡……」

我抽出沾滿蜜汁的手,發動車子往汽車旅館急奔。我的目光看到她按在蜜穴的手並未離開,而且伴隨的律動搓揉蜜穴。心想兩姐妹反應真是天壤之別,一如同冰山,一個如同火山!很快的來到汽車旅館,進入戰場……

一進門,兩人即相擁,嘴唇緊緊接合,舌頭如同熱烈著相互回應,我的手不曾停止地撫摸著她的身體。很有默契地,二人同時卸下身上的障礙,兩個人身體緊緊交錯,我引導她躺下,用嘴往下的探索這未曾接觸過的陌生肉體……

我貪婪地吸著乳頭,同用手蜻蜓點水般劃過蜜穴,每次經過,都會引起熱烈的肢體回應,隨後伴隨著失望的歎息。她己受不了這一波的挑逗,她不時地調整身體,用蜜穴迎合期盼著我的來臨,當我的舌頭劃過小腹往蜜泉前進時,她捉住了我的手,把我往上拉。

她告訴我:「太醜了!不要……」並哀求我:「我想要……」

我戲謔地問:「妳想要什麼?」

她不加思索道:「我要你大力地幹我!」同時將嘴唇貼上我的唇,用力地吸吮,並握住我的暴脹的陰莖,抵住她的穴口。一股濕潤的感覺馬上入侵襲我的感官,我極力克制激動的慾火……

我的手未曾停止地挑逗陰蒂,不時用堅硬如石的屌刺探著淫穴,淫水如同破堤般湧出,淫水浸濕了床單;她的臀一直往上頂,我則欲擒故縱的故意閃避。這樣一來一往,過了不知多少,當她累了想放棄時,我心想進攻的時機到了,即調整了位置。

趁其不備,我將在穴口抽動的屌一舉整根插入,只聽到她發出噬人的回應,如償所願的深深讚歎!

我深沉紮實抽插著,她咬著牙緊緊地抱著我,大腿配合抽插敞開,手則用力掐著我的臀部。忽然,她緊咬我的肩膀,身體一陣抖動,她的第一波高潮來臨!

可能是屯積的能量,才在高潮時的肢體動作讓我快無法招架!我克制著想射的感覺,忽深忽淺地抽送,仔細感受著蜜穴裡層層疊疊的波折濕潤,撞擊著她深處的花心,感受那伴隨濕潤淫液所發出的樂譜……

她在短短的三十分鐘,攻頂四次!而我再也克制不住,將屯積壓抑的精液伴隨著快速的衝刺,全部射向花心……

當我滿足的想停止時,她的手握住了我的屌,用龜頭快速地磨擦著陰蒂,而一股未曾有過的快感迅速地由龜頭直攻腦門,蜜穴的細嫩及濃密的陰毛磨擦的觸感,讓我的精液再次不自主地噴射在她身上。

激情過後,整裝時,湘笑問我:「我和她感覺有什麼不一樣?」

我笑著答說:「沒有同時比較,感覺不出來。」

她笑笑說:「你想得美喔!」

在此也埋下了日後更聳動的伏筆。

親身的不倫(同床共枕)

自在汽車旅館和姨子的第一次接觸後,那種激情及感官的享受,一直在心中衝擊著,無意間就會沈浸於當時的情況。

經過快二個星期,這天星五突然接到湘的來電,很自然的閒話家常,並問我們什麼時要再回去!我因工作關係,回答:『看看!』。

電話那端傳來:『哦』。

我感覺到她的失望!但又不敢追問。

誰知道一回家,老婆興高采烈的問我!這個二天有沒什麼事,想回娘家!我心想那有這麼巧的?不禁問妳怎忽然想回去!結果不出所料是湘的傑作,我也就順其自然的答應。

一進岳母家,便看到湘,笑容滿面迎接我們。我會心的笑笑,沒如同往常的閒扯打屁,我眼角看到湘的雙眼,如同湖水般的閃爍著,一屋子的小孩,岳母及她們姐妹倆,東扯西扯的胡扯整晚。

我和湘有時無意的目光交錯,發現她的眼光中夾雜著不安和焦躁,臉頰泛著紅霞。到十一點的時候老婆提醒我:『您不是還沒洗澡!還不去洗!等一下沒熱水』。因岳家是在鄉下,熱水仍是用木柴燒的。我起身要去看還有沒有熱水時,湘已起身說她去看,叫我準備衣服。

岳家的浴室是房子外另外建,而熱水的鍋爐即在浴室旁,簡單又隱蜜,小小昏暗的燈光,連門鎖都省了,鄉下民風較純樸,而週遭都是親戚,所以沒太多防備。我拿著衣服進入浴室,問湘水還可以嗎?她回答還有,她有再加木材。我將水打開放入浴缸。

正當我用水沖洗身上的泡泡時,一個人影閃進浴室,不用問當然是湘,我轉過身時,她炙熱的唇已直接緊貼著我的唇,舌頭如同靈蛇般的入侵,此時湘如同飢民般的飢渴。我直接將手伸進她褲子裡,直接朝著久違的蜜穴進攻,迎面摸到是早已濕淋淋的內褲,我直接略過內褲,用手掌覆蓋著濕潤的蜜穴,搓揉,淫液如潰提般的直襲我的手心。

我想將她的褲子脫下,她阻止我,怕被發現,要我晚一點。她掙扎的,脫離在她蜜穴肆虐的手。隨即蹲下!含著我那冒著水珠的屌!快速的擺動,舌頭如同蛇信般的挑逗馬眼,飢渴的吸吮著,我禁不起這樣的感官的刺激,一股無法控制的將熱熱的精液,全數的射進她的嘴裡,她竟一口將它們全數吞進肚子裡,這是老婆不可能做的。

我扶起她,給了她深情的擁吻。

她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休息一下,晚上要給我。』

我以熱情的吻回答了她,她拒絕了我的手,快速逃離犯案現場。

我將激情過後的身體泡在浴缸中,不好好調息一下,晚上還有硬仗要打。

等我泡好澡,一身舒暢的回客廳,只見岳母已睡眼惺忪的帶著孩子要入睡,客廳只剩婆、湘、小舅子,此時小舅子接到電話,可能朋友邀約要外出,小舅子開口向我借車,我當然不可能拒絕,因為我本身很疼這個小舅子。

正當二個姐姐要開口,他早已興高采烈拿著車鑰匙溜之大吉。十二月天的山區還真有一點冷,我和她倆姐妹,窩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我正心想今晚的『宵夜』要如何吃時?老婆提議太冷了,回房裡蓋被子看電視聊天(因房間有限,以前湘經常和我們同房)。

湘附和的即起身和老婆往房間,我則藉口上厠所,想想未吃的『宵夜』,忽然靈機一動,不如就地正法,一來可方便,二來可進一步了解她倆姐妹。

自從上次的宵夜意外,我就嘗試著,試探開玩笑的告訴婆,想上姨子。

她只回了一句『你想上!也要看湘要不要』

我說『她要就可以哦?妳不會咬人哦?』

她回說『湘同意就好!』

我為了不打草驚蛇,沒在瞎扯下去。

而今天是一個測試的時機,

可了解婆的真正態度。

可了解湘的底限。

如成功日後可省去很多麻煩。

想著想抽了三根煙,我打定主意就往房屋走,房裡的床鋪是早期總鋪式,足足可容下約四做人,只見她姐妹倆一起蓋著被子,只剩頭在外面,不說二話我跳上床往她們的中間鑽,我身上的冰感!造成二個姐妹一陣驚呼,我抖動著身子,感受著身旁這二個女人體溫!

我整理著激動的心情,讓此時堅時不安份跳動的小傢伙安份一點,思考著要如何進行,不知過了多久,我用左手摸向湘的大腿,才發現她已上睡衣,隔著輕柔的布料,我挑逗著她的腹股間,湘不時用手緊握著我的手阻止我,我則乾脆將手整個貼在她的蜜穴上。

不管她的阻擋,放在那就是不動也不移開。同時右手朝著婆進攻,婆未阻止但雙腿緊夾著,失便在她死穴附近迂迴。此時老婆翻動身體,閉上眼,狀似睡著了,但我知道她沒睡,似乎有意要裝睡。

此時的空氣因充滿情慾而整個熱氣上昇了,我故意停下對老婆的攻勢。側過身閉上眼將火力全部針對左邊的湘,我用迂迴的方式,右手輕撫著她的大腿內側,每到蜜穴附近,便跳過到小腹及腹股間。

右腿則壓著她的右腿,她的肢體動作已將她的需求明白的傳遞給我,我微啟眼晴,只見湘側身似乎再看婆!然後她也閉上了眼,忍受我的挑逗及生理的反應,我想測試看看她可忍多久。

我伸進了她的睡衣,用手輕撫她內側的肌膚,延著內褲的邊緣感受著她,她身體的抖動越來越明顯,她的手伸了過來我的下部帳蓬,在外來回搓揉著我的屌,即直接伸進去緊握我跳動的屌,隨著我的挑逗,她握著屌的力道緊到,有點要折斷的感覺。

她的呼吸越來越沈重,身體起伏越來越大,我看時間成熟,便將火力全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朝淫液氾濫的蜜穴進攻,同時用腳示意她調整腳的姿勢,她並未馬上打開雙腿,似乎猶豫著,我即刻將蜜穴抽動的手指抽出,慢調斯理的撫摸著不著邊際的部份。
  
她的臀部搖擺著似乎在招換著我的臨幸。在過了一會兒,又往濕潤的穴口鑽,並再次示意要她打開雙腿,這次她即刻敞開雙腿,不敢稍做延遲,我也用手給她正面的稱許,用三根手指一次次深沈挖掘著蜜穴,同時用掌心磨擦著她的陰蒂。

她的手好像要把我屌整個拔起,身體的抖動頻率己如同秒針般著急促,我知道她己不行!高潮快來了,我不得不稍做停頓,不然可能壞了最終大計,女人高潮來臨時做什她都可以,高潮過了那她配合那就難了。

所以在她不耐的頂著臀部,用手扯著我的屌,示意要她側身背對著,在她調整姿勢後,我便緊貼著她的背、撩起了的睡衣,手由前面搓揉她濃蜜的陰毛及濕潤的蜜穴,同時將自已我褲子褪下,讓躁動的屌透透氣。

我知道此時要上她,她一定還有理智排拒,姐妹倆這部份的反應倒雷同,唯有掌握關鍵時刻,只要能插入即可大開方便之門。我感受著她的身體反應及起伏,下足功夫,讓生理感官攻克心理障礙,一邊調整屌的位置,以便適當時間,攻克插入蜜穴中!

我的堅硬的屌抵住她的臀部,一邊調整一邊向穴口試探,還沒進入整個屌就被她的淫液沾濕了,忽然頭部已進入穴口,她正想閃避時,我抱著她一舉將屌,整根插到底,她深吸一口氣,我輕輕的快速抽送,此時她己無力也無心拒絕,只有壓抑著聲音,享受著感官刺激及快感.

每次抽動都會將她的蜜汁導出,而抽動蜜穴伴隨著淫液的聲音,這時如同號角般響亮,我想老婆應該也有聽到,就算睡著了,也會被吵醒.便用手往婆的桃花源試探,摸了一下,老婆的內褲早已濕透,但她的手打了我手背一下,力道是小的,我很高興這樣的發展。

便全心滿足湘的淫穴,待她滿足後還有功課要交呢!我一邊幹著穴,一邊用手沾著淫水快速搓揉她的陰蒂,一下子她的反應即告訴我,她快來,她側過頭吻著我,手緊捉著我的手,接著身體激烈抖動,蜜穴裡淫液大量湧出,我抱著她讓她好好享受,過了一回,側身溜下床往浴室善後。

我則翻身抱著婆,將她身扳正,只見婆嘴微嘟!

我問她『生氣囉?』

她故做生氣狀況回我『你高興了』

我不敢回答,俯身要幫她用口服務,沒想到她竟阻止我!只丟下一句『要直接用,不要用口啦』,但我想要湘在時才上老婆,這樣才可知道測試湘的反應,所以故意拖延,正脫下婆的內褲時,想著要如何延時,還好房外傳來腳步聲。

婆趕快拉好被子,我也假裝躺好!湘輕巧的鑽進進被窩,我伸過手摸了一把!她把我手捉住示意要我安慰老婆!我了解她的意思,故意把她的手捉到我的屌那兒,要她鼓勵它。

她來回的輕撫著我的屌,我在耳邊要她用口,不然太累了,她勉為其難的往下移動,用熱熱的唇含著我的屌,我下面享受著她的溫柔,手不安份的摸向光著下身的婆。婆難得春潮氾濫,雖不同湘的量,但婆的蜜穴觸感較細嫩,可能是性經驗的差異吧。

此時,婆已敞開雙腿,我用手指在她穴口挑逗,她緊閉雙眼,已受不了的拉我要我插入!我打個PASS給湘,她調整側身裝睡(倆姐妹唯一相同的),我先側身屌的位置,婆己迫不急的用手導引屌至穴口,當屌進入穴口時,婆從未有過的主動搖擺臀部,迎合著我的抽送。

抽送幾下,婆即示意要用她最喜歡的姿勢!我趁著翻身順便調整婆的位置往中間移,此時她倆相隔只有約二十公分,我動作也故意大到會碰到湘,而婆的腳也不時的碰到湘。

我用著婆的101致命死招,就是我由正面俯身兩腳外跨,趴在婆身上,腳在由外往內倒鈎住婆的腳,這樣的姿勢婆的使用心得是接觸面大,插的深,又可控制她腳的角度,一邊幹一邊用手摸她的陰蒂,三兩下就昇天了。

我今天抽送時,動作又故意特別大力特別深,婆雖忍但也受不了發出呻吟,我調整節奏,控制不讓婆太快來,她只要一來完就翻臉不認人的,右手趁機摸向湘的穴,當然又氾濫成災,我邊用屌幹著婆,邊用手指抽送著湘的蜜穴。

這時婆的臀部整個往上頂,她的高潮已至,我不得不全力用屌抽送,婆終於放聲呻吟,我也在此時將熱騰騰精液射向她的花心!休息片刻!婆側身去善後我也隨後去清洗,再浴室裡和老婆兩人相視會心的笑了笑。此時的我心中真的是快樂無比!心中所擔心的事也消失不在。

回到房裡,湘沒睡看著電視,我上床耍賴的往中間鑽,倆姐妹雖然嘴裡罵著,但仍依我的意思挪出位置,她們二人東扯西址,我則是正躺著不敢稍有偏差,稍有閃失,被裡小弟恐遭毒手。

話雖如此,暗地裡我則一手負責一邊,如同好奇寶寶的在她倆的身上探索,並觀察這倆個女人真的厲害,一邊阻擋我的進攻,一邊二人仍自如談天,後來我還故將二人的手捉到我的要塞!二個人的手碰到時!如同觸電般跳開,不約而同二人朝我粉拳直落...而這唯一次的三人同床經驗,也在歡笑中劃下快樂的句點。

那晚全家回娘家渡假,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看到一點鐘,感覺到有點餓,想到市區看有什麼可吃。到了車旁正開啟車門時,身後傳來:「你要去哪?我也要去!」

說話的是老婆的二姐(文中稱為『湘』)。她只大老婆一歲,是四姐妹中最美的一個,但卻是境遇最差的一個。因年齡相近,間隔一段時間,連休假期時,她們兩姐妹總會回娘家聚聚,而住在娘家隔壁鄉鎮的二姐,總會藉口回家小住陪我們。

而在婚前,二姨子即因『愛屋及烏』對我很好,所以再後來她先生經濟有問題時,我當然給予許多無償的援助。或許正因如此才讓我們碰面的機會增加,而二姨子碰上什麼問題,也自然會找我協助。

再來下的發展,就請各位耐心看下去。

「上車!」就關上車門。

在這寂靜的深夜,我的心伴隨車速奔馳著,兩人沒有交談。

湘開口:「你想吃什麼?」

我竟脫口而出:「想吃妳啦!」話一出口才驚覺失言。

我直視前面不敢看湘,沒想到湘接著說:「你想多久了?」

我連忙回答:「開玩笑啦!」

線上A片

(湘接下來的那句話,如天雷勾動火,開啟我們之間的不倫關係。)

湘笑著說:「你不怕你家那個會生氣?」

這時正好行經河堤,我停下車,轉過身說:「隨便說說而已,不要當真,就算有,是妳,她也不會生氣的。」

結果,眼前的閉著不回答。窗外的月亮,照在湘的身上,從她身上傳來淡淡的女人香。她胸口不安地起伏,嘴唇微微的顫動著,我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沒拒絕,身體顫抖著,她的唇感覺好細嫩!

我的左手輕輕撫摸她的胸……我伸進了她的衣服裡,她的乳頭早已聳立,她的身體伴隨著我的動作回應,她的胸部比老婆來得大,但乳頭卻較小而且細緻。

我的手逐漸往下移,往她的蜜穴前進……

當我的手伸進她的褲子,隔著內褲輕輕的用手指感覺著。她的蜜穴被濃密的陰毛覆蓋著,往穴口一探,怎知蜜汁早已氾濫成災,和老婆難以相比!(老婆是屬於微量型,而她這個姐姐則如湧泉般,源源不絕)而她的陰蒂已腫脹激突,我流連地挑逗它……

她的臀部不時地搖擺應合,我將手沿著內褲邊,往著嚮往已久的聖地前進,我仔細地探索,蜜穴裡層層疊疊的皺褶如同嬰兒般的吸吮著,我以輕快的節奏用手指在穴口抽動挑逗,她身體不自主地緊繃,並發生深沉急促的呼吸,我感受到了她身體的渴望。

手指整個被她的淫穴吞噬,我在一片蜜汁中抽插攪動,她的花心硬如頑石,此時她按住了我的手:「找個地方……不要在這裡……」

我抽出沾滿蜜汁的手,發動車子往汽車旅館急奔。我的目光看到她按在蜜穴的手並未離開,而且伴隨的律動搓揉蜜穴。心想兩姐妹反應真是天壤之別,一如同冰山,一個如同火山!很快的來到汽車旅館,進入戰場……

一進門,兩人即相擁,嘴唇緊緊接合,舌頭如同熱烈著相互回應,我的手不曾停止地撫摸著她的身體。很有默契地,二人同時卸下身上的障礙,兩個人身體緊緊交錯,我引導她躺下,用嘴往下的探索這未曾接觸過的陌生肉體……

我貪婪地吸著乳頭,同用手蜻蜓點水般劃過蜜穴,每次經過,都會引起熱烈的肢體回應,隨後伴隨著失望的歎息。她己受不了這一波的挑逗,她不時地調整身體,用蜜穴迎合期盼著我的來臨,當我的舌頭劃過小腹往蜜泉前進時,她捉住了我的手,把我往上拉。

她告訴我:「太醜了!不要……」並哀求我:「我想要……」

我戲謔地問:「妳想要什麼?」

她不加思索道:「我要你大力地幹我!」同時將嘴唇貼上我的唇,用力地吸吮,並握住我的暴脹的陰莖,抵住她的穴口。一股濕潤的感覺馬上入侵襲我的感官,我極力克制激動的慾火……

我的手未曾停止地挑逗陰蒂,不時用堅硬如石的屌刺探著淫穴,淫水如同破堤般湧出,淫水浸濕了床單;她的臀一直往上頂,我則欲擒故縱的故意閃避。這樣一來一往,過了不知多少,當她累了想放棄時,我心想進攻的時機到了,即調整了位置。

趁其不備,我將在穴口抽動的屌一舉整根插入,只聽到她發出噬人的回應,如償所願的深深讚歎!

我深沉紮實抽插著,她咬著牙緊緊地抱著我,大腿配合抽插敞開,手則用力掐著我的臀部。忽然,她緊咬我的肩膀,身體一陣抖動,她的第一波高潮來臨!

可能是屯積的能量,才在高潮時的肢體動作讓我快無法招架!我克制著想射的感覺,忽深忽淺地抽送,仔細感受著蜜穴裡層層疊疊的波折濕潤,撞擊著她深處的花心,感受那伴隨濕潤淫液所發出的樂譜……

她在短短的三十分鐘,攻頂四次!而我再也克制不住,將屯積壓抑的精液伴隨著快速的衝刺,全部射向花心……

當我滿足的想停止時,她的手握住了我的屌,用龜頭快速地磨擦著陰蒂,而一股未曾有過的快感迅速地由龜頭直攻腦門,蜜穴的細嫩及濃密的陰毛磨擦的觸感,讓我的精液再次不自主地噴射在她身上。

激情過後,整裝時,湘笑問我:「我和她感覺有什麼不一樣?」

我笑著答說:「沒有同時比較,感覺不出來。」

她笑笑說:「你想得美喔!」

在此也埋下了日後更聳動的伏筆。

親身的不倫(同床共枕)

自在汽車旅館和姨子的第一次接觸後,那種激情及感官的享受,一直在心中衝擊著,無意間就會沈浸於當時的情況。

經過快二個星期,這天星五突然接到湘的來電,很自然的閒話家常,並問我們什麼時要再回去!我因工作關係,回答:『看看!』。

電話那端傳來:『哦』。

我感覺到她的失望!但又不敢追問。

誰知道一回家,老婆興高采烈的問我!這個二天有沒什麼事,想回娘家!我心想那有這麼巧的?不禁問妳怎忽然想回去!結果不出所料是湘的傑作,我也就順其自然的答應。

一進岳母家,便看到湘,笑容滿面迎接我們。我會心的笑笑,沒如同往常的閒扯打屁,我眼角看到湘的雙眼,如同湖水般的閃爍著,一屋子的小孩,岳母及她們姐妹倆,東扯西扯的胡扯整晚。

我和湘有時無意的目光交錯,發現她的眼光中夾雜著不安和焦躁,臉頰泛著紅霞。到十一點的時候老婆提醒我:『您不是還沒洗澡!還不去洗!等一下沒熱水』。因岳家是在鄉下,熱水仍是用木柴燒的。我起身要去看還有沒有熱水時,湘已起身說她去看,叫我準備衣服。

岳家的浴室是房子外另外建,而熱水的鍋爐即在浴室旁,簡單又隱蜜,小小昏暗的燈光,連門鎖都省了,鄉下民風較純樸,而週遭都是親戚,所以沒太多防備。我拿著衣服進入浴室,問湘水還可以嗎?她回答還有,她有再加木材。我將水打開放入浴缸。

正當我用水沖洗身上的泡泡時,一個人影閃進浴室,不用問當然是湘,我轉過身時,她炙熱的唇已直接緊貼著我的唇,舌頭如同靈蛇般的入侵,此時湘如同飢民般的飢渴。我直接將手伸進她褲子裡,直接朝著久違的蜜穴進攻,迎面摸到是早已濕淋淋的內褲,我直接略過內褲,用手掌覆蓋著濕潤的蜜穴,搓揉,淫液如潰提般的直襲我的手心。

我想將她的褲子脫下,她阻止我,怕被發現,要我晚一點。她掙扎的,脫離在她蜜穴肆虐的手。隨即蹲下!含著我那冒著水珠的屌!快速的擺動,舌頭如同蛇信般的挑逗馬眼,飢渴的吸吮著,我禁不起這樣的感官的刺激,一股無法控制的將熱熱的精液,全數的射進她的嘴裡,她竟一口將它們全數吞進肚子裡,這是老婆不可能做的。

我扶起她,給了她深情的擁吻。

她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休息一下,晚上要給我。』

我以熱情的吻回答了她,她拒絕了我的手,快速逃離犯案現場。

我將激情過後的身體泡在浴缸中,不好好調息一下,晚上還有硬仗要打。

等我泡好澡,一身舒暢的回客廳,只見岳母已睡眼惺忪的帶著孩子要入睡,客廳只剩婆、湘、小舅子,此時小舅子接到電話,可能朋友邀約要外出,小舅子開口向我借車,我當然不可能拒絕,因為我本身很疼這個小舅子。

正當二個姐姐要開口,他早已興高采烈拿著車鑰匙溜之大吉。十二月天的山區還真有一點冷,我和她倆姐妹,窩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我正心想今晚的『宵夜』要如何吃時?老婆提議太冷了,回房裡蓋被子看電視聊天(因房間有限,以前湘經常和我們同房)。

湘附和的即起身和老婆往房間,我則藉口上厠所,想想未吃的『宵夜』,忽然靈機一動,不如就地正法,一來可方便,二來可進一步了解她倆姐妹。

自從上次的宵夜意外,我就嘗試著,試探開玩笑的告訴婆,想上姨子。

她只回了一句『你想上!也要看湘要不要』

我說『她要就可以哦?妳不會咬人哦?』

她回說『湘同意就好!』

我為了不打草驚蛇,沒在瞎扯下去。

而今天是一個測試的時機,

可了解婆的真正態度。

可了解湘的底限。

如成功日後可省去很多麻煩。

想著想抽了三根煙,我打定主意就往房屋走,房裡的床鋪是早期總鋪式,足足可容下約四做人,只見她姐妹倆一起蓋著被子,只剩頭在外面,不說二話我跳上床往她們的中間鑽,我身上的冰感!造成二個姐妹一陣驚呼,我抖動著身子,感受著身旁這二個女人體溫!

我整理著激動的心情,讓此時堅時不安份跳動的小傢伙安份一點,思考著要如何進行,不知過了多久,我用左手摸向湘的大腿,才發現她已上睡衣,隔著輕柔的布料,我挑逗著她的腹股間,湘不時用手緊握著我的手阻止我,我則乾脆將手整個貼在她的蜜穴上。

不管她的阻擋,放在那就是不動也不移開。同時右手朝著婆進攻,婆未阻止但雙腿緊夾著,失便在她死穴附近迂迴。此時老婆翻動身體,閉上眼,狀似睡著了,但我知道她沒睡,似乎有意要裝睡。

此時的空氣因充滿情慾而整個熱氣上昇了,我故意停下對老婆的攻勢。側過身閉上眼將火力全部針對左邊的湘,我用迂迴的方式,右手輕撫著她的大腿內側,每到蜜穴附近,便跳過到小腹及腹股間。

右腿則壓著她的右腿,她的肢體動作已將她的需求明白的傳遞給我,我微啟眼晴,只見湘側身似乎再看婆!然後她也閉上了眼,忍受我的挑逗及生理的反應,我想測試看看她可忍多久。

我伸進了她的睡衣,用手輕撫她內側的肌膚,延著內褲的邊緣感受著她,她身體的抖動越來越明顯,她的手伸了過來我的下部帳蓬,在外來回搓揉著我的屌,即直接伸進去緊握我跳動的屌,隨著我的挑逗,她握著屌的力道緊到,有點要折斷的感覺。

她的呼吸越來越沈重,身體起伏越來越大,我看時間成熟,便將火力全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朝淫液氾濫的蜜穴進攻,同時用腳示意她調整腳的姿勢,她並未馬上打開雙腿,似乎猶豫著,我即刻將蜜穴抽動的手指抽出,慢調斯理的撫摸著不著邊際的部份。
  
她的臀部搖擺著似乎在招換著我的臨幸。在過了一會兒,又往濕潤的穴口鑽,並再次示意要她打開雙腿,這次她即刻敞開雙腿,不敢稍做延遲,我也用手給她正面的稱許,用三根手指一次次深沈挖掘著蜜穴,同時用掌心磨擦著她的陰蒂。

她的手好像要把我屌整個拔起,身體的抖動頻率己如同秒針般著急促,我知道她己不行!高潮快來了,我不得不稍做停頓,不然可能壞了最終大計,女人高潮來臨時做什她都可以,高潮過了那她配合那就難了。

所以在她不耐的頂著臀部,用手扯著我的屌,示意要她側身背對著,在她調整姿勢後,我便緊貼著她的背、撩起了的睡衣,手由前面搓揉她濃蜜的陰毛及濕潤的蜜穴,同時將自已我褲子褪下,讓躁動的屌透透氣。

我知道此時要上她,她一定還有理智排拒,姐妹倆這部份的反應倒雷同,唯有掌握關鍵時刻,只要能插入即可大開方便之門。我感受著她的身體反應及起伏,下足功夫,讓生理感官攻克心理障礙,一邊調整屌的位置,以便適當時間,攻克插入蜜穴中!

我的堅硬的屌抵住她的臀部,一邊調整一邊向穴口試探,還沒進入整個屌就被她的淫液沾濕了,忽然頭部已進入穴口,她正想閃避時,我抱著她一舉將屌,整根插到底,她深吸一口氣,我輕輕的快速抽送,此時她己無力也無心拒絕,只有壓抑著聲音,享受著感官刺激及快感.

每次抽動都會將她的蜜汁導出,而抽動蜜穴伴隨著淫液的聲音,這時如同號角般響亮,我想老婆應該也有聽到,就算睡著了,也會被吵醒.便用手往婆的桃花源試探,摸了一下,老婆的內褲早已濕透,但她的手打了我手背一下,力道是小的,我很高興這樣的發展。

便全心滿足湘的淫穴,待她滿足後還有功課要交呢!我一邊幹著穴,一邊用手沾著淫水快速搓揉她的陰蒂,一下子她的反應即告訴我,她快來,她側過頭吻著我,手緊捉著我的手,接著身體激烈抖動,蜜穴裡淫液大量湧出,我抱著她讓她好好享受,過了一回,側身溜下床往浴室善後。

我則翻身抱著婆,將她身扳正,只見婆嘴微嘟!

我問她『生氣囉?』

她故做生氣狀況回我『你高興了』

我不敢回答,俯身要幫她用口服務,沒想到她竟阻止我!只丟下一句『要直接用,不要用口啦』,但我想要湘在時才上老婆,這樣才可知道測試湘的反應,所以故意拖延,正脫下婆的內褲時,想著要如何延時,還好房外傳來腳步聲。

婆趕快拉好被子,我也假裝躺好!湘輕巧的鑽進進被窩,我伸過手摸了一把!她把我手捉住示意要我安慰老婆!我了解她的意思,故意把她的手捉到我的屌那兒,要她鼓勵它。

她來回的輕撫著我的屌,我在耳邊要她用口,不然太累了,她勉為其難的往下移動,用熱熱的唇含著我的屌,我下面享受著她的溫柔,手不安份的摸向光著下身的婆。婆難得春潮氾濫,雖不同湘的量,但婆的蜜穴觸感較細嫩,可能是性經驗的差異吧。

此時,婆已敞開雙腿,我用手指在她穴口挑逗,她緊閉雙眼,已受不了的拉我要我插入!我打個PASS給湘,她調整側身裝睡(倆姐妹唯一相同的),我先側身屌的位置,婆己迫不急的用手導引屌至穴口,當屌進入穴口時,婆從未有過的主動搖擺臀部,迎合著我的抽送。

抽送幾下,婆即示意要用她最喜歡的姿勢!我趁著翻身順便調整婆的位置往中間移,此時她倆相隔只有約二十公分,我動作也故意大到會碰到湘,而婆的腳也不時的碰到湘。

我用著婆的101致命死招,就是我由正面俯身兩腳外跨,趴在婆身上,腳在由外往內倒鈎住婆的腳,這樣的姿勢婆的使用心得是接觸面大,插的深,又可控制她腳的角度,一邊幹一邊用手摸她的陰蒂,三兩下就昇天了。

我今天抽送時,動作又故意特別大力特別深,婆雖忍但也受不了發出呻吟,我調整節奏,控制不讓婆太快來,她只要一來完就翻臉不認人的,右手趁機摸向湘的穴,當然又氾濫成災,我邊用屌幹著婆,邊用手指抽送著湘的蜜穴。

這時婆的臀部整個往上頂,她的高潮已至,我不得不全力用屌抽送,婆終於放聲呻吟,我也在此時將熱騰騰精液射向她的花心!休息片刻!婆側身去善後我也隨後去清洗,再浴室裡和老婆兩人相視會心的笑了笑。此時的我心中真的是快樂無比!心中所擔心的事也消失不在。

回到房裡,湘沒睡看著電視,我上床耍賴的往中間鑽,倆姐妹雖然嘴裡罵著,但仍依我的意思挪出位置,她們二人東扯西址,我則是正躺著不敢稍有偏差,稍有閃失,被裡小弟恐遭毒手。

話雖如此,暗地裡我則一手負責一邊,如同好奇寶寶的在她倆的身上探索,並觀察這倆個女人真的厲害,一邊阻擋我的進攻,一邊二人仍自如談天,後來我還故將二人的手捉到我的要塞!二個人的手碰到時!如同觸電般跳開,不約而同二人朝我粉拳直落...而這唯一次的三人同床經驗,也在歡笑中劃下快樂的句點。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真實故事]我與大姨子
輪姦姐妹花
老婆的么姐姐
大姨子看見我手淫後
我操大姨子立影
熱門小說:
懷孕的大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