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雲回到家就把窗簾拉好,重新鋪好床躺在床上等待著。

今天星期六,兩個女兒今天要回家了,一個星期沒見面,想必她們的屁眼也與他的老二一樣饑渴了吧。

雙胞胎女兒林兒與君兒自從十二歲就與他玩肛交的玩意。到讀這該死的住讀高中已四五年了。

不過,誰教女兒讀書這麼好呢!一個禮拜沒碰她們了,今天一定刺激。

門響了,他閉眼裝睡。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哎唷」他痛的跳了起來。兩個身材輕盈,曲線優美的少女站在床邊。其中的一個正抓著他的老二在揉搓。

「君兒,你怎麼這麼粗魯。」他抱怨道。

「爸爸,你想不想我們?」

「想!不然這裏怎麼會這麼粗?」

「那是想我們的奶子跟屁眼吧?」

「難道你們不想這根大棒棒?」

君兒一面跟父親鬥嘴一面解爸爸的褲子,而林兒已經開始脫裙子了。林兒邊脫邊說道:「爸爸,我們學校裏今天沒水洗澡。你要麼先讓我們洗澡,要麼先給我們舔乾淨屁眼。你選那樣?」

範雲幾下脫光衣服:「給自己女兒舔屁眼又沒什麼大不了的。林兒你先來。」

林兒上床把屁股對著父親的臉:「回來前我剛大便過,你還舔嗎?」

他一把把女兒的屁股拉到臉前伸出舌頭就往中間的菊花狀的小洞裏舔去。

一會兒,林兒就發出陶醉的呻吟。

後面的君兒也赤裸著把他的老二放進嘴裏。

玩了一會他收起舌頭,站起身讓女兒們跪下撅起屁股讓他玩弄。兩個又白又圓一模一樣的緊一模一樣的滑爽一模一樣的細膩一模一樣的誘人的十六歲的少女的屁股呈現在他的眼前。

他愛撫著兩個屁股,屁股中兩個圓圓的屁眼,下麵的一絲細縫是少女的陰道,雖然他還不敢戳進陰道裏,但有兩個屁眼已夠他玩的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兒,這麼嬌嫩的身體怎麼會任他玩弄?

他扒開林兒的屁眼就想往裏戳。林兒卻捂住屁股:「爸爸,你先戳妹妹的好嗎?」

他有點迷惑:「怎麼你不想嗎?」

「一個禮拜,當然想。不過我跟妹妹打過賭,如果你肯為我舔屁眼,就算我輸了,就先讓她戳。」

他笑了,把老二頂在君兒的肛門口,然後把兩個手指戳進林兒的屁眼:「那我就先戳君兒的屁眼,手指戳你。」

腰一用勁玉莖頂入二女兒的屁眼。老二在緊緊的屁眼裏進出,他一手抱住君兒的細腰,另一手邊愛撫林兒的屁股邊用兩根手指不停地戳入女兒的屁眼。

女兒們發出陣陣滿足的呻吟。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棒兒在君兒的屁眼中進出,每次進入時,君兒的屁股都往後頂過來,屁眼上的菊花瓣都被帶入裏面,而一陣緊緊的擠壓就從玉莖的頭部滑向根部,而前面則感到肛門裏肌膚的滑爽與緊抱,而抽出時那菊花則被帶了出來,那圈肛門口的擠壓仿佛要把他的精華擠幹似的。一進一出間給他無窮的快感。

不僅如此,君兒的渾圓的屁股與纖細的腰肢一前一後,一上一下陣陣臀波起伏,又給他帶來視覺上的享受。而邊上林兒卻雙手撐床屁股高翹隨著他在屁股上的撫摸與屁眼裏的揉動輕輕的呻吟搖動,一對乳房微微搖晃,誘人不禁想在上面咬一口。

而在大女兒屁眼裏的手指則清晰地可以感覺到肛門裏肌肉的收縮與開放以及裏面皮膚的細膩。他興奮地想:「臀波乳浪,今生何求。」

一會,他又換了戳林兒的屁眼。君兒卻不甘讓父親摸屁股,起身背對父親坐在林兒的屁股上把父親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來,爸爸摸我的奶子。」

範雲下面戳大女兒的屁眼享受著肛交的快樂,上面摸二女兒的一對渾園的乳房簡直不知魂飛何處。他邊親君兒的面頰邊說:「我不知前世修的什麼福,今生有你們著一對好女兒陪著我,讓我這麼快樂!」

君兒是嗯嗯的享受,林兒卻在下麵介面:「……嗯……當然……是我們……孝順啦……不然,哪家的……女兒會跟自己……的爸爸……玩性遊戲……不過,要不是……你壞……在我們……小時候……就騙了我們……今天我們才不會……讓你玩……」

他揉搓著大女兒的屁股小女兒的乳房問:「那你們今天後悔嗎?」

兩個女兒齊聲回答:「不後悔!」在這一聲回答中他把一股精液射進了林兒的屁眼深處。

三個人摟抱在一起,彼此相互吻著,親著,撫摸著。整個房間充滿著愛意。兩個女兒一邊一個緊貼在父親身上用乳房揉搓著爸爸的胸膛,並把兩條大腿夾著爸爸的大腿。

他忽然感到大腿上女兒的兩腿根部毛茸茸的,伸手一摸,原來女兒們的穴上已經開始長毛了。

他笑道:「你們長毛了。」君兒伸手也摸了摸父親的棒兒:「我們這兒跟你一樣有毛了。」

林兒介面道:「爸爸,我們長大了。你什麼時候跟我們戳穴,玩真正的性交?」

他一下子有點口吃:「我們玩的也很勁了,戳屁眼你們不是也很快樂嗎?何必一定要戳布呢?」

君兒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穴上:「這是不一樣的,戳了我們的布,就表示你是真正的愛我們,肯對我們負責。」

林兒道:「我們知道你是怕亂倫。不過我們是真心相愛。要別人不知道,我們一家三口自己的事管別人什麼事。」

君兒接了口:「我們姐妹倆渾身上下都給你玩過了,不但屁眼連嘴巴你都用這個東西戳進去過了。一個穴你還猶豫什麼?」

「你們倆將來都要結婚的,如果給你們的丈夫發現你們不是處女。那我豈不是害了你們。」

雙胞胎異口同聲地笑了:「我們除了穴,還有什麼是處女?況且現在誰還在乎處女不處女,連我們學校裏的同學都偷偷的在做愛。」

他搖頭道:「真不像話,這麼小就幹這種事。」

林兒伸手刮刮他的臉:「你在我們十二歲不就戳我們的屁眼嗎?還好意思說人。」

他好苦笑著搖頭,轉了話題:「你們倆誰去做晚飯?難道我們就餓著玩嗎?」

林兒跳下床穿好衣服:「我吧。誰讓我今天打賭輸了呢。你們倆可要忍著點,別到晚上真正玩的時候沒力氣玩了。」

君兒伸手把父親的玉莖握在手中揉搓玩弄。他一邊摸著君兒的乳房和屁股一邊問:

「君兒,你們在學校裏想不想戳屁眼啊?」

君兒笑了:「當然想。」

「那怎麼辦呢?」

君兒把屁股朝爸爸的頭部移了移讓父親可以摸得方便一點說:「開始是自己用手指戳。可是又不過癮。後來,我跟姐姐睡到一張床上,她來戳我,我來戳她。才算解了一點渴。」

他用力捏住女兒的奶子,又用手指媾進女兒的屁眼:「真可憐,爸爸今天一定好好補償你們。」君兒把大腿叉開放到父親的嘴邊:「爸爸你好好為我舔舔這裏,就算補償我了」

晚上吃好晚飯,唯一穿衣服的林兒,洗好碗筷燒了一浴缸的水,自己先洗好澡,出來時和範雲又粘在一塊。

君兒說:「我洗好了,你們誰去洗?」

父親拉了拉二女兒:「我們一起去洗好嗎?」

君兒一搖頭:「不,你等會,我先替林洗。」君兒洗澡時他就來脫林兒的衣服。

林兒順從地讓他脫去上衣,剝下褲子然後在乳房上又摸又吻。他的手順勢從小腹滑向陰部,在那芳草萋萋的部位揉搓探幽。到君兒從浴室出來,林兒的處女洞裏已是春潮氾濫。

在父親洗澡時君兒悄聲問道:「姐姐,你看今天是否有可能讓爸爸跟我們戳穴?」

林兒很有把握的說:「看來沒什麼困難。就是爸爸再不敢,我也有辦法讓他就範。等會這樣……」

商量完,兩個女孩得意地笑了出來。他正好出來:「你們笑什麼?說給我聽聽。」

林兒笑道:「我們在商量怎麼在今天把你弄得死去活來。」

「不勝歡迎。來,誰先讓我戳屁眼?」

君兒朝天躺下把兩腿用手拉到胸口蜷曲著,讓整個陰部朝天:「來,爸爸,你這樣戳我。」

他一看,女兒的陰部邦完全全的暴露在眼前:小腹下漲鼓鼓的陰阜上幾根黑色的陰毛亂蓬蓬的,下面是一粒紅紅的陰蒂,大陰唇微微裂開,俗稱「穴」的陰戶若隱若現,最下面就是她們經常使用的圓圓的被一圈紅色皺褶包圍的屁眼了。

他先在女兒的穴上撫摸了一會扒開屁眼把玉莖頂在上面說:「我的二女兒可夠淫蕩的,全身可以玩的地方都露在上面了。」

說邦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玉莖戳入了女兒的小小的屁眼裏。

屁眼裏仍舊是那麼的緊,那麼的滑爽。女兒在父親的抽插中發出快樂的呻吟。一會兒,林兒把他的陽具從妹妹的屁眼中拔了出來,並把父親推倒,分開腿,扒開自己的屁眼,把爸爸的陽具插了進去。

粗粗的肉棒在嬌嫩的洞眼裏磨擦著,他看著自己的棒兒,在女兒的屁眼裏被吞入吐出,女兒背對著自己,少女的屁股異常動人。

雖然是戳屁眼看不見整個兩半圓丘,但如果是戳布就一定可以邊玩邊欣賞整個屁股了。

林兒開始改變方式了,不再是單純把他的肉棍夾在屁眼裏上下抽動,而是每次都把他的棒兒抽離屁眼,再坐下去。他的棒兒的感覺拭從頭往下擠壓下去再由根往上擠壓出來。

他興奮的呻吟著,享受著肛交中最舒服的一刻。

忽然,他感到龜頭一緊,進入了一個潮濕而緊迫的洞中。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感到龜頭穿過了一道薄膜進入了一個陌生而又似曾相識的洞裏。原來林兒趁他戳屁眼戳的魂飛天外時把他的肉棒戳入了自己的布裏。

「林兒,你……」想必是剛戳破處女膜很疼,林兒沒有出聲。轉頭看看正在偷笑的君兒,他明白陷入兩個女兒的圈套裏了。

慢慢地抬起身子,玉莖仍然緊緊地插在她的陰道裏,帶著女兒的身子跪在他身前。他艱難地抽出玉莖,處女緊緊的花房給他的感覺確實與屁眼不同。

掰開女兒的兩瓣屁股,圓圓的屁眼下面嫩紅的陰唇中微微張開了一條縫隙,從中一道血絲流了出來。扒開陰唇,他憐惜地愛撫著:「何苦你們要受這罪?」

林兒呻吟著說:「你剛戳我們屁眼時,我們不也很疼嗎?要快樂嘛!不吃點苦怎麼行呢?」

~這裡還有很多精采的喔

誘姦9歲幼女[阿不閱]

今天下午沒補習課,閑著無聊,便跑到臺北娛樂區閒逛,看了看影院沒什麼好片子,便隨便買了本雜誌,坐在公園裏小樹邊的長凳上閑看起來。

正看著入迷,一個細小的聲音傳了過來:叔叔,買小影碟嗎?

我抬頭看去,一個瘦小的女孩子正站在我面前,看上去還挺清秀的呢,我環顧了一下左右,都沒有什麼人跡,一個計畫又在我心裏冒出來。

都有些什麼影碟呀?給我看看。我漫不經心的說著。

可能是因為販賣偷版影碟是不合法的緣故吧,小女孩小心的看了看左右沒什麼人,從衣服下擺裏拿出一個小塑膠袋,遞給我說:叔叔你快點看,別讓別人看見。

就這麼幾個呀,沒有好看的了嗎?我拿著幾個目前外面流行的生活片問到:有沒有A片呀?

有哇,不過我沒敢帶在身上,你要買嗎?我可以去拿。小女孩一邊答著,一邊前後左右的察看:不過不能在這裏看,最好能有個沒人的地方。

行呀,我的車就停在前面的停車場裏,你去拿,我等你,可是我不能等你太久哦。說著,我慢慢站起身來,向停車場走去。

因為是白天的原因吧,停車場裏沒幾輛車,臺北的夏天很熱,我坐上車後,打開空調,心裏正盤算著壞主意。

不一會,小女孩氣噓噓的跑來,短裙一飄一飄的,來到車前,打開門,上到車裏,哇!叔叔的車好涼快。

還不算涼快哩,這裏有太陽,叔叔把車開到前面路邊大樹蔭底下,就更加涼快了。說著我開動汽車,到了樹下,這裏較偏僻些,根本上很少人來,停好車我說到:去後排吧,後面寬些。

小女孩點了點頭,爬到了後面,我隨後也爬了過去:好了,拿出來吧。

小女孩還是小心的從衣擺下拿出影碟:這裏安全,不會有人來。

我拿著近十個影碟,一邊心不在焉的看著,一邊問她:幾歲了?

九歲了。她答到,那幹嗎不上學呀?

家裏沒有錢供我上學。她又答到,那爸媽呢?

爸爸沒了,媽媽幫人家做家務。她據實的答著,哦,你知道賣這個是犯法的嗎?

沒辦法呀,家裏還有個妹妹得養活,我不賣的話,媽媽就會打我。

看完後,我把影碟都給還她,我裝著想走得樣子說:算了,沒什麼好的,我得走了,下次你再拿些好得來給我選選。小女孩急道:叔叔,幫幫忙買兩個吧,要不晚上媽又要打我了。說著便把大腿上發紫的舊傷痕印示意給我看。

幹嗎這麼狠?我裝著很氣憤的說。她不我親媽。我敷衍道:哦,怪不得哩。

這時小女孩抽出一個很露骨畫面的影碟,畫上是一個粗壯的男人,正抱著一個看上去只有四、五歲的幼女,將他粗大的陰莖正插入幼穴內一半的情景,對我說:買這個吧,這個好看。

我看著她問到:你看過?要不你怎麼知道好看。這個好賣呀。我問她:哦,你說說這個叔叔在幹嗎?

我不知道呀,大概在玩什麼遊戲吧。小女孩一臉天真的答到。這遊戲有什麼好看的,你下車吧,我還是走吧。說著就像真的要走的樣子。

幫幫我吧,哪怕是買一個也好呀,我跑了好遠拿過來的呀。我看到滿臉尚未幹透的汗跡,說到:好吧,我答應每天買你兩個,不過你得答應幫我才行。怎麼幫呢?

做我畫畫的人體模特。我說,不過,怎麼做呢,我怕做不來呀?

好簡單,只要擺好姿勢讓我畫就行了。我接著說,那好吧,你答應每天都買兩個的,不許賴哦。她高興的說。

絕對不賴,坐好了,我們現在就去畫吧。說著,我開車回家,進到屋子裏,打開空調,我讓她走進畫室。她一眼看到畫架上我正抱著小莉將我的巨大的陽巨插在幼穴裏的畫像,奇怪的問:咦,叔叔也喜歡這個遊戲呀?

我說:偶爾有空就玩玩,把衣服脫了,去沖個澡,用這個布再包上。隨即拿了塊大布遞給她。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小芳,芳草的芳。愉快的聲音從衛生間傳了出來。我回到臥室,換了件寬大的睡袍,取出黑鬼油,來到畫室,隨手拿起一本畫冊翻看著。洗完了。下女孩披著大塊布站在我眼前。畫什麼姿勢好呢?我一邊翻著畫冊,一邊自言自語道:就這個姿勢吧。

我指著一幅幾乎全身裸露、僅腿部蓋著一些布塊的歐美古典畫說到。

我看到小芳眼裏遲疑了一下,我接著說:不要怕羞,這是藝術。好像是這句話起了作用,小芳點了點頭,我讓她面對窗前光線側身趟下,她下意識的將兩腿併攏,但我還是飽覽了她那微微凸起的小陰部以及那條讓人著迷的肉縫。小女孩的身上有多處暗暗的傷痕,甚至連陰部也不能倖免。

你媽幹嗎打你這狠,連尿尿的地方都不放過?我裝出憤慨的口吻說,她每次生氣都要抓我這裏,要不是我護住,還不知有多嚴重呢。說著,還露出心有餘悸的樣子來。

為什麼老是要打那裏呢?我問,她說我爸是給狐狸精害死的,因此就拿我撒氣,我也不懂為什麼?

你過來,讓我看看。小芳站起身來,聽話的走了過來。我把她攬在懷裏,心疼的說:讓我看看。一邊用手指很小心的撫摸每塊傷痕,連陰唇上也有少許小的指抓痕也不放過。

我幫你治療吧。說著我拿出黑鬼油,便開始在疤痕處塗抹,尤其是在穴溝裏塗了不少,隨後說道:去吧,坐回窗前處,我接著畫。小芳聽話的又坐到窗前剛才坐的位置上,我一邊繼續畫著,一邊和她閒聊,大約過了十分鐘,也許是黑鬼油起了作用吧,我發現小芳的身體好像在微微扭動,呼吸也好像也急促起來,面如桃花,小小的、尚未發育的身體上下起伏著。別動,我不好畫呀,我要求著。

叔叔,不知怎麼啦,我身體好不舒服。小女孩氣噓噓的說道,是嗎?過來我看看。聽到這話,小芬很快的跑了過來,好像是本能上在期待著我的召喚。

我解開我的睡袍,裸露著上身,將小芬摟在懷裏,明顯的感受到小芬發燙的身體,她下意識的緊貼著我,我用左手摟住她,並輕輕撫摸著她那尚未發育的胸部,右手便直接去玩弄小女孩子的陰部,她長的很單薄,也許是營養不良的原因吧,陰唇很薄,幾乎沒什麼肉,甚至連陰核都很小,要認真摸才能感覺到。小芳整個人癱在我身上,面部露出好舒服的樣子。

你可能是困了,去我房裏睡一會吧,說著我把她整個人抱起來,走進臥室,放在床上,幫她蓋上毛巾毯,她急道:叔叔,我還是好不舒服呀,你剛才抱著我的時候還感覺好一些,你可不可以再抱抱我呀?

是嗎?那我再幫幫你吧,說著,我脫掉睡袍,再打開毛巾毯睡進去的一瞬間,快速的將內褲脫掉,她沒有發覺,我就睡了進去。

我將她緊緊的側身摟抱著,還是不停的用手指去挖弄她的陰部,淫水已經氾濫了,我這時的陰莖已經漲得好難受,我把她抱起來並壓在我身上,用嘴去親她的嘴唇,左手攬住她的細腰,右手肆意玩握著她的小穴。

小芳被我玩弄著好舒服,正閉著兩隻眼睛享受著,我便用右手把住龜頭,在肉縫內上下的滑弄,搞得小女孩身體不停的扭動,嘴裏輕呢的說到:叔叔,好癢癢。

小芳兩隻手膀圈住我的脖子,將整個身體緊緊的貼住我,大量的淫水已經打濕了我粗壯的陰莖,我將龜頭對準穴口,腰部微微使力,兩手把住小芳的屁股,便往前挺,龜頭柔軟的部分在穴口進進退退,我並不急於一攻到底,隨著小芳身體的扭動,巨棒似乎在一點一點的向裏滑進,但是也許是黑鬼油的催情作用吧,小芳似乎並沒有意識到,當肉棒大概進入到一小半的時候,小芳好像才感覺到了什麼,便問到:叔叔,你在幹嗎呀?我尿尿的地方好像怎麼有點不舒服呀。

說著就想用手去摸,我用兩臂攔住她不讓她的手臂伸下來,仍然用兩隻手握緊她的兩片小屁股,不理會她,繼續往更深入裏慢慢挺進。

啊!好漲,叔叔,你在做什麼呀?她睜開了雙眼問到,舒服嗎?我反問。

漲得怪難受的,但好舒服的。她認真的說,哦,你不是要叔叔幫你嗎?等一會兒,你身體的難受就會沒了。正說著,腰裏一沉,整條肉腸一貫通底。啊!叔叔,好疼呀!啊!她張大嘴拼命的吸氣,我說:疼就對了,叔叔正在幫你,過一會兒就會好的,你要忍著點。

這時候,大肉棒明顯的感受到幼女那緊縮陰道的壓力,便再也忍受不住,熱精狂噴而出。奇怪的是正在這同時,小穴裏激烈的收縮起來,小女孩大聲的呻吟著,她兩隻小手緊緊的抱住我,陰部明顯加力,一陣顫抖過後,平靜下來。我抽出半軟的肉棒,並拿出衛生紙幫她拭擦,清潔乾淨後,我對她說:現在還難受嗎?

咦,怪呀,現在好了耶小芳歡快的答道。你是不是好困呀,睡一小會吧,我邊說邊輕輕撫摸著她的額頭,也許小女孩真的是困了,一會兒就睡著了。

我看到小女孩睡著了,邊輕便輕輕揭開床單,看到小女孩那條迷人的小溝正泛著紅光,小胸脯上下均勻的起伏著,一顆小肉粒正掛在陰部溝槽的上方,穴口流出一縷帶著淡淡血紅的精液,我拿出衛生紙幫她輕輕的拭擦著。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粗壯的大肉棒又堅硬了起來,我輕輕地把小芳抱起來,讓她附臥著趴在我身上,兩條小腿微微分開,小陰部抵著我的大肉條,我用右手輕輕套弄著自己的陽物,龜頭頂住穴口,慢慢的向幼女無毛的穴口裏插進去,前前後後的輕輕的插著,直到將整個大肉條都貫通到底。大約過了半個鐘,我去廚房下了碗肉絲雞蛋面,下好後,我從畫室拿起小芳的衣服,走進臥室,輕聲叫醒小女孩,讓她起來穿衣服,小女孩起身穿衣的時候,我看到她陰唇微微有些發紅發腫。穿好衣服後,我帶她來到廚房,對她說:餓了吧,吃碗面。

我看見小女孩狼吞虎嚥的吃著,一邊吃還一邊說:真好吃,叔叔你真好。看見她吃完面後,我隨手拿了兩個影碟,遞給小芬錢說:走吧,叔叔送你回剛才的公園去。

叔叔,你說過每天都要買我兩個碟的,可不許賴哦。小女孩重複著,那你也要答應幫我畫畫的,也不許賴哦?

好呀,叔叔,明天幾時你來呀,我好等你,我白天都是到處亂跑的。想到明天下午有補習課,我說:上午吧,大概十點鐘吧。正說著,到了公園,小芳下了車,朝我揮揮手說:一定要來呀。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